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八月桂花开]

[八月桂花开]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大学毕业后,我脑子秀逗了,竟然不听家人劝告父母反对,硬是背着个行冲进一做大山,做一名山村教师去了,也因此相恋了两年的女友也和我拜拜了。

由于交通不便,颠簸了好几天才到山村。

刚进山,哇,山明水秀,翠绿的树林,带有泥土芳香的空气。

正是我向往的地方。

山下几十户人家,现在是中午,正冒着缕缕的炊烟。

进村时,村民们都出来迎接。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村长走过来,帮我那过行李,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欢迎,欢迎啊。

王老师辛苦了。

”“村长客气了。

”“小花,过来帮王老师把行李放咱们家先。

”“好类。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跑过来,很可aì,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穿着短袖花布短袖,就是皮肤有点黑,不知道是不是晒黑的。

老村长把我带到学校,我一看,就是个烂草房吗。

再进去一看。

天,几块木板拼成的桌子,凳子就是一些大石头,那坐下去屁股怎幺受得了。

“村长,这就是学校啊?”“没办法啊,没钱啊。

”“向政府申请啊。

”“都让县里那些当官的吃了。

到这就只能买那几块木板了。

“”村长,宿舍在哪呢?“”学校都这样,还哪来的宿舍呢。

不过我安排你先住我家先,我家离学校近,比村里其他人家也好些。

“跟着村长来到他家,一座红砖小瓦房,一群小鸡在院子里乱跑。

村长急忙将鸡儿们赶到一边。

朝屋里喊到:“小花,小花。

”“什幺事?爷爷。

”小花跑了出来“王老师,要住咱们家了,你把西屋收拾一下。

”“真的,爷爷。

太好了,我这就去。

”小花一蹦一跳地进收拾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从村长了解了一些小花的情况,小花父母外出打工,出了意外,都死了,只能跟着他生活。

小花很懂事,什幺家务都会干。

……后来再说些学校和村里的情况。

第二天,村长出去通知村民们学校要开学了。

小花和我说上任老师走了快两个月了,教室里肯定很髒,她说要去打扫一下,问我去不去,学生都这样重视,我当老师的也不能太随便了,我们便提着桶拿着几块破布去了学校。

我提水,小花扫地。

边打扫,我边问了一些学校的事。

学校共25个学生15个男生,10个女生,分2、4年级。

小花上六年级。

一会儿我们就汗流浃背,浑身都是灰。

“好热啊。

休息一下吧。

”我坐在桌子上说道。

“是啊。

真的好热。

”小花也坐到我旁边,她解开衬衣的扣子,里面穿着件白色的小背心,背心已经全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背心很薄,刚发育的rǚ房就很显眼地摆在我面前,有两个鸡蛋大小,rǚ头好像还没发育,只看到凸起的rǚ晕,淡淡的褐色。

我脑袋一热,下面竟然开始有感觉了。

小花用两根指头将背心拉出来,不让背心帖在身上,但很快背心又重新帖到他的身上。

我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小花回过头来看到我正在看她,我急忙说你休息一下,我去提桶水。

我急忙出去,提桶水,“我看你都是汗,先洗洗吧。

”“不用了,谢谢老师。

”“客气什幺嘛。

”小花干脆把衬衫脱掉,我现在才注意到,其实小花很白,我开始看她黑其实是晒黑的。

小花弯下腰把手伸到桶里捧起一捧水洗脸,这时她突然把背心拉一下,开始洗胳膊,背心就没贴在身上了,我站在她前面,里面看得清清楚楚,好白的rǚ房,她一动,rǚ房也随着她洗手的动作在那里微微颤动着,我下面都竖起来了。

她洗好了,我赶紧转身,看着远方当作在思考问题。

我们再整理一下,就回去了。

接着学校就开学了,就我一个老师,要教两个年级,真的好累,农村的孩子还特别aì玩,上课有时也闹一下,四年级的我让小花当班长,二年纪的选个成绩好的男生孟尧当班长。

哪个年级没上课时那个班长要管好他们。

我白天教书,晚上备课,小花在我旁边写作业,经常问我些城里的问题,我都给她讲,她很喜欢外面,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不知不觉两个星期过去了,我发现班上有个四年级女生春琳上课时老在动来动去,下课后我留下她,坐在她前面,看着她,其实她也还可以,就是皮肤不是很光滑。

我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她老红着脸说没有。

那我问她怎幺上课老动,她低着头就是不说。

我也没办法,就让她回去了。

都十六岁了(农村是虚岁,其实也就十五六岁),可能有自己的什幺事吧。

等她走后,我坐到春霖的位置上,突然感觉有什幺东西在我肛门前顶了一下,我站起来仔细一看,她坐的那块石头有一个小半圆的凸起还挺光滑的,直径大概有两三釐米。

我立马想到了,她上课动来动去的原因了,她在用这块石头自慰。

由于长时间没碰女人了,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便产生了。

第二天放学,我留下春琳,我坐在她面前看这她,我直接就问:“你课老动,是不是因为你坐的那块石头的关系。

”她忽一抬头,又低下去了,不说话。

“那你不说,我明天去告诉你爸妈,说你上课不认真听讲啊。

”“不要啊,老师。

”“那你告诉老师怎幺回事。

”原来就几个月前,她的石头被别的学生给弄没了,她自己又去找了一块,就是现在这块有凸起的石头。

有次上课,她坐着动了动,刚好那半圆顶到了她的会yīn处,只要动动让她产生了很特别的感觉。

于是她上课就天天动来动去。

“老师请你不要告诉我父母好吗?他们为了我读书,已经把家里的钱都拿出来了。

”“只要你乖乖地听老师的话,老师是不会告诉你爸妈的”,我走到她身后,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使小劲地捏着“我看了你过去的成绩也不是很好,你以后有什幺问题,可以尽管来问老师。

”“真的吗?老师。

”“我是老师,我骗你干吗。

”“可是我爸妈说,上完小学可能就不能上中学了。

”“以后老师去跟你爸妈说说,老师可以去中学帮你申请特困生,让你免费上学。

“真的吗?老师。

”她眼里含着泪水。

“真的。

”我的手开始从她的肩膀滑向她的胸前。

我伸手去解他的衬衣扣子,她急忙抓住我的手“老师,不要啊。

”“老师会帮你的。

”我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她的手慢慢放下了,我解开她一个扣子,下面开始发涨了,顶在裤子上。

春琳的脸也变得好红。

手伸了进去,里面穿了件背心,农村没胸围穿,都穿背心。

rǚ房发育得很好,差不多能够整个握在手里,rǚ头大概有黄豆大小,rǚ房很结实,我将她的衬衣扣子都解开,两只手隔着背心揉捏着她的rǚ房,春霖闭着双眼,呼吸开始有些急促了,我可以摸到她的心跳得好快。

将她的背心卷上来,卷到胸口上边,春霖的胸有两个馒头大小,粉红色的rǚ头,rǚ头受到刚才的刺激已经凸起,我用大拇指和中指捏住她的rǚ房让rǚ头凸得更出来,食指不断得拨弄着她的rǚ头,春琳开始呻吟起来,我看到春琳的下体在石头上来回动着,我将她抱起平放到桌子上,开始也没想到那木板桌能承受多大的重量。

将她的裤子慢慢褪下来,里面穿着一件大裤衩,我再慢慢把她的裤衩脱掉,裤衩底部有些液体。

她的洁白yīn部长了一些很短很细的yīn毛,yīn蒂已经凸出来了,厚厚的yīn唇,分开她的双腿,露出了里面的小yīn唇,小yīn唇已经充血变肥变红,可能还没发育好的缘故不是很厚,手指摩擦她的yīn蒂,春琳就发出阵阵呻吟。

yīn道里有水流出,流过会yīn处,流到肛门,每摩擦一下她的yīn蒂,她的肛门就会有节奏地吸放,拨开小yīn唇,有两个洞,上面是尿道口,比下面的yīn道口小,但引导口也很小,一层膜隔着,就留了个小洞动,用手指轻轻一碰,就会马上收缩一下,我闻了闻,有点骚,但是很干净,平时应该很注意卫生,我用舌头去舔她的yīn蒂,春琳开始在桌子上扭动起身体来,发出阵阵呻吟声。

我舔她的尿道口舔yīn道口,再轻咬她的大yīn唇,春琳扭动得更厉害了,双腿时不时地夹紧,嘴里轻喊着:“老师不要啊。

”但我的头在她双腿间,碰到我的头就马上又分开。

我的下体感觉有股要射的感觉,我赶紧将裤子脱掉,guī头因大量充血变得发紫。

我真恨不得马上插进去,但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我,今天不行,没套子。

为了以后,今天不能插。

我走到他旁边,开始吮吸她的rǚ房,右手将rǚ房捏住,让rǚ头凸起,舌头则不断得添着rǚ头,左手继续抚弄她的yīn蒂,春琳不断地扭动身体,双腿紧紧夹住我的双手,但又很有节奏地配合着我的动作。

我下面的yīn茎在不断得跳动,也有不少水流出来。

我让她坐起来,我坐到她身后,然后让她躺在我怀里,左右手各按住她的左右yīn唇,一只手向上,一只手向下揉动着,春琳在我怀里拼命扭动,不断呻吟,“老师不要,老师……”随着速度加快,她喊不出声来了,接着“啊~~~~”地一声,一股热液喷射而出。

喷得好远。

接着春琳就软在我怀里。

我让她平躺在桌子上,双腿垂挂在桌边上,我趴在她身上,用yīn茎去磨她的yīn部。

磨了一分钟左右,我发现她的yīn部发红了,怕是再磨就要破皮了,我把她的双腿向上伸,合拢,让她的大腿把我的yīn茎夹住,我就这样抽着,大概两三分钟,就射了,都射在她的肚子上和胸上。

她很奇怪地看着那些jīng液,“老师那是什幺?”“是精子?”“精子?干吗的?”“你来月经了吗?“前几天来过了。

”刚才没插进去真是可惜,不过有的是机会。

“你们女孩子来月经就是排出你的卵子,只有女人的卵子和男人的精子结合在一起就能生出孩子。

”,我们穿好衣服出来,天已经渐渐暗下来了,我说,“春琳,老师送你回家吧?”“不用了老师,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接着就蹦跳着回家了。

接着是星期六,没有上课,学生们都要陪着父母下地干活,到中午才回去做饭吃饭,我閑来没事,跟小花在村里溜达,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突然看见陈老大捧着包什幺东西正快步往家里走,我们就跟了上去。

小花边走边说陈老大家的事,陈老大和一个十五岁的女儿生活,几年前他老婆受不了穷,跑了。

十年前一次发烧让陈老大的女儿成了傻子,村里人都叫她傻妞。

跟着就到了陈老大的家,他一进门便把门关上了,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吃的,吃的”的声音,我和小花趴在门缝处朝里面看,小花刚想跟我说什幺。

我“嘘”一声制止了她,只见陈老大将一张破草席铺在地上,一个胖胖的女孩子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吃着个小野果,那肯定是傻妞了。

陈老大走过去,将傻妞拉到席子边,把她的裤子向下一拉,脱掉傻妞的裤子,傻妞的屁股朝着我们,很肥,也很白傻妞习惯了似的往地上一躺,两腿一开,嘴里还不断地吃着。

从侧面看过去,看不到缝,只能看到隆起洁白的yīn部,没有毛。

陈老大立刻跪在傻妞两腿间,将傻妞的衣服往上一撸,一对馒头大小的rǚ房跳了出来,rǚ房很白,rǚ晕是褐色的,但看不到rǚ头,陈老大两只手用力捏住两个rǚ房,两个rǚ头就被挤了出来,但很小,没有春琳的那幺大,比黄豆小,比绿豆大。

陈老大随便捏了几下,便在手掌吐了口口水,抹在已经勃起的yīn茎上,陈老大的家伙还真不小。

握住yīn茎对着yīn道口,屁股一用力,就进去大半根了,傻妞啊了一声,但嘴里含着东西,没怎幺喊出来。

然后陈老大整个人趴在傻妞身上,动着。

我的手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放到小花的背上,不断得摸着,我一回头,看到小花正红着脸看着我,我尴尬地笑了一下,没等陈老大干完就赶紧拉着小花走了。

我本想拉着小花回去,小花说去帮他爷爷拔草。

我也就跟着去了。

路上我遇到了春琳一家,她爸爸一看到我马上和我握手,那个激动啊。

春琳看到我,脸马上红了,轻声喊了声,“王老师好!”然后他死活拉着我去他家吃中饭。

小花不好意思去,就跟我说了声再见,跑她爷爷田里去了。

我推脱不过,只好去了。

吃中午饭时,我们说了一些家常事,还讲了一些春琳在学校的事,我故意说春琳在学校怎幺好,怎幺是个好苗子,高兴得她爸眼睛眯成了逢,春琳用感激的眼光看着我。

吃完饭春琳的爸爸要下地干活了,他让春琳下午不用下地去了,在家陪我。

我们再躺了一下就起来穿好衣服,我看到席子上有一小块血迹,就和春琳打来水洗干净。

外面热没有出去,家里还有个破电风扇在那里慢慢动着,春琳坐我旁边。

想起刚才陈老大的那一幕,我把持不住了,我一把搂过春琳,春琳吓得一跳,但马上就软下来了,我开始吻她的嘴唇,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动着,春琳也慢慢得配合着我,喘着粗气。

解开她衬衣的扣子,竟然没有穿背心。

右手搂着她,左手不断地揉捏着她的右rǚ,揉捏了数下,我感觉她的rǚ头凸起来了,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的小rǚ头,还不是很能捏得住,我只好捏到rǚ晕处,将rǚ房拉一下,放掉,rǚ房立刻弹回去,春琳便哼哼着。

脱掉她的衣服,我们躺到床上,我将春琳的裤子脱掉,露出迷人的缝,分开她的两腿,缝微微张开,露出了已经充血的小yīn唇,yīn道口流出了不好的液体。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握住发涨的yīn茎对準洞口,但只要我捎捎一用力,春琳就喊疼,可能是没润滑的关系,我学着陈老大吐了一口口水在手上,抹杂guī头上,还真有点效果,整个guī头竟然进去了,但被一层膜挡住了。

我用力一点,春琳就发出了疼的声音,我吻住她的嘴唇,用力一顶,进去了小半根,我也感到有点疼,春琳“啊~~”一声,整个人向后一仰,双腿条件反射地要夹紧,我的yīn茎突然被夹紧,好舒服,差点射了。

春琳两颗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我没有再动,我aì怜地看着她,轻请擦去她的泪水,她不断得喘着粗气,胸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地动着。

等她没怎幺感觉疼了,再慢慢动一下,她一说疼,我就停,这样进一下停一下等我将整根插进去的时候,花了十几分钟了,现在我可以慢慢抽拔着,每动一下,春琳的yīn道都会收缩一下,没抽几下,我就射了,射的时候,我把yīn茎尽量往yīn道深处插,将jīng液都射进了她的yīn道里。

我没有拔出来,趴在春琳身上,春琳问我,她会不会生孩子,我说不会。

我起来,将yīn茎拔出,yīn茎上都是血,一股带血的jīng液流了出来,流到了席子上,我摸着春琳的yīn部,说,“疼吗?”“开始很疼,后来变得有点麻。

”“第一次都这样,以后好了。

以后干就很舒服了。

”春琳躺到了我怀里。

没两分钟我的yīn茎又竖起来了,我让春琳跪趴着,我跪到她后面,双手扶住她的臀部,进行抽拔,已经破了处,再刚才的jīng液在里边,现在抽起来比较顺利,我问春琳还疼不疼,她说不怎幺疼了,我就加快速度,真的好紧,进去还是要用力才行,慢慢地春琳开始迎合着我的动作,接着我们变换一个姿势,我躺着春琳坐到我身上,她双手撑在我身体两边,我的双手托住她的rǚ房,在那抚摩着,我的下身在动,春琳也在动,很快我又射了,春琳还没达到高氵朝 ,我让她平躺着,我用中指插进她的yīn道,我用手指快速插着,很快春琳的一股热液冒了出来,是从引yīn道里流出来的。

黏黏的。

很滑。

我们再躺了一下就起来穿好衣服,我看到席子上有一小块血迹,就和春琳打来水洗干净。

“舒服吗?”春琳不回答,只是红着脸点点头。

“以后有需要就来找老师。

”又是点点头,“真乖。

”我亲了她一下。

洗完后我就回去了。

两星期后的一天下午,天气实在太热了,又是茅草屋,热得人发狂,我建议去树林里上课,学生们一听高兴坏了,平时虽然经常去树林玩,但老师带着去树林上课还是头一回。

其实去树林上课谁都没什幺心情,于是我又建议我们去树林边的小溪里游泳,我们找了处有树荫的,男孩子衣服裤子一脱,抖着小鸡鸡就冲到水里去了,我穿着条内裤也冲了下去。

四年级的四个女生都不大愿意下水,都在水边坐在石头上,脚放进水里,有说有笑,二年级的也脱掉衣服,但没脱裤子也冲了进去。

二年级的6个女生只有79岁都没怎幺发育,没看头。

这时几个调皮的男生对着四年级女生那里扔石头,引发了一场水战,水泼过来泼过去,等到尽兴的时候,女生们都湿透了,他们找了个地方离男生比较远有小树挡住的地方,把湿衣服脱下来,拿去晒,我让男孩子们在那看书,背课文,我就去女生那边看看,我隔着树丛看到她们一群全都赤条条地坐在一快大石头上,我马上蹲了下去,从拨开几张树叶,前面就看得清清楚楚了。

四个已经发育的女生竟然在互相摆弄着对方的rǚ房,那个按这一下,这个又捏旁边一下,还传来银铃般的笑身,小花的是最小的,春琳的是最大的,还有两个差不多,比鸡蛋大些。

这时小花突然蹲在石头上,分开两腿,一股尿液流了出来,尿液顺着石头的纹路,曲曲折折地往下流。

慢慢地小了,然后顺着yīn部流到屁股处,还滴了几滴。

其他小女生也爬上石头纷纷效仿,真是大饱眼福,有个小yīn唇还挺大的露在大yīn唇外面。

其他的都是一条小缝,水从里面射出来。

我握着已经发涨的yīn茎在树丛里套弄着,想像着将这些幼女全部揽入自己的怀中,那是多幺令人愉快的事啊。

想着套弄着,越想套弄速度就越快,突然一个激灵,射了。

下课后大家就都回去了。

晚上吃完晚饭,老村长说出去办点事,要很晚回来,小花正洗完澡穿着背心出来。

他交代小花早点睡。

老村长出去了,我跟小花在灯下备课,温习功课。

突然,“轰~~”一声,整个天亮了一下,没两分钟“哗~~”大雨就来了。

“小花,你爷爷出去要淋雨了,怎幺办。

”“没事的老师,爷爷会在别人家过一夜的,我们这只要路上遇到雨,就可以在附近借住一个晚上。

”“哦,小花,老师要跟你做点研究。

你愿意帮老师吗?”“好啊,什幺研究?”“你知道人是怎幺生出来的吗?”她低着头,有点害羞,不肯说。

“不要怕,这个你上了初中后课文里都会有,老师也只是帮你提前预习一下。

”“真的吗?”“真的,老师会骗你吗。

你就大胆得说。

”“就是男人和女人在床上做,接着女人就大肚子,然后孩子就生下来了。

”“那幺你知道为什幺女人和男人在床上做,女人就会大肚子吗?”“那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我们就来讲解一下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你说女人和男人的区别在哪呢?”“女人没有胡子,还有nǎi。

”“还有呢?”“还有女孩子要蹲着尿尿,男孩子要站着尿尿。

”“这又是为什幺?”“男孩子有小鸡鸡,女孩子没有,站着尿就尿裤子上了。

”,“差不多,刚生出来的孩子就是靠下面的有没有小鸡鸡区别,那叫外生殖器。

到十一二岁后女孩子的rǚ房开始发育,声音变尖,下面尿尿的地方长出yīn毛。

你的rǚ房发育了吗?”她看了看胸前,说“好像是吧,去年开始就慢慢有点变大了。

”“那个老师看看好吗?”她又低头,不语。

我赶紧说道,“老师只是帮你看看,看你发育好不好。

发育不好要得病的。

”“真的吗?”“是啊。

那你把衣服脱掉让老师看看。

”她还真就脱了,我搬了张凳子坐到她后面,洁白的rǚ房,从上看下去,明显凸出来了,我试着用手去握住,但太小,握不住,我只能用大拇指和食指去捏,才能捏住,很有弹xìng,淡褐色的rǚ晕。

可能小,很结实,我指个她看,“那是rǚ晕,中间是rǚ头,生孩子后要给孩子味nǎi。

”我用大拇指和中指捏住小花的rǚ房,看到了她那只有绿豆大小的rǚ头,用食指轻轻抠她的rǚ头,“老师,好氧啊。

”她扭动身体,还咯咯地笑着。

“接下来,我们看生殖器的不同,你只你你下面有几个洞吗?“一个尿尿的洞,还有个屁股洞。

”!“错了,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在哪?”我让她躺在桌子上,拿来一面小镜子,慢慢褪去她的长裤,露出她的小花内裤,裤子是四角的,不是我们城市里看的那种小花三角。

再脱去内裤,洁白的yīn户就展现在我面前,没有yīn毛,很光滑,两块大yīn唇紧紧地闭着,形成一条缝,yīn蒂也被包在里面看不到,伸手去轻轻拨开大yīn唇,大yīn唇软软的,就看到了鲜红的ròu缝,她的yīn蒂比较小,尿道口下面的小洞很是诱人,水水的,手指轻碰一下,还会收缩一下。

分开她的双腿,拿镜子放中间。

“小花,你看下,能看到第三个洞吗?”“看不清楚老师。

”她弓起身子,尽量看镜子,但灯光比较弱,看不清楚。

“那老师刚才动的时候,有什幺感觉?”“有点痒。

”我开始用手指摩擦她的yīn蒂,小花的双腿开始不安分地动着,呼吸有点急促,我将头伏在她两腿间,舌头在她yīn道与yīn蒂之间来回舔着,小花的双腿很自然地夹紧,夹着我的头,身体扭动起来,最里还发出“哼哼”声。

“老师,不要啊,好痒啊。

”我没再舔。

将裤子脱下来,下面已经涨得发紫了。

我拉她的手抓住我的yīn茎,她一碰就缩回去了,我拉过来继续放着,她用手轻轻揉捏了,真的好舒服。

“男孩子长大后呢,声音会变粗,下面的生殖器也变大。

”“老师的好大啊,我看过孟尧的,才小指头那幺点大,老师的好多毛哦。

”“你在过两年也要长毛的。

”“真的吗?我看到春琳就长了一些,但很短。

”“以后会长多变长的,这是基本上每个人都有的。

”我将她抱到床上,我就压了上去,去亲吻她的双唇,用舌头去搅动她的舌头,她呼吸变得急促,胸部也不停地一上一下,我的yīn茎蹭着她的外yīn,亲吻了两分钟,小花竟然用双手抱住了我,我决定晚上就要了她的初夜,不断地用口水去润滑她的ròu缝,她的小yīn唇慢慢地充血了,但还很小,搞了好多口水,她自己肯定也出了不少的水,我决定试一下,我握住yīn茎,将guī头对準她的洞口,稍稍用力,她就喊疼,比春琳反应要强烈,难道真的太小了?我再试一下,两片大yīn唇被分很开了,还有小半的guī头在外面,她又喊疼。

“小花,你忍一下,一下就好了。

”那层膜挡住了,我再用点力,“啊疼”小花喊了一下,大滴的泪水流了下来。

我低头一看,整个guī头进去了,大yīn唇凹进yīn道里去了。

轻轻拔出来,guī头上沾了不少的血,小花的yīn道里也有血流出来,我扒开小花的大yīn唇一看,处女膜已经破了,但还缺少润滑,我趴在小花身上吮吸着她的rǚ房,右手套弄着自己的yīn茎,没两分钟就射了,我将jīng液都集中在小花的yīn道口,让jīng液流进去,没一会进去了一些,我的yīn茎比刚才更坚挺了,我再次将yīn茎插进去小花的yīn道,效果不错,一下就进去了小半根,她的yīn道紧紧地夹住了我的yīn茎,小花还喊疼。

“一下就不疼了。

”“老师,女孩子以后都要这幺疼吗?呜呜”“不会的,女孩子就第一次疼,以后会很舒服的。

”她没再说,我就像跟春琳做时一样,慢慢进,她一喊疼就停,慢慢地整根yīn茎就全插进去了,小花的胸脯一上一下起伏好快,紧紧的yīn道夹得我到了尽头时用力一顶,就受不了,射了。

尽管射了,yīn茎竟然没有完全软掉,还半硬在那里,我不管怎幺样,就半硬半软地慢慢抽拔着,射进去的jīng液好多被挤出来。

“还疼吗?”“有点麻麻的。

那就对了,以后会更舒服。

”一分钟后,yīn茎又坚挺起来,现在动作幅度可以大些,但我还不敢用大力,毕竟才刚刚破掉,还是小孩子。

就这样做了四五分钟,我又射了。

我无力地躺在床上,将小花紧紧地搂进怀里,她像只小猫一样缩着身体,我用舌头添去她脸上的泪痕,一只手还在揉捏着她的rǚ房。

我起来拿毛巾将床上的血迹也jīng液擦干净,小花则躺在床上,我去擦她的yīn部,红红的有点肿了,有不少的血迹。

我轻轻按了按。

“还疼吗?”“恩。

”她点了点头。

“以后就好了。

没事。

”我搂着她摸着她那刚发育的rǚ房,睡着了。

(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