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花红月满永不缺

花红月满永不缺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大妹子,到我家来坐吧!”  “不啦,改日吧……”  “进来,坐坐吧!”蔡太太死拉活扯,把卓太太拉了进去。

这一带三、四十家,都是某航运公司船员宿舍。

  卓太太和卓文超才结婚年余还未生育,但卓文超的船是大西洋航线,平均半年还不能回家一次。

  这在某一方面来说,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至于蔡太太她先生是在一艘日本线船上服务,因触礁沉没,蔡先生是死亡名单中廿七名之一。

她也没孩子,领了笔优厚赔偿金,一个人随心所欲过活。

  卓太太近来听说蔡太太私生活不正常,甚至朝秦暮楚、熟李生张。

但耳闻总是不如眼见,有人忌妒蔡太太因她一次领了约二百万赔偿金,但又怎可眼红,难道她们也希望自己丈夫遭遇不幸。

  尽管卓太太不信,却对蔡太太较疏远。

本来蔡太太好多次请她到蔡家玩,她都借故推开了。

  今天傍晚蔡太太硬拉之下,卓太太实在不便推就进入蔡家。

那知蔡家竟有一位客人。

  “喔!我来介绍……这位是卓太太,这位是我的表弟——江福顺……”蔡太太说。

  卓太太点点头,江福顺向她行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而且伸出手要握手,但卓太太没伸手。

  卓太太发现这男人约二十六、七或者二十七、八,反正不超过三十岁,大概比蔡太太小二、三岁。

蔡太太三十一,说他是她表弟也有可能。

然而,她好似见过此人一、二次,却未听蔡太太称他表弟。

  “管人家那么多的事干什么?”卓太太心中告诉自己,坐一会就走。

  “大妹子,不管怎样你今晚在这吃饭,不然就是瞧不起我。

”  “不!蔡太太,我还有事……”  “你也是一个人,有什么事?”  “真的,我真的有事……”  “别见外吧,我们是邻居也都是吃海上这家饭的人,我吗?也早就想交你这个朋友,至于说我表弟也十分敬慕你……”  她向江福顺望去,他果然正微笑向她点头。

  “这个人可真怪……”卓太太心头一跳,不知为什么,这个男人使人产生好感。

  也就是说,他笑起来一口白牙,那眼神很动人,一下子就能够使人忍不住地喜欢上他……“这怎么可以?”卓太太心想我是人家的妻子啊,而且外界对这新村中女人的谣言纷纷,卓太太常常警惕自己,要处处小心谨言慎行。

  “大妹子,就让表弟陪你聊聊,我去做饭。

”  “不,蔡太太,我要走了,我真有事。

”  “卓太太,表姐是诚意留你,而我,如果你不以为冒昧,我也十二万分希望你赏脸留下吃个饭……”  “谢了,江先生,要没事我就留下吃顿便饭也无所谓。

”  “大妹子,你有什么事?”  “这……不便告诉大姐。

”  “大妹子,你再推三阻四的,就连我表弟也瞧不起了,人家可是规规矩矩的绅士呀!”  结果就被留下,由江福顺陪着聊天。

  吃饭时,蔡太太要来点酒,卓太太自然不会喝酒,就连江福顺也不喝,还责备他的表姐:“表姐,女人酒还是少喝为妙……”  “看到没?”蔡太太说:“这可真是书呆子喝酒算什么?我只有一个人,总要有点精神寄托。

”  卓太太说:“要是不过量,少喝一点也不要紧。

”  “表姐要是像卓太太这样就好了。

”  “怎么?你敢当着大妹子的面让表姐下不了台。

”  “表姐,真的,你要是有卓太太一半好……”  “好了,好了,我不好!大妹子好……”  吃完了饭蔡太太去洗碗,江福顺又和她聊好久,卓太太才告辞。

  卓太太她本来十分后悔到蔡家的,但是现在出了这个门,却又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

  她觉得江福顺很讨人欢心,长得不错,又会说话,这十分寂寞孤单的女xìng心目中,寂寞又增了几分。

  第二天又遇见蔡太太,她说:“大妹子,表弟走时说要我代他向你问好,他十分敬慕你。

”  “蔡太太……你在说笑话。

”  “怎么?你不信?我这表弟在洋行作事,他可不随便评论女人,我也没听他这么说过一个女人,你走后,他说你有高贵内在美。

”  “哟!我简直要昏倒了。

”  “好!好!不信算了。

”  “我是说……我那有江先生说得那么好?”  “他还说,要是你没有结婚,他一定非追你不可,他还说,他永远也不可能忘记你……”  卓太太芳心“卜卜”猛跳。

  又过了二天蔡太太提一大包礼物来找她,有陈皮梅、糖果、高级饼乾和十个大梨。

  “蔡太太,这是干什么?”  “别误会,我可不会送你礼,是我表弟托人送来要我转给你的。

”  “我不能收,才见过一次面,我怎能收这厚礼?”  “表弟说礼太薄了,他怕太厚你不会接受,你要是不收,我可要夹在中间受罪了。

”  “那怎么会?麻烦你退回去就是了。

”  “退回去?哼,你要是不收下我马上就会吃光,表弟来了还以为我没送你,反而留下自己吃了呢?”  “不会的,必要时我会为你作证。

”  “……”  卓太太冷静下来下了决心,她以为这件事很可能是蔡太太预先安排,使她和江福顺见面的。

  “大妹子,你诚心要叫我背这个黑锅。

”  “这不能怪我,你应知道我是不会收下这礼物的。

”  “大妹子,你不收我可要翻脸了。

”  “蔡太太,你这是强人所难,你就是翻脸我还是不能收。

”  蔡太太一看硬送是不行的,她知道卓太太读过中学,为人正派,这方式行不通只好作罢。

  但又过了四天,蔡太太又来找卓太太了,“大妹子,你看怎么样?果然背了黑锅啦?”  “怎么?令表弟说你把礼物吃了?”  “他说我根本没送你,而是自己吃了。

”  “对他解释了吗?”  “说破了嘴也没用,除非你为我证明一下。

”  卓太太真不愿去,因蔡家有男人自己要小心检点。

  但蔡太太又非叫她去见证一下不可,卓太太总不能不通人情,况且,是送礼给她而起的误会。

  到了蔡家,又见到了江福顺。

他还是那么的热情、客气,此时他笑起来更加迷人。

也可以说,这小子更具有男xìng魅力。

  “大妹子,你说这能怪我吗?当时送你,你死也不收,我拿回去怕东西坏了浪费,就把它吃光……”  “好吃的说法。

”  “江先生,当时蔡太太送这礼物给我,我坚决不收我们差点翻脸,结果她才拿回去,所以这不能怪她。

”  “这我相信,但是你不知道,我表姐出名的好吃鬼,我几乎可以想到这后果的。

”  蔡太太说:“我才不信,你如果想得到我会吃掉,你还会寄来?”  “当然,这叫做礼貌,我的心意尽到了人家不接受,那就没办法。

”  “大妹子,不是我说你,都是你惹出的麻烦我要罚你。

”  “蔡太太,我可没有犯错。

”  “还说没错,表弟可没当第三者面来骂我呀!”  “那是你活该。

”  “好哇,你们二个人欺负我一个人,我不饶你……”  卓太太跑到江福顺身后,蔡太太抓不到,她说:“不管!我要罚你在这里吃饭,我去做饭去。

”  “不!不行呀!我有事。

”  “我才不管你有没有事。

”蔡太太出屋而去,卓太太正要跟出屋外她手臂突被他拉住。

  卓太太心头一阵颤抖。

一个长期忍受寂寞的女人,是经不住挑拨引逗的。

  “江先生,你……”她挣着手。

  “素兰……你不能走。

”他拉得更紧,而且叫她本名,她叫花素兰。

  一个男人直呼她的名字,听起来更加心乱。

  “江先生,不要这样,被蔡太太看到多不好意思?”  “表姐不反对我喜欢你,她说也只有你配得上我。

”  花素兰粉脸红了,她怕极了,但这情景不就是她所幻想的?一个廿三岁少妇结婚才一年多,而丈夫每次离家都在半年以上,她自然感到孤寂,自然也经常幻想。

近来她常常作梦,而梦中必有江福顺。

  “素兰,我aì你,真的不能没有你,从第一次见了你,我就被你迷住,回去以后觉也睡不稳,素兰,我知道,你也孤单,就让我们……”  “不,快松手,这成什么样子?”  “你不可怜我,我也就永远不松手。

”  “我可要叫了。

”  “素兰,我要向你发誓,我要是得不到你的aì我宁愿去死。

”  “快松手,我求求你,被蔡太太看到我还见不见人。

”  “这样好不好?我们到外面去不要让她看到,更不要让她他知道。

”他忽搂住她的腰就像耕地似,遍吻她的唇、颊、颈子。

  她的防线完全瓦解,像一团香泥似倒在他的怀中。

  这时他又在她耳边说:“素兰,表姐这人嘴快,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你先走,我们到旅社……”  事到如今她完全听他摆布,她走出蔡家大门说:“蔡太太,很抱歉,我不能留下吃饭,我有事要回去了。

”  然后,他们在街上会合,到旅馆去开了个房间……他将房一上锁,就将她迷人的身体搂在怀,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手也隔着衣服抚摸着她胸前的肥nǎi,而她也情不自紧的伸出了舌尖,而江福顺一口吸入口中一阵吸吮……在热吻中,他己十分技巧的解脱下她全身的衣物。

他的嘴就滑到了她的酥胸上,轻轻的咬着她的nǎi头。

  素兰被他这挑逗逗得欲火如焚,她不由的竟动手将他长裤脱下,那根大yáng具已高高挺起。

她看得心中狂跳,又将他内裤脱下。

“卜”那根青筋暴跳的yáng具挺弹而出,她看得心喜万分。

  他一把将她抱起,放到床上。

她被精光光的放到床上,她羞闭双眼不敢正视他。

而此时,江福顺已将上身的衣服也脱掉,他坐在她的胴体边,那双大手在她全身上下游移……他轻声说:“好一个上帝的杰作,你真美。

”  他伏下头来吻着她的nǎi房,大口大口的吸,弄得她yīn户不断的淌出了yín水。

  她道:“唔……别吸吮了……我下面好痒……”  他就将脸凑到她的yīn唇一看,只见yín水滋滋,不断的流出来,他就伸出舌头舔着她的yīn唇、yīn核,舔得她一阵阵麻、痒、酥,她舒服的猛按他的头,身体一阵颤抖。

  “唔……雪雪……舔得好……舔得妙……”  她已被吮舔得实在受不了,屁股死命往上挺。

  她饥渴的浪叫,“好哥哥……我的好人……人家要……xiāo茓痒死了……唔!  快……插我……快狠狠的插死我……唔……”  他听命的起来,又伏到她胴体上,将粗大yáng具猛的塞入她滑润的穴中。

  她舒服的尖叫,“哇……雪雪……哥哥……顶得好深呀……我的天呀……真爽死浪穴了……哎哟……再顶深些……”  他此时将她的酥胸紧紧的捏住,一阵玩弄。

他玩了一会就将她的一腿架在自己肩上,抱住了她那只粉腿,粗大的yáng具就疯狂的抽插。

  这姿势使她欣喜万分,她一手揉着自己的yīn核,叫道:“哎唔……雪雪……好哥哥……xiāo茓痒死了……雪雪……顶重些……插深些……”  顶了大概百余下,她换二手揉着自己的肥nǎi,看得江福顺欲火如焚,一根yáng具更加粗大了。

  他喘着气说:“你这小骚货,你这荡妇……我插死你……”说着,更重更快的抽插不已,顶得她浪笑频频,她扭着细细的腰,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看。

  她说:“唔!好亲亲……我是你的小……骚货……荡妇……快插死你的……骚货……”  江福顺被她迷得色心又起,此时,他将她翻过来摆成狗爬式,让她圆大雪白的屁股高高趐起,他跪在她的屁股后,先拥吻她肥美的屁股。

  她浪浪的催促,“好哥哥……我的xiāo茓心空空的……我要插嘛……”  他得意的将yáng具放到穴口说:“小心喔,来啦……”话未落,yáng具已尽根的塞她穴中。

  “拍、拍、拍……”他的肚皮不断的撞击着她雪白肥圆的屁股上。

  她的xiāo茓又充实了,她的圆大屁股也往后一撞一撞,期使大yáng具更深深的顶入穴中。

  他插着穴,二手在她屁股上轻摸,摸得她痒丝丝的直扭着屁股。

他看得yín兴大增,一根粗大的yáng具发狂似的猛顶她的xiāo茓,手变成重重打在她的屁股上,有时用捏着使她又痛又快活……如此……下下重ròu!根根到底!二人已达高氵朝 ,他紧紧抱住她的细腰,将大yáng具猛干一通。

  她突然大叫:“哇……哎哟……完了……你再插下去……我就要……丢……丢了……啊……”  就在此时,江福顺全身一抖,马眼一张,一股精水直射而出……二人倒向床上,呼呼的入睡……  花素兰原本是正派的女人,但在不良的环境中而被拉下了水。

这完全不能怪她。

  也许有人会说:“还是她的意志不坚定,要是坚持到底,谁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这话也对,但即使是说这话的人,在那环境之下遇上江福顺这种人,也会把持不住吧?这事就像吸大麻一样,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一旦吃上了甜头,有时一周二、三次,甚至江福顺会到卓太太家睡一夜,胆子越来越大了。

  素兰渐渐发现,江福顺并不是绅士,他除了在床上能使女人服贴之外,没有一技之长,当然他没有职业,更没有念多少书。

更可怕的是,有一回她在门外看到他从蔡家出来,江福顺伸手在蔡太太nǎi房摸了一把,蔡太太打了他一下,二人会心地一笑。

  素兰忙退入门内,蔡太太和江福顺没发现她。

好像她突然之间掉入了雪窖之中,从心底浮起一股寒意。

她知道自己中了人家圈套,她也相信,早在她和江福顺发生关系以前,他就和蔡太太不清不白了。

但她为何不吃醋,反而为江拉线?  这是很少见的反常事。

  她痛下决心不再和江福顺来往,因此回娘家住了十几天。

回来那天江福顺来找她,开门一看是他,她说:“江先生,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  “为什么?”  “我们都错了,再说,我又是结了婚的人。

”  “这有什么关系?人生在世又何必委曲自己?像你先生一出门就是半年多,人生有几个半年多?再说也犯不着经常守活寡。

”  “对不起,那是我的事,江先生,我已经下了最后决定。

”  “你下了决定,可是我还没有决定。

”他yīn笑着,这和以前笑起来十分迷人完全不同了。

  “碰”一声,她把门闭上。

  “花素兰,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丢掉我,否认我们有过这么一段?”  “江福顺,我先生很快就回来了。

”  “那很好!”他在门外说:“卓先生回来我一定专程拜访他……”  一周后,花素兰的丈夫卓文超果然回来了,他是万吨级货轮上的二副,才三十二岁。

  这使花素兰既高兴又暗暗担心。

像江福顺这种人,很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

  第二天,卓文超外出蔡太太来了,由于花素兰已知道他们的关系,就将蔡太太这人看穿了。

  “大妹子,你怎么啦?”  “我不是好好的?”  “为什么不理我表弟了?”  花素兰只是心中咬牙,却淡然道:“蔡太太,我是有丈夫的人,你不希望一个家庭就这么破裂吧?”  “哟!何必说得那么严重?”  “为什么不严重?蔡太太,你要是真的把我当姐妹看待,你该检讨一下。

”  “检讨?为什么?”  “问问你自己吧!”  “这是什么话?我作错了什么事?”  “如果你连作错什么事都不知道,那就免谈了。

”  “大妹子,你真以为这样可以甩掉他?”  “蔡太太,你在威胁我?”  蔡太太喷出一个烟圈,说:“大妹子,又何必说得这么难听?”  “蔡太太,要不,为什么要说甩掉这个字眼呢?女人吃了亏,怎么能用上这二字?”  “话可不能这样说,到底是谁吃亏?那可要站不同立场来说,你认为自己吃亏,有人说表弟吃亏。

”  “他?”  “怎么,你不信?你结了婚,说难听些,已不完整,而表弟还没结过婚,他是纯洁的……”  “纯洁?”花素兰气得笑了起来。

  “你还能笑出来?”  “为什么不笑?纯洁的表弟居然和表姐……”  蔡太太一怔又不在乎的说:“怎么?你看见了?”  “没有看见。

”  “就算表弟和表姐那有什么不可以的?”  “你们是表弟和表姐的关系吗?”  蔡太太知道罩不住了,把烟丢下用脚大力一踏,说:“就算如此,你也不能把我们怎样。

”  “蔡太太,你误会了,我根本无意管你们的事,只是看不惯装模作样,冒充君子和淑女之人。

”  “你是君子?你是淑女?”  “我已经不是了,这都是拜你蔡太太所赐,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同流合污。

”  “办不到。

”  “你要怎么样?”  “不是我要怎么样?是江福顺要……”  “要什么?”  “要找你的先生卓二副……”  “找……找他?”她暗吃一惊说:“你大概对打官司有瘾吧?别忘了,你有勾引良家妇女,拆散家庭的罪嫌。

”  “没关系,这种罪名最不容易成立,但你和江福顺干那事却赖不掉,到旅社去查记录就可查到。

”  “你……到底要怎样?”  “不是我要怎样?……我只是传话的,是江福顺希望拿点遮羞费……”  “什么?”花素兰的脑中“嗡”地一声,差点昏了过去,她厉声说:“一个大男人要向女方拿遮羞费?”  “当然,这和别人不同,你是旧货,福顺是没结婚的处男。

”  “哼!”花素兰轻蔑说:“什么处男,简直是男盗女娼,无耻之犬,回去告诉他我不怕。

”  “真的吗?”  “我在逗着你玩吗?”  “好吧,孩子哭抱给他娘,我回去把这话转达给他,这一切由江福顺自己来决定吧。

”  两天后的正午,花素兰正在做饭,有人按门铃,卓文超去应门。

  “请问你找谁?”  “你就是卓先生?”  “不错。

”  “我是隔壁蔡太太的表弟,我来收会钱,我叫江福顺……”  “会钱?”卓文超心想太太参加了会,这也是好事,他说:“是内人参加你的会?”  “是……是的。

”  “那就请进来吧,只是内人没提过这件事……”  这二天花素兰提心吊胆,怕蔡太太和江福顺会出花样,所以卓文超外出开门她在厨房门口倾听。

乍闻竟是江福顺口音,她的一颗心差点跳出来。

继而听说他要来收会钱,不由大惊不知如何是好?  她和卓文超是恋aì而结婚,夫妻本十分和乐,只因丈夫职业使她太孤寂,加上魔鬼的勾引而失足。

事到如今,她只想尽量隐瞒丈夫,然后加倍设法补偿自己的丈夫。

她承认自己对不起丈夫,却也深信当初是他和蔡太太合作诱她上勾。

  这时听到丈夫和江福顺往里走,她要是地上有洞也会钻进去。

  不一会客厅中传来卓文超的声音,“素兰……素兰……”  “什么事啊?”  “江先生来收会钱啦。

”  “喔……”她急得直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办?”  停了一会儿,卓文超又来叫一次,还听二人在客厅高谈,卓文超间江福顺,“江先生在那里高就?”  “嗯!小弟在保险公司作事,卓先生在船上作二副,一定很刺激吧?”  “干那行、怨那行,干了十多年海上工作,真是腻了,可是改行又谈何容易啊!……”  “是啊,隔行如隔山改行真是件难事,小弟也想改行,考虑再三也不敢轻易尝试。

”  花素兰咬咬牙,到客厅去吧,这件事迟早要揭开的。

只要姓江的不放手,凭她想遮遮盖盖也瞒不了卓文超。

  她像走上死刑场的心情差不多,还没有进入客厅,那魔鬼已看到了她,而且立即站起来,“卓太太,早知道你忙着做饭,我明天来也可以。

”  “喔!不要紧……”  她本想揭开,让丈夫来决定夫妻是否继续下去。

却没想到他竟说出这话,只要跟他表演,也许丈夫看不出来。

  “这个月陈太太标了两千七,你拿两万七千三就行了,早知道这么便宜就能标到,有好几个太太都想标呢!”  她不出声,这等于江福顺要两万七千三的“遮羞费”,显然是给她下马威,也等于一次警告。

如不给,他可能在丈夫面前透露。

这也等于他为她带路,要她这么走。

而她却又是一个外弱内刚的女xìng,她咬咬,偏偏不跟着他的方向走,她冷冷地说:“今天手头不方便,明天给你送过去。

”  “这……也成。

”江福顺站起来告辞。

  卓文超在一边发现太太的神色十分冷淡,感到不解。

如果她根本就讨厌他,为什么人家来收会钱,太太以这态度对人?记得太太过去不是这样的。

  花素兰出去送江福顺时,卓文超技巧的听到了他们的交谈,他的五脏都翻腾出来。

但他一点也不露声色,却暗中查看。

  第二天上午,花素兰上了菜场,卓文超来叫蔡太太的门。

  “哟!是卓先生,快请进来。

”  卓文超也不客气登堂入室,蔡太太不是个好货,见卓文超也是一表人才,而且比小江更健壮。

竟未问他来意,却眉来眼去的挑逗,而他也顺水推舟,半小时后水到渠成,二人进了卧室。

  蔡太太将丰满的身体紧紧缠在他身上。

而卓文超对她也不客气的上下齐攻,将她红色的洋装脱了下来,她也自动将余下的装备解除,精光光的躺在床上摆个迷人姿势。

卓文超也三二下的将衣物尽除,那根粗大火热的yáng具高高翘起,她看得喜不自胜。

  她欢呼道:“卓先生……你的东西好大呀?”  卓文超将大yáng具放到她唇边问:“大!好不好?”  她闻到男人特有的味道,心里一阵狂跳,呼吸也愈加的喘急起来,她将热气吹在guī头上说:“大!好是好,但我怕吃不消……唔……”  她的话说不下去了。

原来卓文超将大yáng具已插入了她嘴中,她也就顺势大吸大吮起来。

吮得他欲火高涨就用一手磨着她的yīn核,磨得她骚痒难耐,一双腿分得好大好开。

  她吮得更加起劲,一会她喘气说:“卓先生……我痒死了……快插我……”  卓文超故意说:“我怕你吃不消啊……”  说着,他将大guī头在她穴口上乱磨,而她yīn穴则猛挺猛凑,“卜”一声大yáng具已滑入了大半。

卓文超也顺势全根插入。

她眉开眼笑一会,又马上假作吃不消的模样。

  她说道:“哇……太大啦……我真怕吃不消……”  她的嘴虽这么说,但肥大的屁股却团团转起来,并将yīn户一挺一送的配合着他的抽插,他看得心里直好笑,就故意将大yáng具退出大半,只留下三分之一在她的yīn户中。

  她难耐的问:“好人……你怎么不全顶进去……我痒死了?”  “我是怕你吃不消……”  “不……我吃得消,真的……我恨不得你将xiāo茓插死……”  卓文超将大yáng具全根插入她穴中,就一下重似一下的狂干不已,干得她爽得两脚乱抖……顶了九十余下,她被他拉到床边,将她两腿高高提起,一根粗壮的yáng具毫不留情的猛干她的穴心。

  她两个垂大的nǎi子直抖不已,一张嘴张得好大,直喘着。

  “唔……好人……我的大yáng具哥……你这样插我……我会爽死的……嗯……好哥哥……唔……”  这女人可真骚,她此时两手狂捏自已的nǎi房,就好像那nǎi子不是她的,一点也不痛似的。

  卓文超看得yín兴大增,又将她翻了过来,让她趴在床上,将大yáng具向她的穴一顶一阵狂干,并狂捏她二个松软的大nǎi子。

  她叫道:“哎哟……卓……你就是顶死我……我也是愿意……好人……你真能干……已经顶了我……四十五分了……你仍然……那么的勇猛……哎哟……爽啊……”  卓文超粗鲁的玩弄她,一会在她的肥屁股上猛捏、乱抓,但她却舒服得直往后凑。

  如此……  你来我往二人缠战不休,结果她觉得江福顺虽比卓文超年轻三四岁,却不如卓文超的善战。

  所以二人分手时,还订了下次约会之期。

  由蔡太太身上他弄清了江福顺身世,他当然并非她表弟,但他却真有个亲姐姐住在附近。

  于是卓文超文又去拜访江樱汝。

  江樱汝二十九岁长得很动人,但因丈夫刚去世不久还戴着孝。

  “我叫卓文超,有件事我必须告诉江小姐。

”  “什么事?”  “令弟引诱了内人,勾搭成姦,我准备告他,由于他还向内人敲诈,等于二案并发。

”  “这……”江樱汝慌了手脚,说:“卓先生……小弟年轻不懂事……你饶了他吧!”  “这事可以随便饶了他?再说他都快卅了这也算年轻吗?”  “卓先生,有什么办法可以补偿你?”  “钱嘛,我虽不太富有,一月十万我还不太稀罕。

”  “那你要什么补偿?”  他目光移到她身上作了几次巡礼,他说:“失去了什么就希望找回什么?这是十分公平的。

”  江樱汝是过来人,自然明白,她也不是三贞九烈的女人,为了不使弟弟坐牢她只好委屈。

  “卓先生这办法真可以永远解决问题?”  “是的,这包括了二部份,一部份是ròu体满足的补偿,另一方面是精神上的补偿。

”  江樱汝是个小寡妇本就不富,丈夫死了要靠弟弟支援,本来她就知道弟弟和蔡太太的事。

甚至弟弟从蔡太太弄来的钱,还送给了她八九十化用,要是江福顺坐了牢,她的生活就陷入绝境。

  “卓大哥,你看,来了半天,我还没招待你……”  “不敢当。

”  江樱汝去倒茶,递茶给他时,向卓文超笑笑。

那笑是有内容的,放射的。

  老船员有几个是不风流的,况且他又是为了报复而来,他伸手一拉,她坐在他的腿上。

  “不要……卓大哥……”  “你很感刺激。

”他说。

  “不要……放手嘛!”  “你不也寂寞吗?”他搂紧她,她闭着眼混身颤抖,呼吸急促。

  于是他抱起她美好的胴体向内间移动。

  她说:“你只是要求补偿吗?”  “这要问你自己,你只是把我当作一个债权人吗?”  “不……不……卓大哥,我……我要你……”  “我也一样……”  于是,卓文超将她抱进卧房,把她轻轻往床上一放,就伏下身吻住了她的香唇,而她也将舌尖伸到了他口中。

  他一阵吸吮,二条舌尖纠缠不清。

她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已的nǎi房上。

卓文超将手伸入她的上衣内,捏着揉着她的坚挺rǚ房,揉得她媚眼如丝,娇喘频频。

  “唔……喔……”  她也热情如火的解他的衣裤,他就站好,将全身衣物脱得一丝不挂。

而她也自动的将衣物脱光,仅仅留下一条小小的黑色网状三角裤,他看得大yáng具翘得更高。

  他一头埋在她的rǚ房上,张开嘴咬住了她左边的nǎi头,大口大口的吸吮,右手则揉着她右边的nǎi房。

  她舒服的喘着,“啊……喔……嗯……”  他的左手探向她的yīn户,他发现她的黑色三角裤已湿了一大片,他动手脱下她的内裤,说:“小骚货,三角裤都湿了。

”  她闭上的眼睛只微微张开,她大张两腿,手握他的粗硬yáng具在自己的穴口上乱磨。

  他的屁股往下用力一压,粗壮的大yáng具已滑入了她的xiāo茓内,并立即一下下抽插不已。

  她二腿翘在他的屁股上,恶形恶状的扭摆。

  她一张嘴张得好大,叫着:“我的……好情人……大yáng具哥哥……我被你插得……穴心子好爽呀……嗯……顶死我算了……啊……”  他紧紧搂抱住她的屁股,粗大的yáng具一下下疯狂的插着。

  如此……  一下比一下重!  一下比一下深!  其快如电!  其重如撞钟!  一下、二下、三下……七十下……卓文超深吸一口气,玩着她一身雪白浪ròu狂干不已!  她浪呼呼的叫着:“啊……雪雪……顶死我这……骚穴了……哟……飞上天了……哟……我的哥……xiāo茓……已好久……没尝到这种……美味了……哟……好妙……好爽……”  卓文超知道这骚娘子不拿点真功夫是治不了她的。

他就将她二腿架在右边的肩上,两手齐抱住她的大腿,就将yáng具一下下抽插着她满是骚水的yīn户。

  她两个nǎi子一前一后的动荡不已,他看得色心大喜。

他腾出一手轮番捏弄她的nǎi房,玩得她愈浪荡。

  她娇声说:“唔……好哥哥……我被你玩得……全身舒畅……再重重的……干我……几下……”  卓文超听她这么一说,就吸了一口气,狠狠的如狂风骤雨似的死命干着她的yīn户。

就好像恨不得插破她的穴洞。

但她一点也怕痛似的,二手紧紧抓住床单,一个头左左右右的乱摆,她疯狂的咬着他的肩头。

  他喘问:“你……舒不舒服?”  她满足的说:“卓……我……我实在太……舒服了……哎哟……我的大yáng具哥哥……唔……我要丢……丢了……”  卓文超猛觉一股热浪袭来,他的全身一抖,马眼也跟着一张,他想控制住精关但也来不及了。

  “噗噗噗……”阳精射在她的花心上。

  “呼……”  二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一动也不能动了,静静的回味着方才的快感。

  卓文超本是报复的、找补偿的,而且最初计画,玩了蔡太太这个祸首,打江福顺一顿,再玩了江樱汝,就搬到香港去,而且仍装作不知这件事。

  然而,他发觉江樱汝这个女人十分的特殊,他竟然无法割舍,就只好打消了那主意,以后却不再和蔡太太来往了,他反把江福顺介绍到大船上当了侍者。

  【全文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