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nǎi妈

nǎi妈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在yín城有不少高档住宅区,住的都是富人。

每天清晨,这些社区的大门口,就会聚集着一些nǎi妈,供社区里出来的居民挤nǎi。

现在,这些有钱人觉得喝买来的牛nǎi不放心,都aì喝早上现挤的女人的鲜nǎi。

那些nǎi妈,都是些下岗女工,为生活所迫,又不愿意涉足色情业,于是出来到住宅区门口供别人挤nǎi,也有的到别人家里做nǎi妈,有的给多家做nǎi妈,也有的只给一家做nǎi妈。

出来挤nǎi的有男有女,都是住宅区里的居民,挤出鲜nǎi回去给全家做早餐,有的男的直接吃nǎi。

这些nǎi妈,年龄从二三十岁到五六十岁都有,都是大nǎi子女人,产nǎi量大,有给多人喂nǎi的资本。

yín城有些中等住宅区的门口,也有nǎi妈。

如孙诚租住的周艳娥的房子所在的社区,每天清晨,大门口总是聚着二三十个nǎi妈。

且说那xìng感熟妇周艳娥,本是孙诚同学的母亲,自从孙诚租了她的房子,她就经常过来为孙诚打扫,当然每次过来都会遭到孙诚的蹂躏。

后来发展到过夜,再后来,发展到孙诚的哥们赵大勇也加入。

再后来,赵大勇让周艳娥的二儿子杨大雷也加入,形成三个人轮姦周艳娥,赵大勇还经常把周艳娥母子乱lún的场面摄了像,然后出卖给熟妇网站。

昨天夜里,周艳娥又被那三个家伙蹂躏了大半夜,到凌晨才昏昏睡去。

早上,赵大勇醒得早,见其他人还在昏睡,他先起身,看了看冰箱,里面什么也没有,就想下楼,到住宅区外头买些豆浆油条之类的早点。

那赵大勇,34岁,和孙诚同岁,自己也开着一家公司。

他下了楼,来到社区大门口,只见二三十个nǎi妈站在那里,正在给居民们挤nǎi。

由于天太早,出来的居民不多,还有些nǎi妈闲着。

有些nǎi妈还带着她们十几岁的儿子来,那些儿子的任务是帮着挤母亲的nǎi。

还有些nǎi妈则在大门口一侧的传达室里供男人们直接吸nǎi。

赵大勇一见,忙活了大半夜的jī巴又有些发硬了,心想,没想到这么个中等住宅区也有nǎi妈。

他不打算买油条豆浆了,走上前去,选了一个闲在一边的熟妇nǎi妈,别人喜欢年轻的,他却喜欢年纪大的。

经过交谈,赵大勇把那位年纪大的nǎi妈带进传达室。

传达室的外间已经有几个nǎi妈在供男人吸nǎi。

赵大勇给了看门的几块钱,就 把那nǎi妈带进了传达室的里间屋。

那nǎi妈名叫何惠玲,是附近大厂的下岗女工,今年54岁,她十年前生了小儿子,小儿子一直吃她的nǎi,所以她到现在还有nǎi。

她十九岁的大儿子也吃她的nǎi,今天,她大儿子何进军也来了,帮着挤她的nǎi。

何进军今年十九岁,没有工作,就靠每天帮着把母亲的nǎi挤到居民的锅里,挣点小钱。

何进军在外面等着,客人直接吸nǎi,不用他挤妈妈的nǎi了。

那何惠玲,54岁,身高1米74,貌俊美,烫发,虽然年纪大了,却是身材高大,肤色白皙,大白脚长得异常俊美白皙,当然,她最吸引人的是她的大nǎi子。

她穿着花衬衣,短裙,此时正值七月流火的酷暑时节,她光着美腿俊莲,穿着拖鞋??,分外xìng感。

她没戴nǎi罩,一解开衬衣,两只大nǎi子就呈现在赵大勇眼前,那两只大nǎi子,长及腹部,黑色大nǎi头子,大如葡萄。

大nǎi子又白又软,赵大勇见了,jī巴立即起立,向那xìng感熟妇致敬。

他光着膀子,只穿了个大裤衩子,jī巴勃起,何惠玲看得清清楚楚,但她见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赵大勇使劲地挤何惠玲的大rǚ房,大股的nǎi水喷涌出来,喷了他一脸,赵大勇忙叼住那nǎi妈的大nǎi头子,使劲吮吸起来。

何惠玲的大nǎi子被弄得又疼又痒,忍不住呻吟起来。

赵大勇不但吃nǎi,还按捺不住撕咬何惠玲的大nǎi头子,何惠玲疼得惊叫了起来。

如果客人出额外的钱,nǎi妈们是可以提供xìng服务的。

赵大勇把何惠玲带到里间屋,就是要操她。

何惠玲的产nǎi量很大,赵大勇算贪婪的,但只吃了她一只大nǎi子的一半nǎi,就吃得饱饱的了。

赵大勇吃饱了妇人的nǎi水,jī巴更硬了。

他见那妇人另一只nǎi胀得满满的,就问:“那只nǎi胀不胀?” 那xìng感熟妇点点头。

赵大勇道:“那叫你儿子进来一起吸吧。

” 何惠玲又点点头。

赵大勇又问:“你儿子可以随意挤你的nǎi,肯定入你了是不是?说实话!” 何惠玲羞红了脸,没有说话。

赵大勇立即撕咬她的大nǎi头子,那nǎi妈疼得受不了,只得招供,确实她和两个儿子都乱lún了。

何进军进来了。

赵大勇道:“兄弟,我把你妈今天的nǎi都包了,还要请你一起分享她。

” 平时,何进军都是挤 完了妈妈的nǎi,上午九点多回家后才操母亲,此时有客人邀请,可以提前姦母,他当然乐意了。

他抓着母亲另一只nǎi,又吸又揉,弄得母亲不住惊叫。

赵大勇撩开了何惠玲的短裙,见她里面什么也没穿,便骂道:“真是个老骚货!” 他见何惠玲yīn毛浓密,更兴奋了,便去撕咬yīn毛,舔屄。

何惠玲坐在椅子上,分开两腿,亮出屄眼,上面供儿子吸nǎi,下面供客人舔屄,她被弄得不住呻吟。

赵大勇蹲在何惠玲的两腿之间,扒开她的屄眼,使劲地舔着,何惠玲yín水涌出,都被他吃了。

吃了那nǎi妈的yín水,赵大勇更加兽xìng膨胀。

他和何进军将那nǎi妈的两条大美腿掀了起来,各捉了她一只俊美的大白脚,贪馋地吮吸起来。

何惠玲靠在椅子上,美腿高举,被弄得yín水直流,不停地叫唤。

赵大勇兽xìng大发,他见屋里桌上有根黄瓜,从中挑了根又粗又大的,洗干净了,一下子插入nǎi妈的屄眼,然后他把nǎi妈从椅子上拉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拉下大裤衩子,他那又黑又粗的家伙,如同一头钢炮,高高地昂起头来。

何惠玲站在赵大勇面前,撅着屁股弯着腰,手扶赵大勇的粗jī巴,大口吮吸起来。

何进军则站到母亲的肥白屁股后头,扒开她的精致紧小屁眼,伸出毒舌,贪婪地舔了起来。

何惠玲屄里插着大黄瓜,屁眼被儿子舔得很痒,她忍不住yín水直流,时不时媚眼含春,看赵大勇一眼。

她伸着柔软的媚舌,细细地舔着赵大勇的大guī头,一路舔下去,舔遍了赵大勇的整根黑炮。

赵大勇见这么大年纪的xìng感妇人如此yín贱,不由得jī巴越发粗硬了!此时,何进军舔得母亲的屁眼涂满了他的口水,然后,手持jī巴,慢慢顶入了母亲的紧小屁眼。

何惠玲更觉难忍,骚xìng更加难以按捺,大口吮吸赵大勇的jī巴,两只玉手还不住地温柔抚摸那根黑炮。

赵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气。

何进军的jī巴插在母亲紧小的屁眼里,也觉得舒服得不得了,使劲往母亲屁眼深处里顶,顶得那xìng感熟妇不停地呻吟。

何惠玲又用她那柔软香舌舔赵大勇的guī头,赵大勇实在受不了了,低吼了一声,突然jīng液射出,射得何惠玲满脸都是。

何惠玲忙一口将赵大勇的jī巴含在嘴里,将赵大勇继续射出的jīng液吃下。

然后,她还将赵大勇的jī巴吮吸得干干净净。

何进军的jī巴也被xìng感老娘的屁眼夹得再也憋不住了,不由得是jīng液狂射,都射入母亲屁眼深处。

何惠玲又转过身来,跪在儿子面前,将儿子那根jī巴吮吸干净。

赵大勇躺在椅子上,舒服得直喘气。

他付了钱,留了何惠玲的小灵通电话号码,然后,何进军帮着,又将她的nǎi挤了些出来,赵大勇用锅装了,准备带上楼给大伙吃。

他这一番折腾,足有一个多小时,上楼一看,那三个男女还在沈睡。

他见那周艳娥,看上去只有五十多岁,中等身材,丰满白嫩,躺在那里,一身白ròu黑毛,分外xìng感,他刚才喝的何惠玲的nǎi水和吃的yín水又起作用了,jī巴不由得又硬了起来。

周艳娥脱下的ròu色短丝袜扔在枕边。

赵大勇拿起那ròu色短丝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那xìng感熟妇的醉人莲香令他更加兴奋冲动。

他扑上床去,热烈揉摸那xìng感熟妇的丰满rǚ房,吮吸撕咬她那大nǎi头子。

周艳娥被弄醒了。

赵大勇压到她身上,一边和她亲嘴,一边将jī巴插入她屄眼。

周艳娥被操得不住哼哼,两条美腿不由得扬起,两只嫩脚在赵大勇身体两侧晃悠。

周艳娥的呻吟声,使得她儿子杨大雷,还有孙诚,也都醒了,他们各捉了周艳娥一只嫩脚,尽情地吮吸撕咬。

周艳娥被姦弄得叫作一团。

又一场轮姦开始了。

这场轮姦一直持续到下午,饿了,就喝那一大锅何惠玲的鲜nǎi。

晚上,赵大勇请大家去高新区的真弓夜总会唱歌。

他给何惠玲打了电话,她和她两个儿子也来了。

在包间里,何惠玲和周艳娥两位xìng感熟妇遭到包括她们儿子在内的赵大勇等五位男xìng的野蛮轮姦。

看上去只有五十多岁,中等身材,丰满白嫩,躺在那里,一身白ròu黑毛,分外xìng感,他刚才喝的何惠玲的nǎi水和吃的yín水又起作用了,jī巴不由得又硬了起来。

周艳娥脱下的ròu色短丝袜扔在枕边。

赵大勇拿起那ròu色短丝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那xìng感熟妇的醉人莲香令他更加兴奋冲动。

他扑上床去,热烈揉摸那xìng感熟妇的丰满rǚ房,吮吸撕咬她那大nǎi头子。

周艳娥被弄醒了。

赵大勇压到她身上,一边和她亲嘴,一边将jī巴插入她屄眼。

周艳娥被操得不住哼哼,两条美腿不由得扬起,两只嫩脚在赵大勇身体两侧晃悠。

周艳娥的呻吟声,使得她儿子杨大雷,还有孙诚,也都醒了,他们各捉了周艳娥一只嫩脚,尽情地吮吸撕咬。

周艳娥被姦弄得叫作一团。

又一场轮姦开始了。

这场轮姦一直持续到下午,饿了,就喝那一大锅何惠玲的鲜nǎi。

晚上,赵大勇请大家去高新区的真弓夜总会唱歌。

他给何惠玲打了电话,她和她两个儿子也来了。

在包间里,何惠玲和周艳娥两位xìng感熟妇遭到包括她们儿子在内的赵大勇等五位男xìng的野蛮轮姦。

看上去只有五十多岁,中等身材,丰满白嫩,躺在那里,一身白ròu黑毛,分外xìng感,他刚才喝的何惠玲的nǎi水和吃的yín水又起作用了,jī巴不由得又硬了起来。

周艳娥脱下的ròu色短丝袜扔在枕边。

赵大勇拿起那ròu色短丝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那xìng感熟妇的醉人莲香令他更加兴奋冲动。

他扑上床去,热烈揉摸那xìng感熟妇的丰满rǚ房,吮吸撕咬她那大nǎi头子。

周艳娥被弄醒了。

赵大勇压到她身上,一边和她亲嘴,一边将jī巴插入她屄眼。

周艳娥被操得不住哼哼,两条美腿不由得扬起,两只嫩脚在赵大勇身体两侧晃悠。

周艳娥的呻吟声,使得她儿子杨大雷,还有孙诚,也都醒了,他们各捉了周艳娥一只嫩脚,尽情地吮吸撕咬。

周艳娥被姦弄得叫作一团。

又一场轮姦开始了。

这场轮姦一直持续到下午,饿了,就喝那一大锅何惠玲的鲜nǎi。

晚上,赵大勇请大家去高新区的真弓夜总会唱歌。

他给何惠玲打了电话,她和她两个儿子也来了。

在包间里,何惠玲和周艳娥两位xìng感熟妇遭到包括她们儿子在内的赵大勇等五位男xìng的野蛮轮姦。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