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恩爱夫妻

恩爱夫妻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和老婆是经人介绍认识的,那时候我大学毕业,因为就业形势严峻,耽误了2年,才找到工作。

见面时是2002年年底,老婆比我小,但是,她很喜欢我。

我那时也是第一次接近女人,很是激动,就把交往的点点滴滴写在了日记上,现在拿给大家分享。

不然,到老了,这些有趣的故事就进入坟墓了。

同时,也鼓励各位朋友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听。

  我们认识2个多月的时候,她生病了。

找了一个学医的朋友给她打针,因为那个朋友要去上班,照顾她的任务就落在我的身上。

她躺在床上,头枕着棉被,我们闲聊着,慢慢地,我的心不安分起来,就上了床,把头也枕在棉被上。

我去牵她的手,碰碰她的头发,或者是耳朵,心里激动快活的不行了,真可谓是耳鬓厮磨。

很快,吊针打完了,我学着医生的样子拔出了针。

她一时还躺在床上,我下了床,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这时候,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块糖,放在嘴里吃着。

我向她要,她不给我,说没有了。

我渐渐的逼近她,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把嘴伸了过去,嘴里说着:“把嘴里那块给我”。

于是,我的嘴碰到她的嘴唇了。

她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四肢不知道往哪里放好,不住的扭动。

她的呼吸非常的急促,喘息着,从鼻子里传出嘤嘤唔唔的声音。

我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双唇和牙齿,想从她的牙齿之间把舌头伸过去。

但是,她的牙齿闭得很紧,我伸不过去。

我抬起头来,说“把嘴巴张开”。

这时,她用手捂住了嘴巴,不让我再吻了。

我伏在她的身边,不住的哀求着,口里叫着“宝贝,把手拿开”。

她没有把手拿开,也没有推开我。

最后,我只好亲自动手,把她的手拿开,再次吻着她的嘴唇。

这次我把舌头伸过去的时候,她的牙齿松动了。

我把舌头送了进去,探索着她的舌底、上腭。

她推开我,喃喃道:“好了,好了”。

我回敬道“不好,不好”,然后又去吻她。

过了一会儿,她推开我,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呆呆的坐着,似乎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吻。

我紧紧的搂着她,也是一言不发。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觉得姿势别扭,就想换个姿势,重新抱她。

我的身子一动,她如梦方醒一般,下床收拾东西。

“你是第一次”我问她。

她说“嗯,你怎么知道的?”我回答说,“你的身体在颤抖。

”她接着问我“那你是第一次吗?”我说“当然是了”。

她说“我不信”,我问她“为什么”?她反问说“第一次你怎么知道用舌头你”?我笑着说“电视上,书上接吻的多了”。

以后,我曾经问过她,感觉怎么样。

她说不怎么样,她自己说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的描写:“他的上唇来自太阳,下唇来自月亮......”看来少女的幻想还深受书籍的毒害。

她印象最深的是,“你的舌头很大”。

  有一次,在我们宿舍里,我们坐在一起。

我又不老实了,要去吻她,“你干嘛”,她不让我吻。

不让我吻,我只好强迫了,我推开她的手,强行吻她。

不一会,她就开始咿唔做声了。

我拉她坐在我的腿上,想看看她的脸,她的头耷拉着,用手捂着脸,不让我看。

这时,她的脸已经布满了红晕,我那镜子给她看,她也不照镜子。

又过了一会,她开始主动吻我,反反复复,不厌其烦。

只是不肯用舌头吻我,我问她“为什么不用舌头”?她回答说,“怕流口水”。

我笑着告诉她,这是正常的呀。

她才敢用舌头吻我。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不满足于这种接吻了。

有一天晚上,我很动情,我仰卧着,把她抱在我身上,不住的亲她。

亲着亲着,我翻过身来,把她压在下面。

“实战演习”,我在她耳边说了这四个字,然后用自己勃起的小弟弟在她的两腿之间来回摩擦着,只是轻轻的几下。

看到她有些反抗,我赶忙下来了。

我为自己的鲁莽很是后悔,不住的向她道歉,自己也不记得道了几次歉,说了多少个对不起。

但是,她好像也没有生气。

  一天晚上,我们呆在一起,她趴在我的耳边,喃喃的说:“她们都说我的男朋友学历最高,其实她们不知道你人品正直,心眼好,会体贴人”。

这些话夸的我很高兴,有些忘情了,使劲的吻她的脖子,结果在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淤血斑,我把它叫做“唇烙”。

我发现这个唇烙后,很后悔,拿她的手打我的脸,她不肯。

后来,她给我发短信说:“aì情是洋溢在眼睛中、两颊生光,统统都是生命。

有机会恋aì真好,趁年轻生活未逼人的时候,适当的人、地方,不要欺骗她,不要欺侮她,不要使她流泪,那是生命中惟一的彩虹。

”  恋aì中的人,总是一步一步的向深处探索,所以,故事总是以“有一次”,或者“有一天”开始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手已经悄悄爬上她的双峰。

我的日记中没有很详细的记载,只是记录道:她的胸罩比较厚。

或许是一种含蓄的说法吧,后来我们一起逛夜市,她想挑选胸罩,老板说,“你适合带小号的”。

老板说的对,我是不敢说的。

有一次我们在宿舍里亲热,我的双手捏着她的双峰,用嘴巴亲吻着它们:“我喜欢这儿”,我喃喃说道。

我抱着她的头,吻着她,一手掀开了自己的上衣,用我的胸腹贴紧她的肌肤,同时用力摩擦着。

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我把她抱近我的下身,这样我们的肌肤才能更密切的接触在一起。

她闭着眼,昂着头,喘着粗气。

又过了一会,我起来,把她放在椅子上,坐在她的身上,让她的嘴吻我的胸脯,我不知道她用没用舌头,只是感觉她很被动。

我抱着她上来床,又亲吻了一会,我伸手去摸她的脚。

她很敏感的坐了起来,推开我,赶我出去。

这里面有一个秘密。

  接下来的第二天,我正在玩电脑游戏《凯撒大帝》,她去了。

我向她讲解游戏的玩法,但是她根本不感兴趣。

我关了电脑,和她一块坐在床沿上亲热。

不一会儿,我又开始迷乱了,在她的耳边说了“实战演习”4个字,下身开始乱动起来。

她闭着眼,喘着粗气。

我对她说,“嫁给我吧,宝贝,嫁给我吧”,我看见她似乎点了点头。

我加大了力量,高低铺不堪重负,发出吱吱的声音。

我问她,“是这里吗?”她嘟囔了一句,我没听清,又问她“是这里吗?”我的意思是我的小弟弟顶的地方对吗,但是她没有明白。

含糊不清的问我,“你说什么?”我没有再问她,只是用力的顶。

后来,她走了,给了我一封信,叫我以后别去找她了。

我头晕脑涨,如同五雷轰顶,看了信,她只是说自己有病,要和我分手。

我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后来我去找她,抱着她就哭了,止不住的悲伤,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还是落泪。

我问她是什么毛病?她不肯说。

我说影响生育吗?她摇头。

我又问她影响夫妻生活吗?她还是摇头。

最后问来问去,才知道是小腿的皮肤病,鱼鳞病。

怪不得,她不让我去摸她的脚。

虽然我表示着并不影响我对她的aì意,但是,她仍然对我不理不睬。

  她不让我去找她,但是我还是去了。

我到她的宿舍,她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短袖衬衣,袖口到肘部靠下一点那种,格外的好看。

我搂着她坐在我的腿上,轻车熟路的吻她,然后把她抱在床上,床单是刚换的新的。

我不住的吻她,甚至“实战演习”起来,她的反应很明显。

但是,我们两个人都是一言不发......这或许是我们沟通的最好的语言,这语言传递着这样的信息:我aì她,她也aì我,和以前一样。

我站起来,她坐在床沿上,紧紧地抱着我,一次又一次的用力抱住,生怕我走掉似的。

她的鼻子在我胸前闻来闻去,搜索着她熟悉的气味,我aì怜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突然间,她笑了一声,我也笑了。

我把脸贴近她,“笑什么?”她抿着嘴说“我想笑,我就是想笑”。

我笑着猛然把她压在身下,开始新一轮的热烈攻击。

她喘息着,竟然有几声略响的呻吟,面庞呈现出一副不堪忍受的痛苦表情......我渐渐的缓慢了下来,与她谈笑着,不时用下体攻击着她。

她终于用手推我的下身,嗔怒道,“干嘛你,起来”。

我站起来,抓住她的手去摸我的小弟弟。

开始时用她的手背摩挲,她没感觉到什么,我让她用手掌去摸,她忙不迭的缩回手。

我在她的耳边问她,“你摸到什么了?”她一声不响,我又拉她的手去摸,她的呼吸顿时急促了些。

就这样,我们又和好了。

  我的“实战演习”,基本上是隔着裤子的,至少她的裤子是没脱。

不过,渐渐的,她已经无力阻挡我的“实战演习”了。

我们活动的地点基本上是她的宿舍里,我们一同躺在床上,她骑在我的身上,说要骑大马。

我们拥抱在一起,我用我的小弟弟触着她的rǚ房,“你还没亲我那里呢”,她抗议着。

她喜欢我亲吻她的rǚ房,她的欲望有些被开发了。

我让她把玩我的小弟弟,她很好奇的要看全貌,还问我,“它怎么这么大,怎么这么硬?”我趴在她身上实战演习,结果自己shè精了。

她也要看jīng液,结果感到有点恶心。

有时我们还站在地上实战演习,她的身体变得软软的,站都站不稳。

我渐渐的得寸进尺了,想用手去摸她的下体。

以前有过两次企图,结果都失败了。

有一次在她的床上,我的手慢慢的往里伸,没想到女xìng的外yīn里肚脐那么远,伸手往里面探了好久,才探到她的黑森林。

或许是我的胆子小,速度太慢的缘故吧。

我的右手成功的摸到她的下体,仅仅来回摸了几下,她的呻吟刚刚开始。

突然,有人在外面敲门,nǎinǎi的,关键时候总有人出来捣乱。

两个星期以后,我还是如愿以偿的抚摸了她。

在我的aì抚下,我感到她的下体像花一样绽放开来。

她辗转呻吟,用力靠近我,不安的扭动着四肢。

她说,“我难受”,我当时不理解,现在觉得是欲望的折磨吧。

我安慰着她,让她握住我的小弟弟。

一会儿之后,我又aì抚她,反应比第一次弱了,后来又抚摸了两下。

  他父亲生病了,欢aì也减少了很多。

一次,我们上了床,她告诫我,“仅仅是抱着一起”。

在我的逐步亲吻下,她接受了我的aì抚。

我突然想用我的小弟弟隔着内裤去触她的私处,她极力反对,后来才说内裤昨天脏了,洗了。

昨天我aì抚过她的下体,可能分泌物弄湿了她的内裤。

我说,那就触肚皮好了,她还是不肯。

当我强行用小弟弟触她的下腹时,她的呼吸又急促起来,无法自已了。

我急切的想把小弟弟往下送,去触她的私处,却有衣服阻碍。

我先解开她的衣裤并往下拉,她也无力的反抗着,我又解开我的裤子,以方便小弟弟贴近她的私处,她的喘息更甚了,全身无力的躺在那里。

我一动也没动,直到她让我起来,我才动了几下,之后就起来了。

我不住的对她说,“你害怕了吗?你看,我没有往里面放吧,我没有往里面放吧”。

她一声也不吭。

她曾经用力打过我的小弟弟以示不满,还要求我以后不要拉她上床。

    认识她9个月的时候,我们在她的宿舍里,插上了门。

我们在一块亲热了一会,我强行脱掉她的鞋子,抱她上床。

亲热了半天,她就是不让我摸。

直到快结束了,我用小弟弟在她的rǚ房和肚子上划动着,她才动了情。

我又向下滑动,她的裤子碍事了。

我给她脱掉了,在内裤的一边划着。

她说“别用手”,她不敢让我乱动,怕我弄进去了。

我让她自己用手拿着小弟弟,找到yīn蒂,攻击了几下。

问她“有什么感觉”,她说“没觉着”。

我只好趴下来蠕动着,她反而有了反应,渐渐的有趋于平缓。

我们侧身而卧,我前后耸动着,她也有了回应,下体来回动着。

我刚刚配合了两下,就有些受不了了,感觉要shè精,就不敢动了。

她不知道,还在那里动了两下,我说“受不了了,受不了了”,结果就泄了,她还在动着,我的guī头麻麻的疼,仍然叫着,“受不了了”,她才如梦方醒,连忙说“我不动了,我不动了”。

我只是插在她的两腿之间,没有弄进去。

她摸了一下,说“都弄脏了,怎么这么稀薄呢”?后来,她又流血了,月经没干净,裤子的后面湿了,前面也有血。

最直接的后果是,整个下午我都在洗衣服。

  10个月的中旬,一天早晨,我买了早点去找她。

她刚刚穿上毛衣,我爬到床上迅速压倒她,我们一块喘着粗气,我吻着她。

她有些紧张,怕别人知道,也不张嘴。

我只好去吻她的胸脯,在我们的活动下,我脱掉的上衣也掉到床下。

我趴在她身上吻着她,自然地褪掉了我们下身的衣服,都只褪了一半。

我试探着蠕动着下体,每当她感到下体疼痛的时候总是让我停下来。

不一会儿,我全身都是汗,我做起来,把我上身的衣服全部脱掉了,之后劝她也脱掉了。

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是我们第一次上身赤裸的拥抱在一起。

稍微的活动了下体一会,我就问她的感受,她不肯告诉我。

我向她解释,如何能让她尽快有感觉,还能缩短我yīn茎勃起的时间,省的我下面老是充血,对我也不好。

她听说对我有好处,就告诉我说:“姿势不对”。

我强迫她趴在我身上,让她自己找感觉,她只动了一下,就羞得不得了,非要下来。

我折腾了一身汗,把自己下身的衣服全脱了,顺手也脱掉了她的。

这下我们第一次全身赤裸,坦诚相见了。

我翻身到上面,问她“第二点是什么”,她说“没有了”。

我又问她“动快了好,还是慢了好”?她回答说“快慢相间好”。

我动了一会,越来越快,她下身也动了起来,脖子向后仰。

我兴奋极了,忍不住发出声音来,她捂住了我的嘴,不让我出声,终于我一泻如注了。

我们又拥抱了一会,我想看看她的身体,她不让看,说自己的皮肤太黑了。

我也没有勉强。

后来,又在一起过几回,她就像叫床一样说“受不了了”、“要死了”、“使劲”、“要尿尿”,那时候也不懂得这些。

  2004年的4月份,我叔叔家的妹妹车祸去世了。

我和老婆也吵过一次架,后来和好了,但是买了房子准备装修。

在新房子的卫生间里,我们亲吻在一起,慢慢的我用小弟弟隔着裤子在外面顶她的下体,过了一会就把小弟弟拿出来,把她的裤子往下面拉拉,就在她的下体上面直接摩擦起来。

那里一片湿润腻滑,正当我躬身想往里面拱的时候,她感觉到了疼痛,急忙让我停止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干活的工人的声音,我们急忙提上了裤子。

结婚以后,有时在卫生间里做aì还感觉很有激情。

以后就开始准备装修房子,准备结婚的事情。

在结婚以前,她不让我真正进入她的体内,我也尊重她的选择。

所以,我们把这个重要的项目一直保留到结婚那天。

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