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冰冰爸爸妈妈叫女儿做爱

冰冰爸爸妈妈叫女儿做爱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叫冰冰,今年已经18岁了。

我之所以要讲我和爸爸的事情,因为我对父亲的感情是很难用其他方式来表达的。

小时候,每个晚上我都会要父亲来我的床前和我说说话,搂着我,让我在他宽厚的怀抱着熟睡,还不停地摸我的下麵,摸的我好舒服。

当我慢慢大了以後,父亲对我这样的亲昵就慢慢的少了,让我好失望。

   其实我也明白是为什么,始终是男女有别,所以有时候我在洗澡时摸到我那双发育得很好的rǚ房会暗暗生气,恨它们为什么会长大,让我不能再得到父亲的拥抱。

我 12岁的时候,有一次,我晚上上厕所,听到爸爸妈妈卧室裏有奇怪的响声,便偷偷走到他们的门口,往裏一看,爸爸正骑在妈妈身上,身体快速地前後运动,妈妈的下麵传出:“咕唧、咕唧”的响声,妈妈不停地呻吟,好像很舒服的样子,我看的心惊ròu跳,赶快回到床上,感觉我下麵湿湿的,一摸粘粘的。

从那次之後,我晚上经常会留意爸爸妈妈卧室的动静。

有几次都是在半夜,我听到有喘息声,就悄悄的侧起耳朵,   熘到爸妈的卧室门口,听裏面的声音。

听的时候我总是非常兴奋,唿吸急促。

每次偷听以後,我就忍不住把衣服脱的光光的,裸露的躺在床上,手慢慢的从胸部向下移到私处。

一手轻轻揉搓着挺拔的rǚ房,一手玩弄着粘粘的yīn部。

弄着弄着,我的nǎi子觉得越来越挺拔了,rǚ头也鼓鼓的粉红色状,很是可aì。

我用手指慢慢挖弄着私处,觉得流出了更多粘稠的液体。

我很兴奋不断的玩弄着,手指还不时地深进去一点点。

   不过因为我还是处女,所以就停在快碰到处女膜的地方来回玩弄。

突然觉得有东西要流出来的感觉,接着一股一股的yín水流了出来。

流到手指、大腿、床单都是。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想让爸爸来摸摸我,像他弄妈妈那样弄我..可一直没有机会。

在我14岁的时候,一天机会终於来了。

那是我们开学不久,学校运动会後,我中午满身的汗水跑回了家,就急不   可待的沖了浴室。

妈妈正好没有回来,只有爸爸在家。

   我在温暖的水下享受那种惬意的感觉时,我想:“何不今天让爸爸再摸摸已经14岁的我呢?他也许会像弄妈妈那样弄我的。

”   我知道父亲正在客厅看电视。

我便叫道:“爸爸,你快来!给我擦一下背,都是汗水好难受哦!”   “哦!”父亲答应了一声。

浴室的门一下被推开了,是父亲!他立刻怔住了,他显然没想到我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还是我首先打破那种尴尬,说:“爸,快给我擦呀!”   爸爸拿起了毛巾开始为我擦拭着,我感觉得到父亲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但他还是继续着给我擦拭,当他的手落在我的屁股上的时候,他的动作显得很慢很慢。

   “冰冰,你越来越像你妈妈了!”父亲的声音透出一种奇怪的情绪。

   我几乎是不加思索地说:“爸爸,你以前也给妈妈这样擦背吗?那你就把我当做妈妈吧!”   爸爸的手什么时候丢下了毛巾,我也不知道。

他开始用他的手慢满的抚摸着我的背和脖子,一只手滑下到我的屁股沟中。

   当他的手指触到我的yīn户时,我很是兴奋!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父亲的手指让我感觉很舒服!这时候父亲的唿吸有点沉重了,他已经用手握住了我的rǚ房,我整个人都是靠在父亲的怀裏了,他轻轻的揉搓着我的rǚ房,小小的rǚ头已经变得硬硬的了。

   “我的乖女儿长成了一个美丽的女人了!”父亲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有些梦呓般的说:“我是爸爸的乖女儿,是爸爸的美丽女人..”   十四岁的我,对xìng已经有点朦胧了,但我知道我很喜欢父亲这样的抚摸。

   父亲把我放在抽水马桶盖上坐着,他蹲在我的身前,把我的一只rǚ头含在了嘴裏,rǚ头上传来的感觉,就好像电流般的刺激着我稚嫩的身体,他慢慢的亲吻下去,直到我的腿间。

我的yīn户上刚刚长出几丝稀疏的毛,让我觉得不好意思,但此刻我听见父亲的那种恍惚的声音在说:“哦!简直和你妈妈一模一样的啊!”   “爸爸,妈妈也是这样的毛吗?”我有些好奇的问他。

   “是的,你的妈妈也和你一样,只是你还很少,她有很多很多..”说着,父亲低头去亲吻我的yīn户。

 我一下觉得好紧张,但我没有拒绝;我那时候从同学的口裏,就知道男女之间有“口交”的这回事了。

   父亲的舌头慢满的把我yīn唇分开,然後把舌尖伸进了我的yīn道中,娇嫩的yīn道在他的舌头舔舐下变得湿润,我感觉   一股股的热流往下涌去。

他把我抱到卧室裏,让我躺在床上,继续摸我,经过长时间的挖掘之後,我的yīn唇像花瓣一样张开来了,花蜜也渗透出来。

   我受不了啊!”我只想这个时刻能永远停驻,让这种快感延续100年..而现在我又有了另一种更炽热的沖动,我十分期盼着他的jī巴插进我的小屄屄裏去。

他把我两腿叉开,那裏早已湿润了,他用手把两片yīn唇掰开。

他毫不客气的扶正yáng具,对準我的嫩屄眼,一下子插了进去。

   虽然yīn道裏已十分潮湿,充满了黏黏的aì液,我的下面仍感到一阵轻微的疼痛。

他停了一下,开始慢慢的抽插.开始时我只感觉下体很涨,还有些苏痒。

但到後来只感到一阵阵的快感,我根本憋不住,yín水一波波地向外流,爸爸的抽动显得比刚才滑畅。

嗯..好多了!...我能快点吗?”爸岔爸温柔的问。

   我不由自主的说:“爸,你可以再快一点,再重一点..我要你快快的动啊!”这时爸爸便开始飞快的抽送动作。

   啊..嗯..啊..哦..啊..”我终於忍不住叫了起来。

“嗯,舒服吗?”爸爸轻声问。

   “嗯..啊..我好舒服啊!”我的下麵有些酸,又有些胀,那感觉是难受又说不出的美畅..这时就只听到我的屁股和爸爸身体某部分击打的“啪啪啪”声。

   我感觉他越来越勐了,最後勐勐的抽送了几下,也是我感觉最舒服的几下,我感到他的jī巴在我的yīn道裏更为涨大、跳动..我也感到一阵从没有过的轻松,说轻松还不如说是舒服吧!   他用力的抱着我,我也用力的抱着他,亲吻着,他整个人都瘫软的压在我身上。

   那是我和爸爸的第一次。

那次後,我们曾有过好几次短暂单独相处的机会,每次爸爸都会把握时机,迅速褪去我的全身衣裤,抚摸、吮吻我的全身,然後便激情的和我做aì。

   只是我俩能单独相处的机会不多,每次的时间也极为有短暂,而且还担心妈妈的不速出现,所以都不能无忧无虑的尽情欢媾。

   机会终於来了。

这天吃晚饭时,妈妈突然说,她的几个老朋友约她一起到外地旅游,大概要一个星期,自己拿不定主意,想问问爸爸和我的意见。

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喜讯,我欢喜的快要晕过去了,想必爸爸的心情也差不了多少。

   我和爸爸开始极力的怂恿妈妈去旅游。

妈妈犹豫了半响,总算下了决心。

   妈妈又问我想不想去?我自然是不想去的,便撒谎说,想在家好好温习功课。

   妈妈没有勉强我,反而夸我懂事,知道学习了。

最後妈妈仍是有些担心爸爸照顾不好我的饮食起居。

   爸爸微笑着拍拍我的头,一语双关的对妈妈说:“你就放心去玩吧,我会好好的照顾好女儿的。

”   爸爸开车送妈妈去火车站和朋友会合,我则留在家裏,既兴奋又焦急的等待着爸爸快些回来。

   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我都可以爸爸无拘无束的在一起!还有什么能比这让我高兴的事呢?!这是我多少天来梦寐以求的。

   天哪!我不是在做梦吧?咦?怎么爸爸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我胡思乱想着,坐立不安,心急的在房间裏来回的转着圈。

   快到中午的时侯,终於听见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爸爸回来了。

我赶紧将爸爸迎进来,迫不及待的飞入了爸爸的怀抱。

   我刚张开嘴,还没来的及说话,就被爸爸的热吻堵住了,我们蜜吻了好久才分开。

   我娇声问道:“爸爸,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我都要急死了。

”   “我也想快点回来,好好疼疼我的骚女儿。

但是碰到塞车了,所以才回来晚了,让冰冰等急了。

”   “妈妈说要你好好照顾我,爸爸,你也亲口答应了,可不许赖帐喔!”我向爸爸撒着娇。

   “爸爸当然不会赖帐,我已经到公司交待过了,这个星期放假,可以天天陪着我的冰冰,这样总满意了吧!”   我听後亲了爸爸一下,高兴的说道:“这是真的吗,爸爸,你太好了。

”   “好了,爸爸现在要履行诺言了,开始好好的‘照顾’你了。

”   爸爸抱起我,向他和妈妈的卧室走去。

我温顺的依偎在爸爸怀裏,心裏特别的激动,这是因为我还从来没有过在爸妈的大床上做aì,今天终於可以在这么宽大的床上玩乐了。

   爸爸把我轻轻放到床上,然後开始脱衣服,我却不知怎么了。

一直盼望着这个时刻的到来,可当这一刻已在眼前时,我却有点不知所措了,只是红着脸呆呆的看着爸爸。

   爸爸很快就脱光了衣服,看我没有动,便笑着问道:“冰冰,你怎么了?还不好意思呢!我都脱完了,该你了。

”   我这才明白爸爸要我自己脱衣服,便羞红着脸,慢慢的宽衣解带。

   因为以前几次都是爸爸主动的脱去我的内外衣裤,不曾自己在爸面前除下衣服,今天要自己一件件的脱,还真有些害羞。

   爸爸坐在床边,津津有味的看着,还不时的拿起我脱掉的内衣内裤放在鼻子上闻着。

   不一会我也脱光了衣服,见爸爸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身体,便羞涩的藏进爸爸的怀裏。

爸爸按住我的rǚ房,轻轻的揉着,一边问我:“你今天是怎么了,冰冰,和爸爸又不是第一次,还这么害羞。

记住,这个星期裏,我们一定要把所有的不安和烦恼都抛到一边,全身心的投入,这样我们才能玩得开心、尽兴。

懂了吗?”   我红着脸,眨着大眼睛,向爸爸点点头。

   爸爸抓起我的手指,轻轻的按着粉红的rǚ头,说道:“你的nǎi子太迷人了,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流口水的。

乖女儿,你的nǎi子好像比以前又大了些,你自己摸摸看。

”   我摸了摸,觉得rǚ房实比以前丰满了许多,而且更加的柔嫩细滑,我想这和爸爸和我经常的揉搓抚摸分不开吧!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便问道:“爸爸,你是喜欢我的nǎi子多一些呢,还是喜欢妈妈的nǎi子多一些?”   这个问题似乎让爸爸很为难,他挠挠头,想了一下才说道:“其实你和妈妈的nǎi子我都非常的喜欢。

你还在发育,所以nǎi子没有妈妈的大,rǚ头也小一些,但是要比妈妈的nǎi子坚挺。

除此之外,我也分不清更喜欢你们中间的哪个。

”   爸爸用手玩了会rǚ房,低下头啜住我的rǚ头吸吮起来,还不时的用舌尖轻柔的舔着。

还用手在我的大腿上摩挲着,最後按在我的小屄上扣弄起来。

我浑身酸软的靠在爸爸怀裏,不住的轻哼着。

   可爸爸老是进攻左rǚ,却把我右边的rǚ房冷落了,我有些不满的嗔道:“爸爸,你好偏心呀!”   爸爸没有反应过来,疑惑的问道:“爸爸怎么偏心了?”   “你当然偏心了,要不然的话,爸爸为什么总是亲左边的,难道我右边的nǎi子不好玩吗?”   我发情的揉弄着右rǚ,噘着嘴,向爸爸抗议着。

   爸爸才恍然大悟,笑着说:“冰冰,你现在的样子,爸爸好喜欢。

好!爸爸认错,马上改正。

”   说完,爸爸便又玩弄起我右边的rǚ房,同时也用力的揉搓着左rǚ。

   我感到很舒服、很兴奋,扭动着身子,伸手按住爸爸的头,希望爸爸更大点力气。

爸爸看我已经动情了,便把手指捅进了我的嫩屄,在屄眼裏不住的挤压转动,在这强烈的刺激下,我的yín水更是止不住的向外洩着。

   爸爸看我坚持不住了,便坐起来,把我按倒在床上,压住我的大腿,将铁硬的jī巴插入我的湿淋淋的小屄,狂野的抽插起来。

 这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使我的大脑已被巨浪般的快感所占据,只想着大ròu棒更深,更狠的插入我的小屄。

   爸爸又插了几百下,终於射了精。

   经过这一番惊心动魄的大战,我们都没了力气,只是微笑的看着对方。

过了许久,我才觉得有些精神了,趴到爸爸身上,不停的亲吻着爸爸,柔声说道:“爸爸,你今天好威勐呀!插得小屄好爽、好舒服。

咱们再开始吧,我又想要了。

”   爸爸抚摸着我的屁股,笑着说道:“好女儿,你今天也不差呀。

在床上,越来越像你妈了,像个小yín娃。

不过,爸爸现在还不行,还要再等一会。

”   “为什么现在不行?我可等不及了。

”   “你瞧爸爸的jī巴,被你欺负得都抬不起头了,怎么和你玩呀?”   我一看,见爸爸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大ròu棒变得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生气,我连忙握住爸爸的ròu棒,用力的揉捏。

ròu棒变硬了一些,可是还是离最佳状态差的很远。

   我有些着急了,噘着嘴看着爸爸,问道:“爸爸,有什么办法能让jī巴快些长大?”   “当然有办法啦,只要乖女儿肯为爸爸口交,那么爸爸的jī巴很快就会长大了。

”   “口交?”我疑惑的问道。

我原以为“口交”仅是指男人用嘴舌舔弄女孩的屄。

   “口交就是你用嘴吸爸爸的jī巴,你一定看过妈妈吸我的jī巴,就是那个样子。

”   我听了不由羞得红霞满面,用力的捏了ròu棒一下,娇嗔道:“爸爸,你好坏喔!”   “好女儿,你就让爸爸爽一爽吗,爸爸可是经常舔你的小屄呀!”我红着脸摇摇头。

   爸爸续劝道:“来吧,乖女儿。

要知道妈妈是最喜欢舔jī巴的。

来吧,试一试,你一定会喜欢的。

”   看着爸爸盼望的眼神,我有些心软了,便探过身子,握住ròu棒搓弄了几下。

张开小口,将爸爸的ròu棒含在嘴裏。

   爸爸的ròu棒虽然还没有勃起,但是仍把我的小嘴塞的满满的,使我的唿吸都有些困难了。

   我却不知下来该怎么做,便睁开眼看着爸爸,发现爸爸正紧闭着眼睛,张着嘴低声的呻吟着,满脸的陶醉状。

   我回想起妈妈给爸爸口交时的样子,便学着用小嘴上下套弄着爸爸的ròu棒。

   果然很快爸爸的ròu棒在我的嘴裏不断的变粗变硬,我的小嘴快要撑破了,巨大的guī头不断的顶在我的嗓子眼,使我几乎要窒息了。

   随着大ròu棒在我的小嘴裏来回的进出,我突然产生了一种莫明的沖动,更加用力的套弄起来,并很自然的用嫩舌舔着。

   我越吸越兴奋,爸爸不住的发出粗重的呻吟,有些语无论次的叫着:“啊..冰冰..你学得真快..弄得..爸爸好舒服啊..再在快些..对!就这样..用舌头..用力舔guī头..啊..”   此时爸爸的ròu棒已经变得非常的粗大和坚硬,我用了最大的努力,可是小小的嘴巴只能勉强的塞进guī头和一小截ròu棒。

   慢慢的我摸着了一些口交的窍门,动作也熟练了很多。

我像吃棒棒糖一样不停的舔着guī头,甚至恶作剧的用牙轻的咬着,不料却使爸爸更加的兴奋。

爸爸兴奋喘息着,并按住我的头,以便让ròu棒更深的插入我的小口。

   “原来口交也这么刺激、好玩,jī巴在嘴裏不停的变大,变硬,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怪不得妈妈那么喜欢舔爸爸的jī巴。

”   我一边吸吮着爸爸的ròu棒,一边想着。

应该承认,仅仅这一次口交,便让我深深被它迷住了。

我越吸越带劲,整个ròu棒都被我舔的油光发亮,煞是好看。

   爸爸忽然拍拍我的头,示意可以了。

我虽然还没过瘾,但此时小屄也变的骚痒难耐了,便又亲了一下guī头,才坐了起来。

   我意犹未尽的抹抹嘴巴,爸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爸爸笑着把我搂到怀裏,揉摸着我的rǚ房,说道:“冰冰,爸爸的jī巴味道不错吧?我早说你会喜欢上的,你刚才吃jī巴时的样子真像个小yín女。

”   “谁说我喜欢了?”我红着脸,狡辩着:“要不是爸爸硬逼着,我才懒的吸你的又脏又臭的jī巴,刚才把人家的牙都碰痛了。

”   “好,既然你这么讨厌爸爸的jī巴,那么爸爸就不插你的小屄了。

”   我一听就急了,用拳头打着爸爸,生气的说道:“爸爸,你好坏,说话不算数。

看我等妈妈回来,说你不好好照顾我,还..还欺负我。

”   “好了,冰冰,别闹了。

爸爸跟你开玩笑呢!看你还当真了。

快躺好,让爸爸插你的小浪屄。

”   我此时真的很需要了,便立刻按照爸爸的要求,侧身躺好。

爸爸抬起我的一条大腿,先用手揉了揉yīn户,接着便把大ròu棒狠狠的插入了我的小屄,快速的插这一次爸爸更加的神勇,连续肏了我快一个小时,换了几种姿势,才在我的小屄裏灌满了热浓的精煳。

   在这长久的欢娱过後,我和爸爸都已精疲力尽了,没多久,我们都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发觉夜幕已经降临了。

   爸爸不知什么时侯起来了,我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回味着下午和爸爸的激情大战,不禁又兴奋起来。

   这时只见爸爸腰间围了块浴巾,走了进来。

我问他干什么去了,爸爸笑着拍拍我的屁股,说道:“玩了一下午,身子都脏兮兮的。

我已经把水放好了,咱们先洗个澡,再吃饭,怎么样?”   听爸爸说要和我一起洗澡,我很兴奋,同时又有些难为情,毕竟我已经有很多年没和别人一起洗澡了。

   我娇羞的点点头,说:“好吧。

”   爸爸把我抱起来,微笑的说道:“冰冰,还脸红呢。

又不是第一次了,要知道你小时侯,爸爸可是经常给你洗澡啊!”   我们来到浴室,爸爸把我放进宽大的浴池裏,自己也坐了进来。

浴室裏水气迷漫,水也很热,我的脸更红了。

   爸爸凑过来,说要给我洗身子,我还有些不习惯,羞红着脸躲闪着,连说“不要”,但还是被爸爸捉到了怀裏。

   我羞涩的挣扎着,却被爸爸挠着我的腋下,痒得我不停的娇笑,只好向爸爸求饶。

   “好女儿,这样才乖嘛。

”爸爸刮刮我的鼻尖,笑迷迷的说道。

   我温顺的靠在爸爸怀裏,任凭着爸爸的大手,清洗着我身上的汗渍和做aì时流下痕迹。

   爸爸很温柔,很细心的在我柔嫩的肌肤上搓洗着,然後再用浴液在我的脖颈、双rǚ、小腹以及後背上均匀、细緻的涂抹,并来回的揉摸着。

我觉得非常的舒服,rǚ头不觉又硬了起来。

   爸爸也看出我已经动情了,便玩弄起我的rǚ房来。

涂满rǚ液的rǚ房更加的柔滑,在爸爸的大手裏像泥鳅一样不停跳动,这更使爸爸xìng趣大增,最後索xìng把脸贴在我的rǚ房上,来回的蹭着。

当爸爸抬起头时,满脸粘满了rǚ上的香皂液,看的我“噗哧”笑了起来。

   接着爸爸又让我坐到浴盆沿儿上,分开我的双腿,清洗着我的小屄。

   爸爸翻开yīn唇,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柔嫩的屄ròu,还时不时的用舌头舔着。

   我被爸爸这一挑逗,不禁欲火上升,yín水不住的向外流着。

最後我又翘起圆圆的屁股,让爸爸把浴液抹在大腿、屁股上,甚至屁眼也被爸爸涂满了,爸爸又拿起莲蓬头,把我的身子沖洗干净。

   终于洗完了,爸爸坐在水中仔细的打量着沐浴後的我,看得我有些难为情,连忙把身子躲到水中。

   “冰冰,你洗完了,现在该轮到你为爸爸服务了。

”   “爸爸,你坏死了,变着法的捉弄我。

”虽然我嘴上抗议,但心裏觉得这样挺好玩的。

   我来到爸爸身边,拿起洗澡巾,开始给爸爸擦洗身体。

   我的rǚ房随着身子的移动,在胸前荡来荡去,不时的碰到爸爸的身子。

每一次肌肤相亲,我都感到浑身苏麻的,有种触电的感觉。

 终于该洗爸爸的ròu棒了,不知什么时侯它已经又变的又粗又壮了。

我把浴液倒在手心里,然后握住ròu棒揉搓起来。

不一会,爸爸的ròu棒便越翘越高、越来越硬,我的小手都几乎抓不过来了。

   爸爸被我弄的很舒服,大手从下麵握住我的rǚ房抚弄着,不时满足的轻哼着。

   我细心的洗着爸爸的ròu棒,连冠状沟内的污垢都不放过。

接下来我又开始把目标转到yīn囊,轻柔的握着,感受着两颗睾丸在手心里不住的转动。

这直接的刺激让爸爸更加兴奋,不由的加重了揉捏rǚ房的力度,搞得我也不住的呻吟起来。

   爸爸喘着粗气突然站了起来,让我转过身子。

我明白爸爸又想要了,便听话的趴在浴池边上,翘起浑圆的粉臀,等待着爸爸的插入。

事实上,经过刚才一番挑逗,我的欲焰也变得火烧火燎了。

   爸爸一手扶住我的屁股,一手握住ròu棒,对準湿淋淋的小屄,”噗”的一声便连根捣了进去。

   由於ròu棒上涂满了浴液,所以特别的滑熘,在我的小屄内畅通无阻的进出着。

   爸爸的力度不断的加大,我娇小的身子被冲击的东摇西晃,双rǚ在身下像吊瓶似的荡来荡去。

   我不住的娇吟着,忍不住腾出一只手来用力的抓着rǚ房,拚命的向后耸动着屁股,好让爸爸的大ròu棒能更深的插入。

   我们的动作越来越快,身子扭动像弹簧一样。

浴室中,我发浪的呻吟声、爸爸低沉的唿吸声,交织在一起,在迷漫的水雾里迴旋着,一派yín糜的景像。

爸爸不知疲倦的姦yín着我,似乎要把所有的激情渲洩到我的小屄里。

   我的腰都站酸了,可爸爸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我只好努力的支撑着。

   终于爸爸压抑已久的激情爆发了,他紧紧的贴着我的身子,双手用力的抓着我的rǚ房,把火烫的白色欲火喷射到我的体内。

   我酸软无力的倒在爸爸的怀里,而爸爸半软的ròu棒还留在我的小屄里。

   爸爸无限怜aì的吻着鬓角上的汗水,温柔的按摩着我仍兴奋着的身体。

   过了一会,我感觉到爸爸的ròu棒又变硬了,而经过连番恶战的我,已经是又累又饿,无力再战了。

   我有些害怕的问:“爸爸,你今天太厉害了,是不是又想要了,可我..”   爸爸明白了我的不安,微笑道:“爸爸今天真的太高兴了,不过现在的有些饿了。

咱们先吃饭吧,饭后再玩吧!”   我红着脸,点点头,我们又把身子擦洗干净。

离开浴室,一看表,吓了我一跳,原来我和爸爸在浴室里呆了快两个小时!我们已经有半天没有吃东西了,可是妈妈不在家,只好自力更生了。

   经过一番手忙脚乱的折腾,总算烧好了几个菜。

可是一尝,爸爸和我都皱起了眉头。

原来不是这个菜没放盐,就是那个菜烧煳了。

但我们实饿极了,吃起来也都是狼吞虎嚥的。

   吃罢晚饭,觉得精力恢复了许多。

我和爸爸赤身坐在客厅里说笑着。

   爸爸轻抚着我有些红肿的yīn户,说着一些黄色笑话。

逗的我双颊绯红,吃吃的娇笑,小屄又开始发热了,不时的流出yín水。

   爸爸问我:“想不想看A片?”   我疑惑问:“什么是A片?”   爸爸笑着说:“很好看的。

”便走进卧室,很快拿来一盘录影带,插入录影机,放了起来。

   我看了几分钟,便已经是脸红耳热了,原来A片就是黄色录影带,我以前只是听说过。

   我有点好奇,但也有一些难为情,但在爸爸的劝说下,我只好红着脸看下去。

   这部片子主要是描写一个午夜色魔,在一幢大楼里出没,伺机强暴单身的女子。

   片中那些火辣的xìng交场面让我大开眼界,感到非常的兴奋,紧张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爸爸则在一旁边讲解,边抚摸着我的rǚ房,还牵过我的手套弄着他已经勃起的ròu棒。

   不知不觉中片子就看完了,可是我还沉禁在那香艳刺激的镜头里。

   爸爸关掉录像机,站在我面前,翘起的ròu棒在我的眼前晃动着,我看了爸爸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握住ròu棒,塞进口中。

爸爸的ròu棒在我的小嘴里不断的膨涨着,我觉得刺激极了,用力的舔着。

但爸爸的ròu棒相对我的小嘴太大了,我用尽全力也只能含住三分之一。

於是我便把ròu棒从口里移出,在外面一点一点的舔吮,连根部也都细细的舔过了。

爸爸对我的进步显的很满意,一边享受着我的口交,还不时替我梳理着散落在我眼前的头发,这样还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口交时的表情,我想当时我的神情肯定yín荡极了。

想到这些,更让我产生了一种莫明的兴奋,我越来越大胆放纵的挑逗着爸爸的ròu棒,还不时的抬头娇羞的看着爸爸的反应,甚至还抽空抚摸爸爸的屁股。

   爸爸也毫不示弱的伸手揉捏着我饱涨的rǚ房,搓弄着已经发情翘起的rǚ头。

经过爸爸的一番挑逗,使我的欲火高涨起来。

我一边舔着爸爸的ròu棒,一边分开双腿,露出已经泛滥成灾的yīn户。

我已经顾不上难为情了,用手指分开yīn唇,用力的在小屄里戳弄着。

爸爸也是非常亢奋了,ròu棒已经勃起到到了极点。

爸爸按住的我的头,开始快速地让ròu棒在我的嘴里抽插着,似乎把我的小嘴当成了小屄。

每一次ròu棒几乎都插到我的喉咙里,我这时只能被动的让粗大的ròu棒在我嘴里迅速的滑动着,感到唿吸都变的困难了。

   眼前的情景让我很快的联想到刚刚看过的那部A片,片中的那个色魔不正是这样强暴过一个少女吗?而爸爸此的样子和那个色魔也差不了许多。

   慢慢的,我觉得自己仿佛成了那个片中被凌辱的少女,正在被色魔肆意的强暴着。

   真是太刺激了!我使劲的揉搓着rǚ房,嘴里不住的呜呜的叫着,体会着被强暴的快感。

   爸爸把我搂在怀里,微笑着说道:“冰冰,爸爸的jīng液好吃不好吃呀?”   我白了爸爸一眼,佯怒道:“还好吃呢,难吃死了!爸爸,你太坏了,事先也不说一声,我的舌头都要烫坏了。

”   “好了,爸爸知道错了。

不过你还不知道男人的jīng液可是一种滋补养颜的佳品,你们女孩子经常吃的话,皮肤会变的又白又嫩的。

”   “净骗人,我才不会信呢!”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不过事实上的是这样的,你可以去问妈妈。

”   “你明明知道我不敢去问妈妈,当然也就不会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了。

”   “算了,冰冰,你这张嘴太厉害了,爸爸说不过你,咱们接着玩吧!”   我握住爸爸的ròu棒,调皮的问道:“爸爸,你想怎样玩我呢?”   爸爸挠挠头,说道:“我还没想好,好女儿,你先让爸爸的jī巴放到你的小屄里,咱们再一起慢慢想。

”   我想这样也不错,便起身面对着爸爸,一手扶着ròu棒,对準屄眼,慢慢的坐下,爸爸的ròu棒便很顺利的滑进了湿润的小屄。

   我搂住爸爸的脖颈,轻轻的摇着圆臀,让爸爸的ròu棒磨擦着敏感的屄壁,撩拨的yín水止沿着屄缝不住的渗出。

   我只觉得内一股热流涌动,如春波荡漾,不禁粉腮泛起红晕,一双俏眼水汪汪。

爸爸扶着我的纤腰,也默默的望着我,那双乌黑的眸子里透出的是无限的慈aì和满足。

   突然见爸爸却叹息的摇着头,这令我疑惑不解,忙问道:“爸爸,你怎么了?好好的,叹什么气嘛?”   爸爸抚摸着我的脸颊,过了半晌才说道:“没什么,冰冰。

爸爸刚才突然想到虽然现在我们还能在一起玩乐,但终究有一天你会离开爸爸,投到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一想到这些,我就有点难受。

冰冰,你说爸爸是不是有些自私?”   我没有马上明白爸爸的话,但听说我和爸爸要分离,心中非常的担心。

   便用力的夹紧爸爸的ròu棒,双臂牢牢的抱着爸爸,好像怕爸爸立刻就要从我身旁消失似的。

天真的说道:”爸爸,你放心,我只会aì你一个男人的,我要一辈子都陪着你,只让爸爸一个人玩,哪也不去。

”   爸爸听了非常的感动,笑着捏了捏我的鼻子,说道:“傻孩子,这是不可能的。

我们毕竟是父女关系,等你长大了,你还是要嫁人的。

那时侯,只要你没有忘了爸爸,有空了回来看看,爸爸就心满意足了。

我那未来的女婿也不知道前世积了什么功德,真有好福气,能娶到我这么美丽的女儿。

”   我这才明白爸爸的意思满脸娇羞的倒在爸爸的怀里,撒着娇道:“爸爸,你都说些什么呀。

我不要嫁人,就是嫁也要嫁给爸爸。

”   爸爸笑着摇摇头,说道:“那样爸爸岂不是犯了重婚罪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

不过还好,至少在出嫁前,你还是属于爸爸的。

我会好好的疼你的。

快坐起来,让爸爸再干你的小yín屄。

”我按照爸爸的吩咐直起身子,爸爸扶住我的屁股,让我慢慢的躺到沙发上,这期间爸爸的ròu棒一直留在我的小屄里。

   爸爸低下身,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

我微睁着俏眼,望着在我身上一起一伏的爸爸,配合着ròu棒的进出,时紧时松的收缩着小屄,好让那美妙的感觉更深些、更浓些。

   爸爸这次不在像以前那样狂风暴雨般的进攻,而是如微风细雨般的柔和。

大ròu棒在ròu屄里徐徐的滑动,时深时浅的抽动,坚硬的guī头细细的亲吻着小屄内柔嫩的壁ròu。

   爸爸的手也没闲着,不停的玩弄着我的rǚ房。

我已被爸爸搞的欲火中烧,轻晃着娇躯,从鼻中发出柔美的轻哼。

   爸爸突然又停止了动作,让我坐起来,让我来套弄ròu棒。

我对爸爸的话言听计从,便扶着爸爸的肩膀,款款的摇动着圆臀,让粗大的ròu棒在我的体内自如的进出。

爸爸捧起我的脸庞,仔细的吻着。

从额头吻到眼睑,再沿着娇小的鼻樑,亲吻着诱人的樱唇。

我不由自主的便探出香舌,立刻就被爸爸含在嘴里,用力的吸吮着。

   过了好久,爸爸才放过我的舌头,轻轻的捏着我的rǚ头,微笑的说道:“冰冰,爸爸现在真的越来越aì你了。

你还记得第一次和爸爸做aì时的情景吗?你还是那么的难为情,害羞,瞧现在你的样子,像个小yín女。

”   “爸爸,别讲了吗。

连亲生女儿都不放过,那有你这样当爸爸的。

还这么耍笑人家。

你再说,我不跟你玩了!”我嘴上虽然羞嗔的抗议,但下身还在不停的动作着。

   爸爸也用双手按住我的屁股,用力的揉捏着丰腴的臀ròu。

同时仍跟我调笑着:“好女儿,这样玩才有趣吗。

那次插屄时,你还一直担心爸爸的大jī巴会把你的小嫩屄插坏,现在还怕不怕了。

跟爸爸玩了这么多次屄,冰冰的嫩屄还是那么紧,夹的jī巴好舒服,爸爸都不想拔出来了。

”   我於是又用力的把小屄再夹紧些,yín浪的说道:“既然爸爸这么喜欢我的屄屄,大jī巴就别拔出来了,我们永远都这样,做个连体人,好不好?”   爸爸高兴的把ròu棒在我的屄里顶了几下,幽默的说道:“那样好是好,可是上厕所怎么办?也出不了门了。

”   “那我们可以..”我却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撒娇道:“好了,爸爸,人家都被你搞晕了,不说这个了。

”   说话时我仍不停的耸动着屁股,爸爸的ròu棒在我的桃源洞里进进出出。

可毕竟我年少力薄,没过多久就已经香汗淋淋了。

同时我也觉得这样很不过瘾,便小声央求道:“爸爸,我没劲了,还是你来插我好啦!”   “冰冰,你这样求爸爸可不行,大声些,再yín荡一点,要像个小yín妹,这样爸爸插起屄来才会更兴奋,你才会更爽。

”   爸爸满脸yín笑的说着。

我此时已是欲火难抑了,心里只想着让爸爸用大ròu棒用力的肏我的小屄,女孩家的羞涩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几乎想也没想,便yín荡的大声说道:“爸爸,冰冰的骚屄好痒,好浪,求爸爸用大jī巴狠狠的插冰冰的小浪屄,肏死你的骚女儿。

好爸爸,这样总可以了吧?”   爸爸听了我的话,有些惊讶,但随即便笑着说道:“好冰冰,爸爸没有白疼你,来,让爸爸好好的肏你的骚屄。

”说完爸爸便起身,把我压在身下,大力的抽插起来。

   此时我的yīn户已是浪水四溢,爸爸的ròu棒可顺畅的在我的屄里通行无阻的进出。

   爸爸还拉过我的手,按住我的yīn核,不住的揉捏。

   被爸爸这么一弄,我更加禁受不起了,娇躯剧烈的颤栗着,用另一只手狠劲的揉搓着rǚ房,yín荡的浪叫起来:“嗯..嗯..好爸爸,喔..大jī巴..爸爸..我..好美..肏死我了..啊..再大力些..插烂..骚女儿的..小浪屄..喔..再快点..小芳,要..爸爸像刚才..电视里那样..强姦我..“   爸爸也被我yín浪刺激的越发的欲焰高涨,身子如同上了发条一般,急速的摆动着,每一次冲击都用尽全力,像烧红的铁棍般的大ròu棒,肆无忌惮的在我的小屄里横冲直撞,发出”吱唧、吱唧”的声音。

   最后爸爸一时xìng起,索xìng抱着我站起来,在客厅里一边走动,一边肏我的小屄。

我紧紧的搂住爸爸的脖子,而爸爸则托住我的屁股,不断的上下抛弄,再加上我身体的重量,每一次我的仔宫都重重的撞在坚硬的guī头上,顶得仔宫麻..的,好舒服。

   这巨大的快感让我快发疯了,不一会我就已经洩了几回身了。

此时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颠簸的小舟,一次次的被巨浪抛起,随即又重重的落下,好刺激,整个身体都处在极度的兴奋中。

   我紧密地贴着爸爸的身体,伴随着身子的上下起落,不断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

饱满的rǚ房紧紧的压着爸爸的胸膛,不停的滑动,磨擦着。

每当坚挺的rǚ尖碰到爸爸的rǚ头,我便觉得有一股电流从爸爸的身体传来,撩拨我的娇躯一阵醉人的悸动。

  这种做aì方式虽然很刺激,但也极耗体力。

爸爸奋力坚持了十几分钟,终於在我的小屄裏一洩如注了。

   我软绵绵的靠在爸爸沾满汗水的胸前,亲吻着爸爸的肩头。

   爸爸的ròu棒还插在我的小屄裏,仍不时不安静的抖动着。

直到ròu棒彻底不动了,爸爸才把我慢慢的放下来。

   爸爸有些累了,便坐到沙发上休息。

我看爸爸满头大汗,很心疼。

便倒了杯水端给爸爸。

   爸爸非常高兴,一边喝水,一边看着我,突然笑了起来。

我有点莫名其妙,但底头一看,脸也不禁红了。

   原来此时的我秀发散乱的披撒在胸前,双rǚ仍非常的肿胀,还有许多爸爸的口水在上面,yīn户周围、大腿内侧都沾满了yín水,一股rǚ白色的浓精正慢慢的从我红肿的小屄裏淌出,我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好yín荡,怪不得爸爸会笑呢。

   我连忙来到爸爸的身边坐下,娇嗔道:“爸爸,你还笑,人家这样子还不都是你搞的。

你以为你的样子好看吗?瞧你的小弟弟,刚才那么威风,现在软塌塌的,活像个缩头乌guī。

”   “冰冰,都是我把你宠坏了。

爸爸笑笑都不行,看爸爸等会好好的调教调教你。

”   我毫不退缩的挺着丰满的双rǚ,有点挑的说道:“好啊!爸爸,我很想看看爸爸还有什么手段来调教我。

”   “爸爸最会调教你们女孩子了,还有很多招式还没用呢。

不过还的等会才能让你知道爸爸的厉害,除非,乖女儿肯..”爸爸不怀好意的指着萎靡不振的ròu棒。

   我当然明白爸爸的用意,也很想快些看看爸爸还有什么新花样,便立即说道:“爸爸,这不是问题。

”说完我便扶起爸爸软绵绵的ròu棒,那guī头上还残留着几滴jīng液。

我玩弄了几下,便把ròu棒吞进口内,吸吮起来。

   爸爸梳理着我的长发,还不时的抚摸着我光滑的背嵴。

很快爸爸的ròu棒又硬了起来。

   我把ròu棒从口中移出,笑着说道:“爸爸,这样可以了吧?”   “冰冰,你学得真快,舔的爸爸好爽,刚才又差点在你嘴裏射了。

现在该看爸爸的了。

”   爸爸抱起我走进卧室,轻轻的放到床上。

我发浪的分开大腿,揉捏着发涨的rǚ房,粉脸红扑扑的,红唇微张,美目含情的调逗着爸爸。

   爸爸并没有心急的干我,他站在床边,酝酿着做aì的情绪,不停揉弄着一柱擎天的大ròu棒,欣赏着我的yín浪媚态。

   我此时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看着爸爸饱含yín意的眼神,我心中非常的得意,嗲身嗲气的撒着娇: “爸爸,别逗冰冰了,快点来用大jī巴调教我吧!冰冰等不及了。

”   爸爸终于忍不住了,走上前来,把我的双腿扛在肩上,满脸通红,把巨大的ròu棒狠狠的捣入我yín水潺潺的yīn户..在这漫长而闷热的夏夜裏,又一幕父女之间的激情狂欢开始了,我和爸爸就这样不知疲倦的yín乱着,乱lún的快感,更像催化剂一样激发起我们高涨的xìng欲,我们仿佛有着用不完的精力,我已记不清经历了多少次高氵朝 ,只记得爸爸一次又一次的把那rǚ白色的aì液,喷射在我的小屄裏、胸脯上、小嘴内,这一夜真的太美畅、太满足了..   我已经喜欢和爸爸做aì的感觉了,我自己控制不了对爸爸的生理要求,爸爸创造了我,又肏了我。

那种感觉真是太刺激,一想起来就让我非常兴奋和沖动。

   近几年来,我在图书馆和网路上,知道了许多xìng知识。

我开始深深的感到,我和爸爸作aì是最幸福的,也是最美好的,因为少女选择什么样的xìng伴侣是那么的重要。

   一般的说,少女在14岁左右发育成熟,17岁左右xìng欲达到最高峰。

而男xìng要到30岁左右才发育成熟,40岁左右xìng欲达到最高峰。

我国古代就有“男活三十慢悠悠,女活十八就回头”的说法,形像地说明瞭男女发育的不同特点。

   因此,从男女发育的不同特点看,少女应选择35─45岁年龄段的男xìng作为xìng伴侣。

同时,这个年龄段的男xìng大多已结婚十年以上,有丰富的xìng交经验。

而xìng交经验,绝不是经过几次xìng交体验就能具有的,一般要经过几年的积累。

   这对於一个从未有过xìng体验的少女来说,是最为重要的,只有有充分xìng经验的男人,才知道少女需要什么,知道怎样最大限度地激起少女的情欲。

   多数情况下,他可以使少女初次xìng交就能获得xìng快感,获得极大的xìng满足,从而对xìngaì留下美好的印像和憧憬,为少女xìng生活的开始打下很好的基础。

否则,会使少女初次xìng交就兴趣索然,极易在少女的心中留下yīn影,严重影响少女今後的xìng生活。

这一点对少女尤为重要,不愉快的xìng生活有时会影响少女一生的幸福。

   所以说,不论从哪方面看,40岁左右的男xìng是少女最理想的xìng伴侣。

而和外人作aì的“风险”,一是容易怀孕,二是怕传染上xìng病,三是不可能保密,四是得不到xìng快感。

更坏的是,没有真情关切,往往竟至反目相弃。

所以父亲是最理想的人选:他不会轻易让女儿怀孕,他知道自身是健康的才会和女儿xìng交,他当然会绝对保密,他对她是自然的、无条件的、永远的aì她。

更重要的,父亲是有xìng经验的完全成熟的男xìng,他会带给女儿最美妙的xìng享受。

   所以有人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我觉得也很有道理。

   自我十四岁开始和爸爸秘密xìngaì,到现在已有四年了,我深深的觉得,我和爸爸之间感觉是那么的甜蜜、和谐,在彼此ròu体畅美的高氵朝 时,还能感觉到灵魂的震动,那真是最美好、最最幸福的xìngaì!   社会法律禁止父女xìngaì。

我自内心深处反驳,为什么女儿就不能和爸爸做aì?禁止的主要理由之一是:血缘相近,易产畸婴。

但至今这方面并没有充分的科学统计实据。

反之,世上的许多畸婴,却完全与血缘的远近无关。

   自古便有许多近亲xìngaì的传说,而他们的子嗣也都昌盛荣华。

我们的始祖伏羲和女娲不也是兄妹吗?西方圣经中有许多父女xìngaì的记载。

其中之一的“那提”,他和他的两位女儿xìng交所生的後代,不也都正常健康,世世繁衍?   也许有一天,当人类对自己的生殖遗传生理有更充分的、“更真确”的瞭解时,这些人为的“乱lún禁忌”,将不再被视为法律。

   不管如何,对我而言,爸爸既是我的情人,又是我的哥哥,也是我的xìngaì偶配。

   高氵朝 时我无所顾忌的亲切的喊叫“爸爸”、“老公”;而爸爸叫我“乖女”、“aì心”、“甜心”..   爸爸把男人对女人所有的aì都聚予我一身,你们说我能不感到幸福吗!  突然我想起了片中的那个色魔最后把jīng液射进了少女的口中,并强迫少女咽下,爸爸会不会也这样做呢?我以前曾偷看过爸爸在妈妈的嘴里shè精,妈妈很高兴的吞下了。

我一直很难接受这种做aì方式,但现在的状况,又让我有些跃跃欲试。

   正当我内心充满矛盾时,只听得爸爸一声低吼,ròu棒在我的小嘴里剧烈的抖动着,一股股酝酿已久的火烫浓jīng液像子弹一样喷射在我的口腔里。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很多jīng液已经咽下去了,只觉得胃里一阵火热传来。

   爸爸直到最后一滴jīng液射出,才抽出ròu棒,但ròu棒却没有软下,还是昂然挺立着。

   我品味着残留在嘴里的jīng液,粘粘的,有股怪怪的味道,还不算难吃,便全都咽了下去。

 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