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欣赏妈妈被爆操

欣赏妈妈被爆操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叫王动,是一名大一新生,我从小就和妈妈一起,而我的妈妈李米娜是一名医院护士,虽然已经40岁,不过身材却没有太大的走样,一对36E的大nǎi子走路都是一晃一晃的,在路上也是吸引男人们目光的焦点,虽然身高只有1米60,不过一双美腿配合上护士的白丝,就是一个美丽的白衣天使。

有这样一个美丽的母亲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因为能看却不能吃,只能一个人偷偷的在房间里拿着她的衣物意yín,也因为这样,我开始迷恋上的绿母文,想象着绿母文里美丽的熟女妈妈们被各式各样的男人们玩弄,我的jī巴就不禁会硬起来,然后用妈妈换下的内衣和丝袜狠狠地撸一管。

不过真正完全激发我绿母的欲望还是在那天深夜。

那天因为妈妈值夜班,所以半夜才能回家,而那时我正好读高三,晚上晚自习下了之后正好和妈妈一起回家。

当我走到妈妈医院小路旁的公共厕所时,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yín笑:“黑子,今天终于能操这个大nǎi骚逼了。

”我听到后,悄悄的跑到了公厕门口,往里面看去,却不由的睁大了眼睛:两个高瘦的青年男人正一前一后的夹着一个穿着护士服的护士,而那个护士正是准备和我一起回家的妈妈。

我心中一阵惶恐和愤怒,却有一些兴奋,因为小说中的绿母场景似乎正不断地浮现在我眼前,我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气,停下了去叫人的打算,继续往里面看去:站在妈妈面前抓住妈妈两个手腕的高瘦青年对着正用双手搓揉妈妈一对大nǎi的青年说:“妈的,一个星期前住院的时候就想操她了,一对大nǎi子天天在我面前晃荡,我忍不住摸一把还说要告我,妈的,你告啊,你现在告一个试试?”而那搓着妈妈大nǎi的青年也嘿嘿yín笑着:“黑子,如果不是你给我说,我还真不信中年女人能有这么好的身材,比那些小姑娘爽多了。

”那个黑子也笑着:“行了,二五仔,这个公厕就在医院旁边,快点搞了走。

”我看着两个混混商量着,妈妈在他俩的怀里无力的挣扎,正奇怪为什么妈妈不叫的时候,才看清原因。

原来是妈妈的嘴里被塞上了封口球,喉咙里发出“唔~~唔~~”低沉的声音,似乎是在哭泣,又似乎是在欣喜?回过神来,黑子和二五仔开始动手了。

只见二五仔从裤兜里拿出一副手铐,一边帮着黑子把妈妈的双手反铐在背后,一边说:“妈的真东西就是贵。

不过为了搞她也不亏了。

”黑子揉了揉手腕,笑着说:“别看这骚逼个头小,力气可不小。

”我看着妈妈被二五仔铐起来,我知道我已经不能做什么了,唯一可以的就是等待,等着他们发泄完兽欲,我才能救妈妈。

而里面又发生了新的情况,因为妈妈双手被反铐着,胸前的一对大nǎi子把护士服胸前的扣子给崩开了,露出了护士服里穿着的内衣,没想到平日里保守的妈妈会穿着白色蕾丝镂空内衣,薄薄的布片完全无法遮挡妈妈胸前的伟大风光,甚至隐隐约约能看到深色的rǚ晕。

站在妈妈后面的二五仔一把将妈妈推倒在地上,妈妈重重的砸在地上,看的站在前面的黑子一阵心疼:“妈的,二五仔,你别把她的nǎi子砸爆了,老子还想喝nǎi呢。

”二五仔坐在了妈妈的屁股后面,一只手拍着妈妈的屁股,另一只手摸着妈妈的丝袜美腿,对着黑子说:“你就喜欢nǎi子,不知道护士最好玩的是这双腿吗?妈的,这双腿我能玩一年。

““你丫的就是重口味,不过别说,如果不是穿的人字拖,老子都想玩两把了。

”说着,黑子将妈妈的脸抬起来,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里面丑陋的黑棍子,用黑色的ròu棒左右拍打妈妈的脸颊,这时我才看见妈妈的脸:双眼里透着丝丝晶莹,含着泪水,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怕的,涂着粉红色的嘴唇被塞口球堵住,丝丝的唾液从嘴角流出来,滴答滴答的滴在了胸口,打湿了内衣,看的我的jī巴也凸了起来。

而站在妈妈面前的黑子也狠狠地吞了吞口水,说道:“妈的,哭着也这么漂亮,真是天生的骚货。

”说着,一把将妈妈胸前的护士服和胸罩扯开,而妈妈的rǚ房也随着上下波动,看的我不禁的脱下了裤腰带,开始搓着我的jī巴。

再看黑子把他的jī巴夹在了妈妈的nǎi子里,借着妈妈的口水,开始推送着他的jī巴,只见黑色的jī巴在妈妈的nǎi子里不时的露出一个头,又被深深的埋在里面,而站在妈妈屁股后面的二五仔也不甘示弱,两只手捏住妈妈的两只脚踝用足弓夹住自己的jī巴,借着旁边的自来水润滑着,不时发出一声呻吟。

我在门口看着,手中的jī巴更加的粗大,我是恋足癖,妈妈的美足在我的心中一直是最美丽而神圣的,不过今天却被一个混混亵玩了,心中愤怒的同时却有着被绿的快感,平日里美丽而神圣的妈妈被两个混混夹在中间,任意的亵渎,凌辱,愤怒而兴奋,比看绿母小说还舒服了一万倍。

而里面的黑子似乎是被妈妈的美rǚ刺激的爽了,一声低吼,将滚滚黄色而浑浊的jīng液射在了妈妈的nǎi子上,似乎是因为过于兴奋,喷射的jīng液还喷到了妈妈的眼睛上,鼻子上,糊的妈妈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二五仔也将他的jīng液喷洒在了妈妈的美足上,而二五仔将喷射在妈妈美腿上的jīng液也涂在了妈妈的玉足上,如同对待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一旁缓过气来的黑子笑道:“妈的,二五仔你还真他妈的变态。

”“你懂个篮子!”二五仔喘着粗气“jīng液美容知道不?涂在上面以后或许还能玩呢。

”“我说,咱今天是因为以后都不回来了才做这事的,你别想着以后还能回来。

”“知道了。

”这时,黑子缓过劲来,对着二五仔说:“妈的,你涂完了没,正餐还没上你急什么。

”二五仔站起身来,指着妈妈的内裤对着黑子说:“你看这娘们儿,就玩她的脚和nǎi子就湿成这样,真操起来不知道咋爽呢。

”我定睛一看,可不是吗,妈妈的yín水都把丝袜打湿了好大一块,就像是尿了裤子一样。

不过黑子却没有二五仔的闲心,走过去把妈妈的丝袜连着里面的内裤撕开,露出了里面白嫩的骚穴。

“操!居然还是个白虎!”黑子叫到。

“听说是白虎的女人特别的骚,你看这水,啧啧。

”黑子将他那根又粗又黑的jī巴顶在了妈妈的骚穴外面,左手拿着guī头不断地摩擦妈妈的yīn唇,淡紫色的yīn唇不断地张开又闭合,似乎在迎接着、期待着jī巴的进入。

一旁的二五仔对着黑子说:“咱玩了不少时间了,快点结束吧。

”一边说着,一边将他的jī巴也顶在了妈妈的穴口,和黑子不一样的是,他的jī巴比较短,但是更粗。

妈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开始蛢命的挣扎,黑子对着妈妈的屁股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啪!”声音在半夜的厕所里格外的清晰。

“妈的,我就说你小子口味重吧,还玩双龙入洞的把戏。

”黑子一边笑吗着,一边将jī巴狠狠的操进了妈妈的穴里。

虽然是站在妈妈侧身,看不太清楚,不过我能想像的出那一下有多大的力,妈妈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声音”而二五仔看着黑子操了进去,也不甘示弱,将他的jī巴硬挤了进去,妈妈痛的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嘶吼,如同野兽般疯狂的挣扎,而这时,黑子和二五仔已经顾不上其他了,两根jī巴插进妈妈的穴里,妈妈又很久没有xìng生活了,小逼又紧,这下子给了他们如同开苞处女一样的感觉,两个人喊着号子:“一、二、三!”一数到三,就狠狠的插进去,再退出来,又狠狠的插进去,就像是两根打桩机一样,一插进去,妈妈的肥臀就荡起一阵阵的波浪,妈妈的身体就是一阵的颤抖,看着他们操弄着妈妈的场景,我终于忍不住一哆嗦,jīng液喷了出去,甚至粘到了妈妈的脸上,不过妈妈这时候已经没有心顾其他的了,两根jī巴在她的穴里翻江倒海,剧烈的疼痛混着大量的快感,将妈妈逼向了高氵朝 ,只听到一声低沉的尖叫,妈妈颤抖着,翻了翻白眼,晕倒在了厕所里。

而操着妈妈的黑子和二五仔只感觉jī巴被紧紧裹住,狠狠的一吸,便不由自主的将精囊里所有的jīng液全都灌进了妈妈的穴里。

就这样失神了三分钟,他俩才缓过气了,看着晕倒的妈妈,慌忙将jī巴抽出来,而随着他俩抽出jī巴,妈妈的骚穴洞门大开,已经是合不上了,一丝丝的红色混着黄色的jīng液从妈妈的穴里不断地涌出来,在妈妈身下的地板上,汇成了一摊小湖。

我看着慌忙整理裤子的黑子和二五仔,我知道他俩要出来了,咬了咬牙,将虚浮着的身体藏在了公厕旁的草丛里,等了三分钟,终于他俩慌忙的走了,看着他俩走了,我才悄悄的溜进去。

当我进去的时候,妈妈依然昏迷的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一股股的jīng液似乎永不停止似得从妈妈的穴口流出来,身上、衣服上都是黑子和二五仔的jīng液,我拿出手机,赶紧对着妈妈的骚穴拍了拍,又对着妈妈脸上和身上不停的拍,拍了大概十多张照片才发现,妈妈的人字拖、丝袜和内裤不见了,估计是被黑子和二五仔拿走当做纪念了吧。

心中想着妈妈的内裤和丝袜被别人拿着自慰,下身又蠢蠢欲动起来,突然,我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我该怎么办呢?我叫王动,是一名大一新生,我从小就和妈妈一起,而我的妈妈李米娜是一名医院护士,虽然已经40岁,不过身材却没有太大的走样,一对36E的大nǎi子走路都是一晃一晃的,在路上也是吸引男人们目光的焦点,虽然身高只有1米60,不过一双美腿配合上护士的白丝,就是一个美丽的白衣天使。

有这样一个美丽的母亲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因为能看却不能吃,只能一个人偷偷的在房间里拿着她的衣物意yín,也因为这样,我开始迷恋上的绿母文,想象着绿母文里美丽的熟女妈妈们被各式各样的男人们玩弄,我的jī巴就不禁会硬起来,然后用妈妈换下的内衣和丝袜狠狠地撸一管。

不过真正完全激发我绿母的欲望还是在那天深夜。

那天因为妈妈值夜班,所以半夜才能回家,而那时我正好读高三,晚上晚自习下了之后正好和妈妈一起回家。

当我走到妈妈医院小路旁的公共厕所时,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yín笑:“黑子,今天终于能操这个大nǎi骚逼了。

”我听到后,悄悄的跑到了公厕门口,往里面看去,却不由的睁大了眼睛:两个高瘦的青年男人正一前一后的夹着一个穿着护士服的护士,而那个护士正是准备和我一起回家的妈妈。

我心中一阵惶恐和愤怒,却有一些兴奋,因为小说中的绿母场景似乎正不断地浮现在我眼前,我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气,停下了去叫人的打算,继续往里面看去:站在妈妈面前抓住妈妈两个手腕的高瘦青年对着正用双手搓揉妈妈一对大nǎi的青年说:“妈的,一个星期前住院的时候就想操她了,一对大nǎi子天天在我面前晃荡,我忍不住摸一把还说要告我,妈的,你告啊,你现在告一个试试?”而那搓着妈妈大nǎi的青年也嘿嘿yín笑着:“黑子,如果不是你给我说,我还真不信中年女人能有这么好的身材,比那些小姑娘爽多了。

”那个黑子也笑着:“行了,二五仔,这个公厕就在医院旁边,快点搞了走。

”我看着两个混混商量着,妈妈在他俩的怀里无力的挣扎,正奇怪为什么妈妈不叫的时候,才看清原因。

原来是妈妈的嘴里被塞上了封口球,喉咙里发出“唔~~唔~~”低沉的声音,似乎是在哭泣,又似乎是在欣喜?回过神来,黑子和二五仔开始动手了。

只见二五仔从裤兜里拿出一副手铐,一边帮着黑子把妈妈的双手反铐在背后,一边说:“妈的真东西就是贵。

不过为了搞她也不亏了。

”黑子揉了揉手腕,笑着说:“别看这骚逼个头小,力气可不小。

”我看着妈妈被二五仔铐起来,我知道我已经不能做什么了,唯一可以的就是等待,等着他们发泄完兽欲,我才能救妈妈。

而里面又发生了新的情况,因为妈妈双手被反铐着,胸前的一对大nǎi子把护士服胸前的扣子给崩开了,露出了护士服里穿着的内衣,没想到平日里保守的妈妈会穿着白色蕾丝镂空内衣,薄薄的布片完全无法遮挡妈妈胸前的伟大风光,甚至隐隐约约能看到深色的rǚ晕。

站在妈妈后面的二五仔一把将妈妈推倒在地上,妈妈重重的砸在地上,看的站在前面的黑子一阵心疼:“妈的,二五仔,你别把她的nǎi子砸爆了,老子还想喝nǎi呢。

”二五仔坐在了妈妈的屁股后面,一只手拍着妈妈的屁股,另一只手摸着妈妈的丝袜美腿,对着黑子说:“你就喜欢nǎi子,不知道护士最好玩的是这双腿吗?妈的,这双腿我能玩一年。

““你丫的就是重口味,不过别说,如果不是穿的人字拖,老子都想玩两把了。

”说着,黑子将妈妈的脸抬起来,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里面丑陋的黑棍子,用黑色的ròu棒左右拍打妈妈的脸颊,这时我才看见妈妈的脸:双眼里透着丝丝晶莹,含着泪水,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怕的,涂着粉红色的嘴唇被塞口球堵住,丝丝的唾液从嘴角流出来,滴答滴答的滴在了胸口,打湿了内衣,看的我的jī巴也凸了起来。

而站在妈妈面前的黑子也狠狠地吞了吞口水,说道:“妈的,哭着也这么漂亮,真是天生的骚货。

”说着,一把将妈妈胸前的护士服和胸罩扯开,而妈妈的rǚ房也随着上下波动,看的我不禁的脱下了裤腰带,开始搓着我的jī巴。

再看黑子把他的jī巴夹在了妈妈的nǎi子里,借着妈妈的口水,开始推送着他的jī巴,只见黑色的jī巴在妈妈的nǎi子里不时的露出一个头,又被深深的埋在里面,而站在妈妈屁股后面的二五仔也不甘示弱,两只手捏住妈妈的两只脚踝用足弓夹住自己的jī巴,借着旁边的自来水润滑着,不时发出一声呻吟。

我在门口看着,手中的jī巴更加的粗大,我是恋足癖,妈妈的美足在我的心中一直是最美丽而神圣的,不过今天却被一个混混亵玩了,心中愤怒的同时却有着被绿的快感,平日里美丽而神圣的妈妈被两个混混夹在中间,任意的亵渎,凌辱,愤怒而兴奋,比看绿母小说还舒服了一万倍。

而里面的黑子似乎是被妈妈的美rǚ刺激的爽了,一声低吼,将滚滚黄色而浑浊的jīng液射在了妈妈的nǎi子上,似乎是因为过于兴奋,喷射的jīng液还喷到了妈妈的眼睛上,鼻子上,糊的妈妈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二五仔也将他的jīng液喷洒在了妈妈的美足上,而二五仔将喷射在妈妈美腿上的jīng液也涂在了妈妈的玉足上,如同对待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一旁缓过气来的黑子笑道:“妈的,二五仔你还真他妈的变态。

”“你懂个篮子!”二五仔喘着粗气“jīng液美容知道不?涂在上面以后或许还能玩呢。

”“我说,咱今天是因为以后都不回来了才做这事的,你别想着以后还能回来。

”“知道了。

”这时,黑子缓过劲来,对着二五仔说:“妈的,你涂完了没,正餐还没上你急什么。

”二五仔站起身来,指着妈妈的内裤对着黑子说:“你看这娘们儿,就玩她的脚和nǎi子就湿成这样,真操起来不知道咋爽呢。

”我定睛一看,可不是吗,妈妈的yín水都把丝袜打湿了好大一块,就像是尿了裤子一样。

不过黑子却没有二五仔的闲心,走过去把妈妈的丝袜连着里面的内裤撕开,露出了里面白嫩的骚穴。

“操!居然还是个白虎!”黑子叫到。

“听说是白虎的女人特别的骚,你看这水,啧啧。

”黑子将他那根又粗又黑的jī巴顶在了妈妈的骚穴外面,左手拿着guī头不断地摩擦妈妈的yīn唇,淡紫色的yīn唇不断地张开又闭合,似乎在迎接着、期待着jī巴的进入。

一旁的二五仔对着黑子说:“咱玩了不少时间了,快点结束吧。

”一边说着,一边将他的jī巴也顶在了妈妈的穴口,和黑子不一样的是,他的jī巴比较短,但是更粗。

妈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开始蛢命的挣扎,黑子对着妈妈的屁股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啪!”声音在半夜的厕所里格外的清晰。

“妈的,我就说你小子口味重吧,还玩双龙入洞的把戏。

”黑子一边笑吗着,一边将jī巴狠狠的操进了妈妈的穴里。

虽然是站在妈妈侧身,看不太清楚,不过我能想像的出那一下有多大的力,妈妈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声音”而二五仔看着黑子操了进去,也不甘示弱,将他的jī巴硬挤了进去,妈妈痛的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嘶吼,如同野兽般疯狂的挣扎,而这时,黑子和二五仔已经顾不上其他了,两根jī巴插进妈妈的穴里,妈妈又很久没有xìng生活了,小逼又紧,这下子给了他们如同开苞处女一样的感觉,两个人喊着号子:“一、二、三!”一数到三,就狠狠的插进去,再退出来,又狠狠的插进去,就像是两根打桩机一样,一插进去,妈妈的肥臀就荡起一阵阵的波浪,妈妈的身体就是一阵的颤抖,看着他们操弄着妈妈的场景,我终于忍不住一哆嗦,jīng液喷了出去,甚至粘到了妈妈的脸上,不过妈妈这时候已经没有心顾其他的了,两根jī巴在她的穴里翻江倒海,剧烈的疼痛混着大量的快感,将妈妈逼向了高氵朝 ,只听到一声低沉的尖叫,妈妈颤抖着,翻了翻白眼,晕倒在了厕所里。

而操着妈妈的黑子和二五仔只感觉jī巴被紧紧裹住,狠狠的一吸,便不由自主的将精囊里所有的jīng液全都灌进了妈妈的穴里。

就这样失神了三分钟,他俩才缓过气了,看着晕倒的妈妈,慌忙将jī巴抽出来,而随着他俩抽出jī巴,妈妈的骚穴洞门大开,已经是合不上了,一丝丝的红色混着黄色的jīng液从妈妈的穴里不断地涌出来,在妈妈身下的地板上,汇成了一摊小湖。

我看着慌忙整理裤子的黑子和二五仔,我知道他俩要出来了,咬了咬牙,将虚浮着的身体藏在了公厕旁的草丛里,等了三分钟,终于他俩慌忙的走了,看着他俩走了,我才悄悄的溜进去。

当我进去的时候,妈妈依然昏迷的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一股股的jīng液似乎永不停止似得从妈妈的穴口流出来,身上、衣服上都是黑子和二五仔的jīng液,我拿出手机,赶紧对着妈妈的骚穴拍了拍,又对着妈妈脸上和身上不停的拍,拍了大概十多张照片才发现,妈妈的人字拖、丝袜和内裤不见了,估计是被黑子和二五仔拿走当做纪念了吧。

心中想着妈妈的内裤和丝袜被别人拿着自慰,下身又蠢蠢欲动起来,突然,我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我该怎么办呢?。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