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未亡人女老师和公公

未亡人女老师和公公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未亡人女老师和公公今天又是星期六,电视里正在播放每星期六下午六点开始的新闻节目,正在播出关于一个宗教团体的犯罪的内容,但也不算是大新闻。

   坐在客厅椅子上看电视的逸郎,眼光又转向在厨房里的儿媳妇芳美。

   此时,芳美正站在厨房里的料理台清洗两个人刚才晚餐时用的餐具。

   逸郎看着她美丽的背影,想:明年芳美就要三十岁了,不能永远让她这样做下去,而且……逸郎本身对让芳美来到家里感到不安。

   逸郎在几年前,就和儿子、媳妇一起生活了,那是逸郎的妻子在五年前死于癌症后。

想到他年岁较大,需要人照顾的问题,小俩口主动提议住在一起。

   可是不久后,儿子在他喜欢潜水中因故身亡,享年三十二岁。

   儿子本来在高中教书,儿媳妇芳美在国小担任老师,他们还没有孩子。

芳美二十七岁便成为寡妇,所以没有孩子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儿子身亡后,逸郎就提出,想让芳美获得自由,告诉她可以把户籍迁回娘家,或单独生活都可以。

   芳美当时的回答是:至少要等到周年忌日后,可是又不能同住在一个房子里,芳美在儿子过了七七之后,离开了逸郎的家,在距离两站远的小学附近租住公寓。

   从此以后,芳美每个星期六就去逸郎的家里打扫卫生、洗衣、做饭,一起吃完晚饭,帮助逸郎洗澡时洗背后才回去。

从住在一起时就是这样,真是难得的好媳妇。

   到儿子周年忌日后,逸郎又向芳美提出迁户籍的事。

   儿媳妇芳美回答道:「如果该迁出户籍的时候,我会提出来。

在那之前,就保持现状,不然我和爸爸就变成外人,不方便再来这里了。

」儿媳妇芳美没有答应,还是每星期六来逸郎这里。

   到了去年春天,逸郎从市公所退休,又在市政府的福利设施馆得到馆长的职务。

   这时候,逸郎对芳美来家里的事开始感到痛苦。

因为六十一岁的逸郎,还很有精神,而且芳美是个十分有魅力的女人。

   逸郎在不知不觉中,不再把芳美视为媳妇,而是视为一个女人。

在幻想中,对她开始产生邪念,常常幻想、甚至有时在梦中,自己把ròu棒插入儿媳妇芳美的花芯里抽插,芳美就会在他的身下啜泣着舞动长发,疯狂的响应。

逸郎对这种情形感到困惑,可是这种困惑和妄想越来越强烈。

   如今,逸郎以火热的眼神看芳美的背影又在出神了。

   今天,芳美穿灰色的毛衣,黑色的短裙,腰系围裙,乌溜溜的长发披在肩上,浑圆的屁股下露出修长的双腿。

   逸郎幻想着:自己撩起她的裙子,脱下了裙里的三角裤,从后面把ròu棒插入她的花芯里抽插,芳美就会主动弓起屁股,啜泣着舞动长发,疯狂向后挺动身体,回应他疯(一个开放的少妇QQ:178872118)狂的抽插。

   又产生这样的妄想,感到yīn茎开始膨胀,逸郎便急忙回头看电视。

   「爸爸,先去洗澡吧,我一会儿来给你洗背。

」芳美回头说。

   「好吧。

」逸郎很快就站起来,去浴室放水洗澡。

以前住在一起是这样,但搬出去后还是这样,逸郎洗澡时芳美帮他洗澡已成习惯。

   逸郎躺在浴缸里泡过后,正坐起来洗身体时,听到芳美说︰「爸爸,我可以进来吗?」「嗯,麻烦你了。

」和过去一样,芳美在浴室外脱裤袜后,再进入浴室。

   在芳美进入浴室后,逸郎道:「每一次都麻烦你了。

」「爸爸,这样说就太见外了。

」芳美笑着说完后,蹲在逸郎的背后,开始洗逸郎的后背。

   「不是我客气,觉得对你不好意思…还没有可靠的男人吗?」「这…爸爸讨厌我来这里吗?」「怎么会呢?像你这样漂亮的人,马上就会有男人追求的。

我担心你为了我而拒绝别人,延误了自己的青春。

」「请不要这样说。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愿意这样照顾爸爸的。

」「谢谢,我也是听你这样说就忍不住依赖你了…」「爸爸又说见外的话了。

」逸郎苦笑后,犹豫了一下说︰「不过,我对你来这里逐渐的感到痛苦了。

」「痛苦?这是什么意思呢?」芳美在逸郎的后背的手不动了。

   「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请说吧。

」芳美看到公公吞吞吐吐的样子,就向前探出身体,看着公公逸郎的脸。

   逸郎看到芳美盯着自己,感到有点紧张,开始不赶正视芳美。

但因为芳美探出身体,芳美的一只腿还是蹲着,另一一只腿膝盖着地,这样一下子就把短裙撩起卷向芳美大腿的根部,从逸郎面前的镜子,不但看到她雪白的大腿,还有粉红色的三角裤。

   逸郎看到了芳美xìng感的粉红色的三角裤,不由得吞下口水,原来是软绵绵垂在前面的yīn茎立刻充血,就像被欲望的魔鬼附身一样,逸郎此时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转身正视着芳美,用左手抓住芳美的手,拉向身前的胯下。

   这突然的举动,让芳美惊讶,不知所措,但没有抗拒,顺着逸郎的手到了他的胯下,将芳美的手压在yīn茎上。

当芳美想收回自己手时,逸郎又乘机把将右手伸入短裙深处。

   「爸爸!不要这样,不可以的!」芳美拼命的想收回碰到yīn茎的手。

   「我说感到痛苦,是因为你太有魅力了。

我也是男人,所以深感痛苦。

」逸郎一面说,一面把芳美的手压在yīn茎上,同时用手拉开了儿媳妇芳美粉红色的三角裤,用手指直接侵入她的yīn户,并开始抚摸yīn蒂。

   「不行!不能这样!」遭遇芳美的抗拒。

   可是手指摸到神秘处的触感使逸郎的情绪激动。

也不管儿媳妇芳美的反抗,「吱噜」一下,将手指插入ròu洞内,并开始了抽插。

   当逸郎手指插入ròu洞并抽插时,「啊!啊!」浴室里响起娇柔的叫声。

同时,芳美也停止抗议。

   这样就形成芳美的身体在逸郎后背的姿态,两个人的呼吸也了开始急促起来,因为有两年多时间未得到xìngaì的芳美,很快被公公的手指抽插ròu洞,刺激得兴奋起来了,一会儿后,芳美的身体情不自禁的紧压在逸郎后背上,芳美扭动着身体,一双rǚ房在逸郎后背上摩擦,慢慢湿润的ròu洞紧夹着逸郎的手指,好象有吸力地向里吸入逸郎的手指。

   这种感觉更使逸郎兴奋得全身充满了欲火。

手指不断地在ròu洞里抽插扭动。

他另一只手放开了握住芳美的手,去抚摸芳美的秀发和头,并在芳美的脸上亲吻起来。

   「啊!不…啊…好…不能…啊…好…」芳美随着逸郎手指的抽插扭动屁股,发出急促的欲迎还拒的哼声。

   芳美已媚眼如丝,娇羞满面,小嘴吹气如兰,更使她显得xìng感妩媚万分。

开始用手握住逸郎的ròu棒,上下揉搓起来了。

   「芳美…」逸郎发现儿媳妇芳美在主动回应,发出了惊叫声。

   这样相互之间的aì抚了好一会儿后,逸郎站了起来,走出浴缸,转身向面对着芳美。

还蹲跪在磁砖地上的芳美,露出兴奋的表情,芳美一动也不动地凝视着逸郎已勃起四十五度的大ròu棒。

   逸郎抱起芳美,芳美温顺地站了起来,逸郎光着身体用一手搂抱住芳美腰,另一只手在前隔着毛衣握住儿媳妇芳美肥大的rǚ房摸揉起来,同时亲吻其粉颈,芳美顺势靠在逸郎的胸前,任其亲吻抚摸。

   一会儿后,逸郎开始用手去脱芳美的毛衣时,芳美轻轻推开逸郎的手,有两年多时间未得到xìngaì,平时只能靠手yín的芳美,此时早就忘了伦常,欲望燃烧得她又希望公公姦yín她,又有些害怕。

于是用沙哑的声音说︰「不要在这里,在卧房等我,我洗一下过来。

」逸郎在卧室的床上盘腿坐着,从离开浴室到现在,心一直跳个不停。

   芳美刚才在浴室说︰「在卧房等我。

」不顾一切的向芳美动手的逸郎,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是这样的结果,因此有如置身梦中的感觉。

   芳美的丈夫去世有两年,这样独守空闺,其本身的欲求不可能得到满足也达到最大限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芳美在浴室里说的话就不难理解。

   逸郎向自己的睡裤内看去,充血的ròu棒虽不到猛烈勃起的程度,但无论长度或粗度都比一般男人的尺寸要大一些的yīn茎,已经膨胀到平时二倍半左右。

   逸郎很少玩女人,妻子过世后,只有在两年前与自己常去的酒馆服务生,有过一次xìng关系,除此之外,一年只是有几次手yín而已。

就此一角度而言,好象和芳美相似。

   逸郎抬起头,因为听到卧房外有动静,逸郎改用跪坐。

   「爸爸,把灯光关了吧。

」芳美在房外说,声音有点沙哑。

   「哦,我…」逸郎也很紧张。

本来只开床头灯,熄灯后,室内更黑,但房内的情形还是看得见。

   纸门被轻轻拉开,芳美走进来。

并顺手关上了门。

   此时,芳美身上只披一件大浴巾,低头停立在门边,刚才在浴室,被公公逸郎刺激得全身充满了欲望,很想得到男人带来的xìngaì快感,但此时是面对自己的公公,她不知如何是好。

   逸郎下床来,走到芳美的身边。

年过半百的他,觉得心跳得几乎要跳出来了。

他一下就将芳美拥抱在怀里,芳美温顺地依靠在他身上。

   「你会看不起我吗?」逸郎兴奋的问,芳美仍旧低着头摇头。

   「你看不起我也是应该的。

你实在太有魅力了…刚才看到你的三角裤,我就不能克制自己了…」逸郎边说边把芳美抱起来,放到床上,使她仰卧。

   芳美没有说话,顺从地仰卧在床上,只是把紧张的脸转向一边。

逸郎上床来,坐她在旁边,像打开宝物般的取下浴巾时,当逸郎取下浴巾时,发现芳美的身上只有一件比基尼三角裤。

看到躺在面前的裸体,逸郎不由得猛吸一口气。

「好美…」逸郎的声音沙哑。

   芳美发现自己身体完全暴露在公公面前时,立刻双手交叉在胸前,象征xìng的掩住了一双rǚ房。

   看到芳美洁白的裸体形成美丽的曲线,逸郎兴奋的脱去自己的睡袍。

把芳美放在胸前的双手轻轻拉开时,芳美就用双手遮住脸。

   逸郎又猛吸一口气,暴露出来的rǚ房,在仰卧时仍旧能保持美丽高耸的形状。

   芳美的呼吸变急促,胸部上下起伏。

逸郎把脸贴在rǚ房上,身体压了下去。

   逸郎用双手揉搓rǚ房,同时(一个开放的少妇QQ:178872118)用嘴轮番吸吮两个rǚ房。

   「啊…啊!啊…啊…」芳美双手掩脸,身体上快感使她发出难耐般的哼声。

 并扭动着身体,身体扭动时,逸郎的ròu棒碰到芳美下半身,这样的刺激使芳美全身充满了欲火,rǚ头已经膨胀变硬。

   逸郎好象要品尝成熟的ròu体,用手和嘴不停的aì抚,慢慢的向下移动,双手摸到三角裤。

逸郎象舍不得脱下去似的慢慢拉三角裤,脱下了芳美三角裤,此时芳美已全身一丝不挂地平躺在床上了。

芳美的双手又立即掩饰下腹部,同时夹紧双腿扭动屁股。

   「啊…那样…不要…」芳美发出惊慌的声音,因为,逸郎抱起芳美的双腿,将脚趾含在嘴里吸吮。

   芳美在惊慌中发出xìng感的哼声,「啊!啊!」,同时双手离开下腹部,逸郎就这样慢慢分开芳美的双腿,逸郎的身体慢慢进入芳美双腿之间,从脚根向大腿根部舔去,。

   当吻到芳美大腿根部时,逸郎说道:「芳美,让我仔细的看一看。

」 说着的同时伸手把台灯拿过来。

   「不要!」芳美发出羞怯的声音,但她只是又把双手盖在脸上,可是没有更进一步抗拒的样子。

   逸郎把台灯放在芳美的腰边,打开了灯。

   当看到暴露在灯光下芳美的yīn部,逸郎达到极度兴奋,不张开嘴就无法呼吸。

   芳美的yīn毛浓密,形成一个扇子形。

ròu缝周边也有卷曲的毛,yīn唇的颜色和形状都十分美丽。

肥突的yīn阜上面,已经是湿漉漉、粘糊糊的。

   逸郎用双手轻轻拨开yīn唇。

   「啊!」芳美猛吸一口气,扭动屁股。

   ròu缝被拨开了,露出红中带白的湿润黏膜。

   「唔…不要…」芳美发出使逸郎感到兴奋的娇声。

双手仍掩脸,迫不及待的扭动屁股。

   逸郎也兴奋得天旋地转,急忙把嘴压在ròu缝上,用舌头找到yīn核摩擦。

时而凶猛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yīn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yīn道内去搅动着。

   芳美立刻发出啜泣般的哼声,可能已经无法把手放在脸上,双手抓紧被单,或用手挡在胸前抚摸自己的美丽高耸的两个rǚ房,并扭动身体臀部拼命地抬高猛挺向公公逸郎的嘴边,她的内心渴望着逸郎的舌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

   这样过了不久,芳美的啜泣声更急迫,呼吸也更急促。

   「啊…不行了…要了…好痒」芳美的呼吸感到困难。

   逸郎继续吸吮yīn核。

   「啊!…受不了了!」芳美发出颤抖声,身体猛然仰起。

   「…受不了了!…要了…啊…」发出yín浪的啜泣声,芳美不停的扭动屁股,仔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yín水。

   逸郎很有经验地用舌头不停的在yīn道、yīn核打转、吸吮,使芳美达到xìng高氵朝 ,但逸郎开始着急了,因为原来开始充血的ròu棒,不知为何竟然无力的下垂了。

   逸郎于是抬起头,用嘴去吻住芳美美丽高耸的两个rǚ房,用手指抚摸芳美的yīn核。

   「啊!不要那样!那样不行……爸……我受不了了……喔……痒死我了……喔……」芳美说着,扭动屁股。

   逸郎仍旧继续揉搓yīn核。

   「啊…不要…我会又了…不要…」芳美的身体颤抖,很快的又达到高氵朝 。

   逸郎看到此一情景,感到异常兴奋,然而下垂的yīn茎依旧无力。

   不应该是这样的…可能是太兴奋,血液都冲上头了。

于是骑在芳美的脸上,采取69姿势。

   芳美没有拒绝,把萎缩的yīn茎含在嘴里,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摩擦,逸郎也用舌头舔芳美的ròu缝。

如此一来,芳美从嘴里吐出yīn茎。

   「不行了…」好象很急促的扭动屁股。

   逸郎向芳美的内缝看去时,芳美又把yīn茎吞入嘴里吸吮。

   在幻想中,不知多少次想象此一场面的逸郎,现在有如置身在梦中。

可是yīn茎始终没有充血的动静,连感觉都像麻痹了。

   更焦急的逸郎,起身坐在芳美的双腿间,用萎缩的yīn茎在ròu缝上摩擦。

   「啊…我不行了……我要……」芳美露出急促的表情,像在催促插进来似的扭动屁股。

   逸郎希望勃起的愿望又落空了。

   这时候在急燥中的逸郎突然有了个想法,那是在幻想中常常出现的场面。

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拉起了芳美,让她坐起来,并拉着她的手,引到她在ròu缝上。

   说:「芳美,很抱歉,我现在实在很感伤,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在寂寞时也是自慰的吧,能不能那样做给我看看呢?」逸郎一面说,一面把芳美的食指压在yīn核上。

   「这…」芳美摇头,想把手抽回去:「太过份了!快放开我的手。

」逸郎抓紧芳美的手,慌张的说︰「对不起,原因不在你。

反而因为你太有魅力,兴奋得让我把全身血液冲向了脑顶,才变成现在这样。

求求你,让我保住男人的面子吧。

说不定大ròu棒会兴奋起来的。

」「可是…」芳美有些犹豫,但按住自己ròu缝上的手轻轻地动了一下,逸郎从芳美的手指的动作知道芳美不再拒绝了。

   「那就关了灯吧。

」「芳美!」 逸郎兴奋的看芳美,自己都知道表情有了变化。

   「嗯,好吧。

」逸郎熄灭台灯,蜷曲在芳美的脚前。

   「在别人的面前做这种事,真是太难为情了…」芳美喃喃说着,但还是分开双腿,右手伸向下腹部,用眼睛在黑暗中凝视自己熟悉的ròu缝。

   逸郎知道,芳美自己也受到刺激而兴奋。

   芳美的右食指从ròu缝滑下去,找到隆起的yīn核,开始画圆圈的aì抚。

   「啊!啊…」芳美发出哼声的同时,难耐似的扭动屁股,左手揉搓自己的rǚ房。

   原来她每次都是这样安慰自己完全成熟的ròu体。

   逸郎就这样看着,由于房间黑暗,产生窥视的感觉,使他产生了不同于往常的兴奋。

又由于第一次看到女人的手yín,显得特别兴奋。

   这时候,芳美竖起双膝,抚摸rǚ房的双手也伸到胯下,右手指aì抚yīn核,左手中指在ròu洞揉搓。

   「啊…好…已经…」芳美发出哼声后,把左手中指插入ròu洞内,继续aì抚yīn核的同时,抽插手指。

   这时候,逸郎胯下(一个开放的少妇QQ:178872118)物终于开始充血。

   「唔…好舒服…啊…受不了…」儿媳妇芳美像梦艺的说着,扭动成熟的裸体。

   逸郎感到自己的ròu棒达到一定的充血后,就让儿媳妇芳美平躺在床上,并压在芳美的身上。

   「芳美,用手指已经满足了吗?是不是想要男人的东西了呢?那会让你更刺激更舒服」 逸郎说时,芳美兴奋的点头。

   「想要插进去吗?」「嗯…插进来吧…快一点…」看到扭屁股催促的芳美,逸郎很想立刻插进去。

到了此刻,终于能发挥年龄的功力。

   「想要把我的哪里插进去呢?」「啊…不要,急死我了。

快插进来吧」 芳美催促道,并用自己的手抓紧ròu棒往yīn户内插。

   逸郎拉开芳美的手,用自己的ròu棒在ròu缝上摩擦,就是不插进去,急得儿媳妇芳美拼命地抬起屁股想主动地让ròu棒吸进去。

   「在芳美没说出来之前,不会把这个东西插进去的,快说吧。

」「啊…不行了…快把爸爸的那个插进来吧…亲爸爸!别再挑逗我了,媳妇的骚穴痒死了」。

   「这样说是不行的。

你是知道的,要把男人的这个东西和女人的这个东西的名字说出来,不然是不行的。

」逸郎用guī头在yīn核或ròu洞口摩擦时,芳美忍不住似的扭动屁股说︰「啊…快一点把爸爸的ròu棒插入我的yīn户内吧…我要亲爸爸……的大……大jī巴干我……」芳美终于把逸郎要求的话说出来。

   听到芳美的话,逸郎更兴奋了,立刻一手握住半粗硬的大jī巴,顶住那湿淋淋的ròu穴口用力一挺,整跟粗大的ròu棒「吱」的一声,尽根刺入芳美的yín蜜的yīn户内。

   「啊…唔…终于插进来了,」可能是终于得到满足, 逸郎此时的ròu棒勃起的力度虽然稍差,但有足够粗度和长度的ròu棒插入芳美yīn户内时,把芳美的yīn户填充得满满的,两年来第一次滋润的yīn户和身体变得舒服起来了, 芳美幸福地仰起头,发出达到高氵朝 般的哼声。

   「啊…芳美的yīn户是名器,把我的ròu棒夹紧向里面吸引…」逸郎ròu棒插入,没有马上抽插,逸郎压在芳美的身上享受快感。

   「啊…爸爸…」芳美发出哼声,扭动屁股,像在催促抽插。

   逸郎开始缓慢抽插。

芳美挺动自己的腰身配合公公抽插,嘴时同时发出啜泣声。

   抽插几分钟后,逸郎觉得自己的ròu棒完全勃起,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被干得舒服的芳美双脚尽可能地张开,摇摆着纤腰,好让公公插在自己骚穴里的坚硬ròu棒能够更深入mī穴深处。

   「喔……爸爸!媳妇被你姦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亲爸爸,再用力一点!……啊……爸……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爸爸……的大ròu棒……干得媳妇爽死了喔……啊……」,平时很温顺的芳美被干得大声浪叫起来。

   这样干了几分钟后,逸郎抱起芳美,自己仰卧在床上,采取女人在上的骑马姿势。

逸郎稍抬起屁股,芳美手握住逸郎的的ròu棒对准自已的yín穴,屁股慢慢坐下去。

逸郎的ròu棒顶着芳美的yīn唇一寸一寸的被芳美的yín穴给吞落。

当ròu棒全插进yín穴里时,芳美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像是已经渴望做aì很久,如今让她一赏所愿似的yín荡表情。

自己弯曲上身,双手放在逸郎的胸上,屁股开始上下摆动,有节奏的套弄着ròu棒。

   逸郎躺着看见ròu棒在ròu洞里进出的样子时,说道:「看见了吧?好儿媳妇!芳美」并双手在芳美的rǚ房和他们结合处抚摸着,同时也不时抬起腰配合芳美的节奏。

   芳美也低下头来看。

「啊…羞死了。

」芳美说完,坐直上半身。

   逸郎伸出双手抚摸rǚ房,说道:「这有什么害羞的。

这样舒服吗?」芳美抓住逸郎的双臂,不顾一切的扭动屁股。

   「啊!好舒服…好舒服…」「哪里舒服呢?」「yīn户!yīn户舒服得受不了了。

」「芳美喜欢xìng交吗?」「喜欢!啊…我还要更舒服!」芳美的屁股有节奏的扭动,guī头和仔宫发生摩擦,这样给芳美带来无比的快感。

   不顾一切的扭动屁股,逸郎伸出双手不时抚摸rǚ房,不时又抓住芳美的腰部。

   芳美在那身丰满雪白的ròu体,不停的摇摆着,胸前两只挺耸的rǚ房,随着她的套弄摇荡得更是ròu感。

   「喔…爸你的大ròu棒……好粗…好长……喔…喔…插得好深…好舒服……好爽……嗯……爽死我了……受不了了!……」芳美拼命的套弄、摇荡,她已是气喘咻咻,香汗淋漓了,仔宫一阵阵强烈的收缩,销魂的快感冲激全身,一股浓热的yín水洒在逸郎的guī头上。

   芳美达到飘飘欲仙的高氵朝 后,软绵绵的倒在逸郎的身上。

   逸郎让芳美在身上休息一会儿后,逸郎抱起芳美,让她跪在床上,她头低下去,把屁股翘的高高的等着公公的插入。

逸郎轻轻抚着芳美那雪白的屁股,当他的手紧紧的抓住芳美的腰时,大ròu棒猛力的往芳美的xiāo茓一插。

   「啊…啊……」逸郎一抽一插的开始狠狠的干了起来。

房间里也跟着传来阵阵的「啪、啪」的撞击声。

   「啊……啊…爸…你的jī巴干得真好…啊……真舒服……啊……喔…我的xiāo茓好舒服……好棒……爸……嗯……你太会干了……喔…xiāo茓真爽……xiāo茓爽死了……」逸郎感觉自已就快达到兴奋的极点。

他强忍shè精的冲动,有技巧的让ròu棒一次一根到底。

时而摇动臀部慢慢的抽出来,时而则是ròu棒摇动的插进芳美的yín穴里,一到guī头碰到芳美的仔宫颈时,又快速的抽出。

芳美的心也因为公公ròu棒这有技巧的挑衅而上下悬挂着,yīn道里的嫩ròu更因此而感受不同的剌激。

   「哦……爸……你太会干了……嗯…干的xiāo茓快升天了……嗯…爸……你真会搞我……嗯……我会爽死…嗯……爸…快一点……媳妇又要泄了……快……大力一点…哦……」在将shè精的冲动强忍下来后的逸郎,听芳美yín荡的叫声后,他又开始另一次的猛干,他的ròu棒又狠狠的在芳美的yín穴里猛插。

芳美则趴在床上,摇晃着抬高的屁股,配合公公ròu棒的抽插。

她的yīn道不断的痉挛,紧紧的吸住ròu棒,yín水也不断的浇在逸郎的guī头上。

   「芳美…爸要射了…快顶…哦…屁股快顶上来……哦…」「爸……快…大jī巴用力……啊……媳妇也要……啊……要爽死了……啊…爸…我…泄了…哦…爸…我aì死你了……哦…爽死了……」一场人类最原始也最禁忌的战争,就在逸郎shè精后,整个停下来。

   他们在高度的满足后瘫痪了,满足后疲乏而沉重又急促呼吸声,在他们的耳边传送。

渐渐的,汗水不再继续的流,呼吸也正常多了,逸郎轻吻着芳美那已湿的发梢,吻着那享受高氵朝 后的眼神、樱唇……「芳美,在你改嫁之前,还会来我这里吗?」芳美一面扭动屁股,一面点头回答道:「嗯,来!」。

   最后两拥抱在一起睡着了。

这是芳美自搬出去单独住后第一次在他家里住一晚上。

早上五点,逸郎因下身ròu棒充血而被胀醒过来,这是十年来未有的事情,因昨晚成功的xìng交居然发生了晨勃。

他高兴极了,他看到芳美温顺地,一丝不挂地躺在自己身边。

   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