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小镇的娇媚妈妈

小镇的娇媚妈妈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出生于90年代的一个南方的小镇,一个安静秀美的南方古城小镇。

小镇不大,但是什么设备设施都一应俱全。

这个地方见证了改革开放的繁荣,同时大量的国营企业也相继倒闭,原来在国营工厂或企业上班的员工们纷纷下岗了,爸爸和妈妈也不例外。

  爸爸原本是一个工厂的车间主任,由于私营企业的纷纷开启,国营工厂终究是抵抗不过竞争,在争扎了半年以后还是倒闭了,爸爸被迫下岗了,为了养家糊口,爸爸到了另一个工厂的车间干起了起早贪黑的活。

一天有大半的时间是待在工厂上班,家也很少回。

  小镇由于国营企业的倒闭,美丽的南方小镇也显得破落不堪了。

  镇子上的大部分厂房和建筑都建于六七十年代,显得有些老旧。

国营企业的倒闭,导致了社会上出现了一大批的社会闲散人员。

  经济形势还没有稳定,做生意的、贩卖铜铁的、开设赌场的、放高利贷的、黑社会收保护费的黑帮四处横行,这样的环境是滋生罪恶的温床,抢劫、偷窃、*姦、凶杀、等等案件层出不穷。

  有好大一部分人离开了小镇,去远方谋求他们的生活,之所以我们一家没有离开这里,是因为我的父亲母亲都在这个小镇长大,小镇就仿佛是我们的家。

小镇虽然已经变样了。

但在我记忆还是停留在从前那个小时候和小伙伴放学以后抓抓蜻蜓,吃吃街边的小吃,被高年级的敲诈的日子中。

  故事的起点是发生在我十岁那年的夏天。

那时,爸爸依旧在工厂里没日没夜的上着班,难得回趟家,妈妈自己经营了一个卖杂货的小店。

由于妈妈比较有经济头脑,在小镇上还有一间店面房和一个50来平米的小套间用来出租。

所以我们家过的也还算不错,生活虽然过的艰苦,但是银行里的存款却在逐渐的增多。

  妈妈非常的漂亮。

那年才35岁,因为妈妈非常的aì美。

保养的也很好,看去十分的年轻。

白嫩的皮肤,鹅蛋型的脸颊,高耸的胸部。

美丽的披肩长发。

大大的妩媚的双眼。

虽然上了年纪,更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风味。

妈妈年轻的时候也是大美女,小镇上很多人追求的。

  那年夏天,天气十分的闷热,妈妈早早就关闭了店门。

吃过了晚餐,镇子上可以散步对的地方不多,镇子的南边有一个公园,男女老少一到夏天的傍晚都到公园中去纳凉。

  妈妈牵着我的小手,边走边散步,当散步到公园中央的时候。

  这里有个大大的舞池,好多的妇女老头在这里跳舞。

  妈妈是十分aì美的女人,为了保持很好的身材,妈妈每天吃完晚饭都会在楼下和她朋友一起跳健美操。

今天由于要和我一起散步,就没有跳了。

  妈妈看到他们跳的那么起劲,跳舞的xìng子就被勾了起来。

妈妈叮嘱了我几句叫我不要惹事,就加入到跳舞的人群当中去了。

  妈妈那天穿的一件白色的低领紧身短袖和一件牛仔小热裤,露出了白嫩的脖颈,白洁的胳膊,和xìng感圆润的大腿。

妈妈的身材很好,不似东方女人那般纤细柔美。

倒有几分欧美女人的那种xìng感丰满,妈妈的腰很细,屁股却很翘,在牛仔热裤紧紧的包裹下,忍不住想伸出手摸一把。

  看着妈妈跳了一会,我觉得无聊,就和旁边的小朋友玩起了他抓的知了。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天色也慢慢的变暗了。

在我将要杀死第十只知了的时候。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力道大的出奇,吓了我好大一跳。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妈妈。

由于天气热,加上妈妈跳舞运动流了好多汗水,妈妈的上衣和里面的rǚ罩已经被汗水给濡湿了,衣服已经变成半透明的状态。

  妈妈深深的rǚ沟看的一清二楚的,半透明的衣服紧紧的贴在妈妈高耸的胸脯上,饱满的rǚ头凸出rǚ罩看的清清楚楚。

  妈妈怎么了?  妈妈拉着我飞快的离开了公园。

  走在回家的路上,妈妈走的飞快。

我都有点跟不上妈妈的步伐,妈妈看上去非常的着急。

还不时的回头去看。

我非常的奇怪。

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妈妈。

怎么了?你走那么快干嘛呀?」  妈妈没有理我。

  「妈妈,妈妈。

怎么了?你告诉我呀?」  就在我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问妈妈的路上,妈妈终于忍不住和我说了。

原来在妈妈跳舞的时候,有两个流氓要妈妈去和他们喝酒,去舞厅跳舞。

  妈妈当然是不答应他们了。

他们就不依不饶的。

甚至开始抓摸妈妈。

妈妈吓得没有办法。

公园里也都是不管事的老实人。

没人敢去阻止。

妈妈没办法就拉着我跑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也没多大事吗。

妈妈依旧牵着我的手走的飞快。

  在快到家门的时候。

我的鞋带散了。

在我蹲下绑鞋带的时候,我看到街角有两个黑影闪过。

我当然不会想那么多。

我也就没有和妈妈说。

毕竟我才十岁啊。

  但这是我这一生中范的最大的错误。

  回到家以后。

妈妈就变轻松了。

换上了睡裙,开始看起了电视。

而我则在客厅写着作业。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

写到九点多的时候我就睡意朦胧了,和妈妈说了声,我就躺到我卧室的床上去睡觉去了。

妈妈还在自己的卧室里看着电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说话声给吵醒了。

我家由于是爸爸厂里分配来的房子。

  是老式的公寓,我的卧室的有一面窗户是对着走道的。

所以平时可以看到上下楼的人走来走去。

妈妈在我的窗户上装了一面窗帘。

  透过窗帘,我看到两个巨大的身影。

我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

屋子里一点灯光也没有,看来妈妈也睡觉了。

  门外会是谁呢?  「他妈的。

你给老子开锁开快一点。

赶紧的。

」「吗的,你行你上啊。

不行别比比。

你以为开锁很简单。

」「声儿小点。

吵醒了今晚这事就不好办了。

赶紧的。

憋了一晚上了。

等会好好爽爽。

」  「那骚货看着就让人上火。

真想好好操操她。

」「那就快开锁啊!」  我的手心都是汗水了。

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跳的好快,着两人是小偷啊。

  「等会我负责那个小崽子。

你负责那个骚娘们。

速度要快!」就在我准备大喊抓小偷的时候,一双肥大有力的大手捂住了我的嘴巴。

力道之大都快把我的嘴给按到脸里面了。

我立马连个屁都放不出来了,我手脚乱蹬。

  但是那双大手仿佛有无穷的力量。

一下子就将我提了起来。

我的脚在空中乱蹬,黑暗中根本看不清我自己到底怎么样了。

  漆黑中,妈妈的卧室里面响起了妈妈的喊叫声和打斗声。

  片刻就戛然而止了。

黑暗中什么声音也没有。

安静的可怕。

  「啪!」  黑暗到光明的过度。

眼睛立马被一片白光给覆盖了。

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我被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猪头白胖子单手拎在手上,这个家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丑的人。

小小的三角眼,平头,巨大的啤酒肚,那简直都不能称之为肚子。

  他的皮带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

系在了他的小腹上,虽然长得一副中年正局级领导的身材,却没有那样的脸孔。

满脸的横ròu,一看不是个好东西。

  他拎着我走进了妈妈的卧室,妈妈穿着裸露的半透明睡裙,光洁的大腿,深深的rǚ沟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妈妈的嘴里被塞进一个破布。

  一个皮肤黝黑的胖子。

紧扣着妈妈的双手。

  妈妈的大腿在胡乱的登着,在看到胖子拎着我进来的时候,妈妈就不再动弹了。

  「你好啊。

骚货,我们又见面了啊。

哈哈。

是不是想我们了啊?睡衣都穿的这么暴露。

」  「唔唔唔!」由于妈妈的嘴里塞着破布,我猜测应该是妈妈正在痛骂眼前这个胖子。

  「我们谈点事情。

就像今天在公园谈的一样。

但是要是我们把你嘴里的破布拿开,你像个疯婆子一样大喊大叫的话,别怪我对你儿子不客气啊!」说着不轻不重的在我头上轻轻拍了一下。

  妈妈用痛惜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胖子就噼里啪啦的说开了,他说的我都不太懂。

大致的意思就是妈妈今晚得让他哥俩开心了。

  我想这也没什么啊,也许他们是想和妈妈玩游戏吧。

但十岁的我哪里会知道开心这词语真正的含义。

  妈妈听明白他的意思后,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黑胖子立刻扶住了妈妈,随便在妈妈丰满凸翘的屁股上狠狠的摸了一把。

  妈妈定了定神愤怒的说:「不可能!」  「既然是这样的话。

那你儿子今晚可是有的开心了。

」胖子皮笑ròu不笑的说完狠狠的给了我一耳光,我的半边脸立马肿了起来,但是奇怪的事,在那种yín靡的氛围下。

我竟然哭不出来,只是傻傻的看着妈妈,妈妈看到我挨了耳光。

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妈妈抬起头,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求求你。

放过我们吧。

」  「放过你们。

老子今晚白来了啊?老子今晚来就是来肏人来的。

他妈的!」说着又举起手。

正当我的脸颊又即将迎来一个巨大啪声的时候。

  「等等,别打我儿子。

」妈妈双眼含泪的看着我。

就是不敢看那两个恶心的胖子。

  「我答应你们。

」妈妈咬着嘴唇说道,两滴长长的眼泪从妈妈的眼中滑出。

  「哈哈,好,好好。

」猪头三胖子喜笑颜开。

  「但是别在这,我们出去,或是让我儿子到楼下去。

」妈妈红着脸说。

  「你当我们是二啊。

到大街上万一碰上你的熟人。

亲戚,这事都不好办,你儿子离开这他要去喊人了怎么办?咱哥俩等着在你家被包饺子啊?」「再说了。

你儿子才这么点大。

你能知道啥叫操屄啊?老子今天就要在你这骚货的床上肏你。

他妈的。

」  「大哥,要不把小崽子放他自己的卧室得了。

放这也不叫个事。

咱还玩的不愉快。

」  「行。

就听你小子的。

」  肥猪胖子挺着大啤酒肚。

单手拎着我走出了妈妈的卧室。

当妈妈卧室门缓缓关上的那一刻。

我看到了妈妈的表情,那时一种屈辱和无奈,和对我的痛惜。

  门被关上了。

客厅由于没有开灯,我重新回到了黑暗。

只剩妈妈卧室门低透露出的暗黄灯光。

  在那种环境下。

我怎么可能只是躺在床上。

妈妈和他们到底在卧室干嘛呀?  好奇心就像火箭一样直穿云霄。

妈妈的卧室的房门时那种老式的木门。

上面有很多的裂纹。

但是都被爸爸用胶带给封起来了。

有时候,爸爸妈妈也会躲在卧室里不出来。

也不让我进去玩,木头的门隔音不是很好。

所以里面的声音我大概能听的清楚,现在我就趴在妈妈的门上。

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声音。

  先是听到了解皮带的声音。

然后是一些杂声。

然后又人说话了。

  「骚货,赶紧把衣服给脱了呀。

愣着干嘛呢?老子还掐着jī巴等着呢!」「吗的,大哥啊,你看这大nǎi子,你nǎi头。

你摸摸看,这手感太他妈棒了。

  操!」  「真软。

真白,让我舔舔,让我舔舔,你躲什么啊?别乱动。

」「啧啧啧啧……」  「小胖。

赶紧把这小骚货的内裤脱了。

让哥俩瞧瞧你的大肥屄。

」「求求你们。

放我走吧。

不要,不要……」  「吗的,这腿都够玩一晚上的了。

哈哈!」  「哇,真不错。

他妈的,你小子今晚jī巴真他妈大啊!比肏小姐的时候还大啊!」  「废话,今晚是肏人家的妈妈啊!哈哈,爽!」虽然我听不懂他们再说些什么。

但我的心脏却跳的出奇的快,手脚也开始发麻发抖,我变得异常的兴奋,恨不得马上冲进去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些什么事情。

  我的耳朵和脸也变得滚烫。

小腹有种说不出的胀痛。

那种难受的感觉是用文字锁无法表达的。

  「快。

先给老子来个口活,这大肥屄真不错。

你看这大白屁股。

啊……爽,小嘴真他娘的爽啊。

紧紧的。

热热的……等会你也来试试。

」「不要,不要……求唔唔唔唔……」妈妈的嘴里貌似被塞上了什么东西。

他们什么要把毛巾再次塞到妈妈的嘴里?我很好奇。

  「哥,这骚货nǎi头都硬啦,操他妈的。

前面在公园还装纯。

」「你别干舔她的nǎi子啊,舔舔她的大肥屄啊。

这样她出水就快了。

傻逼。

」「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噢……」  「啧啧啧啧……滋滋滋滋……」  「大哥。

我忍不住了啊。

」  「肏,今天敞开了肏,咱俩今天干啥来了啊。

就是操屄来了。

赶紧的。

」「不要。

唔唔唔……」  「啪啪啪啪啪……」  「噢噢噢噢噢……」  「来。

舔我的软蛋。

好好舔。

」  房间里传来了各种声音,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妈妈较弱的呻吟声,床铺摇晃的咯吱咯吱声。

还有ròu体之间撞击的啪啪声。

我在外面听的抓耳挠腮,这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将我牢牢的吸引在这里。

我恨不得将我自己的耳朵定破这倒门去听。

那晚我变了,关于小镇的记忆不在那么纯洁。

  「操……操死你……老子的jī巴大不大?肏的你的屄屄爽不爽?操你妈的。

  叫你前面不和我们去酒吧。

叫你不去。

操死你……噢噢噢……」「啪啪啪啪啪……噢噢噢。

」  「啊……老子要射了。

要射了……射你的屄里了……AHHHHHHHHHHHH。

哦噢噢噢哦。

」啪啪啪的撞击声节奏变得无比的迅速。

最后戛然而止。

  随着卧室里的男人的一声大吼。

传出了妈妈微弱的哭泣声。

  「赶紧的给老子吹出来。

老子也要尝尝你的大肥屄的味道呢……含的深一点儿……对对对……哦……爽……速度快一点……噢噢噢噢噢。

」「给我吞下去。

老子就要你吃老子的精油。

他妈的!」妈妈的卧室内暂时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过了一会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因为看不到什么。

只能听,我的兴致也慢慢减淡了。

躺到自己卧室的床上。

隔壁妈妈的卧室还是能听到隐约的声响,带着疲惫。

我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一次写,一共写了三次。

  第一次用手机发表不了。

第二次传上去就第一段。

  第三次才写完第一章。

小弟文笔不好。

大家凑合着看。

第二章正在构思中。

  ***********************************第二章  仿佛被噩梦所惊醒,我在一身大汗中醒来。

  原来,这个难熬的夜晚还在继续,月光透过床帘照进来,使原本压抑的黑暗也蒙着一层白雾。

  妈妈卧室的的声音变得鸦雀无声,由于刚被惊醒,慢慢适应了黑暗的我发现我卧室的门尽然被人给关了起来。

  我卧室的门也是老式的木头门,客厅的灯光透过门上的裂缝照进来,门外貌似还有人在走动,难道那两个恶心的胖子走了吗?妈妈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正当我揉着眼镜准备开启门走出去的时候。

我听到了熟悉的说话声。

  「吗的,今晚真的是鸡吧都干痛了。

」  「老子的jī巴都快被这骚货的小嘴给舔的发亮了。

别停啊,继续……快快,继续,只要我没说停,骚货你他妈的就别停。

」「看来你是真心aì你儿子呀。

哈哈,今晚咱几个动作都玩遍了吧。

哈哈!」他们继续说着。

  正要开门的我停了下来,妈妈和他们貌似在客厅呀。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我的心跳又逐渐加快。

木门上的门缝不小,慢慢的,我将眼睛凑了上去,出现在我眼前的是我这辈子不愿再看到的画面。

但是,不巧的事,在将来的日子,这一幕画面经常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久久不能忘怀。

  透过门缝,那窄窄的黑暗中唯一的光亮,映入我眼中的画面,客厅里有一个赤身裸体的大胖子。

巨大的啤酒肚就算他靠在沙发上,也不见丝毫的变小。

  他的那双邪恶的小眼睛盯着一个方向,大啤酒上的ròu仿佛猪油一般,胖子全身的汗,使他看去更像一只大烤猪。

  在大啤酒肚下方是骤然而下的小腹,胖子小腹的毛很多,密密麻麻,延伸到大腿,都是卷曲的黑毛。

在他的大腿根部,被挡住了,我看不到那里的情况。

  一个女人,我的妈妈,正趴在他的大腿上面,乌黑长长的秀发遮住了妈妈的脸,我看不到妈妈的表情与面孔,只看到猪头三胖子的肥手按着妈妈的头在上下的套弄。

胖子另一只肥大的手握着妈妈的大rǚ房。

手指搓揉着妈妈的nǎi头。

  胖子时不时晃动着妈妈雪白的nǎi子,用手用力的挤压,露出深深的rǚ沟。

白嫩的rǚ房上面是殷红色的rǚ晕,胖子的手指在上面打着圈圈。

勃起的nǎi头被胖子揉捏的越来越翘。

  由于受不了强烈的刺激,妈妈在发出唔唔唔声音的同时,身体还在不断的颤抖。

  妈妈的下身也是光溜溜的,露着洁白光滑的大腿。

凸起的小腹下方隐约可以看到一从yīn毛。

由于胖子按着妈妈的头上下的套弄。

妈妈xìng感肥嫩的屁股仿佛白色的果冻一般左右晃动。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的心脏仿佛要从我的嘴中跳出来一样,这种妈妈就在我的眼前被人强迫着口交的画面是十岁的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

  之前我甚至没有看过女人的裸体,妈妈被按着的没有规则上下摆动的头,使我尚未发育的小弟弟也慢慢的仰起了头颅。

透过门缝,清晰的啧啧啧的声响再次刺激着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原来妈妈和他们在房间里是这样的。

  一身肥ròu的胖子的脸上洋溢着一股得意的自豪感,在他把妈妈头按下去的时候。

肚皮上的肥ròu也随着荡漾,打在妈妈的脸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妈妈由于嘴里塞着东西。

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吱呀!」妈妈卧室原本关着的门被皮肤黝黑的胖子给推开了,原来黑胖子在妈妈的卧室。

他经过门缝时我看到他胯下的yáng具软绵绵的耷拉着,上面还粘着rǚ白色的粘稠液体。

  看到黑胖子走了过来。

白胖子肥猪一样的脸上露出yín靡的笑容,「骚屄。

又得开始干活咧。

」  说着胖子不再按着妈妈的头,挺着大肚腩让妈妈的脸离开了那片覆盖着黑色卷毛的区域。

  终于,我看清了胖子那光亮透不过的黑暗区域,在那杂毛从的中心。

竖立这一根充血的白色巨炮。

  鬼头已经变成了紫红色,发出阵阵的腥臭,就算隔着门我也能闻的到。

整根大屌上仿佛粘着我小时候玩用力吹泡泡的洗洁精一样油光发亮。

我不知道,那是妈妈的口水……黝黑的卵袋挂在他的两腿之间,垂垂挂挂,显的没有生气。

  白色的yīn茎上青筋凸露,整根巨大的ròu棒正在一上一下的跳动,仿佛一头正在觅食的野兽发现了猎物一般兴奋。

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丑陋的东西。

  妈妈这时侯坐在沙发的一边,头发凌乱的披在白洁柔软的香肩上,脸色红红的,两行清泪挂在脸上,从前明眸皓齿的脸上满是泪痕。

  仿佛眼睛都哭肿了一般。

低着头,时不时的轻轻的抽泣一下。

  眼睛无神的望着地面,那样的眼神里暗藏着太多,不甘,屈辱,害怕,最多的是对被被丈夫以为的男人操了的内疚。

这一切都是妈妈为了我呀。

  看到妈妈的眼神我的心似乎也渐渐的难过起来。

感觉非常的难受。

妈妈的全身上下都被两个胖子剥的精光,妈妈不愧保养的非常好,全身丰满的身体没有一点多余的肥ròu,皮肤像炼rǚ一样白,腰身很细,臀部的嫩白肥大。

ròu感十足的丰腴大腿紧紧的并拢着。

在妈妈大腿根部一小腹的三角区域是一块小小的黑色,我看不清那最神秘的地带。

  妈妈一只手擦拭着嘴唇,一只手遮挡着两只丰满雪白的rǚ房,两颗红樱桃般的nǎi头被完完全全的挡住了。

随着妈妈低低的抽泣,两个球形的大果冻似的nǎi子也在微微颤抖。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妈妈向我的方向表情复杂的瞟了一眼。

  「哥,我才休息了一阵,这骚屄咋又这表情了啊?刚才在卧室的时候看来还没把这骚货肏爽啊?」  「我说你这女人想啥呢?是不是哥几个没把你给肏舒服了?前面在卧室看你叫的也挺欢实着呢!」  「两位大哥。

今天真的不能再做了,而且在客厅,我儿子卧室就在这,让他看到了可怎么办啊?」说着这话的妈妈已经带着哭腔了。

看的我心疼。

  「少他妈废话,你儿子看到了又怎样?老子还想当你儿子的面肏你的屄呢!  让你小崽子看看老子是怎么操他妈妈的。

那多过瘾啊!哈哈。

赶紧开干了。

反正你也倒过来翻过去被咱哥俩肏了个遍,也不差这次了。

」说着这话,啤酒肚肥胖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硕大的肥肚子在站起来的时候上下抖了几抖。

丑陋的yáng具上下跳动,黑胖子光着膀子,双手抱胸的在旁边看着已经缩在沙发中的妈妈,两个胖子背对着我,我只能看见他们的一身肥ròu和松弛的屁股。

  妈妈在他们庞大的身躯下显的非常的娇小与柔弱。

我真心的想冲出去保护妈妈,但是我知道就算我出去也一点帮助也没有。

而已看他们的说话与动作,仿佛是有我前所未见的事即将发生,我的身体又变的非常燥热,在我自己卧室内的我仿佛也和门外的三人一样,心疼加速,热汗直流。

  由于妈妈已经给肥猪白胖子口交了许久,已经忙活了一晚上的他此刻的yáng具早已经高高的挺立着,仿佛刚才妈妈口部的套弄只是热身运动,现在两个胖子慢慢的靠近了妈妈,空气中的气味变的yín靡起来,两个胖子的呼气声也渐渐粗重起来。

  妈妈已经光着身子,两腿光滑的大腿紧紧并拢的抱在胸前,躲在了沙发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嘴里轻轻的喊着:「不要,不要过来。

」或许是怕吵醒我的缘故吧,看着妈妈这幅楚楚可怜却又略带羞涩与屈辱的表情,两个胖子身体里已经平息的原始兽xìng又被激发了,这毕竟是*姦别人老婆,迫姦别人的妈妈啊。

而我仿佛一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一言不发,当时的我不知道,接下来在我眼前会出现怎样的场景。

那一辈子都会在梦中出现的场景。

  黑色粗壮的胖子早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浴火了。

一把冲上去拉开了妈妈遮住胸前的手,把那只臭嘴凑了上去,一口含住了妈妈右边的nǎi头。

黑胖子一边贪婪的吸吮这一边用他那双肥大的手揉搓着妈妈的肥嫩rǚ房。

  他伸出舌头,在妈妈的rǚ晕上打着圈圈,时不时用手指拨弄着妈妈已经被胖子口水滋润的勃起的nǎi头。

  「不要……停下……不要……求求你们了……我孩子在……里面……」妈妈晃动着木瓜似的rǚ房,象征是的低声哀求道。

  就已经被大啤酒肚给分开了双腿,那是我这辈子看到女人完整的身体,在那块三角形的神秘黑色区域的下方,是一块粉红色的区域,妈妈的yīn部非常完美,两块暗红色的yīn唇,本来就丰满的yīn唇因为一晚上的蹂躏显得更为xìng感。

  在yīn唇的中间是粉红色的ròu洞,因为两腿被分开的缘故,妈妈的膣口仿佛在微微的张合,就像一张含苞待放的牡丹花和一张xìng感的小嘴一样。

  看到这些,我的头发根都快炸起来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完整的身体。

  虽然不是最后一次,但平时端庄美丽的母亲正被扒的光溜溜的被两个胖子给左右夹击。

我想不到世界上会有这种事情,大人们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妈妈会和爸爸做这些吗?我极度的兴奋,整个人都快晕厥了。

我小小的ròu棒变的坚硬如铁。

  两个胖子丝毫没有怜悯之心,看着我妈妈脸上痛苦的娇羞模样。

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发出了更大的声响。

黑色的胖子含着妈妈已经勃起的红色rǚ头吃的啧啧有声。

  白色的猪头三胖子吐了一口口水到自己的手上,然后放到他巨大的白色ròu棒上上下套弄。

  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光凭想象就可猜到那是多么的恶心。

领头的白胖子挺着大肚子,背对着我,半蹲下来,右手拿着他的鸡吧,仿佛在摸索什么东西。

  妈妈突然变的紧张起来,两只白嫩的双手顶住胖子的前胸不让他靠近,嘴里在轻轻的叫喊着什么,但我听不清楚。

  巨大的白色胖子在客厅白织灯的照射下活像一只大肥猪。

妈妈那无力的手臂根本无法阻止胖子的推进,白胖子在摸索了一阵后仿佛发情的公猪一般突然一挺屁股。

  「啊!」妈妈发出了一声娇吟。

终于,妈妈在我的面前被陌生的男人给进入了。

  肥猪胖子进入以后,仿佛是体验妈妈的腟ròu所包裹他yīn茎所带来的滚烫的热度。

整个大肚子压在妈妈的娇小身体上也不怎么动,享受了一阵后就在沙发上压着妈妈拱动着他的肥屁股。

  妈妈两条ròu食圆滑的大腿被胖子粗壮的腰身给分的开开的,由于胖子巨大的身躯,又是背对协和我,我已经看不见被他压进沙发的妈妈了,只听的到妈妈发至内心的无助呻吟声。

  我拼命的盯着那最重要的交合处,胖子鸡蛋大小的guī头已经没入妈妈那红色的ròu穴之中,妈妈的会yīn紧紧包裹着胖子的ròu根,在肥大的屁股起伏之际,ròu棒的每一次进出都会带出妈妈那粘着透明汁液的腟ròu。

  胖子两只肥大的双手紧紧摸着妈妈丰满柔软的屁股,用力的往自己的下身撞击,胖子肥屁股之间已经工作了一晚上的黑色皱纹小袋子。

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妈妈雪白肥嫩的臀部,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由于胖子巨大身体。

一个人已经霸占了妈妈的大半个身体,原来吃着妈妈rǚ房的黑胖子就没有了位置,「哥,让个位置给我啊。

」「滚,没看老子正忙着呢。

自己找位置。

操他妈的,这屄真是百肏不厌啊。

  爽死我了。

大姐。

你的这屄真不错,肏了一晚上也还这么过瘾。

啊啊啊……肏死你。

」  黑胖子无奈,只有站起来。

跨站在妈妈的面前,妈妈别过头,闭着眼,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黑胖子也是半蹲着,一把将自己的yáng具放入妈妈的口中,享受妈妈的口舌服务,甚至还扯着妈妈的头发,前后挺着胯。

  这下好了,原本白胖子就已经遮住了大半个妈妈了。

现在黑胖子一上来,妈妈是被彻底挡住了。

只看的到两个胖子犹如一只大猩猩和一只大肥猪在沙发上前后摇动着自己的啤酒肚。

  「呜呜呜呜……不……要……啊啊啊……」这是我听到妈妈发出的唯一的声音。

  两个胖子同时晃着肥大的屁股,白胖子黝黑的卵袋中,经过了一夜的奋战,他的卵蛋竟然还有鸡蛋的大小,在他肥屁股的前后摇晃中,一晃一晃的打在妈妈的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两个胖子毫无怜惜,他们仿佛用劲全力把妈妈的两个温暖的ròu洞顶向他们的小腹,妈妈的两条白洁光滑丰满的大腿无助的分隔在胖子油腻的肚子两边,伴随着yīn茎每一次的插入与抽出,都带出了好些液体,粉红色的腟ròu时隐时现。

  「爽不爽?嗯?骚货。

老子的jī巴很大吧。

嗯?肏的你很爽吧。

哈哈……」「嗯,嗯,嗯……」  「啵滋,啵滋啵滋……」  ròu体的碰撞声似胖子说的话语仿佛都带着无限的挑逗。

因为妈妈的嘴里还塞着黑胖子的yīn茎,所以在那yáng具快速抽插的嘴唇中只能听到微弱的呻吟。

  白色的猪头三胖子,在抽插了几百下之后,大喊一声:「我不行了。

」接着抬起了已经软成一团泥的妈妈,架着妈妈趴在客厅的桌子上。

用力的抽送了几十下,就用自己的下身顶住妈妈的屁股剧烈的抖动起来。

  妈妈面色潮红,由于嘴中没有了yáng具的阻挠,此刻妈妈咬着下唇,尽量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胖子抖动了数十秒,他一边嘶吼着,一边用力的揉捏着妈妈因为趴着而微微翘起的肥美的臀ròu,恨不得将妈妈的屁股埋进自己那肥啤酒肚中,胖子停止了颤抖,无力的趴在妈妈的身上,两人的交合处还是没有分开,妈妈好像已经昏厥一般。

  这个场景,让我想到了小区里的狗交配时也是这样的,人难道和狗是一样的吗?  在小区里的母狗发情的时候,很多的公狗在附近徘徊,有一次爸妈和我一起出去玩,看到一只睡着的公狗。

红色的狗屌露出在包皮的外面。

当时妈妈还笑着对爸爸说这狗做好梦了。

结果,现在的妈妈正做这那些母狗和公狗做的同样的事情。

看完整个过程的我,由于脑袋充血,同样也快昏厥了。

  黑胖子在享受完妈妈的口舌服务后,和白胖子一样,剧烈的抽插过后。

是一阵颤抖。

仿佛就像撒泡尿一样简单。

妈妈像一块破布一样被他们背进了房间,我不敢出去,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这肯定是个梦。

我躺到了自己的床上。

这一晚的情景一边一边在我眼前闪过。

不知不觉的,眼皮像灌了铅,我又沉沉的睡去。

  一睁开眼,阳光透过窗帘射进来,说不出的温暖,我都能看清眼光中的微小颗粒。

  但在这阳光明媚的日子,我突然惊醒,仿佛有什么在撕扯着我幼小的心灵。

  打开我的房门,整个客厅仿佛弥漫着一股子腥味。

  「儿子,你醒了啊。

」妈妈脸色苍白,眼睛红红的,蹲下来摸了摸我的头。

  「妈妈,昨晚你没事吧?」我焦急的问妈妈。

  「没事的,那两个叔叔和妈妈聊了会天喝了点酒就走了。

你放心,妈妈没事的。

」说这话时,妈妈的眼睛又红了几分。

  「妈妈没事就好。

我出去玩啦。

」  跑出门的那一刻,我想,昨晚发生的一切是梦改多好。

  ***********************************第二章终于写完了。

最近工作忙,没时间更新大家见谅,第三章在构思中,第三章和第四张将另开一贴。

  ***********************************第三章  日子还在继续,那噩梦一般的夜晚仿佛没有改变什么。

妈妈依然是那个漂亮善良的妈妈。

客厅里和卧室里也闻不到那一晚那种yín靡的气息。

小镇还是那个小镇。

妈妈依旧每天照顾着我,烧好吃的给我吃,准时到小卖部开门做生意。

睡前会吻一吻我的额头,让我做个好梦。

但是,妈妈再也不拉着我的手去公园散步了。

  健美操也只在楼下的小区里跳了。

真的仿佛一切都没变,但是夜深时分,偶尔出现在楼道里的两个黑色的巨大身影提醒着我,那一晚发生在妈妈卧室和客厅的事不是一个噩梦。

  妈妈换了锁,看来换锁师傅的手艺还不错。

在他们无数次的小声咒骂之后,他们还是没有进来。

每当他们的背影消失的时候,心脏发紧的我都会深深的呼出一大口气。

在暗自庆幸的同时,在心里某个黑暗的角落我却希望他们能够破门而入。

重演那天的所作所为。

自从那一晚起,我似乎已经变了。

  妈妈还是那个妈妈。

日子依然还在继续。

我却不再是从前那个十岁的我了。

  爸爸也偶尔会回来几趟,每到爸爸回来的时候。

一到夜晚我就异常的清醒,当房间处于一片黑暗的时刻。

我会蹑手蹑脚的趴到爸妈的卧室门上,耳朵用力的贴在门上搜索着爸妈卧室内发出的所有声音。

在实在听不到的时候,我会拿一个杯子倒扣在门上。

这样里面的声音就清楚多啦。

看来我的智商还是挺高的嘛!  偶尔,从卧室中会传来那一晚类似的声音。

微弱的呻吟声,轻微的床铺摇晃声,和粗重的男人喘息声。

每次听到这些声音,我就像入迷一般不可自拔。

我的小丁丁也拔地而起。

这是怎么回事?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吸引着我。

我不再是从前的我了,妈妈还会是原来的那个妈妈吗?  又是一个假日,爸爸回家了。

一家人难得聚在一块,妈妈去菜场买了一堆的好菜。

一家三口围坐在小桌前开开心心的吃着,仿佛许久以来笼罩在我心头的yīn霾也不见了。

吃着吃着一家人就聊开了,爸爸说:“听说公司有几套房要分啊?  唉!不知道咱家有没有份啊!”  妈妈:“你怎么说也在厂里干了这么多年了,没功劳也有苦劳啊。

你去争取争取啊!”  爸爸皱着眉叹了口气说道:“哪有那么容易啊!分房子的事是厂里的吴书记说了算的。

我和他关系也不是很熟。

他怎么会分给我?再说了还有曹主任在旁边煽风点火,我更加没戏了。

真没办法的话只有托人送礼什么的了。

”  我听的是云里雾里,一点都不知道他们在说的什么。

只顾自己夹好吃的菜吃。

  在爸爸送了好多礼,托人说了好多好话,加上爸爸本身也是从前厂里的车间主任,还有几分面子。

吴书记总算答应一起出来吃餐饭了。

那天妈妈早早的关了小卖部的门,在家里打扮打扮就和我一起在楼下等着吴书记带着爸爸从厂里开车过来接我们。

当时我还小,没做过几次车,所以可兴奋啦。

要是我知道后来即将发生的事,估计我就兴奋不起来了。

  妈妈原本就是一个大美人。

今天为了和吴书记吃饭,还是精心打扮过的。

妈妈将平时扎成马尾的长发披了下来。

由于有些自然卷,长发就像烫过一样有些大波浪。

妈妈穿了一套黑色的紧身低胸连衣短裙,露出大片的雪白皮肤。

在阳光下白的耀眼,由于是紧身的缘故,妈妈完美的成熟女xìng曲线暴露无遗。

原本就硕大的胸部显的更加高耸,在妈妈弯下腰叮嘱我待会吃饭要听话的时候,我看到了妈妈两个柔软半球挤出来的深深rǚ沟,一晃一晃的,我觉得就算把我的小手掌插进那到沟中也填满不了。

在妈妈的细腰下是骤然突出的屁股,妈妈的身材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S形身材。

裙摆停留在妈妈大腿的三分之二处,丰满圆润的大腿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要闪瞎我的双眼。

由于要方便走路,在裙摆的两侧各有两道缝隙,nǎi白色的大腿在黑色的缝隙中落隐落现让人浮想连篇,黑色的高跟鞋,更带给妈妈一种成熟女人的xìng感。

衣服似乎太紧身了,我甚至看到了紧身衣下nǎi罩与内裤的轮廓,妈妈却浑然不觉。

妈妈这身打扮可谓是让男人欲火中烧,回头率百分之百啊。

远处还有几个好色之徒竟然吹起了口哨。

  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在缓缓的开来,在妈妈和我面前停了下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除了爸爸车上所有人都向妈妈行注目礼。

吴书记坐在副驾驶座的后面的老总位置上,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的司机和传说中的曹主任透过车窗的玻璃我都可以看见他俩眼中的浴火,特别是司机小李,眼神从妈妈的脸上移到那双玉峰上,然后移到那被短裙包裹呼之欲出的屁股上,在他心里估计早在脑海里将妈妈按在车上脱光了*姦了一百遍。

  妈妈却毫无察觉的上车了,在妈妈上车的时候我注意到司机小李一直盯着妈妈的胯下,吗的,这个色狼,难道是想看妈妈走光?妈妈坐在了爸爸的旁边,然后甜甜的娇媚的叫了一声吴书记。

吴书记看着妈妈呵呵的笑了笑,我看着他的眼神有意无意的飘过了妈妈那些裸露的部位,雪白的脖颈,饱满突出的胸脯,xìng感肥嫩的大腿,都一一扫过。

而妈妈还沉浸在请完吴书记吃完饭就能分房子的无限喜悦中而没有察觉。

在爸爸一一介绍完曹主任和司机小李后,妈妈都甜甜的问了一遍好,车里大伙就聊开了。

  小李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长的尖嘴猴腮的。

而且看他刚在看妈妈的表情就是一个十几年没见过女人的老光棍。

  “啊呀。

小方(我爸爸)看不出来你老婆这么漂亮啊!你小子可真不简单啊。

  哈哈哈。

”  妈妈大方的笑着说道:“还漂亮什么呀!都是生了孩子的女人了。

老了老了。

  为了孩子啊。

把我的身材都毁了。

胖了好多呢!”妈妈说着还轻轻打了下我的小脑袋瓜。

  “嘿嘿,胖点挺好呀,胖点xìng感好多。

小方平时没少劳累吧。

哈哈哈。

”  爸爸一听这司机小李说这话火就起来了,这不是当面调戏妈妈和爸爸的床事嘛!正准备出口喷他。

妈妈高跟鞋就踩到了爸爸的脚上。

  “哪里的话呀!小方他还嫌我老呢。

哈哈。

”说完,妈妈也抿嘴笑了起来,柔软白嫩的rǚ房随车和妈妈的笑一起抖动了起来。

那种晃荡的美丽,就连我都差点控制不住自己。

更别说车上除了我爸以外的这些大男人了。

我低头看到吴书记穿着西裤的小腹正在隆起,或许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吴书记用公文包放在了那不断隆起的西裤上。

对我笑了笑。

  和所有剧本与电视剧一样,吴书记也是一个秃顶,仿佛只有秃顶才能当好书记吧!或许这是一种属xìng加成。

有五六十岁了,脸上有些老年斑,肚子不大,有些瘦弱。

但是眉眼间的那种狡猾与姦诈就是十来岁的我也是看到一清二楚。

待着一副金丝眼睛,大大的镜片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

眼睛后面是一双小小的三角眼,当时的我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这么猥琐的人也能够当书记。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职位的大小和长相是无关的。

  “不会吧。

莎莎(妈妈的小名),小方还嫌你老啊?我回去得好好的批评他。

  小方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刚见你我觉得你和我孙女一样大。

”吴书记为掩饰不断勃起的yīn茎的尴尬如是说。

  “是啊是啊!要是你没结婚的话,肯定叫你做我的儿媳妇。

哈哈。

”曹主任也随声附和。

  妈妈被人赞美了一番也颇为高兴,毕竟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被人赞美呢。

但从他们的眼神中我只发现了欲望。

妈妈娇媚的打了爸爸一拳说:“你看,吴书记和曹主任都说我年轻,以后你再嫌我老就叫两位老总好好批评你。

”  爸爸呵呵一笑。

似乎也挺高兴的。

爸爸真是一个老实人呢。

车里就越聊越嗨了。

聊起了厂里的美人胚子有几个,谁谁谁和谁结婚了。

谁谁谁离婚了。

找了个有钱人。

后来话题又聊到了妈妈身上。

小李说:“啊呀。

莎莎真是太漂亮了。

要是我再年轻个几岁就没小方啥事啦。

哈哈哈!”  爸爸的脸立马放下来了。

但因为有求与吴书记。

打狗还得看主人。

也就笑笑没有发作。

小李仿佛没有察觉继续说道:“曹主任你也真是,等下别害我挂错档啊。

哈哈哈。

”  说实话,这句话我没怎么听懂。

但当我学车以后,我才知道其中的含义。

在爸爸旁边的我当时就感觉到了爸爸的杀气。

再看妈妈,也是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

  “小兔崽子,没大没小的。

”曹主任说着一巴掌打在小李的头上。

  “要不是看在你叔的份上早开了你了。

”吴书记开口了。

小李也就不敢再说话了。

车就一路开到了小镇南边最好的一家酒楼前面了。

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