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风骚女徒弟

风骚女徒弟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因为城市规划我们工厂搬迁到郊外,我和老婆只好在郊外租房住。

房东有个女儿,叫谢莉,24岁,长的一双豪rǚ,纤细的腰枝,园挺的丰臀,娇媚动人。

在房东的要求下,我帮她弄进了厂里上班,跟我当学徒。

房东一家高兴的不得了,把我们两口子当一家人看。

一次,老婆上夜班,天气热,我只穿了条短裤,在家上网浏览成人网站。

“好哇!师父,你在看黄色网站!”突然我的徒弟-谢莉闯了进来,原来她老公回老家了,她闲着无聊,来找我聊天。

因我忘了锁门,她就无声无息闯了进来。

“你…我…”我一时无语,看见谢莉穿了一件ròu色丝质吊带睡裙,且没有穿胸罩,两颗rǚ头清晰可见,我那早已蠢蠢欲动的小弟腾地勃起“我没有…”“还说没有?你看你…丑不丑?”她竟然指了指我的小弟。

其实我早就垂涎于她的美色和惹火身材了,我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小丫头,不害羞, 看我怎么教训你!”摸着丝质吊带睡裙,更加激起了我的欲望,我坚硬的弟弟顶着她肥大圆润的屁股,一只胳膊紧紧地按压着她硕大而富有弹xìng的rǚ房。

“我怎么不害羞啦?”谢莉在我怀里像征地挣扎着。

屁股说不清楚是挣扎还着离开在我的小弟弟还是用力顶了顶。

“你看你,内衣也不穿…。

想勾引师父?”的“瞎说!我怎么没穿?”我知道她没穿胸罩,但穿了丁字裤,但我故意抚摩着她她肥大圆润的屁股说:“哪里穿了呀?,怎么摸不到呀?…”我在她耳边似吻非吻地呵气,弄的谢莉方寸大乱。

我将她推倒到床上说:“我看看你究竟穿了没有?”当我撩开她的睡衣时,果然是件T字xìng感内裤,看得我双眼发直。

白色透明的细细的一条内裤紧陷在雪白股沟中,形成美丽的景象,窄布遮不住整个yīn户,左边yīn唇露出一些,两旁尽是包掩不住的yīn毛,宣示着主人的xìng感,我的徒弟-谢莉臀部高耸地趴在床上,极具挑逗的亵衣,使我不能自持,我趴在她背上,用坚硬的弟弟顶着亵衣包裹的肥硕的yīn户,一只手从揉捏着丝绒一般光滑细软的 肌肤,一只手从下面握住了她高耸的双rǚ。

她尖叫一声,并用yīn户在我的弟弟上摩擦。

“不要…不要…师父…”她娇滴滴地声音反而促使我更加大力的揉捏抚弄。

我用掌心托在她rǚ房的下方,十指向上扣住rǚ峰尖端,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正好夹住她逐渐坚挺的rǚ头。

一会儿按下去,一会儿抓住扯起来,一会儿左右抖动,一会儿揉面团一样揉搓。

最后更是用指间夹住她的rǚ头,微微挑搓起来。

谢莉面色也越来越红,而且身子也不再扭摆得这么厉害,只是被我刺激得一跳一跳的。

她的口中不再叫唤,转而吐露出嘤咛的细细娇喘,身子软化下来。

“师父…我…痒…受不了…”她随着我的搓弄,浑身酥软下来。

“哪里痒…我的骚徒弟?”我将手移到她的下体,想脱下了的蕾丝内裤。

“不要!” 她轻声抗议。

伸出一只手去保护她丰满肥硕的yīn户,突然一把抓住我火烧般勃起的巨大ròu棒,“好大、好硬啊!”谢莉居然把我的狼牙棒捏了一下,我顺势握住她白嫩小巧的手,不让她脱离我的弟弟,她乖巧地套弄起来,把我的狼牙棒搞得更为膨胀,简直就像要胀裂开来一样。

我则将她的裙子挽到其腰间,露出雪白粉嫩股腿,小心将狼牙棒尖端对准她柔软的花园密部。

“不要!”谢莉摇晃着脑袋。

我缓慢而坚定地将狼牙棒向上顶去。

“嗯,你﹍﹍你﹍﹍”她虽然浑身酥软无力,此刻仍然拚命向上躲避。

我巨大的guī头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裤,挤开了谢莉细细的mī穴唇瓣,开始刮擦着她多汁的甬道ròu壁,逐渐深入。

她完全无力了,失去了躲避的能力,那种ròu棒填塞的刺激让她酥麻颤抖。

谢莉浑身哆嗦,连着mī穴内部都哆嗦起来。

“嘻嘻,你看,骚徒弟你的内裤都弄湿了呢。

”“没有。

”她随着我的搓弄,喘息着、下体颤抖着。

我伸手将她的yīn蒂扣在手指间,揉捏起来。

“啊!不要﹍﹍”剧烈的刺激让她浑身都震颤起来。

“师父,你不要弄﹍﹍啊!啊﹍我受不了的﹍啊﹍啊!”谢莉浑身都在发颤,情难自禁的扭动娇躯,yín水一股一股的蔓延流淌。

她猛地啜泣起来,身子软软瘫倒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我将她翻过来。

“不……不要……嗯……啊……不要……”她的声音愈来愈细。

可是,我却吻住她她的嘴唇。

她紧闭着双唇抗拒,我则不断的用舌头企图把它顶开,随着我手指的捻动,她下面的yín水已经汩汩的流了出来,双唇也放松,我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嗯……嗯……滋……滋……嗯……”谢莉放弃抵抗了,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我伸过去的舌头。

我狂烈的吻着她,一手搓着她的rǚ房,一手外拨弄她的小妹妹。

我一直吻到她开始扭动起来,双腿绞来绞去,使劲的夹着的手,仿佛不让我的手深入,又似乎在催促我进去,而yín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来,湿了yīn毛。

谢莉将耻骨前端,yīn蒂顶在我的小腹下部,用力研磨,而且耻骨联合处不断小范围高强度扭摆着,虽然幅度不大,但是获得的快感却非常强烈,谢莉已经放弃了抵抗开始在享受。

“不要再动了,师父,不﹍﹍要﹍”,她口里拒绝着,但下体却在我巨大的guī头上磨裟着,我用guī头在露出她的洞口搅动。

“谢莉,师父的乖徒弟,骚徒弟,师父早就想干你了,只是没有机会。

即然今天你自己送上门,就让师父了切心愿吧!”说完我拉着谢莉猛力向下一扯,同时下体向上猛烈一顶。

谢莉啊的一声惨叫,同时身子跳起来,但是因为我雄壮带钩的狼牙棒还从内部控制着她,所以刚刚弹起来的身子又重重地落回来。

我随之向上一顶,很巧妙很畅快地顶到她的花心正中。

她又是啊的叫起来,身子也有了融化般柔软下来的感觉,我感觉她的浑身都柔软无骨般依附在我身上。

谢莉的甬道是这么的紧凑,以至于我都感受得到不同寻常的肌ròu收缩压迫。

看着她小心翼翼地上下调整身体,闭着双眼满脸迷醉的小模样,我忽然猛力向上一顶。

一顶就就完全贯穿顶到花心!一顶就击溃了她的控制!一顶就将她击倒!我从下往上,发起了连串的攻击,令她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谢莉干脆牢牢抱扣住我的脖子,放松了下体,任由我狼牙棒对她ròu蒲花园无情摧残。

她除了抱在我身上放声yín叫喘息以外,再也不能做反抗了。

她的mī穴甬道紧凑狭小,受到一种恍若撕裂的快感,让她软化下来,犹如ròu糜一般瘫软。

yín叫声低缓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嘤咛的喘息声,完全抗拒不了犹如潮水滚涌而来的快感。

谢莉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很明显我一番狂猛的冲刺促使她达到了高氵朝 。

她已然无力抗拒我的摆布,只能喘息着痴迷地注视着我,腰肢微微颤抖,显然刚才高氵朝 的余韵仍然存留。

我的狼牙棒又一次挤开她窄小的蜜唇,深深地夯了进去。

她浑身一震,腰肢向前面一挺,臀部向后一缩。

“啊!好刺激,师父,你真的太强大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连番重锤夯击让谢莉再次难以自如说话,只能yín声叫唤来抒发心中痕痒快感。

我一边冲刺,一双手掌箕张,扣在她柔软双峰上。

她摇晃起了腰肢,带动我不由自主开始猛烈冲刺起来。

非常强烈得吮吸和夹紧从她的甬道中传过来,我双手扶在她臀部上,连环撞击,开始我的招牌动作:每秒抽插频率高达4 -6 次的抽插。

而且每次插入攻击的角度都有细微的不同,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或旋转过抖动或搅拌。

如此这般,谢莉再次被我搞得疯狂起来,双手无力的挥舞,似乎己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我故意抽出狼牙棒,只用巨大的guī头在她的yīn道口微微地有点插入的样子,谢莉不由自主的收缩着耻骨、臀部的肌ròu,并发力向上翘起臀部希望我能真正插入。

“师父,你﹍﹍你﹍﹍到底﹍﹍啊啊啊啊!你在折磨我呀!师父,我受不了﹍﹍快点插﹍插深点﹍﹍求你﹍谢莉还没有说完一句话,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扎进了她洪水泛滥的ròu蒲花园。

润滑的雨露令我抽插的动作伴随着“扑哧扑哧扑哧”的声音,给这单调的动作增添了异样情趣。

连环快速的攻击让谢莉陷入狂乱状态,摇晃着脑袋,发疯地扭动起腰肢,前后左右地晃动着,希望能从各个角度给她带来更爽的刺激。

她力量很大,狂野的摇啊摇。

而且甬道中传来剧烈收缩,她的收缩很特别,先是在内部收缩一下,然后又在mī穴唇瓣内侧收缩一下。

而我的抽插正好配上她的收缩,每次都被她箍在了guī头冠状沟附近,被夹紧的感觉快美难言。

“哦﹍哦﹍﹍师父,我来了,来了,要来了,﹍﹍”谢莉浪叫着直起了身子,更加用力的收缩着内部。

我的狼牙棒插入她整个紧凑的甬道,加倍地撑开,更深地贯穿。

她无法忍受那种过于猛烈的撑开,摇晃着小小脑袋,长发在脑后飞舞起来,一连串无法遏制的娇吟从口中冒出。

“师父,你的好大,好粗﹍嗯﹍﹍嗯﹍好硬、好热﹍﹍嗯﹍﹍嗯﹍好涨﹍受不了﹍﹍嗯﹍﹍嗯﹍﹍嗯﹍﹍好强状啊!”谢莉张开嘴惨叫,但是被我巨大狼牙棒的夯击打得气流不畅,声音一下子嘶哑了。

“喔 ~~~喔~~~ 喔~~~ 喔~~~ 。

”谢莉不停扭动着屁股,“真舒服~~~ 喔喔~~~ 喔喔~~~ 。

”谢莉高氵朝 来了,yín穴紧紧的夹着jī巴。

“谢莉~~~ 师父我要~~~ 我要射了~~~ 喔~~~ 喔~~~ 喔~~~ 。

”本想插多数下便拉出jī巴shè精,但谢莉紧紧用手抱着我的腰娇吟“啊~~~ 师父~~~ 别离开…射里面~~~ 喔~~~ 我要师父~~~ 射进里面~~~ 喔~~~ 喔~~~。

”我听到谢莉这样说,我更加兴奋,加快插多数下,于咆哮着将滚烫岩浆喷射入她的yín穴。

良久,谢莉才从巨大的快感中回过神来:“我是不是太敏感了?师父,我刚才完全酥掉了,你太强了,我从来没有碰到这么猛烈的攻击,你的下体会转弯,老是追着我的快感地带打击,师父,我从来没有这么高氵朝 过。

”“是吗?你的xiāo茓真紧啊!身材真好!nǎi子真大!”我的两手不规矩的分别在谢莉的rǚ房和yīn户摸来摸去。

“是吗?师父你喜欢吗?”谢莉干脆扯下了吊带说“我的胸够大吗?听到谢莉这么说,我就亲了她的rǚ房一下。

“你把我nǎi头弄起来了…你真厉害,真雄伟啊,这个宝贝!好粗、好大呀!”说着谢莉用手轻轻抚摩着我的ròu棒,ròu棒在它可aì的又白又嫩的小手的刺激下,慢慢又硬了起来。

我将她的yīn蒂扣在手指间,揉捏起来。

谢莉又慢慢的呻吟起来。

“你又流了水!又想了吧?”我把湿漉漉手掌送到她眼前。

“真骚啊!”她双手握成拳敲打着我的胸膛:“师父,你好坏啊?!…才没有﹍﹍人家痒嘛!人家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谢莉用双手捧住我的ròu棒,然后用舌头仔细地舔弄。

用双唇夹住我的guī头,用舌尖顶在马眼处钻研。

我感觉一种被倒灌的刺激从马眼处传来。

哗!想不到这腼腆羞涩的小妞居然还有这么一招,随着她香舌清颤,在我那细密的内部微微蠕动着,非常刺激,非常敏感。

“爽﹍﹍谢莉,你的嘴巴真是太xìng感了﹍﹍啊﹍﹍爽﹍﹍舒服﹍﹍太舒服了﹍﹍真…舒服﹍﹍爽死﹍﹍了”我半躺露出擎天一柱。

我伸手过去“啊!不要﹍﹍”我把手伸到交合的地方掏了一把,满手都是yín水。

谢莉眼神闪烁着躲避,“﹍﹍啊﹍﹍啊﹍﹍啊啊啊﹍﹍痒…人家又要了﹍啊啊啊啊!”剧烈的刺激让她浑身都震颤起来。

“啊!师父﹍我要﹍又要﹍“说着谢莉忍不住跨开双腿,手抓住我的大jī巴对准嫩穴坐下去,‘滋’一声大jī巴顺着yín水全根没入骚穴,谢莉满足的出了口气,耸动白嫩的肥臀上下套弄着我的大jī巴。

“不要动,我来﹍”她晃动屁股,就迫不及待地套弄着,但是身子却失去控制地扭摆起来,交合部位发出地糜烂声音,身体内部潮水般涌流的快感,让她难以矜持起来。

她克制着“恩恩”叫唤。

“喔~~~ 师父~~~ 你好厉害喔~~~~。

”我感受到谢莉体内一潮一潮涌流出来的yín液,随着yín液犹如潮水般出来,她甬道内部也在猛烈收缩,犹如长蛇蜿蜒一般从内部不停的收缩到mī穴开口,紧紧箍住我的ròu棒。

“放开点,乖徒弟!你想叫就叫吧,师父喜欢听你叫唤”谢莉在我的胯上连续套弄了数百下。

“嗯,嗯,我觉得好敏感好敏感,好酸软酸软,真的太刺激了,嗯,嗯,嗯,啊,啊,师父,你来﹍﹍日﹍﹍我﹍﹍好不好?”谢莉浑身震颤着,呻吟已经变成了娇美的啜泣,翻下身来躺在床上,露出ròu蒲花园,翘起兰花指抚摸着自己的饱满犹如馒头的yīn埠。

如此迷人yín荡的场面,怎能不让我激动万分。

我侧躺下来,拉着她的小手去握我的小弟弟。

她轻轻的叫了一声,“啊……啊……嗯……啊……痒……痒…。

”她舒服的忍不住发出呻吟,并开始套弄我的小弟弟。

“好师父,你快点上啊…!…恩…恩…啊…… 痒……好痒……好……受不了……。

”谢莉撒娇地叫起床来。

她的花蕊已充分展开,肌ròu也已放松,yín水充满了yīn埠,可以展开激烈攻势了!于是我扶好她的臀部,开始用力抽插。

谢莉再次失去理智的yín叫起来,她在模糊中喊到:“用力﹍﹍你﹍﹍要﹍﹍出来﹍﹍师﹍﹍师父﹍﹍嗯﹍﹍嗯﹍﹍啊啊﹍﹍”。

她的后面甬道似乎比起我老婆的来还要紧凑,但是同样被我无敌狼牙棒开垦得路路畅通。

我将狼牙棒从她体内退出,但是稍微转了一个角度,突然蛇深地插入她紧紧收缩的花芯,谢莉发出意识模糊的叫声,随着有节奏向后顶……红嫩的yīn唇嫩ròu随着的抽干快速的翻进翻出,每次将yáng具抽出时,就又有一大堆yín水流出。

把两人结合之处弄得到处黏糊糊的。

雪白的大rǚ房也随着激烈的活塞运动不停的抖动。

“啊……啊师父啊……用力啊……插……插……快啊……啊啊啊……啊啊……用力……插死我……插!啊……好酸……好痒……又好麻……受不了……。

师父,插死我……插烂我的骚穴!喔!好爽啊!很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

”“谢莉不停扭动着屁股,不段说出这种yín荡的挑逗话,使我觉得非常兴奋。

“喔~~~ 师父~~~ 喔~~~ 不要停~~~ 不要停~~~ 喔~~~ 顶到~~~ 顶到仔宫了啊~~~ 喔~~~ 我要~~~ 我要泄了~~~ 喔喔~~~ 喔喔~~~ 。

”我粗鲁的抓住谢莉那对不停摇晃的硕大rǚ房,更激烈的顶上去……。

“好深呀……好涨、好爽……刺到仔宫口了……天啊,师父,还有半截没进呢……。

你的好硬、好粗……好舒服呀……。

”由于yín水过多,又有些空气跑进yīn户,一时之间,随着谢莉雪白大屁股的起落,响起了噗唧噗唧的水声,我越摇越起劲、越推越猛、越来越进入!激烈的抽插结果令她芳雪白的身体染成一片粉红色,我们俩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

谢莉已经陶醉并沉溺在这yín海里,完全没注意到我的已经插入进了尽头,并还在她yīn道里边钻动扭转着。

她疯狂的猛摇晃着身躯,由其是她那蛇一般的细腰,更加的扭个不停,嘴里大声哀喊叫着:“师父,好舒服……好像插到底了呢……。

”我抱着她两条丰满白皙的大腿,疯狂的抽插着她的小浪穴,房间里又响起了“扑哧~~扑哧~~”的入穴声。

谢莉也yín荡的向上迎接着我yīn茎的插入,并媚眼如丝的盯着我。

看着谢莉美丽yín荡的容颜,我激动得快要爆炸,我把她的双腿压在她的胸膛上,趴在她身上,飞快的耸动着我的屁股,yīn茎犹如飞梭般的插着她的xiāo茓,每次都顶在她的花心上,谢莉真是个多水的女人,随着我yīn茎的抽插,yín水被yīn茎象挤牛nǎi般的挤了出来,沿着屁股沟流在床上,这样大约抽查了一百多下,我的guī头一阵阵发麻,不由得加快了插入的速度,谢莉知道我快要shè精了,突然停止抖着她的臀部说:“师父,我要让你更爽!我要你从后面干我……这样更深…”说着谢莉翻过来趴在床上。

“快干我,用力的…干我!!!干死我~~~ ,啊,~~~~,喔,干死我吧。

”我发狂的猛抽猛插。

谢莉的yīn唇随着yīn茎的进进出出,也翻进翻出的做着重复的变形运动。

“天啊……好美呀……我要射了……,”“我也要泄了……。

”“我们一起泄吧!”由于猛烈的刺激竟然使谢莉射起了yīn精。

终于我的guī头一阵跳动,大量得的jīng液急射而出,滚烫的浓精烫得谢莉“啊~~啊~~”乱叫,shè精后的我无力的趴在谢莉丰满的ròu体上,大口大口的喘着起。

谢莉aì怜的用手摸去我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座起身,我软下来的yīn茎随着她的yín水滑了出来。

我低下头,看着谢莉发红的yīn唇,她yīn唇上占满的yín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她的yīn道口还没有完全的关闭,能看见我rǚ白色的jīng液正从谢莉那红色的小洞中流出来。

谢莉抬手打了我屁股一下说:“坏师父,还没看够吗?色狼”。

我又抱着我的徒弟谢莉亲起来,谢莉的舌头又软又湿,亲起来感觉好极了。

我吻她那对香喷喷又汗湿不已的大rǚ房,谢莉者用力顶住我不让ròu棒让出来。

谢莉感到我的yīn茎还硬硬的插在她的yīn道中,她用手抱住我的脖子,用她俏丽的脸庞摩擦着我的脸赞叹的说:“师父,你真厉害,以后我还要…。

”自从那次之后,只要只要没人,谢莉就不穿内衣裤或者穿无档内裤、无档裤袜,任何地方都成了我们师徒俩的xìngaì场所,卧室,浴室,书房,床,书桌,沙发,厨房,地板上,汽车里,野外,车间里,都留下我俩做aì后流出的斑斑痕迹……因为城市规划我们工厂搬迁到郊外,我和老婆只好在郊外租房住。

房东有个女儿,叫谢莉,24岁,长的一双豪rǚ,纤细的腰枝,园挺的丰臀,娇媚动人。

在房东的要求下,我帮她弄进了厂里上班,跟我当学徒。

房东一家高兴的不得了,把我们两口子当一家人看。

一次,老婆上夜班,天气热,我只穿了条短裤,在家上网浏览成人网站。

“好哇!师父,你在看黄色网站!”突然我的徒弟-谢莉闯了进来,原来她老公回老家了,她闲着无聊,来找我聊天。

因我忘了锁门,她就无声无息闯了进来。

“你…我…”我一时无语,看见谢莉穿了一件ròu色丝质吊带睡裙,且没有穿胸罩,两颗rǚ头清晰可见,我那早已蠢蠢欲动的小弟腾地勃起“我没有…”“还说没有?你看你…丑不丑?”她竟然指了指我的小弟。

其实我早就垂涎于她的美色和惹火身材了,我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小丫头,不害羞, 看我怎么教训你!”摸着丝质吊带睡裙,更加激起了我的欲望,我坚硬的弟弟顶着她肥大圆润的屁股,一只胳膊紧紧地按压着她硕大而富有弹xìng的rǚ房。

“我怎么不害羞啦?”谢莉在我怀里像征地挣扎着。

屁股说不清楚是挣扎还着离开在我的小弟弟还是用力顶了顶。

“你看你,内衣也不穿…。

想勾引师父?”的“瞎说!我怎么没穿?”我知道她没穿胸罩,但穿了丁字裤,但我故意抚摩着她她肥大圆润的屁股说:“哪里穿了呀?,怎么摸不到呀?…”我在她耳边似吻非吻地呵气,弄的谢莉方寸大乱。

我将她推倒到床上说:“我看看你究竟穿了没有?”当我撩开她的睡衣时,果然是件T字xìng感内裤,看得我双眼发直。

白色透明的细细的一条内裤紧陷在雪白股沟中,形成美丽的景象,窄布遮不住整个yīn户,左边yīn唇露出一些,两旁尽是包掩不住的yīn毛,宣示着主人的xìng感,我的徒弟-谢莉臀部高耸地趴在床上,极具挑逗的亵衣,使我不能自持,我趴在她背上,用坚硬的弟弟顶着亵衣包裹的肥硕的yīn户,一只手从揉捏着丝绒一般光滑细软的 肌肤,一只手从下面握住了她高耸的双rǚ。

她尖叫一声,并用yīn户在我的弟弟上摩擦。

“不要…不要…师父…”她娇滴滴地声音反而促使我更加大力的揉捏抚弄。

我用掌心托在她rǚ房的下方,十指向上扣住rǚ峰尖端,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正好夹住她逐渐坚挺的rǚ头。

一会儿按下去,一会儿抓住扯起来,一会儿左右抖动,一会儿揉面团一样揉搓。

最后更是用指间夹住她的rǚ头,微微挑搓起来。

谢莉面色也越来越红,而且身子也不再扭摆得这么厉害,只是被我刺激得一跳一跳的。

她的口中不再叫唤,转而吐露出嘤咛的细细娇喘,身子软化下来。

“师父…我…痒…受不了…”她随着我的搓弄,浑身酥软下来。

“哪里痒…我的骚徒弟?”我将手移到她的下体,想脱下了的蕾丝内裤。

“不要!” 她轻声抗议。

伸出一只手去保护她丰满肥硕的yīn户,突然一把抓住我火烧般勃起的巨大ròu棒,“好大、好硬啊!”谢莉居然把我的狼牙棒捏了一下,我顺势握住她白嫩小巧的手,不让她脱离我的弟弟,她乖巧地套弄起来,把我的狼牙棒搞得更为膨胀,简直就像要胀裂开来一样。

我则将她的裙子挽到其腰间,露出雪白粉嫩股腿,小心将狼牙棒尖端对准她柔软的花园密部。

“不要!”谢莉摇晃着脑袋。

我缓慢而坚定地将狼牙棒向上顶去。

“嗯,你﹍﹍你﹍﹍”她虽然浑身酥软无力,此刻仍然拚命向上躲避。

我巨大的guī头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裤,挤开了谢莉细细的mī穴唇瓣,开始刮擦着她多汁的甬道ròu壁,逐渐深入。

她完全无力了,失去了躲避的能力,那种ròu棒填塞的刺激让她酥麻颤抖。

谢莉浑身哆嗦,连着mī穴内部都哆嗦起来。

“嘻嘻,你看,骚徒弟你的内裤都弄湿了呢。

”“没有。

”她随着我的搓弄,喘息着、下体颤抖着。

我伸手将她的yīn蒂扣在手指间,揉捏起来。

“啊!不要﹍﹍”剧烈的刺激让她浑身都震颤起来。

“师父,你不要弄﹍﹍啊!啊﹍我受不了的﹍啊﹍啊!”谢莉浑身都在发颤,情难自禁的扭动娇躯,yín水一股一股的蔓延流淌。

她猛地啜泣起来,身子软软瘫倒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我将她翻过来。

“不……不要……嗯……啊……不要……”她的声音愈来愈细。

可是,我却吻住她她的嘴唇。

她紧闭着双唇抗拒,我则不断的用舌头企图把它顶开,随着我手指的捻动,她下面的yín水已经汩汩的流了出来,双唇也放松,我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嗯……嗯……滋……滋……嗯……”谢莉放弃抵抗了,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我伸过去的舌头。

我狂烈的吻着她,一手搓着她的rǚ房,一手外拨弄她的小妹妹。

我一直吻到她开始扭动起来,双腿绞来绞去,使劲的夹着的手,仿佛不让我的手深入,又似乎在催促我进去,而yín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来,湿了yīn毛。

谢莉将耻骨前端,yīn蒂顶在我的小腹下部,用力研磨,而且耻骨联合处不断小范围高强度扭摆着,虽然幅度不大,但是获得的快感却非常强烈,谢莉已经放弃了抵抗开始在享受。

“不要再动了,师父,不﹍﹍要﹍”,她口里拒绝着,但下体却在我巨大的guī头上磨裟着,我用guī头在露出她的洞口搅动。

“谢莉,师父的乖徒弟,骚徒弟,师父早就想干你了,只是没有机会。

即然今天你自己送上门,就让师父了切心愿吧!”说完我拉着谢莉猛力向下一扯,同时下体向上猛烈一顶。

谢莉啊的一声惨叫,同时身子跳起来,但是因为我雄壮带钩的狼牙棒还从内部控制着她,所以刚刚弹起来的身子又重重地落回来。

我随之向上一顶,很巧妙很畅快地顶到她的花心正中。

她又是啊的叫起来,身子也有了融化般柔软下来的感觉,我感觉她的浑身都柔软无骨般依附在我身上。

谢莉的甬道是这么的紧凑,以至于我都感受得到不同寻常的肌ròu收缩压迫。

看着她小心翼翼地上下调整身体,闭着双眼满脸迷醉的小模样,我忽然猛力向上一顶。

一顶就就完全贯穿顶到花心!一顶就击溃了她的控制!一顶就将她击倒!我从下往上,发起了连串的攻击,令她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谢莉干脆牢牢抱扣住我的脖子,放松了下体,任由我狼牙棒对她ròu蒲花园无情摧残。

她除了抱在我身上放声yín叫喘息以外,再也不能做反抗了。

她的mī穴甬道紧凑狭小,受到一种恍若撕裂的快感,让她软化下来,犹如ròu糜一般瘫软。

yín叫声低缓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嘤咛的喘息声,完全抗拒不了犹如潮水滚涌而来的快感。

谢莉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很明显我一番狂猛的冲刺促使她达到了高氵朝 。

她已然无力抗拒我的摆布,只能喘息着痴迷地注视着我,腰肢微微颤抖,显然刚才高氵朝 的余韵仍然存留。

我的狼牙棒又一次挤开她窄小的蜜唇,深深地夯了进去。

她浑身一震,腰肢向前面一挺,臀部向后一缩。

“啊!好刺激,师父,你真的太强大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连番重锤夯击让谢莉再次难以自如说话,只能yín声叫唤来抒发心中痕痒快感。

我一边冲刺,一双手掌箕张,扣在她柔软双峰上。

她摇晃起了腰肢,带动我不由自主开始猛烈冲刺起来。

非常强烈得吮吸和夹紧从她的甬道中传过来,我双手扶在她臀部上,连环撞击,开始我的招牌动作:每秒抽插频率高达4 -6 次的抽插。

而且每次插入攻击的角度都有细微的不同,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或旋转过抖动或搅拌。

如此这般,谢莉再次被我搞得疯狂起来,双手无力的挥舞,似乎己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我故意抽出狼牙棒,只用巨大的guī头在她的yīn道口微微地有点插入的样子,谢莉不由自主的收缩着耻骨、臀部的肌ròu,并发力向上翘起臀部希望我能真正插入。

“师父,你﹍﹍你﹍﹍到底﹍﹍啊啊啊啊!你在折磨我呀!师父,我受不了﹍﹍快点插﹍插深点﹍﹍求你﹍谢莉还没有说完一句话,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扎进了她洪水泛滥的ròu蒲花园。

润滑的雨露令我抽插的动作伴随着“扑哧扑哧扑哧”的声音,给这单调的动作增添了异样情趣。

连环快速的攻击让谢莉陷入狂乱状态,摇晃着脑袋,发疯地扭动起腰肢,前后左右地晃动着,希望能从各个角度给她带来更爽的刺激。

她力量很大,狂野的摇啊摇。

而且甬道中传来剧烈收缩,她的收缩很特别,先是在内部收缩一下,然后又在mī穴唇瓣内侧收缩一下。

而我的抽插正好配上她的收缩,每次都被她箍在了guī头冠状沟附近,被夹紧的感觉快美难言。

“哦﹍哦﹍﹍师父,我来了,来了,要来了,﹍﹍”谢莉浪叫着直起了身子,更加用力的收缩着内部。

我的狼牙棒插入她整个紧凑的甬道,加倍地撑开,更深地贯穿。

她无法忍受那种过于猛烈的撑开,摇晃着小小脑袋,长发在脑后飞舞起来,一连串无法遏制的娇吟从口中冒出。

“师父,你的好大,好粗﹍嗯﹍﹍嗯﹍好硬、好热﹍﹍嗯﹍﹍嗯﹍好涨﹍受不了﹍﹍嗯﹍﹍嗯﹍﹍嗯﹍﹍好强状啊!”谢莉张开嘴惨叫,但是被我巨大狼牙棒的夯击打得气流不畅,声音一下子嘶哑了。

“喔 ~~~喔~~~ 喔~~~ 喔~~~ 。

”谢莉不停扭动着屁股,“真舒服~~~ 喔喔~~~ 喔喔~~~ 。

”谢莉高氵朝 来了,yín穴紧紧的夹着jī巴。

“谢莉~~~ 师父我要~~~ 我要射了~~~ 喔~~~ 喔~~~ 喔~~~ 。

”本想插多数下便拉出jī巴shè精,但谢莉紧紧用手抱着我的腰娇吟“啊~~~ 师父~~~ 别离开…射里面~~~ 喔~~~ 我要师父~~~ 射进里面~~~ 喔~~~ 喔~~~。

”我听到谢莉这样说,我更加兴奋,加快插多数下,于咆哮着将滚烫岩浆喷射入她的yín穴。

良久,谢莉才从巨大的快感中回过神来:“我是不是太敏感了?师父,我刚才完全酥掉了,你太强了,我从来没有碰到这么猛烈的攻击,你的下体会转弯,老是追着我的快感地带打击,师父,我从来没有这么高氵朝 过。

”“是吗?你的xiāo茓真紧啊!身材真好!nǎi子真大!”我的两手不规矩的分别在谢莉的rǚ房和yīn户摸来摸去。

“是吗?师父你喜欢吗?”谢莉干脆扯下了吊带说“我的胸够大吗?听到谢莉这么说,我就亲了她的rǚ房一下。

“你把我nǎi头弄起来了…你真厉害,真雄伟啊,这个宝贝!好粗、好大呀!”说着谢莉用手轻轻抚摩着我的ròu棒,ròu棒在它可aì的又白又嫩的小手的刺激下,慢慢又硬了起来。

我将她的yīn蒂扣在手指间,揉捏起来。

谢莉又慢慢的呻吟起来。

“你又流了水!又想了吧?”我把湿漉漉手掌送到她眼前。

“真骚啊!”她双手握成拳敲打着我的胸膛:“师父,你好坏啊?!…才没有﹍﹍人家痒嘛!人家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谢莉用双手捧住我的ròu棒,然后用舌头仔细地舔弄。

用双唇夹住我的guī头,用舌尖顶在马眼处钻研。

我感觉一种被倒灌的刺激从马眼处传来。

哗!想不到这腼腆羞涩的小妞居然还有这么一招,随着她香舌清颤,在我那细密的内部微微蠕动着,非常刺激,非常敏感。

“爽﹍﹍谢莉,你的嘴巴真是太xìng感了﹍﹍啊﹍﹍爽﹍﹍舒服﹍﹍太舒服了﹍﹍真…舒服﹍﹍爽死﹍﹍了”我半躺露出擎天一柱。

我伸手过去“啊!不要﹍﹍”我把手伸到交合的地方掏了一把,满手都是yín水。

谢莉眼神闪烁着躲避,“﹍﹍啊﹍﹍啊﹍﹍啊啊啊﹍﹍痒…人家又要了﹍啊啊啊啊!”剧烈的刺激让她浑身都震颤起来。

“啊!师父﹍我要﹍又要﹍“说着谢莉忍不住跨开双腿,手抓住我的大jī巴对准嫩穴坐下去,‘滋’一声大jī巴顺着yín水全根没入骚穴,谢莉满足的出了口气,耸动白嫩的肥臀上下套弄着我的大jī巴。

“不要动,我来﹍”她晃动屁股,就迫不及待地套弄着,但是身子却失去控制地扭摆起来,交合部位发出地糜烂声音,身体内部潮水般涌流的快感,让她难以矜持起来。

她克制着“恩恩”叫唤。

“喔~~~ 师父~~~ 你好厉害喔~~~~。

”我感受到谢莉体内一潮一潮涌流出来的yín液,随着yín液犹如潮水般出来,她甬道内部也在猛烈收缩,犹如长蛇蜿蜒一般从内部不停的收缩到mī穴开口,紧紧箍住我的ròu棒。

“放开点,乖徒弟!你想叫就叫吧,师父喜欢听你叫唤”谢莉在我的胯上连续套弄了数百下。

“嗯,嗯,我觉得好敏感好敏感,好酸软酸软,真的太刺激了,嗯,嗯,嗯,啊,啊,师父,你来﹍﹍日﹍﹍我﹍﹍好不好?”谢莉浑身震颤着,呻吟已经变成了娇美的啜泣,翻下身来躺在床上,露出ròu蒲花园,翘起兰花指抚摸着自己的饱满犹如馒头的yīn埠。

如此迷人yín荡的场面,怎能不让我激动万分。

我侧躺下来,拉着她的小手去握我的小弟弟。

她轻轻的叫了一声,“啊……啊……嗯……啊……痒……痒…。

”她舒服的忍不住发出呻吟,并开始套弄我的小弟弟。

“好师父,你快点上啊…!…恩…恩…啊…… 痒……好痒……好……受不了……。

”谢莉撒娇地叫起床来。

她的花蕊已充分展开,肌ròu也已放松,yín水充满了yīn埠,可以展开激烈攻势了!于是我扶好她的臀部,开始用力抽插。

谢莉再次失去理智的yín叫起来,她在模糊中喊到:“用力﹍﹍你﹍﹍要﹍﹍出来﹍﹍师﹍﹍师父﹍﹍嗯﹍﹍嗯﹍﹍啊啊﹍﹍”。

她的后面甬道似乎比起我老婆的来还要紧凑,但是同样被我无敌狼牙棒开垦得路路畅通。

我将狼牙棒从她体内退出,但是稍微转了一个角度,突然蛇深地插入她紧紧收缩的花芯,谢莉发出意识模糊的叫声,随着有节奏向后顶……红嫩的yīn唇嫩ròu随着的抽干快速的翻进翻出,每次将yáng具抽出时,就又有一大堆yín水流出。

把两人结合之处弄得到处黏糊糊的。

雪白的大rǚ房也随着激烈的活塞运动不停的抖动。

“啊……啊师父啊……用力啊……插……插……快啊……啊啊啊……啊啊……用力……插死我……插!啊……好酸……好痒……又好麻……受不了……。

师父,插死我……插烂我的骚穴!喔!好爽啊!很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

”“谢莉不停扭动着屁股,不段说出这种yín荡的挑逗话,使我觉得非常兴奋。

“喔~~~ 师父~~~ 喔~~~ 不要停~~~ 不要停~~~ 喔~~~ 顶到~~~ 顶到仔宫了啊~~~ 喔~~~ 我要~~~ 我要泄了~~~ 喔喔~~~ 喔喔~~~ 。

”我粗鲁的抓住谢莉那对不停摇晃的硕大rǚ房,更激烈的顶上去……。

“好深呀……好涨、好爽……刺到仔宫口了……天啊,师父,还有半截没进呢……。

你的好硬、好粗……好舒服呀……。

”由于yín水过多,又有些空气跑进yīn户,一时之间,随着谢莉雪白大屁股的起落,响起了噗唧噗唧的水声,我越摇越起劲、越推越猛、越来越进入!激烈的抽插结果令她芳雪白的身体染成一片粉红色,我们俩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

谢莉已经陶醉并沉溺在这yín海里,完全没注意到我的已经插入进了尽头,并还在她yīn道里边钻动扭转着。

她疯狂的猛摇晃着身躯,由其是她那蛇一般的细腰,更加的扭个不停,嘴里大声哀喊叫着:“师父,好舒服……好像插到底了呢……。

”我抱着她两条丰满白皙的大腿,疯狂的抽插着她的小浪穴,房间里又响起了“扑哧~~扑哧~~”的入穴声。

谢莉也yín荡的向上迎接着我yīn茎的插入,并媚眼如丝的盯着我。

看着谢莉美丽yín荡的容颜,我激动得快要爆炸,我把她的双腿压在她的胸膛上,趴在她身上,飞快的耸动着我的屁股,yīn茎犹如飞梭般的插着她的xiāo茓,每次都顶在她的花心上,谢莉真是个多水的女人,随着我yīn茎的抽插,yín水被yīn茎象挤牛nǎi般的挤了出来,沿着屁股沟流在床上,这样大约抽查了一百多下,我的guī头一阵阵发麻,不由得加快了插入的速度,谢莉知道我快要shè精了,突然停止抖着她的臀部说:“师父,我要让你更爽!我要你从后面干我……这样更深…”说着谢莉翻过来趴在床上。

“快干我,用力的…干我!!!干死我~~~ ,啊,~~~~,喔,干死我吧。

”我发狂的猛抽猛插。

谢莉的yīn唇随着yīn茎的进进出出,也翻进翻出的做着重复的变形运动。

“天啊……好美呀……我要射了……,”“我也要泄了……。

”“我们一起泄吧!”由于猛烈的刺激竟然使谢莉射起了yīn精。

终于我的guī头一阵跳动,大量得的jīng液急射而出,滚烫的浓精烫得谢莉“啊~~啊~~”乱叫,shè精后的我无力的趴在谢莉丰满的ròu体上,大口大口的喘着起。

谢莉aì怜的用手摸去我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座起身,我软下来的yīn茎随着她的yín水滑了出来。

我低下头,看着谢莉发红的yīn唇,她yīn唇上占满的yín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她的yīn道口还没有完全的关闭,能看见我rǚ白色的jīng液正从谢莉那红色的小洞中流出来。

谢莉抬手打了我屁股一下说:“坏师父,还没看够吗?色狼”。

我又抱着我的徒弟谢莉亲起来,谢莉的舌头又软又湿,亲起来感觉好极了。

我吻她那对香喷喷又汗湿不已的大rǚ房,谢莉者用力顶住我不让ròu棒让出来。

谢莉感到我的yīn茎还硬硬的插在她的yīn道中,她用手抱住我的脖子,用她俏丽的脸庞摩擦着我的脸赞叹的说:“师父,你真厉害,以后我还要…。

”自从那次之后,只要只要没人,谢莉就不穿内衣裤或者穿无档内裤、无档裤袜,任何地方都成了我们师徒俩的xìngaì场所,卧室,浴室,书房,床,书桌,沙发,厨房,地板上,汽车里,野外,车间里,都留下我俩做aì后流出的斑斑痕迹……。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