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美丽的娇妻娜娜

美丽的娇妻娜娜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

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

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下垂,她的胸部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如果由背后看去,也许有人会觉得她的臀部是她最美的地方,细细的腰下有一个浑圆的臀部,娜娜的长发直留到腰间,平齐的留海更衬出她的美丽,她那双大而且传情的眼神,更是让人心动。

看看娜娜修长的玉腿、浑圆的臀部、平坦的小腹,你完全找不出一点赘ròu,她的肌肤就像婴儿般光滑。

结婚三年来、我们夫妻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想要生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为要这个孩子而努力的非常非常辛苦。

因为我的jīng液很少,成活精子又不多在显微镜下几乎可数,更加令人懊丧的是我还有阳萎症,做为一个男人这太令人痛苦了。

因此我们在这一年中几乎没有一次xìngaì的高氵朝 。

我妻子娜娜是个很善良活泼、热情开放的女人,她并没有因此而怨我,而是更加鼓励我、并加倍aì我。

我们的关系非常好。

两年来我们到处求医,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齐医生,也就发生了我一生难忘的回忆。

在两个月前发生的事情,是我与妻子娜娜非常狂热的人生经历。

那天下着小雨,我与妻子娜娜找到了一家私人诊所,进门后就看到了一位带着金边眼镜的先生,他姓齐人显得很斯文得体,诊所里因为没有其它的病人而透着一丝冷清。

齐医生见到我们后很热情,详细的讯问了一下情况。

看得出四十多岁的齐医生打从第一眼看到我妻子开始,就被她的美艳惊呆了。

我把心里的想法与病情对齐医生说明后,齐医生检查了一下我的下体摇了摇头,又把我妻子叫到内室检查,过了很久娜娜才出来,脸上布满红晕。

齐医生说:“希望还是有的,只要你们能配合,明天我上门治疗。

到时听我的话去做我保证你们的要求能够实现。

”我心里想今天总算是没有白来,与是交了出诊费五百元,我们约定明晚八点钟齐医生到我家为我治疗。

第二天正好是个周末,吃完了晚饭我与娜娜就等待着齐医生的到来。

大约七点五十左右门铃响了起来,娜娜去打开了门,果然是齐先生。

齐先生今天穿了一套红色西装看上去很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我看见娜娜的脸竞然微微的发红。

请齐先生入座后,我说道:“今天齐先生有幸来到我家,很是感谢!”齐医生微笑道:“只要你们听我的与我配合,保证没有问题,当然这个不是一天就可以治好的,今天我主要针对你的阳萎治疗。

”我说:“一切都拜托你了。

”齐医生就叫我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并建议为了能使治疗不间断,需用皮带把我帮上。

并告知在医治过程中决不可以大声说话,否则将无法医好你的病,我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

然后齐医生走到电视前打开了影碟机,从包中拿出了一盒影碟放入机器。

这时齐先生叫娜娜坐在双人沙发上,与我并排一左一右坐在齐医生的两边,他打开了电视,电视里竟然是不堪入目的xìng生活片。

齐医生用手拉下了我的裤子我那小yīn茎一下暴露在他的面前。

我知道他是想用这种办法剌激我,但是这没有用,因为我和我妻子娜娜私下里也看过这些顶级片。

那对我没有一点用,到是我妻子娜娜反而更加冲动饥渴。

看了十几分钟后。

齐医生见我没有反应就问我妻子好看吗?娜娜的脸早己红的像个苹果一样了。

我是乎预感到今天要发生不寻常的事情。

齐医生又问:“想让你的丈夫像电视里的男人一样威猛吗?”娜娜红着脸点了点头。

齐医生说:“那么从现在开始你要百分之百服从我的命令行吗?”娜娜看了一下我这边,我点了一下头。

娜娜对齐医生说:“好、我听你的。

”齐医生微笑地对我妻子娜娜道:“那么现在你去亲你老公的yīn茎。

”娜娜很顺从地走到了我的面前蹲了下来,用那美丽的小嘴吻着我的jī巴,并且含在口中,但是我那个不争气的ròu棒就是直不起来。

二三分钟后,齐医生把娜娜拉到他身边,并拉下了他的裤子。

天哪!在我老婆的脸侧呈现出的yīn茎简直就像根短木棍杵在那儿呀!一晃一抖,guī头浑圆大如小丘,整条yīn茎布满暴张的血管!根部则整片的yīn毛,那东西看起来有七寸长,几乎顶到我妻子脸上。

娜娜显然很是惊恐,因为她从来没有见到除我以外男人的yáng具。

唯有在电视中见到一些,如此大且这么近地面对佰生男人命根还是第一次。

齐医生用手支着他的大jī巴对娜娜说道:“来,含着它。

”娜娜看着我,很显然她在等我的答复。

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齐医生竞是个色狼,但我没有想到他竟当着我的面调戏我美丽的老婆。

我有些愤怒,但是我被绑着无法活动,而从娜娜的表情来看、长期的xìng饥渴使她很想尝尝这根ròu棒。

我知道到了这时不同意已经不可能,那样娜娜会很痛苦,我aì娜娜、我要成全娜娜。

不过想到自己心aì而美丽的老婆竟然要当着面为另一个男人吹萧心里一阵酸楚,我无奈地对娜娜点点头。

娜娜感激地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用手托着齐先生的yīn茎用舌头轻舔着。

而后含在嘴里一进一出地吮吸着,还不时地用眼睛看我。

不知怎么看见自己亲aì的老婆为别的男人吹萧,心里竟有了一丝冲动,由其是娜娜把齐医生的jī巴全部含进口中的时候,我的下体不由地勃了起来,心里充满快感。

齐医生的双手开始拉脱娜娜的胸罩,娜娜美丽的双rǚ抖了出来,齐医王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我老婆的rǚ房。

扭过头来对我说:“你老婆的舌功好棒,含得我老二舒服极了,哈哈…”听了齐医生的笑声,我不由地一阵冲动下体竟然喷出了jīng液,居然喷射到了娜娜和齐医生的身上。

娜娜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我也吃惊我的变化。

我居然能像正常人一样shè精了,齐医生果然有一套办法。

这时齐医生从娜娜口中拨出yīn茎,对娜娜说:“怎么样,你老公是否与以前不同?那是因为人在一种强烈刺激下的反应。

现在你老公的硬度还差一点,但也可试着做aì了。

只是这jīng液稀少,就只能外补了。

俗话说吃什么补什么,你老公一定要吃jīng液才行,而此jīng液必须是通过yīn阳调和上下贯通的,而且不能接触空气,一定要新鲜。

”娜娜不解地看着我,我对娜娜和齐医生说:“先给我解开,齐医生的医术不错,我的yīn茎就是个很好的证明。

我不会怪你们,不用绑住我,为了下一代,我是肯定配合的。

只是不知道这吃jīng液到底要什么样的。

”齐医生解释道:“这调和jīng液就是男人jīng液加女人的yín水,上即女人的口水与男人的jīng液混合,下就是男人和女人的jīng液混合,但是均不能与空气接触。

男人的jīng液在女人的体内停留片刻,yīn阳中合后方可食用,否则就失去了功效。

男人jīng液种类越多,功效越大。

”我说:“这样我妻子娜娜不是要被众多男人操?要是怀上个杂种怎么办?”齐医生说:“要治好病当然要有一些牺牲了,治不治还是你们商议。

具体做的方式我可以先告诉你;也就是说,你的妻子必须用跪爬在床上的方式,而你在她身下平躺,头在后,用舌头剌激她的yīn蒂,后面一个男人,一定要你妻子喜欢的人,操她的xiāo茓,令她兴奋才能产生aì液。

而你在他们高氵朝 后,在yīn茎与yīn道的相合处吸吮结合液,直到吮干那男人才能拔出来。

另一个男人在前面把jīng液射入你妻子口中,再由她用口舌送入你口中即可。

这之前你妻子可先吃一种两个钟不会受孕的药,两个钟后你再插入shè精,你如果能同意我将继续为你医治;并保证你的要求可以实现。

”我说:“齐医生,但是这必须两个或更多男人加入才行。

”齐医生说:“这个你放心,我正有一个朋友,他已经有两个儿子,很有生育能力。

明天我介绍给你,大家先做个练习,我保证你妻子一定喜欢他。

今天不早了,明天中午再会。

”齐医生走后,我与妻子娜娜在床上温存了一番,我对娜娜说:“明天你将要为我献出你的身体给陌生的男人,不知你心里愿意吗?”娜娜说:“老公,你说哪里话。

为你我甘愿付出我的一切,况且,我也得到了乐趣。

今天,齐医生的jī巴好大,我吮着真舒服。

”我笑骂道:“好你个小骚货,到了明天,叫他们操死你。

”娜娜嗔道:“是啊,想想看,前后夹击,看来我会让他们干死了,你不吃醋吗?”我道:“说真的,心里是有些发酸,但是为了我们的下一代总是要付出的。

不过,今天见你含齐医生的jī巴,我心里也很冲动很过瘾。

你看,我现在jī巴就是直不起来,一想到刚才你们我就有点起色了。

“娜娜道:“你真是天下最好的老公,甘愿为我带绿帽。

其实,我知道你是为了使我得到xìng满足,不然你完全可以找另一个女人,那样也能达到效果的。

”我说道:“老婆,只要我们都快乐就好。

说实话,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呢?”娜娜说:“当然是老公你了。

不过,做aì时心里就总想着有个yáng具粗大威猛的干我。

”我道:“记住,明天一定要记住吃避孕药,可别叫外人钻了空子。

”今天是休息日,起来已是日头高照。

昨日约了齐医生今天中午来。

下午一点左右,齐医生准时来到了我家,并带了一位姓李的先生一起来。

这个李先生一米八几的个头,虎背熊腰、皮肤黝黑。

经过齐医生介绍,得知他是个游泳健将,并且是游泳馆的教练。

我把娜娜介绍给了李先生,李先生的看着娜娜竟有些发呆。

齐医生问娜娜对李先生可否合意,娜娜低头含羞点了一下头,表示满意。

我心里想,这回她心里肯定乐极了,看看李先生的身材,那东西定然小不了。

齐医生道:“时候不早了,我看开始吧?”我说:“今天,齐医生和李先生为了给我冶疗来到寒舍,我是非常感谢,一切全由齐医生做主吧。

”齐医生说:“好的,现在听我安排。

娜娜与李先生第一次见面,为了加强感情就,先做前奏工作。

”李先生说:“这不太好吧?”娜娜嗔声道:“李先生是不是看不上我?”李先生说:“哪里,我见你老公在这里——”娜娜对我看了一眼,然后上前双手搂着李先生的脖子,挑逗道:“人家就是要和你亲热要他看么,其实我老公很高兴你操我呢,是不是了老公?”我说:“李先生就拜托你了,这一千元请你收下,不成敬意。

”李先生说道:“哪里的话,你妻子如此美丽,我己占了便宜,怎好再要你破费。

”齐医生说:“大家也不必太客气,我看李先生你就收五百元吧,这也是对主人的尊重。

”大家又客气一番,娜娜与李先生拥抱着,四片嘴唇紧紧地吻在了一起。

李先生的双手在我老婆屁股上揉搓着,娜娜的双手则开始脱去李先生的外衣;李先生也开始动作除去了我老婆的衣裤。

齐医生说:“好的,全体脱光衣服,我们赤诚相对。

”于是,我和齐医生也脱光了衣物,四个人全部赤裸。

李先生紧紧抱着我老婆娜娜那美丽洁白的玉体,并开始用舌头舔她的rǚ头,齐医生也上前摸我老婆的细腰。

这时,我老婆跪了下来,齐医生与李先生一左一右站在娜娜的两侧,娜娜左手握着齐医生的yáng具,右手托着李先生的阳茎,樱桃小口左含右吮。

齐医生和李先生一边用手摸我老婆的nǎi子,一边对我招手说:“请你给评判一下,我们谁的jī巴大,我们决定大的搞你老婆下面的洞,小的干上面。

”两个人的jī巴在我老婆的吮吸后全部高高跷起,见俩人的jī巴在娜娜的嘴边抖动,我很是刺激。

我看后说:“比起来,还是李先生的稍微粗大了一点。

”听了我的判定后,齐医生无奈地摇摇头,而李先生则高兴的拍着我的肩说好眼光。

我们一起走到卧室的大床上,齐医生上床坐着,我老婆跪卧在他面前,开始用嘴含齐医生的jī巴,而李先生则从娜娜身后双手分开她的腿,用大jī巴插我老婆的xiāo茓。

俩人开始有节奏地一前一后夹击我老婆,一会儿便操得我老婆yín声高叫,兴奋不己。

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齐医生开始在我老婆的口中shè精。

当齐医生拨出jī巴时,因为jīng液太多而从娜娜的嘴角流出少许,我赶紧过去与娜娜口对口过度着jīng液,入口后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当我用舌头把娜娜口中的jīng液舔完后,齐医生又把yīn茎插进了我老婆口中。

此时李先生拍了拍娜娜的屁股,对我说他要射了,我于是又把头伸到娜娜与李先生的跨下,用两片嘴唇紧紧贴着他们生殖器的接合处,我感觉到他的yáng具在我嘴唇上跳动着,一股股的jīng液射进我老婆体内,这使我更加刺激了,我下体不由得射出了比平时多了不少的jīng液。

随着李先生一进一出,我吮吸着那大ròu捧带出的yín水,直到李先生的yīn具变软拨出并对我说:“你老婆的洞好紧,真是棒极了,我要是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就好了。

”此时,齐医生也把yīn茎从娜娜口中拔出。

娜娜妩媚一笑说:“李先生谢谢你的夸奖,真希望我老公的棒棒和你的一样粗壮。

”时候不早了,齐医生和李先生要告辞,我与娜娜再三婉留他们,要他们吃了晚饭再走。

齐医生道:“还有事情要办,下次再述。

下周你们可以过一下xìng生活,看看有无进展。

”而后的三天,我几乎天天与娜娜做aì,但是下面yáng具总达不到正常的硬度,而jīng液也不是很多,娜娜自然也就达不到高氵朝 。

三天后我的yīn茎更是无力坚挺。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与娜娜分析,主要还是我的问题。

我心里有一种潜意识,经过了那天齐医生和李先生同操娜娜的兴奋,心里总是想着老婆娜娜被陌生人姦yín时的快感,一想到那个情景,下体就会有些起色。

娜娜也回想着那第一次的高氵朝 ,也渴望再次得到那样的高氵朝 。

我与娜娜经过商议后,决定继续求助齐医生与李先生。

这个周末我又去了齐医生的诊室,齐医生总是那么热情,答应晚上来我家继续做指导。

吃过饭后,齐医生来了,娜娜很是高兴,又倒茶又问暧,如同见到了老情人一样。

我把情况告诉了齐医生。

齐医生听了我的诉说,笑了笑道:“这是常见的潜意识。

很显然,你的病情不光是生理上的,主要是心理上的,要花多一些时间来治疗才行。

放心,我会医好你的。

但为了进一步证实你心理上的病情轻重,请你老婆和我配合一下。

”我点了点头,娜娜走到齐医生身边,齐医生当着我脱下了裤子并叫我老婆舔他的jī巴。

当娜娜含着那粗大jī巴时,我的心里又开始有了快感,齐医生用挑逗的语言问我:“你老婆被别人操你就会很兴奋,对吗?”事实上是这样的,我点了点头。

齐医生又问:“如果叫你老婆舔我的屁眼,你干吗?你可想象过你老婆被一群男人操,他们把jīng液射在她的身上,并且还对她撒尿。

”我不知该说什么,但内心里我是希望那样的。

齐医生又说:“如果你和你太太愿意,那么明天一同去游泳馆见李先生,他会帮助你们的。

他那里有很多学员,可以满足你们。

”娜娜吐出了齐医生的yīn茎,对我说:“老公你会答应吗?想象到那种情景,一定很刺激。

请问齐医生,那里有多少人?”看见娜娜那渴望的yín态,齐医生笑道:“平时也就五。

六个,不过到了周未人多些,大约十几个吧。

我想,你们明天可就地做aì,那样必将受孕。

”我说:“难道叫娜娜怀上别人的种吗?这我可不干!”齐医生说:“当然不是这样了,明天早上到了泳场,娜娜可先吃下高效避孕药,大约也可维持一上午,这半天你们就用六九式,而男人们将从后面排队操你老婆娜娜。

你也正需要饱食一顿yīn阳jīng液补一补,为了不使你过度刺激而shè精,将在你的yáng具上放上冰袋,只到最后一个男人干完才除去冰袋。

午休饭后,稍做休息,娜娜的药力已过,叫娜娜面对面跨坐在你的ròu棒上,在你眼前为所有男人含出jīng液,再送入你口中。

经过不断食精与刺激,你必将有大量jīng液射入娜娜体内,这样,娜娜怀有身孕就会成为现实了。

你们俩夫妻今夜商议好,明早来个电话,我好请李先生准备。

啊——娜娜你吮的我好爽!我要泄了,啊——爽!太舒服了!”见到我老婆忘情地吮着齐医生的yín棍,我心里不由异常冲动,齐医生把jīng液射在娜娜口中后说道:“你看你老婆现在的样子,她太需要男人了。

你做丈夫的一定要有xìng能力才行啊,不然你满足不了她,她定会离你而去的。

”齐医生话音未完,娜娜立即反驳齐医生说:“你错了齐医生,我很aì我的丈夫,不会离他而去,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虽然我和别的男人做aì,这也是为了我的丈夫,我愿为他做一切他高兴的事。

”齐医生尴尬地穿上衣服对我们道歉,对我道:“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老婆。

告辞了,商议好请马上通知我。

”我说:“不必了,明天我们一定会去的,请齐医生按排。

”齐医生走后,我与娜娜紧紧地拥抱着。

娜娜的话太感动我了,我一定要治好我的病,并叫娜娜得到快乐。

第二天早上我们应约到了游泳馆,齐医生和李先生已经等在办公室那里,我问道那些人呢?李先生带我们到了健身房,一进去我大吃一惊,这里竟然有不下三十几个男人,老的小的胖的瘦的五花八门全只穿一个泳裤。

娜娜羞道:“这么多人,老公我好怕,回家吧。

”李先生说:“他们全是我名下的会员,一早就等在这里了,事先以经定好,你老婆怎么这样。

”我说:“李先生你别生气,娜娜从没有见过这阵势,自然害羞了。

我想,如果选一些先生到我家里去,娜娜就不会紧张了。

”娜娜说:“老公你真知我心。

李先生,就按我老公说的办行吗?”李先生拍手大声说:“好。

请大家把会员证交上来,在按摩室门口排队,叫到号码后才可跟去。

”我把会员证交到娜娜手里,叫她选,她说:“好事成双,就请双号的会员吧。

”达成协议后,我与娜娜回家准备,并叫齐医生来,李先生带双号人随后来我家。

我们到家把卧房收拾了一下,才把厅房坐位准备妥当,李先生已经带人到了大门口。

娜娜去了卧房,我开了门后对齐医生说,请他在外招呼个位,又请李先生把住卧房门口。

我进了卧室后,娜娜和我脱去衣裤与我摆好六九式,娜娜屁股正对门口我在她身下头冲门口。

李先生开始喊名子。

二号是一个大胖子徐先生,他一丝不挂由门口走了进来,手抖了抖jī巴,走到娜娜身后,粗短的jī巴在娜娜的yīn道边蹭了几下,双手抱着娜娜的臀部低头对我笑了笑,一挺肥肥的屁股,插入了娜娜的xiāo茓,开始活塞式运动。

那粗短的骚jī巴架在我的嘴唇上来回滑动,十分钟不到就开始跳个不停。

白色的jīng液流了出来,我一滴不漏全吃进了嘴里。

第二个进来的是四号会员,看上去只有十八岁,年轻气盛还是个处男,当他那粉红色的嫩jī巴插入我老婆的yīn道中时激动万分,不一会就射出了很黄很稠的jīng液,仔细看还有固状精块。

齐医生说道:“这是最好的初精了,对你帮助很大,快吃呀!”我急忙又舔又吮吃了个干净。

第三个进来的是个老头子,估计有五十几岁,头发已白。

他脱下裤子对我说道:“这么漂亮的没穿衣服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太美了。

”他用手摸了摸我老婆的屁股,又用手拍拍我的头,举起yīn茎向娜娜插入,但是他那个jī巴太软了,一点也不坚挺,阳而不举。

他叹了口气,用求助的眼神低头望着我说:“我命不好啊,如此美丽的女人我却干不了。

求你帮帮我行吗?”我说:“我怎么帮你呢?”老人又说,他有一个癖好,就是当别人舔他的屁眼时就会很兴奋。

自从老伴去世后,他就再没有兴奋过了。

他想叫我舔他的屁眼,而他用jī巴干我老婆。

这时,娜娜回过头来看着我。

显然,她也听到了老头的要求,我这时也正在看她。

她说:“老人家很可怜,你就同意吧。

”我知道娜娜是很善良的,我也看到她眼中含着的泪花。

我无法再说什么,当即用手分开老头双腿,把头钻入他的裆下,掰开他的屁股,用舌尖轻舔着他的屁眼。

他的屁眼竟然没有擦干净,好臭好臭!老头此时兴奋的不得了,jī巴也硬了起来,开始插入我老婆的洞中,进进出出干了起来。

老头果真是个好手,操了有半个钟才发射,当然我又是一点不剩,完全吸个干净,把老头骚臭的jīng液全部咽了下去。

而后,又有六七个男人操过娜娜后,已是正午,大家开始共进午歹。

吃饭时大家全身赤裸,边吃边开玩笑,互相比试yīn茎大小。

而我自知yīn茎最小最软,也无心吃饭。

这时,有一个胡先生走过来开玩笑道:“怎么才吃了这么点米糊就不吃饭了?一会儿我的你怎么吃得下,哈哈……”娜娜看见走了过来,对胡先生说:“不要欺负我老公,你有多少料一会就见分晓了。

”齐医生说:“时间不早了,大家也吃饱喝足了,下面就继续开始,怎么样?”胡先生说:“好吔!我来第一个!”齐医生给娜娜吃了解避孕的药,娜娜也清洗了下身和yīn道。

李先生抬了一个沙发放在大客厅中,让我坐在沙发上,而我老婆娜娜跨坐在我的yīn茎上,我们面对面坐着。

厅中大约二十多人围绕着沙发,胡先生用手支着他的jī巴走到我与娜娜面前,把jī巴对着我老婆说:“骚货,来含着它,吮吧,我会把你的小嘴里都射满jīng液的。

”他的语言强烈地刺激着我,我那yáng具硬了不少,娜娜也感觉到了我的冲动,她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只手握着胡先生的jī巴,用她的小口吸吮着。

几十个来回后,胡先生的jī巴已经大如木杵,又过了几分钟,胡先生终于抵不住我老婆的口技,在她的小口中发射了。

齐医生事先声明不许射入娜娜胃里,所以胡先生快射时,只把guī头前端插入娜娜口中,由于距离只有几厘米,我见到胡先生shè精时jīng液流过他jī巴,那大棒一伸一缩,青筋暴胀。

当胡先生拨出guī头时,娜娜紧闭小口,双腮已经胀成圆球状。

我用嘴对准娜娜的小口,从她那口中吸取着jīng液,竟然有三口之多,我不由地对胡先生发出了敬佩的眼光。

大家这时自觉排起队,三个强壮的男人在我老婆口中发射后,又到了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他竟然一下跨在我与娜娜之间,jī巴对着娜娜,而屁股紧贴着我的脸,口中说:“小伙子,和上午一样,帮帮忙了。

”我一脸无奈,用手扒开他的屁眼,用舌头舔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那老yín棍竟放了一个响屁,崩开了我的舌头。

众人开始大笑,起哄道:“你老婆在前面吹箫,你在后面接气,爽不爽?”我再也忍不住了,下面yīn茎不断地射出jīng液,娜娜也冲动万分。

此时老头把jīng液射入了她口中。

等我吸完娜娜口中jīng液后,抱着她,把她压在身下十几分钟后,等jīng液彻底流入娜娜仔宫里,才抱她回到沙发。

而后,又有七八个人在娜娜口中shè精,并喂我吃了之后,我的yīn茎才慢慢又坚挺起来。

看看还有五六个人,有两个人竟争吵起来。

一问才知道,他们因为受刺激快要射了在争先后,而最后一名叫苏先生的说:“我倒有个办法,你们两个一起上不就成了。

”两个人于是在娜娜左右支着jī巴,娜娜左右手各握一支,两个jī巴同时进入娜娜口中。

但是因为角度和太滑原因,鸡吧不断地从口中滑出。

我只得把口伸过去,压着他们的鸡吧。

随着他们在我老婆口中shè精,我老婆又用舌头将jīng液推入我的口中,使我那yáng具又再次兴奋地射出了jīng液。

当余下的几个人做完后,我和娜娜已经筋皮力尽,这时已是下午五点多钟,大家开始散去,齐医生对我说,“过两个月你们来医院检查一下。

”两个月后,我和娜娜去了齐医生诊所检查,齐医生说:“恭喜恭喜!你们有孩子了。

”我与娜娜大喜过望,不断感谢齐医生。

齐医生说:“这是大家的帮助,李先生与他的会员也出了不少力。

应该谢谢他们。

”我说:“为了感谢大家,我请他们在家中吃饭。

”当下齐医生和我与娜娜到李先生的游泳馆,对李先生做出了感谢。

李先生说会歹的钱由游泳俱乐部出了,大家皆大欢喜。

因为俱乐部全体会歹,叫齐了全体会员,有四十七、八个左右。

当时定在周未到我家中,大厅三桌,卧房一桌,歹厅一桌。

有人从酒店买来了五大桌酒菜,十几箱啤酒。

周未六时,我家里人群拥挤,热闹非凡,酒过三轮后,齐医生提议由我说两句话。

我说:“今天请大家来,是为了感谢大家。

”有一个人说:“怎么谢啊?我是单号,上次没有来。

我看我今天干你老婆,你再谢我如何?”这时,有十几个人附合。

这时,又有人提议说:“这不公平,不如行酒令。

为了恭喜你老婆怀孕,我们给你老婆送个称呼,轮流来,说不上来的喝酒一瓶,说上了的可对娜娜的裸体打飞机,如何?”大家一致说好!我坚决不同意,说道:“我们已经有了孩子,怎么还能乱搞?你们也太那个了吧?”我才说完,就有几个人把我绑在了椅子上,要打我。

齐医生和李先生上来说情也不行。

这时,娜娜说:“别打,放了我老公,我同意了。

”随后脱去了衣服,赤裸在众人面前。

众人开始行酒令,李先生先说道:“妇人。

”齐医生说:“女人。

”而后两个人在娜娜的身上shè精。

四十多个人先后说了:“妻子、yín妇、骚货、骚女、yín女、老婆、尿盆、小姐、太太、骚洞、yín洞”等等yín秽的词汇来羞辱我的老婆。

到了第二轮,大多数人说不上来了,就喝酒,直到十多箱啤酒喝完。

我老婆娜娜已经是从头到脚全是jīng液,她准备去卫生间冲洗。

走入后见一男子在准备小便,娜娜并没在意,即走入浴缸中准备放水。

那男人突然按着娜娜的手,不叫她开水,一只手夹起jī巴,在娜娜身上尿了起来。

娜娜开口想叫,那尿柱正射入她口中,使她无法叫喊。

而那男人大叫厅中男人全来,建议为娜娜洗尿水澡。

于是,众人纷纷对准娜娜开始撒尿。

一阵混乱后,众人酒足饭饱,排泄一空yín欲过后才一一散去。

当我送走了众人,匆忙走入浴室,见我老婆已经泡在了盛湍尿水的浴缸中。

尿水表面浮着一层jīng液,浴室充满了骚味。

我说:“娜娜,你还不出来吗?”娜娜说:“我是在等你,所有的男人都在我身上撒了尿,你也来吧,对准我尿吧。

”“不,你在我心中永远是天使,我们已经有了孩子了,我们重新开始,到南方去,远离这里,过幸福生活好吗?”娜娜点点头,从浴池中走出,深情地与我吻在一起。

而后,我们到了南方生活。

现在小孩已经一岁多了,我们生活的非常幸福。

当我每次与娜娜做aì时,心里一想到那往事,就兴奋万分。

终于鼓起勇气写了出来,文笔不通处,请大家指正。

【完】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

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

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下垂,她的胸部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如果由背后看去,也许有人会觉得她的臀部是她最美的地方,细细的腰下有一个浑圆的臀部,娜娜的长发直留到腰间,平齐的留海更衬出她的美丽,她那双大而且传情的眼神,更是让人心动。

看看娜娜修长的玉腿、浑圆的臀部、平坦的小腹,你完全找不出一点赘ròu,她的肌肤就像婴儿般光滑。

结婚三年来、我们夫妻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想要生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为要这个孩子而努力的非常非常辛苦。

因为我的jīng液很少,成活精子又不多在显微镜下几乎可数,更加令人懊丧的是我还有阳萎症,做为一个男人这太令人痛苦了。

因此我们在这一年中几乎没有一次xìngaì的高氵朝 。

我妻子娜娜是个很善良活泼、热情开放的女人,她并没有因此而怨我,而是更加鼓励我、并加倍aì我。

我们的关系非常好。

两年来我们到处求医,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齐医生,也就发生了我一生难忘的回忆。

在两个月前发生的事情,是我与妻子娜娜非常狂热的人生经历。

那天下着小雨,我与妻子娜娜找到了一家私人诊所,进门后就看到了一位带着金边眼镜的先生,他姓齐人显得很斯文得体,诊所里因为没有其它的病人而透着一丝冷清。

齐医生见到我们后很热情,详细的讯问了一下情况。

看得出四十多岁的齐医生打从第一眼看到我妻子开始,就被她的美艳惊呆了。

我把心里的想法与病情对齐医生说明后,齐医生检查了一下我的下体摇了摇头,又把我妻子叫到内室检查,过了很久娜娜才出来,脸上布满红晕。

齐医生说:“希望还是有的,只要你们能配合,明天我上门治疗。

到时听我的话去做我保证你们的要求能够实现。

”我心里想今天总算是没有白来,与是交了出诊费五百元,我们约定明晚八点钟齐医生到我家为我治疗。

第二天正好是个周末,吃完了晚饭我与娜娜就等待着齐医生的到来。

大约七点五十左右门铃响了起来,娜娜去打开了门,果然是齐先生。

齐先生今天穿了一套红色西装看上去很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我看见娜娜的脸竞然微微的发红。

请齐先生入座后,我说道:“今天齐先生有幸来到我家,很是感谢!”齐医生微笑道:“只要你们听我的与我配合,保证没有问题,当然这个不是一天就可以治好的,今天我主要针对你的阳萎治疗。

”我说:“一切都拜托你了。

”齐医生就叫我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并建议为了能使治疗不间断,需用皮带把我帮上。

并告知在医治过程中决不可以大声说话,否则将无法医好你的病,我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

然后齐医生走到电视前打开了影碟机,从包中拿出了一盒影碟放入机器。

这时齐先生叫娜娜坐在双人沙发上,与我并排一左一右坐在齐医生的两边,他打开了电视,电视里竟然是不堪入目的xìng生活片。

齐医生用手拉下了我的裤子我那小yīn茎一下暴露在他的面前。

我知道他是想用这种办法剌激我,但是这没有用,因为我和我妻子娜娜私下里也看过这些顶级片。

那对我没有一点用,到是我妻子娜娜反而更加冲动饥渴。

看了十几分钟后。

齐医生见我没有反应就问我妻子好看吗?娜娜的脸早己红的像个苹果一样了。

我是乎预感到今天要发生不寻常的事情。

齐医生又问:“想让你的丈夫像电视里的男人一样威猛吗?”娜娜红着脸点了点头。

齐医生说:“那么从现在开始你要百分之百服从我的命令行吗?”娜娜看了一下我这边,我点了一下头。

娜娜对齐医生说:“好、我听你的。

”齐医生微笑地对我妻子娜娜道:“那么现在你去亲你老公的yīn茎。

”娜娜很顺从地走到了我的面前蹲了下来,用那美丽的小嘴吻着我的jī巴,并且含在口中,但是我那个不争气的ròu棒就是直不起来。

二三分钟后,齐医生把娜娜拉到他身边,并拉下了他的裤子。

天哪!在我老婆的脸侧呈现出的yīn茎简直就像根短木棍杵在那儿呀!一晃一抖,guī头浑圆大如小丘,整条yīn茎布满暴张的血管!根部则整片的yīn毛,那东西看起来有七寸长,几乎顶到我妻子脸上。

娜娜显然很是惊恐,因为她从来没有见到除我以外男人的yáng具。

唯有在电视中见到一些,如此大且这么近地面对佰生男人命根还是第一次。

齐医生用手支着他的大jī巴对娜娜说道:“来,含着它。

”娜娜看着我,很显然她在等我的答复。

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齐医生竞是个色狼,但我没有想到他竟当着我的面调戏我美丽的老婆。

我有些愤怒,但是我被绑着无法活动,而从娜娜的表情来看、长期的xìng饥渴使她很想尝尝这根ròu棒。

我知道到了这时不同意已经不可能,那样娜娜会很痛苦,我aì娜娜、我要成全娜娜。

不过想到自己心aì而美丽的老婆竟然要当着面为另一个男人吹萧心里一阵酸楚,我无奈地对娜娜点点头。

娜娜感激地对我微笑了一下,然后用手托着齐先生的yīn茎用舌头轻舔着。

而后含在嘴里一进一出地吮吸着,还不时地用眼睛看我。

不知怎么看见自己亲aì的老婆为别的男人吹萧,心里竟有了一丝冲动,由其是娜娜把齐医生的jī巴全部含进口中的时候,我的下体不由地勃了起来,心里充满快感。

齐医生的双手开始拉脱娜娜的胸罩,娜娜美丽的双rǚ抖了出来,齐医王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我老婆的rǚ房。

扭过头来对我说:“你老婆的舌功好棒,含得我老二舒服极了,哈哈…”听了齐医生的笑声,我不由地一阵冲动下体竟然喷出了jīng液,居然喷射到了娜娜和齐医生的身上。

娜娜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我也吃惊我的变化。

我居然能像正常人一样shè精了,齐医生果然有一套办法。

这时齐医生从娜娜口中拨出yīn茎,对娜娜说:“怎么样,你老公是否与以前不同?那是因为人在一种强烈刺激下的反应。

现在你老公的硬度还差一点,但也可试着做aì了。

只是这jīng液稀少,就只能外补了。

俗话说吃什么补什么,你老公一定要吃jīng液才行,而此jīng液必须是通过yīn阳调和上下贯通的,而且不能接触空气,一定要新鲜。

”娜娜不解地看着我,我对娜娜和齐医生说:“先给我解开,齐医生的医术不错,我的yīn茎就是个很好的证明。

我不会怪你们,不用绑住我,为了下一代,我是肯定配合的。

只是不知道这吃jīng液到底要什么样的。

”齐医生解释道:“这调和jīng液就是男人jīng液加女人的yín水,上即女人的口水与男人的jīng液混合,下就是男人和女人的jīng液混合,但是均不能与空气接触。

男人的jīng液在女人的体内停留片刻,yīn阳中合后方可食用,否则就失去了功效。

男人jīng液种类越多,功效越大。

”我说:“这样我妻子娜娜不是要被众多男人操?要是怀上个杂种怎么办?”齐医生说:“要治好病当然要有一些牺牲了,治不治还是你们商议。

具体做的方式我可以先告诉你;也就是说,你的妻子必须用跪爬在床上的方式,而你在她身下平躺,头在后,用舌头剌激她的yīn蒂,后面一个男人,一定要你妻子喜欢的人,操她的xiāo茓,令她兴奋才能产生aì液。

而你在他们高氵朝 后,在yīn茎与yīn道的相合处吸吮结合液,直到吮干那男人才能拔出来。

另一个男人在前面把jīng液射入你妻子口中,再由她用口舌送入你口中即可。

这之前你妻子可先吃一种两个钟不会受孕的药,两个钟后你再插入shè精,你如果能同意我将继续为你医治;并保证你的要求可以实现。

”我说:“齐医生,但是这必须两个或更多男人加入才行。

”齐医生说:“这个你放心,我正有一个朋友,他已经有两个儿子,很有生育能力。

明天我介绍给你,大家先做个练习,我保证你妻子一定喜欢他。

今天不早了,明天中午再会。

”齐医生走后,我与妻子娜娜在床上温存了一番,我对娜娜说:“明天你将要为我献出你的身体给陌生的男人,不知你心里愿意吗?”娜娜说:“老公,你说哪里话。

为你我甘愿付出我的一切,况且,我也得到了乐趣。

今天,齐医生的jī巴好大,我吮着真舒服。

”我笑骂道:“好你个小骚货,到了明天,叫他们操死你。

”娜娜嗔道:“是啊,想想看,前后夹击,看来我会让他们干死了,你不吃醋吗?”我道:“说真的,心里是有些发酸,但是为了我们的下一代总是要付出的。

不过,今天见你含齐医生的jī巴,我心里也很冲动很过瘾。

你看,我现在jī巴就是直不起来,一想到刚才你们我就有点起色了。

“娜娜道:“你真是天下最好的老公,甘愿为我带绿帽。

其实,我知道你是为了使我得到xìng满足,不然你完全可以找另一个女人,那样也能达到效果的。

”我说道:“老婆,只要我们都快乐就好。

说实话,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呢?”娜娜说:“当然是老公你了。

不过,做aì时心里就总想着有个yáng具粗大威猛的干我。

”我道:“记住,明天一定要记住吃避孕药,可别叫外人钻了空子。

”今天是休息日,起来已是日头高照。

昨日约了齐医生今天中午来。

下午一点左右,齐医生准时来到了我家,并带了一位姓李的先生一起来。

这个李先生一米八几的个头,虎背熊腰、皮肤黝黑。

经过齐医生介绍,得知他是个游泳健将,并且是游泳馆的教练。

我把娜娜介绍给了李先生,李先生的看着娜娜竟有些发呆。

齐医生问娜娜对李先生可否合意,娜娜低头含羞点了一下头,表示满意。

我心里想,这回她心里肯定乐极了,看看李先生的身材,那东西定然小不了。

齐医生道:“时候不早了,我看开始吧?”我说:“今天,齐医生和李先生为了给我冶疗来到寒舍,我是非常感谢,一切全由齐医生做主吧。

”齐医生说:“好的,现在听我安排。

娜娜与李先生第一次见面,为了加强感情就,先做前奏工作。

”李先生说:“这不太好吧?”娜娜嗔声道:“李先生是不是看不上我?”李先生说:“哪里,我见你老公在这里——”娜娜对我看了一眼,然后上前双手搂着李先生的脖子,挑逗道:“人家就是要和你亲热要他看么,其实我老公很高兴你操我呢,是不是了老公?”我说:“李先生就拜托你了,这一千元请你收下,不成敬意。

”李先生说道:“哪里的话,你妻子如此美丽,我己占了便宜,怎好再要你破费。

”齐医生说:“大家也不必太客气,我看李先生你就收五百元吧,这也是对主人的尊重。

”大家又客气一番,娜娜与李先生拥抱着,四片嘴唇紧紧地吻在了一起。

李先生的双手在我老婆屁股上揉搓着,娜娜的双手则开始脱去李先生的外衣;李先生也开始动作除去了我老婆的衣裤。

齐医生说:“好的,全体脱光衣服,我们赤诚相对。

”于是,我和齐医生也脱光了衣物,四个人全部赤裸。

李先生紧紧抱着我老婆娜娜那美丽洁白的玉体,并开始用舌头舔她的rǚ头,齐医生也上前摸我老婆的细腰。

这时,我老婆跪了下来,齐医生与李先生一左一右站在娜娜的两侧,娜娜左手握着齐医生的yáng具,右手托着李先生的阳茎,樱桃小口左含右吮。

齐医生和李先生一边用手摸我老婆的nǎi子,一边对我招手说:“请你给评判一下,我们谁的jī巴大,我们决定大的搞你老婆下面的洞,小的干上面。

”两个人的jī巴在我老婆的吮吸后全部高高跷起,见俩人的jī巴在娜娜的嘴边抖动,我很是刺激。

我看后说:“比起来,还是李先生的稍微粗大了一点。

”听了我的判定后,齐医生无奈地摇摇头,而李先生则高兴的拍着我的肩说好眼光。

我们一起走到卧室的大床上,齐医生上床坐着,我老婆跪卧在他面前,开始用嘴含齐医生的jī巴,而李先生则从娜娜身后双手分开她的腿,用大jī巴插我老婆的xiāo茓。

俩人开始有节奏地一前一后夹击我老婆,一会儿便操得我老婆yín声高叫,兴奋不己。

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齐医生开始在我老婆的口中shè精。

当齐医生拨出jī巴时,因为jīng液太多而从娜娜的嘴角流出少许,我赶紧过去与娜娜口对口过度着jīng液,入口后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当我用舌头把娜娜口中的jīng液舔完后,齐医生又把yīn茎插进了我老婆口中。

此时李先生拍了拍娜娜的屁股,对我说他要射了,我于是又把头伸到娜娜与李先生的跨下,用两片嘴唇紧紧贴着他们生殖器的接合处,我感觉到他的yáng具在我嘴唇上跳动着,一股股的jīng液射进我老婆体内,这使我更加刺激了,我下体不由得射出了比平时多了不少的jīng液。

随着李先生一进一出,我吮吸着那大ròu捧带出的yín水,直到李先生的yīn具变软拨出并对我说:“你老婆的洞好紧,真是棒极了,我要是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就好了。

”此时,齐医生也把yīn茎从娜娜口中拔出。

娜娜妩媚一笑说:“李先生谢谢你的夸奖,真希望我老公的棒棒和你的一样粗壮。

”时候不早了,齐医生和李先生要告辞,我与娜娜再三婉留他们,要他们吃了晚饭再走。

齐医生道:“还有事情要办,下次再述。

下周你们可以过一下xìng生活,看看有无进展。

”而后的三天,我几乎天天与娜娜做aì,但是下面yáng具总达不到正常的硬度,而jīng液也不是很多,娜娜自然也就达不到高氵朝 。

三天后我的yīn茎更是无力坚挺。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与娜娜分析,主要还是我的问题。

我心里有一种潜意识,经过了那天齐医生和李先生同操娜娜的兴奋,心里总是想着老婆娜娜被陌生人姦yín时的快感,一想到那个情景,下体就会有些起色。

娜娜也回想着那第一次的高氵朝 ,也渴望再次得到那样的高氵朝 。

我与娜娜经过商议后,决定继续求助齐医生与李先生。

这个周末我又去了齐医生的诊室,齐医生总是那么热情,答应晚上来我家继续做指导。

吃过饭后,齐医生来了,娜娜很是高兴,又倒茶又问暧,如同见到了老情人一样。

我把情况告诉了齐医生。

齐医生听了我的诉说,笑了笑道:“这是常见的潜意识。

很显然,你的病情不光是生理上的,主要是心理上的,要花多一些时间来治疗才行。

放心,我会医好你的。

但为了进一步证实你心理上的病情轻重,请你老婆和我配合一下。

”我点了点头,娜娜走到齐医生身边,齐医生当着我脱下了裤子并叫我老婆舔他的jī巴。

当娜娜含着那粗大jī巴时,我的心里又开始有了快感,齐医生用挑逗的语言问我:“你老婆被别人操你就会很兴奋,对吗?”事实上是这样的,我点了点头。

齐医生又问:“如果叫你老婆舔我的屁眼,你干吗?你可想象过你老婆被一群男人操,他们把jīng液射在她的身上,并且还对她撒尿。

”我不知该说什么,但内心里我是希望那样的。

齐医生又说:“如果你和你太太愿意,那么明天一同去游泳馆见李先生,他会帮助你们的。

他那里有很多学员,可以满足你们。

”娜娜吐出了齐医生的yīn茎,对我说:“老公你会答应吗?想象到那种情景,一定很刺激。

请问齐医生,那里有多少人?”看见娜娜那渴望的yín态,齐医生笑道:“平时也就五。

六个,不过到了周未人多些,大约十几个吧。

我想,你们明天可就地做aì,那样必将受孕。

”我说:“难道叫娜娜怀上别人的种吗?这我可不干!”齐医生说:“当然不是这样了,明天早上到了泳场,娜娜可先吃下高效避孕药,大约也可维持一上午,这半天你们就用六九式,而男人们将从后面排队操你老婆娜娜。

你也正需要饱食一顿yīn阳jīng液补一补,为了不使你过度刺激而shè精,将在你的yáng具上放上冰袋,只到最后一个男人干完才除去冰袋。

午休饭后,稍做休息,娜娜的药力已过,叫娜娜面对面跨坐在你的ròu棒上,在你眼前为所有男人含出jīng液,再送入你口中。

经过不断食精与刺激,你必将有大量jīng液射入娜娜体内,这样,娜娜怀有身孕就会成为现实了。

你们俩夫妻今夜商议好,明早来个电话,我好请李先生准备。

啊——娜娜你吮的我好爽!我要泄了,啊——爽!太舒服了!”见到我老婆忘情地吮着齐医生的yín棍,我心里不由异常冲动,齐医生把jīng液射在娜娜口中后说道:“你看你老婆现在的样子,她太需要男人了。

你做丈夫的一定要有xìng能力才行啊,不然你满足不了她,她定会离你而去的。

”齐医生话音未完,娜娜立即反驳齐医生说:“你错了齐医生,我很aì我的丈夫,不会离他而去,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虽然我和别的男人做aì,这也是为了我的丈夫,我愿为他做一切他高兴的事。

”齐医生尴尬地穿上衣服对我们道歉,对我道:“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老婆。

告辞了,商议好请马上通知我。

”我说:“不必了,明天我们一定会去的,请齐医生按排。

”齐医生走后,我与娜娜紧紧地拥抱着。

娜娜的话太感动我了,我一定要治好我的病,并叫娜娜得到快乐。

第二天早上我们应约到了游泳馆,齐医生和李先生已经等在办公室那里,我问道那些人呢?李先生带我们到了健身房,一进去我大吃一惊,这里竟然有不下三十几个男人,老的小的胖的瘦的五花八门全只穿一个泳裤。

娜娜羞道:“这么多人,老公我好怕,回家吧。

”李先生说:“他们全是我名下的会员,一早就等在这里了,事先以经定好,你老婆怎么这样。

”我说:“李先生你别生气,娜娜从没有见过这阵势,自然害羞了。

我想,如果选一些先生到我家里去,娜娜就不会紧张了。

”娜娜说:“老公你真知我心。

李先生,就按我老公说的办行吗?”李先生拍手大声说:“好。

请大家把会员证交上来,在按摩室门口排队,叫到号码后才可跟去。

”我把会员证交到娜娜手里,叫她选,她说:“好事成双,就请双号的会员吧。

”达成协议后,我与娜娜回家准备,并叫齐医生来,李先生带双号人随后来我家。

我们到家把卧房收拾了一下,才把厅房坐位准备妥当,李先生已经带人到了大门口。

娜娜去了卧房,我开了门后对齐医生说,请他在外招呼个位,又请李先生把住卧房门口。

我进了卧室后,娜娜和我脱去衣裤与我摆好六九式,娜娜屁股正对门口我在她身下头冲门口。

李先生开始喊名子。

二号是一个大胖子徐先生,他一丝不挂由门口走了进来,手抖了抖jī巴,走到娜娜身后,粗短的jī巴在娜娜的yīn道边蹭了几下,双手抱着娜娜的臀部低头对我笑了笑,一挺肥肥的屁股,插入了娜娜的xiāo茓,开始活塞式运动。

那粗短的骚jī巴架在我的嘴唇上来回滑动,十分钟不到就开始跳个不停。

白色的jīng液流了出来,我一滴不漏全吃进了嘴里。

第二个进来的是四号会员,看上去只有十八岁,年轻气盛还是个处男,当他那粉红色的嫩jī巴插入我老婆的yīn道中时激动万分,不一会就射出了很黄很稠的jīng液,仔细看还有固状精块。

齐医生说道:“这是最好的初精了,对你帮助很大,快吃呀!”我急忙又舔又吮吃了个干净。

第三个进来的是个老头子,估计有五十几岁,头发已白。

他脱下裤子对我说道:“这么漂亮的没穿衣服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太美了。

”他用手摸了摸我老婆的屁股,又用手拍拍我的头,举起yīn茎向娜娜插入,但是他那个jī巴太软了,一点也不坚挺,阳而不举。

他叹了口气,用求助的眼神低头望着我说:“我命不好啊,如此美丽的女人我却干不了。

求你帮帮我行吗?”我说:“我怎么帮你呢?”老人又说,他有一个癖好,就是当别人舔他的屁眼时就会很兴奋。

自从老伴去世后,他就再没有兴奋过了。

他想叫我舔他的屁眼,而他用jī巴干我老婆。

这时,娜娜回过头来看着我。

显然,她也听到了老头的要求,我这时也正在看她。

她说:“老人家很可怜,你就同意吧。

”我知道娜娜是很善良的,我也看到她眼中含着的泪花。

我无法再说什么,当即用手分开老头双腿,把头钻入他的裆下,掰开他的屁股,用舌尖轻舔着他的屁眼。

他的屁眼竟然没有擦干净,好臭好臭!老头此时兴奋的不得了,jī巴也硬了起来,开始插入我老婆的洞中,进进出出干了起来。

老头果真是个好手,操了有半个钟才发射,当然我又是一点不剩,完全吸个干净,把老头骚臭的jīng液全部咽了下去。

而后,又有六七个男人操过娜娜后,已是正午,大家开始共进午歹。

吃饭时大家全身赤裸,边吃边开玩笑,互相比试yīn茎大小。

而我自知yīn茎最小最软,也无心吃饭。

这时,有一个胡先生走过来开玩笑道:“怎么才吃了这么点米糊就不吃饭了?一会儿我的你怎么吃得下,哈哈……”娜娜看见走了过来,对胡先生说:“不要欺负我老公,你有多少料一会就见分晓了。

”齐医生说:“时间不早了,大家也吃饱喝足了,下面就继续开始,怎么样?”胡先生说:“好吔!我来第一个!”齐医生给娜娜吃了解避孕的药,娜娜也清洗了下身和yīn道。

李先生抬了一个沙发放在大客厅中,让我坐在沙发上,而我老婆娜娜跨坐在我的yīn茎上,我们面对面坐着。

厅中大约二十多人围绕着沙发,胡先生用手支着他的jī巴走到我与娜娜面前,把jī巴对着我老婆说:“骚货,来含着它,吮吧,我会把你的小嘴里都射满jīng液的。

”他的语言强烈地刺激着我,我那yáng具硬了不少,娜娜也感觉到了我的冲动,她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只手握着胡先生的jī巴,用她的小口吸吮着。

几十个来回后,胡先生的jī巴已经大如木杵,又过了几分钟,胡先生终于抵不住我老婆的口技,在她的小口中发射了。

齐医生事先声明不许射入娜娜胃里,所以胡先生快射时,只把guī头前端插入娜娜口中,由于距离只有几厘米,我见到胡先生shè精时jīng液流过他jī巴,那大棒一伸一缩,青筋暴胀。

当胡先生拨出guī头时,娜娜紧闭小口,双腮已经胀成圆球状。

我用嘴对准娜娜的小口,从她那口中吸取着jīng液,竟然有三口之多,我不由地对胡先生发出了敬佩的眼光。

大家这时自觉排起队,三个强壮的男人在我老婆口中发射后,又到了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他竟然一下跨在我与娜娜之间,jī巴对着娜娜,而屁股紧贴着我的脸,口中说:“小伙子,和上午一样,帮帮忙了。

”我一脸无奈,用手扒开他的屁眼,用舌头舔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那老yín棍竟放了一个响屁,崩开了我的舌头。

众人开始大笑,起哄道:“你老婆在前面吹箫,你在后面接气,爽不爽?”我再也忍不住了,下面yīn茎不断地射出jīng液,娜娜也冲动万分。

此时老头把jīng液射入了她口中。

等我吸完娜娜口中jīng液后,抱着她,把她压在身下十几分钟后,等jīng液彻底流入娜娜仔宫里,才抱她回到沙发。

而后,又有七八个人在娜娜口中shè精,并喂我吃了之后,我的yīn茎才慢慢又坚挺起来。

看看还有五六个人,有两个人竟争吵起来。

一问才知道,他们因为受刺激快要射了在争先后,而最后一名叫苏先生的说:“我倒有个办法,你们两个一起上不就成了。

”两个人于是在娜娜左右支着jī巴,娜娜左右手各握一支,两个jī巴同时进入娜娜口中。

但是因为角度和太滑原因,鸡吧不断地从口中滑出。

我只得把口伸过去,压着他们的鸡吧。

随着他们在我老婆口中shè精,我老婆又用舌头将jīng液推入我的口中,使我那yáng具又再次兴奋地射出了jīng液。

当余下的几个人做完后,我和娜娜已经筋皮力尽,这时已是下午五点多钟,大家开始散去,齐医生对我说,“过两个月你们来医院检查一下。

”两个月后,我和娜娜去了齐医生诊所检查,齐医生说:“恭喜恭喜!你们有孩子了。

”我与娜娜大喜过望,不断感谢齐医生。

齐医生说:“这是大家的帮助,李先生与他的会员也出了不少力。

应该谢谢他们。

”我说:“为了感谢大家,我请他们在家中吃饭。

”当下齐医生和我与娜娜到李先生的游泳馆,对李先生做出了感谢。

李先生说会歹的钱由游泳俱乐部出了,大家皆大欢喜。

因为俱乐部全体会歹,叫齐了全体会员,有四十七、八个左右。

当时定在周未到我家中,大厅三桌,卧房一桌,歹厅一桌。

有人从酒店买来了五大桌酒菜,十几箱啤酒。

周未六时,我家里人群拥挤,热闹非凡,酒过三轮后,齐医生提议由我说两句话。

我说:“今天请大家来,是为了感谢大家。

”有一个人说:“怎么谢啊?我是单号,上次没有来。

我看我今天干你老婆,你再谢我如何?”这时,有十几个人附合。

这时,又有人提议说:“这不公平,不如行酒令。

为了恭喜你老婆怀孕,我们给你老婆送个称呼,轮流来,说不上来的喝酒一瓶,说上了的可对娜娜的裸体打飞机,如何?”大家一致说好!我坚决不同意,说道:“我们已经有了孩子,怎么还能乱搞?你们也太那个了吧?”我才说完,就有几个人把我绑在了椅子上,要打我。

齐医生和李先生上来说情也不行。

这时,娜娜说:“别打,放了我老公,我同意了。

”随后脱去了衣服,赤裸在众人面前。

众人开始行酒令,李先生先说道:“妇人。

”齐医生说:“女人。

”而后两个人在娜娜的身上shè精。

四十多个人先后说了:“妻子、yín妇、骚货、骚女、yín女、老婆、尿盆、小姐、太太、骚洞、yín洞”等等yín秽的词汇来羞辱我的老婆。

到了第二轮,大多数人说不上来了,就喝酒,直到十多箱啤酒喝完。

我老婆娜娜已经是从头到脚全是jīng液,她准备去卫生间冲洗。

走入后见一男子在准备小便,娜娜并没在意,即走入浴缸中准备放水。

那男人突然按着娜娜的手,不叫她开水,一只手夹起jī巴,在娜娜身上尿了起来。

娜娜开口想叫,那尿柱正射入她口中,使她无法叫喊。

而那男人大叫厅中男人全来,建议为娜娜洗尿水澡。

于是,众人纷纷对准娜娜开始撒尿。

一阵混乱后,众人酒足饭饱,排泄一空yín欲过后才一一散去。

当我送走了众人,匆忙走入浴室,见我老婆已经泡在了盛湍尿水的浴缸中。

尿水表面浮着一层jīng液,浴室充满了骚味。

我说:“娜娜,你还不出来吗?”娜娜说:“我是在等你,所有的男人都在我身上撒了尿,你也来吧,对准我尿吧。

”“不,你在我心中永远是天使,我们已经有了孩子了,我们重新开始,到南方去,远离这里,过幸福生活好吗?”娜娜点点头,从浴池中走出,深情地与我吻在一起。

而后,我们到了南方生活。

现在小孩已经一岁多了,我们生活的非常幸福。

当我每次与娜娜做aì时,心里一想到那往事,就兴奋万分。

终于鼓起勇气写了出来,文笔不通处,请大家指正。

【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