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老婆換別人的女兒

老婆換別人的女兒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回到家才发现我没带钥匙,按了很久门铃也不见淑芬开门,打电话又关机。

今天是星期六,淑芬是不用上班的,难到昨晚又到刘局家里去了?这个淑芬,现在跟刘局做aì的次数比我还多了,倒好像他们才是夫妻一样,这次以为我没那麽快回来,所以乾脆到刘局家里过了。

没有办法,我只好到刘局家一躺,还好刘局家门的钥匙我是另外放的,就开了门悄悄地进去,确定没人发现後溜到我偷看用的房间里,打开电视後果然看到刘局搂着淑芬正在床上睡觉呢。

看来要进去偷钥匙才行了。

我关了电视,走到刘局的房门,还好门没有关,一开就进去了,看到淑芬的衣服在床边,於是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

顺便看了看床上的两位,只见刘局一只手搂着淑芬,一只手力覆在淑芬的rǚ房上,而淑芬一只手压在身下,另一只手抓着刘局的ròu棒。

我找到了淑芬的钥匙,正想要溜走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一张凳子,凳子撞击地毯的声间虽然不大,但已经吵醒了床上的两人。

淑芬一见到是我羞得满脸通红:「老…老公,你怎麽在这里?」刘局则嘿嘿笑道:「於兄弟,怎麽要来也不打个招呼?」我见事已至此,哈哈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忘了带钥匙,淑芬的手机又关机了,所以…」说完挥了挥手中的钥匙。

淑芬倒底第一次给我当面看到她与另一个男人睡觉,所以很不好意思,刘局则知道早给我看多了,根本上没有不好意思这几个字存在脑里。

用手抓了抓淑芬的rǚ房说:「於兄弟,今天即然碰上了,不如我们兄弟两个一起伺候伺候淑芬,你说好不好?」我昨晚上开了几炮,说实在的觉得很累,但这种刺激场面我那里舍得错过,忙说:「好极了啊。

」就开始脱起衣服来。

淑芬吓了一跳,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rǚ房已经给我们两人男人一人一个吸吮了起来。

淑芬在我们的夹攻下很快进入状态,开始呻吟了起来。

刘局跟淑芬接吻,手去摸她的ròu穴,而我则负责淑芬的两个rǚ房。

过了一会刘局送上ròu棒给淑芬口交,而我也把衣服裤子脱光,刘局看了看我的ròu棒说:「於兄弟的家伙不错哦。

」我说:「那里够刘局的粗大。

」躺在床上帮淑芬口交,这时刘局说:「於兄弟,ròu棒需要了吧,我帮你。

」竟然俯下身体张嘴帮我含起ròu棒来。

我着实给他的行动吓了一跳,但说实在的我并不喜欢男人帮我口交,但刘局的盛情难却,只好作罢,专心地为淑芬舔着。

十多分钟过後,刘局坐了起来说:「於兄弟,你先上吧。

」我也不跟他客气,挺起ròu棒对着淑芬的ròu穴插了进去。

大力抽插起来。

而淑芬继续为刘局口交着。

嘴里呻吟加呼叫:「啊,老公的ròu棒好硬啊,你们的ròu棒都这麽粗,我这次可死了。

」刘局笑道:「我看你是爽死了。

昨晚上我干了你三炮你都没说死啊。

」我插了十几分钟,对刘局说:「刘局,到你了。

」刘局哈哈一笑,跟我换了个位置,突然说道:「於兄弟,淑芬ròu穴的第一次是给了你,这个後庭穴恐怕你还没有试过吧?」我说道:「没有啊,刘局想要的话就先试吧。

」  刘局喜道:「真的吗?那太好了。

淑芬,你说呢。

」淑芬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说:「你们aì怎麽弄就怎麽弄,问我干什麽。

」刘局将ròu棒插入淑芬ròu穴里粘上aì液後,对准淑芬的屁眼慢慢地插进去,但他的ròu棒太大,淑芬立刻满脸痛苦之色。

刘局根本不管淑芬的反应,用力一挺,guī头终於塞了进去,而淑芬则啊地大叫起来,说道:「死人,你不会轻一点啊?我很痛啊。

」我在一旁忙送上热吻以示安慰。

刘局用guī头抽插起来,随着他的抽插,ròu棒也越来越进入淑芬的屁眼里,终於全根而入。

淑芬差点没痛得翻白眼了,但很快一阵阵刺激从屁眼处传来,忍不住又呻吟起来,我看了也想来一份,示意刘局将淑芬侧躺,高举淑芬的一条腿,我也跟着侧躺下来,抚起ròu棒对准淑芬的xiāo茓插了进去。

这一下淑芬在我们一前一後两个洞的夹攻之下,浪叫不断。

刘局在後面抓住她一个rǚ房问道:「喜欢两个洞里的那条棒啊?」淑芬叫道:「两条都喜欢啊,啊,我要死了,你们轻点啊。

」我们俩人那里去听她的,用力干了起来,半个钟头後因为怕淑芬受不了,所以一同将jīng液射出,结束战事。

只见两道白色的jīng液从她的ròu穴和屁跟中流出,让人感到刺激。

  今天星期六,我昨天打了电话给刘真,叫她今天回来一躺,说是想她了。

她很高兴地答应了,还问要不要叫小可一起回来,我想了想说不用了,并叮嘱她不要告诉小可。

但挂了电话後我马上打回给小可,叫她也回来,同样叮嘱她也不要告诉刘真。

我这样做当然有我自已的计划。

我叫淑芬星期天不要去刘局家里,说我有点事要跟刘局谈,淑芬对我的安排一直都不会反对,所以并没有感到有什麽不对,一大早跑到朋家那里打麻将去了。

我来到刘局家,刘局正在喝着功夫茶看电视,见到我来高兴得让坐倒茶,热熟得像多年的老朋友似的,当然了,我们连老婆女儿都可以共享,还有什麽朋友比我们更加亲密无间?我直接了当地说:「刘哥,今天我约了小真干炮呢,地点就在你家。

」刘局哦了一声说:「那我可要让个房给你们罗,淑芬在家吗?」我神秘地一笑说:「我说你今天就不要找淑芬了,我今天是来实现对你的承诺的。

」刘局一头雾水:「承诺?你什麽时候跟我承诺了什麽?」我微笑道:「你不记得我说过要你跟你女儿做aì的事了吗?」刘局恍然大悟:「哎呀!我可忘记这件事了,我说於兄弟,你把这事当真了?那可是我女儿,我玩什麽女人都无所谓,这个女儿…我没想过,心里有压力。

」我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刘局的思想还那麽老土,我告诉你,我就跟我女儿干上了,那滋味,可不是别的女人可以替代的,实在太爽了。

再说跟小真做aì那可是一件销魂到极点的事,不信你先在监视房里看我们干先,然後再做决定,怎麽样?」刘局点了点头,说道:「也只能这样了。

」  我说:「这样吧,我进去房间的时候把窗帘关得死死的,你如果想干女儿,等我打手势後你就把电源总闸关掉,等黑暗之中你溜进去干,干完了就走,神不知鬼不觉……」刘局喜道:「我说於兄弟,你的鬼点子可真多啊,我可是越来越配服你了。

我说於兄弟,这段时间我正追求着一个女人,她也答应跟我结婚在一起了,什麽时候安排你跟她也来一炮?」我对刘局的大方很满意,点头道:「这件事不忙,慢慢来,时间大把地是啊。

」我们开始对xìngaì各发感想我见解,一时之间聊得兴高采烈,如觅知音。

时间过得很快,就到傍晚,算刘真从中午放学坐车来的话,也差不多到了,我走出门到外面等候,而刘局则躲进了监视房里。

没想到一等就是两个钟头,我在旁边的小店喝了好几支饮料,等到天完全黑了才接到刘真的电话,说她到家了。

我连忙挂了机小跑过去,过然看见刘真正在掏钥匙开门,见左右没人悄悄地走到她後面突然搂住她。

刘真给我吓了一大跳,回头看是我拍了拍胸口:「你吓死我了,别这样,会给人看到的。

」我说道:「管他们的,我想你麻。

」  刘真娇羞道:「怎麽到我家来了?不是去宾馆吗?我爸爸可能在家的。

」我嘻嘻一笑:「你爸爸给我赶出家门了,今晚这里是我们的世界。

」刘真打了我一下,打开了门。

一进门我将刘真整个人抱了起来向刘局的卧室里走去,刘真温柔地搂住我的脖子凭我抱着。

当发现我抱她走进她爸爸的卧室的时候紧道:「这间不是我的卧室,我卧室在那边呢。

」我笑道:「你爸爸说他的卧室比较大,叫我们在他卧室玩呢。

」刘真脸红了,说嗔道:「老爸也是的,好像还怕别人玩他女儿玩得不高兴似的。

」我哈哈大笑,将刘真放在地上说:「先洗个澡吧。

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

」刘真摇着我的手说:「我要跟你一起洗。

」  我摸了摸她的脸说:「乖啦,很快就回来。

」  刘真只好放开我走进浴室洗澡去了。

我连忙跑到隔壁,只见刘局正聚精会神地看屏幕上的刘真,我坐在他身边说:「刘大哥,等下你就知道你女儿的身体有多麽吸引人了。

」这时刘真开始脱衣服,她今天穿着一件T恤和一知牛仔裤,只一会儿就脱只剩下胸罩和内裤了,露出雪白的肌肤,身材匀称可人,刘局控制着视频器,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地盯着女儿的身体,呼吸明显开始有些粗重起来。

当刘真放满了浴缸的水後,伸手将胸罩脱下,可aì的rǚ房立刻挺立在屏幕上,刘局忍不住停止呼吸,半天才呼出一口气喃喃地说道:「好可aì的胸部。

」刘真脱了内裤浸入浴缸里,一时看不到她的身体,我趁机问刘局:「刘大哥,怎麽样?」刘局转过头着我说:「於兄弟,等下就拜托你了,我…我很想上我女儿。

」我微笑地说道:「等下你安照计划行事就行了。

我先过去了。

」说完将准备好的食物端起走回隔壁,放好东西后将身上的衣服脱光,赤条条地走进浴室。

刘真看我进来笑着向我招了招手,我步进浴缸里帮她擦洗身子,刘真闭上眼睛享受我对她的服务,过了一会,我自已匆忙的洗好身体,示意刘真好了,等她站起来後帮她擦洗乾净,抱起她走到卧室。

刘真看见食物,哇了一声挣紮下来,说道:「我肚子饿扁了,怎麽多好吃的,真是谢谢你啦。

」说完坐下来猛吃起来,我倒了杯红酒给她,叫她慢慢吃,别噎着了。

刘真按过红酒喝了小半杯,我忙帮她倒上,并劝她喝多几杯,刘真抬头调皮地说:「怎麽,想灌醉我啊?」我笑了笑没回答,因为的确我想将她灌醉一点,这样等一下换人的时候她就比较迷糊,发觉不到是她老爸干她了。

终於等到她吃完了,酒也喝了几杯,一张小脸红通通地,可aì极了。

我见时机成熟,拉着她的手向我这里拖了过来,刘真嘤咛一声倒在我怀里,仰起小嘴等待我的亲吻,我揉捏着她的rǚ房,吻着她的嘴角,立刻又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她嘴里的酒气使我xìng慾更加地旺盛,连忙抱起她放在床上,并俯下头扒开她的脚找到ròu穴吸吮起来,很快感觉到自已的ròu棒给她温暖的小嘴包含着。

我们69式地口交着,整个房间充斥着我们沉重的呼吸声,呻吟声和吸吮对方xìng器的啧啧声。

过了十份锺左右,刘真xiāo茓里已经是yín水泛滥,她放开我的ròu棒叫道:「东,快点上我,我想要…」我了嘴边yín水和口水的混合液,压在刘真的身上吻了吻她,一只手大力地抓着她的rǚ房,一只手抚着ròu棒对准她的ròu穴插了一半进去,刘真啊地一声欢叹,紧紧地抱住了我,我屁股再用力一沉,另一半的ròu棒也跟着进了去,立刻猛插了起来,刘真呻吟得很大声,她要比前两次放荡很多,臀部也会一上一上地配合我的抽插,嘴里叫道:「东,咬我的rǚ头,好痒。

」我当然满足她的要求,用力地吸她右边的rǚ头,刘真爽快得大叫起来:「啊,好舒服啊,我的小洞洞好涨,好充实啊。

」我们干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候,我向旁边的摄像头位置狂打眼色,果然不到一分钟,整间房子突然暗了下来,四周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我停了动作,说道:「怎麽停电了?可能是跳闸,我去看看。

」刘真抱住我,娇声道:「不许你走,你继续干嘛,管它跳不跳闸的。

」我说:「那可不一样,我喜欢看着你的脸干你啊,你等我嘛,很快的。

」刘真极不情愿地放开我说:「那你要快点啊。

」我连忙爬起来,向门口放向摸索去,开了门出来刚跨上一步就跟刘局撞了个满怀,感觉到刘局全身跟我一样光溜溜的什麽都没穿,看来他是等不及了。

我轻声地说:「等一下才进去,我跟你一起进,我说话你干事。

」刘局拍拍我表示明白。

过了一会儿我又开门进去,嘴里说:「保险丝断了,我找不到保险丝,又拍你久等,所以只好算了,等下干完了你再去搞定它。

」刘真怨道:「早叫你别管它的啦,你偏要。

」  我和刘局摸到了床边,刘局上了床去乱摸起来。

刘真叫了一下说:「那是我的肚子啊,你捏这麽重干什麽?」我也轻轻地爬在床边,忍着笑说:「我还以为是你的胸嘛。

」  这时刘局已经分开了刘真的腿,摸到了刘真的ròu穴,忙扶起ròu棒对准插了进去,因为刚才刘真已经给我干得穴里充满yín水,所以刘局进去得不太困难,但刘真还是感到了疼痛,叫了起来:「你轻点嘛,干痛我了。

」刘局这时立刻感到女儿xiāo茓里面的妙处,只觉又紧又暖,舒服极了,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扶着女儿的臀部大干了起来。

刘真给她爸爸的大ròu棒干得立刻有了反应,哼哼哈哈地呻吟着,说道:「东,怎麽你的东西一下子好像更长更粗了,搞得我有点痛,你轻点好不?」刘局不敢出声,我在刘局身後轻轻地说:「放心,我会轻点的。

」刘局此时完全被干自已女儿的禁忌快感和xìngaì的ròu体刺激忘记所有,干了数十下後,忍不住伏下身体吻女儿的小嘴,在亲嘴的啧啧声中下体起伏得更加快了,从发出拍拍拍地声音知道刘局干得很用力。

刘真在喘息声中说道:「东,今天你怎麽有点不一样?我的小洞给你搞得好涨,哎呀,你挺到我肚子里去了。

」因为刘局此时正伏在刘真的身上,我当然不敢回答。

这时我发现刘真的手在床边搜索着什麽,正诧异间,突然一串火苗从刘真手上串起,刘真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正对着刘局的脸,惊叫道:「爸爸,怎麽会是你…」原来刘真这小女孩的心思极密,刚才上床的时候看到有一个打火机放在床边,就记在心里了,刚才感觉到跟自已做aì的人跟我很不同,心存怀疑之下想起了那个打火机,於是找到打火机想证明自已的感觉。

没想到自已的感觉是对的,更没想到趴在身已身上跟自已做aì的会是自已的爸爸。

刘局一征之後,下身停下动作,猛地搂住女儿说道:「宝贝,我的女儿,爸爸实在太aì你了,你就原谅爸爸,给了爸爸好吗?」刘真挣紮起来,丢掉打火机双手推刘局的胸:「不要啊,爸爸,我是你女儿啊……」声音呜咽,似乎已经哭了。

我连忙凑前去拉住她一只手说:「小真,你怎麽还这麽看不开,你看我跟小可不是很好吗?」刘真挣脱我的手说:「小可是小可,我是我,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就说:「你看你爸爸干也干了,就算现在不干你了,那又有什麽分别呢,不如你放开心情,享受你爸爸给你带来的快乐不更好点吗?你说你爸爸干你干得舒服吗?」刘真有点心动了,很久才说:「一定是你的坏主意是不是?我不要,除非你把小可也叫来给我爸爸干。

」  我笑道:「这有何难?」猜想小可这个时候也该回到家里了,於是找到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果然小可正等得心焦呢,听到我和刘真正在刘真家里等她,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我家到刘局的家如果打的士的话大概要十来分钟。

我笑着对刘局说:「刘大哥,你把灯开着吧。

」刘局已经将ròu棒从女儿的ròu洞中抽出,正轻声地开导女儿,听到我的吩咐,连忙应了一声摸了出去。

我爬上了床搂住刘真说道:「真,刚才的感觉好吗?」刘真一时没反应:「什麽感觉?」  我说:「我是说你爸爸的ròu棒怎麽样?」  刘真狠狠地打了我一下,恨恨地说:「你这个人啊,我好好地属於你一个人的不好吗?为什麽要把我拿来让别人弄。

」我笑说:「那可是你爸爸啊,怎麽会是别人?刚才还没过隐吧,要不要我再干干。

」不等刘真回答,我就翻身上马,直捣黄龙,刘真下体全是湿的,贴得我小腹以下粘粘的。

可见刚才刘局干得她是很爽的,刘真在我进入的时候轻呼了一声,本来推我的手反而搂住了我,在亲吻声中她说:「我爸爸干得没你好,死人,你的家伙好像会放电,弄得我洞里面好刺激。

」我知道那是因为我的ròu棒上面的guī头缝比较深,我抽插得又比较有技巧,每次抽起时guī头都会刺激她的yīn核,她自然爽了。

正干得欢的时候灯亮了,我身下的刘真脸色红朴朴地甚是可aì,因为灯光的刺激闭上了眼睛。

想到刘局就要上来了,我轻轻地说:「你爸要上来了,我们停了吧。

」刘真下体扭动了一下说︰「不要,我要你干我,不要理爸爸。

」我只好继续抽插起来,刘真的呻吟声好大声,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刘局上来看到我们在干,坐在床边点了根烟抽了起来,过了一会看我们干得起劲,忍不住自已搓起ròu棒起来。

我见了对刘真说︰「真,你帮你爸爸弄弄。

」刘真意乱情迷中睁开眼楮向她爸爸胯下看去,看到刘局高高竖起的ròu棒忍不住哇地一声惊叹,说道︰「没想到爸爸的家伙要比你的还要大点哦。

」我笑道︰「刚才干你的时候还感觉不出来啊。

」示意刘局过来点,方便刘真的手够得着他的ròu棒。

刘真含羞地伸手握住刘局的ròu棒揉了起来,刘局发出一声呻吟後躺着享受女儿的服务。

  不一会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应该是小可来了,我抽出湿漉漉的ròu棒说︰「你们俩父女玩着先,我接个电话。

」刘局等我起来,忙全身凑上去抚摸刘真的胴体,边赞叹道︰「女儿,你的身体真的是太美了。

」凑上嘴吻刘真的嘴,并不费力地翘开了刘真的小嘴,找到舌头吸吮了起来。

我一看电话果然是小可的,穿了条裤子出去开门。

小可见到我的样子扑哧笑道︰「爸,你跟刘真开炮来啊?」我笑道︰「炮是开始打了,不过还没出弹呢。

」搂住小可的腰说︰「而且不止我一个人跟刘真打炮哦。

」小可睁大了眼问︰「那还有谁啊?」我边走边说︰「你猜猜!」小可摇头说︰「我猜不出,你还是说了吧。

」我笑着说︰「你看看就知道了。

」带小可到了有摄像头的房间里开了视频,画面上立刻清楚地出现床上的一对ròu体。

刘真在爸爸的亲吻和抚摸下又兴奋了起来,自觉地找到刘局的ròu棒套弄着,嘴里喃喃说道︰「爸爸,你的ròu棒真大。

」刘局边吻着女儿的rǚ头边说︰「那刚才爸爸弄得你舒服吗?」刘真呻吟地说︰「舒服啊,就是太涨了,有点痛。

」刘局的嘴向下移,说道︰「好是爸爸刚才太紧张了,没有轻点,现在爸爸慢慢来,让你更舒服好吗?」刘真见爸爸的嘴已经到了自已的小腹上面,知道爸爸想干什麽,自觉地张开双腿,果然刘局的嘴不一会就覆在刘真的xiāo茓上舔了起来。

刘真刺激地将腰弓了起来,左手捏着自已的rǚ房,右手用力地套弄刘局的ròu棒,呻吟声更是一声比一声更要大声。

  他们两人玩得开心,根本上忘记我这个人了,所以没有理会我怎麽会这麽久还没回来。

过一会刘真叫了起来︰「爸爸,受不了了,我要……我要你干我。

」刘局大喜,了嘴边的液体,摆好姿势扶稳早就坚硬如铁的ròu棒,对准女儿的xiāo茓就插了进去,虽然刘真xiāo茓此时yín水满布,但因为xiāo茓实在是紧,ròu棒只进了一半。

  刘真欢快地叫了一声,ròu洞的刺激已经将大ròu棒塞进的痛楚掩盖。

刘局见女儿并无难受的反映,大喜之下连忙抽插了起来,抽轻插重,不一会就将ròu棒连根没入穴内。

  两人的叫声此起彼伏,一个叫︰「爸爸,我好舒服,你咬我的rǚ头啊,那里好痒。

」一个叫︰「女儿,你的小ròu穴好紧啊,爸爸的ròu棒爽死了,你rǚ头痒吗?爸爸帮你咬咬,你的胸好美,好可aì啊。

我好喜欢。

」我和小可在隔壁看得清清楚楚,我早就把小可的衣服脱了个干净,边看边揉着小可的身体,这时问小可︰「小可,小真的爸爸厉害吗?」小可鼻子发着呻吟,说道︰「他的ròu棒好大,可是我还是喜欢爸爸干我,爸爸的ròu棒比他漂亮多了。

」我笑着说︰「要不等下你试试小真爸爸的ròu棒怎麽样?」小可娇嗔道︰「爸爸你坏,你把女儿送给别人搞,你不心痛的啊?」我听小可的口气很松动,知道她此时正被yín荡的气氛影响着,做什麽都不会拒绝的。

抱起她向隔壁走去,边走边说︰「当然心痛啦,但只要我的宝贝女儿开心,我就无所谓啦。

」走进房间的时候,刘局两父女根本没有发觉我们的到来,我也不出声,直接将小可放在刘真身边,自已趴上小可身上吻了起来。

刘局看到了小可眼楮都直了︰「于兄弟,这就是令千金啊?好美啊。

」刘真也看到了小可,转过头和小可对视笑了一下,并没有言语。

其实我想她们也不知道要说什麽好。

小可刚才看刘真两父女的大战,洞穴早就塞满了yín水,这时在我的用心挑逗下,脸色开发红,在我耳边轻轻说︰「爸爸,进来吧,我要。

」我一笑後拉开小可的腿,小ròu穴淌着yín水在灯光下显得可aì极了,旁边刘局一直在留意我们,此时又叹道︰「好美的小ròu缝。

」刘真可不依了,娇喘地说道︰「爸爸……,你跟我做aì都不专心的。

」我哈哈大笑,对准小可的ròu穴插了进去。

  我们两对人一样地姿势,都是男的半蹲,女的趴开双脚,所以互相可以看得很清楚。

只见刘局黑ròu棒在刘真粉红的ròu穴里来回插动,每次起会带出yín水出来,被单上已经湿了一片。

而小可和刘真互相抱在一声抚摸着对方的rǚ房,那个场面真是叫人窒息啊。

  干了二十分钟後,小可和小真都给干得有点受不了了,瘫在床上只是嗯嗯嗯地发着鼻音。

我和刘局打了个眼色,一起将ròu棒抽起,换了个位置,开始由我插刘真,刘局插小可了。

小可和小真当然知道了,小可被刘局插入的那一刻,我心里意然感到一丝失落,但这失落马上换成了另一种动力,我狠狠地将ròu棒插着刘真的xiāo茓,刘真给干得开始求饶︰「东,你别……别这麽用力好吗?我有点难受。

」小可那边的情况却不同,小可的xiāo茓虽然更小,但因为刘局干得很温柔,所以小可给干得很欢快,竟然将上身坐了起来,刘局连忙搂住她,在小可嘴里吻了吻後,咬着小可的小rǚ头吸了起来。

四个人又干了十几分钟,小可和刘真都来了好几次高氵朝 ,两人的头发因为汗水及动作太大,披头散发地散在胸前,床单已经被她们的yín水弄得到处湿湿的。

我再次感觉到刘真的穴内抽搐起来,知道她的又一次高氵朝 又要来了,忙搂紧她说道︰「刘局,我要射了,我射进你女儿穴里啦。

」刘局这时也感到ròu棒有要射的感觉,也叫道︰「我也快啦,你射进去吧,我也要射进你女儿的穴里啊。

」我的ròu棒猛地一阵酸麻,浓精一股一股地射入刘真的穴内,刘真也在高氵朝 之中,全身无力地接受我的jīng液。

  旁边刘局大叫了一声,抽插速度加快,终于又吼了一声趴在小可的身上抓着小可的rǚ房不动了。

想来已经将jīng液射进了小可的穴内。

  隔了好久我才将半软的ròu棒从刘真的穴里抽出,刘真的xiāo茓有点红肿,rǚ白色的jīng液随着我ròu棒地抽出而从xiāo茓里流了出来。

我拿纸巾帮刘真清理了一下,睡在刘真旁边玩弄她的rǚ房,而刘真处在半睡的状态凭由我玩着。

  刘局喘了口气也起身抽出他的ròu棒说道︰「好爽啊,真是太爽了,今天是我弄过最紧也最爽的穴了。

」我哈哈一笑道︰「我们的女儿可真是最好的哦。

」刘局深有同感地点点头,接过我给他的纸巾帮小可清理下体,说道︰「你女儿的小ròu穴可真迷人,谢谢于兄弟啦。

」我微笑不语,身心有点疲累,闭上眼楮就睡了。

  【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