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奇异的换妻之旅

奇异的换妻之旅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很多人说,上篇结束得太快了。

其实生活就是这样啊,那样无穷无尽的刺激?不过生活中的每天都会发生很多事情,只是大家关注的太少了。

我这里有个老故事,有了新的进展。

这个故事很刺激,不信?那我们就开始吧。

         《奇异的换妻之旅》是我发的第1部文章,这不文章得到了不少的好评和差评。

每个人的心态不一样,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

现在打算更新这篇文章,为了那些没看过这部文章的朋友,首先我要写点衔接的内容,这样可以使第2部能独立存在。

           以前为了追求刺激的xìng满足。

我与好友军、伟开始了换妻游戏。

说是换妻,并不确切。

当时只有军结婚了,我和伟献出了自己的女友。

还要个单女,就是维。

她是被我带入这个游戏的。

我还清晰的记得,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而目的只有1个,就是为了满足xìng。

我们交换,群交。

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这4个女人都是我的,可以顺便和他们干任何事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却没有再继续这个快乐的游戏。

随着军出资开的夜总会开张到查封,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

军离婚了,他老婆霞沦落了,听说最近好像在吸毒。

军选择了和维一起生活。

我和女友馨也分手了,馨现在已经结婚了,我却和伟的女友静在一起。

伟和静分手后,带走了他们所有的钱,现在已经慢慢淡出了我们的生活。

伟曾经是我很好的朋友,现在却没有再联系。

义和她老婆莎经营着一个简陋的KTV,说KTV都不合适,应该是那种老式的卡拉OK厅,组织卖yín。

由于军出资装修,义被卷入。

查封时义被抓了,被判了2年。

军和他那房地产公司的老头子,把我和莎救了出来。

军叫我照顾好莎。

军现在慢慢在接手他家的公司,他是我们几个中最有前途的。

           回忆起以前,有种人事全非的感觉。

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故。

我现在依然和静经营着一家微型酒吧,钱段时间刚把装修翻新了。

我们就住在酒吧上面的阁楼,莎和我们生活了一段时间了。

酒吧生意并不是很好,多亏了军经常带朋友来捧场。

生意有些清贫,反正饿不死人。

上天对我也就很眷顾了,每晚我能和2个女人睡在一起。

我感觉自己还是挺幸福的。

           打理酒吧,都是静的事,莎也会帮忙,我也还算轻松。

今天军给我打来电话,他和维的孩子出生了。

军邀请我和静、霞,今晚去吃饭。

被迫酒吧关门一晚,等2个女人打扮好后,我们来到了军的家里。

从夜总会查封后,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

想起以前,出去玩的时候,我们都会在军这里集合,都是坐他的车出去。

军家里今天很多人,基本都是陌生的面孔。

军今天一直在笑,嘴都合不上。

军给我们介绍他的这些朋友,卖钢材的、卖建材的、建筑公司的、还要搞设计的,对比之下,我和静、莎在这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军已经步入一个新的生活,再也不是以前的他了。

           家里到处是小孩子的衣服、玩具。

不是我夸张,客厅的一般都是孩子的东西。

这160平米的房子,客厅至少有80平米,也许不止。

可笑的是,我们什么都没买。

我们3个始终站在一起,和这些人没什么话说。

静把军叫过来,从包里拿出2000元,静对军说:“我们都没买东西,这点钱你看你儿子喜欢什么,你就给他买吧。

”军推辞着说:“你们别和我这么客气,我们是什么关系?这钱自己收着吧。

”军转身走过去,和那些人聊了起来。

其实军这个人,我很了解。

今天却觉得他对我们有点冷漠。

           我们穿过人群,进了卧室。

维正躺在床上坐月子呢,她看上去好邋遢。

走到维身边,我用手指轻轻碰了碰她身边的婴儿。

ròuròu的,挺可aì。

静把2000元递给了维,对微重复了刚才的话。

维也没接这钱,静把钱放在床头。

看着维给孩子喂nǎi,维的rǚ房有些下垂了。

虽然看见了维的rǚ房,但这喂nǎi的画面很和谐,没去想其它yín秽的事情。

军在外面叫,出去吃饭了。

我左右搂着静和莎的腰,走出了卧室。

           军在一家酒楼订了位子。

我们入席的时候,军特意叫我坐他旁边。

这时我才感觉到军并没有遗弃我这个朋友。

桌上的人纷纷拿起酒杯,祝贺军当父亲了。

我也不能例外。

军突然问我:“今天你们都来了,酒吧怎么办?”我回答:“关了啊。

今天你当父亲,怎么也要来祝贺你啊!”军说:“生意怎么能不做?一会我们就去你那里,接着喝。

”我说:“今天这么开心,一会喝的酒算我的。

”军哈哈大笑,他今天乐疯了。

这顿饭吃了3个小时。

饭后,军带着这些人去我那里。

雷克萨斯,军换的新车。

他朋友跟在后面。

           到了我那里,有些人嫌弃我这地方,说还要事,改天再聚。

借故溜了。

留下的人很少,我数了下只有5个人。

想开点吧,就当给我节约,反正今天我请客。

在酒吧里,军没和任何人说话,一会和我聊着。

军的朋友觉得无聊,只有走了。

临走的时候,有个30多岁的人拿出些钱给我“今天的酒钱。

”我肯定不会要。

推来推去,最后我还是没收。

现在只剩下军和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

军伸着懒腰说:“哎,终于轻松了。

”军转过身对那女人说:“去车里等我吧,我想单独和他聊聊。

”那女人接过军手里的钥匙,出去了。

           军拉下了卷帘门,叫莎和静都过来坐坐。

我们喝着啤酒聊起以前,嬉笑间,大家又突然沉默下来。

以前开心的9个人,现在却只剩下我们。

军对静说:“静美女,过来再让我抱抱。

”静缅甸的坐在军的腿上,军的手抱住静的腰。

我问军:“你见过霞吗?”军说:“她来找我要钱,给了她点钱。

现在的她,染上毒瘾了。

”我也没再问了,陪军喝了几杯。

军看了看时间“我该回去了。

”军拍拍静,静站了起来。

军起身准备往门走,刚走2步,军回头说:“过段时间等维身体恢复了,我们出去玩玩吧。

”我点点头,并和他做再见。

           军走后,我们就关门睡觉去了。

睡到床上,抱着静开始做“运动”。

莎睡在旁边,她这几天大姨妈来了,不能参加我们的“活动”。

压在静娇小的身体上,挺动着下身。

所有的动作都像在例行公事。

比起以前的yín乱xìng交,现在这种传统的xìngaì,还真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在静的穴里插呀插,要射了,拔粗ròu棒,射在静的小腹上,完事睡觉。

           现在的我,对开放的xìng觉得很从容。

这并不代表,我就可以把身边的女人顺便奉献给那个男人。

游戏始终都是有规则的,不能冒险打破游戏的定律。

在我们的yín乱游戏里,出现的每一个人都是熟息的人。

几个很好的朋友一起玩,一起疯,一起yín乱。

有些人不能理解,我们却不排斥。

yín乱可以带来刺激,从而掩盖厌倦。

算了,说得在多,也有人不会理解。

我有时在网上看见有些换妻的菜鸟,盲目的xìngaì对象,这是不科学的行为。

对这些事,我坦然了。

            2个月的时间,转眼过去。

一大早,军打来电话,叫我和2个女人快到楼下,我们出去散心。

我也很久没出去走走了,我叫醒2个女人,她们都要化妆,我独自先下去,看见军的车子停在路边。

从容的上了军的车子,军和维坐在前面,后面除了我,还要上次那漂亮的女人。

看到这个陌生的面孔,我有点疑惑。

我问:“这位是?”军说:“哦,是我的助理。

放心,都是自己人。

”看着军严肃的表情,我觉得有点好笑。

军下车把这女人叫到驾驶室,同时叫我下车。

我和军走了几步,军对我说:“一会想去什么地方玩玩?”我还是保持以前的态度:“随便啊,你知道的,我无所谓。

”军问:“今天维不能一起玩,所有我叫了这个女人。

兄弟,我是不会让你吃亏的。

”但我认为不是这样,我说:“我们这么多年兄弟了,何必说这些。

突然看到个陌生人,我有点不自在。

要不先叫那女人回去吧。

我不想静她们尴尬。

”           军考虑了我的提议,陌生同意了。

叫那女人自己坐车回去。

然后对我说:“改天我们再和她玩,今天就听你的了。

”我拍着军的肩膀,笑着回到车上。

那陌生女走后,我放松了许多。

坐在维的后面,我问:“维,今天我们去开心,你不能参加这么办?”维依然冰艳,她说:“你们开心你们的,我一会去买衣服。

”维的语气非常平静。

等静和莎下来,军问:“我们今天去那里玩呢?”大家都保持随意的态度。

维说:“找个热闹点的地方吧,一会我自己去逛街。

”静问:“姐姐,你今天不一起吗?”维说:“这段时间医生叫我不要行房,医生说多回复段时间比较好。

”车子开动了,来到度假村,维不高兴,没衣服卖。

折回城市中心,我本想去安静点的地方。

不过算了,房间里会安静的。

           在酒店开了房,维就和我们告别了,独自去逛街。

静和莎也抱怨起来,她们说。

她们也很久没逛街了。

把2个女人带进房间,军抱起嘟嘴的静“好了,一会出去逛吧。

先办正事。

”安抚后,开始洗澡。

轮到我洗好出来,军和静已经交合在一起了。

看着静沉迷的闭着眼,嘴里“嗯~~嗯~~啊啊”的轻声叫着。

我那久去的激情,被唤醒。

ròu棒自己硬了,只是还要等莎洗完澡出来。

我走到军和静旁边,我叫军换换姿势,让静趴着,方便给我口交。

yín逸的气氛,摸着静的头,看她享受的表情。

真实的情景,比AV好看多了。

           莎走出浴室,我转身过去。

ròu棒弹出静的嘴。

让莎躺在静的旁边,我和军同时抽插,莎和静yín荡的叫声交汇在一起。

很美妙。

军射在了军体内,静去浴室清理干净后,又出来唠叨着要去逛街。

军抱着静,捏着静的rǚ房,哄着静,等我们做完再出去。

莎的身体比静成熟些,rǚ房和臀都充满成熟女xìng的魅力。

莎张开双腿,迎合着我ròu棒的冲击,其实这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了。

要说舒服,还没有看她和军做aì舒服。

旁边的静急切的想去逛街,让我有点不能集中注意力。

我想快点射了,一起陪她出去。

我觉得莎也想快点出去。

这次xìngaì,质量并不是很高。

我那邪恶的jīng液一股股串进莎的身体,完事了。

可以出去逛逛了。

           走到一家商场门口,军对她们说:“你们去逛吧,选好了东西,把票开了。

一会打电话给我,我进来给钱。

”我们都是这样,女人逛街的时候,我们都在商店外等,只是现在只要我和军,伟没站在我们旁边了。

我和军坐在上次外的花台上,抽着烟。

这一切,看似和以前一样,但少了些人。

军问:“你们现在过得怎么样?轻松吗?”我说:“她们这么想逛街,你觉得这是轻松的表现吗?每天都在那小得不能再小的酒吧忙,没什么时间外出。

要不是你经常来光顾,那酒吧早就关门大吉了。

”军说:“还是来帮我吧。

兄弟联手打天下,有我爸撑腰。

做什么都容易点。

”军的话,说得我有点可怜。

但我知道他信任我。

           想了想,我问军:“还记得以前搞夜总会的时候吗?”军也有些感慨:“很多人都说,黄赌毒不能沾。

没想到啊,我们才进去,还没尝到甜头,就人事全非。

”军吐了个烟圈,他转头问我:“以后我们都做点简单的生意,你过来帮我吧。

静和莎别这么累了。

”静和莎,我身边的2个女人。

军说得很对,我不该让她们这么累。

特别是静,卖掉房子开了酒吧。

我欠她的太多太多。

我问军:“你打算叫我帮你做什么?”军只是问:“你答应吗?”我点点头。

军说:“那好,现在先等着,酒吧先放一放。

从今天开始,我就给你工资。

”我信任军,他绝不会害我。

我对军的信任,源自10几年的相处。

他都在帮我,说他是我的贵人也不足为过。

           军带我到银行,立即取了10000给我。

他扶着我的肩膀:“兄弟,这是一个月的工资。

等我筹备好了,我马上通知你。

”军想了想说:“哦,反正我们经常在一起。

到时候我直接告诉你就行了”说完,哈哈大笑。

他幼稚起来,真的有点2。

又回到商场门口。

等了2小时,静打来电话。

我和军去收银台,她们已经给了钱了。

1人买了1件衣服。

我问:“这么久,就买了2件衣服?”静说:“是啊,本来还想买鞋子。

有点舍不得。

看见这个专柜在打折,我们就买了衣服。

”军说:“静,我给你买。

走,我们去看看。

”我有一点伤感,我本来有稳定的工作,但现在连给静买衣服的钱都没多余的。

说得好听,介意持家,说的难听,就是一个穷鬼。

           军走在最前面,我们随后。

走到女鞋专柜。

军看着,他并没有问静和莎喜欢什么。

只是按照直接的眼光,选了2双鞋,亲手给2个女人穿上。

他的动作,就连我都感到温暖。

军问:“你们喜欢吗?”可能是被军感动了,她们都说喜欢。

军听到他们说喜欢,高兴的去给钱。

“等等,让我来吧。

”我拉住军,走向收银台。

军对我说:“你跟我客气,我生气了。

”我说:“兄弟,让我来吧。

”声音就像在恳求。

军没和我争了。

买完东西,军打电话给维。

我们散了。

           2双鞋,花了近2000元。

我把剩下的钱交给静,并把军今天说的话,告诉了静。

莎坐在旁边听着,说了说自己的看法。

简直就是一个家庭会议。

静说:“在正式帮军之前,还是要把酒吧经营着。

”她真的变了不少。

酒吧还是照常营业。

生活又回到了平常。

一个星期,就这样一层不变的过着。

           军终于打来了电话,约我见面。

我有点高兴。

我离开前往约定地点,一家茶楼。

这里没什么人,我选了个角落坐下,等候军来。

军带着助理来了,我们坐到一起。

我问:“事情怎么样了?我什么时候上班?”军摇了摇手:“你急什么?今天叫你出来,是陪陪我。

我最近压力大。

”军对旁边那女人说:“你在附近酒店开个房,在里面等我。

”那女人走了。

军抱怨着,说他家老头子的是非。

一头雾水的我,有点郁闷。

军看着半闭着眼的我,他说:“哎,我发泄下而已。

走吧,去酒店。

”他想叫我一起去搞刚才那女人?这“节目”倒不错。

           走进酒店房间,果然那女人在里面。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那女人说:“我叫刘静芬。

”我说:“哦,你好。

”军打断了我们:“去洗洗吧。

”芬听话的走进浴室。

军和我没聊几句,维打电话来了,只听军给维介绍了几句,还把酒店的名字和房号告诉了她。

挂了电话,军去敲浴室门:“别洗了,你走吧。

我老婆来了。

”芬迅速的出来,走了。

          过了会,维真的来了。

她问军:“那小妖精呢?”军说:“我们在谈正经事,你以为我们在干什么?”我忙介绍:“对啊,我打算帮他做事,我们谈谈细节。

”维说:“军我告诉你,你别和那小妖精缠在一起。

你和静她们在一起,我不介意。

你要是想妻离子散,那你就去找那小妖精吧。

”维想极力的保护自己。

我和军劝了很久,维才不生气了。

谈话变得轻松了,我问维:“今天身体舒服吗?要不要一起睡会?”其实只是玩笑话。

维说:“好啊,很久没在一起了。

今天就别回家了。

”我问:“那你们的孩子怎么办?”维说:“反正有保姆。

”马上给静打电话请假,还把电话给维确认。

静说她晚上也要过来。

她还是不放心啊。

           聊了会,我抱着维,捏着她的rǚ房。

没玩多久,维说:“被捏我了,nǎi都流出来了。

”哦,她还在哺rǚ期。

我们3人,作好了一切准备,上了床。

维握着我的ròu棒,感慨的说到:“好久都没碰过你这根东西了。

”一口含住了它。

军睡在旁边,看得ròu棒高高挺起。

维对我说:“帮我舔舔下面吧,好吗?”我把头埋在维耸立着的屁股上,亲吻着。

维开始给军口交。

我的舌头轻轻舔着维的穴,她好像很敏感,抖动着身体。

我想也许是很久没做aì的原因吧。

轻舔几下,yīn毛弄得我痒痒的,怪不舒服。

直身,拉近维的屁股,ròu棒轻松的滑进她的骚穴。

“啊~~~~~~~”长长的一声,感觉就像欲望随着声音一起发泄了出来。

           耸动着。

维的穴生完孩子后,失去了紧致。

我说:“生完孩子,穴没以前紧了。

”军说:“啊,是吗?我来试下。

”维向前爬,离开了我的ròu棒,从军的上面坐进了军的ròu棒。

用手摸着维的rǚ房,捏一下,rǚ头渗出nǎi水。

好奇心,让我去尝了尝。

军问我:“怎么样?好吃吗?”我说:“不错,一股nǎi香味。

”军说:“老婆,下来点,我也试试。

”军用里的吸着维的rǚ头,军2边凹下的脸颊,真贪婪啊。

维立起身子:“好了,你吃完了。

儿子吃上面?”维的身子靠在了军的身上,军抓着维的屁股,从下面快速的顶着,颤抖的叫春声,回荡在房子里。

           我问维:“我也插进去怎么样?”维说:“轻点,试试吧。

”军停止了,我小心的握住自己的ròu棒,一点一点的塞进维的穴了。

太好了,进去了。

我动了几下,ròu棒底部和军的ròu棒摩擦着,感情怪怪的。

没动几下,军在下面又快速的顶了起来。

和军的动作比较,我要慢很多。

维的声音越来越大,充分说明了下身的满足感。

我依旧缓慢而小心的动着。

军的动作慢下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军ròu棒在拨动,军射了?挨着我的ròu棒射的……。

有点无语了,还后,我勉强可以承受。

           军射了后,ròu棒依旧停留在维的穴里。

该我“表演”了。

我的心理素质不够好,我始终觉得别扭。

维有意见了:“你倒是快点啊,干上面呢?”“哦,我知道了。

”速度加快了一点。

我这样坚持到shè精,射完后,我觉得我太伟大了。

拔出沾满白浆的ròu棒,躺在床上急促的呼吸着。

不久,床开始震动,他们又开始了。

军好像很喜欢刚才的感觉。

yín乱的画面,始终让我冲动。

跑到维的头部,把沾满白浆的ròu棒送过去,让维舔着。

我没把持住,又加入了。

再次塞进ròu棒。

重复着刚才的姿势。

低头看着维的臀部,被2根ròu棒推动着,真想抱着亲亲它。

可是它现在太忙了,正在享受。

           再次以着邪恶的姿势,插了很久,射在了维的穴里。

这下,我们3个真的累了。

躺在床上休息。

这次xìngaì后,维变得温柔了许多。

快感过去,她会依然冰艳,我都习惯了。

躺在床上,我们的话题依然是以前。

只有回忆才能感觉真实。

无意间提起了伟,伟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手机换号了,无法找到他。

提起以前的种种,大家有时笑,有时沉默。

这些回忆,只属于我们。

总的来说,是欣慰的。

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