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小家碧玉—沈君

小家碧玉—沈君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沈君称得上是小家碧玉了,个子娇小,皮肤白皙,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胸部高耸,腰躯柔软,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

沈君喜欢穿中式上衣,特别是一件蓝底白花紧身的,素雅又有丰韵,如同油画中人。

沈君和王远、陈钢是同窗好友,毕业后又成了一家公司一个办公室的同事。

陈钢一直暗恋沈君,但沈君半年前嫁给了老实的王远.由于夫妻不能同在一个办公室,所以公司九楼的计算器中心只剩下陈钢和沈君两个人,王远搬到南面一墙之隔的策划部。

透过磨沙玻璃,他们可以看到王远模糊的身影。

由于光线的缘故,王远看不到他们。

陈钢一直想得到沈君,但她对王远感情很深,陈钢始终没有机会。

陈钢虽然嫉恨,但一直隐在心底,表面上对他们非常好。

特别是经常在工作上照顾沈君,让沈君非常感激。

陈钢和沈君整日相处,沈君的一举一动都让他产生无限幻想。

有时和沈君说话时,看着沈君一张一合的小嘴,陈钢总是想“它上面的嘴小,下面的“嘴”应该也很小吧?”;有时站在沈君身后帮助她修改程序,透过她的领口看到若隐若现的酥胸,陈钢就有伸进手去抚摸的冲动;有时沈君躲在屏风后换衣服,陈钢就会想到她柔软的腰、丰满的臀、修长的腿,幻想她的一身白ròu在自己身下挣扎的情景……陈钢无数次意yín沈君,但始终没有真正下手的机会。

然而,到了夏天机会还是来了。

王远的母亲患病住院,王远天天晚上在医院陪母亲.陈钢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他精心策划了一个圈套。

这一天,陈钢下班后又返回办公室,此时丽人已去空留余香,陈钢叹了口气,走到沈君计算器前。

沈君业务远不如陈钢,平时自己负责的系统全靠陈钢帮忙,因此,陈钢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全部搞定。

然后,他溜回家,躺在床上,把自己的计划回想了一遍,认为没大问题,一切全看天意。

这天晚上,陈钢没睡好,脑海中全是沈君的柔软娇躯,几次都想“打飞机”解决,但他忍住了,他要给沈君留着这“一炮”,这等了几年的“一炮”,要尽可能多地储存“子弹”,等着把“子弹”向沈君发射。

第二天,陈钢按计划请假没来上班,躺在床上睡懒觉.不出所料,不到中午手机便响了,果然是沈君,她急切的说:“小钢吗?我的计算器出问题了,明天总公司要来审计,经理急死了,你能来吗?”“我……”陈钢故意装出为难的样子,“我在机场接亲戚……”其实陈钢家在公司附近。

“帮帮忙啦,我实在没办法了。

”沈君急道。

“好吧,我一小时后到。

”放下手机,陈钢点上一支烟,“天助我也!”他想。

他不着急,他要等沈君更着急。

下午一点,陈钢来到公司。

一进门沈君便说:“你总算来了,经理刚走,好凶啊,我怕死了。

”陈钢胡乱答应着来到计算器前。

他不想立即解决问题,他要等夜幕降临.下午四点多,经理又来了,火冒三丈,告诉他们:“不搞完不能下班!”沈君只好答应,而陈钢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心想“当然要搞完,不过不是搞计算器而是搞她。

”他偷偷看了沈君一眼:这个小女人,秀眉紧蹙,美丽的眼睛专注着屏幕,浑然不知危险临近。

陈钢说:“小君,看来我们要加班了,你给小远说一声。

”“嗯”沈君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陈钢看着她一扭一扭离去的背影,心想“今晚就要剥开你的衣衫看看里面的白ròu。

”陈钢知道王远和沈君家在郊外,乘车要一个半小时,天晚了根本没法回家。

过了好一会儿沈君才回来,幽幽地说:“王远要去医院照顾婆婆,看来今天要住女工宿舍了。

”“嗯。

”陈钢答应着,继续检查着程序。

五点多了,公司要下班了。

王远跑过来,还买来晚餐、啤酒。

他向陈钢道了一声谢,便离开了。

陈钢心想“其实我要感谢你呢,今天就让你的娇妻成为我的玩物。

”“谢谢你,小钢。

”沈君突然说:“这两年真是多亏你了,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别这样说,小君,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陈钢说.“嗯。

”沈君眼睛里全是感激。

陈钢避开她无邪的眼神,心想“晚上就让你好好感谢我,也许明天你和王远就该恨我了。

”快八点了,沈君看陈钢一点进展也没有就说:“小钢,我们先吃饭吧。

吃完饭我去宿舍登记要间卧室。

”“哎。

”陈钢放下手中的工作。

王远买的都是他俩愿吃的。

两人一边吃一边交谈,陈钢故意说些笑话,逗得沈君花枝乱颤,陈钢看得痴了。

沈君突然发现陈钢的眼神有些异样,就说:“你看什么?”“我……”陈钢说:“小君,你真好看。

”沈君的脸立即红了,这是陈钢第一次这么说,她一直不了解陈钢的心意。

陈钢平时说话很随便,沈君虽然觉得很逗,也很喜欢,但一直把陈钢当朋友。

陈钢瞬间清醒过来,叉开话题,执意要沈君陪他喝酒,沈君虽不会喝,但不忍心拒绝,便喝了两杯,粉脸泛出红晕。

饭后他们又开始工作,沈君曾经想去宿舍一趟,十点前如果不登记是不许入宿的,但陈钢巧妙地阻止了她,直到错过了入宿时间.晚十一点,陈钢一声惊呼,系统恢复正常,两人击掌相庆,沈君更是欢呼起来,“谢谢你小钢,你好伟大!”陈钢一边谦虚着一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哎呀,小君,你晚上住哪里呀?”沈君也想起来,但也不着急:“小钢,你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回家,至于我嘛,”沈君一指宽大的黑色办公桌,“就这里吧!”简单收拾了一下,陈钢走出办公室,还叮嘱沈君“插好门啊”!“知道了。

”沈君答应着,又说了一句,“谢谢你,小钢,陪我加班这么晚,真不好意思。

”“以后再谢吧!”陈钢说了句语义双关的话,匆匆离去。

陈钢没有走远,偷偷溜进女厕。

女厕有两个隔间,陈钢选择了靠里面没有灯的一间.整个办公大楼只有他们两人,他认为沈君不敢到里面这间.陈钢踩在下水管上,头刚好伸过隔扇,另一间女厕尽收眼底。

五六分钟后,高跟鞋的响声由远及近,是沈君。

沈君果然不敢到里面这间,而是开了第一间厕所的门.陈钢这才注意,沈君今天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套裙,更加显得皮肤白皙。

沈君还小心翼翼地插上门,陈钢心中暗笑。

沈君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偷看自己,今天她实在累坏了。

她缓缓揭开短裙的纽扣,这件短裙是紧身的,最能体现女xìng的身材,但蹲坑小便的时候却需解下。

她解下短裙,举手挂在衣钩上,恰好就在陈钢脸下,吓了陈钢一跳,好在沈君没发现.沈君又将长统连裤袜脱下来挂上,陈钢立即闻到一阵清香,往下一看,沈君露出白色内裤和两条白生生的大腿。

陈钢感觉到yáng具将裤子撑了起来,索xìng解开裤子将它掏出来。

沈君脱下内裤,蹲了下去。

美妙的曲线立即映入陈钢的眼帘,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沈君裸露的臀部,她的屁股既较小又白皙,皮肤光滑得可以捏出水来,惹得陈钢咽了几次口水。

“哗哗”的水声更让陈钢热血沸腾,他几乎要冲下去。

这时,沈君站了起来,臀部的另一种曲线又吸引了陈钢,陈钢想“再等等,一会儿就是我的,任凭我享受”。

沈君穿上内裤和裙子,却将裤袜拿在手里,不再穿上,想必是睡觉不方便。

沈君走后,陈钢从管子上下来,靠在墙上,点上一支烟等待。

他已经在沈君的茶杯里下了安眠药,只等她入睡。

一小时后,陈钢回到办公室,轻松地撬开门,溜了进去。

今晚天色很好,月光皎洁。

黑色的大办公桌上,沈君如同熟睡的女神。

陈钢走到沈君身前,月光下的她楚楚动人。

她美丽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特别是微微上翘的嘴唇显得尤其xìng感。

这是自己一直幻想得到的,陈钢忍不住亲了一下。

沈君没有反应,看来安眠药起了作用,陈钢放心了。

虽然他一直想占有沈君,但也不想破坏和王远的关系,所以一直等到今天。

沈君的双腿露在外面,她没有穿鞋子,小脚ròu突突的。

陈钢轻轻抚摸着,这双脚柔弱无骨。

“嗯……”沈君突然动了一下,陈钢立即放手。

“别闹……小远……”沈君含糊着说.“原来她把我当成了王远.”陈钢暗自舒了一口气,更加放心,轻轻脱光自己的衣服。

他抓着沈君的后领口往下扯,上衣被扯到胸部,沈君的香肩露了出来。

他再将她的双手从袖筒中抽出,把上衣从胸部一直拉到腰部,沈君晶莹洁白的肌肤露出了一大片,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文胸。

陈钢轻轻把手伸到沈君的臀下,向上托起她的身体,然后把上衣和裙子从腰部一直褪了下来。

沈君除了文胸和内裤身体大部分都裸露了,光滑洁白的肌肤、曼妙的曲线令陈钢惊叹不已。

他把沈君的娇躯轻轻翻转,左手伸到沈君的背后,熟练的解开了文胸的搭钩,沈君那动人的rǚ房微带着一丝颤抖从胸罩中滚了出来,彻底地裸露在他的视线之下。

沈君身躯娇小,胸部却不小,呈现出成熟少妇的丰韵。

陈钢的双手立即袭上沈君的美rǚ,把整个手掌贴在rǚ峰上。

这高耸的双rǚ是陈钢朝思暮想地,如今握在手中还能感觉到细细的颤抖,更加显出成熟少妇的妩媚来。

陈钢伸手拈起沈君的内裤,用力往下一拉,便褪到了膝上,隆起的yīn阜和淡淡的yīn毛完全暴露出来。

她的yīn部居然如同少女一般。

陈钢将她的内裤徐徐褪下,沈君顷刻之间被剥得小白羊一般干干净净,玉体上已没有寸丝半缕,娇躯洁白光滑不带任何瑕疵。

从未被外人探视的神秘ròu体,彻底被陈钢的双眼占有。

陈钢俯下身再次亲吻着沈君的嘴唇,他的双手有些颤抖,占有梦寐以求的人是多么激动。

沈君有了反应,或许她在梦中和王远亲热呢。

陈钢不失时机地撬开沈君的嘴唇,贪婪地吸允着她的香舌,双手抚摸着她柔软的胸部。

“嗯……”沈君的反应大了些,居然很配合陈钢的亲吻。

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陈钢感到无比幸福。

他从沈君的唇吻到脖子,从脖子吻到酥胸,含住rǚ头允吸着。

沈君的rǚ头立即硬起来,口中也发出诱人的呻吟。

陈钢的嘴吻过她的小腹,吻过她的肚脐,一直到她的神秘xiāo茓。

她的xiāo茓果然和她的嘴一样小,yīn毛稀少宛若少女。

陈钢甚至担心自己粗大的yáng具能不能顺利放进去。

陈钢触到她的yīn部,那里早已有些湿润了,yáng具在黑暗中摸索着,找着了去处,“滋……”一声,插进去小半截。

“啊!可真紧啊,真舒服。

小君,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陈钢更加兴奋,又一使劲,终于钻进去大半根。

睡梦中的沈君双腿一紧,陈钢只感觉yáng具被沈君的yīn道紧紧地裹住,但并不生涩,而是软绵绵的。

陈钢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yáng具连根插入。

沈君秀眉微微皱起,“嗯……”了一声,浑身抖了一下,睡梦中还以为是夫妻做事一般她轻声地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一对雪白的rǚ房在胸前晃动着,让陈钢更加刺激,遂使出浑身解数,左三右四、九浅一深,花样百出。

沈君平时很害羞,和王远结婚半年来,甚至不愿意让王远看自己的裸体,夫妻做事大都是在黑暗中进行,往往是草草行事,虽然含蓄但少了很多情趣。

这次,她却在沉睡中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仿佛得到了丈夫的深情aì抚,不由地发出了模糊的呻吟:“啊…嗯…小远…”听着沈君轻声呼喊王远的名字,陈钢忌火中烧,顾不得怜香惜玉,涨红着的yáng具全力撞击着她的花心。

他要令她永远记住这一天,要令她呻吟,要令她哭泣、痛苦。

陈钢抽插百余次后,沈君美丽的面容渐渐露出娇羞的表情,嘴角还带着几丝笑意,朦胧中似乎她也感觉到一点诧异:为什么今天特别不一样呢?但强烈的快感已经让她顾不了太多,mī穴也开始一次次泛出蜜水,一张一合地裹着陈钢的yáng具。

销魂的感觉传遍陈钢全身的每一个角落,让他感到无比的畅酣。

陈钢觉得,沈君不像被强姦,更像是真真正正地向丈夫奉献着自己的美丽身体.陈钢感觉沈君已经到达高氵朝 了,而自己也飘飘欲仙了,便轻轻抽出yáng具,他要做一次一直渴望做的事-在沈君xìng感的小嘴中shè精。

他把yáng具移到沈君的嘴上,放到她的双唇之间.梦中的沈君正微张着小嘴,发出“啊……啊”地呻吟声,陈刚毫不客气,立即把yáng具塞了进去。

沈君的小脸儿涨红了,梦中的她怎么知道嘴里有个什么东西,她甚至用香舌添了添。

当感觉味道不对时,双眉微微蹙了蹙,想摇头摆脱。

陈钢双手抓住沈君的头,下身一挺,抽了起来。

沈君的挣扎强烈了许多,但怎么能逃出陈钢的魔掌呢。

她的摇晃大大增加了对陈钢的刺激,陈钢忍不住一泄如注。

陈钢的这一“枪“憋了好久,jīng液特别多,呛得沈君连连咳嗽。

看着沈君满嘴都是自己的jīng液,陈钢满足的抽出yáng具。

然而,就在这时沈君突然睁开了眼睛。

从梦中惊醒的她首先看到的是陈钢满足的笑脸,随即意识到什么,腾地一下坐了起来,立即发觉自己是赤裸的,mī穴微微酸麻,她“啊”的一声惊呼,跳下桌子,嘴角的jīng液淌了下来,她抹了一下知道是什么了,立即狂奔出办公室。

她的惊醒也出乎陈钢的意料,不由得一呆,沈君已从身边跑过.陈钢在沈君的茶杯里下了药,看来药xìng太小,以至沈君醒来,计划全打乱了,本来他还想再来“一炮”,在沈君的mī穴里也射一次,彻底占有这个日思夜想的女人,但现在全泡汤了。

“她要到哪儿去?”陈钢一边穿起衣服,一边思索。

他突然意识到,沈君还光着身子,应该不会走远,于是拿起她的衣物向厕所走去。

刚到女厕门口,陈钢就听到沈君大声呕吐的声音,“她果然在这里.”陈钢得意的笑了。

沈君平时最aì清洁,夫妻之间从未有过口交,今夜满嘴的jīng液让她恶心,她不停地吐着,不停地洗着,但心中的屈辱却永远也洗不掉了。

她无比后悔,由于一时疏忽,自己的清白身躯竟被别的男人玷污,而这个人竟然还是自己和丈夫最相信的朋友。

陈钢,这个经常关心自己、帮助自己的朋友,居然做出这种事。

沈君真的不明白。

陈钢透过女厕的门看到了沈君全裸的倩影,心中一荡,满怀歉意地说:“小君,对不起。

”沈君“啊”得一声,跑到墙角,双手护胸,叫道“你别过来!”陈钢心中好笑,说:“我偏要过去,刚才已经全看到了,你能怎样?”说着推开了门.沈君一脸怨恨,“你好卑鄙……你要过来……我就从窗户上跳下去!”她站在窗前,伸手拉开了窗户。

陈钢没想到她会这么刚烈,他不想闹出人命,就说:“好好,你别跳,我不过去。

”还把沈君的衣服扔了过去。

沈君赶忙弯腰捡起来,也顾不得春光外泄,立即快速地穿起来。

陈钢笑嘻嘻地看着,如同猫捉到一只可aì的老鼠,极尽戏弄。

沈君穿好衣服突然跑过来,一把推开陈钢向楼下奔去。

陈钢吓了一跳,惊愕之间,沈君已经跑下楼。

“她不敢走远吧。

”陈钢想,随后回到办公室,静静等待。

沈君始终没回来,天亮了,陈钢有些紧张,“她不会想不开吧。

”下楼找了一圈,没发现人影,就又回到办公室。

上班了,沈君也没回来,王远也没来。

“她会不会告诉王远?”陈钢想,“应该不会,沈君是很要面子的,这种事怎么会告诉王远呢。

”陈钢在不安中过了一天。

第二天,王远来上班了,从他的表情陈钢断定沈君没告诉她那件事。

从王远口中得知,沈君病了。

陈钢放心了。

又过了几天,沈君还没来。

王远告诉陈钢,沈君要辞职了,他还很不理解“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辞职呢?”陈钢心里清楚,但也有几许失落。

“就这样失去沈君了吗?”他很遗憾,“唉……那天还有好多事没干呢。

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陈钢接连几天郁郁寡欢,那个激情夜晚常常浮现在眼前,特别是看到沈君的一些用具,睹物思人,更添伤感。

半月后,沈君突然露面了。

她一进门就说:“我辞职了,今天是来拿东西的。

”陈钢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扑上去抓住她,沈君奋力挣扎,陈钢一只大手抓住沈君的双手,另一只手立即插上门,转身抱住她。

“放开我……不要呀……”沈君叫喊着。

陈钢没理她,紧紧抱住她,一阵狂吻。

“喔……不要……王远就在那面……求你……”她低声说,并不断喘息挣扎。

透过磨沙玻璃,果然可以看到王远的身影。

“要不要叫他来看呀?”提到王远,陈钢又妒忌又兴奋.“你……”这句话很管用,沈君已经不敢叫喊,但仍然未屈服。

她不甘心再次受辱,激烈挣扎着,口中低声骂道:“你……你好卑鄙……”这已经是沈君可以骂出的最难听的话了,她的脸气得胀红.陈钢要征服她,和她保持长久的xìng关系,怎能放过这送上门的肥ròu。

他奋力把她上身按住,使她趴在桌子上,双腿夹住她的双腿,使她不能动弹。

沈君仍不肯就范,腰肢不停扭动着。

这反而增加了陈钢的欲望,他左手抓住沈君双手,右手将她的短裙撩到腰部以上,脱下她的白色内裤,露出雪白的屁股。

他喜欢看沈君挣扎的样子:沈君扭动着光屁股,在他看来如同色情表演,他在等待沈君的力气耗尽.果然,在一次次反抗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之后,沈君的身体逐渐软了下来,她扭过头愤怒地盯着陈钢,眼睛里闪出幽怨的神情。

陈钢冲她笑了笑,沈君又开始挣扎,但力量已经不大。

陈钢的右手迅速解开她裙子和胸罩,开始上下抚摸她光滑的躯体,嘴上说:“小君,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会让你舒服的。

你没试过在后边干的滋味吧?很舒服的。

”陈钢故意用yín词秽语挑逗她,希望激起她的欲望。

沈君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姿势也可以做aì,她的哀求声、骂声和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但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

陈钢知道她已经弃械投降了,女人有过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这一点陈钢很自信。

陈钢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嘴巴轻咬着她的肌肤,一边用aì抚刺激她的欲望,一边很快脱去她上身的一切衣物。

沈君白生生的趴在桌子上,心里明白今天难逃被再次强姦的厄运,不禁后悔自己简直是送羊入虎口,任人宰割。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来呢?沈君也说不清。

那天逃出后,她没敢走远,而是躲到二楼厕所里,直到天明。

回家后,她本想告诉丈夫,但由于婆婆病重,一直没法开口。

她最后决定,把这件事藏在心里,并作了辞职的打算。

她不想再见陈钢了,然而几天来,她总是失眠,总是想起那一夜,想起那梦中超乎一切的快感……陈钢不管这些,此时他正盯着沈君雪白的屁股:在阳光下,沈君的屁股简直是人间尤物,白得刺眼。

陈钢摸了摸沈君的yīn户,已经有些湿润,便不再犹豫,脱下裤子,将yáng具放在沈君yīn部轻轻摩擦。

陈钢看得出,沈君在极力忍耐,但她的下体却只坚持了几分钟,蜜汁便涌了出来,心中暗笑她刚才还是一副贞节烈女的样子,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被俘虏,这个小女人居然也是个xìng欲很强的人。

于是,腰部一顶来了个老汉推车便抽送起来。

这次和上次大大的不同:上次沈君把自己当成了她丈夫,可以说是偷姦,自己又激动又紧张,而这次却是真正的通姦了。

想到此处,陈钢精神大振,使出浑身解数,九浅一深大干起来。

沈君也忍不住低声叫起来,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给了她新的刺激,她开始配合着陈钢的动作起伏。

大约过了几分钟,电话的声音让他们都吓了一跳。

沈君犹豫了一下,接起桌上的电话。

“小君,小君,”是她老公来找老婆了。

“哦……”沈君含糊着答应。

“还不过来?”王远问。

听到她老公的声音,陈钢停止了动作,但yáng具仍插在里面,双手抚摸着她的rǚ房,yín笑着消遣她。

她扭头瞪了陈钢一眼,陈钢故意狠狠顶了一下她的mī穴。

“啊……”沈君情不自禁叫了出来。

“怎么了?”王远关切地问。

“唔……”沈君犹豫着,“没事的啦,我……我颈部落枕了,让小刚给我治一治。

”陈钢一边暗暗佩服她反应机敏,一边暗道“我没给你老婆揉颈部,正给她揉胸部、肏ròu屄呢。

”于是说:“是啊,小远,过来看看吧。

”沈君又瞪了陈钢一眼,眼神充满恐惧和哀求。

“不用了,我要下楼一趟,经理有事找我。

”王远说,“小君,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放下电话。

陈钢双手再次抓住沈君浑圆的臀部,一顶到底,毫不客气地又抽插起来。

此时,沈君脸颊泛红,不断喘息,后背不停起伏。

只是紧闭双目不敢转过头,看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她全身绷紧,mī穴犹如涌泉,小嘴中发出撩人的呻吟。

陈钢知道她快高氵朝 了,有意捉弄她,把yáng具拔出了一点.“别……别拔出来!”沈君说了句自己一辈子不可能说的话。

“叫我好老公,我就放进去。

”陈钢不依不饶。

“哦……哦……”沈君犹豫着。

“叫不叫?不叫我走了。

”陈钢又拔出一点.沈君终于还是开口了:“哦……好……老公……”声音比蚊子还小。

“大声点!”“哦……别折磨我……”沈君痛苦地说.“我要走了……”陈钢把yáng具从她身上拿开.“不!我……我叫……我叫”沈君呻吟着,“好老公……老公,饶了我吧,快来肏我。

”陈钢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翻过沈君的身子,扛起她双腿插进去。

经过几番抽插,陈钢又问:“是不是你从来没有如此舒服过?说,是不是。

”“我……”沈君痛苦地说:“你都把我玩成这样了……你就饶了我吧!”“不行!”陈钢说,“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开门了,让公司所有人都来看看。

”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不不……我说……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沈君说完立即闭上眼睛,“我被你给毁了,我没脸见王远了。

”陈钢一听到王远的名字,一阵妒意上升“说,我是不是比你老公会肏,被我肏是不是更舒服?”“你比他会肏……比他厉害……啊……啊……我死了……”陈钢看到沈君终于被自己干得欲仙欲死,高氵朝 叠起,一般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双手托起沈君的纤腰,用力把yáng具顶到最深处,猛力抽插,接着一股热流激射而出。

沈君全身一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急切地说:“别射到里面,今天……不是安全期,我求求你别射到里面。

”陈钢不管那些,按住沈君又射了七八次才罢休,然后悠闲地坐到沙发上欣赏.陈钢发现她双颊晕红,得意地说:“舒服吧?”沈君一言不发,依然躺在桌子上,全身赤裸,白色的jīng液缓缓从她的mī穴流出,看来她累得不轻.陈钢拿起早已备好的相机,抢拍了几张沈君的裸照,他要用这些裸照控制沈君,让她永远成为自己的xìng伴……沈君最终没有辞职,她在陈钢的控制下,也逐渐沉溺于和陈钢的婚外xìngaì中。

沈君称得上是小家碧玉了,个子娇小,皮肤白皙,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胸部高耸,腰躯柔软,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

沈君喜欢穿中式上衣,特别是一件蓝底白花紧身的,素雅又有丰韵,如同油画中人。

沈君和王远、陈钢是同窗好友,毕业后又成了一家公司一个办公室的同事。

陈钢一直暗恋沈君,但沈君半年前嫁给了老实的王远.由于夫妻不能同在一个办公室,所以公司九楼的计算器中心只剩下陈钢和沈君两个人,王远搬到南面一墙之隔的策划部。

透过磨沙玻璃,他们可以看到王远模糊的身影。

由于光线的缘故,王远看不到他们。

陈钢一直想得到沈君,但她对王远感情很深,陈钢始终没有机会。

陈钢虽然嫉恨,但一直隐在心底,表面上对他们非常好。

特别是经常在工作上照顾沈君,让沈君非常感激。

陈钢和沈君整日相处,沈君的一举一动都让他产生无限幻想。

有时和沈君说话时,看着沈君一张一合的小嘴,陈钢总是想“它上面的嘴小,下面的“嘴”应该也很小吧?”;有时站在沈君身后帮助她修改程序,透过她的领口看到若隐若现的酥胸,陈钢就有伸进手去抚摸的冲动;有时沈君躲在屏风后换衣服,陈钢就会想到她柔软的腰、丰满的臀、修长的腿,幻想她的一身白ròu在自己身下挣扎的情景……陈钢无数次意yín沈君,但始终没有真正下手的机会。

然而,到了夏天机会还是来了。

王远的母亲患病住院,王远天天晚上在医院陪母亲.陈钢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他精心策划了一个圈套。

这一天,陈钢下班后又返回办公室,此时丽人已去空留余香,陈钢叹了口气,走到沈君计算器前。

沈君业务远不如陈钢,平时自己负责的系统全靠陈钢帮忙,因此,陈钢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全部搞定。

然后,他溜回家,躺在床上,把自己的计划回想了一遍,认为没大问题,一切全看天意。

这天晚上,陈钢没睡好,脑海中全是沈君的柔软娇躯,几次都想“打飞机”解决,但他忍住了,他要给沈君留着这“一炮”,这等了几年的“一炮”,要尽可能多地储存“子弹”,等着把“子弹”向沈君发射。

第二天,陈钢按计划请假没来上班,躺在床上睡懒觉.不出所料,不到中午手机便响了,果然是沈君,她急切的说:“小钢吗?我的计算器出问题了,明天总公司要来审计,经理急死了,你能来吗?”“我……”陈钢故意装出为难的样子,“我在机场接亲戚……”其实陈钢家在公司附近。

“帮帮忙啦,我实在没办法了。

”沈君急道。

“好吧,我一小时后到。

”放下手机,陈钢点上一支烟,“天助我也!”他想。

他不着急,他要等沈君更着急。

下午一点,陈钢来到公司。

一进门沈君便说:“你总算来了,经理刚走,好凶啊,我怕死了。

”陈钢胡乱答应着来到计算器前。

他不想立即解决问题,他要等夜幕降临.下午四点多,经理又来了,火冒三丈,告诉他们:“不搞完不能下班!”沈君只好答应,而陈钢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心想“当然要搞完,不过不是搞计算器而是搞她。

”他偷偷看了沈君一眼:这个小女人,秀眉紧蹙,美丽的眼睛专注着屏幕,浑然不知危险临近。

陈钢说:“小君,看来我们要加班了,你给小远说一声。

”“嗯”沈君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陈钢看着她一扭一扭离去的背影,心想“今晚就要剥开你的衣衫看看里面的白ròu。

”陈钢知道王远和沈君家在郊外,乘车要一个半小时,天晚了根本没法回家。

过了好一会儿沈君才回来,幽幽地说:“王远要去医院照顾婆婆,看来今天要住女工宿舍了。

”“嗯。

”陈钢答应着,继续检查着程序。

五点多了,公司要下班了。

王远跑过来,还买来晚餐、啤酒。

他向陈钢道了一声谢,便离开了。

陈钢心想“其实我要感谢你呢,今天就让你的娇妻成为我的玩物。

”“谢谢你,小钢。

”沈君突然说:“这两年真是多亏你了,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别这样说,小君,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陈钢说.“嗯。

”沈君眼睛里全是感激。

陈钢避开她无邪的眼神,心想“晚上就让你好好感谢我,也许明天你和王远就该恨我了。

”快八点了,沈君看陈钢一点进展也没有就说:“小钢,我们先吃饭吧。

吃完饭我去宿舍登记要间卧室。

”“哎。

”陈钢放下手中的工作。

王远买的都是他俩愿吃的。

两人一边吃一边交谈,陈钢故意说些笑话,逗得沈君花枝乱颤,陈钢看得痴了。

沈君突然发现陈钢的眼神有些异样,就说:“你看什么?”“我……”陈钢说:“小君,你真好看。

”沈君的脸立即红了,这是陈钢第一次这么说,她一直不了解陈钢的心意。

陈钢平时说话很随便,沈君虽然觉得很逗,也很喜欢,但一直把陈钢当朋友。

陈钢瞬间清醒过来,叉开话题,执意要沈君陪他喝酒,沈君虽不会喝,但不忍心拒绝,便喝了两杯,粉脸泛出红晕。

饭后他们又开始工作,沈君曾经想去宿舍一趟,十点前如果不登记是不许入宿的,但陈钢巧妙地阻止了她,直到错过了入宿时间.晚十一点,陈钢一声惊呼,系统恢复正常,两人击掌相庆,沈君更是欢呼起来,“谢谢你小钢,你好伟大!”陈钢一边谦虚着一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哎呀,小君,你晚上住哪里呀?”沈君也想起来,但也不着急:“小钢,你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回家,至于我嘛,”沈君一指宽大的黑色办公桌,“就这里吧!”简单收拾了一下,陈钢走出办公室,还叮嘱沈君“插好门啊”!“知道了。

”沈君答应着,又说了一句,“谢谢你,小钢,陪我加班这么晚,真不好意思。

”“以后再谢吧!”陈钢说了句语义双关的话,匆匆离去。

陈钢没有走远,偷偷溜进女厕。

女厕有两个隔间,陈钢选择了靠里面没有灯的一间.整个办公大楼只有他们两人,他认为沈君不敢到里面这间.陈钢踩在下水管上,头刚好伸过隔扇,另一间女厕尽收眼底。

五六分钟后,高跟鞋的响声由远及近,是沈君。

沈君果然不敢到里面这间,而是开了第一间厕所的门.陈钢这才注意,沈君今天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套裙,更加显得皮肤白皙。

沈君还小心翼翼地插上门,陈钢心中暗笑。

沈君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偷看自己,今天她实在累坏了。

她缓缓揭开短裙的纽扣,这件短裙是紧身的,最能体现女xìng的身材,但蹲坑小便的时候却需解下。

她解下短裙,举手挂在衣钩上,恰好就在陈钢脸下,吓了陈钢一跳,好在沈君没发现.沈君又将长统连裤袜脱下来挂上,陈钢立即闻到一阵清香,往下一看,沈君露出白色内裤和两条白生生的大腿。

陈钢感觉到yáng具将裤子撑了起来,索xìng解开裤子将它掏出来。

沈君脱下内裤,蹲了下去。

美妙的曲线立即映入陈钢的眼帘,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沈君裸露的臀部,她的屁股既较小又白皙,皮肤光滑得可以捏出水来,惹得陈钢咽了几次口水。

“哗哗”的水声更让陈钢热血沸腾,他几乎要冲下去。

这时,沈君站了起来,臀部的另一种曲线又吸引了陈钢,陈钢想“再等等,一会儿就是我的,任凭我享受”。

沈君穿上内裤和裙子,却将裤袜拿在手里,不再穿上,想必是睡觉不方便。

沈君走后,陈钢从管子上下来,靠在墙上,点上一支烟等待。

他已经在沈君的茶杯里下了安眠药,只等她入睡。

一小时后,陈钢回到办公室,轻松地撬开门,溜了进去。

今晚天色很好,月光皎洁。

黑色的大办公桌上,沈君如同熟睡的女神。

陈钢走到沈君身前,月光下的她楚楚动人。

她美丽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特别是微微上翘的嘴唇显得尤其xìng感。

这是自己一直幻想得到的,陈钢忍不住亲了一下。

沈君没有反应,看来安眠药起了作用,陈钢放心了。

虽然他一直想占有沈君,但也不想破坏和王远的关系,所以一直等到今天。

沈君的双腿露在外面,她没有穿鞋子,小脚ròu突突的。

陈钢轻轻抚摸着,这双脚柔弱无骨。

“嗯……”沈君突然动了一下,陈钢立即放手。

“别闹……小远……”沈君含糊着说.“原来她把我当成了王远.”陈钢暗自舒了一口气,更加放心,轻轻脱光自己的衣服。

他抓着沈君的后领口往下扯,上衣被扯到胸部,沈君的香肩露了出来。

他再将她的双手从袖筒中抽出,把上衣从胸部一直拉到腰部,沈君晶莹洁白的肌肤露出了一大片,上身只剩下一件白色文胸。

陈钢轻轻把手伸到沈君的臀下,向上托起她的身体,然后把上衣和裙子从腰部一直褪了下来。

沈君除了文胸和内裤身体大部分都裸露了,光滑洁白的肌肤、曼妙的曲线令陈钢惊叹不已。

他把沈君的娇躯轻轻翻转,左手伸到沈君的背后,熟练的解开了文胸的搭钩,沈君那动人的rǚ房微带着一丝颤抖从胸罩中滚了出来,彻底地裸露在他的视线之下。

沈君身躯娇小,胸部却不小,呈现出成熟少妇的丰韵。

陈钢的双手立即袭上沈君的美rǚ,把整个手掌贴在rǚ峰上。

这高耸的双rǚ是陈钢朝思暮想地,如今握在手中还能感觉到细细的颤抖,更加显出成熟少妇的妩媚来。

陈钢伸手拈起沈君的内裤,用力往下一拉,便褪到了膝上,隆起的yīn阜和淡淡的yīn毛完全暴露出来。

她的yīn部居然如同少女一般。

陈钢将她的内裤徐徐褪下,沈君顷刻之间被剥得小白羊一般干干净净,玉体上已没有寸丝半缕,娇躯洁白光滑不带任何瑕疵。

从未被外人探视的神秘ròu体,彻底被陈钢的双眼占有。

陈钢俯下身再次亲吻着沈君的嘴唇,他的双手有些颤抖,占有梦寐以求的人是多么激动。

沈君有了反应,或许她在梦中和王远亲热呢。

陈钢不失时机地撬开沈君的嘴唇,贪婪地吸允着她的香舌,双手抚摸着她柔软的胸部。

“嗯……”沈君的反应大了些,居然很配合陈钢的亲吻。

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陈钢感到无比幸福。

他从沈君的唇吻到脖子,从脖子吻到酥胸,含住rǚ头允吸着。

沈君的rǚ头立即硬起来,口中也发出诱人的呻吟。

陈钢的嘴吻过她的小腹,吻过她的肚脐,一直到她的神秘xiāo茓。

她的xiāo茓果然和她的嘴一样小,yīn毛稀少宛若少女。

陈钢甚至担心自己粗大的yáng具能不能顺利放进去。

陈钢触到她的yīn部,那里早已有些湿润了,yáng具在黑暗中摸索着,找着了去处,“滋……”一声,插进去小半截。

“啊!可真紧啊,真舒服。

小君,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陈钢更加兴奋,又一使劲,终于钻进去大半根。

睡梦中的沈君双腿一紧,陈钢只感觉yáng具被沈君的yīn道紧紧地裹住,但并不生涩,而是软绵绵的。

陈钢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yáng具连根插入。

沈君秀眉微微皱起,“嗯……”了一声,浑身抖了一下,睡梦中还以为是夫妻做事一般她轻声地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一对雪白的rǚ房在胸前晃动着,让陈钢更加刺激,遂使出浑身解数,左三右四、九浅一深,花样百出。

沈君平时很害羞,和王远结婚半年来,甚至不愿意让王远看自己的裸体,夫妻做事大都是在黑暗中进行,往往是草草行事,虽然含蓄但少了很多情趣。

这次,她却在沉睡中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仿佛得到了丈夫的深情aì抚,不由地发出了模糊的呻吟:“啊…嗯…小远…”听着沈君轻声呼喊王远的名字,陈钢忌火中烧,顾不得怜香惜玉,涨红着的yáng具全力撞击着她的花心。

他要令她永远记住这一天,要令她呻吟,要令她哭泣、痛苦。

陈钢抽插百余次后,沈君美丽的面容渐渐露出娇羞的表情,嘴角还带着几丝笑意,朦胧中似乎她也感觉到一点诧异:为什么今天特别不一样呢?但强烈的快感已经让她顾不了太多,mī穴也开始一次次泛出蜜水,一张一合地裹着陈钢的yáng具。

销魂的感觉传遍陈钢全身的每一个角落,让他感到无比的畅酣。

陈钢觉得,沈君不像被强姦,更像是真真正正地向丈夫奉献着自己的美丽身体.陈钢感觉沈君已经到达高氵朝 了,而自己也飘飘欲仙了,便轻轻抽出yáng具,他要做一次一直渴望做的事-在沈君xìng感的小嘴中shè精。

他把yáng具移到沈君的嘴上,放到她的双唇之间.梦中的沈君正微张着小嘴,发出“啊……啊”地呻吟声,陈刚毫不客气,立即把yáng具塞了进去。

沈君的小脸儿涨红了,梦中的她怎么知道嘴里有个什么东西,她甚至用香舌添了添。

当感觉味道不对时,双眉微微蹙了蹙,想摇头摆脱。

陈钢双手抓住沈君的头,下身一挺,抽了起来。

沈君的挣扎强烈了许多,但怎么能逃出陈钢的魔掌呢。

她的摇晃大大增加了对陈钢的刺激,陈钢忍不住一泄如注。

陈钢的这一“枪“憋了好久,jīng液特别多,呛得沈君连连咳嗽。

看着沈君满嘴都是自己的jīng液,陈钢满足的抽出yáng具。

然而,就在这时沈君突然睁开了眼睛。

从梦中惊醒的她首先看到的是陈钢满足的笑脸,随即意识到什么,腾地一下坐了起来,立即发觉自己是赤裸的,mī穴微微酸麻,她“啊”的一声惊呼,跳下桌子,嘴角的jīng液淌了下来,她抹了一下知道是什么了,立即狂奔出办公室。

她的惊醒也出乎陈钢的意料,不由得一呆,沈君已从身边跑过.陈钢在沈君的茶杯里下了药,看来药xìng太小,以至沈君醒来,计划全打乱了,本来他还想再来“一炮”,在沈君的mī穴里也射一次,彻底占有这个日思夜想的女人,但现在全泡汤了。

“她要到哪儿去?”陈钢一边穿起衣服,一边思索。

他突然意识到,沈君还光着身子,应该不会走远,于是拿起她的衣物向厕所走去。

刚到女厕门口,陈钢就听到沈君大声呕吐的声音,“她果然在这里.”陈钢得意的笑了。

沈君平时最aì清洁,夫妻之间从未有过口交,今夜满嘴的jīng液让她恶心,她不停地吐着,不停地洗着,但心中的屈辱却永远也洗不掉了。

她无比后悔,由于一时疏忽,自己的清白身躯竟被别的男人玷污,而这个人竟然还是自己和丈夫最相信的朋友。

陈钢,这个经常关心自己、帮助自己的朋友,居然做出这种事。

沈君真的不明白。

陈钢透过女厕的门看到了沈君全裸的倩影,心中一荡,满怀歉意地说:“小君,对不起。

”沈君“啊”得一声,跑到墙角,双手护胸,叫道“你别过来!”陈钢心中好笑,说:“我偏要过去,刚才已经全看到了,你能怎样?”说着推开了门.沈君一脸怨恨,“你好卑鄙……你要过来……我就从窗户上跳下去!”她站在窗前,伸手拉开了窗户。

陈钢没想到她会这么刚烈,他不想闹出人命,就说:“好好,你别跳,我不过去。

”还把沈君的衣服扔了过去。

沈君赶忙弯腰捡起来,也顾不得春光外泄,立即快速地穿起来。

陈钢笑嘻嘻地看着,如同猫捉到一只可aì的老鼠,极尽戏弄。

沈君穿好衣服突然跑过来,一把推开陈钢向楼下奔去。

陈钢吓了一跳,惊愕之间,沈君已经跑下楼。

“她不敢走远吧。

”陈钢想,随后回到办公室,静静等待。

沈君始终没回来,天亮了,陈钢有些紧张,“她不会想不开吧。

”下楼找了一圈,没发现人影,就又回到办公室。

上班了,沈君也没回来,王远也没来。

“她会不会告诉王远?”陈钢想,“应该不会,沈君是很要面子的,这种事怎么会告诉王远呢。

”陈钢在不安中过了一天。

第二天,王远来上班了,从他的表情陈钢断定沈君没告诉她那件事。

从王远口中得知,沈君病了。

陈钢放心了。

又过了几天,沈君还没来。

王远告诉陈钢,沈君要辞职了,他还很不理解“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辞职呢?”陈钢心里清楚,但也有几许失落。

“就这样失去沈君了吗?”他很遗憾,“唉……那天还有好多事没干呢。

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陈钢接连几天郁郁寡欢,那个激情夜晚常常浮现在眼前,特别是看到沈君的一些用具,睹物思人,更添伤感。

半月后,沈君突然露面了。

她一进门就说:“我辞职了,今天是来拿东西的。

”陈钢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扑上去抓住她,沈君奋力挣扎,陈钢一只大手抓住沈君的双手,另一只手立即插上门,转身抱住她。

“放开我……不要呀……”沈君叫喊着。

陈钢没理她,紧紧抱住她,一阵狂吻。

“喔……不要……王远就在那面……求你……”她低声说,并不断喘息挣扎。

透过磨沙玻璃,果然可以看到王远的身影。

“要不要叫他来看呀?”提到王远,陈钢又妒忌又兴奋.“你……”这句话很管用,沈君已经不敢叫喊,但仍然未屈服。

她不甘心再次受辱,激烈挣扎着,口中低声骂道:“你……你好卑鄙……”这已经是沈君可以骂出的最难听的话了,她的脸气得胀红.陈钢要征服她,和她保持长久的xìng关系,怎能放过这送上门的肥ròu。

他奋力把她上身按住,使她趴在桌子上,双腿夹住她的双腿,使她不能动弹。

沈君仍不肯就范,腰肢不停扭动着。

这反而增加了陈钢的欲望,他左手抓住沈君双手,右手将她的短裙撩到腰部以上,脱下她的白色内裤,露出雪白的屁股。

他喜欢看沈君挣扎的样子:沈君扭动着光屁股,在他看来如同色情表演,他在等待沈君的力气耗尽.果然,在一次次反抗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之后,沈君的身体逐渐软了下来,她扭过头愤怒地盯着陈钢,眼睛里闪出幽怨的神情。

陈钢冲她笑了笑,沈君又开始挣扎,但力量已经不大。

陈钢的右手迅速解开她裙子和胸罩,开始上下抚摸她光滑的躯体,嘴上说:“小君,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会让你舒服的。

你没试过在后边干的滋味吧?很舒服的。

”陈钢故意用yín词秽语挑逗她,希望激起她的欲望。

沈君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姿势也可以做aì,她的哀求声、骂声和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但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

陈钢知道她已经弃械投降了,女人有过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这一点陈钢很自信。

陈钢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嘴巴轻咬着她的肌肤,一边用aì抚刺激她的欲望,一边很快脱去她上身的一切衣物。

沈君白生生的趴在桌子上,心里明白今天难逃被再次强姦的厄运,不禁后悔自己简直是送羊入虎口,任人宰割。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来呢?沈君也说不清。

那天逃出后,她没敢走远,而是躲到二楼厕所里,直到天明。

回家后,她本想告诉丈夫,但由于婆婆病重,一直没法开口。

她最后决定,把这件事藏在心里,并作了辞职的打算。

她不想再见陈钢了,然而几天来,她总是失眠,总是想起那一夜,想起那梦中超乎一切的快感……陈钢不管这些,此时他正盯着沈君雪白的屁股:在阳光下,沈君的屁股简直是人间尤物,白得刺眼。

陈钢摸了摸沈君的yīn户,已经有些湿润,便不再犹豫,脱下裤子,将yáng具放在沈君yīn部轻轻摩擦。

陈钢看得出,沈君在极力忍耐,但她的下体却只坚持了几分钟,蜜汁便涌了出来,心中暗笑她刚才还是一副贞节烈女的样子,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被俘虏,这个小女人居然也是个xìng欲很强的人。

于是,腰部一顶来了个老汉推车便抽送起来。

这次和上次大大的不同:上次沈君把自己当成了她丈夫,可以说是偷姦,自己又激动又紧张,而这次却是真正的通姦了。

想到此处,陈钢精神大振,使出浑身解数,九浅一深大干起来。

沈君也忍不住低声叫起来,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给了她新的刺激,她开始配合着陈钢的动作起伏。

大约过了几分钟,电话的声音让他们都吓了一跳。

沈君犹豫了一下,接起桌上的电话。

“小君,小君,”是她老公来找老婆了。

“哦……”沈君含糊着答应。

“还不过来?”王远问。

听到她老公的声音,陈钢停止了动作,但yáng具仍插在里面,双手抚摸着她的rǚ房,yín笑着消遣她。

她扭头瞪了陈钢一眼,陈钢故意狠狠顶了一下她的mī穴。

“啊……”沈君情不自禁叫了出来。

“怎么了?”王远关切地问。

“唔……”沈君犹豫着,“没事的啦,我……我颈部落枕了,让小刚给我治一治。

”陈钢一边暗暗佩服她反应机敏,一边暗道“我没给你老婆揉颈部,正给她揉胸部、肏ròu屄呢。

”于是说:“是啊,小远,过来看看吧。

”沈君又瞪了陈钢一眼,眼神充满恐惧和哀求。

“不用了,我要下楼一趟,经理有事找我。

”王远说,“小君,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放下电话。

陈钢双手再次抓住沈君浑圆的臀部,一顶到底,毫不客气地又抽插起来。

此时,沈君脸颊泛红,不断喘息,后背不停起伏。

只是紧闭双目不敢转过头,看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她全身绷紧,mī穴犹如涌泉,小嘴中发出撩人的呻吟。

陈钢知道她快高氵朝 了,有意捉弄她,把yáng具拔出了一点.“别……别拔出来!”沈君说了句自己一辈子不可能说的话。

“叫我好老公,我就放进去。

”陈钢不依不饶。

“哦……哦……”沈君犹豫着。

“叫不叫?不叫我走了。

”陈钢又拔出一点.沈君终于还是开口了:“哦……好……老公……”声音比蚊子还小。

“大声点!”“哦……别折磨我……”沈君痛苦地说.“我要走了……”陈钢把yáng具从她身上拿开.“不!我……我叫……我叫”沈君呻吟着,“好老公……老公,饶了我吧,快来肏我。

”陈钢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翻过沈君的身子,扛起她双腿插进去。

经过几番抽插,陈钢又问:“是不是你从来没有如此舒服过?说,是不是。

”“我……”沈君痛苦地说:“你都把我玩成这样了……你就饶了我吧!”“不行!”陈钢说,“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开门了,让公司所有人都来看看。

”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不不……我说……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沈君说完立即闭上眼睛,“我被你给毁了,我没脸见王远了。

”陈钢一听到王远的名字,一阵妒意上升“说,我是不是比你老公会肏,被我肏是不是更舒服?”“你比他会肏……比他厉害……啊……啊……我死了……”陈钢看到沈君终于被自己干得欲仙欲死,高氵朝 叠起,一般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双手托起沈君的纤腰,用力把yáng具顶到最深处,猛力抽插,接着一股热流激射而出。

沈君全身一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急切地说:“别射到里面,今天……不是安全期,我求求你别射到里面。

”陈钢不管那些,按住沈君又射了七八次才罢休,然后悠闲地坐到沙发上欣赏.陈钢发现她双颊晕红,得意地说:“舒服吧?”沈君一言不发,依然躺在桌子上,全身赤裸,白色的jīng液缓缓从她的mī穴流出,看来她累得不轻.陈钢拿起早已备好的相机,抢拍了几张沈君的裸照,他要用这些裸照控制沈君,让她永远成为自己的xìng伴……沈君最终没有辞职,她在陈钢的控制下,也逐渐沉溺于和陈钢的婚外xìngaì中。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