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我和同学妈妈真挚的爱情

我和同学妈妈真挚的爱情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上初中的时候,我认识了新同学张建伟,我们家离的很近,又不住校,天天一起骑着单车上学回家,不久就成为好朋友。

一个星期天,张建伟约我到他家里玩,当时他妈妈在家。

通过介绍,我亲热的叫她“阿姨”,她见了我也十分高兴,说我嘴很甜,不像建伟那么粗鲁。

就这样,我认识了同学的妈妈。

第一眼看到同学的妈妈,立刻被吸引住了。

她很苗条,身材保养的很好,窄窄的肩膀,细细的腰,两腿细而长,屁股圆溜溜的包裹在牛仔裤里,从后面看去,像刚刚三十岁的熟女。

因为没有涂脂抹粉,能看出细微的鱼尾纹,但她的眉眼很好看,再加上瓜子脸,还有如瀑布般的秀发,看起来很年轻。

她很热情,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娇滴滴的,宛如一个少女。

我一直偷偷的观察她,注意每一个动作,听她说每一句话,她每一句话都像娟娟泉水流到我内心深处。

当然,我做的极为秘密,不但张建伟没有注意到我的异常,就连他的妈妈也没注意到。

当时,张建伟拿出家里的影集让我看,但我根本没有注意同学的英姿,只是满脑子都是他妈妈的影子。

回到家后,我神不守舍,连父母做好的饭菜都吃不下去。

夜晚,我更是处于失眠状态,满脑子里都是他妈妈的身影,圆溜溜的屁股,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那不大不小的nǎi子,还有那薄薄的嘴唇……那时我已经学会了手yín,通常情况下要幻想好几个主角才能shè精,可这一晚不知道怎么了,只有同学妈妈,并且射了三回。

从这以后,我会经常去张建伟的家,不是为了什么友情,就是要多看看他妈妈几眼,多听听那娇滴滴美妙的声音。

但是,建伟根本不知道我的用意,还以为我和他诚心相待,故此也把我看成最好的朋友,不久我们就成为无话不谈的死党,我们经常在一起玩耍,也能把知心话说给对方。

慢慢的我发现,张建伟学习一般,xìng格有些粗鲁,不骂人不说话。

按理说,我是很讨厌这样的人,会远离他的,可是,他有一个漂亮的妈妈,这又让我舍不得,于是我只好忍气吞声。

他的妈妈经常劝导他,处一个知心的朋友不容易,不要对我那么粗鲁。

可是,江山易改本xìng难移,张建伟还是我行我素。

对此,他妈妈扶着我的肩膀,笑着让我多担待些,而我也第一次触摸到那尖尖的手指,说:“阿姨,我不会挑理的。

”他妈妈笑了,笑的是那么甜。

我发觉我已经喜欢上他妈妈了,虽然那时候不懂得aì情,但每天就是想见到她,只要看到她,听到那美妙的声音,心里就舒服。

于是,我开始用套话的方式问张建伟,他妈妈多大岁数,叫什么名字,因为这个很重要,在手yín幻想的时候能用上。

张建伟是个没有脑子的粗人,经不住我的问话,也想不到我的卑鄙,托盘说出,原来他的妈妈叫白素娥,刚刚四十岁。

当知道他妈妈的名字和岁数的时候,我兴奋不已,当晚手yín又射了三回。

去张建伟家次数多了,和他妈妈也就熟悉了,也就不把我当外人了。

她会给我们做饭,她的手艺不错,饭菜很香甜。

我会很努力讨得她的喜欢,比如帮她拎煤气罐、卖粮、擦玻璃等,每次叫“阿姨”的时候故意叫的很甜。

果然,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她夸我比她儿子张建伟强,说我懂事,并且半开玩笑的要认我当干儿子。

我当然很愿意了,当场就叫了“妈妈”,而此后,我一直以“妈妈”来称呼的。

张建伟叫她的时候,只是一声单字“妈”,并且很生硬,听起来很不舒服。

而我叫她的时候,则是双字重叠的“妈妈”,而声音富有磁xìng,很温柔。

她听了后很高兴,说我叫妈妈叫的很舒心,听起来更顺耳,还说了张建伟几句。

张建伟却不屑一顾,说他从小就是这个叫法,改不了了。

看到她怒眼瞪着张建伟,我很开心的笑了,叫“妈妈”的时候更加甜蜜。

转眼初中毕业了,张建伟说什么也不念高中,非要念什么中专,他要尽快的上班挣钱。

可我在父母的威逼下,继续念高中。

我有点灰心丧气,因为和张建伟分开,见面的时间少了。

可我为了他妈妈,还是和他相处着,没事电话联系,只是到他家的机会少了,这让我很难受。

很久不见她,心里十分惦念。

到了假期,我主动和张建伟联系,说要好好聚聚,于是,我又来到他家。

他妈妈还是那老样子,穿着一身白底红花睡衣,但从宽松中能体察到那美好的身段。

她还是那么热情,说话仍然是娇滴滴的,让我从骨子里酥麻,是那么好受。

她责怪我,为什么好久没来看“妈妈”了?我推脱学习忙,其实已经下决心,没事一定来看看她。

她笑了,夸我有志气,但又说:“就是再忙,也要抽时间来看看妈妈呀。

”有了这句话,以后的日子里,我没事就来看她。

一天,爸爸问我这几天忙什么,怎么总是很晚回家,我告诉他去张建国家了。

张建伟来过我家,爸爸一眼就认出是他局长的儿子,因为长的太像了。

于是由这个话题,和妈妈聊到张建伟的爸爸。

因为我一直关心张建伟的妈妈,所以有关她的消息我很关注,就在旁边偷听着。

原来他爸爸现在调到外地当局长,电力系统属于国家管理,到外地当局长也是理所当然的。

爸爸说张局长很花心,在那边已经找了一个姘头,比他小二十岁,很漂亮。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总看不到张建伟的爸爸,我曾经问起,他说什么也不肯说,原来还有这个秘密啊。

我心中异常欢喜,联想到她总是一副忧伤的模样,而这忧伤又是我最喜欢的,于是,晚上手yín我又有了新的内容,幻想着她对丈夫的痛恨,对我的倾心,这天夜里,我又撸了三回,射的很痛快。

有了这个消息,我去张建伟的家更勤快了,我要把我的幻想变成现实。

可是,张建伟总在家,让我不能实施,而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讨厌起张建伟。

这个粗鲁的家伙,有一次喝多了,竟然说看好我妈的大屁股,想肏一下。

这话我不能和别人说,但我对他的话是深恶痛绝的,我妈妈是神圣的,怎么能说肏呢?可我联想到,每到夜晚,我总是用手yín来幻想他的妈妈,就原谅了他。

我想,这小子一定也手yín,幻想的对象是我的妈妈。

我清楚的记得,那时七月末,天气异常的热,我来到张建伟的家,奇怪的是只有他妈妈一个人在家。

我一问才知道,张建伟和学校到海边玩去了。

我和往常一样,见张建伟不在家就想走。

“小涛,按理说你也是我儿子了,一天叫妈妈那么亲,怎么建伟不在家就要走?来,坐一会,我们娘俩聊会天。

”她说。

“不了妈妈,我还有事。

”尽管我这样说,但心里还是想留下来的。

“这孩子,叫妈妈那么亲,还很矜持。

让你坐一会就坐一会。

”见她这样说了,我很乐意的坐在沙发里。

说句实在的,我这是第一次和她单独在一起,心里很紧张,但是我极力装出很自然的样子。

我们聊的都是张建伟,她说我学习好,让我多帮助建伟。

慢慢的,我也就放松了,聊的很投机。

不一会,就到吃饭的时候,她说不如就在家吃吧。

正好,我想和她多呆一会,于是,我同意了。

在做饭的时候,她让我在屋里等着,可我还是到厨房里帮忙,这样我就可以多看一眼那鼓溜溜的屁股了。

她一边炒菜一边夸我勤快,有眼力价,说了建伟好多懒惰的话。

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

有几次,我们身体相互碰撞,我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了,可她像没事一样。

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假装无意的用手碰了她屁股一下,她明显感觉出来,回头看我一眼。

而我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假装拿东西,这个风波才压下来。

这天,她炒了两个菜,还有两个凉菜,然后问我喝酒不?后来我才知道,她心里烦闷,每天都要喝些红酒,这即可养颜有能麻醉自己。

我说我只能喝点啤酒,她给我拿钱,让我出去买了两瓶冰镇啤酒。

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在餐厅里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我的两瓶啤酒很快的喝完了,她说红酒的劲儿也不大,让我喝。

于是,我又和她喝了些红酒。

不一会,两瓶红酒下肚了,她的脸红了,一脸红晕的她更显得迷人。

我这时也有点迷迷糊糊,看着那娇羞的模样,心里直痒痒,恨不能把她抱在怀里,手伸进睡裤里摸那诱人的屁股。

于是,我假意劝她别喝多了,手握住她的小手上。

她丝毫没在意,说:“儿子,让妈妈再喝一杯。

”又拿出一瓶,笑了,“孩子,我知道你心疼妈妈,怕妈妈喝多了。

快把手放开,我们母子俩再把这瓶喝了。

”“妈妈,我喜欢你。

”我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手依然握着她的手,说。

“我也喜欢你,儿子。

”她笑眯眯的说,根本没明白我的意思。

“素娥,我喜欢你。

”我这是很认真的,念着她的名字,一字一句的说。

她明显的吓一跳,神情慌乱的看着我,不相信刚才那是我说的话:“你说什么?”“我喜欢你!”我没敢再直接叫她的名字,但也没称呼“妈妈”,很直截了当的说,而这句话即使是傻子也能听懂。

“这是怎么回事?”她有些懵了,问。

“我喜欢你,是从心里喜欢你的。

”我加重语气说。

她端详我好一会,大笑起来,说:“你这孩子,真会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的,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没有笑,认真的说。

她这回完全听明白了,迅速甩开我的手,温怒着说:“你胡说什么呢?”“我没有胡说,妈妈,自从见到你第一面,我就喜欢上你了。

”她惊呆一会,突然笑了,说:“傻孩子,你喝多了,不要胡说了,妈妈不会怪你的。

”“可是妈妈,我没有喝多,我说的都是真实的。

”我态度十分认真。

她好像醒酒了,眼睛不再迷离,直勾勾的看着我,那张俊俏的脸却不知道是因为酒精作怪,还是羞涩的,红的更加可aì。

“妈妈,上初中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到你家来,我就被你的美丽吸引了。

但我还是理智的,知道你是有家庭的,我不能做缺德的事,只有把aì深深的埋在心中。

妈妈你知道吗?建伟那么骂我,我都对他不离不弃,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一天看不到你,心里就空的慌,所以我几乎天天来你家,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看到你,听到你的声音。

”“孩子别说了,你还小,不懂事。

记住,我是你的长辈,如果你再说下去,我会生气的。

”“不,妈妈,我还是要说的,您听完我的话行不?”我坚决的说,“我今天不是喝多了才说这些话的,是因为我知道张叔叔在外地当局长,而他已经有了一个比他小二十岁的小三,我觉得你为他孤苦伶仃的守着不值,因为他是个负心的人。

妈妈,你应该有你自己的幸福,而这幸福,我能给你。

”说到了伤心处,她眼角发红,一滴清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但她马上假装喝酒,用手背擦去。

可那不争气的眼泪又顺着另一个眼角流了出来。

“妈妈。

”我轻声的叫着,为她擦去眼泪,“妈妈,我知道你很伤心,哭出来最好。

”她哭笑一下,说:“别说了,我有些不舒服,你先回去吧。

”我对她的态度感到失望,站起来,说:“妈妈,你这是拒绝我吗?我知道我不配你,像我这样一个穷学生,怎么能比的了那个局长啊。

”我说完,默默的走向门口,穿上我的鞋。

这时,我在等待,我等待她大喊我的名字叫我回来,可是,她没有喊我。

我穿好鞋,回头看去,她背站在桌子前,抽泣着,那丰满的屁股也随之颤抖着。

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也流着泪说:“妈妈,我刚才的话实在憋的太久了,憋的我好难受好难受,不说出来就要憋死了,所以我说出来了,现在好受多了。

如果有什么得罪你之处,让您生气了,我只能说对不起您了。

好吧,我现在就走,以后我不会向你提出过分的要求,以后我也不会来了。

”“小涛,快站起来。

”她满面流泪走过来,扶住我的肩膀,“你不要这样好吗?我是你的长辈。

”我顺势抱住她那修长的双腿:“妈妈,你拒绝我没有关系,只要我今生能当着你的面说声——我aì你,我是认真的aì你,这就足够了,别的我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我仍然跪着说,“妈妈,求你一件事好吗?”“小涛,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妈妈就答应你。

”她低头看着我,说。

“妈妈,如果我死了,请您到我坟上看我一眼,行吗?”我可怜巴巴的看着她,说。

“小涛,你怎么说傻话呀。

快起来,你不要这样。

”她使劲把我拉起来,给我擦去眼泪,“小涛,我比你大整整二十岁啊。

”“妈妈,他找的比他小二十岁的女人,你为什么就不能容纳比你小二十岁的我?”我也为她擦去眼泪,问。

我的话起到了作用,她不再做声,心里在斗争着,泪水一个劲的流出。

“妈妈,我不强求你,我只求你原谅我。

我走了。

”我转身就要走。

“别走,小涛。

让我再想一想。

”她哭泣着说。

我回过身子,看着她。

这张成熟美丽的面容,第一次距离我这么近,那香喷喷的呼吸吐在我的脸上。

我忍不住抱住她,紧紧的抱住她,用我的嘴舔舐着脸上的泪痕,然后烟道肚子里。

她依然反抗着,但只是扭动身躯,不是很坚决了,嘴里一直说着:“不要,不要……”可当我吻住那薄薄的小嘴的时候,她却像火山爆发一样,紧紧的抱住我的腰,把香喷喷的舌头顶进我的嘴里。

她很努力的回吻着,两个脚踮起。

我不想她那么劳累,把头尽量的弯下去。

我的手滑下去,隔着睡裤揉着那朝思夜想的屁股。

她没有拒绝,只是把身子紧紧的靠在我的身子上。

我的手伸进裤子里,ròu贴着ròu摸着那光滑的屁股。

她先是一惊,但马上又安静下来,继续亲吻着。

舌头在搅拌着,手在摸索着,jī巴也硬如钢铁在她的小肚子上乱顶着。

我已经不能在满足当前的状况了,轻轻的来了个公主抱,把她抱起来,然后仍然亲吻着,走进她的卧室,把她轻轻的放在二人床上,我的身子压了上去。

我们在床上亲吻着,拥抱着。

我先摸了那馒头大小的nǎi子,又去摸了yīn道。

要知道我这是第一次摸成年女人的yīn道,我感到潮湿一片,但那绝不是尿,而是像油一样的滑嫩。

在我脱裤子的时候,她有个小小的反抗,但随即被我热吻淹没了,还抬了一下屁股,裤子连同裤衩顺利的脱掉了,然后我又脱去她的睡衣,一个白花花的女人身体就展现在我的眼前。

可是,当我拿着jī巴要进入的时候,问题来了,因为激动,竟然还没碰到yīn道,就突突的射了。

“第一次吗?”过了好一会,她问。

“嗯。

”我不得不承认。

“别着急,慢慢来。

”她像个经验丰富的教师,在耐心的教导我。

两个裸体在床上亲吻,摸索着。

我不敢放开她,我怕她反悔跑了,死死的压住她。

几次,我想拿她的手放在我jī巴上,但都被拒绝了。

过了好一会,我的jī巴才重新硬了起来,可又在要进入的时候遇到了难题,我竟然找不到入口。

“妈妈,我不会啊。

”我求助的说。

她扑哧笑了,说:“你自己找,我不管。

”我拿着jī巴在yīn道上来回的顶着,却始终找不到入口。

“你这个小处男。

”她笑着说,伸出手扶住jī巴,向下一压。

这时,我就感觉到那里像有吸力一样,把我的整个jī巴吸了进去。

这里是温暖潮湿的,是很润滑的,我这才开始大力抽插。

因为刚才shè精了,这次我迟迟没有射。

我真实丢死人了,竟然不知道女人会有高氵朝 ,见她脸部扭曲,身子乱动,嘴里像哭一样的喊,我误以为是给她弄痛了,连忙停了下来,一直到她狠狠敲打我的后背,叫着让我快动,我才反应过来,奋力的抽插起来。

之后,我又射了,都射进她那yīn道里。

“我真没想到你是个处男。

”之后,她好像很满意,“小涛,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说。

”“嗯。

”我喘着粗气答应着。

“就连你的爸爸妈妈都不要说。

特别是建伟,千万不要告诉他。

”她很担心的告诫我。

这就是我第一次和她做aì,也是一生中第一次做aì,我把处男献给了我最喜欢的女人。

这一年,我刚好十七岁,高二学生;她三十七岁。

这一晚,我没有回家,一直拥抱着她。

我很发挥,又做了两次,但最后一次没有射出来,但我是幸福的,因为我得到了我所喜欢的女人。

而她从一开始的矜持,到最后的主动,让我知道了一个女人疯狂时候是什么样子了。

所以,我们这一宿是幸福甜蜜的。

第二天一早,我们在分别的时候,都依依不舍,在门口紧紧的拥抱,亲吻。

“小涛,你可不要骗我。

”她还是担心,毕竟我比她小二十岁。

“妈妈,我会永远的aì你的。

”我摸着那光滑的屁股说。

“别叫妈妈,怪别扭的。

叫我的名字吧?”“素娥,我aì你!”我认真的说。

“小涛,我也aì你!”她也郑重其事的说。

“喊我老公,好吗?”我笑着说。

“嗯,老公!你呢?”“老婆!”“哎!”她答应的响亮而清脆,里面仍然带着撒娇的声音。

建伟回来了,我和素娥都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她仍然叫我“儿子”,我还是叫她“妈妈”。

只是看着建伟总是很别扭,因为昨晚我做aì的人毕竟是他的妈妈,觉得对不起他。

但过后一想,毕竟我喜欢的是他妈妈,事情也发生了,心里也就坦然了。

之后又出一件事,建伟偷偷告诉我,他昨晚做梦,和我妈妈做aì了。

我只是假装讨厌说了他一句什么,然后心里美滋滋的,因为我是真正的肏到了他的妈妈。

之后的日子里,每到我有时间还是去建伟的家,只要她不在家,大多数我都要和他妈妈做aì。

素娥每次都很害怕,怕建伟突然回家堵到,可又经不起我软磨硬泡,还是满足我。

很多时候,做完aì后,素娥总是说:“我这是上辈子欠你的。

”我会笑着说:“一定是,要不怎么会见你第一面,就被你吸引住了呢?”但很多时候,我会抱住素娥,摸着屁股说:“我会娶你的。

”素娥会很开心。

不久,建伟的爸爸回来了,我也见到认识了这个局长,原来这父子不但长的很像,说话的粗鲁也很像。

他爸爸回来是有件大事,就是要建伟退学,到他的电力公司上班。

大家都知道,现在大学生到电力公司都不容易,一个中专没毕业的建伟却能轻易的去,都是因为有个好爸爸。

当他爸爸知道我和建伟是好朋友的时候,拍着我的肩膀说:“等你念完大学的,叔叔给你办。

”我激动的说:“谢谢叔叔!”我的“谢谢”有三层含义,表面上看是对建伟爸爸要把我办到电力公司上班的谢谢。

第二层的含义是谢谢她不正经,把那么好的妻子白白送给了我。

第三层的含义最主要的,就是把碍事的建伟给弄走了,让我和素娥更加如鱼得水。

我这些含义只有我和素娥明白,之后,素娥狠狠的撸着我的jī巴说:“真是便宜了你。

”于是,我和父母说要住校,就搬到建伟的家,和他的妈妈住在一起了。

转眼,一年过去了,我读高三了,因为要考大学,学习任务加重了。

每天晚上,我还是要做aì。

素娥很认真的告诉我,为了不影响我考大学,决定不让我在她家住了。

她说:“你还是回家吧,如果考不上大学,就别来找我。

如果考上了,你随便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

”我知道她说的“随便提出什么要求”的含义,因为我她一直没有满足我口交和肛jiāo,如果我考上大学就能满足我。

于是,我一只手抠着屁眼,一只手摸着小嘴说:“你不能食言噢。

”她说:“不会的,都给你。

”也赶上巧事了,我父母怕我住校不能好好学习,非要我回家。

我开始努力复习,我承认那时的想法,之所以那么拚命,也就是害怕失去建伟的妈妈。

很多时候,我也忍不住去找她,要求做一次,但她都是拒绝,可我说:“憋着我就学不下去。

”她还是同意做一次,但做完了马上撵我走,从来也不留情。

高考的时候,家长都在学校外面等待,这成了我们中国一大奇观。

在这两天里,素娥也来到学校外面,但她没有和我父母站在一起,一个人躲在大榕树下。

不是先看到父母,而是看到她那雪白连衣裙包裹的苗条的身段,我远远的向她伸出胜利的手势,她会意的笑了。

就在我和父母走的很远的时候,她仍然站在那里,像尊美人塑像目送我远行。

当晚,我去找素娥,自认为考的很好的我,向她提出口交要求。

但她还是没同意,说:“等录取通知书下来,我会给你的,并且还会给你更大的惊喜。

”我不知道她要给我什么惊喜,但我好几天没有做aì了,这一天哪都没有去,就在素娥家中,只要jī巴硬起来,我就会抱住她插进yīn道里。

后来,她索xìng不穿衣服了,就光着身子陪着我。

录取通知书终于下来了,我考进了北京一所大学,素娥很开心。

为了奖赏我,她决定和我一起去北京旅游,顺便看看我所在的大学,熟悉一下路径。

于是,她打电话告诉建伟,要去北京看一个同学。

而我也告诉父母,说考完试了,要和同学出去玩几天。

素娥经过一番精心打扮,上身穿着紧身粉红色T 恤,下面穿一条牛仔裤,故意把美丽的屁股凸显出来,脸上涂脂抹粉,一头瀑布秀发,看上去真像二十多岁的少女。

她在我面前转了好几圈,问:“我这样能配得上你吗?”我兴奋的抱住她,双手在屁股上摸着,心中充满了幸福。

我们就像一对情侣一样,登上了火车。

在北京,没有人认识我们,所以不在拘束,和正常的恋人一样,手牵着手,或我搂着她的细腰,或她挎着我的胳膊,在这半个月里,我们游览了故宫、八达岭、水立方、世界公园、香山、颐和园等等景点,素娥告诉我,这就是给我的惊喜。

当然,都是素娥出钱,她还告诉我,以后大学也要供我。

但最激动的时刻还是在晚上,我们住在一个还算豪华的宾馆里,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第一夜,我紧紧的抱住她,慢慢的脱去她的衣服,亲着嘴,摸着屁股。

“素娥,你答应我什么,还记得吗?”“我知道。

”她慢慢的蹲下身子,“我告诉你,我的嘴从来都没用过,今天给你了。

”说完,就一口含住我的jī巴。

我低着头看着她美丽的面容,手不停的摸着秀发,摸着那粉嫩的脸蛋。

她一边做着口交,一边用美丽的眼睛看着我,好像是问“舒服吗”?我的jī巴在她嘴里膨胀着,使我不能自己,于是,我抱住她的头,开始抽插,最后把精子射进她的嘴里。

在shè精的时候,她完全静止了,眼睛一直看着我,好像有些责怪的样子,静静的等待我射完,然后jī巴从她嘴里滑出。

“咳咳……”她干呕几声,把精子吐了出来,捶打着我,“你这个死小子,都射人家嗓子眼里了。

”我坏笑着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不顾她嘴肮脏,亲住她。

她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倒在我的怀里,一只手握住了我的jī巴。

这一夜,我们又做了两次aì,虽然是属于真正的xìng交,但前奏已经突破了以往,她很主动的给我做口交。

为了报答她,我也用舌头舔了她的yīn道,也舔了那漂亮的屁眼,而舔屁眼也给肛jiāo做好了准备。

第二天,我们做了肛jiāo。

她又告诉我,她的屁眼谁都没有动过,算是处女,作为我上大学的奖赏,给我了。

可是,她的屁眼很狭小,很难插进去的,每插进一点,她都疼的惨叫起来。

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很心痛,想放弃,可她却要坚持,我知道她这是要为我奉献一切。

最后,我真的把jī巴全都插了进去,并且shè精了。

然后,她又红着脸捶打我,骂我。

在北京的半个月夜晚里,我们疯狂做aì,口交和肛jiāo也经常做,做肛jiāo还有了经验,床旁边放着一盆水和香皂,把屁眼和jī巴抹上香皂,就容易插进去了。

每当她看到我端一盆水来,就明白意思,她会娇羞的捂着屁眼嚷着不让肏. 后来,很多时候,是她端来水,笑着说:“你明白不?”我们就这样度过了美好的日子,这半个月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

读大学了,我和素娥分开了,但心却在一起,我们会经常通电话。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说:“我aì你!”同学们听了,都以为是我的女朋友。

正因为如此,我在大学里一直也没有处女朋友。

她很担心我处女朋友,但又劝我应该找个女朋友,她的意思是我还年轻,不能总守着她。

我告诉她,我会aì她一辈子的,不会找别的女人,她听了我的话,竟然在电话里激动的哭了。

每到假期回家,我都会迫不及待的先到她家,进屋就做aì,把憋了许久的精子都射进她的yīn道里、嘴里和屁眼里。

但每次到她家,我都是小心翼翼的,害怕建伟在家。

有一次,我就做了冒失的事,敲开门就要来个熊抱,她马上躲开了,大叫着:“建伟,你的好朋友来了。

”我才知道建伟在家,我们马上恢复到朋友的关系,说说笑笑,她也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最具有讽刺的一回是放寒假,我迫不及待的去找素娥,继续要把精子释放出去,可是那天是星期天,建伟在家。

建伟一直以为我是找他,又很长时间没有见面,自然很亲热,让他妈妈做几个菜,我们要喝酒。

吃饭的时候,建伟发现湮没了,就下楼买烟去了,屋里又只剩下我和素娥。

我们俩紧紧的相拥亲吻,诉说离别之情。

我告诉她,现在我很想那事,她说等机会,可我却忍不住,把坚硬的jī巴在她肚子上乱顶。

她笑着说:“看你憋的。

”这才答应做口交,于是我们来到窗前,我站在那里看着窗外,她蹲下身子掏出我的jī巴,说:“你快点啊。

”就一口含住我的jī巴。

一种久违了的幸福充满我全身,我眼看着建伟走出食杂店又走进楼洞,开始shè精。

刚收好jī巴,就听见钥匙开门声,她来不及吐精子,只好咽到肚子里。

我把精子射出去了,一身的轻松,又和建伟有说有笑。

她站在建伟的身后,狠狠的瞪着我,做咬牙切齿的样子。

我只是笑笑,继续和建伟聊天。

她又狠狠的瞪我几眼,就到厕所去了,我了断又去干呕。

建伟还是那么粗鲁,见他妈妈出去,就轻声对我说:“我前天看到你妈了,你妈屁股还那么大,我真想摸一把,还想让你妈给我做口交。

”这时,素娥走进来,建伟才收住嘴,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看看他妈妈,又看看他,心里不住冷笑,心里话:你只是说说而已,可你妈的肚子里正流淌着我的精子,而这精子正是从嘴里咽下的。

大学的日子是漫长的,我时刻想念着素娥。

她也知道我的痛苦,没事的时候会到北京,陪我几天。

每次来她都要精心打扮一番,就像个小姑娘,我们会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

但她毕竟是四十多岁的女人,还是让同学看出破绽来。

我说她比我大七八岁,但我们彼此相aì,没想到这样的谎言,同学们竟然相信了。

转眼,我毕业了。

建伟的爸爸果然没有食言,给我安排电力公司了,但工作没有建伟的好,人家做机关,而我干的是野外作业。

但庆幸的是,没把我安排在建伟爸爸的城市,而是在本市,这样,我又可以和素娥经常在一起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二十八岁了,和建伟的妈妈相处了十一年了。

这时的素娥已经想开了,她告诉我,如果我有合适的女孩,她会默默的离开。

可我却舍不得她,因为她在我生命里已经很重要了。

她生气的说:“你终归不能和我这样老太太生活一辈子吧?再说,我也是有家的人,我不能和他离婚,因为我还要靠他养活呢。

”但是,我还是不想找女孩,我就想守着她。

素娥见我很执着,于是,给我介绍个女孩,她叫张小红,是建伟的堂妹。

她很漂亮,体型也很健美。

她对我是一见钟情,于是我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我们开始相处。

在这段时期里,我还是去找过素娥,想和她做aì,但大多数都被拒绝了,更谈不上口交和肛jiāo了,插进yīn道都不容易了。

素娥对我说:“我们一定是上辈子姻缘没有结成,才有了这一段情。

如果我比你小几岁,就不会放过你的。

可是,我毕竟年纪老了,快五十岁的人了,不想耽误你的青春,更不想因为我俩的事闹得满城风雨,所以,我们今天就做个了断吧。

以后,你不要找我了,我也不会在和你做什么了。

我们还是回复到母子关系吧。

”于是,我和张小红结婚了,素娥成了我婶子,她老公成了我伯父,而建伟成了我大舅子。

虽然我尝到了处女的滋味,可我还是很惦念素娥,我总认为她是我第一个女人。

在结婚后,我又找了几次素娥,但她都拒绝了我。

不久,张小红怀孕了,我们不能做aì了,于是,我找到了素娥。

“小红怀孕了。

”我说。

“好事啊。

”素娥没听出我的意思。

“我们不能做那种事了。

”我说。

“噢。

”素娥这才听出我话的含义,“好吧,现在我答应你,等小红生完孩子,就不许了。

”于是,一种久违了的幸福又重新落到我的身上,我们又回到了以前,xìng交、口交、肛jiāo。

之后,就有说不完的话。

素娥告诉我,她非常感谢我给了她那段感情,那时的她好像又回到少女时代,是我让她回顾了初恋的甜蜜。

我趁热打铁,诉说了离别之苦,要她以后不要再拒绝我,即使小红生了孩子后,也要保持这种关系。

当时的我,做了一个浪漫的动作,单腿跪在素娥的面前,向她求婚。

素娥激动的再次流泪,连连点头,说:“我答应你,小涛。

但是,不要让别人知道。

”我高兴的从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戴在她的手上,然后脱光了她的衣服,把头埋在她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舔舐那香喷喷的yīn道。

这天,我们又做了好几次aì。

“素娥,你是我的女人。

”“嗯,小涛,你是我的男人。

”“老婆。

”“老公。

”素娥到厨房端来一盆水,旁边放着香皂,脸红红的说:“知道要做什么不?”“明白。

但你先给我做这个。

”我说着话,把jī巴插进那漂亮的小嘴里。

建伟也结婚了,但他还是那么粗鲁,见到我的面,还是经常说:“你小子行啊,娶了我妹妹,我没肏到你妈,你却肏我妹妹了。

知道吗小涛,我还是很想操你妈的。

”每听到他这句话,我都要找他妈,狠狠的肏一回,这里有报复心理,但更多的是aì情,是和建伟妈妈那真挚的aì情,纯洁的xìngaì,高尚的口交,荣耀的肛jiāo。

上初中的时候,我认识了新同学张建伟,我们家离的很近,又不住校,天天一起骑着单车上学回家,不久就成为好朋友。

一个星期天,张建伟约我到他家里玩,当时他妈妈在家。

通过介绍,我亲热的叫她“阿姨”,她见了我也十分高兴,说我嘴很甜,不像建伟那么粗鲁。

就这样,我认识了同学的妈妈。

第一眼看到同学的妈妈,立刻被吸引住了。

她很苗条,身材保养的很好,窄窄的肩膀,细细的腰,两腿细而长,屁股圆溜溜的包裹在牛仔裤里,从后面看去,像刚刚三十岁的熟女。

因为没有涂脂抹粉,能看出细微的鱼尾纹,但她的眉眼很好看,再加上瓜子脸,还有如瀑布般的秀发,看起来很年轻。

她很热情,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娇滴滴的,宛如一个少女。

我一直偷偷的观察她,注意每一个动作,听她说每一句话,她每一句话都像娟娟泉水流到我内心深处。

当然,我做的极为秘密,不但张建伟没有注意到我的异常,就连他的妈妈也没注意到。

当时,张建伟拿出家里的影集让我看,但我根本没有注意同学的英姿,只是满脑子都是他妈妈的影子。

回到家后,我神不守舍,连父母做好的饭菜都吃不下去。

夜晚,我更是处于失眠状态,满脑子里都是他妈妈的身影,圆溜溜的屁股,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那不大不小的nǎi子,还有那薄薄的嘴唇……那时我已经学会了手yín,通常情况下要幻想好几个主角才能shè精,可这一晚不知道怎么了,只有同学妈妈,并且射了三回。

从这以后,我会经常去张建伟的家,不是为了什么友情,就是要多看看他妈妈几眼,多听听那娇滴滴美妙的声音。

但是,建伟根本不知道我的用意,还以为我和他诚心相待,故此也把我看成最好的朋友,不久我们就成为无话不谈的死党,我们经常在一起玩耍,也能把知心话说给对方。

慢慢的我发现,张建伟学习一般,xìng格有些粗鲁,不骂人不说话。

按理说,我是很讨厌这样的人,会远离他的,可是,他有一个漂亮的妈妈,这又让我舍不得,于是我只好忍气吞声。

他的妈妈经常劝导他,处一个知心的朋友不容易,不要对我那么粗鲁。

可是,江山易改本xìng难移,张建伟还是我行我素。

对此,他妈妈扶着我的肩膀,笑着让我多担待些,而我也第一次触摸到那尖尖的手指,说:“阿姨,我不会挑理的。

”他妈妈笑了,笑的是那么甜。

我发觉我已经喜欢上他妈妈了,虽然那时候不懂得aì情,但每天就是想见到她,只要看到她,听到那美妙的声音,心里就舒服。

于是,我开始用套话的方式问张建伟,他妈妈多大岁数,叫什么名字,因为这个很重要,在手yín幻想的时候能用上。

张建伟是个没有脑子的粗人,经不住我的问话,也想不到我的卑鄙,托盘说出,原来他的妈妈叫白素娥,刚刚四十岁。

当知道他妈妈的名字和岁数的时候,我兴奋不已,当晚手yín又射了三回。

去张建伟家次数多了,和他妈妈也就熟悉了,也就不把我当外人了。

她会给我们做饭,她的手艺不错,饭菜很香甜。

我会很努力讨得她的喜欢,比如帮她拎煤气罐、卖粮、擦玻璃等,每次叫“阿姨”的时候故意叫的很甜。

果然,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她夸我比她儿子张建伟强,说我懂事,并且半开玩笑的要认我当干儿子。

我当然很愿意了,当场就叫了“妈妈”,而此后,我一直以“妈妈”来称呼的。

张建伟叫她的时候,只是一声单字“妈”,并且很生硬,听起来很不舒服。

而我叫她的时候,则是双字重叠的“妈妈”,而声音富有磁xìng,很温柔。

她听了后很高兴,说我叫妈妈叫的很舒心,听起来更顺耳,还说了张建伟几句。

张建伟却不屑一顾,说他从小就是这个叫法,改不了了。

看到她怒眼瞪着张建伟,我很开心的笑了,叫“妈妈”的时候更加甜蜜。

转眼初中毕业了,张建伟说什么也不念高中,非要念什么中专,他要尽快的上班挣钱。

可我在父母的威逼下,继续念高中。

我有点灰心丧气,因为和张建伟分开,见面的时间少了。

可我为了他妈妈,还是和他相处着,没事电话联系,只是到他家的机会少了,这让我很难受。

很久不见她,心里十分惦念。

到了假期,我主动和张建伟联系,说要好好聚聚,于是,我又来到他家。

他妈妈还是那老样子,穿着一身白底红花睡衣,但从宽松中能体察到那美好的身段。

她还是那么热情,说话仍然是娇滴滴的,让我从骨子里酥麻,是那么好受。

她责怪我,为什么好久没来看“妈妈”了?我推脱学习忙,其实已经下决心,没事一定来看看她。

她笑了,夸我有志气,但又说:“就是再忙,也要抽时间来看看妈妈呀。

”有了这句话,以后的日子里,我没事就来看她。

一天,爸爸问我这几天忙什么,怎么总是很晚回家,我告诉他去张建国家了。

张建伟来过我家,爸爸一眼就认出是他局长的儿子,因为长的太像了。

于是由这个话题,和妈妈聊到张建伟的爸爸。

因为我一直关心张建伟的妈妈,所以有关她的消息我很关注,就在旁边偷听着。

原来他爸爸现在调到外地当局长,电力系统属于国家管理,到外地当局长也是理所当然的。

爸爸说张局长很花心,在那边已经找了一个姘头,比他小二十岁,很漂亮。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总看不到张建伟的爸爸,我曾经问起,他说什么也不肯说,原来还有这个秘密啊。

我心中异常欢喜,联想到她总是一副忧伤的模样,而这忧伤又是我最喜欢的,于是,晚上手yín我又有了新的内容,幻想着她对丈夫的痛恨,对我的倾心,这天夜里,我又撸了三回,射的很痛快。

有了这个消息,我去张建伟的家更勤快了,我要把我的幻想变成现实。

可是,张建伟总在家,让我不能实施,而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讨厌起张建伟。

这个粗鲁的家伙,有一次喝多了,竟然说看好我妈的大屁股,想肏一下。

这话我不能和别人说,但我对他的话是深恶痛绝的,我妈妈是神圣的,怎么能说肏呢?可我联想到,每到夜晚,我总是用手yín来幻想他的妈妈,就原谅了他。

我想,这小子一定也手yín,幻想的对象是我的妈妈。

我清楚的记得,那时七月末,天气异常的热,我来到张建伟的家,奇怪的是只有他妈妈一个人在家。

我一问才知道,张建伟和学校到海边玩去了。

我和往常一样,见张建伟不在家就想走。

“小涛,按理说你也是我儿子了,一天叫妈妈那么亲,怎么建伟不在家就要走?来,坐一会,我们娘俩聊会天。

”她说。

“不了妈妈,我还有事。

”尽管我这样说,但心里还是想留下来的。

“这孩子,叫妈妈那么亲,还很矜持。

让你坐一会就坐一会。

”见她这样说了,我很乐意的坐在沙发里。

说句实在的,我这是第一次和她单独在一起,心里很紧张,但是我极力装出很自然的样子。

我们聊的都是张建伟,她说我学习好,让我多帮助建伟。

慢慢的,我也就放松了,聊的很投机。

不一会,就到吃饭的时候,她说不如就在家吃吧。

正好,我想和她多呆一会,于是,我同意了。

在做饭的时候,她让我在屋里等着,可我还是到厨房里帮忙,这样我就可以多看一眼那鼓溜溜的屁股了。

她一边炒菜一边夸我勤快,有眼力价,说了建伟好多懒惰的话。

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

有几次,我们身体相互碰撞,我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了,可她像没事一样。

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假装无意的用手碰了她屁股一下,她明显感觉出来,回头看我一眼。

而我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假装拿东西,这个风波才压下来。

这天,她炒了两个菜,还有两个凉菜,然后问我喝酒不?后来我才知道,她心里烦闷,每天都要喝些红酒,这即可养颜有能麻醉自己。

我说我只能喝点啤酒,她给我拿钱,让我出去买了两瓶冰镇啤酒。

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在餐厅里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我的两瓶啤酒很快的喝完了,她说红酒的劲儿也不大,让我喝。

于是,我又和她喝了些红酒。

不一会,两瓶红酒下肚了,她的脸红了,一脸红晕的她更显得迷人。

我这时也有点迷迷糊糊,看着那娇羞的模样,心里直痒痒,恨不能把她抱在怀里,手伸进睡裤里摸那诱人的屁股。

于是,我假意劝她别喝多了,手握住她的小手上。

她丝毫没在意,说:“儿子,让妈妈再喝一杯。

”又拿出一瓶,笑了,“孩子,我知道你心疼妈妈,怕妈妈喝多了。

快把手放开,我们母子俩再把这瓶喝了。

”“妈妈,我喜欢你。

”我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手依然握着她的手,说。

“我也喜欢你,儿子。

”她笑眯眯的说,根本没明白我的意思。

“素娥,我喜欢你。

”我这是很认真的,念着她的名字,一字一句的说。

她明显的吓一跳,神情慌乱的看着我,不相信刚才那是我说的话:“你说什么?”“我喜欢你!”我没敢再直接叫她的名字,但也没称呼“妈妈”,很直截了当的说,而这句话即使是傻子也能听懂。

“这是怎么回事?”她有些懵了,问。

“我喜欢你,是从心里喜欢你的。

”我加重语气说。

她端详我好一会,大笑起来,说:“你这孩子,真会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的,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没有笑,认真的说。

她这回完全听明白了,迅速甩开我的手,温怒着说:“你胡说什么呢?”“我没有胡说,妈妈,自从见到你第一面,我就喜欢上你了。

”她惊呆一会,突然笑了,说:“傻孩子,你喝多了,不要胡说了,妈妈不会怪你的。

”“可是妈妈,我没有喝多,我说的都是真实的。

”我态度十分认真。

她好像醒酒了,眼睛不再迷离,直勾勾的看着我,那张俊俏的脸却不知道是因为酒精作怪,还是羞涩的,红的更加可aì。

“妈妈,上初中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到你家来,我就被你的美丽吸引了。

但我还是理智的,知道你是有家庭的,我不能做缺德的事,只有把aì深深的埋在心中。

妈妈你知道吗?建伟那么骂我,我都对他不离不弃,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一天看不到你,心里就空的慌,所以我几乎天天来你家,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看到你,听到你的声音。

”“孩子别说了,你还小,不懂事。

记住,我是你的长辈,如果你再说下去,我会生气的。

”“不,妈妈,我还是要说的,您听完我的话行不?”我坚决的说,“我今天不是喝多了才说这些话的,是因为我知道张叔叔在外地当局长,而他已经有了一个比他小二十岁的小三,我觉得你为他孤苦伶仃的守着不值,因为他是个负心的人。

妈妈,你应该有你自己的幸福,而这幸福,我能给你。

”说到了伤心处,她眼角发红,一滴清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但她马上假装喝酒,用手背擦去。

可那不争气的眼泪又顺着另一个眼角流了出来。

“妈妈。

”我轻声的叫着,为她擦去眼泪,“妈妈,我知道你很伤心,哭出来最好。

”她哭笑一下,说:“别说了,我有些不舒服,你先回去吧。

”我对她的态度感到失望,站起来,说:“妈妈,你这是拒绝我吗?我知道我不配你,像我这样一个穷学生,怎么能比的了那个局长啊。

”我说完,默默的走向门口,穿上我的鞋。

这时,我在等待,我等待她大喊我的名字叫我回来,可是,她没有喊我。

我穿好鞋,回头看去,她背站在桌子前,抽泣着,那丰满的屁股也随之颤抖着。

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也流着泪说:“妈妈,我刚才的话实在憋的太久了,憋的我好难受好难受,不说出来就要憋死了,所以我说出来了,现在好受多了。

如果有什么得罪你之处,让您生气了,我只能说对不起您了。

好吧,我现在就走,以后我不会向你提出过分的要求,以后我也不会来了。

”“小涛,快站起来。

”她满面流泪走过来,扶住我的肩膀,“你不要这样好吗?我是你的长辈。

”我顺势抱住她那修长的双腿:“妈妈,你拒绝我没有关系,只要我今生能当着你的面说声——我aì你,我是认真的aì你,这就足够了,别的我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我仍然跪着说,“妈妈,求你一件事好吗?”“小涛,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妈妈就答应你。

”她低头看着我,说。

“妈妈,如果我死了,请您到我坟上看我一眼,行吗?”我可怜巴巴的看着她,说。

“小涛,你怎么说傻话呀。

快起来,你不要这样。

”她使劲把我拉起来,给我擦去眼泪,“小涛,我比你大整整二十岁啊。

”“妈妈,他找的比他小二十岁的女人,你为什么就不能容纳比你小二十岁的我?”我也为她擦去眼泪,问。

我的话起到了作用,她不再做声,心里在斗争着,泪水一个劲的流出。

“妈妈,我不强求你,我只求你原谅我。

我走了。

”我转身就要走。

“别走,小涛。

让我再想一想。

”她哭泣着说。

我回过身子,看着她。

这张成熟美丽的面容,第一次距离我这么近,那香喷喷的呼吸吐在我的脸上。

我忍不住抱住她,紧紧的抱住她,用我的嘴舔舐着脸上的泪痕,然后烟道肚子里。

她依然反抗着,但只是扭动身躯,不是很坚决了,嘴里一直说着:“不要,不要……”可当我吻住那薄薄的小嘴的时候,她却像火山爆发一样,紧紧的抱住我的腰,把香喷喷的舌头顶进我的嘴里。

她很努力的回吻着,两个脚踮起。

我不想她那么劳累,把头尽量的弯下去。

我的手滑下去,隔着睡裤揉着那朝思夜想的屁股。

她没有拒绝,只是把身子紧紧的靠在我的身子上。

我的手伸进裤子里,ròu贴着ròu摸着那光滑的屁股。

她先是一惊,但马上又安静下来,继续亲吻着。

舌头在搅拌着,手在摸索着,jī巴也硬如钢铁在她的小肚子上乱顶着。

我已经不能在满足当前的状况了,轻轻的来了个公主抱,把她抱起来,然后仍然亲吻着,走进她的卧室,把她轻轻的放在二人床上,我的身子压了上去。

我们在床上亲吻着,拥抱着。

我先摸了那馒头大小的nǎi子,又去摸了yīn道。

要知道我这是第一次摸成年女人的yīn道,我感到潮湿一片,但那绝不是尿,而是像油一样的滑嫩。

在我脱裤子的时候,她有个小小的反抗,但随即被我热吻淹没了,还抬了一下屁股,裤子连同裤衩顺利的脱掉了,然后我又脱去她的睡衣,一个白花花的女人身体就展现在我的眼前。

可是,当我拿着jī巴要进入的时候,问题来了,因为激动,竟然还没碰到yīn道,就突突的射了。

“第一次吗?”过了好一会,她问。

“嗯。

”我不得不承认。

“别着急,慢慢来。

”她像个经验丰富的教师,在耐心的教导我。

两个裸体在床上亲吻,摸索着。

我不敢放开她,我怕她反悔跑了,死死的压住她。

几次,我想拿她的手放在我jī巴上,但都被拒绝了。

过了好一会,我的jī巴才重新硬了起来,可又在要进入的时候遇到了难题,我竟然找不到入口。

“妈妈,我不会啊。

”我求助的说。

她扑哧笑了,说:“你自己找,我不管。

”我拿着jī巴在yīn道上来回的顶着,却始终找不到入口。

“你这个小处男。

”她笑着说,伸出手扶住jī巴,向下一压。

这时,我就感觉到那里像有吸力一样,把我的整个jī巴吸了进去。

这里是温暖潮湿的,是很润滑的,我这才开始大力抽插。

因为刚才shè精了,这次我迟迟没有射。

我真实丢死人了,竟然不知道女人会有高氵朝 ,见她脸部扭曲,身子乱动,嘴里像哭一样的喊,我误以为是给她弄痛了,连忙停了下来,一直到她狠狠敲打我的后背,叫着让我快动,我才反应过来,奋力的抽插起来。

之后,我又射了,都射进她那yīn道里。

“我真没想到你是个处男。

”之后,她好像很满意,“小涛,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说。

”“嗯。

”我喘着粗气答应着。

“就连你的爸爸妈妈都不要说。

特别是建伟,千万不要告诉他。

”她很担心的告诫我。

这就是我第一次和她做aì,也是一生中第一次做aì,我把处男献给了我最喜欢的女人。

这一年,我刚好十七岁,高二学生;她三十七岁。

这一晚,我没有回家,一直拥抱着她。

我很发挥,又做了两次,但最后一次没有射出来,但我是幸福的,因为我得到了我所喜欢的女人。

而她从一开始的矜持,到最后的主动,让我知道了一个女人疯狂时候是什么样子了。

所以,我们这一宿是幸福甜蜜的。

第二天一早,我们在分别的时候,都依依不舍,在门口紧紧的拥抱,亲吻。

“小涛,你可不要骗我。

”她还是担心,毕竟我比她小二十岁。

“妈妈,我会永远的aì你的。

”我摸着那光滑的屁股说。

“别叫妈妈,怪别扭的。

叫我的名字吧?”“素娥,我aì你!”我认真的说。

“小涛,我也aì你!”她也郑重其事的说。

“喊我老公,好吗?”我笑着说。

“嗯,老公!你呢?”“老婆!”“哎!”她答应的响亮而清脆,里面仍然带着撒娇的声音。

建伟回来了,我和素娥都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她仍然叫我“儿子”,我还是叫她“妈妈”。

只是看着建伟总是很别扭,因为昨晚我做aì的人毕竟是他的妈妈,觉得对不起他。

但过后一想,毕竟我喜欢的是他妈妈,事情也发生了,心里也就坦然了。

之后又出一件事,建伟偷偷告诉我,他昨晚做梦,和我妈妈做aì了。

我只是假装讨厌说了他一句什么,然后心里美滋滋的,因为我是真正的肏到了他的妈妈。

之后的日子里,每到我有时间还是去建伟的家,只要她不在家,大多数我都要和他妈妈做aì。

素娥每次都很害怕,怕建伟突然回家堵到,可又经不起我软磨硬泡,还是满足我。

很多时候,做完aì后,素娥总是说:“我这是上辈子欠你的。

”我会笑着说:“一定是,要不怎么会见你第一面,就被你吸引住了呢?”但很多时候,我会抱住素娥,摸着屁股说:“我会娶你的。

”素娥会很开心。

不久,建伟的爸爸回来了,我也见到认识了这个局长,原来这父子不但长的很像,说话的粗鲁也很像。

他爸爸回来是有件大事,就是要建伟退学,到他的电力公司上班。

大家都知道,现在大学生到电力公司都不容易,一个中专没毕业的建伟却能轻易的去,都是因为有个好爸爸。

当他爸爸知道我和建伟是好朋友的时候,拍着我的肩膀说:“等你念完大学的,叔叔给你办。

”我激动的说:“谢谢叔叔!”我的“谢谢”有三层含义,表面上看是对建伟爸爸要把我办到电力公司上班的谢谢。

第二层的含义是谢谢她不正经,把那么好的妻子白白送给了我。

第三层的含义最主要的,就是把碍事的建伟给弄走了,让我和素娥更加如鱼得水。

我这些含义只有我和素娥明白,之后,素娥狠狠的撸着我的jī巴说:“真是便宜了你。

”于是,我和父母说要住校,就搬到建伟的家,和他的妈妈住在一起了。

转眼,一年过去了,我读高三了,因为要考大学,学习任务加重了。

每天晚上,我还是要做aì。

素娥很认真的告诉我,为了不影响我考大学,决定不让我在她家住了。

她说:“你还是回家吧,如果考不上大学,就别来找我。

如果考上了,你随便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

”我知道她说的“随便提出什么要求”的含义,因为我她一直没有满足我口交和肛jiāo,如果我考上大学就能满足我。

于是,我一只手抠着屁眼,一只手摸着小嘴说:“你不能食言噢。

”她说:“不会的,都给你。

”也赶上巧事了,我父母怕我住校不能好好学习,非要我回家。

我开始努力复习,我承认那时的想法,之所以那么拚命,也就是害怕失去建伟的妈妈。

很多时候,我也忍不住去找她,要求做一次,但她都是拒绝,可我说:“憋着我就学不下去。

”她还是同意做一次,但做完了马上撵我走,从来也不留情。

高考的时候,家长都在学校外面等待,这成了我们中国一大奇观。

在这两天里,素娥也来到学校外面,但她没有和我父母站在一起,一个人躲在大榕树下。

不是先看到父母,而是看到她那雪白连衣裙包裹的苗条的身段,我远远的向她伸出胜利的手势,她会意的笑了。

就在我和父母走的很远的时候,她仍然站在那里,像尊美人塑像目送我远行。

当晚,我去找素娥,自认为考的很好的我,向她提出口交要求。

但她还是没同意,说:“等录取通知书下来,我会给你的,并且还会给你更大的惊喜。

”我不知道她要给我什么惊喜,但我好几天没有做aì了,这一天哪都没有去,就在素娥家中,只要jī巴硬起来,我就会抱住她插进yīn道里。

后来,她索xìng不穿衣服了,就光着身子陪着我。

录取通知书终于下来了,我考进了北京一所大学,素娥很开心。

为了奖赏我,她决定和我一起去北京旅游,顺便看看我所在的大学,熟悉一下路径。

于是,她打电话告诉建伟,要去北京看一个同学。

而我也告诉父母,说考完试了,要和同学出去玩几天。

素娥经过一番精心打扮,上身穿着紧身粉红色T 恤,下面穿一条牛仔裤,故意把美丽的屁股凸显出来,脸上涂脂抹粉,一头瀑布秀发,看上去真像二十多岁的少女。

她在我面前转了好几圈,问:“我这样能配得上你吗?”我兴奋的抱住她,双手在屁股上摸着,心中充满了幸福。

我们就像一对情侣一样,登上了火车。

在北京,没有人认识我们,所以不在拘束,和正常的恋人一样,手牵着手,或我搂着她的细腰,或她挎着我的胳膊,在这半个月里,我们游览了故宫、八达岭、水立方、世界公园、香山、颐和园等等景点,素娥告诉我,这就是给我的惊喜。

当然,都是素娥出钱,她还告诉我,以后大学也要供我。

但最激动的时刻还是在晚上,我们住在一个还算豪华的宾馆里,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第一夜,我紧紧的抱住她,慢慢的脱去她的衣服,亲着嘴,摸着屁股。

“素娥,你答应我什么,还记得吗?”“我知道。

”她慢慢的蹲下身子,“我告诉你,我的嘴从来都没用过,今天给你了。

”说完,就一口含住我的jī巴。

我低着头看着她美丽的面容,手不停的摸着秀发,摸着那粉嫩的脸蛋。

她一边做着口交,一边用美丽的眼睛看着我,好像是问“舒服吗”?我的jī巴在她嘴里膨胀着,使我不能自己,于是,我抱住她的头,开始抽插,最后把精子射进她的嘴里。

在shè精的时候,她完全静止了,眼睛一直看着我,好像有些责怪的样子,静静的等待我射完,然后jī巴从她嘴里滑出。

“咳咳……”她干呕几声,把精子吐了出来,捶打着我,“你这个死小子,都射人家嗓子眼里了。

”我坏笑着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不顾她嘴肮脏,亲住她。

她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倒在我的怀里,一只手握住了我的jī巴。

这一夜,我们又做了两次aì,虽然是属于真正的xìng交,但前奏已经突破了以往,她很主动的给我做口交。

为了报答她,我也用舌头舔了她的yīn道,也舔了那漂亮的屁眼,而舔屁眼也给肛jiāo做好了准备。

第二天,我们做了肛jiāo。

她又告诉我,她的屁眼谁都没有动过,算是处女,作为我上大学的奖赏,给我了。

可是,她的屁眼很狭小,很难插进去的,每插进一点,她都疼的惨叫起来。

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很心痛,想放弃,可她却要坚持,我知道她这是要为我奉献一切。

最后,我真的把jī巴全都插了进去,并且shè精了。

然后,她又红着脸捶打我,骂我。

在北京的半个月夜晚里,我们疯狂做aì,口交和肛jiāo也经常做,做肛jiāo还有了经验,床旁边放着一盆水和香皂,把屁眼和jī巴抹上香皂,就容易插进去了。

每当她看到我端一盆水来,就明白意思,她会娇羞的捂着屁眼嚷着不让肏. 后来,很多时候,是她端来水,笑着说:“你明白不?”我们就这样度过了美好的日子,这半个月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

读大学了,我和素娥分开了,但心却在一起,我们会经常通电话。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说:“我aì你!”同学们听了,都以为是我的女朋友。

正因为如此,我在大学里一直也没有处女朋友。

她很担心我处女朋友,但又劝我应该找个女朋友,她的意思是我还年轻,不能总守着她。

我告诉她,我会aì她一辈子的,不会找别的女人,她听了我的话,竟然在电话里激动的哭了。

每到假期回家,我都会迫不及待的先到她家,进屋就做aì,把憋了许久的精子都射进她的yīn道里、嘴里和屁眼里。

但每次到她家,我都是小心翼翼的,害怕建伟在家。

有一次,我就做了冒失的事,敲开门就要来个熊抱,她马上躲开了,大叫着:“建伟,你的好朋友来了。

”我才知道建伟在家,我们马上恢复到朋友的关系,说说笑笑,她也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最具有讽刺的一回是放寒假,我迫不及待的去找素娥,继续要把精子释放出去,可是那天是星期天,建伟在家。

建伟一直以为我是找他,又很长时间没有见面,自然很亲热,让他妈妈做几个菜,我们要喝酒。

吃饭的时候,建伟发现湮没了,就下楼买烟去了,屋里又只剩下我和素娥。

我们俩紧紧的相拥亲吻,诉说离别之情。

我告诉她,现在我很想那事,她说等机会,可我却忍不住,把坚硬的jī巴在她肚子上乱顶。

她笑着说:“看你憋的。

”这才答应做口交,于是我们来到窗前,我站在那里看着窗外,她蹲下身子掏出我的jī巴,说:“你快点啊。

”就一口含住我的jī巴。

一种久违了的幸福充满我全身,我眼看着建伟走出食杂店又走进楼洞,开始shè精。

刚收好jī巴,就听见钥匙开门声,她来不及吐精子,只好咽到肚子里。

我把精子射出去了,一身的轻松,又和建伟有说有笑。

她站在建伟的身后,狠狠的瞪着我,做咬牙切齿的样子。

我只是笑笑,继续和建伟聊天。

她又狠狠的瞪我几眼,就到厕所去了,我了断又去干呕。

建伟还是那么粗鲁,见他妈妈出去,就轻声对我说:“我前天看到你妈了,你妈屁股还那么大,我真想摸一把,还想让你妈给我做口交。

”这时,素娥走进来,建伟才收住嘴,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看看他妈妈,又看看他,心里不住冷笑,心里话:你只是说说而已,可你妈的肚子里正流淌着我的精子,而这精子正是从嘴里咽下的。

大学的日子是漫长的,我时刻想念着素娥。

她也知道我的痛苦,没事的时候会到北京,陪我几天。

每次来她都要精心打扮一番,就像个小姑娘,我们会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

但她毕竟是四十多岁的女人,还是让同学看出破绽来。

我说她比我大七八岁,但我们彼此相aì,没想到这样的谎言,同学们竟然相信了。

转眼,我毕业了。

建伟的爸爸果然没有食言,给我安排电力公司了,但工作没有建伟的好,人家做机关,而我干的是野外作业。

但庆幸的是,没把我安排在建伟爸爸的城市,而是在本市,这样,我又可以和素娥经常在一起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二十八岁了,和建伟的妈妈相处了十一年了。

这时的素娥已经想开了,她告诉我,如果我有合适的女孩,她会默默的离开。

可我却舍不得她,因为她在我生命里已经很重要了。

她生气的说:“你终归不能和我这样老太太生活一辈子吧?再说,我也是有家的人,我不能和他离婚,因为我还要靠他养活呢。

”但是,我还是不想找女孩,我就想守着她。

素娥见我很执着,于是,给我介绍个女孩,她叫张小红,是建伟的堂妹。

她很漂亮,体型也很健美。

她对我是一见钟情,于是我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我们开始相处。

在这段时期里,我还是去找过素娥,想和她做aì,但大多数都被拒绝了,更谈不上口交和肛jiāo了,插进yīn道都不容易了。

素娥对我说:“我们一定是上辈子姻缘没有结成,才有了这一段情。

如果我比你小几岁,就不会放过你的。

可是,我毕竟年纪老了,快五十岁的人了,不想耽误你的青春,更不想因为我俩的事闹得满城风雨,所以,我们今天就做个了断吧。

以后,你不要找我了,我也不会在和你做什么了。

我们还是回复到母子关系吧。

”于是,我和张小红结婚了,素娥成了我婶子,她老公成了我伯父,而建伟成了我大舅子。

虽然我尝到了处女的滋味,可我还是很惦念素娥,我总认为她是我第一个女人。

在结婚后,我又找了几次素娥,但她都拒绝了我。

不久,张小红怀孕了,我们不能做aì了,于是,我找到了素娥。

“小红怀孕了。

”我说。

“好事啊。

”素娥没听出我的意思。

“我们不能做那种事了。

”我说。

“噢。

”素娥这才听出我话的含义,“好吧,现在我答应你,等小红生完孩子,就不许了。

”于是,一种久违了的幸福又重新落到我的身上,我们又回到了以前,xìng交、口交、肛jiāo。

之后,就有说不完的话。

素娥告诉我,她非常感谢我给了她那段感情,那时的她好像又回到少女时代,是我让她回顾了初恋的甜蜜。

我趁热打铁,诉说了离别之苦,要她以后不要再拒绝我,即使小红生了孩子后,也要保持这种关系。

当时的我,做了一个浪漫的动作,单腿跪在素娥的面前,向她求婚。

素娥激动的再次流泪,连连点头,说:“我答应你,小涛。

但是,不要让别人知道。

”我高兴的从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戴在她的手上,然后脱光了她的衣服,把头埋在她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舔舐那香喷喷的yīn道。

这天,我们又做了好几次aì。

“素娥,你是我的女人。

”“嗯,小涛,你是我的男人。

”“老婆。

”“老公。

”素娥到厨房端来一盆水,旁边放着香皂,脸红红的说:“知道要做什么不?”“明白。

但你先给我做这个。

”我说着话,把jī巴插进那漂亮的小嘴里。

建伟也结婚了,但他还是那么粗鲁,见到我的面,还是经常说:“你小子行啊,娶了我妹妹,我没肏到你妈,你却肏我妹妹了。

知道吗小涛,我还是很想操你妈的。

”每听到他这句话,我都要找他妈,狠狠的肏一回,这里有报复心理,但更多的是aì情,是和建伟妈妈那真挚的aì情,纯洁的xìngaì,高尚的口交,荣耀的肛jiāo。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