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白领丽人.

白领丽人.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唉,六个月零十天了……”杨静翻着办公桌上的日历。

     杨静刚刚过完岁生日,丈夫便去了加拿大,他要在那里读书两年。

由于既没有老人又没有孩子,工作之余,她把全部时光用来思念丈夫。

这半年多来,她始终在寂寞中度过,只有和闺中密友叶黎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觉得快乐一些。

杨静和叶黎既是同学又是同事,叶黎没有结婚,平时住在自己家,双休日,则和杨静做伴。

但最近一个月,叶黎有事没有来,杨静更觉寂寞。

     “杨静,杨静!”叶黎人未到声音先到。

     “哎!”杨静从沉思中醒来,叶黎一阵风似地闯进办公室,她今天穿着一大红的套装,领口很低,露出xìng感的胸脯。

“杨静,葛总找你。

”她说。

     “哦。

”杨静答应着,看了一眼叶黎,笑道:“这么xìng感?当心噢。

”     叶黎嘻嘻一笑,“当心什么啊?你坏死了,你才要当心呢。

”     杨静收敛了笑容,公司总经理葛龙,43岁,是出了名的色狼,公司有点姿色的女人都被他骚扰过,杨静和叶黎由于美貌出众,更是让他垂涎三尺,经常借机会动手动脚。

叶黎生xìng活泼且聪明伶俐,经常能化险为夷。

杨静温和内秀,只能躲避,为此,她不敢在公司穿太xìng感的衣服。

     “他找我什么事?”杨静问。

     “不知道啦,反正小心点。

”叶黎叮嘱着。

     杨静来到葛龙的办公室,“葛总,您找我?”     “啊,小杨。

”葛龙站了起来,招呼杨静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小杨啊,”葛龙坐到办公桌后说,“公司的系列产品销售情况怎么样?”     杨静的心平静下来,“葛总,这些产品市场销售情况不理想,我觉得我们应当加强宣传。

”     “你怎么知道销售不好?我听他们说情况不错嘛。

”     “葛总,我有市场反馈信息。

”说完,杨静将一摞资料放到葛龙桌子上,并站到他身边逐一解释。

     “嗯,好好好。

”葛龙一边听一边偷偷打量杨静,杨静今天穿了一身牛仔装,全身上下包得严严实实的。

在葛龙看来,却显得格外有丰韵。

他心想,“这个女人是公司最不一般的一个,不仅美丽动人,而且腹有诗书气自华,让人越看越痒痒。

“葛龙站了起来,装作踱步的样子,转到杨静身后,拍拍她的香肩,“小杨啊,你很细心,比他们强多了。

那些小子都骗我。

”     “谢谢您,葛总。

”杨静感到一丝安慰。

     葛龙的手并没有拿开,而是继续向下滑到杨静的腰,又滑到她的浑圆的臀部,“小杨啊,你的能力我很欣赏……”他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隔着牛仔裤轻轻摸捏着。

     “这是第几次了?”杨静记不清了,轻轻躲了躲。

但那双手又跟上来,并加大了力量。

     “葛总……”杨静跑开几步,回头看着葛龙,“您要没事,我就回去了。

”     “哎,还有重要的事呢。

”葛龙一脸姦笑,指了指沙发,“坐下。

”     杨静无奈,只得坐到沙发上。

葛龙也紧挨着她坐了下来,抓起她的一只手抚摸着,“小杨啊,公司最近准备提拔一名财务主管,我觉得你很合适。

”     杨静心里一惊,公司准备提拔一名财务主管的事她也听说了,叶黎就是人选之一。

这个职位很诱人,薪水比一般职员高十倍呢。

不过,怎么也轮不到自己啊,况且,自己学的是市场管理,财务管理不是自己的本行。

     “葛总……”杨静抽出自己的手,“我觉得我还不够格,还是叶黎更合适。

”     “噢?”葛龙有些出乎意料,随即一笑,说:“这个嘛,我说了算。

只要你……嘻嘻……”他的一只胳膊搂住杨静,“你满足我的心愿,要什么有什么。

”     “我什么也不要。

”杨静挣脱了他站起来,刚要离开,葛龙突然从后面抱住她,拽到怀里。

杨静实在忍无可忍,她挣扎着起身想摆脱葛龙的纠缠。

葛龙突然用力把她摁在沙发上,然后用油乎乎的嘴乱吻杨静的香唇。

     “放开我……葛总,不要啊……”杨静奋力抵抗,双臂使劲推着葛龙。

     葛龙一只手像钳子一样扣住杨静的双腕,翻身骑在她身上,夹住她乱踢的双腿,悠然地看着她。

葛龙知道,女人的力量终究有限,他等待杨静用完最后一丝力气。

他想得到这个女人很久了,他知道杨静没有亲戚在身边,不惜今天铤而走险。

     杨静挣扎了十多分钟,眼泪都流了下来,却没有任何效果。

于是苦苦哀求:“葛总,您放过我,我不是那种人,我有丈夫的。

”     “是吗?嘻嘻……”葛龙笑道,“你丈夫还在加拿大,今天让我当你丈夫吧。

嘻嘻……”他的另一只手伸进杨静的衣服里,撩起内衣,立即摸到她滑嫩的肌肤。

     杨静浑身颤抖,又开始挣扎,渐渐的,她感到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小,抵抗力越来越弱,体力差不多消耗怠尽了。

“谁来救救我。

”杨静意识里只剩下这个念头。

     葛龙像一只捉到老鼠的猫,看着杨静力气耗尽,又开始抚摸,他的手顺着杨静的小腹向上滑去。

杨静发出刺耳尖叫,但那双手还是摸到了自己的胸罩,然后轻轻向上托起,一对白皙的双rǚ便露了出来。

     “噢!又白又嫩!”葛龙发出惊叹,为杨静的美丽。

     正当他要尽情享受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葛总,有人找。

”是叶黎的声音。

     葛龙不情愿的放开杨静,杨静立即起身整理好衣服,跑过去开开门。

     叶黎站在门外,冲杨静诡秘一笑,杨静脸一红,闪身跑开。

只听叶黎对葛龙说“马局长来了……”     杨静回到办公室,心里仍然怦怦直跳。

“好险啊!”她想:“若非叶黎,自己今天……”     几天来,杨静一直闷闷不乐,甚至产生了辞职的想法,叶黎苦苦相劝。

是啊,丈夫在大洋彼岸勤工俭学,拿走了家里的所有储蓄,辞职后自己一个人怎么生活?     好在葛龙也没有再骚扰,杨静稍稍放心一点。

     一个月后,葛龙突然对杨静说:“你准备一下,明天跟我去一趟云南,看看那里的市场。

”     “这……”杨静犹豫着。

     葛龙看出她的心思,说:“你别怕,我不会再欺负你了,你也不容易。

”     “我……”杨静仍不放心。

     “哦,对了,叶黎也去。

”葛龙又说。

     有叶黎做伴,杨静放心了,就答应下来。

     第二天,三人乘机飞往云南。

一路上,葛龙和叶黎有说有笑,杨静被他们感染着,渐渐快乐起来,出门时的戒备之心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三人一路作调研,收获很大,这一天来到大理境内。

叶黎嚷着看风景,葛龙答应了。

出差以来葛龙对叶黎总是言听计从,这也让杨静感到惊讶。

     三人玩了一天,筋疲力尽,就在郊外找了家旅馆住了下来。

这家名叫“抱玉小墅”的旅馆靠山而建,环境幽雅,游客也不多。

店主和葛龙是同学,特意给他们安排到搭建在一棵大树之上的两间客房。

这两间木屋在两根树杈上,相隔一米,中间是共用的卫生间。

杨静和叶黎住一间,葛龙自己住一间。

     晚上,杨静收拾着床铺,叶黎被叫到葛龙屋里商量明天的行程。

     “去了这么久?”杨静向外望了望,只看到窗前他们交谈的影子,由于屋子隔音很好,不知他们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叶黎回来了,两人便熄灯上床。

     屋里一片漆黑,云南的夜有些热,杨静和叶黎都只穿着内衣内裤,合盖着一条大毛巾被。

由于晚饭时喝了点酒,两人都睡不着,就躺着闲聊。

     “你和新任男友怎么样了?”杨静问。

她知道叶黎两月前交了个不错的男友。

叶黎的男友换了一打,但始终没有如意的。

     “还行吧,”叶黎说,“那方面挺在行的。

”     杨静知道“那方面”是什么意思。

叶黎很开放的,认识几天就敢上床。

不像自己,直到结婚那天,才把处子之身给了丈夫。

     “哎,”叶黎突然兴奋地问:“你除了老公,真的没有和别的男人做过?”     杨静脸一红,“没有。

”     “这大半年你想不想?”叶黎又问。

     “唉……”杨静叹了口气,说:“想有什么用?他在太平洋那边呢。

”     “是啊,”叶黎笑着说:“他的东西没那么长,要不然伸过来和你亲热亲热多好!”     “去你的!没正经!”杨静脸更红了,心中却涌现一丝骚动。

     “我有办法可以解决你的饥渴。

”叶黎又笑道。

     “好没羞,我不听。

”杨静转过了身子。

     叶黎搂住杨静的脖子,在她耳边说:“很管用的,你真不想知道?”     杨静心中一动,这半年来她不是不想而是努力克制,只是梦中常和丈夫甜蜜相会,醒来打湿内裤一片。

“她有什么办法?”杨静想,却不敢问。

     叶黎伏在杨静身上,悄悄说:“我可以帮你。

有一种器具很好很舒服的,我们都是女人,没关系的。

”     杨静心中一动,这半年来她不是不想而是努力克制,只是梦中常和丈夫甜蜜相会,醒来打湿内裤一片。

“她有什么办法?”杨静想,却不敢问。

     叶黎伏在杨静身上,悄悄说:“我可以帮你。

有一种器具很好很舒服的,我们都是女人,没关系的。

”     杨静知道叶黎说的是什么了,心中虽感到不好,但叶黎在自己耳边说话却引起自己臀部一阵麻痒。

以前丈夫也喜欢这样逗自己玩,这是多么熟悉的感觉啊。

     叶黎得寸进尺,竟突然解开杨静的胸罩。

杨静一惊,待要阻止,叶黎已经将胸罩拿在手里,并扔到桌子上,随后把自己的胸罩也脱掉,说:“我也脱了,公平了吧!”     杨静无奈,只好随她,反正两人经常胡闹,心中突然有了想试试的感觉。

     叶黎的双手抚摸着杨静的双rǚ,杨静“啊……”地一声低呼,rǚ头立即硬了起来。

     “好大噢!”叶黎笑着,轻轻板过杨静的娇躯,将她的rǚ头含在嘴里允吸,她的手在杨静的小腹和大腿上抚摸着。

     “哦……哦……”杨静发出低低的呻吟,她仿佛回到新婚之夜,丈夫的双手正在aì抚自己,他的手摸到自己的臀部,摸到自己的yīn毛,他还要把手指……     “不不……不要,不要摸那里……”杨静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全身赤裸,内裤也被脱掉,叶黎的手指伸进自己的yīn户,“不不……不要……”杨静嘴里说着,身躯却配合着叶黎的动作。

     叶黎又伸进去一只手指,杨静感觉yīn户浪潮翻涌,说不出的舒服。

一会儿工夫,已经湿了一大片。

     杨静进入忘我的境界,叶黎突然坐了起来,“我去方便方便,回来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完下床披上衣服,开门出去了。

     叶黎的手指一拿出来,杨静便感到一阵空虚,心里抱怨她尿多,同时又对她说的“东西”感到好奇。

好在叶黎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杨静立即背过身,虽然是好友,但也难为情。

     她听到叶黎进来,关上门,喘着气悉悉嗦嗦地脱衣服,心中只盼她快一点。

     “叶黎”的呼吸有些急促,似乎比杨静还急,她几步走到床前,躺在杨静身边,立即轻轻抚摸起来,当她摸到杨静的mī穴时,停了一下,马上将两根手指塞了进去,并做起抽插的动作。

     “哦……”杨静又呻吟起来,她觉得叶黎的手指似乎粗了一些,不过动作更让她舒服。

     “叶黎”突然换了一种姿势,将手指从杨静屁股后面插进mī穴。

杨静感觉更舒服,慢慢由侧身改为趴在床上,头部埋在枕头里,双腿极力张开,臀部微微翘起。

这是她和老公经常采取的姿势。

     “叶黎”抽出手指,把枕巾盖在杨静头上,翻身骑在杨静身上。

杨静感觉叶黎很重,正要说话,突然觉得“叶黎”把一根火热的东西插进自己的mī穴,xiāo茓立即张开小嘴迎接了它的到来。

     “哦……”杨静感觉那东西又粗又大,而且来回活动。

这是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令人销魂的感觉!她闭上眼睛慢慢享受。

“叶黎”的动作开始的时候很轻柔,这让久旱逢甘雨的杨静十分受用,也进一步消除了她的羞涩。

等到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的时候,“叶黎”的动作也加强了力度。

“叶黎”双手抓住杨静的美臀,使劲抽插着,发出“滋滋”的响声。

     杨静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呻吟声越来越大,她感到“叶黎”的动作很逼真,自己仿佛就是在和一个男人做aì。

她的xiāo茓一次一次泛出蜜汁,不知顺着大腿流下了多少。

     “啊……啊……”杨静达到了高氵朝 ,这是半年多来的第一次,甚至是结婚以来最舒服的一次。

她感到那根东西还在自己体内冲撞着,而且加快了节奏。

     “哦……”“叶黎”突然发出男人般的一声呼叫,让杨静吃了一惊,紧接着她感到一股热流喷射到自己体内。

     “啊!”杨静一声惊呼,她意识到不对头,拽下头上的枕巾回头一看,直吓得灵魂出壳。

后面的人根本不是叶黎,而是葛龙!!!!!     “是你……”杨静惨叫,自己时时提防,没想到还是着了道。

     “这个男人在我体内shè精!”杨静想到此处,立即手脚冰凉。

“我还配合了他的动作,我还达到了高氵朝 。

”杨静的大脑一片空白,晕了过去……     杨静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葛龙已经不知去向。

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是叶黎害了我!不错,叶黎引我上钩,然后让葛龙来*姦了我。

”这是为什么?杨静想不明白,自己和叶黎是最好的朋友,“她却害了我,让我没脸见人。

”     杨静想,应该找叶黎问个明白。

她爬起来,发现自己全身赤裸,“都被葛龙看到了。

”杨静满脸通红。

她找到衣服匆匆穿上,开门出去。

     叶黎早就没有了影子,店主说她一早就走了。

杨静默默地回到屋里,关上门失声痛哭。

一整天,杨静都昏沉沉地。

     迷迷糊糊间,她觉得有人抚摸自己的肩膀,立即坐了起来,看到葛龙笑吟吟的脸。

     “你干什么?”杨静向墙角缩了缩,双手抱在胸前。

     “干什么?嘻嘻,昨晚睡的好吗?”葛龙笑道。

     “你滚!”杨静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烧。

     “一夜夫妻百日恩,你舍得让我走?”葛龙坐到杨静身边。

     “你无耻!下流!”杨静骂道。

     “我无耻,你yín荡;我下流,你风流。

我们不正是天生的一对吗!”葛龙说完就扑上来解她的衣扣。

     杨静奋力抵抗,怎抵得过葛龙的力气。

葛龙如同千手观音,不消片刻便脱光她的衣服。

杨静只得苦苦哀求,反而激起葛龙的xìng欲,他三下五除二脱光自己,骑了上去……     噩梦般的旅途终于结束了。

杨静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经被折腾地精疲力竭。

她已经记不清被葛龙姦污了多少次,葛龙似乎永不满足,有时一夜干好几次,花样百出。

杨静忍辱坚持着,就等回家找叶黎算账。

     叶黎失踪了,杨静一连几天都没有她的消息。

这一天,杨静刚进家门,来了一位律师,是老公的委托律师。

杨静正纳闷,律师交给她一份离婚协议书和一盘录像带。

杨静如同五雷轰顶,她怎么也想不到老公要和自己离婚。

     律师走后,杨静打开录像机,画面让她震惊。

正是自己和葛龙做aì的精彩情景。

     “哦……”杨静捂住了脸,怪不得老公要和自己离婚。

     杨静哭了一整天,在协议书上签了字,交给律师带走。

她知道,老公不会原谅自己。

静下心来,杨静觉得事情蹊跷,老公怎么得到的录像带?录像带是谁录的?这个问题只有问葛龙。

她自回来后就没上班,她不敢见葛龙。

但这次……     杨静是狠下心来到葛龙办公室的。

她知道还会被姦yín,但心中的谜团却不能不解开。

     葛龙对杨静的到来似乎并不吃惊,他关上门立即抱住她脱衣服,几天来他一直张网等待,就等这个小美人。

     杨静几乎没挣扎,这是第一次在不抵抗的情况下被葛龙脱光衣服。

     葛龙脱完自己的衣服后却没再动作,而是坐到沙发上欣赏。

     杨静狠狠心,走到葛龙身前,一屁股坐到他身上,“告诉我,录像带怎么回事?”     葛龙一边贪婪地抚摸着杨静的rǚ房,一边说,“不是我,是叶黎。

”     “叶黎?”杨静其实早有预感,但得到确认后还是有些吃惊。

“她为什么?为什么?!”     “你很想知道?”葛龙说。

     “不错!”杨静回答。

     “你把我弄舒服,我就告诉你。

”葛龙指了指自己的yáng具,“用嘴!”他命令杨静。

     “什么?”杨静感到一阵恶心,“我老公都不敢让我这样。

”     “现在,我才是你老公。

”葛龙说。

     杨静没有动。

     “看来你不想知道了?”葛龙说。

     杨静左右为难。

     “你想不想知道叶黎现在在哪里?”葛龙又抛下诱饵。

     这句话很管用,杨静不再犹豫,站起来,俯下身,闭上眼,张开小嘴含住葛龙的yáng具。

     “哦……”葛龙发出愉快的呻吟,“舔舔,使劲舔!”     杨静拼命吸着,她心中泛出阵阵恶心,但仍坚持着。

她已经完全进入无意识状态,她忘记痛苦,忘记忧伤,忘记耻辱,她只知道舔啊舔,她要让葛龙舒服,只有让葛龙舒服她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哦……哦……”葛龙呻吟声更大了,他低下头看着杨静。

杨静浑身洁白无暇,光滑地像缎子一样,她的臀部浑圆白皙,由于跪着而微微翘起……“这个女人已经成为我的xìng奴”。

葛龙兴奋地想,一泄如注……     杨静漫无目地地走着,她从葛龙嘴里知道了一切。

原来叶黎一直暗恋杨静的老公,杨静结婚后,叶黎和他发生了婚外情。

但叶黎不满足,发誓要拆散他们。

葛龙的出现给了叶黎机会,于是两人密谋,想出这条妙计。

结果,他们各尝所愿。

葛龙得到朝思暮想的杨静,叶黎也飞往加拿大。

     “我要报复!”杨静想,她买好了下午的机票,准备飞往加拿大。

现在,她又买了一把剪刀,向葛龙办公室走去…… 。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