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次换妻

第三次换妻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这次交换是三次中我老婆最兴奋最投入的一次,主要是莫总是个操穴能手的关系吧,而且比较掌握女人的心理。

应该说前天与我们夫妻交换的姚姓夫妻在众中来信者中是条件很普通的一对,但他们的真诚确实是最让我们感动的,也可以说是他们的真诚与执着最终促使我们与他们见面并交换。

应该说怎样区别对待众多的来信网友,是我们夫妻很感神伤的问题,因为毕竟有太多的不良网友的存在。

还是我老婆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就是让来信的网友如果真诚想交换,就请他们先发送夫妻俩的各两张以上的生活组照,当然不算艺术照。

应该说这办法还是有效的,太多不真诚的网友在此办法下现了原形,知趣地退却了。

而此对姚姓夫妻却是在不多真诚网友者中最执着的一对。

他们的第一封来信就直接介始了他们的情况:姚姓男士38岁,174,大学,在一国营企业上班,他妻子姓李,159,31岁,大专,小学教师,他们所在的台中市与我们有百多公里之遥。

我们照例要求他们发照片过来,而且是生活的组照。

姚姓男士告诉我们他们没有扫瞄仪,问我们可不可以提供地址。

我们考虑了下,觉得他们还是真诚的,还是给了他们。

没想到没过三天,就收到了他们的照片,照片中罗列了他们夫妻从恋aì至今的共十张照片,其中还有一张李小姐的怀孕的照片与他们结婚证的复印件,令我们夫妇真的很感动。

从照片上看得出姚姓男士长得很普通,他老婆李小姐现在已经发胖了,但他们的诚意使外表并不重要了。

由于这阶段我忙于生意,与他们通信联系都是由我老婆代劳的。

从我老婆口中得知,他们夫妻没有交换过,而且李小姐只有他老公一个xìng伴侣。

他们的夫妻生活现在一直不尽如意,原因是姚姓男士有早泄的毛病,每次插入最长不超过五分钟。

李小姐还告诉我老婆,他们在看了我们的文章后,他们竟成功地作了一次aì,她也有了久违的xìng高氵朝 。

于是他们经过激烈的观念沟通,最终决定与我们联系,并希望我们能同意见面并交换。

李小姐在后来与我老婆的交谈中,透露出渴望xìng高氵朝 的强烈愿望。

当然他老公自然想操一下我漂亮的老婆,希望在xìng能力上有所突破。

虽然他们无论是外表还是经济条件我们都不太满意,但他们真诚却深深打动了我老婆,特别是李小姐与我老婆在网上互发邮件,竟谈得相当投机。

所以当他们得知我们因为一业务需经过台中到南部时,就提出我们彼此见面的请求。

我老婆竟痛快地答应了,老婆同意了,我也无话可说。

说心里话,人与人之间勾通比什么都重要,而其中人xìng的真诚是第一位的。

有许多网友条件不错,可惜他们虚假的东西太多,结果只能是大家终身无缘了。

当我们办完业务驱车北上,车子下中港交流道来到我们彼此约定的台中港路跟文心路交叉路口时,已经华灯初上了。

而他们也已经等在那儿了。

本来下了高速公路,以为能够很快到达,而且还打了他们的手机,告诉他们再等半小时就可以见面。

没想到,却在下高速公路后二公里处堵车了,一堵就是半小时,当我们到达约定的地点时,他们夫妻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

那天的天气还算不错,当我们车停在他们身边时,只见他们都盛装出息。

而此时的我们却一身轻装,毕竟车内的浓浓的暖气,我老婆还特意穿了一身羊毛套装,里面与我一样,只有一件羊毛内衣。

比起他们夫妻,我们真的好惭愧。

当他们坐进我们车后座时,我们连忙向他们夫妻道歉,然而他们却大度地说不要紧。

我老婆本来由于堵车已经精神很差了,见到他们的执着,也思维始活跃起来。

当姚xìng夫妻坐进我们车内后,由于天色已暗,我并不能从车的后视镜中很清楚地看清他们长得样子,只感觉他们拘谨。

姚先生并不太aì说话,倒说他老婆比较外向,与我老婆一进车就聊得很投机,毕竟她们在网上相当投缘了。

我老婆提议先解决温饱问题,我知道大家都很饿了。

我把车开进了我们预先就订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在此酒店的二楼就是餐厅。

我们在征得他们夫妻同意后,就下车直接上二楼。

厅内人不是很多,可能是非假日缘故吧。

菜是我老婆点的,外加了两瓶红葡萄酒,虽然他们夫妻一再说不会喝酒。

由于厅内空调开得不冷,我们夫妻都脱了薄外套,我只穿一件T椊,我老婆当然是她那淡红色的套裙,衬着她绯红的脸颊及xìng感的身体,更是引得旁人驻目。

他们夫妻也脱了外套,这时我才注意他们起来。

男人长相跟照片差不多,只是他言谈不多,是个内向的人,就是看我老婆也是偷偷地瞄一下,其实我知道他早就被我老婆所吸引了。

而他老婆倒是很开朗,长得虽然没有我老婆漂亮,倒是很有味道的女人,虽然有点胖,但她的一对nǎi子相当的大,如果不是第一次见面,我想马上把衣服上的扣子解开,而且她皮肤也很白,一白遮千丑,再说女人nǎi大了,也足以勾起男人的xìng欲。

她看到我盯着她,脸马上红了起来,跟我老婆说话也不自在起来。

我老婆看到了,打了我下,说:“你不要老盯着人家李小姐看呀,弄得别人多不好意思。

”我也哈哈一笑,举杯敬酒,大家气氛更活跃了,在席间,谈话的中心主要是两个女人间展开的,我们男人只是附和。

她们真是无所不谈,谈工作谈小孩谈人际关系,从谈话中得知他们夫妻在工作上都不是很如意,虽然姚姓男士是学电机的,但在国营企业却是无用武之地,所以他们想自己出来开工厂,但谈何容易。

我们夫妻很理解他们现在的处境,就如同我们曾经经历过挫折一样。

我老婆鼓励他们勇敢点,还让他们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向我们提出来,让他们很感动。

确实我老婆是个很正统并善解人意的女人,她与我一样,喜欢与真诚的人交谈,当然更憎恨虚情假意的人,因为生意上的尔虞我诈是无奈的,如果生活没有真情存在的话,赚再多的钱都是一场空。

饭吃罢,大家已经很放开了,姚先生话也多了起来,看我老婆也大胆了许多。

而我看她老婆时,李小姐总是会意地一笑。

我知道我老婆虽然对姚先生外表并不满意,但由于大家谈得很开心,而且他们确实有诚意,我老婆也不计较这些了。

我老婆提出到对面街上百货公司去逛逛,我知道我老婆每到一处都喜欢购物,这也是女人的通病,而我是不愿意陪她上街的,于是她主动要求姚先生单独陪她上街,其实我知道她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慢慢接受对方男士。

姚先生当然求之不得,可还是盯着她老婆希望她能同意,李小姐也爽快地答应了。

我到一楼柜台办好住宿登记,然后把其中的钥匙给了我老婆。

应该说我看着姚先生紧跟着我老婆往外走时,觉得他们真的不相配,只不过这感觉稍纵即逝了。

我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他老婆的身上,想到马上就可以操这样大nǎi的女人,jī巴马上硬了起来。

她老婆看着我老婆与他老公直到消失,才若有所失地转过头来,我知道她的心理是与我老婆第一次交换是一样的,矛盾与期待。

我走过去,帮她把外套穿上,轻轻对她说:“我们先进房间吧。

”她轻轻点了下头,我一手搂住她的丰满的屁股,她本能地一闪,我搂的更紧,她慢慢也接受了。

在进电梯的时候,她一直看着地板,我趁她不注意,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她脸霎时又红了,不过我看得出她在期待。

当我打开客房时,内部的装潢让李小姐很吃惊,她说她从没来没住过这种高级饭店。

屋内的空调还不是很冷,就是不穿衣服也不会冷。

我们身上马上出了汗,我脱了外衣,只剩下一身白色的内衣裤,小李一直看着我,不知所措。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对她说:“别紧张,我会疼你的,咱们慢慢来。

”她点了下头。

我帮她脱下了外套,她穿了二件羊毛衫,我对她说:“脱了吧,房间太热。

”其实她不知是紧张还是真的热,身上已经有热气了。

她对我说:“你转过去,我自己脱。

”我说好,我藉机上个厕所。

当我从浴室出来时,她已经跟我一样,脱得只剩下粉红的内衣裤了。

最注目的还是她那对大nǎi,挺在胸前,就像一对大蓝球。

她腰也有点粗,屁股很丰满,真的是个胖女人。

我将浴室的水放好,对她说:“先洗个澡吧,放松一下。

”然后我将浴袍递给了她。

她很听话,在她洗澡时,我几次想冲进去,立即操她,但都忍住了。

我知道她是个渴望xìng的女人,暴力对她反而不好。

一会她擦着头发穿着浴袍出来了,对我说:“你也洗一下吧。

”我很快在浴室冲了一下,只用毛巾围了一下高翘的jī巴,就走了出去。

此时李小姐已经躺在双人床上,身体盖着一条大毛巾,电视也没开,头侧在一边,好像睡着了。

其实我知道她是等着我去操她,她的xiāo茓已经等了很多年了。

我先将房门关好,我知道我老婆她们可能随时回来。

我将房内的灯调柔和了,然后拉下身上的毛巾,赤裸地慢慢躺在李小姐身边。

我轻轻拉掉她的毛巾,她没有反抗,眼紧闭着。

我又位开了她裕袍的带子,她也没有反抗,露出她只穿三点的身体。

她的大nǎi被最大号的胸罩包住一小半,堆在胸前就像两座小山,那胸罩是最普通的款式,她内裤则是粉红色雷丝边,包着她半个屁股而已。

她的雪白的肚子倒是没有太多的赘ròu,还算平坦,不过有一条疤,延伸到她的内裤里,一看就是剖腹产的结果。

我轻轻地吻上李小姐的唇,一只手伸进她的nǎi罩中开始抚摸她的大nǎi,用我硬硬的jī巴紧贴在她的屁股上,一只脚压在她的两腿间的xiāo茓上,并不停用腿面摩擦她的xiāo茓。

她没想到我会同步上,全身抖得厉害,嘴里轻轻对我说:“别,我怕。

”一只手试图推开我揉她nǎi子的手,我轻轻附在她耳边说:“别怕,我会让你享受xìng高氵朝 的,你不是需要吗,你不是没有享受过吗,我今天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男人。

”说完又把我的舌头伸入她的嘴中,搅弄她的舌头,两只手指已经捏住她的一颗如枣子般大的大nǎi头,时而拉起时而压下,不时还用力揉搓她的那只硕大的nǎi,说真的,她的nǎi真的太大,我的手只能盖住三分之一,用力揉时就像弄一团棉花,但很有弹xìng。

我的腿仍然不断摩擦她的xiāo茓,不一会只觉李小姐的xiāo茓越来越热,我已经觉察她的xiāo茓中有骚水流出了。

她的nǎi头也更加粗圆了,硬得好像一碰要折断似的,她的舌头已经很兴奋地与我搅在一起。

我一看时机已到,一把扯下了她的胸罩,用脚趾拉下她的内裤。

她的两只没有束缚的大nǎi耸在我的身下,她的nǎi晕很大,暗褐色的,nǎi头是暗红的,由于是兴奋的原因,白白的nǎi子上布满了青色的血管。

我俯下身上,一口咬住她的nǎi头,狠狠用舌头舔了起来,一只手已经移到她的xiāo茓上。

她的xiāo茓yīn毛不是很多,但是她的yīn唇很大,手指拨开她的yīn唇进入她的xiāo茓中,就像进入一堆ròu丛中一样。

我用一只手指挑弄她的yīn唇与yīn蒂,另一只手指直接插进她已经骚水举办出的小洞上挑拨。

不一会,李小姐已经开始呻呤起来。

我问她:“你做过口交吗?”她说:“以前做过一次,后来觉得不舒服就一直没做过。

”我说那你现在来帮我做。

我是用命令的口气对她说的。

她竟没有迟疑,我们换了个位置,她俯在我的两腿间,一口咬住了我的jī巴。

看得出她确实没有经验,开始还弄得我很不爽,我对她说:“现在我开始叫你骚货,你喜欢吗?”她没有回答,只是更用力在用舌头舔我的jī巴,我又对她说:“骚货,口交不会呀,用舌头从上到下舔,尤其是guī头上多舔。

”李小姐很听话地舔弄起来。

我看着她的一对大nǎi荡在她身下,jī巴更硬了,我用脚趾在她的xiāo茓上轻抠,她的xiāo茓早已经骚水泛滥。

我享受了她的近十分钟的服务,就问她:“骚货,想想不想我操你呀。

”她用力点点头。

我又对她说:“那现在你这样是想我操你吗,姿势都不摆吗。

”李小姐顺从地重新平躺下,两腿翘起,露出她那一对厚肥的yīn唇和已经微开启的xiāo茓。

我本想再用舌头舔一下她的xiāo茓,可看见她的骚样,已经是忍不住了,挺起jī巴对准她的xiāo茓狠狠捅了进去。

她的xiāo茓应该说不是太紧,可能人胖了有关系,胖有胖的好处,在她身上操就像在一张弹簧床上一样,很舒服,很受用。

李小姐被我操的大声叫了起来:“哦,哦!”我边操边问她:“我比你老公强多了吧。

”她拚命点头对我说:“你好厉害,我从没有今天这样的感觉。

”说完又大叫起来。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骚,干劲更足了。

房间内可以听到我jī巴插她xiāo茓:“濮濮”的声音。

没一会儿,李小姐突然两腿夹住我的屁股,屁股抬高,两手紧拉床单,两眼紧闭,口中大叫道“快快。

”我知道她要泄了,jī巴更是加大抽插速度,只觉她xiāo茓一股骚水涌出,李小姐的人也松了下来,头无力地转向一边,一对大nǎi起伏着,我也经不住她的骚样,用力最后一挺,射在了她的xiāo茓中。

这时我们听到外面房间的开门声,还有我老婆的说笑声。

我知道我老婆和李小姐的老公回来了,他们好像很开心。

李小姐试图用毛巾盖住裸体,可我不答应。

我说:“就要让他们看看。

”李小姐依偎在我身上,把头藏在我的jī巴内。

我说咬住我的jī巴,李小姐看了看我,我脸一板,说:“骚货,不听话了。

”她见我生气了,马上用嘴含住我还带有jīng液的jī巴,这个角度刚好对着门口。

门被我老婆打开了,接着是姚先生跟着进门,我老婆笑着对我们说道:“已经开始了呀,姚太太,我老公是不是很厉害呀。

”李小姐被我的手按住。

只能继续为我做口交,她老公看到她老婆的样子,表情不自然的退了回去,看得她老公的样子,我的jī巴又挺了起来。

李小姐惊呀地抬了头看了看我,说:“你那东西又硬了。

”我说:“硬了可以在你老公面前操你这骚货呀。

”于是我让李小姐坐在我的身上,让她自己将xiāo茓套进我挺着的jī巴上,对她说:“骚货。

自己试着享受吧。

”说完,我秉着气,把jī巴深深顶在她的仔宫口,两手把弄着荡在我面前的两只大nǎi,时而还捏下她的nǎi头,李小姐慢慢地开始自觉在我身上扭动起她的大屁股来,嘴里又开始发出yín叫声。

当然她的yín叫对外面我老婆还有她老公也是刺激。

其实我在操李小姐的时候,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我老婆与李小姐老公那边了。

只是李小姐的骚劲又上来了,我我身上不断地扭动着她的大屁股,让我的jī巴在她的xiāo茓中打转,她嘴里还不断:“哼哼”地叫着,她已经完全被我征服了。

我在李小姐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对正在发浪的小骚货说:“咱们停一下,到门口看看你老公跟我老婆怎么样了,好吗?”小李恋恋不舍地从我身上站了起来,把我长长的jī巴从她的xiāo茓中拨出,嘴上说道:“我老公可没你厉害。

”我搂住李小姐住门口走去。

我对李小姐说:“你要不要看看你老公。

”骚货想了一下,说:“还是不看好,看了心里难受。

”我指着我的大jī巴说:“那你蹲下慰劳它吧。

”李小姐还顺从地蹲下为我专心做起口交来,应该说她的进步很快,口交的水平比刚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使我一阵阵的快感袭满全身。

我消消打开门,从门缝往外看。

只见我老婆与她老公都已经洗完了澡。

我老婆穿了一身丝质睡袍,当然是从家里带来的,从敞开的睡袍领口可以隐约看到我老婆那对尖挺的rǚ峰,下面两条白嫩的大腿完全敞开在睡袍外,我不知道她是否穿了内衣裤。

而李小姐的老公则与我刚才一样,在下身只围了一条毛巾,不过jī巴好像还没有硬起来。

我老婆斜靠在床背上,手里拿着电视遥控器在翻看着电视。

李小姐她老公站在我床边,好像有点手足无措。

我老婆看了一下姚,微微一笑,问他:“我漂亮吗?”姚连忙说:“漂亮,是我遇到的最漂亮的女人。

”我老婆朗朗一笑:“你呀,连夸女人都不会。

不过我有点喜欢你的老实。

想不想与我作aì?“姚一听,脸顿时精神起来,连说:”我能与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作aì,我不枉此辈子了。

”我老婆把电视一关,头转向里床,把她那xìng感的屁股对着姚。

姚马上拉下他的毛巾,应该说他的jī巴还算可以,yīn毛也很浓,只不过他的jī巴总是硬不起来。

我对李小姐说道:“快起来看吧,你老公想操我老婆了。

”李小姐只顾舔我的jī巴,说:“我不管,我只要你。

”我想女人真是一旦被人操上比,真是没治了。

姚先生握住我老婆的两只小脚,嘴凑上去,用他的舌头从我老婆的脚趾开始舔起来。

我老婆痒得笑得顺不过气来。

姚先生慢慢把他的舌头向上移,从我老婆的小腿开始向上舔我老婆的大腿内侧,我老婆慢慢配合地张开了双腿,原来我老婆竟然没有穿内裤。

看来我老婆还是有点喜欢姚先生了,他们出去购物看来是开心的。

我心想这姚先生真是看不出来,表面木讷,其实也是个揣摩女人心理的高手。

姚先生一看我老婆下面的嫩穴,他的jī巴马上竖了起来。

他小心地用手指在我老婆的yīn毛yīn唇上抚摸着,并说道:“你的妹妹真美。

”我老婆娇声问道:“比你老婆怎样?”姚边摸边说:“无法与你的比较。

”我看了看正专心为我舔jī巴的李小姐,好像没听到似的。

再看姚先生用手向两边拨开我老婆的暗红的yīn唇,露出我老婆红色的yīn蒂与紧闭的穴缝。

他伸出舌头,开始从上到下从下到上舔弄起来,两手在我老婆的屁股上抚摸着。

我老婆马上有了反应,两手紧抓住姚先生的头发,嘴里呻吟起来。

姚先生手向上伸,脱下了我老婆的睡袍,我老婆在两只坚挺的nǎi顿时露了出来。

姚先生一看,竟从我老婆的xiāo茓上抬了起来,嘴角还带着我老婆的骚水,说:“你nǎi好美,好美。

”我老婆见他停了。

连说:“你别停呀。

”姚先生忙把嘴凑上我老婆的两只nǎi子,小心冀冀地这只nǎi头舔一下,那只nǎi头舔一下,弄的我老婆难受得身体直晃。

姚先生两手各抓住一只nǎi,用力揉搓着,时而用舌头舔弄已经涨得发硬的nǎi头,我知道他被我老婆的漂亮的nǎi子迷住了。

想想也是,李小姐的nǎi太大,已经没有了美感。

我老婆的nǎi虽然不算太大,但很挺,nǎi头的颜色也好看。

各有各的千秋,男人玩惯了当然会厌的。

此时我老婆已经开始发浪了。

姚先生好像不知道似的,先与我老婆吻了一会,舌头又从上到下吻了下去,最后竟在我老婆的屁眼处挑拨起来,挑得我老婆屁股都抬了起来。

再看姚先生的yáng具,guī头已经是黑紫的了。

我老婆对姚先生说:“来吧,快。

”姚先生想了一会儿,抬起他的jī巴对准我老婆的xiāo茓小心地插了进去。

可他jī巴刚插了一小截,他突然位了出来,对我老婆说:“不行,你的下面洞好紧,我受不了,我一插就想射。

”我老婆难受的在床上直扭屁股,说:“那怎么办?我好难受,我要呀。

”这时李小姐不知何时已经依在我身边,她的一对大nǎi夹着我的身体,很舒服,她轻轻对我说:“我老公就是早泄,在家也一样。

”此时我老婆对姚叫道:“你快插呀。

”姚无奈,把jī巴又再次插入,jī巴刚进去一半,只看见姚先生身体一软,jī巴拨了出来,jīng液直射在我老婆的身上。

我知道姚是不行了。

于是我打开门,抱着李小姐往我老婆走去。

我老婆一看到我,对我嚷道:“老公,你快来呀。

”此时姚先生一脸的无奈,坐在床边。

我对他说:“你去洗澡吧。

”其实想让他有个台阶下,毕竟对男人不是光彩的事。

姚先生知趣地走向浴室。

李小姐看看她老公,也想说什么没有出口。

我对李小姐说:“骚货,你也躺下,让我来操你们两个骚穴。

”李小姐依言躺在我老婆身边,把两腿分开。

两个穴一比较,还真是不同。

李小姐的穴肥而且毛少,我老婆的穴小巧而且yīn毛很浓很顺,李小姐的nǎi很大,压在身体上,我老婆的nǎi只有她一半大,但却挺得很高。

李小姐全身多ròu,我老婆很有曲线,真是一胖一瘦相得益彰。

看得我jī巴又硬了一圈。

我挺起jī巴插进我老婆的xiāo茓中,我老婆的穴此时已经骚水直流,我一插进去,我老婆就叫了起来。

我边插边摸李小姐的xiāo茓,不时用手去挑她的穴ròu,李小姐看到我老婆的骚样,也开始浪骚起来。

于时我轮着在两个xiāo茓中狂插,由于刚才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这次耐久力特别好,直到把两个骚货干得都泄了,我竟还没有shè精。

我老婆泄了以后,很自觉退了出去,到浴室去安慰姚先生。

于是我将李小姐反转身,费了很大的劲才插进她的屁眼里,因为她是第一次,所以李小姐一直叫痛,不过在我身下她已经完全臣服了,直到我将整根jī巴插入她的屁眼中,她已经全身是汗了。

那一晚,姚先生与我老婆没有再作aì,他只是一直抚摸我老婆的身体,在里屋的床上静静地躺着。

而外面,我与李小姐又干了两次,当然是在凌晨与早晨,李小姐的叫床声很大,我想里屋的姚先生也不会安睡吧。

由于时间上的原因,我与老婆只能与他们夫妻告别。

走时,李小姐还哭了,姚先生也是很不舍。

我们安慰他们说:“有机会会再见的。

”确实他们夫妻真的是对好人,所以我想我们会长久保持联系的。

这次交换是三次中我老婆最兴奋最投入的一次,主要是莫总是个操穴能手的关系吧,而且比较掌握女人的心理。

应该说前天与我们夫妻交换的姚姓夫妻在众中来信者中是条件很普通的一对,但他们的真诚确实是最让我们感动的,也可以说是他们的真诚与执着最终促使我们与他们见面并交换。

应该说怎样区别对待众多的来信网友,是我们夫妻很感神伤的问题,因为毕竟有太多的不良网友的存在。

还是我老婆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就是让来信的网友如果真诚想交换,就请他们先发送夫妻俩的各两张以上的生活组照,当然不算艺术照。

应该说这办法还是有效的,太多不真诚的网友在此办法下现了原形,知趣地退却了。

而此对姚姓夫妻却是在不多真诚网友者中最执着的一对。

他们的第一封来信就直接介始了他们的情况:姚姓男士38岁,174,大学,在一国营企业上班,他妻子姓李,159,31岁,大专,小学教师,他们所在的台中市与我们有百多公里之遥。

我们照例要求他们发照片过来,而且是生活的组照。

姚姓男士告诉我们他们没有扫瞄仪,问我们可不可以提供地址。

我们考虑了下,觉得他们还是真诚的,还是给了他们。

没想到没过三天,就收到了他们的照片,照片中罗列了他们夫妻从恋aì至今的共十张照片,其中还有一张李小姐的怀孕的照片与他们结婚证的复印件,令我们夫妇真的很感动。

从照片上看得出姚姓男士长得很普通,他老婆李小姐现在已经发胖了,但他们的诚意使外表并不重要了。

由于这阶段我忙于生意,与他们通信联系都是由我老婆代劳的。

从我老婆口中得知,他们夫妻没有交换过,而且李小姐只有他老公一个xìng伴侣。

他们的夫妻生活现在一直不尽如意,原因是姚姓男士有早泄的毛病,每次插入最长不超过五分钟。

李小姐还告诉我老婆,他们在看了我们的文章后,他们竟成功地作了一次aì,她也有了久违的xìng高氵朝 。

于是他们经过激烈的观念沟通,最终决定与我们联系,并希望我们能同意见面并交换。

李小姐在后来与我老婆的交谈中,透露出渴望xìng高氵朝 的强烈愿望。

当然他老公自然想操一下我漂亮的老婆,希望在xìng能力上有所突破。

虽然他们无论是外表还是经济条件我们都不太满意,但他们真诚却深深打动了我老婆,特别是李小姐与我老婆在网上互发邮件,竟谈得相当投机。

所以当他们得知我们因为一业务需经过台中到南部时,就提出我们彼此见面的请求。

我老婆竟痛快地答应了,老婆同意了,我也无话可说。

说心里话,人与人之间勾通比什么都重要,而其中人xìng的真诚是第一位的。

有许多网友条件不错,可惜他们虚假的东西太多,结果只能是大家终身无缘了。

当我们办完业务驱车北上,车子下中港交流道来到我们彼此约定的台中港路跟文心路交叉路口时,已经华灯初上了。

而他们也已经等在那儿了。

本来下了高速公路,以为能够很快到达,而且还打了他们的手机,告诉他们再等半小时就可以见面。

没想到,却在下高速公路后二公里处堵车了,一堵就是半小时,当我们到达约定的地点时,他们夫妻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

那天的天气还算不错,当我们车停在他们身边时,只见他们都盛装出息。

而此时的我们却一身轻装,毕竟车内的浓浓的暖气,我老婆还特意穿了一身羊毛套装,里面与我一样,只有一件羊毛内衣。

比起他们夫妻,我们真的好惭愧。

当他们坐进我们车后座时,我们连忙向他们夫妻道歉,然而他们却大度地说不要紧。

我老婆本来由于堵车已经精神很差了,见到他们的执着,也思维始活跃起来。

当姚xìng夫妻坐进我们车内后,由于天色已暗,我并不能从车的后视镜中很清楚地看清他们长得样子,只感觉他们拘谨。

姚先生并不太aì说话,倒说他老婆比较外向,与我老婆一进车就聊得很投机,毕竟她们在网上相当投缘了。

我老婆提议先解决温饱问题,我知道大家都很饿了。

我把车开进了我们预先就订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在此酒店的二楼就是餐厅。

我们在征得他们夫妻同意后,就下车直接上二楼。

厅内人不是很多,可能是非假日缘故吧。

菜是我老婆点的,外加了两瓶红葡萄酒,虽然他们夫妻一再说不会喝酒。

由于厅内空调开得不冷,我们夫妻都脱了薄外套,我只穿一件T椊,我老婆当然是她那淡红色的套裙,衬着她绯红的脸颊及xìng感的身体,更是引得旁人驻目。

他们夫妻也脱了外套,这时我才注意他们起来。

男人长相跟照片差不多,只是他言谈不多,是个内向的人,就是看我老婆也是偷偷地瞄一下,其实我知道他早就被我老婆所吸引了。

而他老婆倒是很开朗,长得虽然没有我老婆漂亮,倒是很有味道的女人,虽然有点胖,但她的一对nǎi子相当的大,如果不是第一次见面,我想马上把衣服上的扣子解开,而且她皮肤也很白,一白遮千丑,再说女人nǎi大了,也足以勾起男人的xìng欲。

她看到我盯着她,脸马上红了起来,跟我老婆说话也不自在起来。

我老婆看到了,打了我下,说:“你不要老盯着人家李小姐看呀,弄得别人多不好意思。

”我也哈哈一笑,举杯敬酒,大家气氛更活跃了,在席间,谈话的中心主要是两个女人间展开的,我们男人只是附和。

她们真是无所不谈,谈工作谈小孩谈人际关系,从谈话中得知他们夫妻在工作上都不是很如意,虽然姚姓男士是学电机的,但在国营企业却是无用武之地,所以他们想自己出来开工厂,但谈何容易。

我们夫妻很理解他们现在的处境,就如同我们曾经经历过挫折一样。

我老婆鼓励他们勇敢点,还让他们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向我们提出来,让他们很感动。

确实我老婆是个很正统并善解人意的女人,她与我一样,喜欢与真诚的人交谈,当然更憎恨虚情假意的人,因为生意上的尔虞我诈是无奈的,如果生活没有真情存在的话,赚再多的钱都是一场空。

饭吃罢,大家已经很放开了,姚先生话也多了起来,看我老婆也大胆了许多。

而我看她老婆时,李小姐总是会意地一笑。

我知道我老婆虽然对姚先生外表并不满意,但由于大家谈得很开心,而且他们确实有诚意,我老婆也不计较这些了。

我老婆提出到对面街上百货公司去逛逛,我知道我老婆每到一处都喜欢购物,这也是女人的通病,而我是不愿意陪她上街的,于是她主动要求姚先生单独陪她上街,其实我知道她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慢慢接受对方男士。

姚先生当然求之不得,可还是盯着她老婆希望她能同意,李小姐也爽快地答应了。

我到一楼柜台办好住宿登记,然后把其中的钥匙给了我老婆。

应该说我看着姚先生紧跟着我老婆往外走时,觉得他们真的不相配,只不过这感觉稍纵即逝了。

我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他老婆的身上,想到马上就可以操这样大nǎi的女人,jī巴马上硬了起来。

她老婆看着我老婆与他老公直到消失,才若有所失地转过头来,我知道她的心理是与我老婆第一次交换是一样的,矛盾与期待。

我走过去,帮她把外套穿上,轻轻对她说:“我们先进房间吧。

”她轻轻点了下头,我一手搂住她的丰满的屁股,她本能地一闪,我搂的更紧,她慢慢也接受了。

在进电梯的时候,她一直看着地板,我趁她不注意,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她脸霎时又红了,不过我看得出她在期待。

当我打开客房时,内部的装潢让李小姐很吃惊,她说她从没来没住过这种高级饭店。

屋内的空调还不是很冷,就是不穿衣服也不会冷。

我们身上马上出了汗,我脱了外衣,只剩下一身白色的内衣裤,小李一直看着我,不知所措。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对她说:“别紧张,我会疼你的,咱们慢慢来。

”她点了下头。

我帮她脱下了外套,她穿了二件羊毛衫,我对她说:“脱了吧,房间太热。

”其实她不知是紧张还是真的热,身上已经有热气了。

她对我说:“你转过去,我自己脱。

”我说好,我藉机上个厕所。

当我从浴室出来时,她已经跟我一样,脱得只剩下粉红的内衣裤了。

最注目的还是她那对大nǎi,挺在胸前,就像一对大蓝球。

她腰也有点粗,屁股很丰满,真的是个胖女人。

我将浴室的水放好,对她说:“先洗个澡吧,放松一下。

”然后我将浴袍递给了她。

她很听话,在她洗澡时,我几次想冲进去,立即操她,但都忍住了。

我知道她是个渴望xìng的女人,暴力对她反而不好。

一会她擦着头发穿着浴袍出来了,对我说:“你也洗一下吧。

”我很快在浴室冲了一下,只用毛巾围了一下高翘的jī巴,就走了出去。

此时李小姐已经躺在双人床上,身体盖着一条大毛巾,电视也没开,头侧在一边,好像睡着了。

其实我知道她是等着我去操她,她的xiāo茓已经等了很多年了。

我先将房门关好,我知道我老婆她们可能随时回来。

我将房内的灯调柔和了,然后拉下身上的毛巾,赤裸地慢慢躺在李小姐身边。

我轻轻拉掉她的毛巾,她没有反抗,眼紧闭着。

我又位开了她裕袍的带子,她也没有反抗,露出她只穿三点的身体。

她的大nǎi被最大号的胸罩包住一小半,堆在胸前就像两座小山,那胸罩是最普通的款式,她内裤则是粉红色雷丝边,包着她半个屁股而已。

她的雪白的肚子倒是没有太多的赘ròu,还算平坦,不过有一条疤,延伸到她的内裤里,一看就是剖腹产的结果。

我轻轻地吻上李小姐的唇,一只手伸进她的nǎi罩中开始抚摸她的大nǎi,用我硬硬的jī巴紧贴在她的屁股上,一只脚压在她的两腿间的xiāo茓上,并不停用腿面摩擦她的xiāo茓。

她没想到我会同步上,全身抖得厉害,嘴里轻轻对我说:“别,我怕。

”一只手试图推开我揉她nǎi子的手,我轻轻附在她耳边说:“别怕,我会让你享受xìng高氵朝 的,你不是需要吗,你不是没有享受过吗,我今天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男人。

”说完又把我的舌头伸入她的嘴中,搅弄她的舌头,两只手指已经捏住她的一颗如枣子般大的大nǎi头,时而拉起时而压下,不时还用力揉搓她的那只硕大的nǎi,说真的,她的nǎi真的太大,我的手只能盖住三分之一,用力揉时就像弄一团棉花,但很有弹xìng。

我的腿仍然不断摩擦她的xiāo茓,不一会只觉李小姐的xiāo茓越来越热,我已经觉察她的xiāo茓中有骚水流出了。

她的nǎi头也更加粗圆了,硬得好像一碰要折断似的,她的舌头已经很兴奋地与我搅在一起。

我一看时机已到,一把扯下了她的胸罩,用脚趾拉下她的内裤。

她的两只没有束缚的大nǎi耸在我的身下,她的nǎi晕很大,暗褐色的,nǎi头是暗红的,由于是兴奋的原因,白白的nǎi子上布满了青色的血管。

我俯下身上,一口咬住她的nǎi头,狠狠用舌头舔了起来,一只手已经移到她的xiāo茓上。

她的xiāo茓yīn毛不是很多,但是她的yīn唇很大,手指拨开她的yīn唇进入她的xiāo茓中,就像进入一堆ròu丛中一样。

我用一只手指挑弄她的yīn唇与yīn蒂,另一只手指直接插进她已经骚水举办出的小洞上挑拨。

不一会,李小姐已经开始呻呤起来。

我问她:“你做过口交吗?”她说:“以前做过一次,后来觉得不舒服就一直没做过。

”我说那你现在来帮我做。

我是用命令的口气对她说的。

她竟没有迟疑,我们换了个位置,她俯在我的两腿间,一口咬住了我的jī巴。

看得出她确实没有经验,开始还弄得我很不爽,我对她说:“现在我开始叫你骚货,你喜欢吗?”她没有回答,只是更用力在用舌头舔我的jī巴,我又对她说:“骚货,口交不会呀,用舌头从上到下舔,尤其是guī头上多舔。

”李小姐很听话地舔弄起来。

我看着她的一对大nǎi荡在她身下,jī巴更硬了,我用脚趾在她的xiāo茓上轻抠,她的xiāo茓早已经骚水泛滥。

我享受了她的近十分钟的服务,就问她:“骚货,想想不想我操你呀。

”她用力点点头。

我又对她说:“那现在你这样是想我操你吗,姿势都不摆吗。

”李小姐顺从地重新平躺下,两腿翘起,露出她那一对厚肥的yīn唇和已经微开启的xiāo茓。

我本想再用舌头舔一下她的xiāo茓,可看见她的骚样,已经是忍不住了,挺起jī巴对准她的xiāo茓狠狠捅了进去。

她的xiāo茓应该说不是太紧,可能人胖了有关系,胖有胖的好处,在她身上操就像在一张弹簧床上一样,很舒服,很受用。

李小姐被我操的大声叫了起来:“哦,哦!”我边操边问她:“我比你老公强多了吧。

”她拚命点头对我说:“你好厉害,我从没有今天这样的感觉。

”说完又大叫起来。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骚,干劲更足了。

房间内可以听到我jī巴插她xiāo茓:“濮濮”的声音。

没一会儿,李小姐突然两腿夹住我的屁股,屁股抬高,两手紧拉床单,两眼紧闭,口中大叫道“快快。

”我知道她要泄了,jī巴更是加大抽插速度,只觉她xiāo茓一股骚水涌出,李小姐的人也松了下来,头无力地转向一边,一对大nǎi起伏着,我也经不住她的骚样,用力最后一挺,射在了她的xiāo茓中。

这时我们听到外面房间的开门声,还有我老婆的说笑声。

我知道我老婆和李小姐的老公回来了,他们好像很开心。

李小姐试图用毛巾盖住裸体,可我不答应。

我说:“就要让他们看看。

”李小姐依偎在我身上,把头藏在我的jī巴内。

我说咬住我的jī巴,李小姐看了看我,我脸一板,说:“骚货,不听话了。

”她见我生气了,马上用嘴含住我还带有jīng液的jī巴,这个角度刚好对着门口。

门被我老婆打开了,接着是姚先生跟着进门,我老婆笑着对我们说道:“已经开始了呀,姚太太,我老公是不是很厉害呀。

”李小姐被我的手按住。

只能继续为我做口交,她老公看到她老婆的样子,表情不自然的退了回去,看得她老公的样子,我的jī巴又挺了起来。

李小姐惊呀地抬了头看了看我,说:“你那东西又硬了。

”我说:“硬了可以在你老公面前操你这骚货呀。

”于是我让李小姐坐在我的身上,让她自己将xiāo茓套进我挺着的jī巴上,对她说:“骚货。

自己试着享受吧。

”说完,我秉着气,把jī巴深深顶在她的仔宫口,两手把弄着荡在我面前的两只大nǎi,时而还捏下她的nǎi头,李小姐慢慢地开始自觉在我身上扭动起她的大屁股来,嘴里又开始发出yín叫声。

当然她的yín叫对外面我老婆还有她老公也是刺激。

其实我在操李小姐的时候,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我老婆与李小姐老公那边了。

只是李小姐的骚劲又上来了,我我身上不断地扭动着她的大屁股,让我的jī巴在她的xiāo茓中打转,她嘴里还不断:“哼哼”地叫着,她已经完全被我征服了。

我在李小姐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对正在发浪的小骚货说:“咱们停一下,到门口看看你老公跟我老婆怎么样了,好吗?”小李恋恋不舍地从我身上站了起来,把我长长的jī巴从她的xiāo茓中拨出,嘴上说道:“我老公可没你厉害。

”我搂住李小姐住门口走去。

我对李小姐说:“你要不要看看你老公。

”骚货想了一下,说:“还是不看好,看了心里难受。

”我指着我的大jī巴说:“那你蹲下慰劳它吧。

”李小姐还顺从地蹲下为我专心做起口交来,应该说她的进步很快,口交的水平比刚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使我一阵阵的快感袭满全身。

我消消打开门,从门缝往外看。

只见我老婆与她老公都已经洗完了澡。

我老婆穿了一身丝质睡袍,当然是从家里带来的,从敞开的睡袍领口可以隐约看到我老婆那对尖挺的rǚ峰,下面两条白嫩的大腿完全敞开在睡袍外,我不知道她是否穿了内衣裤。

而李小姐的老公则与我刚才一样,在下身只围了一条毛巾,不过jī巴好像还没有硬起来。

我老婆斜靠在床背上,手里拿着电视遥控器在翻看着电视。

李小姐她老公站在我床边,好像有点手足无措。

我老婆看了一下姚,微微一笑,问他:“我漂亮吗?”姚连忙说:“漂亮,是我遇到的最漂亮的女人。

”我老婆朗朗一笑:“你呀,连夸女人都不会。

不过我有点喜欢你的老实。

想不想与我作aì?“姚一听,脸顿时精神起来,连说:”我能与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作aì,我不枉此辈子了。

”我老婆把电视一关,头转向里床,把她那xìng感的屁股对着姚。

姚马上拉下他的毛巾,应该说他的jī巴还算可以,yīn毛也很浓,只不过他的jī巴总是硬不起来。

我对李小姐说道:“快起来看吧,你老公想操我老婆了。

”李小姐只顾舔我的jī巴,说:“我不管,我只要你。

”我想女人真是一旦被人操上比,真是没治了。

姚先生握住我老婆的两只小脚,嘴凑上去,用他的舌头从我老婆的脚趾开始舔起来。

我老婆痒得笑得顺不过气来。

姚先生慢慢把他的舌头向上移,从我老婆的小腿开始向上舔我老婆的大腿内侧,我老婆慢慢配合地张开了双腿,原来我老婆竟然没有穿内裤。

看来我老婆还是有点喜欢姚先生了,他们出去购物看来是开心的。

我心想这姚先生真是看不出来,表面木讷,其实也是个揣摩女人心理的高手。

姚先生一看我老婆下面的嫩穴,他的jī巴马上竖了起来。

他小心地用手指在我老婆的yīn毛yīn唇上抚摸着,并说道:“你的妹妹真美。

”我老婆娇声问道:“比你老婆怎样?”姚边摸边说:“无法与你的比较。

”我看了看正专心为我舔jī巴的李小姐,好像没听到似的。

再看姚先生用手向两边拨开我老婆的暗红的yīn唇,露出我老婆红色的yīn蒂与紧闭的穴缝。

他伸出舌头,开始从上到下从下到上舔弄起来,两手在我老婆的屁股上抚摸着。

我老婆马上有了反应,两手紧抓住姚先生的头发,嘴里呻吟起来。

姚先生手向上伸,脱下了我老婆的睡袍,我老婆在两只坚挺的nǎi顿时露了出来。

姚先生一看,竟从我老婆的xiāo茓上抬了起来,嘴角还带着我老婆的骚水,说:“你nǎi好美,好美。

”我老婆见他停了。

连说:“你别停呀。

”姚先生忙把嘴凑上我老婆的两只nǎi子,小心冀冀地这只nǎi头舔一下,那只nǎi头舔一下,弄的我老婆难受得身体直晃。

姚先生两手各抓住一只nǎi,用力揉搓着,时而用舌头舔弄已经涨得发硬的nǎi头,我知道他被我老婆的漂亮的nǎi子迷住了。

想想也是,李小姐的nǎi太大,已经没有了美感。

我老婆的nǎi虽然不算太大,但很挺,nǎi头的颜色也好看。

各有各的千秋,男人玩惯了当然会厌的。

此时我老婆已经开始发浪了。

姚先生好像不知道似的,先与我老婆吻了一会,舌头又从上到下吻了下去,最后竟在我老婆的屁眼处挑拨起来,挑得我老婆屁股都抬了起来。

再看姚先生的yáng具,guī头已经是黑紫的了。

我老婆对姚先生说:“来吧,快。

”姚先生想了一会儿,抬起他的jī巴对准我老婆的xiāo茓小心地插了进去。

可他jī巴刚插了一小截,他突然位了出来,对我老婆说:“不行,你的下面洞好紧,我受不了,我一插就想射。

”我老婆难受的在床上直扭屁股,说:“那怎么办?我好难受,我要呀。

”这时李小姐不知何时已经依在我身边,她的一对大nǎi夹着我的身体,很舒服,她轻轻对我说:“我老公就是早泄,在家也一样。

”此时我老婆对姚叫道:“你快插呀。

”姚无奈,把jī巴又再次插入,jī巴刚进去一半,只看见姚先生身体一软,jī巴拨了出来,jīng液直射在我老婆的身上。

我知道姚是不行了。

于是我打开门,抱着李小姐往我老婆走去。

我老婆一看到我,对我嚷道:“老公,你快来呀。

”此时姚先生一脸的无奈,坐在床边。

我对他说:“你去洗澡吧。

”其实想让他有个台阶下,毕竟对男人不是光彩的事。

姚先生知趣地走向浴室。

李小姐看看她老公,也想说什么没有出口。

我对李小姐说:“骚货,你也躺下,让我来操你们两个骚穴。

”李小姐依言躺在我老婆身边,把两腿分开。

两个穴一比较,还真是不同。

李小姐的穴肥而且毛少,我老婆的穴小巧而且yīn毛很浓很顺,李小姐的nǎi很大,压在身体上,我老婆的nǎi只有她一半大,但却挺得很高。

李小姐全身多ròu,我老婆很有曲线,真是一胖一瘦相得益彰。

看得我jī巴又硬了一圈。

我挺起jī巴插进我老婆的xiāo茓中,我老婆的穴此时已经骚水直流,我一插进去,我老婆就叫了起来。

我边插边摸李小姐的xiāo茓,不时用手去挑她的穴ròu,李小姐看到我老婆的骚样,也开始浪骚起来。

于时我轮着在两个xiāo茓中狂插,由于刚才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这次耐久力特别好,直到把两个骚货干得都泄了,我竟还没有shè精。

我老婆泄了以后,很自觉退了出去,到浴室去安慰姚先生。

于是我将李小姐反转身,费了很大的劲才插进她的屁眼里,因为她是第一次,所以李小姐一直叫痛,不过在我身下她已经完全臣服了,直到我将整根jī巴插入她的屁眼中,她已经全身是汗了。

那一晚,姚先生与我老婆没有再作aì,他只是一直抚摸我老婆的身体,在里屋的床上静静地躺着。

而外面,我与李小姐又干了两次,当然是在凌晨与早晨,李小姐的叫床声很大,我想里屋的姚先生也不会安睡吧。

由于时间上的原因,我与老婆只能与他们夫妻告别。

走时,李小姐还哭了,姚先生也是很不舍。

我们安慰他们说:“有机会会再见的。

”确实他们夫妻真的是对好人,所以我想我们会长久保持联系的。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