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史上最yín婚礼

史上最yín婚礼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杨氏企业是H市最有钱最有实力的公司之一,三年前李氏集团被杨氏企业利用卑鄙手段兼并,董事长李东宏自杀,其妻子周润芝一病不起,没出半年随夫而去,其子李世杰不知所踪。

  没错,李世杰就是我,从我母亲过世那一刻起,我就开始计划报复整个杨氏家族,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使他们个个身败名裂。

为此我用父母仅留的一些积蓄去一个叫泥崩的国家,拜一位叫露露羞的催眠大师学艺,三年后我学业有成,可以轻松催眠一般人的精神思想。

现在我利用这卑鄙下流的催眠术糟蹋了杨氏家族的所有女xìng,并使她们成为我胯下xìng奴,男xìng被我灌输的绿奴的思想,然后好戏的高氵朝 开始了。

            (一)清晨的狂想曲  「兰兰,兰兰,起床了!」一个身材高挑且很丰满的贵妇人,在房间的门外叫着自己女儿。

  「兰兰快起来了,今天是妳结婚的日子,快起来,难道让我们尊贵的主人等妳起床吗?」贵妇人继续催促着女儿。

  「让我再睡会,妈妈,昨天主人把我肏到高氵朝 5回,凌晨3点主人才离开,再让我多睡5分钟,5分钟后我就起床。

」女儿换了个睡姿继续酣睡。

  「那妳爸爸来叫妳起床了。

」  「不要,我才不让那个没用的男人碰我的身体,除了主人,谁都不可以,我这就起床。

」  赖床的女儿叫杨兰,是杨氏企业董事长杨昭的大女儿,是第一个被我攻陷的杨氏家族的女人,而今天就是我和杨兰的结婚的日子,当然了,这是一场不一般的婚礼。

  杨兰缓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拉开窗帘,让清晨第一缕晨光洒在自己的胴体上,想起昨天晚上主人生猛的肏自己,左手不由自主的抓弄自己那白皙的大nǎi子,右手滑向那乌黑浓密的森林。

  「好想见到主人,快点肏自己。

」  左手松开大nǎi子拨开自己红肿的yīn唇,右手食指和中指伸进了那微微湿润的红色ròu洞。

  「昨天主人射在里面7次,应该还留有一些jīng液的,真想吃主人的jīng液啊!」  这样想着,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加大了力度,使劲往自己xiāo茓的伸出抠挖着,终于从里面抠出微微发黄浓稠而且混合着自己yín水的jīng液。

  看着两指间的jīng液,杨兰那俊俏柔美的脸庞浮现出yín媚又渴望的表情,把手指上的jīng液靠近鼻子,贪婪着闻着jīng液的味道。

  「啊!主人的jīng液不论何时闻起来都是那么诱人,那么香!」  然后急不可待的把两只伸进自己诱人的口中,来回吸允着,直到把手指上的jīng液全部舔舐干净才把手指拿出来。

  「主人的jīng液太好吃了,还是想吃到新鲜的jīng液啊!」杨兰不由自主的想到。

  「兰兰妳起来了吗?洗漱,然后化妆,妳的堂姐堂妹都来给妳当伴娘了!」母亲催促道。

  「我已经起来了,这就来开门。

」杨兰把房间门打开,出现在门外面的是四位年龄各异的美丽女子。

  「小骚货,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没穿上衣服,小心主人肏妳啊!」其中一个看上去年龄稍微比杨兰大一点的女人一脸媚笑说道。

  「恭喜新娘子啊!」剩下两个年龄比杨兰小的女人一脸笑容向杨兰恭喜道。

  「都这都几点了,妳还没有洗漱,马上主人就要接妳来了,快点去准备!」母亲有些恼怒的催促道,但掩盖不住因女儿出嫁的喜悦心情。

  最年长的目前叫赵雅姿,是杨昭的妻子,在我攻陷杨兰后,有一次我和杨兰在她们家里疯狂的做aì了一天一夜,杨兰的骚穴里始终插着我的大ròu棒,很是销魂。

  第二天杨昭夫妇旅游归来,正好把我们堵在床上,我顺便催眠了杨昭和赵雅姿,爆肏了赵雅姿,给其下的心理暗示是「赵雅姿是一个天生的荡妇,每天如果不让我肏个三四回,就会生不如死,以被我肏玩为荣。

」  就在那一天,首次让我尝到了杨家母女花的甜蜜滋味,而杨昭被我下的心理暗示更是被催「完全允许杨家的女xìng被眼前这个男人随意姦yín,以被我姦yín为荣,没有我的允许,杨家所有男xìng不能触碰所有杨家女xìng,包括杨昭自己。

」  随后召开了杨氏家族会议,当场催眠杨氏家族所有人,给他们下了杨昭和赵雅姿同样的心理暗示。

  另外三个妙龄女郎,分别是杨兰的堂姐杨瑶,杨兰的两个双胞胎堂妹杨茹和杨茜,当然她们也没有逃出我的yín爪,也被我肏过无数遍了。

  而这四位丽人今天的穿着也是相当诱人。

赵雅姿虽然已是40岁的人,但因为家境富裕,平时也很注重保养,俨然一副30出头的少妇模样,身材也没有因为生过孩子而走形,但是肚子不知为何却微微隆起(这是一个伏笔,为后面的剧情做铺垫),如果这点可以忽略不计的话,简直可以用蜂腰肥臀来形容,那双95E的巨rǚ更是我喜欢把玩的对象。

  从心里上讲我更喜欢人妻熟女一类的女人,懂得情趣,其次我才喜欢调教少女。

所以姦yín赵雅姿的次数比杨兰的要多。

  其实赵雅姿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当然是我的孩子,这事只有我和赵雅芝知道。

因为是自己女儿大喜的日子,今天的穿着没有往日的放浪,一件红丝的旗袍,但在胸部的位置开了个心形的洞,裙摆很短刚好都盖住屁股,走路时会发现赵雅姿今天根本没有穿内裤。

黑色的网袜包裹在那条美腿上,黑色的高跟鞋更是把美腿衬得修长无比。

  杨瑶是杨氏企业的董事长秘书,自从杨昭把董事长的位置让给我,杨瑶就成了我的私人xìng奴秘书,每天例行公事的早中晚三回做aì更是雷打不动。

乌黑的长发披在双肩上,身材严实就是小一号的赵雅姿,唯一不同的就是鼻梁上架着一副红色的全框眼镜。

  杨茹和杨茜这对姐妹花今年才上高中,刚被我开苞还不到一个月,上个星期外出旅游,带着这对姐妹花玩双飞,基本把她们的yín荡本xìng开发出来了。

  以上三位就是就是今天婚礼的伴娘,三人的衣着也很特别,都是吊带超短裙,杨瑶是神秘的黑色,杨茹和杨茜则是纯洁的白色,透明的薄纱材质加上蕾丝花边把三位大美人衬托的更加娇媚可人。

  里面的内衣三人却不相同,杨瑶的内衣是三点式,但文胸很小,刚刚能把rǚ头盖住,而下面的内裤更是诱人,两条布料的小内裤腰上的是蕾丝花边,一条由珍珠链代替了另一条布料,紧紧的镶嵌在依然湿润的yīn唇里。

  而杨茹和杨茜的内衣相对没有那么劲爆,文胸只有半个罩杯,坚挺的rǚ房露出半个,rǚ晕清晰可见,那粉红色的小葡萄若隐若现。

下面的内裤杯盖盖在yīn户上的布料被绣成了蝴蝶。

三人同时穿着和衣服颜色一样的8厘米的高跟鞋。

  「呀!妳们都换好衣服了,我也得赶紧上妆了,今天我才是女主角!」说着杨兰赤裸着身体走进了卫生间,拿起了牙刷,但是很惊奇的发现没有牙膏。

  「兰兰,今天是妳大喜的日子,所以今天的一切安排都是特殊的,今天就从洗漱开始,首先洗脸的水不能用普通的自来水,要用主人的尿液,包括漱口都要用,其次牙膏也不能用,要换成主人的jīng液。

」母亲赵雅姿跟进卫生间为女儿解惑道。

  杨兰当听到要用我的尿液洗脸时,脸上稍微出现一丝基础的情绪,但听到有我的jīng液时,顿时被惊喜的神情所替代。

  「哪呢?哪呢?妈妈主人的jīng液在哪?」杨兰高兴地向自己的母亲询问道。

  赵雅姿向女儿微笑了一下,径自走到洗脸池旁,单手扶着洗脸池的边沿,背对着自己的女儿弯下腰,然后另只手把那本就盖不住自己的屁股的旗袍往自己的腰际一提,露出了雪白丰满的臀部。

  「女儿,主人从一个星期前就开始不肏我的yín穴了,每天三次肛jiāo,妳期待的主人jīng液就在妈妈的屁眼里,快点自己取吧!」说着还晃动着自己的yín臀。

  杨兰发现自己妈妈的屁眼上塞着一个透明玻璃的肛塞,直径足足有三厘米,菊花的边缘已被肛塞挤得红肿不堪。

  「谢谢主人,谢谢母亲,那我就不客气喽!」  杨兰握住肛塞的把轻轻的一拔,竟然没有拔出来。

而赵雅姿同时浑身颤了一下,「啊」轻微呻吟一声,险些坐在地上,调整好姿势,双腿打开,双手紧紧扶住水池的边沿。

  抬起头望着镜子对女儿说:「兰兰,使点劲,可能jīng液在妈妈的屁眼里时间太长,有些凝固了,和肛塞沾在一起了,再来一回,使劲,妈妈忍得住。

」随后给了女儿一个鼓励的笑容。

  「辛苦妈妈了,妈妈生我的时候那么痛苦,我结婚的时候还要妈妈忍受痛苦,妈妈您受累了!」  「应该的,妈妈的屁眼除了专门套弄主人的大ròu棒外,另一个用处就是主人的jīng液储藏罐,兰兰快点吧,我们时间已然不多了,这种痛苦妈妈忍得住。

」  「那妈妈,我就再试一回。

」随后杨兰双手都握住肛塞的尾部猛然使劲,就见镜子里的赵雅芝舌头外伸,眉头紧锁「啊」大叫了一声,终于忍不住疼痛趴在了地板上。

而那玻璃肛塞就在杨兰的手上。

杨兰不由自主的把肛塞放到鼻尖,贪婪的闻着肛塞上遗留的jīng液气味,一脸陶醉。

  「兰兰不要闻了,快点拿牙刷来,jīng液会涌出来的。

」赵雅姿从疼痛中缓了过来,又恢复成了撅屁股的姿势,却发现女儿竟然再闻肛塞上的气味,不由的著急和害羞。

  「来了,只是那肛塞上既有主人jīng液的味道,又有妈妈屁眼的味道,很是让人家迷恋嘛!」说着拿起牙刷放到赵雅姿屁眼的下方,等待那白花花的jīng液涌出,可是足足等了1分钟也没有见到半滴jīng液流出。

  「妈妈,妳是不是偷偷的把主人留给我的jīng液吃掉了?」  「这孩子,妈妈再下三滥也不会偷吃女儿结婚时主人特意交代的礼物,刚才我不是说了吗?可能是jīng液在妈妈的屁眼了里的时间太长了,凝固了,把妈妈的屁眼堵住了,怪不得我这两天总觉着屁眼痒痒的,涨涨的,像塞了个石头。

」  「那怎么办啊?不用jīng液刷牙,我怎么见主人?」  「孩子不要着急,妈妈为了妳,再忍受一下,妳拿牙刷使劲往妈妈的屁眼捅,把那块凝固的jīng液块捣碎就可以了。

」  「只好这样了,妈妈您再忍耐一下吧!」  杨兰拿着牙刷用力的捅进赵雅姿的屁眼深处,来回捣了三四下,感觉顶牙刷顶部的小硬块貌似碎了,而赵雅姿因这种痛和快乐的感觉眼睛已经上翻,舌头也无力的打在嘴角边。

  「啊,好爽,就像再次被主人为菊花开苞一样,好舒服啊!」浓稠微微发黄的jīng液伴随着凝固的块状物体,疯狂的从赵雅姿的屁眼里涌了出来。

  杨兰赶紧拿牙刷满满舀了一勺jīng液,迫不及待的伸进嘴里开始刷牙,每颗牙都用我的jīng液洗刷着,每个缝隙都没有放过,都被我的jīng液浸泡过,最后拿起洗漱杯,里面不是水,而是我的尿液,用我的尿液混合着我的jīng液,最后漱漱嘴并没吐掉,而是咽了下去。

  「这下,嘴里全是主人的味道了。

」  「卜,噗…噗…?」瞬间,整个卫生间弥漫着臭不可闻的气味,杨兰转过头才发现,自己的母亲正蹲在地板上大便,地上已经有了一大片伴着白丝物的球状大便,而赵雅芝的脸上满是解脱、轻松、舒服、享受混合的表情。

  大概是发现自己女儿看着自己大便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解释道:「为了这一时刻,主人这一个星期天天在妈妈的屁眼里浇注,为了使jīng液不流出浪费,主人命令妈妈这一个星期内也不可以大便,所以妈妈的肚子最近鼓鼓的,方便也臭了一点。

」赵雅姿满脸通红的解释道。

  「额…哦…又来了…噗…噗…」又一坨大便被赵雅姿拉了出来,可能是几天的食物,大便的颜色也深浅不一。

  「好舒服,憋了一个星期,真是值得啊,哦,又一波…噗…噗…」  「妈妈那妳就独自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快乐时刻吧,女儿不打搅您了。

」  杨兰走出卫生间,随手关上房门。

卫生间里「噗噗声」和呻吟声,继续演奏者扭曲的乐章。

  杨兰回到自己的房间,杨瑶、杨茹、杨茜还在屋里等待着新娘子,为她化妆。

  「怎么这么慢,大姑也是,怕妳浪费时间跟着妳去,怎么还是这么久才出来?」杨瑶责怪杨兰道。

  「嘿嘿,没想到妈妈和主人从早晨一开始就给我一份惊喜,你们闻闻。

」杨兰张开嘴向外吐着哈气。

  「呀,是主人jīng液的味道。

」双胞胎姐妹杨茹和杨茜同时叫道。

  「难道主人已经来了?」  「没有呢,是妈妈和主人合力给我的礼物,等妳们和主人结婚的时候,也会收到这份礼物的。

」杨兰一脸幸福的说道。

  「说到礼物,我也有哦,也是主人和我合力制作的呢!」杨瑶从一旁拿来自己的黑色小提包。

拿到杨兰的眼前晃动着,一脸得意的笑着。

  「是什么,是什么,大姐就不要逗人家啦,快点给人家看看嘛!」杨兰伸手就要去夺过杨瑶的手提包,可是杨瑶的身手相当的敏捷,包包还是依然被牢牢的抱在杨瑶的怀里。

见到杨兰撅起了小嘴,意识到玩笑开的差不多了。

  「好了,不逗妳了,看看这是什么?」说完要就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而里面是分成两层不同东西的液体上面的比较透明,下面的有些发rǚ白色。

  「呐,这是一个星期姐姐我每天手yín三次而喷潮的yīn精,和主人每天在办公室例行公事后的jīng液的混合液体,主人说杨兰今天化妆做头型所使用的发胶,就用这个代替,主人还给它起了名字叫《yīn阳合欢胶》。

」说完交给了杨兰。

  「谢谢姐姐,谢谢主人。

」然后迫不及待的打开玻璃瓶,就要伸手抓液体,却被杨瑶挡住了。

  「傻丫头都要嫁给主人了,还是这么猴急,嫁给主人害怕吃不到主人的jīng液吗?被妳这么胡乱抓起,这种yīn阳合欢胶还能用吗?首先要用上面那层我的yīn精来把小兰的头发打湿,同时也可以使小兰的头发更加柔顺。

」  说着杨瑶把上面的yīn精导入喷瓶,把杨兰那如同黑色瀑布的秀发打湿,而那头更显得乌黑发亮。

  「然后再用主人的jīng液来给新娘子的头发定型。

」杨瑶拿着梳子抹上我的jīng液开始均匀的抹在杨兰每根头发上。

不一会就给杨兰盘起了新娘专用头型。

  「哇,好漂亮啊,大姐的手艺真是不错啊!」杨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对杨瑶笑道。

  「当然了,要不然主人怎么会让我来当新娘子的化妆师呢?」  「杨茹、杨茜,别藏了,妳们两个小骚浪蹄子也准备了礼物吧?」杨兰转过头问双胞胎姐妹。

  「被兰姐猜对了,我们的礼物很特别哦,使用我们两姐妹身上很重要的部分做成的。

」杨茹说道。

  「嗯,恩,很重要的喔。

」杨茜说道。

  「人家猜不出来了,快点告诉姐姐。

」  「看看,就是这个。

」说完两姐妹一人拿出一条大网眼的白色丝袜来。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不久是一双丝袜吗?主人专门给我配了一间丝袜收藏室,像这样粗糙的丝袜,人家少说也有百十来双。

」杨兰不屑又有些失望的说道。

  「哼,就知道妳不识货,妳以为这是普通的丝袜吗?这是用我和杨茜的yīn毛和腋毛织成的!(额,这个确实有点扯了)」杨茹不服气的说道。

  「为了搭配妳白色的婚纱,主人把我们开苞后的第二天就开始准备了,先把我跟姐姐的yīn毛和腋毛刮下来织成丝袜。

这一个月里天天内射到我和姐姐的yīn道里,然后把织好的丝袜分别塞到我和姐姐的yīn道里,浸泡在jīng液里,最后把这双泡在yīn道jīng液里的特殊丝袜取出晒干,这一个月每天重复一次,这样重复了30遍才染成了白色。

(额,这个更扯)」杨茜更加不服气的说道。

  「真的假的?」杨兰惊喜的问着双胞胎姐妹。

  「不信妳检查。

」两姐妹同时说着这句话后,杨茹撩起那件白色透明的吊带超短裙,露出那件只在yīn户上覆盖着蝴蝶的内裤,然后拨开蝴蝶,果然是一个如同馒头的白虎穴,剃的真是光滑。

而杨茜抬起自己的玉臂,露出自己的腋下,同样是光秃秃一片。

  「谢谢妳们姐妹俩,这双丝袜是世界上最美的丝袜!」杨兰拿过丝袜,急不可待的穿在了自己的玉腿上。

  「我的小姑nǎinǎi,妳怎么还光着屁股啊?主人马上就要上门接亲了!」  赵雅姿走进房间,这时的赵雅姿又恢复成了贵妇人的模样,而刚才隆起的肚子,也因为刚才那场痛快淋漓的排泄而消失了,现在可是真正的蜂腰肥臀了。

  「妈妈妳看,女儿现在里里外外都是主人的味道和亲人的祝福。

」杨兰走向赵雅姿,展示杨瑶、杨茹、杨茜给自己的「礼物」。

  「妈妈知道妳现在很幸福,但是妳现在应该穿上婚纱,等待主人来接妳了!」赵雅姿拿过白色的婚纱让杨兰赶紧穿上。

  5分钟后,杨兰穿上了那件充满诱惑的婚纱,婚纱的上半部是一个大V字领的模样,只不过这两条衣带窄了不少,只能刚好盖住rǚ头,rǚ晕清晰可见,束腰紧紧地包裹着杨兰的小蛮腰,下半身本该是多层沙曼的裙子好像少了基层,因为杨兰没有穿内裤,乌黑的yīn毛显得格外显眼。

再加上那特殊的吊带丝袜和白色高跟鞋,太完美了。

  「妳们说这样的打扮,主人会喜欢吗?」杨兰在镜子前摆着各种姿势,询问道。

  「女儿妳是世界上最yín荡下贱的新娘,妈妈为有这样的女儿而感到自豪!」赵雅姿眼睛不由的湿润起来,边擦泪边说道。

  「妈妈,您不要伤心,虽然女儿出嫁了,但我和主人依然会回来看您的,主人也很喜欢妈妈的,主人多次说要在爸爸面前肏咱们这对yín荡的母女花呢!」杨兰安慰着自己的母亲。

  而杨瑶、杨茹、杨瑶三姐妹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杨兰。

  「杨兰,恭喜妳,妳是第一位正式成为主人后宫的杨家女姓。

」三人同时向杨兰祝贺道。

  「姐妹们不要着急,以后妳们也会被主人纳入后宫的。

」突然,窗外响起了鞭炮和二踢脚的声音。

  「主人了,杨瑶,还有杨茹、杨茜妳们做好准备,可不能让主人轻易进入房间把杨兰接走。

」赵雅姿嘱咐三女。

  这时我已经走进了杨家别墅的大门了,上身黑色西装白色衬衣,而下半身却是什么也没穿,反正整个别墅区都被我催眠了,害怕什么?  我的大ròu棒没有勃起也有12厘米长,就那么耷拉着。

但当我看见窝里的情景时我的大ròu棒立刻暴起。

  这间别墅的客厅只有女人,而且都穿着xìng感的三点式。

这些就是杨家所有的女眷了,因为我的催眠已经完全抛弃了羞耻心。

  「尊敬的主人,您终于来了,杨家一家上下三十位骚货恭迎主人。

」一个身穿粉红色大V字用以,大概三十五岁左右的美少妇走到我的身边,顺势跪下,亲吻了一下我的大ròu棒。

  继续说道:「根据杨家婚礼的习俗,开门见喜,喜即红,所以今天准备了三位处子等候主人为她们开苞,用她们纯洁的处子之血染红主人那最贵的大ròu棒。

」  跪在我胯下的女人叫杨阳,是杨昭的妹妹,今天作为婚礼的总管处理婚礼的所有事物。

  「韩洁,过来,今天给主人的生殖器染红的任务就交给妳了,这是妳天大的荣幸啊!」就看见一个梳着短发穿着天蓝色三点式的女生走了过来。

  「最贵的主人,我叫韩洁,因为不是杨家的直系女眷,所以还没被主人玷污过,所以今天染红的任务交给了我,那么,为了不耽误主人的时间,那么就请主人夺走我那可恶的处女的头衔吧!」  说完直接坐在茶几上张开自己的双腿,呈M型,然后掰开自己的yīn唇。

  「主人来吧,夺取人家的贞操,别让兰姐姐等着急了。

」  我走过去,抱起韩洁的双腿,没有任何润滑,直接把我的ròu棒刺进了韩洁的yīn道内。

  「啊,妈妈,好疼啊,疼,为什么我看到主人肏妳的时候,妳很享受的样子?啊~~」  如同锤头般的guī头在韩洁的花唇抽了出来,然后又猛地顶了进去,刚才那下只是试探一下,而这一次直接顶到了yīn道内的那层障碍。

  「宝宝忍住,就疼这一次,以后妳就可以享受到无与伦比的快乐了。

」说着伸出舌头舔弄着女儿的yīn蒂。

  「小骚货,这次真的来喽!」我使劲一顶,终于突破那层抵挡,开始快速的抽插,因为没有做任何前戏,加上韩洁没有被开发过,yīn道那是格外的紧,壁ròu紧紧包裹着我的yīn茎,给我带来无与伦比的感觉。

  「啊,快要疼死了啊,主人快点,让我死个痛快~~」韩洁仰着头,双腿紧紧的缠住我的腰,而杨阳为了减轻女儿的疼痛,开始舔弄女儿的nǎi子,改用右手不停的拨弄韩洁的yīn蒂。

  随着我不停的抽插和杨阳的aì抚,韩洁的疼痛大大减轻,也适应了我的抽插,时不时的开始迎合我的撞击。

  「怎么样小骚货,舒服吗?」  「主人,感觉好奇怪哦,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感觉像飞在云上,啊,好舒服,麻麻的。

」红色的yīn血随着我的抽插泛着泡沫被我带了出来。

  「主人,看了差不多了,请主人尽快让我女儿高氵朝 ,结束染红的最后步骤。

」说完杨阳主动吻上我的嘴,彼此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我下面加大力度猛肏。

  「啊,酥酥麻麻,要飞了,啊,人家的骚穴里好热,要尿尿了,要飞了,啊~」  感觉韩洁要高氵朝 了,我也差不多了,我瞬间猛插几下,感觉腰眼一麻,猛的把大ròu棒抽了出来,终于忍不住射了出来,rǚ白而浓稠的精子射在了杨阳那粉红色的泳衣上,而韩洁第一次享受到喷潮的滋味兴奋的晕了过去,大量浑浊的yīn精夹杂着血丝从yīn道内喷了出来,而韩洁的身体时不时的颤抖着。

  「主人的大ròu棒上已经染满了yīn血,可以去叫门了。

」杨阳一边说道,一边把泳衣上的jīng液括起来伸进嘴里吸允着。

  我来到二楼,在二楼的楼梯口,杨瑶守在那里,见我走了上来,一脸媚笑着迎了上来。

  「尊敬的主人,在你敲开新娘子的房门前有三道试题,要主人一一解决,第一道题,就由我来出。

」  然后杨瑶背对我转了过去,双手扶住二楼的栏杆扶手,弯下腰,把屁股正对我撅了起来,扭过头对我说道:「第一个考验,请主人在5分钟之内让yín荡杨瑶达到高氵朝 ,请楼下的姐妹们做个见证。

」然后冲楼下其他杨家女眷说道。

  「为什么没有邀请我做主人的考官,我也想让主人姦yín到高氵朝 啊!」某女A说道。

  「这种好事一般都是由杨家直系女眷来担任的,杨瑶这个大骚货真是幸运。

」某女B说道……总之楼下一片羡慕嫉妒恨啊。

  「瑶瑶怎么出了这么个简单问题?我保证提前完成考验,贱人看着我。

」  「怎么了,主人?」当杨瑶那双美丽的眼睛和我的双眼对时候,一切思绪陷入了一片昏暗的深渊里。

  「杨瑶追加暗示,当妳的nǎi子、骚穴、屁眼同时受到刺激时,敏感度增加5倍,当妳醒来这条暗示将永远烙印在妳的心灵里。

」  「啪」我使劲打在杨瑶的屁股上,让杨瑶醒来。

  「啊,主人打得好爽,可是主人快插人家,要不然考验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说着还晃动着屁股摩擦着我的yīn茎。

  我左手绕过杨瑶的背猛然抓住她的nǎi子,使劲的抓弄蹂躏着,而杨瑶雪白的rǚ房在我的魔爪下不断变换着形状,同时从嘴里开始发出一声声的娇喘。

  「主人,时间啊,快插进啊!」没等杨瑶说完,我就拨开杨瑶那珍珠链内裤,胯下巨棒已然猛的插进那已经春水荡漾的yīn户里。

  「哦,主人的大jī巴好大,今天更是格外的大,主人快动啊,已经过了1分钟了。

」  我并不着急还是以很慢的速度抽插着,可能杨瑶觉着这种速度不过瘾,开始自己前后晃动屁股以求更深更快的抽插。

  「主人加快速度嘛,时间很宝贵的。

」我并不理会杨瑶的催促,用右手的中指慢慢的伸进瑶瑶的菊花洞里,慢慢地扣弄着。

  「啊!」杨瑶就突然感觉浑身像背电流电击一样,酥麻的感觉从大脑迅速扩散到全身,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这种感觉好舒服啊,为什么今天主人这么厉害?」杨瑶心理想道。

  我的中指顽皮的往杨瑶的菊洞壁的下端挤压着,下身也往下压着然后使劲往杨瑶yīn道壁的上端使劲顶,中指和大ròu棒就隔着那薄薄的一层ròu相互摩擦着。

  「额,不行了,这种感觉棒极了,要来了,主人,主人,人家服了,要高氵朝 了,高氵朝 了,来了!」  接着我就感觉杨瑶的身体突然就开打颤,一股滚烫的yīn精从杨瑶骚穴深入汹涌而出,打在我的guī头上。

然后杨瑶的身体就软了下来,吃力的从xìng高氵朝 的余潮中挣扎的趴在栏杆上。

  「我,我宣布…主人把我这个骚货肏…肏到高氵朝 …只用了…了2分…10秒,主人顺利通过第一个考验。

」  而一楼的杨家女眷都鼓起掌来,祝贺我通过测验。

因为没有抽插多长时间,我并没有shè精,ròu棒还是坚挺着,我顺势抽了出来,本在杨瑶yīn道内yīn精,没有了我的ròu棒的阻挡,就如洪水决堤般用了出来,顺着杨瑶柔顺的yīn毛流淌着。

  楼下那帮女眷看着我那被杨瑶yīn精泡的亮晶晶的yīn茎都看痴了,恨不得把我那硕大的ròu棒吞下去。

不顾杨瑶在地上继续打颤,继续向杨兰的房间走去。

? ?? ?? ?? ? 女学生老师...如果能让我毕业,我什么都可以做! 男老师真的什么都可以!!?? 女学生嗯...(羞) 男老师那. ..给我回去好好用功读书!!!! 回覆检举. THG . 座天使(七级) 串个门加好友打招呼发消息. 状态︰在线上2# 发表于9小时前|只看该作者  走到杨兰房间的房门前,发现杨茹和杨茜这对双胞胎,一左一右的站在门前,一脸媚笑的望着我,两人同时跪下伸出舌头舔弄我的大ròu棒。

  等把我ròu棒舔干净后,杨茹说道:「恭迎主人,第二道考验由我们yín贱姐妹花来当考官。

」杨茜说道。

  「因为我们姐妹不管外观还是身体或是声音都是一模一样,所以这考验的内容,就是在把主人眼睛蒙住的情况下,主人只能用那伟大的大jī巴,插入我们姐妹那yín荡的骚穴,来识别我们姐妹,哪个是姐姐杨茹,哪个是妹妹杨茜。

」  「这么有趣而yín荡的测试,只有妳们这对姐妹花能想出来,那就来吧!」  这时赵雅姿走了过来,用手里的黑色带把我的眼睛蒙上。

  「主人可不许偷看哦!」我一手在赵雅姿的屁股上抓了一把,「呀」赵雅姿轻喊了一声。

  等确认我确实什么都看不到后,赵雅姿说:「主人,杨茹和杨茜已经坐在椅子上,而且都张开看双腿,等待主人用大ròu棒肏他们人后,识别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下面就由我来引导主人来试插骚穴。

」  说完左手轻轻握住我的大ròu棒,轻轻拽着我的分身向一个方向走去。

  其实分别杨茹和杨茜很简单,平时肏玩她们时,我也细心研究过她们的骚穴,简单来说她们俩的G点位置有稍微不同,姐姐杨茹的G点相对来说比妹妹杨茜稍微深一点。

  赵雅姿把我带到一个地方停了下来,然后让我稍微弯下腰,把我的生殖器来回的调试着,时不时还前后套弄着。

  「尊贵的主人,已经调试完毕,请主人试插一个yín穴。

」  这时我也感到了一股湿润的热气,在微微拍打在我的guī头上,这应该是从杨茹或者杨茜的骚穴里呼出的热气。

  我轻轻往前一顶,就感觉guī头被温暖而湿润的yínròu包裹住,舒服极了,我摸索着双手帮助对面女人的屁股,guī头慢慢的向前探索者,我那硕大的guī头如同破冰船一样,慢慢的、一点点的推开周围的ròu壁向前推进着。

  「嗯」突然我听见一声闷哼声,这是我的guī头碰到对面这个女人的G点了,我慢慢的前后抽插着,记忆感觉着这个G点的位置,差不多记住后,开始加速抽插。

  「哦,主人太会干了,次次都干到人家的兴奋点,太爽了!」  因为我还要试插另一个,所以我抽插的力度又猛又快,不一会眼前的女人高氵朝 了。

我抽出来,立刻一个温暖的手掌抓住我的ròu棒。

  「那么请主人试插一个骚穴。

」  同样的调试,同样的探视,但这回我guī头能够细微的感觉到,那块突起的yínròu稍微深了一点,同样是闷哼声,经过前面几次的肏玩,我已经又shè精的感觉,于是这回更是加快力度,耳边那尽显媚态的呻吟声不绝于耳,不一会我和她双双shè精。

  「现在被我肏的是姐姐杨茹,第一个被我肏的是妹妹杨茜。

」我还没有把眼前的黑带拿下来,就迫不及待的把答案说了出来。

  「恭喜主人猜对了,主人顺利闯过了第二个考验。

」赵雅姿帮我把黑带拿下,同时向楼下的女人大声说道,再一次楼下响起一片掌声。

  「主人好偏心哦,把jīng液射进姐姐的yín穴里,主人偏心。

」就见杨茜此时坐在椅子上,双腿大大的敞开着,yīn户上已经yín溺不堪,杨茜撅着嘴说道。

  「我的小杨茜不要着急,今天中午和晚上的节目还有很多,我保证jīng液会把妳的胃撑爆的。

」我的说道。

这才安抚了杨茜。

  「主人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个考验了,接下来就由新娘子亲自提问吧!」赵雅姿说完,轻轻的敲了房门三下。

  「小兰,主人已经顺利通过前两道测试了,下面就看妳的啰!」赵雅姿向房间里喊道。

  顿时,楼上楼下安静了下来。

就听见房间里说道:「主人,最后一个测试由人家亲自来担任考官,测试的内容很简单,我来问主人三个问题,如果三个问题主人都答对了,房间门就开了哦,那么第一个问题,请问主人,人家的开苞夜是哪年哪月哪日?」  「这个太简单了,是20XX年5月5日。

」  「恭喜主人对了呢,那么请主人听清楚第二个问题,开苞夜那夜,主人肏的人家高氵朝 了几次呢?」  「一共四次,若不是妳母亲饥渴难耐,干妳一夜都没问题。

」我身旁的赵雅姿害羞的看着我,双腿瘙痒的摩擦着。

  「恭喜主人又答对了,最后一到问题了,请问主人,主人那夜射出的jīng液都射到了哪里呢?」  「小骚货,当然射到了妳的yín穴里了,然后妳为了纪念主人我第一次射进妳那yín贱的骚穴里,还自己抠出来一点jīng液,放在一个微小的玻璃瓶里,做成吊坠,说要天天带着,现在肯定戴在你的脖子上吧!」  「恭喜主人都答对了,yín荡新娘恭迎主人接人家。

」这时只听?吧一声,房门开了。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