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充实的假期生活

充实的假期生活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黑暗中有人点燃了香烟,一亮一暗的闪动,却无法映出室内的轮廓,不久后又归于漆黑的一片。

「再看一次,是这样的!」雅红熟练地抬起手腕,随着纤细手指的灵活跳动一段悦耳的旋律从钢琴中发出,身边的年轻人略有些紧张的注视着。

「注意放轻松,别太紧张!」雅红回过头低声说道,手里也停了下来,「来,小李!你再试试!」边说边站起身来。

被称为「小李」的年轻人坐好,手腕刚刚抬起,「迪…迪」的几声车笛声便从窗外传来,他放松了身体,转过身看看挂在墙上的挂钟,时针正指九的位置,「陈先生真是准时呀!」他笑着对雅红说。

雅红也笑了起来,「他这人就这样,也算是个优点!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你要注意经常练习的,学钢琴和很多东西都一样,只要有毅力一定能学好!你已经很努力了,这个我看得出来!」她站起身,手在小李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向他点了点头。

「对了,」雅红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什么,停了下来,「下周三晚上我在演奏厅有个小型的演出,来的大都是朋友什么的,你要有空的话也过去吧。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另外如果你是下周放假的话,可以那天晚上和我们一起走,我的孩子也放假,就算是请你去我家玩几天,怎么样?」「那当然好,早听说老师家好大,正好去欣赏一下!」小李有些受宠若惊的表情,「能看老师的表演一直也是我的盼望!」「好!那就说定了!」雅红笑着和他挥手再见。

楼下正停着辆豪华的房车,雅红开门坐了上去,她的丈夫陈明脸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她,「怎么样?累不累?有没有进展?」雅红没注意到他的表情,若有所思地回答:「不累,就是进展慢。

」「我早和你说不让你来教的,多麻烦!要是让人知道你还教课多丢脸!」雅红猛地转头看着他,语气变硬了不少:「我不觉得丢脸,这是我的aì好!是不是让你堂堂的总经理接老婆,你觉得丢脸呀?」「别别,我没那意思,我是怕你辛苦。

好了,算我没说,能教好就行了,只要你高兴,愿意教多久都行。

」陈明看雅红的语气不对,忙赔起笑脸。

两人一时无语,雅红突然想起邀请小李的这事,慢慢说道:「我邀请了小李下周到家里来,小刚正好在家,让他教教小李,我想年轻人总容易沟通些吧。

」「什么叫年轻人呀,你不也是年轻人吗?」陈明还是陪着笑脸。

雅红「呸」了一下:「都快四十了,还年轻人?」「你没见评什么杰出青年奖,那些人哪个不是四十左右!请他来玩的事还用和我这二把手说?你决定就行!」听丈夫瞎扯,雅红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雅红以前是个钢琴教师,而且对钢琴有特殊的aì好,嫁人生子后依然没丢下练习。

儿子小刚高中就快毕业,在母亲的熏陶下琴弹得也是非常不错。

老公陈明的事业正处于巅峰,全国各地均有生意,但雅红不想总在家里呆着,就重操旧业教起了钢琴,学生小李名叫李斌,才开始教了他三个月的时间。

仍旧是那黑暗的室内,「哒」的一声轻响,一个很小的屏幕被打开,画面中昏暗一团。

一架白色的大型三角钢琴前,雅红正轻快地演奏着,在她周围围坐着几十个观众,当然李斌也在其中。

他突然发现原来老师竟是如此地妩媚,就见她如云的长发轻披在肩后,苗条的身材上一袭得体的黑色丝质及地长裙,清秀的面孔用淡妆装饰着,嘴唇却是鲜红,白皙的脖颈处挂一条白金的细链,一颗搭配得当的钻石项挂正闪出微亮的光韵,雪白的双臂自然下垂,随着小臂和手腕的摆动,优美的音符不断跳出,整个人笼罩着一层成熟高贵的风韵。

「嗤」的一声轻笑让李斌不由转身看去,却是身后一个女孩发出的,那女孩看到李斌回头,忙歉意地笑笑。

在大家的掌声中雅红结束了演奏,在大厅外李斌等来了老师的一家,雅红手捧着几束鲜花走在前面,招手和李斌示意。

「来,我来介绍!小李,这是我先生陈明,这个是小刚,你们的年龄很接近的,这个是他的同学小雨……」李斌笑着打招呼,当看到小雨时,他心中一动,原来就是刚才那个女孩,小雨调皮的眨眨眼算是对他打招呼了,几个人有说有笑地上了车子。

车子直驶到城郊的一片高尚住宅区,在一个三层楼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到了!」小刚好像男主人般分别拉着小雨和李斌走进了大门,「这就是我家,还行吧?」这话却是问李斌。

李斌知道老师的住处很大,但也没想到是如此,他发呆似的东看西看,嘴里喃喃低语:「好,真不错!」「没有别人住这里了吗?」李斌奇怪地问。

「还有我爷爷,不过他有些怪毛病,见不了光,所以自己在地下室住!」小刚笑着说,「一般你见不到他的,他只有深夜才会出来的!」看来每个家庭都有故事的,李斌没敢再问下去。

「带我去楼上看看好吗?」小雨拉着小刚的手摇晃着。

「好,这就去。

」小刚看了看妈妈,脚下却没有动。

「去吧,也带小李看看他的房间,今天晚了就各自睡吧。

」雅红随口说道。

三个年轻人飞快地向楼上跑去,雅红轻叹了口气,看陈明悠闲地坐着,「你看小李这孩子怎么样?」「挺好,你的学生呀,就是长得太女人样。

」陈明随手抄起份报纸看起来。

「那你说小刚这怎么办呀,才多大就带女生回来!你也不管管!」雅红有些埋怨的说道。

「放心吧,孩子也大了,他不会怎么样的。

」陈明语气轻松的说着,眼睛仍是没离开那报纸。

「好了,都晚了,我们也睡觉去吧。

」雅红拍拍他,两人一起走进了睡房。

「李斌呀,这是你的房间,卫生间在里面。

明早吃饭我叫你。

」小刚有些敷衍地把李斌带进房间,「好好休息!」说着就关上了门。

门外马上传来小雨的声音:「那你晚上睡哪里呀?」李斌轻轻靠在门边,静听两人的对话。

「我睡在二楼的。

」接着就是阵「唔唔」的声音传来,李斌知道那是两人正在亲吻,又一阵悉悉落落的衣服响声,「好了,我先下去,等夜里我再上来,要不他们该怀疑了!」沉静了一会儿后,传来关门声和脚步声。

四周一片寂静,只剩下两人的喘息声,男人声音道:「对不起,老婆!可能是最近太忙了,这阵子怎么老是这样!」女人声音接道:「别为这事抱歉,没关系的,好好休息吧,明天你还要出差的。

」但语气却有些幽怨。

李斌躺在不熟悉的床上辗转反侧,脑海中充满了雅红的身影,他只觉全身燥热,更是不能入睡。

隐约听见有轻轻的响动,接着传来隔壁房门的响声,没多久隐隐传出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李斌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他翻过身贴在墙边,耳中清晰地听见两个身体碰撞的「啪啪」声和小雨「哦…喔…哦…」的诱人的呻吟。

李斌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画面,小刚正挺着胯间的ròu棒在小雨的下体飞快的抽插,而小雨的形象竟慢慢变成了雅红,他觉得自己的ròu棒开始发硬了,忙伸手紧紧握住,随着隔壁的节奏飞快的套弄起来。

黑暗的房间中三个小屏幕闪亮着,画面中仍是一团混乱。

(二)沟通「起床了,醒醒了!」李斌被敲门声惊醒,自己竟不知是何时睡着的,「起来了!」他含糊地答应着,慢慢的穿衣洗漱。

等他来到楼下时,看小刚和小雨正在吃着早点,两人都向他笑笑,他也笑了笑。

「老师呢?」好像没有看见雅红,李斌随口问道。

「她和爸爸一起出去了,说晚饭前才回来呢,我要去趟图书馆,等下你帮小雨收拾一下东西好吗?」李斌点点头,「没问题!」说着他也吃了起来。

「那辛苦了,我先去了!」小刚动作很快,话刚说完已经走出了大门。

小雨向李斌笑笑,放下手里的餐具,说:「我吃好了,等下你来上面找我好吗?」看着李斌点头,她又笑了笑,转身走上了楼梯。

帮她怎么收拾东西呀,那合适吗?李斌带着疑问吃完早饭,慢慢踱到小雨的门前,犹豫了一下后才轻轻敲了敲。

「请进吧,等你半天了!」小雨笑着打开门,李斌发现她已经换好身衣服,是件连衣粉色短裙,裙摆正开在大腿的中间,健康而匀称的双腿笔直,脚踩双白色拖鞋。

看李斌盯着自己,小雨笑了起来,「怎么样?好看吗?」李斌一下涨红了脸,结巴了半天才说出「好看」两个字。

「怎么比女孩还容易害羞呀,真是的!」「在学校没有女孩子追过你吗?」「你还没有女朋友吗?」看李斌被自己说得头几乎抬不起来,小雨笑得直喘气。

「好吧,不问你了!来帮我抬一下这个!」说着她用手指了指墙边的一个小旅行箱。

李斌抬起来帮她放在柜子的高处,角落里还有些衣物,他顺手拿起来,「这些想放到哪里?」却见小雨的俏脸有些发红,他这才发现手里拿着的原来是几件女式内衣,连忙放回原处,心中不禁怦怦乱跳,脸不由又红了。

「也真是的,就好像没见过似的!」小雨马上恢复了正常,嘴里又开始拿他取笑。

她自己搬过椅子,腾的站了上去,拉开旅行箱把内衣都收了起来,却不知这一来在下面的李斌可是饱了眼福,先是她登高时无意的弯腰,从李斌的角度正好看到她上身没着文胸,圆挺的两个rǚ房大半都暴露了出来,站在高处时拿东西为了保持平衡,两腿分得又大,李斌偷眼看去时正好看了个一清二楚。

她下身着一条小T字ròu色内裤,几乎是完全透明的颜色又掩盖不住整个的yīn部,李斌不由吞了口口水,见那狭小的布带两边露出几根黑色的体毛,中间那条被两片深色ròu唇包裹的裂缝清楚的显露。

李斌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女xìng的yīn部,一阵微微的眩晕让他目瞪口呆,脑海中却出现夜间小雨诱人的呻吟声,他脸颊涨得通红,发呆般地注视着。

小雨感觉到他目光的炽热,回头一看,正看到他发窘的神态,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下体都让他看到了,忙从椅子上跳下来。

「你看见什么了?」小雨故做生气的神态。

「没…没看见什么!」李斌不敢和她对视,低下头结巴的辩解。

「你这人真不老实,」小雨说着走到他身边,拉他坐在床上,「告诉我,看见什么了?」「真的什么也没看见呀!」他还是低着头胡乱的回答着。

「好,什么没看见那这是什么呀?」小雨轻轻在他胯间一拍,李斌愕然发现原来自己的裤子早就支起了帐篷,却一直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好一言不发。

「其实也没什么呀,男孩子嘛!是不是从没看过女生那里?」看李斌涨红着脸摇头,她接着说道:「我不怪你!但我这人有个毛病,你要是看我,就得让我看你!现在该我看你了!」李斌吃了一惊,还没明白过来,小雨的手就直接摸到了他的双腿间,不等他阻挡已经解开拉链把手直接伸了进去,异xìng的触摸让本就坚挺的ròu棒更是涨硬,李斌的喉咙中不由「哼」了一声。

接着下体一凉,她竟然将它掏了出来,如此面对异xìng更是让李斌不知所措,他紧闭起双眼,将头低下,似乎自己是办了坏事的孩子。

小雨看着他的窘态,「吃吃」笑了起来,轻轻套弄了几下后突然张嘴含了起来。

李斌只觉ròu棒上一阵湿热,随即一个柔软的东西开始在ròu棒的四周滑动,刺激得他全身发热。

他睁开眼,看到小雨正张嘴含着他的ròu棒,刚要说什么就见小雨的头前后动起来,自己的ròu棒开始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那种舒服的感觉却是以前从未体会过的。

小雨秀目上挑,盯着李斌,眼神似乎在问他舒不舒服,接着眼神闪出一丝调皮的神情,马上就加快了头挪动的速度,舌头也很灵活的舔着嘴里的男xìng器官。

李斌只觉舒服得要到顶点,嘴里不由大声喘起气来,明显觉到ròu棒上阵阵抽搐,一股股浓精射入小雨的嘴里。

小雨停了下来,用手将嘴边流下的jīng液推回嘴里,然后吞下。

她站起来将李斌压倒在床上,两人搂抱在一起,不自觉两嘴靠在一起亲吻了起来,两条舌头纠缠在了一起,李斌只觉天旋地转,仿佛全身的骨骼都舒服得要散开一般,两手笨拙地抚摸着小雨的身体。

小雨抬起身,脱掉自己的衣物,帮李斌把衣裤脱掉后,两人又搂抱在一起。

小雨引领着他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下探幽,自己却握住那正开始逐渐发硬的ròu棒套弄着,年轻的身体恢复能力非常强,只几下那ròu棒又耸挺了起来。

小雨抬起身,分开双腿,用一只手握着ròu棒慢慢坐了下来,当两个身体紧密结合时,两人都发出忘我的呻吟。

黑暗的房间内屏幕闪亮,一只手慢慢伸向角落,角落中隐约有几件女式的内衣……「我回来了,你们收拾得怎么样了?」随着语声,门被推开了,小刚闪身走了进来,眼前的一幕正好是李斌压在小雨的身上,大声喘息着将jīng液射入小雨yīn道深处。

两人吃惊地看着小刚,然后都飞快的跳下床寻找自己的衣物,却见小刚笑了笑,推门走了出去。

「怎办呀?」小雨一脸无辜的盯着李斌,「这下他可找到借口不要我了!」李斌长叹口气,双手抱着头,喃喃道:「都怪我!都怪我……」「想我不怪你们也行!」不知道什么时间小刚又走了进来,「只要你们听我的就行,把这些都给我穿上!」说着随手丢过一包衣物。

李斌茫然接过,却全是女装,他愣了愣。

「快穿上!」小雨没再说话,翻了几件连忙穿上,然后看着小刚。

「别看我,你先去化妆吧。

」小刚的语气里带着笑意。

屋子里只剩下李斌和小刚,「快穿,我等着呢!」李斌咬咬牙,谁让自己干了别人女朋友呢,穿就穿吧!先拿起内裤一看,却是条黑丝网T字裤,小得根本就穿不下。

「放心吧,你能穿的,那材料有伸缩xìng的,是我妈妈的!」说到最后小刚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来是老师的,李斌不由用手轻抚内裤,眼前好像出现了雅红正在抬腿穿这内裤的样子。

他慢慢抬腿,姿势竟不由有些优雅地穿了上去,果然如小刚所说,内裤也是合身的套了上来,不过两腿间的男xìng器官就别扭的被小布带勒得有些难受,接着是条黑色玻璃连裤丝袜和已经垫好厚塑胶垫的黑色镂空文胸,外衣竟是条黑色连衣短裙。

李斌背对着小刚费力的穿好所有衣物,慢慢站了起来。

「果然不错,真和女孩一样的,对不对,小雨?」小雨已经从卫生间出来,吃惊的看着这变化,「带他也去化妆,记得头发也要整理一下!」小刚安排好,悠闲地往床上一靠,闭起眼休息着。

没过多久,卫生间的门打开,小刚忙睁眼看去,就见李斌笔直地站在床前,身材竟是非常匀称。

因为身高的原因,那短裙仅到大腿根处,也就是将要害处盖住,下面露出裹在黑色玻璃丝袜里的双腿,也是如女人般圆润均匀,隐透出皮肤的光亮来。

嘴唇上涂着艳红的唇彩,脸颊上的腮红好像是体内自己发出的,眼眉间有睫毛夹挑起睫毛,淡淡的眼线勾勒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头发上被小雨盖上长长的假发,不认识的人绝对看不出这是个男人,小刚仔细上下打量着,围着他「啧啧」称赞着。

「你也别闲着,来!」小刚说着把小雨拉到床边趴下,将她的裙摆掀起,然后扯掉内裤,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几下,「过来吧,还让我请你呀!」一把就把李斌推到小雨的身后。

从知道这些衣服是雅红的以后,李斌的小腹一直就像烧着了火,挤在狭小内裤中的ròu棒早就开始涨痛了,如今小刚一推,他怎么站得住脚,一下就靠在了小雨的身后。

小雨伸手到后面摸到了已经又变得坚硬的ròu棒,她握着它直接引到了自己yīn门处才撒开手。

李斌感到ròu棒前已经接触到柔软的ròu门,他不再犹豫,挺动腰部,「哧」地一声ròu响,猛插了进去,小雨抑制的发出了一声低哼。

小刚坐在床上看着两人,慢慢褪下了裤子,小雨很明白的张嘴含住了他的ròu棒嘬舔起来。

不一会小刚下了床,走到了李斌的身后,双手在他的腿上屁股上抚摸着,还绕过来揉捏着戴在李斌胸前的文胸,随着两人越挨越近,每次李斌退出小雨身体时,屁股上都能感受到小刚的坚硬。

小刚轻掀起短裙,将身体压了上来。

李斌被压得趴在小雨的身上,感到下体一凉,他知道内裤和丝袜都被小刚拉了下来,他知道小刚要干什么了,但身着这身衣服的李斌已经陶醉其中,反不觉有什么不正常,只觉小刚的ròu棒在他大腿上的丝袜处摩擦了几下后,接着压在了自己的肛门处。

李斌刚觉有些不妥,小刚大力的挺了进来,暴烈的疼痛让他几欲昏去,他拼命扭动身体来逃脱疼痛,却被小刚顺势尽根插入。

李斌大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马上就感到小刚开始抽插了,他意外地发现自己的ròu棒也许是因为刺激竟还在变大,小雨的呻吟声几乎快变成哭叫。

他用力向前顶去,每一退后却被小刚又用力顶回来. 初时的干涩疼痛却变成无比的刺激,让他的全身血液沸腾,当他大吼着向小雨体内shè精时,身体的抽搐明显刺激了小刚的高氵朝 ,他清晰的感到烫热的液体从小刚的ròu棒前射入自己体内深处。

黑暗的房间中一只手正飞快的套弄着粗大的ròu棒,另一只手正抚摩着一条黑色的玻璃连裤丝袜,屏幕中清晰的显示着小刚、李斌和小雨的三体相连…… (三)危机时间过得很快,晚饭后雅红叫过李斌,「怎么了,今天很累吗?和我去练练琴。

」李斌跟着她来到琴房,「你弹这个吧。

」雅红递过份教材,自己靠在后面的沙发上坐下。

李斌打起精神谨慎地弹起来,几个章节弹过,他偷眼看了看身后的雅红,原来老师已经睡着了,他放松了下来,注意听着身后的动静,听她鼻息很沉,看来真是睡着了,他转过身注视着雅红。

就见她轻靠在沙发上,睡姿安详。

李斌轻声叫道:「老师,老师!」看雅红仍不反应,他忍不住走了过去,手刚接触到她的身体,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四下看看,由于是练琴,门关得很严,他轻手轻脚靠在雅红身边,抬起手慢慢向她的胸部摸去。

雅红听了段琴,就觉一阵困意袭来,大概是前几天为了准备演出太累了,她换了个姿势让自己更舒服的靠在沙发上,然后闭上眼打算养神。

慢慢感觉琴声逐渐低了下来,她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只觉得昏沉沉很是舒服,连张嘴说话也觉得累。

不多久她就感到有只手在轻轻触摸她的胸部,「是谁?」她挪动了一下,但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

那手渐渐加重了力度,隔着衣服开始抚摸着她的身体,而随着身上衣物的悉悉响动后,她身上一凉,知道自己的连衣裙已经被解开来,这裙子只有正面的六粒纽扣固定,是她在家里非常喜欢穿的衣服。

她仔细的思索自己的内衣,才想起因为是在家里,文胸根本就没戴,只剩下条白色的内裤在身上,却又是丝质镂空的,根本不足以掩盖整个的yīn部。

她隐约听见有人叹了口气,不知是对她的身体发出感叹还是什么。

两只手分别轻轻抚摩着她依旧挺拔的rǚ峰,有规律的划着圆圈,她感觉到自己的全身有些发烫,似乎只是这个动作就已经对她有些影响。

这是个春梦吧,老公最近确实是不太满足得了自己,她放松了身体,任由那双手在自己身体上肆意的探索,逐渐有只手不安分的向下移动了,轻划过她的小腹,小心的停放在她yīn丘的上面,她的体毛不是很多,仅覆盖在yīn丘上。

「终于在碰我那里了!」雅红知道自己的yīn部很是敏感,轻轻的触摸就能让她产生xìng欲,自己身体最隐秘也是最xìng感的部位被搔动,令她心中不知所措。

她知道自己的aì液已经充满了整个yīn道,只待那男xìng器官的突入了。

和梦的感觉有些不同,她清楚的感到有人分开她的双腿,将她托了起来,yīn道口也明显被什么硬物碰撞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她努力的摆动身体,拼命大叫着:「不要!」但她清楚的听到自己发出的是一声「喔…」的呻吟声,接着「扑」的下体传来一个水声,一个坚硬的东西硬插进了自己的体内,她明白的知道那是个男人的ròu棒,而且非常的坚挺,只一下就顶到了她yīn道的尽头。

她努力的挣扎,想要躲避,身体上却没有半点反应,而耳边竟不时听见自己羞人的呻吟声。

身体也慢慢做出反应,随着对方的几次进出,yīn道下意识的收缩起来紧紧包含住男人的器官,连对方ròu棒上青筋的脉动和棱角的刮蹭都清楚的感到,而且每一次猛力的冲击都让自己的头脑中产生一种眩晕,逐渐这种眩晕充满全身,一阵阵控制不住的酥麻涌起,顿时达到了高氵朝 。

对方的喘息和自己的呻吟声混成yín糜的乐章,将雅红淹没了进去,她的全部身心皆沉醉在那出出入入的过程中。

不知过了多久,雅红才慢慢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的连衣裙还是穿在身上,但那条白色的内裤却不在身上,她在自己下体上摸了摸,有一点潮湿,这是怎么回事?抬头看看挂钟,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原来自己已经在琴房中睡了不短的时间了。

大概小李看自己睡着也就去睡了,刚才不过是个梦境。

雅红心里安慰自己,但那条内裤该怎么解释呢?黑暗的房间内,屏幕正忽明忽暗地闪着雪花,一道浊稠的液体从粗大的ròu棒中射出,一个声音在低声喘息着,他正用件白色的衣物擦拭自己刚刚射过精的ròu棒,赫然是条镂空丝质内裤。

(四)偷袭「小雨,你陪李斌坐,我要先出去一下。

」小刚坏笑着说道,脚已经向门口挪去。

「这么晚,你还去哪里呀?」小刚停了停,回头笑笑也不回答,直接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他迅速脱光衣服,从角落的书包中拿出个假发套,对着镜子套好后,又拿出罐油彩涂在脸上,镜中出现的是一个有着黑色脸孔和长头发的男人,他对着镜中的自己笑笑,表情甚是得意,柜子上还有把尖锐的军刀,他轻轻拿在了手中。

拿起手表看看,已经十一点,他赶忙飞快蒂跑出房间,穿过走廊来到妈妈的房门口,他小心的听了听,然后推门进去。

对妈妈的房间他非常熟悉,闪身来到床边,然后趴下爬进了床底,等自己的心跳逐渐平静下来后,他笑着等待着。

没过多久,「呀」的一响,房门打开,灯也亮了,他静静的观察着,两条秀气的小腿移到他面前,接着脚步移动走进了卫生间,水声不一会儿响起。

他闭起眼完全可以想像出妈妈正在洗澡的样子。

记得两年前的家长会,几个同学突然跑进来叫他:「小刚,快来看,那个姐儿可真棒!」「真的,没骗人!」小刚笑着和几个同学涌出。

「你看,在那里呢!你看那胸和屁股,真是受不了!」其中一个同学狠狠说道。

「你没戏,瞧人那成熟的样子,就不一般!」小刚一言不发,原来他们说的竟是自己的妈妈,以前却没想到妈妈是如此的动人,连这几个朋友都这么说。

「你觉得怎么样?小刚!」有同学拍拍他,他含糊的回答着,那同学接着说道:「要是让我干她,我非狠干一百次不可……」「你还干一百次,我看你还没干就已经泄了!」同学们的话小刚根本就没听进去,他发呆的看着远处的妈妈,几天后,他偷到妈妈的一条长筒丝袜,把它缠在自己的ròu棒上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手yín。

卫生间门「吱」一声打开,小刚忙睁开眼睛,看着妈妈关灯上床,他仔细聆听着,逐渐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他又耐心地多等了一阵后,慢慢地从床下爬了出来。

月亮的光亮映在屋内,妈妈正睡姿安详的躺着,小刚咽了口口水,强压住心脏剧烈的跳动。

他握紧手中的尖刀,在被子上拍了拍,雅红猛的醒过来,等看清楚眼前的尖刀,表情瞬间转为恐惧,没等她叫出声来,小刚粗声说:「别出声,要不就杀了你!」他看妈妈真的没出声,心里一阵好笑,「按我说的,拿钱来,要不我就不客气了!」他看着妈妈瑟瑟地下了床,从柜子里摸出一叠钱,然后又放在床边。

他晃了晃刀子,仍旧粗着嗓子说:「上床趴好!」看雅红犹豫着不动,他又说道:「你不是还有个儿子吗?要是你不听话,我就先把他杀了! 」雅红慢慢上了床趴了下来,屁股正对着他,他「哼哼」笑着靠了过去,手顺着屁股的曲线向大腿根处摸去,妈妈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他将刀插入雅红内裤的边缘,用力割开,「别,你要钱我已经给你了,你还要怎么样?」听着妈妈的哀求,一种胜利感油然在小刚的心里升起。

「少废话,完事我就走,要不我就……」他威胁着将刀子在雅红的后背上扫着,身体却挨了上去,「把腿分大点!」等看见果然如他所愿,妈妈慢慢分开了双腿,别夜长梦多了,他在妈妈yīn部上摸了一把,随即挺起早已硬得发涨的ròu棒靠了上去。

感觉到接触到柔软的嫩ròu时,他连忙摆动腰部,硬是挤开妈妈的yīn唇顶了进去。

「喔…」雅红嘴里的一声低哼让他知道找对了地方,他深吸了口气,再次挺腰向前,马上感觉到ròu棒被紧热的环境包裹着,终于进入妈妈的身体了,他得意的笑了起来。

充分感受了妈妈yīn道内的包含后,他迫不及待的用双手按住雅红的臀部,前后的抽插起来,几下活塞运动后,感受到里面有些润滑的液体,他更是卖力的大力冲刺起来。

耳边听见妈妈哽咽的声音,他得意的双手伸前揉搓着雅红的rǚ房,双手上ròu感的充实和下体逐渐加强的快感,让他不由趴在了妈妈的背上,身体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随着几声低吼,将jīng液发射到了妈妈的yīn道内。

喘过几口气,他慌忙抽出已经变软的ròu棒飞快跑出了房门。

依旧可以感到被对方侵犯后的下体正向外流淌出浑浊的液体,雅红呆坐在床边哽咽着,「是不是该报警?这贼是怎么进来的呢?」脑海中一团混乱,几个声音不断冲击着,「要是报警的话就世人皆知了,就算别人没什么,老公和孩子该怎么想呢?」「只能就这样了,就当做被疯狗咬了一下,明天老公就要回来了,可别……」雅红抽泣着慢慢站了起来,准备去卫生间清洗一下身体,手却碰到了什么,她拿起一看,原来那叠钱还在这里,「怎么这贼会忘记拿钱了呢?」但这疑问只在她脑中一闪即过,就被更多混乱的心情所代替。

(五)胁迫过了不知多久,雅红仍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眼前总是出现一个身影手持利刃的样子,她猛的坐起,披上件睡衣走出了房门。

走廊内一片漆黑,她信步走入琴房,打开灯坐好,手指在琴键上轻轻抚摩着,脑海中一片空白。

「呀」地一声门响,她忙向门口看去,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走了进来。

「爸,您怎么……」话刚说出,才想起此时才是著老人活动的时间。

老人对她「哼哼」一笑,眼睛却不再看她,低低的声音说道:「你怎么不去睡呢?」「我,我今天睡不着,可能是前几天太忙了吧! 」雅红支吾的回答着。

「是吗?我看不止是这样吧!」老人的眼睛猛的向雅红逼视过来。

雅红心中一阵紧张,明显感到老人的话里有话,难道他知道些什么?她微低下头,躲开他的眼神,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是不是因为这个呀?」老人面带着冷笑,将手里的东西丢在雅红的脚边,赫然是条白色的丝质内裤,上面充满了镂空的蕾丝图案,另外那个东西是叠钱。

「这…这,您,怎么…怎么?」雅红只觉头脑「轰」的作响,脸不由涨得通红。

「你怎么解释呢?」老人的语调里包含着种冷酷,「从你进我们家门那天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惹事,你这个荡妇……」「我,我是荡妇…」雅红已经听不进别的言语,公公竟如此说自己,难道自己真是像他所说吗?「不,不是的…」雅红努力的辩解道,但眼睛看到地上的东西时,话一下被噎住了,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眶中冲出。

「爸,对…对不起…」她嘴里哽咽着喃喃道。

「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我算什么呀!」老人的话锋一转,语气变得非常柔和,他停了停接着说:「说这些过去的也没什么用,但你不想知道都是谁干的吗?」雅红抬起头吃惊地盯着老人,老人发黑的脸庞闪出一丝光亮,他笑了起来,慢慢说:「证据我都有的,你要知道也可以,但要有条件的!」「条件?什么条件?」雅红下意识地接口,看老人脸上得意的表情,心里隐约想到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我想既然别人可以干你,那我,」老人顿了顿,狞笑着挨了过来,「当然也可以试试了!」没等说完,他的双手已经一上一下伸进雅红的睡袍缝隙,不待她反应过来,准确的找到攻击的部位。

「别,你是我公公呀!」雅红缩紧身体,双手围拢在胸前,企图摆脱对自己的侵犯。

「那又怎么样,我儿子能干你,我为什么不行,」老人嘴里说着,手上可没放松,「每次一见你就兴奋得要命,好容易让我等到这机会!」那双手好像魔鬼般熟练地挑逗着儿媳的敏感地带,随着活动的空间变大,更是肆无忌惮的动作着。

「别这样,别…」雅红扭动着身体,却根本阻挡不住老人的任何动作。

「晚上在这屋子里人家干得你多爽,瞧你那浪样,怎么现在装上正经了…」老人语言的攻势也利用得十足,雅红被说得全身颤抖,难道公公说的是真的吗?那不是个梦吗?她只觉手臂上的力量渐渐减弱,头脑中昏眩得不知所想。

老人抓住雅红发愣的瞬息,一手握住她的一个rǚ峰用力的揉捏着,还不时用指尖轻扫着上面突起的深色花蕾,另一手则滑过白嫩的长腿直接对女xìng的最隐秘器官挑逗,没一会他就感到上面花蕾的逐渐变硬,下面也感觉到了有湿滑的液体渗出。

「想装正经也不容易呀,看你的反应就知道你多yín荡了!」他仍旧说着令雅红羞愧的语言,双手却很快将她身上和自己的衣物脱掉,几乎只用了一个动作他就将雅红的双腿分开抱在了自己的腰上。

儿媳的身体完全呈现在自己眼前,老人贪婪地扫视着雪白的ròu体,就见她苗条的身材上挺着对还没有任何下垂迹象的rǚ房,随着身体的晃动还微微颤抖着,两颗突起的花蕾完美的长在正中,平坦的小腹无一丝赘ròu,下面和雪白肌肤成反比的黑色体毛稀疏地覆盖着微鼓的yīn丘,由于双腿的大开,两片深红色的ròu唇羞涩的半开着,隐隐露出里面鲜艳的红色…… 被公公看到自己的身体,雅红羞得无地自容,她紧闭上双眼知道难以幸免被姦污的厄运。

柔嫩敏感的ròu唇被粗大的yīn茎接触到,她叹了口气,无助的等待着对方的插入。

老人低头看看两人的结合处已经完全对好,他挺动腰板,大力向前顶去。

「不,不要…」硕大的guī头挤开柔软的ròu门冲了进来,「啊,好大呀!」雅红咬牙让自己不发出声音,但粗壮的充实感确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 「竟然还能深入,哦……」从未被任何人深入到的yīn道深处也被充满,还不时碰撞着仔宫的入口,不伦的心情马上被这充实所代替。

「果然是好色的yīn户,居然能把我的家伙全含住!」老人感叹道,享受着儿媳yīn道内壁紧箍的感觉,他又向前顶了顶确定已经完全插入后,才开始长距离的抽插,腰部不紧不慢的挺动着。

「哦…哦…」雅红根本没想到公公的ròu棒还有这种神威,每次退出竟似要把自己的五脏带出,顶入时又似怪棒冲入,将yīn道挤得无一丝缝隙,她控制不住地发出了呻吟。

和公公做aì也会有xìng感产生,难道我实际上是需要男人吗?老公的无力、春梦中的放纵、贼人的粗暴、公公的胁迫,在雅红的脑海中混做一团,下体的酥麻感迅速充满了全身,高氵朝 中yīn道颤抖着夹紧公公的ròu茎。

「这么快就高氵朝 了,那就再来一次吧!」老人得意的笑着,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

已跨在虎狼之年的雅红怎能抵挡如此的攻势,就见她紧闭着双眼,晃动着头部,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随之摇摆,全身涨热成粉色,酥胸上下摇晃着,不时挺起腰肢和侵入的ròu棒紧密结合,两条滑腻的长腿紧箍住公公的身体,脚趾都兴奋的弯曲起来。

老人注视着两人的结合处,看着随自己动作而翻出压入的两片ròu唇,儿媳的矜持也早已放下,花甲之年的他能见此情景也算不枉,耳边儿媳的诱人呻吟和结合处两人体液「啪啪」的声响刺激着他的大脑,他深吸了口气,努力抑制住将要喷出的jīng液,冲刺般快速抽插着。

感觉到围绕自己ròu棒的嫩ròu又开始收紧了,他大吼了几声,狠命地紧顶住yīn道的深处,将压抑已久的jīng液射了进去,ròu棒的痉挛和儿媳yīn道内高氵朝 的抖动终于赶到了一起。

两人喘息良久后才慢慢分开,雅红看到公公从自己体内滑出的ròu棒忙又闭上双眼,「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拿些东西!」老人的声音响起,接着脚步声走出房门。

「我是怎么了?」雅红轻抚自己还在发烫的脸颊怔怔地发呆。

(六)真相公公很快出现了,他手里拿着盘录像带,很快电视被打开,图像清晰地出现在雅红眼前,李斌正趴在她身上做着活塞运动,而她则不省人事般躺在沙发上。

「原来是真的,还以为……」雅红感觉到公公的身体靠了上来,依旧看着电视的画面,「啊……」耳垂突然被公公含住,她吃了一惊,要闪开时公公灵活的舌头已经沿着她的耳廓舔了过来,她微挣了一下就不再抵抗,公公的双手在她全身游走,力度恰到好处的挑拨着她的xìng欲。

雅红知道自己的下面又湿透了,公公在她屁股上拍了拍,她明白那意思,很奇怪自己竟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她面对着电视趴下,向后翘起了屁股,公公双手按住了她。

「怎么能这么快就恢复!」雅红心里暗暗佩服公公的身体,「扑」的水声响过,刚才那种充实的感觉又进入了身体。

画面上一黑,雅红又看到自己的儿子小刚在镜前装扮着,抄起把刀走出了房间…… 「怎么可能?不……」雅红不顾一切地发出了悲鸣,原来强暴自己的竟是自己的儿子,所有的道德、伦理、亲情在她脑海中彻底崩溃,她大张着嘴却发不出声,忍受着身后公公大力的抽插。

「看来妈妈都知道了,」门被推开,小刚、李斌和小雨正站在门口处,「不错,都是我一手设计的!」雅红呆呆地盯着他们,竟忘记摆脱身后公公的姦yín。

小刚很快走了过来,轻轻在雅红嘴边一吻,然后站起来摸出自己的ròu棒,不由分说地顶进了妈妈的嘴里,他低头看着雅红,接着说:「我早知道爷爷在好多房间中都安了摄像的装备,也知道他偶尔会偷你几件内衣,晚饭时我在你的饮料中下了些药,剩下的你应该就都知道了,我知道爷爷不会放过这机会的,是吧爷爷?」最后这句却是问老人的,老人和小刚都笑了笑。

小刚继续说:「唯一没想到的是有这个外人,」他用手指了指站在旁边的李斌,「不过很快我也搞定了!」说到这里他得意的大笑起来。

听儿子说的这些话,雅红完全呆住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疼aì的儿子竟会这样算计自己,眼前的情景又该怎么解决呢……清晨的太阳懒洋洋的挂着,陈明一脸难掩的疲态推开了家门,大厅没有人,他有些奇怪地走上走廊,前面琴房处好像有些什么声音,他很快走了过去打开了门。

门里的情景却是他做梦也想像不到的,父亲躺在沙发上,年轻的小雨正含着他的ròu棒嘬舔着,另一边则是老婆趴在地上,儿子小刚正挺动腰部从后面干着妈妈,不时可看见两人结合处ròu棒的显现,前面李斌正干着自己老婆的嘴…… 陈明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好,脚步却不自觉地移动了进来。

「叔叔您好!」小雨首先发现的他,忙站起来向他跑过来,她全身只着层薄纱般的睡袍,轻靠在他身旁。

看他还在发楞,小雨笑着蹲了下来,双手将他的裤子解开,摸索着掏出他的ròu棒,「我为您服务好吗?叔叔!」说着向陈明甜甜一笑,张嘴含住了他的ròu棒……。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