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人妻雅卿

人妻雅卿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吴彬懒洋洋地看着电视,妻子李雅卿正在浴室洗着澡。

吴彬是一所小学的体育老师,平时只看体育节目,无聊的电视剧让吴彬感到厌恶,他“啪”的一声关掉电视,起身向浴室走去。

吴彬轻轻推开浴室的门,立即看到雅卿玲珑的背影。

雅卿天生一副好身材,肌肤雪白细腻,臀部浑圆柔嫩,特别是一双大腿修长健美。

结婚前,曾让吴彬痴迷。

但结婚三年来,两人一直没有孩子,吴彬对雅卿的感情也越来越淡,已经很久没看妻子洗澡了。

“啊!”雅卿发现了吴彬,目光中既有惊讶、羞涩,又有几分喜悦。

“你干什么?”她娇嗔道。

她对丈夫的感情始终未变,尽管有时觉得生活中少了点乐趣,但在她心中,丈夫是最好的。

她一直渴望以前的激情能够重来。

“你又偷看!”雅卿说,“又不是……没见过。

”“偷看才有意思!”吴彬笑嘻嘻地说,随即脱着衣服。

雅卿转过身子,尽管结婚很久了,夫妻间也曾赤裸裸相对,但她依然保持着女人天生的羞涩,虽然有时有些渴望。

吴彬赤裸着抱住雅卿。

“啊……”雅卿发出轻轻的叫声,丈夫好久没有这样了。

吴彬的动作总是很轻柔的,这是他的天xìng。

“用力!” 雅卿悄悄地说,她也不知为什么总希望丈夫粗暴一点。

吴彬没有改变,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方式做aì……“我是不是胖了?”雅卿对着镜子扭动着腰肢。

“嗯……”吴彬胡乱答应着,完事后他就倒在沙发里,悠闲地吸着烟。

“我问你呢?”雅卿走过来,“你回答我!”“胖了好啊!”吴彬随口说,“显得xìng感。

”他始终不明白妻子为什么怕发胖。

雅卿又跑到镜子前,“真的胖了吗?”她自言自语地说,“看来要锻炼了!”雅卿偷偷报名参加了健身班,每周一、三、五晚上去锻炼。

她没有告诉吴彬,希望几个月后给他一个惊喜,就慌称回娘家给小侄子补习功课。

吴彬也因此多了三个可以和朋友喝酒的晚上,也就没有多问。

吴彬最近常和学校一个叫孙君的体育老师在一起。

孙君以前是市体院体操教练,身强体壮,虎背熊腰,不知为什么几个月前突然被分配到吴彬的学校。

吴彬和他同在一个办公室,又都是年轻人,平时常在一起搓麻、喝酒、聊天,十分投机。

这天中午,吴彬和孙君一起吃午饭,由于下午没课,两人喝了点酒。

“你知道我为什么调到这儿来吗?”孙君有些酒意了。

“我哪儿知道!”吴彬淡淡地说,他一向不关心别人的事。

“嘻嘻……”孙君笑了,“我把一个女队员……嘻嘻……”吴彬明白了,笑着说:“你本事挺大啊,那女孩子多大了?”“十八……才十八。

”孙君说,“真嫩啊!”“你老婆知道了?”吴彬问。

“没……哪能让她知道。

”孙君说,“不过,被人发现了,就……”“就把你调到这儿来了。

”吴彬接着道,“看来,我们学校的女教师要倒楣了。

”“嘿……”孙君不屑地说,“都是孩子他妈了,谁稀罕!”吴彬也笑了,“成熟女人那才有味道。

”孙君一脸坏笑,“咱俩真是同一个脾气,我也喜欢成熟的。

不过,首先要漂亮。

我们学校……都太丑。

”“是啊!”吴彬脑海中闪过几位女老师的影子,只有英语组的刘玲玲有点姿色。

孙君又说:“不过,最近我发现一个少妇,又美丽又xìng感。

”“哦!”吴彬奇怪地问,“是谁啊?我怎么没注意。

”“你当然不知道了,不是我们学校的。

”孙君说,“是我在健身班发现的,还是我初中时候的同学呐。

”吴彬明白了,孙君课余时间在一家健身俱乐部当教练,看来有了艳遇。

吴彬说:“搞到手了?”“还没有。

”孙君说,“不容易啊,丫的,让人心里痒痒的。

”“是裤裆里痒痒吧?”吴彬哈哈大笑。

“那有什么办法?”孙君说,“刚和她说过几句话,人家有老公了。

”“想办法呀!”吴彬说,“先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比如单独训练。

”孙君恍然大悟。

健身房里,雅卿努力地跳着,汗水湿透了紧身衣。

“停!休息一下。

”教练孙君叫道。

队员们停下来,雅卿用手摸着脸上的汗珠。

“用这个吧!”孙君递过一条白毛巾。

“谢谢。

”雅卿礼貌地摇摇头拒绝。

孙君潇洒健壮,中学时就是班上的美男子,让雅卿很有好感。

“你练得很辛苦啊!”孙君说。

“嗯。

”雅卿脸一红,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很少和异xìng说话,即便是老同学。

“不过……”孙君欲言又止。

“什么?”雅卿抬起头问。

孙君说:“你的动作不标准,这样下去,腿会变粗。

”“啊!”雅卿十分吃惊,自己练了一周,没想到会这样。

她急切的问:“那怎么办?”“没关系!”孙君望着她无邪的双眼,说,“下课后,你晚走一会儿,我告诉你怎么办。

”“太谢谢你了。

”雅卿感激地说。

“别客气,老同学嘛,理应帮帮忙。

”孙君说。

在校体育室里,孙君兴奋地对吴彬说:“我看到她的nǎi子了!”“大不大?”吴彬问。

“哇!简直是女人中的极品!”孙君说,“按照你说的,下课后,我留下她单独训练。

她的训练服像游泳衣那样的,又窄又小,领口开的很大。

我让她压腿,站在她身后,她每次弯腰我都看到她白白嫩嫩的大nǎi子,一晃一晃的。

唉,要能摸摸就好了。

”“别着急,”吴彬说,“对结过婚的女人要有耐xìng。

先让她觉得你没有恶意,然后对她说你是如何喜欢她,如何aì她。

”健身房里,雅卿在孙君指导下单独训练,其他队员羡慕地看了一会儿,三三两两地离开了。

“要挺胸!”孙君说,双手按住雅卿的腰腹,“收腹!对,再收!”雅卿一条腿搭在横竿上,做着弯腰的动作。

教练站在自己身后,双手按着自己的腰,他的嘴里数着“一、二、三”,呼出的气息吹到雅卿耳后,让她有种异样的感觉,臀部有些痒。

“休息一会儿行吗?”雅卿说。

“好吧!”孙君向椅子走去。

雅卿跟在他身后,轻轻挠了挠双臀。

两人坐下后,开始聊天。

雅卿和孙君单独相处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成了朋友。

孙君上下打量着雅卿,“你的身材越来越好看了!”“是吗?”雅卿有些欣喜,“谢谢你帮忙。

”“不要谢我。

”孙君说,“你的身材本来就好看。

其实,健美操只对身材好的女人有帮助,使她们越练越好,对另外那些女人,没用。

”“嗯。

”雅卿觉得有道理。

“你……”孙君盯着雅卿的眼睛说,“你真好看。

”雅卿有些欢喜,又感到他的目光有些异样。

“我……”孙君说,“我……其实……一直很喜欢你,上学的时候就喜欢。

”“啊!”雅卿轻轻惊呼了一声,这是她没想到的,她感到一丝慌乱。

“我……一直忘不了你,从来没有这么aì过一个人。

”雅卿不知所措。

“我做梦都是你的影子。

”孙君说,轻轻抓起雅卿的手。

雅卿打了个冷战,甩开他的手,“你太过分了!我是有老公的人,我……我要走了。

”她匆匆跑开了。

孙君望着她的身影冷笑。

在吴彬家里,雅卿躺在吴彬身边。

“我是不是比以前好看了?”雅卿问。

“睡觉吧!”吴彬烦躁地说。

“我就问你这一句话,你回答我。

”雅卿继续进逼。

“不知道!”吴彬蒙住头。

雅卿望着天花板,耳边响起吴彬的鼾声。

“就知道睡!”雅卿幽怨地说。

体育教研室里,孙君对吴彬说:“她不答应,怎么办?”“慢慢来,”吴彬说,“结婚的女人总有些家庭观念的。

”“下一步……”孙君问。

“以退为进,欲擒故纵。

”吴彬神秘地说,“祝你成功!”健身房里,孙君一声“下课”令下,学员们纷纷收拾东西回家,只有雅卿没有动。

连续三天课,孙君没有留下自己单独训练,也未和自己说一句话,甚至没看自己一眼。

“他是不是生气了?”雅卿想,“那天,我是不是过分了?他毕竟是老同学,只不过说喜欢我而已。

”她决定向孙君道歉。

学员们都走光了。

“你还不走?”孙君走到雅卿身边问。

“我……”雅卿说,“那天……”“没关系”孙君洒脱地说,“我有些自作多情了。

不该对你说那些话,让你不高兴了。

对不起。

”雅卿没想到他先道歉,不知该说什么了。

“唉。

”孙君低下头,小声说,“谁让我们相见太晚呢!这也是命运的安排。

”雅卿突然感到一丝委屈,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你哭了。

”孙君温柔地说,“别哭,你一哭我也伤心。

”雅卿愈发抽泣起来。

孙君轻轻扳过雅卿的双肩,为她摸着泪水。

雅卿“哇”的一声扑到孙君的怀里……在体育教研室里,孙君遗憾地说:“差一点,就差一点成功了。

”“你说她扑到你的怀里了?”吴彬问。

“没错!”孙君说,“我看她老公对她不好,这个女人平时享受不到温存。

”“你没趁机占点儿便宜。

”吴彬笑嘻嘻地问。

“那当然!”孙君说,“我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肩,双手慢慢向下滑去。

她的训练服很短的,露着屁股蛋的那种。

我毫不客气地把双手附上去,她的两片屁股又滑又嫩,让人销魂。

”“她没反抗?”吴彬的下体也竖了起来,想像着一个娇美的女人的臀部。

“唉!”孙君叹了口气,“谁知道她死命挣脱,头也不回地跑了。

”吴彬也感到一点遗憾。

“下一步怎么办?”孙君说。

吴彬想了想,“明天上课,如果她不来,你以后也没机会了;如果她还来,说明她对你有意思,放心大胆,来个霸王硬上弓。

女人,有过一次就能永远征服。

”“好!”孙君叫道,“事成之后我一定好好谢谢你。

”吴彬笑了,“怎么谢我?总不能让我也分享你的女人吧?”“有什么不可以呢!”孙君大方地说,“又不是老婆。

”在吴彬家里,天已经很晚了,雅卿还没回来。

“是不是住在娘家了?”吴彬想,正要打个电话。

雅卿开了门。

“你回来了。

”吴彬懒洋洋地问。

“嗯。

”雅卿情绪不高,低着头向卧室走去。

吴彬觉得她有些异样,跟了进去,发现妻子头发有些乱,就问:“怎么了?不舒服吗?”“呜……”雅卿支吾着,“我……我有些头昏……可能是今天太累呢……”“噢。

”吴彬说,“早睡觉吧。

”两人躺在床上,吴彬脑海里都是孙君的影子,“不知这小子得手没有?”雅卿突然抱住他,“你还aì我吗,亲aì的?”“嗯。

”吴彬胡乱答应着……,心想:“明天一定问问孙君,这小子真有艳福……”第二天,孙君兴奋地说:“哥们成功了!”吴彬有些羡慕,“说说看。

”孙君说:“昨天晚上她又来了,我记着你说的话,下课后把她留下来。

她开始有些犹豫,我说送她一盘健美录像带。

等学员都走了,我把她带到休息室,关上门。

这个傻女人还以为真有录像带,说录像带呢?我说在这里,然后指了指写字台。

她向写字台走去,她还穿着训练服,露着雪白的大腿和屁股。

我再也控制不住,扑上去抱住她。

她死命挣扎,大声喊叫。

我用嘴堵住她的嘴,亲吻着她。

一会儿功夫,她就娇喘连连了。

”吴彬的yáng具直了起来,他悄悄把手伸进裤裆。

孙君继续说:“我一面吻她一面摸她nǎi子,她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胸部不停起伏。

我拉开她衣服的拉链,迅速给她脱下来。

我不给她犹豫的机会,就把她按倒在写字台上。

我一摸她的yīn户,嘿嘿,早就湿乎乎的了,我立即脱光自己的衣服,从后面插进去。

她嘴里说着不要不要,yīn道却不听话,紧紧吸着我的jī巴。

舒服啊……”吴彬的眼睛里也闪着yín光。

孙君又说:“她的yīn道很紧,处女一样,真的,我从未玩过这么好的女人。

我插了她两百多下,她就已经被彻底征服,发出诱人的呻吟和喊叫。

看来她老公平时满足不了她。

最后,我把她翻过身来,从正面肏她,痛快淋漓在她的yīn道里射了精,没想到这女人也挺浪的,高氵朝 好像特别强,我shè精的时候,她双手双腿紧紧地缠着我,浑身抖得很厉害,yīn道收缩的力道更是我前所未遇,好像要把我的jīng液榨干似的……”吴彬兴奋得也在裤子里射了精,“后……后来呢?”“她趴在我肩头哭了,那会儿,我真有些喜欢她了。

”“你不会被她迷住吧?”吴彬打趣道。

“嗯。

”孙君说,“我见的女人多了,她是最好的一个,又美丽又善良。

但也不至于真aì上她。

只是……怎么能长期占有她呢?”吴彬思考着。

“我真有些离不开她了呢!”孙君唠叨着。

“有了!”吴彬灵机一动,“照片!”“你是说……”孙君道,“偷拍。

”“不错!”吴彬说,“然后要挟她,她不就是你长期的玩物了吗?”“妙!”孙君兴奋地说。

在吴彬家里,雅卿伏在丈夫胸前问:“你还aì我吗?”。

“当然。

”吴彬随意地回答着。

“我真的很aì你。

”雅卿又说。

“我也是。

”吴彬被感动了,轻轻搂着妻子,“我们永远不分开。

”“真的?”雅卿眼睛里闪着泪光。

吴彬脱着妻子的衣服,雅卿有些轻微的拒绝,但还是配合了他的动作。

吴彬在雅卿身上忙活了几下就气喘吁吁地射了精。

“嗯……”雅卿发出轻轻的叫喊。

健身房里,吴彬藏在休息室里屋,他手里握着相机,口水都快流出来。

心想,等一会儿将观看一场活春宫,照片一定多留几张,自己或许也可以趁机占点便宜呢。

九点多了,吴彬听到脚步声。

“我只和你说几句话,决不再侵犯你。

”孙君的声音,“真的!相信我。

”看来,那个女人后悔了,不大想来。

门打开了,进来两个人,紧接着是关门的声音。

“我不能对不起我丈夫。

”一个女人的声音。

吴彬一听之下,如同五雷轰顶,这不是自己的妻子雅卿吗?只听雅卿继续说:“我们就此分手吧,免得将来铸成大错。

这种……偷偷摸摸地……我害怕。

”“别怕!”孙君说,“宝贝,有我在。

”“你别碰我!”雅卿的声音。

吴彬呆住了,“这不是做梦吧?”对自己忠贞不二的妻子竟然……而自己还帮助别的男人玩了自己的老婆。

吴彬不知该如何是好。

孙君搂过雅卿,“亲热亲热!想死我了。

”“不……不要……我……总有犯罪的感觉。

”雅卿挣扎着。

“来吧!最后一次。

”“不……放开我……求你了……”“你答应我最后一次,我就放了你。

”“你……你……”“最后一次,我真的好想你。

”“啊……你别把我衣服撕了……呜……别脱我的衣服……”“快快,我等不及了。

噢……都脱光!”“啊……拿开你的手……你这么卑鄙。

”两人厮打着。

吴彬心跳加速,双手颤抖,“是不是阻止她们?”他心中一团乱麻。

“可是……太丢人了……怎么向雅卿解释……”“唉……别把我的衣服乱扔。

”雅卿的声音。

看来衣服已经被脱光了。

“咦?你的毛毛这么短啊?”“讨厌……不要……让我出去!”“嘻嘻……你光着身子出去吧!”“你……你……”雅卿气得说不出话来。

“答应我,最后一次。

”“不……啊……噢……”“别乱动!”孙君威胁着,“否则,我告诉你老公,说你勾引我!”“啊!你……千万不要……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你听话不听?”“我……我听话……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雅卿哀求着。

吴彬痛苦地抱住头,“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只听孙君又说:“你看,你都湿了,还说不要!趴下!你趴下。

”“呜……”“对,屁股翘一翘,再高点。

”吴彬偷偷探出头,妻子雅卿雪白的屁股正好对着自己。

她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屁股高高翘起,等待着另一个男人的姦yín。

孙君挺着粗大yáng具插了进去。

“啊……”雅卿叫着。

“舒服吧?”孙君问,快速地抽插着。

“啊……”“比你老公怎么样?”“呜……别提他……”“说!”“呜……”“你敢不说!”孙君威胁,“明天我就告诉你老公!”“不……不要……我说……我说……很……舒服……”孙君心想吴彬在偷拍,有意在吴彬面前卖弄,九浅一深大干起来,整个休息室里都是“滋滋”地插穴声。

吴彬跪倒地上,甚至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只听孙君又问:“比你老公插得舒服吧?”雅卿逐渐进入状态,“嗯……舒服……”“那……你是不是特别愿意让我肏你?”“我……”雅卿犹豫着。

“说!否则……”“我说……我说……是,我愿意让你……”“干什么?”“肏……我……”“哈哈……”孙君大笑,“我让你干什么都行?”“是……什么都行。

”两人翻身的声音。

“给我吸!”孙君命令道。

“我……我不会!”“快吸!吸完放你走!这是最后一次。

”“真的?”“真的!快!”“我吸……我吸……”吮吸声传来。

吴彬浑身已经酥软,这种打击实在太大了,平时夫妻间做aì时,要求妻子为自己吸yáng具,妻子都嫌脏不肯吸,而现在居然在替别的男人吸yáng具。

“坐到我身上来!把我弄舒服就放你走。

”孙君命令着。

“是!”雅卿很听话。

两人换了一种姿势,雅卿背身坐到孙君腿上,主动摸索着将yáng具塞进自己的yīn道。

雅卿上下套动着,极力满足着他。

孙君柔捏着她的双rǚ。

他有意将身子向里屋转了转,好让吴彬拍清楚。

他有些奇怪,里屋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吴彬没来?”孙君下班前给了吴彬钥匙,约好在这里,孙君顾不了许多,又让雅卿跪在地上,他要好好玩玩这个女人。

“我插进去了?”“嗯……插吧……插……插我的xiāo茓……噢……啊……轻点……你的那个太大了,我受不了。

”“我的jī巴太大了吧?”“嗯……”“比你老公的大?”“嗯……比他大。

”“那……是不是……比他干得你……更爽……”“噢……不知道……”“不……不行……快说……谁干你更爽……谁肏你更爽……快说……”,孙君用大ròu棒在雅卿的mī穴里又深又狠地快速抽插。

孙君又深又狠的快速抽插让雅卿受不了啦,她感觉猛烈的快感迅速袭向花心,并从花心迅速地传遍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她再次无法控制自己地叫道:“啊……啊…… 啊……我爽死了……太舒服了……你真会肏……你比他厉害……比他会肏……你肏我更舒服……比他肏得好……肏得舒服……我…更喜欢……和你肏……啊啊……我来了……噢……”。

雅卿随即到了高氵朝 。

孙君感到ròu棒被雅卿的yīn道一阵一阵地紧缩、吮吸,知道雅卿已经高氵朝 ,大ròu棒更加卖力地冲刺,口中说道:“你快说……我比谁厉害……比谁会肏……快说……”“你比我老公厉害……比我老公会肏……你肏得我……舒服死了……”“你老公是谁……快说……你老公是谁……我比谁会肏……啊……噢……”孙君在雅卿的yīn道深处喷射了……“噢……”雅卿的花心被强劲的jīng液一喷,不禁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啊……爽死了……你真的比他厉害……比我老公吴彬厉害多了……”“啊……”孙君惊呆了……吴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婆会说出这样yín荡的话,不禁勃然大怒,拉开里屋的门,冲了出来,却看见老婆浑身发软地躺在地上,双腿仍然大大地张开着,孙君刚射进去的jīng液从yīn道口慢慢地往外流……吴彬感到无地自容。

雅卿看到老公冲了出发,大吃一惊,“怎么老公会在这里,那刚才……岂不是全都被他看见了……”心中一急,晕了过去……吴彬懒洋洋地看着电视,妻子李雅卿正在浴室洗着澡。

吴彬是一所小学的体育老师,平时只看体育节目,无聊的电视剧让吴彬感到厌恶,他“啪”的一声关掉电视,起身向浴室走去。

吴彬轻轻推开浴室的门,立即看到雅卿玲珑的背影。

雅卿天生一副好身材,肌肤雪白细腻,臀部浑圆柔嫩,特别是一双大腿修长健美。

结婚前,曾让吴彬痴迷。

但结婚三年来,两人一直没有孩子,吴彬对雅卿的感情也越来越淡,已经很久没看妻子洗澡了。

“啊!”雅卿发现了吴彬,目光中既有惊讶、羞涩,又有几分喜悦。

“你干什么?”她娇嗔道。

她对丈夫的感情始终未变,尽管有时觉得生活中少了点乐趣,但在她心中,丈夫是最好的。

她一直渴望以前的激情能够重来。

“你又偷看!”雅卿说,“又不是……没见过。

”“偷看才有意思!”吴彬笑嘻嘻地说,随即脱着衣服。

雅卿转过身子,尽管结婚很久了,夫妻间也曾赤裸裸相对,但她依然保持着女人天生的羞涩,虽然有时有些渴望。

吴彬赤裸着抱住雅卿。

“啊……”雅卿发出轻轻的叫声,丈夫好久没有这样了。

吴彬的动作总是很轻柔的,这是他的天xìng。

“用力!” 雅卿悄悄地说,她也不知为什么总希望丈夫粗暴一点。

吴彬没有改变,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方式做aì……“我是不是胖了?”雅卿对着镜子扭动着腰肢。

“嗯……”吴彬胡乱答应着,完事后他就倒在沙发里,悠闲地吸着烟。

“我问你呢?”雅卿走过来,“你回答我!”“胖了好啊!”吴彬随口说,“显得xìng感。

”他始终不明白妻子为什么怕发胖。

雅卿又跑到镜子前,“真的胖了吗?”她自言自语地说,“看来要锻炼了!”雅卿偷偷报名参加了健身班,每周一、三、五晚上去锻炼。

她没有告诉吴彬,希望几个月后给他一个惊喜,就慌称回娘家给小侄子补习功课。

吴彬也因此多了三个可以和朋友喝酒的晚上,也就没有多问。

吴彬最近常和学校一个叫孙君的体育老师在一起。

孙君以前是市体院体操教练,身强体壮,虎背熊腰,不知为什么几个月前突然被分配到吴彬的学校。

吴彬和他同在一个办公室,又都是年轻人,平时常在一起搓麻、喝酒、聊天,十分投机。

这天中午,吴彬和孙君一起吃午饭,由于下午没课,两人喝了点酒。

“你知道我为什么调到这儿来吗?”孙君有些酒意了。

“我哪儿知道!”吴彬淡淡地说,他一向不关心别人的事。

“嘻嘻……”孙君笑了,“我把一个女队员……嘻嘻……”吴彬明白了,笑着说:“你本事挺大啊,那女孩子多大了?”“十八……才十八。

”孙君说,“真嫩啊!”“你老婆知道了?”吴彬问。

“没……哪能让她知道。

”孙君说,“不过,被人发现了,就……”“就把你调到这儿来了。

”吴彬接着道,“看来,我们学校的女教师要倒楣了。

”“嘿……”孙君不屑地说,“都是孩子他妈了,谁稀罕!”吴彬也笑了,“成熟女人那才有味道。

”孙君一脸坏笑,“咱俩真是同一个脾气,我也喜欢成熟的。

不过,首先要漂亮。

我们学校……都太丑。

”“是啊!”吴彬脑海中闪过几位女老师的影子,只有英语组的刘玲玲有点姿色。

孙君又说:“不过,最近我发现一个少妇,又美丽又xìng感。

”“哦!”吴彬奇怪地问,“是谁啊?我怎么没注意。

”“你当然不知道了,不是我们学校的。

”孙君说,“是我在健身班发现的,还是我初中时候的同学呐。

”吴彬明白了,孙君课余时间在一家健身俱乐部当教练,看来有了艳遇。

吴彬说:“搞到手了?”“还没有。

”孙君说,“不容易啊,丫的,让人心里痒痒的。

”“是裤裆里痒痒吧?”吴彬哈哈大笑。

“那有什么办法?”孙君说,“刚和她说过几句话,人家有老公了。

”“想办法呀!”吴彬说,“先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比如单独训练。

”孙君恍然大悟。

健身房里,雅卿努力地跳着,汗水湿透了紧身衣。

“停!休息一下。

”教练孙君叫道。

队员们停下来,雅卿用手摸着脸上的汗珠。

“用这个吧!”孙君递过一条白毛巾。

“谢谢。

”雅卿礼貌地摇摇头拒绝。

孙君潇洒健壮,中学时就是班上的美男子,让雅卿很有好感。

“你练得很辛苦啊!”孙君说。

“嗯。

”雅卿脸一红,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很少和异xìng说话,即便是老同学。

“不过……”孙君欲言又止。

“什么?”雅卿抬起头问。

孙君说:“你的动作不标准,这样下去,腿会变粗。

”“啊!”雅卿十分吃惊,自己练了一周,没想到会这样。

她急切的问:“那怎么办?”“没关系!”孙君望着她无邪的双眼,说,“下课后,你晚走一会儿,我告诉你怎么办。

”“太谢谢你了。

”雅卿感激地说。

“别客气,老同学嘛,理应帮帮忙。

”孙君说。

在校体育室里,孙君兴奋地对吴彬说:“我看到她的nǎi子了!”“大不大?”吴彬问。

“哇!简直是女人中的极品!”孙君说,“按照你说的,下课后,我留下她单独训练。

她的训练服像游泳衣那样的,又窄又小,领口开的很大。

我让她压腿,站在她身后,她每次弯腰我都看到她白白嫩嫩的大nǎi子,一晃一晃的。

唉,要能摸摸就好了。

”“别着急,”吴彬说,“对结过婚的女人要有耐xìng。

先让她觉得你没有恶意,然后对她说你是如何喜欢她,如何aì她。

”健身房里,雅卿在孙君指导下单独训练,其他队员羡慕地看了一会儿,三三两两地离开了。

“要挺胸!”孙君说,双手按住雅卿的腰腹,“收腹!对,再收!”雅卿一条腿搭在横竿上,做着弯腰的动作。

教练站在自己身后,双手按着自己的腰,他的嘴里数着“一、二、三”,呼出的气息吹到雅卿耳后,让她有种异样的感觉,臀部有些痒。

“休息一会儿行吗?”雅卿说。

“好吧!”孙君向椅子走去。

雅卿跟在他身后,轻轻挠了挠双臀。

两人坐下后,开始聊天。

雅卿和孙君单独相处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成了朋友。

孙君上下打量着雅卿,“你的身材越来越好看了!”“是吗?”雅卿有些欣喜,“谢谢你帮忙。

”“不要谢我。

”孙君说,“你的身材本来就好看。

其实,健美操只对身材好的女人有帮助,使她们越练越好,对另外那些女人,没用。

”“嗯。

”雅卿觉得有道理。

“你……”孙君盯着雅卿的眼睛说,“你真好看。

”雅卿有些欢喜,又感到他的目光有些异样。

“我……”孙君说,“我……其实……一直很喜欢你,上学的时候就喜欢。

”“啊!”雅卿轻轻惊呼了一声,这是她没想到的,她感到一丝慌乱。

“我……一直忘不了你,从来没有这么aì过一个人。

”雅卿不知所措。

“我做梦都是你的影子。

”孙君说,轻轻抓起雅卿的手。

雅卿打了个冷战,甩开他的手,“你太过分了!我是有老公的人,我……我要走了。

”她匆匆跑开了。

孙君望着她的身影冷笑。

在吴彬家里,雅卿躺在吴彬身边。

“我是不是比以前好看了?”雅卿问。

“睡觉吧!”吴彬烦躁地说。

“我就问你这一句话,你回答我。

”雅卿继续进逼。

“不知道!”吴彬蒙住头。

雅卿望着天花板,耳边响起吴彬的鼾声。

“就知道睡!”雅卿幽怨地说。

体育教研室里,孙君对吴彬说:“她不答应,怎么办?”“慢慢来,”吴彬说,“结婚的女人总有些家庭观念的。

”“下一步……”孙君问。

“以退为进,欲擒故纵。

”吴彬神秘地说,“祝你成功!”健身房里,孙君一声“下课”令下,学员们纷纷收拾东西回家,只有雅卿没有动。

连续三天课,孙君没有留下自己单独训练,也未和自己说一句话,甚至没看自己一眼。

“他是不是生气了?”雅卿想,“那天,我是不是过分了?他毕竟是老同学,只不过说喜欢我而已。

”她决定向孙君道歉。

学员们都走光了。

“你还不走?”孙君走到雅卿身边问。

“我……”雅卿说,“那天……”“没关系”孙君洒脱地说,“我有些自作多情了。

不该对你说那些话,让你不高兴了。

对不起。

”雅卿没想到他先道歉,不知该说什么了。

“唉。

”孙君低下头,小声说,“谁让我们相见太晚呢!这也是命运的安排。

”雅卿突然感到一丝委屈,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你哭了。

”孙君温柔地说,“别哭,你一哭我也伤心。

”雅卿愈发抽泣起来。

孙君轻轻扳过雅卿的双肩,为她摸着泪水。

雅卿“哇”的一声扑到孙君的怀里……在体育教研室里,孙君遗憾地说:“差一点,就差一点成功了。

”“你说她扑到你的怀里了?”吴彬问。

“没错!”孙君说,“我看她老公对她不好,这个女人平时享受不到温存。

”“你没趁机占点儿便宜。

”吴彬笑嘻嘻地问。

“那当然!”孙君说,“我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肩,双手慢慢向下滑去。

她的训练服很短的,露着屁股蛋的那种。

我毫不客气地把双手附上去,她的两片屁股又滑又嫩,让人销魂。

”“她没反抗?”吴彬的下体也竖了起来,想像着一个娇美的女人的臀部。

“唉!”孙君叹了口气,“谁知道她死命挣脱,头也不回地跑了。

”吴彬也感到一点遗憾。

“下一步怎么办?”孙君说。

吴彬想了想,“明天上课,如果她不来,你以后也没机会了;如果她还来,说明她对你有意思,放心大胆,来个霸王硬上弓。

女人,有过一次就能永远征服。

”“好!”孙君叫道,“事成之后我一定好好谢谢你。

”吴彬笑了,“怎么谢我?总不能让我也分享你的女人吧?”“有什么不可以呢!”孙君大方地说,“又不是老婆。

”在吴彬家里,天已经很晚了,雅卿还没回来。

“是不是住在娘家了?”吴彬想,正要打个电话。

雅卿开了门。

“你回来了。

”吴彬懒洋洋地问。

“嗯。

”雅卿情绪不高,低着头向卧室走去。

吴彬觉得她有些异样,跟了进去,发现妻子头发有些乱,就问:“怎么了?不舒服吗?”“呜……”雅卿支吾着,“我……我有些头昏……可能是今天太累呢……”“噢。

”吴彬说,“早睡觉吧。

”两人躺在床上,吴彬脑海里都是孙君的影子,“不知这小子得手没有?”雅卿突然抱住他,“你还aì我吗,亲aì的?”“嗯。

”吴彬胡乱答应着……,心想:“明天一定问问孙君,这小子真有艳福……”第二天,孙君兴奋地说:“哥们成功了!”吴彬有些羡慕,“说说看。

”孙君说:“昨天晚上她又来了,我记着你说的话,下课后把她留下来。

她开始有些犹豫,我说送她一盘健美录像带。

等学员都走了,我把她带到休息室,关上门。

这个傻女人还以为真有录像带,说录像带呢?我说在这里,然后指了指写字台。

她向写字台走去,她还穿着训练服,露着雪白的大腿和屁股。

我再也控制不住,扑上去抱住她。

她死命挣扎,大声喊叫。

我用嘴堵住她的嘴,亲吻着她。

一会儿功夫,她就娇喘连连了。

”吴彬的yáng具直了起来,他悄悄把手伸进裤裆。

孙君继续说:“我一面吻她一面摸她nǎi子,她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胸部不停起伏。

我拉开她衣服的拉链,迅速给她脱下来。

我不给她犹豫的机会,就把她按倒在写字台上。

我一摸她的yīn户,嘿嘿,早就湿乎乎的了,我立即脱光自己的衣服,从后面插进去。

她嘴里说着不要不要,yīn道却不听话,紧紧吸着我的jī巴。

舒服啊……”吴彬的眼睛里也闪着yín光。

孙君又说:“她的yīn道很紧,处女一样,真的,我从未玩过这么好的女人。

我插了她两百多下,她就已经被彻底征服,发出诱人的呻吟和喊叫。

看来她老公平时满足不了她。

最后,我把她翻过身来,从正面肏她,痛快淋漓在她的yīn道里射了精,没想到这女人也挺浪的,高氵朝 好像特别强,我shè精的时候,她双手双腿紧紧地缠着我,浑身抖得很厉害,yīn道收缩的力道更是我前所未遇,好像要把我的jīng液榨干似的……”吴彬兴奋得也在裤子里射了精,“后……后来呢?”“她趴在我肩头哭了,那会儿,我真有些喜欢她了。

”“你不会被她迷住吧?”吴彬打趣道。

“嗯。

”孙君说,“我见的女人多了,她是最好的一个,又美丽又善良。

但也不至于真aì上她。

只是……怎么能长期占有她呢?”吴彬思考着。

“我真有些离不开她了呢!”孙君唠叨着。

“有了!”吴彬灵机一动,“照片!”“你是说……”孙君道,“偷拍。

”“不错!”吴彬说,“然后要挟她,她不就是你长期的玩物了吗?”“妙!”孙君兴奋地说。

在吴彬家里,雅卿伏在丈夫胸前问:“你还aì我吗?”。

“当然。

”吴彬随意地回答着。

“我真的很aì你。

”雅卿又说。

“我也是。

”吴彬被感动了,轻轻搂着妻子,“我们永远不分开。

”“真的?”雅卿眼睛里闪着泪光。

吴彬脱着妻子的衣服,雅卿有些轻微的拒绝,但还是配合了他的动作。

吴彬在雅卿身上忙活了几下就气喘吁吁地射了精。

“嗯……”雅卿发出轻轻的叫喊。

健身房里,吴彬藏在休息室里屋,他手里握着相机,口水都快流出来。

心想,等一会儿将观看一场活春宫,照片一定多留几张,自己或许也可以趁机占点便宜呢。

九点多了,吴彬听到脚步声。

“我只和你说几句话,决不再侵犯你。

”孙君的声音,“真的!相信我。

”看来,那个女人后悔了,不大想来。

门打开了,进来两个人,紧接着是关门的声音。

“我不能对不起我丈夫。

”一个女人的声音。

吴彬一听之下,如同五雷轰顶,这不是自己的妻子雅卿吗?只听雅卿继续说:“我们就此分手吧,免得将来铸成大错。

这种……偷偷摸摸地……我害怕。

”“别怕!”孙君说,“宝贝,有我在。

”“你别碰我!”雅卿的声音。

吴彬呆住了,“这不是做梦吧?”对自己忠贞不二的妻子竟然……而自己还帮助别的男人玩了自己的老婆。

吴彬不知该如何是好。

孙君搂过雅卿,“亲热亲热!想死我了。

”“不……不要……我……总有犯罪的感觉。

”雅卿挣扎着。

“来吧!最后一次。

”“不……放开我……求你了……”“你答应我最后一次,我就放了你。

”“你……你……”“最后一次,我真的好想你。

”“啊……你别把我衣服撕了……呜……别脱我的衣服……”“快快,我等不及了。

噢……都脱光!”“啊……拿开你的手……你这么卑鄙。

”两人厮打着。

吴彬心跳加速,双手颤抖,“是不是阻止她们?”他心中一团乱麻。

“可是……太丢人了……怎么向雅卿解释……”“唉……别把我的衣服乱扔。

”雅卿的声音。

看来衣服已经被脱光了。

“咦?你的毛毛这么短啊?”“讨厌……不要……让我出去!”“嘻嘻……你光着身子出去吧!”“你……你……”雅卿气得说不出话来。

“答应我,最后一次。

”“不……啊……噢……”“别乱动!”孙君威胁着,“否则,我告诉你老公,说你勾引我!”“啊!你……千万不要……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你听话不听?”“我……我听话……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雅卿哀求着。

吴彬痛苦地抱住头,“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只听孙君又说:“你看,你都湿了,还说不要!趴下!你趴下。

”“呜……”“对,屁股翘一翘,再高点。

”吴彬偷偷探出头,妻子雅卿雪白的屁股正好对着自己。

她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屁股高高翘起,等待着另一个男人的姦yín。

孙君挺着粗大yáng具插了进去。

“啊……”雅卿叫着。

“舒服吧?”孙君问,快速地抽插着。

“啊……”“比你老公怎么样?”“呜……别提他……”“说!”“呜……”“你敢不说!”孙君威胁,“明天我就告诉你老公!”“不……不要……我说……我说……很……舒服……”孙君心想吴彬在偷拍,有意在吴彬面前卖弄,九浅一深大干起来,整个休息室里都是“滋滋”地插穴声。

吴彬跪倒地上,甚至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只听孙君又问:“比你老公插得舒服吧?”雅卿逐渐进入状态,“嗯……舒服……”“那……你是不是特别愿意让我肏你?”“我……”雅卿犹豫着。

“说!否则……”“我说……我说……是,我愿意让你……”“干什么?”“肏……我……”“哈哈……”孙君大笑,“我让你干什么都行?”“是……什么都行。

”两人翻身的声音。

“给我吸!”孙君命令道。

“我……我不会!”“快吸!吸完放你走!这是最后一次。

”“真的?”“真的!快!”“我吸……我吸……”吮吸声传来。

吴彬浑身已经酥软,这种打击实在太大了,平时夫妻间做aì时,要求妻子为自己吸yáng具,妻子都嫌脏不肯吸,而现在居然在替别的男人吸yáng具。

“坐到我身上来!把我弄舒服就放你走。

”孙君命令着。

“是!”雅卿很听话。

两人换了一种姿势,雅卿背身坐到孙君腿上,主动摸索着将yáng具塞进自己的yīn道。

雅卿上下套动着,极力满足着他。

孙君柔捏着她的双rǚ。

他有意将身子向里屋转了转,好让吴彬拍清楚。

他有些奇怪,里屋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吴彬没来?”孙君下班前给了吴彬钥匙,约好在这里,孙君顾不了许多,又让雅卿跪在地上,他要好好玩玩这个女人。

“我插进去了?”“嗯……插吧……插……插我的xiāo茓……噢……啊……轻点……你的那个太大了,我受不了。

”“我的jī巴太大了吧?”“嗯……”“比你老公的大?”“嗯……比他大。

”“那……是不是……比他干得你……更爽……”“噢……不知道……”“不……不行……快说……谁干你更爽……谁肏你更爽……快说……”,孙君用大ròu棒在雅卿的mī穴里又深又狠地快速抽插。

孙君又深又狠的快速抽插让雅卿受不了啦,她感觉猛烈的快感迅速袭向花心,并从花心迅速地传遍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她再次无法控制自己地叫道:“啊……啊…… 啊……我爽死了……太舒服了……你真会肏……你比他厉害……比他会肏……你肏我更舒服……比他肏得好……肏得舒服……我…更喜欢……和你肏……啊啊……我来了……噢……”。

雅卿随即到了高氵朝 。

孙君感到ròu棒被雅卿的yīn道一阵一阵地紧缩、吮吸,知道雅卿已经高氵朝 ,大ròu棒更加卖力地冲刺,口中说道:“你快说……我比谁厉害……比谁会肏……快说……”“你比我老公厉害……比我老公会肏……你肏得我……舒服死了……”“你老公是谁……快说……你老公是谁……我比谁会肏……啊……噢……”孙君在雅卿的yīn道深处喷射了……“噢……”雅卿的花心被强劲的jīng液一喷,不禁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啊……爽死了……你真的比他厉害……比我老公吴彬厉害多了……”“啊……”孙君惊呆了……吴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婆会说出这样yín荡的话,不禁勃然大怒,拉开里屋的门,冲了出来,却看见老婆浑身发软地躺在地上,双腿仍然大大地张开着,孙君刚射进去的jīng液从yīn道口慢慢地往外流……吴彬感到无地自容。

雅卿看到老公冲了出发,大吃一惊,“怎么老公会在这里,那刚才……岂不是全都被他看见了……”心中一急,晕了过去……。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