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老婆被同事上了

老婆被同事上了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去年八月间,公司办了一个联谊活动,其实是一场三天两夜的国内旅游。

由公司出钱,原则上每人可带一名亲人同行,费用也是公司支付,但是第三人以上每多一人公司会加收两千元。

行程是第一天中午在台北总公司集合出发,然后直达嘉义阿里山,当晚住宿在阿里山。

第二天再坐小火车上祝山看日出,然后步行走森林步道回饭店吃早餐,吃完早餐自由活动,十一点上车再出发到奋起湖吃火车便当逛老街,下午到达关子岭吃晚餐,洗温泉并且住宿在关子岭。

第三天早上游览关子岭的名胜,中午启程回台北结束三天行程。

我老婆小惠为了参加这次的旅游,早一个月前就和她的同事换好假。

到了出发那天,一早我和老婆坐计程车到公司。

八月是夏季,一大早气温就蛮热的,可想而知到了中午天气一定会更为炎热。

老婆穿着一件白色丝质无袖衬衫搭配一条浅蓝色的短裙,看起来非常的有气质,一来到总公司几乎全公司的人都在看她。

上车后我和老婆被分到游览车最后面的座位。

因为老婆怕太阳,所以我让老婆坐在靠走道的位子,旁边则坐着同事小沉。

下午四点半左右我们到达阿里山某饭店前下车,公司经理为我们分配晚上睡觉的房间,因为这次参加的人数很多,有些人是一家三四口来刚好可以分配到一间四人房间。

男女朋友或夫妻一起来的则睡双人套房,单身来的则和其他同事一起凑足四人同住一间四人房。

我和老婆原本是睡双人套房的,但是谁知床位分配到最后竟然多出小沉这家伙没有房间,其他同事都刚好凑足一间四人房,也许经理为公司节省开支,竟然将他和我们安排在一间四人套房里。

我因为是公司的干部所以也只能配合经理的决定,床位分配完后经理宣布解散,自由活动六点餐厅集合用餐。

我和老婆还有小沉来到分配的房间里,自行分配好床位,就坐在床头聊起天来。

老婆和小沉因为在车上时就已经认识,所以也和我们在一起整整聊了一个小时。

几乎都是小沉在唱独角戏,我真怀疑小沉的嘴巴,是不是装了弹簧,不然怎么那么厉害,整整说了一小时的话竟然都不会酸。

六点半我们一起到餐厅吃晚餐,餐后经理要我们早点睡觉,因为明天要非常早起赶坐第一班小火车上祝山看日出。

看日出是这趟阿里山之行的重头戏,谁也都不愿意错过,所以经理做出这样的宣布,大家也都很配合,吃完饭各自都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一回到房间老婆就先洗澡了,紧接着是小沉洗,最后是我洗。

当我洗完澡走出浴室,来到床边,才发觉老婆老婆的睡衣里竟然没有戴rǚ罩,两粒rǚ头明显的在睡衣上顶起两个小凸点,老婆已经睡着了,她的身子是面对着小沉的。

而小沉是侧躺在他自己的床上面向着我们的床铺睡觉。

也不知道小沉有没有看到,他脸可是一直面对我们床的,我赶紧给老婆加了条被子。

“高经理.高经理.起来了要集合了。

高经理。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我,原来已经快四点了,老婆和小沉两人还在睡, 我摇她叫她起来看日出,但是怎么摇就是叫不起来,老婆说她想睡觉不想去了。

没办法,我只好拿一条被子盖在她身上,让她继续睡。

然后又叫小沉起来,结果也是叫不起来,他说自己不舒服,不想去了。

外面同事一直在催我,我只好穿上衣服一个人出门去了。

到了车站好些人都没有起来,我也开始始后悔了,毕竟就我一人,老婆也没来,我也不想去了。

我忽心生一计,抱着肚子跑去和张经理说我肚子忽然有点痛,想回去休息拉肚子,张经理看我痛苦的样子也只好点头了。

太好了,我可以回去和老婆睡个懒觉了。

回到饭店正想推门进房间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内传出交谈的声音,好奇的我将耳朵贴在门板上。

“啊……轻一点啦!你的那么大,会痛啦!”房里面传出老婆抱怨的声音。

“好!好!我轻一点就是,奇怪昨晚上就很容易插进去,今天怎么塞不进去。

”小沉的声音。

怎么回事?我很奇怪,预感不好,但不敢往下想。

我继续在门口听着。

房间里一陈唏唏唆唆的声音。

“嗯……嗯……啊……啊……啊……啊……”传出老婆的呻吟声。

老婆和小沉……我只觉得血往上涌。

“喔……啊……嗯……嗯……喔……喔……喔……”老婆的叫床声不断传来。

成年人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我想冲进去,暴打这对狗男女,这才多长时间,两人就勾搭在一起。

但这次公司组织旅游,许多同事都在,万一闹大,我的脸往哪搁。

我在犹豫着,房间里老婆在和小沉在交媾着。

“你的nǎi子好柔软,昨天摸你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当时你nǎi头挺起来了吧。

”小沉喘着粗气的声音。

昨天?昨天他们俩就勾上了。

“要不是你撩的,我能那样吗……喔……舒服……喔……”老婆呻吟着。

“好不容易等你家高睡着了,可把我想死了。

”原来他们在昨天我洗澡的时候就……两人昨晚上趁我睡着时就偷偷的干上了!我还真是一头睡猪,竟然睡到连自己的老婆在床边和别人打炮,却一点都不知道。

难怪今天早上他们俩人都不愿意去看日出,都是故意的。

“喔……啊……嗯……嗯……喔……喔……喔……”房间里老婆的叫床声不断传出,她会爽成这样。

我悄悄的走出饭店,心里想着刚刚房里发生的事情,我最终为了面子没有冲进去。

虽然早晨阿里山的空气很新鲜,但是现在的我却像吸到过多的一氧化碳一样,满脸通红,脑袋昏昏的。

早晨五点多的阿里山还是一片昏暗,马路上见不到一个人, 六点后天渐渐亮了,路上也开始有登山客出现,我想小惠和小沉两人差不多善也结束了,我应该回去了。

进入房间,老婆和小沉两人已经结束战斗了,两人仍然躺在床上睡觉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床上可以看出很凌乱的,我躺在床上,心想怎么面对这一切。

六点半多张经理跑来找我:“该吃饭了,等会儿吃完饭到上车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高经理到时请你带大家去逛一下阿里山森林步道。

我要和游览车司机讨论一些行程。

”张经理分配完工作要我们各自回自己房间休息一下,七点餐厅集合吃饭。

小沉和老婆已经起来了,面对我他们就像什么事也没有,还问我日出怎么样。

“经理我先去餐厅了。

”一会小沉先出门去了。

我很想责问老婆,但不知该如何说,头脑很乱。

带着老婆来到餐挺,同事们已经开始用餐了,有的还吃完要离席了。

老婆似乎不怎么看小沉,尽管他就坐在我们侧对面。

吃完饭我按张经理交代组织大家去走森林步道。

我们一路沿着指标和步道走,走到步道口我肚子却开始痛起来,这会儿是真的要上厕所了。

我叫他们先走我上完厕所马上去找他们,还好入口处有厕所,老婆和大家一起先去了。

我进去拉完马上就去找大家,但是一路上就是看不见他们的影子。

直到我走到一处小径上,才发现大家,我走过去。

却发现老婆不在,我问其他同事,都说没在意,我留意了下,发觉小沉也不在。

这两个人,我的血又开始往上涌,预感事情不好。

我一个人在那个地方来回寻了几回,就是看不见他们俩人的踪迹,也许今天并不是节假日的关系,小路上并没有其他的旅客,我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忽然听到路边几棵大树后方的一个小土堆后面好像有声音传出来,我蹑手蹑脚的绕到土堆旁边不远处的一堆树丛里,因为这里的地势比较高,从这里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土堆后的一切。

我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证实了我不想证实的预感。

是老婆和小沉两人躲在土堆的后面所发出的声响。

小沉坐在草地上搂着靠躺在他身上的老婆,又是亲又是摸的,老婆的衣服和rǚ罩早已被丢在旁边的地上,所穿的短裙也被掀到上面,整个人几乎是全裸了。

老婆光着身子被小沉抱着,舌头还和他交缠着,小沉一边吻一边摸着老婆的下面,老婆不但没有介意反而还伸出手去套弄着小沉的jī巴。

我心里泛起了一股非常强烈的醋意。

小沉的年纪与老婆比较接近,而我却和老婆相差七岁,我产生了危机意识。

老婆为什么会和小沉搞在一起,是他的xìng能力比我强吗?小沉是我的一个同事,自己的老婆竟然与自己的同事在认识不到一天的情形下,却通姦了数次,这事情若是被人家发现宣传出去,那我以后在公司很难见人。

我没有勇气冲上去,而是继续躲在一边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人剥光衣服姦yín着,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眼前的小沉和老婆已经变换姿势,老婆弯着身子趴在一棵大树干上,撅着她那ròu滚的屁股,小沉扶着老婆的屁股将他的jī巴对准,慢慢地往内挤进去。

“啊……慢一点……对……嗯……呜……再……轻一点……啊……”老婆呻吟着。

“你的真紧……呜……喔……舒服吧……”小沉用力抽动着。

“喔……喔……喔……好涨喔……呜……呜……你的好大……好厉害喔……”小沉一边抽插一边用手从后面伸到前面摸捏着老婆的nǎi子。

“我里面……被你塞的……满满的……好……舒服……啊……啊……啊……我……要你的……插……快……快……喔……喔……喔……”老婆以往做aì一向都很少叫床的,最多只是低声哼哼,怎么和小沉做aì就这么爽,叫的这么浪,我真怕被路路的人听到,过来查看发现那就很尴尬了。

小沉的jī巴全部插入老婆的下面后,再将整支ròu棒完全的拔出来,继而再整支完全的插入,这样来回了几十次,只听见老婆yín声不断。

“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对……对……舒服……嗯……喔……喔……喔……喔……”老婆一边被干着一边仰头与小沉亲吻着,身子还随着抽动有节奏的晃动着.小沉的ròu棒快速的在老婆yín穴里进进出出,老婆的yín穴现在已经被小沉插的已经是ròu棒yín水与嫩ròu焦着成一片模糊,老婆使劲的摇动身体配合着小沉的抽插。

“啊……嗯……啊……啊……啊……舒服……嗯……啊……好涨……好舒服……啊……啊……小沉……喔……啊……嗯……嗯……”“喔……喔……我……也要……出来了……啊……啊……啊……出来了……出来了……”小沉将全部的jīng液全都灌入老婆的穴里,两人完事后坐在地上好一会然后又一阵激烈的拥吻过后,才各自穿好衣服走出土堆,往大对人马的方向回去,沿途两人就像是一对情侣般。

这是我的老婆吗?这次旅行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场恶梦。

我很想冲过去杀了这两人,但公司同事都在场,闹完我以后在公司还有脸吗?我强压怒火。

后面的旅途我一直盯着小沉和我老婆,小沉沿途还是不时和我们聊天,老婆还是和昨天一样只负责笑,但两人的眼神触碰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能看出一丝异样。

晚上住在关子岭,因为客房充裕,没有像第一天那样,小沉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

我松了口气,躺在床上,很想把全部和老婆全盘托出,但话到嘴边我咽了回去。

还是等回家再说吧。

终于回家了。

当我把我所看到的全部说出时,老婆先是一愣,继而哭起来。

她恳请我的原谅。

作为一个男人受到这种耻辱,你叫我怎么轻易释怀。

我逼问老婆事情的经过,究竟是怎么开始的。

老婆一边哭着一边像我讲述事情的经过……第一天在车上的时候,因为坐着比较近,小沉和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小沉这人很幽默,所以经常逗的老婆哈哈大笑。

老婆觉得小沉这人不错,很有亲和力。

所以晚上安排和我们住一个房间,老婆也没感到很生疏。

在我洗澡的时候,老婆和小沉已经洗好躺在各自床上。

或许是老婆洗过澡后白里透红更加诱人,小沉突然跑到我们床上强吻我的老婆。

“唔……唔……”老婆挣扎着,也许是事发突然,老婆还有一些不知所措。

小沉一边吻着一边伸手进入我老婆的睡衣里,搓揉着老婆的nǎi子。

“不要……”老婆躲闪着,“不要叫,让你老公知道我们大家都不好”小沉恐吓着。

也许是这句话吓到老婆了,老婆的反抗不再那么激烈。

小沉将我老婆的睡衣完全解开,他用力的吮吸着老婆nǎi头,舌头在老婆的rǚ晕上打着圈。

小沉的技艺确实很高,不一会老婆似乎就已经开始感到一丝快感。

小沉的手摸向老婆的下面,他的手指抚摸着老婆的yīn唇,手指伸向老婆的穴里。

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摸弄,老婆除了害羞外还有一些新鲜感。

她的下面开始湿润。

小沉的手指进入老婆的穴内扣摸着。

“啊……”老婆叫了一声。

她的xìng欲被小沉有些撩了起来。

浴室里我洗完澡,水声刚停,外面的小沉和老婆也听到了,小沉赶忙罢手,回到自己的床上假装睡觉,老婆也躺在一边喘着粗气,闭着眼睛为刚才的疯狂举动而回味着。

当我出来时看到两人以为都睡着了,其实并不是的。

也许那天我真是累了,倒下没多久我便熟睡。

小沉见我睡着又行动起来,他站起身来,蹑手蹑脚来到我老婆床那边,动手在我老婆身上摸索起来。

老婆本来就没睡,她知道小沉在动她,但碍于我在她旁边不敢出声,只得任他摸弄自己。

小沉解开老婆的睡衣,双手捏揉着老婆的nǎi子,并凑上去用嘴吮吸。

老婆动了动身子,想躲又怕动静太大弄醒我。

小沉锲而不舍,手也上前抚弄老婆的下身。

老婆想出声,但强忍着,她下半身已经开始湿润。

忽然小沉拉起我老婆,我老婆随着小沉踉踉跄跄的被带到客房旁边与浴室相邻的过道上。

此时她的睡衣已经全部被解开,几乎全裸在小沉面前。

小沉搂着我老婆咂咂的亲着嘴,并轻轻把我老婆放倒在了过道地上。

然后他一下子趴在了她身上,熟练地aì抚了起来。

他一只手伸到她的yīn部,灵巧地玩弄着老婆渐渐勃起的小yīn蒂。

一会儿,老婆的腿根部就润滑一片了。

他另一只手,从老婆的一个rǚ峰爬到另一个rǚ峰,连拉带捏,或是沿着她的rǚ晕轻轻地画着圈,使老婆的身心无比甜美地做好了准备。

小沉低着头,老婆红着脸,迎向他的嘴,然后两人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渐渐地,小沉的嘴向下滑着到了老婆的双腿间,伸出了他那长长的舌头,舔向了我老婆的yīn部。

“啊….啊……”强烈的生理快感刺激着我老婆,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

她赤裸的身躯不禁扭动了起来,喉间也禁不住泄出荡人的呻吟。

她那小小的溪谷,如今已是春水泛滥;密合的两片闸门,此刻也嗡然开合;从所未有的强烈欲望,由她内心深处,缓缓向外蔓延,其势实锐不可当。

此刻的老婆欲情已炽,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我的老婆,忘记了身上的男人是我的同事,而我这个老公就躺在旁边。

,她只觉周身骚痒,体内空虚,迫切需要男xìng凶猛的入侵。

小沉不再等待,抬起老婆的大腿,下身一挺,粗壮的yáng具“噗吱”一声,已尽根而入。

老婆轻呼唉哟,既而玉臂轻舒,紧紧搂住了小沉,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此刻她有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老公以外男人带来的快感。

这时小沉使出了真功夫,他臀部不停快速耸动抽插,两手也揉捏老婆白嫩丰满的rǚ房,指尖则轻搔樱桃般的rǚ头,嘴唇也凑上她洁白的颈项,轻舔那玲珑小巧的耳孔。

老婆快活的简直要疯了;要知她结婚这么久的女人,她根本未尝真正享受过如此的销魂滋味,此刻小沉高超的做aì技巧,简直就令她疯狂了。

老婆快活得无以复加了,一波波的娱悦浪潮,将她逐渐地推上快感的颠峰;此时身上的男人的面貌也恍惚了起来,一会是自己的老公,一会是小沉,老婆奇怪自己竟然不觉羞耻,反倒有种满足感。

她内心潜藏压抑的各式各样yín秽念头,仿佛出闸猛虎一般,狂奔而出。

她心中不由暗想:“自己原来竟然是如此yín荡的女人!”“你快乐吗…..我的jī巴…好吗…”小沉一边用力的操着我老婆,一边用极其下流的语言刺激着她。

“啊…..啊…..我好快乐………..啊…..”老婆轻声道,仿佛进入愉悦的天堂,时间完全的静止,只剩下无穷的快乐。

此时小沉正舔吮她饱满的rǚ房,更屁股,抽插她娇嫩的xiāo茓……老婆呈现出与平日贞节端庄形象,完全不同的风貌。

她那雪白丰满成熟的诱人胴体,不断的扭曲摇摆,大腿也向两旁大肆扩张,影响所及致使那鲜嫩湿滑的密穴,也完全清楚的显现出来。

她面目的表情更是变化多端,忽而咬牙切齿,忽而含情脉脉;忽而欲情难禁,忽而含羞带怯。

她一会像贞节贵妇,一会像yín娃荡妇;一会如深闺处女,一会又如青楼艳妓。

我老婆在小沉身下,在他的jī巴下高氵朝 不断,呻吟连连,雪白的身躯上香汗、yín水、jīng液混成一片,小沉终于忍不住猛烈抽插一阵,将他那哝哝jīng液射入到了老婆的花心……那晚老婆被小沉征服。

虽然夜里后来老婆上床睡觉,但心里一直想着。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叫他们出去看日出,他俩都没去。

在我出门后,小沉立马钻到我和老婆的床上。

小沉立刻就把老婆搂在身下,嘴巴随即贴到了她的的嘴上;我老婆也立即张开了嘴,闭上了眼睛。

他们俩吻了很长时间后,小沉的手才开始大范围运动。

他的手在老婆下面的黑毛里继续轻揉了好一会儿,老婆配合地分开了腿。

小沉敦实的臀部慢慢向前送,一下一下的,旁若无人。

老婆一直闭着眼睛,他们边做边吻。

小沉结实的臀部向我老婆的下方释放着一次次的冲压动作,老婆在这个身上男人不断重压之下,渐渐的把腿分开的越来越大,并最后把腿张扬了开来,又倦在小沉粗壮的腰上,再度兴奋中,又分开,又倦上,底下的屁股一次次的配合着小沉的冲击而向上迎击,我的老婆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躯下面,被人肆意的进攻着,老婆在她上面很起劲的忙着,在别人家的床上行使着别人老公的责任。

而此时此刻我在门口已经听到了一切。

去年八月间,公司办了一个联谊活动,其实是一场三天两夜的国内旅游。

由公司出钱,原则上每人可带一名亲人同行,费用也是公司支付,但是第三人以上每多一人公司会加收两千元。

行程是第一天中午在台北总公司集合出发,然后直达嘉义阿里山,当晚住宿在阿里山。

第二天再坐小火车上祝山看日出,然后步行走森林步道回饭店吃早餐,吃完早餐自由活动,十一点上车再出发到奋起湖吃火车便当逛老街,下午到达关子岭吃晚餐,洗温泉并且住宿在关子岭。

第三天早上游览关子岭的名胜,中午启程回台北结束三天行程。

我老婆小惠为了参加这次的旅游,早一个月前就和她的同事换好假。

到了出发那天,一早我和老婆坐计程车到公司。

八月是夏季,一大早气温就蛮热的,可想而知到了中午天气一定会更为炎热。

老婆穿着一件白色丝质无袖衬衫搭配一条浅蓝色的短裙,看起来非常的有气质,一来到总公司几乎全公司的人都在看她。

上车后我和老婆被分到游览车最后面的座位。

因为老婆怕太阳,所以我让老婆坐在靠走道的位子,旁边则坐着同事小沉。

下午四点半左右我们到达阿里山某饭店前下车,公司经理为我们分配晚上睡觉的房间,因为这次参加的人数很多,有些人是一家三四口来刚好可以分配到一间四人房间。

男女朋友或夫妻一起来的则睡双人套房,单身来的则和其他同事一起凑足四人同住一间四人房。

我和老婆原本是睡双人套房的,但是谁知床位分配到最后竟然多出小沉这家伙没有房间,其他同事都刚好凑足一间四人房,也许经理为公司节省开支,竟然将他和我们安排在一间四人套房里。

我因为是公司的干部所以也只能配合经理的决定,床位分配完后经理宣布解散,自由活动六点餐厅集合用餐。

我和老婆还有小沉来到分配的房间里,自行分配好床位,就坐在床头聊起天来。

老婆和小沉因为在车上时就已经认识,所以也和我们在一起整整聊了一个小时。

几乎都是小沉在唱独角戏,我真怀疑小沉的嘴巴,是不是装了弹簧,不然怎么那么厉害,整整说了一小时的话竟然都不会酸。

六点半我们一起到餐厅吃晚餐,餐后经理要我们早点睡觉,因为明天要非常早起赶坐第一班小火车上祝山看日出。

看日出是这趟阿里山之行的重头戏,谁也都不愿意错过,所以经理做出这样的宣布,大家也都很配合,吃完饭各自都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一回到房间老婆就先洗澡了,紧接着是小沉洗,最后是我洗。

当我洗完澡走出浴室,来到床边,才发觉老婆老婆的睡衣里竟然没有戴rǚ罩,两粒rǚ头明显的在睡衣上顶起两个小凸点,老婆已经睡着了,她的身子是面对着小沉的。

而小沉是侧躺在他自己的床上面向着我们的床铺睡觉。

也不知道小沉有没有看到,他脸可是一直面对我们床的,我赶紧给老婆加了条被子。

“高经理.高经理.起来了要集合了。

高经理。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我,原来已经快四点了,老婆和小沉两人还在睡, 我摇她叫她起来看日出,但是怎么摇就是叫不起来,老婆说她想睡觉不想去了。

没办法,我只好拿一条被子盖在她身上,让她继续睡。

然后又叫小沉起来,结果也是叫不起来,他说自己不舒服,不想去了。

外面同事一直在催我,我只好穿上衣服一个人出门去了。

到了车站好些人都没有起来,我也开始始后悔了,毕竟就我一人,老婆也没来,我也不想去了。

我忽心生一计,抱着肚子跑去和张经理说我肚子忽然有点痛,想回去休息拉肚子,张经理看我痛苦的样子也只好点头了。

太好了,我可以回去和老婆睡个懒觉了。

回到饭店正想推门进房间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内传出交谈的声音,好奇的我将耳朵贴在门板上。

“啊……轻一点啦!你的那么大,会痛啦!”房里面传出老婆抱怨的声音。

“好!好!我轻一点就是,奇怪昨晚上就很容易插进去,今天怎么塞不进去。

”小沉的声音。

怎么回事?我很奇怪,预感不好,但不敢往下想。

我继续在门口听着。

房间里一陈唏唏唆唆的声音。

“嗯……嗯……啊……啊……啊……啊……”传出老婆的呻吟声。

老婆和小沉……我只觉得血往上涌。

“喔……啊……嗯……嗯……喔……喔……喔……”老婆的叫床声不断传来。

成年人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我想冲进去,暴打这对狗男女,这才多长时间,两人就勾搭在一起。

但这次公司组织旅游,许多同事都在,万一闹大,我的脸往哪搁。

我在犹豫着,房间里老婆在和小沉在交媾着。

“你的nǎi子好柔软,昨天摸你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当时你nǎi头挺起来了吧。

”小沉喘着粗气的声音。

昨天?昨天他们俩就勾上了。

“要不是你撩的,我能那样吗……喔……舒服……喔……”老婆呻吟着。

“好不容易等你家高睡着了,可把我想死了。

”原来他们在昨天我洗澡的时候就……两人昨晚上趁我睡着时就偷偷的干上了!我还真是一头睡猪,竟然睡到连自己的老婆在床边和别人打炮,却一点都不知道。

难怪今天早上他们俩人都不愿意去看日出,都是故意的。

“喔……啊……嗯……嗯……喔……喔……喔……”房间里老婆的叫床声不断传出,她会爽成这样。

我悄悄的走出饭店,心里想着刚刚房里发生的事情,我最终为了面子没有冲进去。

虽然早晨阿里山的空气很新鲜,但是现在的我却像吸到过多的一氧化碳一样,满脸通红,脑袋昏昏的。

早晨五点多的阿里山还是一片昏暗,马路上见不到一个人, 六点后天渐渐亮了,路上也开始有登山客出现,我想小惠和小沉两人差不多善也结束了,我应该回去了。

进入房间,老婆和小沉两人已经结束战斗了,两人仍然躺在床上睡觉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床上可以看出很凌乱的,我躺在床上,心想怎么面对这一切。

六点半多张经理跑来找我:“该吃饭了,等会儿吃完饭到上车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高经理到时请你带大家去逛一下阿里山森林步道。

我要和游览车司机讨论一些行程。

”张经理分配完工作要我们各自回自己房间休息一下,七点餐厅集合吃饭。

小沉和老婆已经起来了,面对我他们就像什么事也没有,还问我日出怎么样。

“经理我先去餐厅了。

”一会小沉先出门去了。

我很想责问老婆,但不知该如何说,头脑很乱。

带着老婆来到餐挺,同事们已经开始用餐了,有的还吃完要离席了。

老婆似乎不怎么看小沉,尽管他就坐在我们侧对面。

吃完饭我按张经理交代组织大家去走森林步道。

我们一路沿着指标和步道走,走到步道口我肚子却开始痛起来,这会儿是真的要上厕所了。

我叫他们先走我上完厕所马上去找他们,还好入口处有厕所,老婆和大家一起先去了。

我进去拉完马上就去找大家,但是一路上就是看不见他们的影子。

直到我走到一处小径上,才发现大家,我走过去。

却发现老婆不在,我问其他同事,都说没在意,我留意了下,发觉小沉也不在。

这两个人,我的血又开始往上涌,预感事情不好。

我一个人在那个地方来回寻了几回,就是看不见他们俩人的踪迹,也许今天并不是节假日的关系,小路上并没有其他的旅客,我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忽然听到路边几棵大树后方的一个小土堆后面好像有声音传出来,我蹑手蹑脚的绕到土堆旁边不远处的一堆树丛里,因为这里的地势比较高,从这里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土堆后的一切。

我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证实了我不想证实的预感。

是老婆和小沉两人躲在土堆的后面所发出的声响。

小沉坐在草地上搂着靠躺在他身上的老婆,又是亲又是摸的,老婆的衣服和rǚ罩早已被丢在旁边的地上,所穿的短裙也被掀到上面,整个人几乎是全裸了。

老婆光着身子被小沉抱着,舌头还和他交缠着,小沉一边吻一边摸着老婆的下面,老婆不但没有介意反而还伸出手去套弄着小沉的jī巴。

我心里泛起了一股非常强烈的醋意。

小沉的年纪与老婆比较接近,而我却和老婆相差七岁,我产生了危机意识。

老婆为什么会和小沉搞在一起,是他的xìng能力比我强吗?小沉是我的一个同事,自己的老婆竟然与自己的同事在认识不到一天的情形下,却通姦了数次,这事情若是被人家发现宣传出去,那我以后在公司很难见人。

我没有勇气冲上去,而是继续躲在一边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人剥光衣服姦yín着,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眼前的小沉和老婆已经变换姿势,老婆弯着身子趴在一棵大树干上,撅着她那ròu滚的屁股,小沉扶着老婆的屁股将他的jī巴对准,慢慢地往内挤进去。

“啊……慢一点……对……嗯……呜……再……轻一点……啊……”老婆呻吟着。

“你的真紧……呜……喔……舒服吧……”小沉用力抽动着。

“喔……喔……喔……好涨喔……呜……呜……你的好大……好厉害喔……”小沉一边抽插一边用手从后面伸到前面摸捏着老婆的nǎi子。

“我里面……被你塞的……满满的……好……舒服……啊……啊……啊……我……要你的……插……快……快……喔……喔……喔……”老婆以往做aì一向都很少叫床的,最多只是低声哼哼,怎么和小沉做aì就这么爽,叫的这么浪,我真怕被路路的人听到,过来查看发现那就很尴尬了。

小沉的jī巴全部插入老婆的下面后,再将整支ròu棒完全的拔出来,继而再整支完全的插入,这样来回了几十次,只听见老婆yín声不断。

“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对……对……舒服……嗯……喔……喔……喔……喔……”老婆一边被干着一边仰头与小沉亲吻着,身子还随着抽动有节奏的晃动着.小沉的ròu棒快速的在老婆yín穴里进进出出,老婆的yín穴现在已经被小沉插的已经是ròu棒yín水与嫩ròu焦着成一片模糊,老婆使劲的摇动身体配合着小沉的抽插。

“啊……嗯……啊……啊……啊……舒服……嗯……啊……好涨……好舒服……啊……啊……小沉……喔……啊……嗯……嗯……”“喔……喔……我……也要……出来了……啊……啊……啊……出来了……出来了……”小沉将全部的jīng液全都灌入老婆的穴里,两人完事后坐在地上好一会然后又一阵激烈的拥吻过后,才各自穿好衣服走出土堆,往大对人马的方向回去,沿途两人就像是一对情侣般。

这是我的老婆吗?这次旅行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场恶梦。

我很想冲过去杀了这两人,但公司同事都在场,闹完我以后在公司还有脸吗?我强压怒火。

后面的旅途我一直盯着小沉和我老婆,小沉沿途还是不时和我们聊天,老婆还是和昨天一样只负责笑,但两人的眼神触碰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能看出一丝异样。

晚上住在关子岭,因为客房充裕,没有像第一天那样,小沉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

我松了口气,躺在床上,很想把全部和老婆全盘托出,但话到嘴边我咽了回去。

还是等回家再说吧。

终于回家了。

当我把我所看到的全部说出时,老婆先是一愣,继而哭起来。

她恳请我的原谅。

作为一个男人受到这种耻辱,你叫我怎么轻易释怀。

我逼问老婆事情的经过,究竟是怎么开始的。

老婆一边哭着一边像我讲述事情的经过……第一天在车上的时候,因为坐着比较近,小沉和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小沉这人很幽默,所以经常逗的老婆哈哈大笑。

老婆觉得小沉这人不错,很有亲和力。

所以晚上安排和我们住一个房间,老婆也没感到很生疏。

在我洗澡的时候,老婆和小沉已经洗好躺在各自床上。

或许是老婆洗过澡后白里透红更加诱人,小沉突然跑到我们床上强吻我的老婆。

“唔……唔……”老婆挣扎着,也许是事发突然,老婆还有一些不知所措。

小沉一边吻着一边伸手进入我老婆的睡衣里,搓揉着老婆的nǎi子。

“不要……”老婆躲闪着,“不要叫,让你老公知道我们大家都不好”小沉恐吓着。

也许是这句话吓到老婆了,老婆的反抗不再那么激烈。

小沉将我老婆的睡衣完全解开,他用力的吮吸着老婆nǎi头,舌头在老婆的rǚ晕上打着圈。

小沉的技艺确实很高,不一会老婆似乎就已经开始感到一丝快感。

小沉的手摸向老婆的下面,他的手指抚摸着老婆的yīn唇,手指伸向老婆的穴里。

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摸弄,老婆除了害羞外还有一些新鲜感。

她的下面开始湿润。

小沉的手指进入老婆的穴内扣摸着。

“啊……”老婆叫了一声。

她的xìng欲被小沉有些撩了起来。

浴室里我洗完澡,水声刚停,外面的小沉和老婆也听到了,小沉赶忙罢手,回到自己的床上假装睡觉,老婆也躺在一边喘着粗气,闭着眼睛为刚才的疯狂举动而回味着。

当我出来时看到两人以为都睡着了,其实并不是的。

也许那天我真是累了,倒下没多久我便熟睡。

小沉见我睡着又行动起来,他站起身来,蹑手蹑脚来到我老婆床那边,动手在我老婆身上摸索起来。

老婆本来就没睡,她知道小沉在动她,但碍于我在她旁边不敢出声,只得任他摸弄自己。

小沉解开老婆的睡衣,双手捏揉着老婆的nǎi子,并凑上去用嘴吮吸。

老婆动了动身子,想躲又怕动静太大弄醒我。

小沉锲而不舍,手也上前抚弄老婆的下身。

老婆想出声,但强忍着,她下半身已经开始湿润。

忽然小沉拉起我老婆,我老婆随着小沉踉踉跄跄的被带到客房旁边与浴室相邻的过道上。

此时她的睡衣已经全部被解开,几乎全裸在小沉面前。

小沉搂着我老婆咂咂的亲着嘴,并轻轻把我老婆放倒在了过道地上。

然后他一下子趴在了她身上,熟练地aì抚了起来。

他一只手伸到她的yīn部,灵巧地玩弄着老婆渐渐勃起的小yīn蒂。

一会儿,老婆的腿根部就润滑一片了。

他另一只手,从老婆的一个rǚ峰爬到另一个rǚ峰,连拉带捏,或是沿着她的rǚ晕轻轻地画着圈,使老婆的身心无比甜美地做好了准备。

小沉低着头,老婆红着脸,迎向他的嘴,然后两人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渐渐地,小沉的嘴向下滑着到了老婆的双腿间,伸出了他那长长的舌头,舔向了我老婆的yīn部。

“啊….啊……”强烈的生理快感刺激着我老婆,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

她赤裸的身躯不禁扭动了起来,喉间也禁不住泄出荡人的呻吟。

她那小小的溪谷,如今已是春水泛滥;密合的两片闸门,此刻也嗡然开合;从所未有的强烈欲望,由她内心深处,缓缓向外蔓延,其势实锐不可当。

此刻的老婆欲情已炽,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我的老婆,忘记了身上的男人是我的同事,而我这个老公就躺在旁边。

,她只觉周身骚痒,体内空虚,迫切需要男xìng凶猛的入侵。

小沉不再等待,抬起老婆的大腿,下身一挺,粗壮的yáng具“噗吱”一声,已尽根而入。

老婆轻呼唉哟,既而玉臂轻舒,紧紧搂住了小沉,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此刻她有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老公以外男人带来的快感。

这时小沉使出了真功夫,他臀部不停快速耸动抽插,两手也揉捏老婆白嫩丰满的rǚ房,指尖则轻搔樱桃般的rǚ头,嘴唇也凑上她洁白的颈项,轻舔那玲珑小巧的耳孔。

老婆快活的简直要疯了;要知她结婚这么久的女人,她根本未尝真正享受过如此的销魂滋味,此刻小沉高超的做aì技巧,简直就令她疯狂了。

老婆快活得无以复加了,一波波的娱悦浪潮,将她逐渐地推上快感的颠峰;此时身上的男人的面貌也恍惚了起来,一会是自己的老公,一会是小沉,老婆奇怪自己竟然不觉羞耻,反倒有种满足感。

她内心潜藏压抑的各式各样yín秽念头,仿佛出闸猛虎一般,狂奔而出。

她心中不由暗想:“自己原来竟然是如此yín荡的女人!”“你快乐吗…..我的jī巴…好吗…”小沉一边用力的操着我老婆,一边用极其下流的语言刺激着她。

“啊…..啊…..我好快乐………..啊…..”老婆轻声道,仿佛进入愉悦的天堂,时间完全的静止,只剩下无穷的快乐。

此时小沉正舔吮她饱满的rǚ房,更屁股,抽插她娇嫩的xiāo茓……老婆呈现出与平日贞节端庄形象,完全不同的风貌。

她那雪白丰满成熟的诱人胴体,不断的扭曲摇摆,大腿也向两旁大肆扩张,影响所及致使那鲜嫩湿滑的密穴,也完全清楚的显现出来。

她面目的表情更是变化多端,忽而咬牙切齿,忽而含情脉脉;忽而欲情难禁,忽而含羞带怯。

她一会像贞节贵妇,一会像yín娃荡妇;一会如深闺处女,一会又如青楼艳妓。

我老婆在小沉身下,在他的jī巴下高氵朝 不断,呻吟连连,雪白的身躯上香汗、yín水、jīng液混成一片,小沉终于忍不住猛烈抽插一阵,将他那哝哝jīng液射入到了老婆的花心……那晚老婆被小沉征服。

虽然夜里后来老婆上床睡觉,但心里一直想着。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叫他们出去看日出,他俩都没去。

在我出门后,小沉立马钻到我和老婆的床上。

小沉立刻就把老婆搂在身下,嘴巴随即贴到了她的的嘴上;我老婆也立即张开了嘴,闭上了眼睛。

他们俩吻了很长时间后,小沉的手才开始大范围运动。

他的手在老婆下面的黑毛里继续轻揉了好一会儿,老婆配合地分开了腿。

小沉敦实的臀部慢慢向前送,一下一下的,旁若无人。

老婆一直闭着眼睛,他们边做边吻。

小沉结实的臀部向我老婆的下方释放着一次次的冲压动作,老婆在这个身上男人不断重压之下,渐渐的把腿分开的越来越大,并最后把腿张扬了开来,又倦在小沉粗壮的腰上,再度兴奋中,又分开,又倦上,底下的屁股一次次的配合着小沉的冲击而向上迎击,我的老婆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躯下面,被人肆意的进攻着,老婆在她上面很起劲的忙着,在别人家的床上行使着别人老公的责任。

而此时此刻我在门口已经听到了一切。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