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十年孝母温馨乱

十年孝母温馨乱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有人孝母,可是没人像我对寡母行孝的那般深入到位和历久弥亲!我的家乡是南方一个山区小县的一个边远小村庄。

我和母亲住在村边的一栋小「洋楼」里,那是爷爷到菲律宾经商后寄钱来盖的。

我15岁的时候,父亲凭爷爷的关系去了香港,后来又辗转到了菲律宾,可惜还没来得及接我母亲出去,竟不幸客死他乡。

为了我,母亲决定守寡,因为她舍不得离开我和那栋可aì的小洋楼。

我们房子位于村边的一个小山坳里,三面是青翠的小树林,前面是一片水稻田,相当幽静。

楼只有两层半,总共才五个房间。

母子俩住在里面,加上爷爷不时寄来的侨汇,就当时的水准而言,应该说我们过的是令人羡慕的日子了。

我本来可以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孝母、娶妻、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可是到了我18岁的时候,工友无意中的一句话,竟引发了我和亲娘之间整整10年的母子乱lún。

那是一段我与亲生母亲过着缠绵温馨、清醇甜蜜的亦母亦妻生活的黄金时期。

第一章:一句话引发的母子乱lún我中小学读书成绩都还算不错,但18岁高中毕业时,由于家庭有点「海外」关系,更主要是由于母亲不善于讨好一些人,结果自然没被选派上大学,于是只好回到家乡,在村里的碾米厂当个记帐员。

一天下午放工,我正收拾着要回家,突然机修工阿发神秘兮兮地走过来,指着碾米工阿伦的背后说:「你知道那家伙急急忙忙要回去干什么吗?」我说不知道。

「回家骑老妈!」阿发诡秘地说。

我开头不明白他的意思,便说这年头谁还骑马。

他说你听错了,是回家骑他的母亲。

我马上意识到什么,赶紧说,你别乱讲啦,哪有的事。

真有的话,那岂不是母子乱lún,传出去会出大事的。

阿发才开始有点怕,连忙央求我保密。

但他接着说,那事儿千真万确,是阿伦亲口告诉他的,因为他们两个好得不得了。

阿发说他实在是忍不住才讲出来,但只限我一个,要我发誓不再多传。

我当然答应了。

阿发兴之所至,说要带我去实地观察阿伦和他母亲。

刚好那天我没什么事,两个人便一同快速赶上去。

走了不久,我们离阿伦不远,看着他回到他母亲看的小店。

阿发一走进去,他母亲的便迅速迎上来,母子两人亲热地搂抱在一起,接着便双双走进里屋去了。

那当母亲的,看来有40出头,白胖丰满,慈眉善目的,看不出是个yín荡的妇人,但她胸部高耸,丰臀略翘,看样子xìng欲很强,阿伦跟她在一起,免不了干柴烈火,母子乱lún的事情只怕是水到渠成。

不过我们也没再看到什么,只能猜想此刻那母子俩大约已经在床上粘到一块翻云覆雨了。

后来我们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精神上震动很大。

阿伦的母亲是寡妇,阿伦十分孝顺她,想不到两人竟然会干出这种有伤风化的丑事。

但又一想,要是阿伦的父亲还活着,那母子乱lún当然是对父亲的伤害,但现在他父亲已经不在了,他们俩这样做其实也没碍到别人。

如果两人都愿意,而且双方都快乐,为什么不可以呢?突然间我又想到了自己。

我母亲跟阿伦的母亲不也是一样守寡吗?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做相同的事情呢?何况我母亲看起来比阿伦的母亲还更年轻漂亮,听说年轻漂亮的女子xìng需要特别强,我以前为什么没留意这个问题呢?其实从14岁起便对母亲又了感觉,每每幻想着能与她乱lún交媾。

只是碍于道德,才压抑了自己的xìng幻想。

如今我切实认为,其实我们之间是可以有那种关系的,因为我父亲根本不在了,母亲又不愿意再嫁。

当然,我也知道母亲是个很传统的妇女,她可能不会同意这种做法。

然而我姦烝亲娘的欲望一经挑起,便再也难以平息。

于是我认定应当试试。

问题是,要采用什么方法?好在我很快就有了办法。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

我的日记收藏不是很严密,母亲偶然也可以看到。

我要在日记上用点计谋。

于是,当天晚上我在日记里写下一个根据地摊文学加以发挥改编的故事:今天我从同事买来的地摊文学里偷看到这么个故事,说的是清朝嘉庆年间,书生白某虽然非常孝顺母亲,但总觉得还有什么不够的地方。

有一天他终于醒悟过来,知道母亲守寡多年,日日独守空房,虚度青春,十分痛苦。

他认为自己对母亲的孝还不是真孝,还得有更深入的行动。

终于有一天晚上,他上了母亲的床……从此以后,母子俩夜夜春宵、日日交欢、温馨万状、快乐无比。

母子俩的真情感动了上天,让白某考中了状元。

面对皇帝的赐婚,白某婉言推脱,说家中已有糟糠之妻,于是把母亲接到京城,对外则说是妻子。

母子俩见面,第一件事便是闭门谢客,相拥交欢,三天三夜方才下床,从此更是夜夜交接,无日无之。

几年后,同仁看到白某的妻子(其实是母亲)不会怀孕,就劝他纳妾,可是白某坚决不同意。

还是后来到了母亲五十多岁后,白某才纳了一妾。

但是即便如此,白某一有机会还是要同母亲重拾旧情,恣意交欢,尤其是当妾来月经的那些日子。

两人用温馨浪漫的一生谱就了一曲感天动地的母子恋歌。

看了这则故事,我感到十分惭愧。

我对母亲虽然也算是孝顺,但离白状元的真孝还差一万八千里。

人非牲畜,不是有吃有睡就够了。

更何况连牲畜也会发情交媾,人哪能那样无xìng情。

如今母亲为我守寡多年,夜夜独守空房,她的痛苦我也应当猜得出才对,但我却不能深入孝敬她,哪怕是跟她睡上一夜为她解闷。

我这样自私,还是人吗?我还比得上那些xìng情中的猪牛犬羊吗?我18岁了,早已完成了xìng成熟,看到女孩我常常想入非非,恨不得能搂她一个在怀里尽情交媾,但不到二十四五岁,哪能结婚啊。

我这边日夜想着女人的ròu体,天天憋得难受,每天只能靠手yín把宝贵的jīng液排泄出来白白浪费掉,却不能分一点点给最最需要的母亲。

我这样做表面说来是在遵从道德,实际上是道德害苦了两个无辜的ròu身。

是时候了,我应该勇敢地走出第一步。

但母亲是个传统妇女,人家村口的李大婶连大白天也常常穿着花短裤,在院子里进进出出,露出丰满雪白的大腿,引得我每每要偷看她几眼,可母亲在家中连小腿肚也不露给我看,她会理解我的孝心和苦衷吗?我不知道。

我好痛苦啊!!!日记写好了,要怎样才知道母亲看过它了呢?这自然难不倒我。

在这一页夹跟头发吗?不。

要是母亲没吹动它,让它照旧留着,那我不是白费劲了吗?我选择的是夹一丁点棉丝,把它夹在这一页的最边沿,只要母亲打开这一页,哪怕是最轻的呼吸也足以把它吹走。

我布置完毕,第二天就放心上工去了。

下午放工回家,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日记本。

让我万分高兴的是,那根细棉丝不见了,真真切切地不见了!而且入门时母亲还对我嫣然一笑,那是从来未有的呀。

她看见我的日记了,她竟然不生气,我成功了!但是让我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母亲没有露一点皮ròu给我。

是她不愿意,还是不好意思呢?我还得等着看。

幸好晚上睡觉前,苗头来啦。

母亲先是进了她的房间,随即又开门出来对我说,门锁好了吗?我一看不得了:母亲穿的正在是一条农村妇女aì穿的花短裤,粉红的底色,散布着几朵白色的小花。

短裤的上面、在内衣开襟的地方,可以看到妈妈那略微凹下的、精致xìng感的肚脐眼,中间是略微凸出的小肚,下面则露出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发出柔和而诱人的白光。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差点眩晕过去。

我真想扑过抱娘的大腿,可双腿直发软,更别说哪来的勇气了。

接下去的一个小时,我简直不知道是怎样过的,总之满脑子都是那雪白的大腿。

后来,我设法冷静了下来,决定今晚就行动。

我没有睡,因为当然睡不着。

12点,我突然发出几声恐怖的尖叫:「啊,啊,救命啊!」母亲听到声音,立马冲进我的房间,把我紧紧抱住,急切地问我出了什么事。

我按事先编好的回答。

「我做噩梦了!」我说。

「乖,快告诉妈,梦见了什么?」「梦见爸爸在追打我,他好凶好凶。

我吓死了。

」「不会吧,你是个好孩子。

爸爸在天之灵不会不知道的。

他感激你都还来不及,哪能打你呢?」「爸爸他口口声声骂我不孝。

」听完这些,想来妈妈应当知道我的用意了。

于是她说:「说你不孝,不对。

我们不愁吃不愁穿,我从来没受过什么苦。

你又样样听话,妈妈我从来没有感到为难。

难道你还会有什么做得不够的地方吗?不会吧?」你知道,此时母亲的丰满大腿已经完全跟我的双腿绞在一块了,她那高耸的两个rǚ房完全包住了我的一条光裸的手臂,尽管还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我已经完全感受到那柔软。

她的嘴跟我的离得那么近,我完全可以感受到那温香。

我的欲望之紧迫,是任何语言也无法形容的。

但我还是能够冷静地继续说下去:「爸爸骂我为什么不劝你……劝你……让你独守空房。

」「不许你乱说,」妈妈显得有点生气。

「劝我什么?劝我改嫁?我不改嫁不但是为了你,还为了咱林家后代香火不断,这是我十分愿意的。

」她转而用温柔的口气说,「再说谁说我独守空房?我们这栋房子里,不是还有你这个宝贝的儿子吗?有你,妈妈这辈子满足了!满足了!」我知道时候到了,便大着胆说,「妈,从今以后,我天天晚上陪你,好吗?」妈妈变得非常激动,她深情地吻着我的脸颊。

「不,是我应该陪你,孩子!你一个人从小没有父亲,多可怜啊。

娘不陪你谁陪你?从今以后,咱们母子俩永不分离,好吗?」「好!」「那就好好睡吧。

时候不早了。

」妈说着就侧身躺了下来,紧紧地抱住我,继续吻着我的脸颊。

很快地,我们的嘴已经凑到了一块。

妈妈口中的女人香气直接呵到我的鼻上,我顿时感到难以名状的兴奋。

我也张开嘴跟她接吻。

两人的舌头绞成一块,消魂的时刻少说也有十分钟!过了一会儿,我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我的手不断地捏着母亲的rǚ房,还不时往下伸到她柔软的腹部,差一点没摸到她的耻丘。

我整个人变得很烦躁,处在一种非欲交接则不可的状态。

「妈,我难受,我好难受啊!妈,妈,我不行了!」「乖儿子,妈知道你难受,你大了。

」母亲紧紧地抱着我,温情脉脉地说,「来,是时候啦。

乖儿子,妈带你去一个快乐的地方。

」说着,她自己先脱下短裤和内衣,顿时那两粒白生生、温绵绵的大rǚ暴了出来。

我立即伸嘴去含,她又帮我脱下上衣和内裤。

这下,母子俩已经赤裸裸地紧贴在一起了。

「乖儿子,来,骑上来。

骑在妈的身上。

妈来教你。

」到了此时,饱受yín情煎熬的我顿时从内心欢呼起来:我终于也可以「回家骑老妈」了!「骑上来,对,是这样。

」妈调整好两人的姿势,让我的手臂搂住她的脖子,胸部贴着她的rǚ房,下身对准她的双腿交会处,等两人都感到舒适了,才伸手抓住我的yáng具。

她的手是那么肥厚细腻,我简直无法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的快感。

但更刺激的还在后头。

「我的乖儿子,」妈深情地说,「想不到你的小宝贝也有这么大了。

想不想女人?」「想!」「想不想妈?」「想死啦!」「想做什么?」「不知道,就是想。

想有个洞洞往里插。

」「乖儿子,你知道吗?妈的下面有个洞,水汪汪的。

妈让你的小宝贝进去。

进去了,消消火,再硬的东西也会变软,那时你就不会难受了。

对,就这里。

让妈扶着你的小宝贝进去吧。

来。

对啦,往下压点,对啦。

好,进去啦!」妈的手一放开,我的yáng具也随之尽根而入,因为里面早已是湿淋淋的,没有一点阻力。

感谢可亲可aì的娘,她让18岁的亲儿我插入她的宝地和禁宫。

这一插,使我从处男变成了男人。

这一插,让我回到了18年前孕育我的地方。

这一插,让男女的xìng器把一对母子如胶似漆地勾连到了一起。

这一插,让我这初次尝到女人滋味的少男从此对妈妈的ròu洞mī穴魂牵梦绕朝思暮,没有一刻稍减。

我的ròu棒已经在母亲的洞穴里啦,想那里面是什么样的感觉呀:又热又湿又软,时收时缩时紧时滑,难以言表的天堂般的快感,快感,还是快感!!这就是他们说的骑老妈吗?如果是,那世间绝对不会有什么是事比这更快乐的啦。

我的yín情象脱缰的野马一样地奔放:我的双手在母亲的秀发与香脖之间不停地抚摩,我的舌头在母亲的香口中不断地搅动着,我的肚子和母亲柔软的腹部丝丝入扣地厮磨着,我的yīn茎在母亲温润的yīn户里毫无顾忌地跳动着,享受着亲娘ròu洞的浸yín和有节奏的按摩……我一方面希望母子俩的xìng器官永远地粘合在一起,一方面却过快地就有了想shè精的欲望。

我今年初开始手yín,每次shè精都有快感,但现在刚开始我就急不可耐地想射出来,好像只有早早地射出去才能释放我的全部yín情。

我带着小公狗嗅到发情母狗的yīn户时的激烈兴奋,开始哼叫起来,在亲娘的怀抱里嗲声地哼叫起来。

妈知道我已经无法控制地要爆发了。

「乖,想射就射出来,毫无保留地全部射出来吧,我的儿。

男孩子第一次都很快,不快快射完不能消火。

」趁着妈张嘴说话,我把舌头伸入妈的口中,两条舌头再次缠绵在一起。

我再也忍不住了。

一阵紧似一阵的抽搐之后,我终于把童子精射进了孕育过我的、亲aì的妈妈的仔宫里,那是造物赐予我的无比消魂的桃源洞!对于初经人道的我,shè精是天下最快乐的享受!「妈,」几分钟后我才恢复说话的能力。

「妈你说得对,我软下来了,我尽兴了。

妈的洞还真管用,真能帮我消火。

」「对,女人就是这里值钱。

男人那东西再硬,进来一会儿都得变软,不变软,男人会憋得慌。

宝贝你说是吗?」「的确没错。

我平时想女人……」「想哪个女人?」「想……,想……比较多的也就是那个李大婶吧。

」「呸,老猪婆!就凭那两条肥骚腿?」「也是也不是。

但自从看了妈你的腿,就只想你了!」「这还像话。

不过我是你妈。

怎么可以。

」「老妈方便,就在身边,什么时候伸手抱来就用。

我上班的时候,天天想着的是什么妈知道吗?」「不知道。

想什么?」「回家骑老妈!」「妈也时时想着你来骑。

你知道吗,孩子?你爸在的时候妈的洞洞没有一个晚上是空着的。

现在三年了,妈什么都好,最难熬的就是欠一根ròu棍来插。

这下好了,孩子。

妈每天晚上都 让你骑,妈的洞洞天天晚上都要你来插。

知道吗?不管你做什么,都没有给妈妈插穴这么有孝心!」「我要骑妈一辈子,要孝敬妈妈一辈子。

」「一辈子不敢说。

你还要讨老婆传宗接代呢。

」「讨了老婆还要分给娘。

」说着说着,妈突然叫了起来:「啊不行了。

现在轮到我难受了。

」妈唰地一声腾起身子。

「宝贝,你平躺着,让妈上你。

」说罢她翻身骑到我身上。

妈把大腿张开,让那带着我的jīng液的肥大的yīn户尽量张大着,然后往我疲塌的yáng具上磨动。

先是慢慢地有节奏地磨着,我的yáng具此时已经无法勃起了,但我还是有点快感。

妈的双rǚ垂了下来,正好碰到我的嘴,我用一只手把玩着一粒,用嘴含住另一粒,用力地吸吮着,浑身是无比的舒服通泰。

再后来,妈妈的速度逐渐加快,到最后是越来越快。

同时,妈妈的口里发出一种我从来没听过的叫声,像传说中母狼发情交配时候发出的嚎叫。

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女人xìng高氵朝 时在叫床。

但妈妈的高氵朝 竟比想像的更久更强烈。

不知过了多久妈才慢下来,身子瘫在了我的身上。

我满足了,妈也满足了,此时的母子俩心身俱已达到轻松怡悦的地步。

我们懒得清除两人下身的jīng液,任凭它滴到母亲早先准备好的大浴巾上,然后,母子裸体相抱,在幸福的漩涡里沉沉地睡过去。

一觉醒来竟然已是天大亮了。

我的下身又硬得像铁,一把捧起母亲又想yín媾一番,可是妈妈怎么说也不答应。

他说我第一次泄了太厉害,现在过不了6个小时又想做,对身子不利,要我忍到晚上。

无奈,我只好作罢。

可是整整一个上午我根本难以工作,我下身涨得非常厉害,满脑子想的尽是与母亲交媾、交媾。

中午休息,我小跑着回家,一心只想「回家骑老妈」。

但一到家我就大失所望。

妈不在,桌上留了个字条,说是给外婆送鸡ròu去了。

要我一个人吃桌上的老母鸡ròu。

鸡ròu我是要吃的,但要紧还是要发泄。

现在我什么也不要,只要有一个ròu洞让我插入就行了。

可妈妈不在,我急得难受啊。

看到桌上的鸡ròu,我突然想起来啦:母鸡不也有一个ròu洞吗,不也可以插吗?对,家里母鸡现成有三五只,说干就干。

我找来一只最漂亮的金黄小母鸡,可是往她yīn门一摸,不行,洞太小,只能进一个手指。

又找了一只最肥大的,那是生过蛋的三年的老母鸡,一摸,洞很大,两个指头进去还有余。

我大喜过望,马上脱去裤子,把铁一般的ròu棒对准母鸡的后臀就要插。

可是母鸡的后臀全是毛包着,ròu棒一举就碰到鸡毛。

这时我的指头偶然碰到母鸡的背,那母鸡竟然把个yīn户翘得老高,张开鲤鱼嘴,吧嗒吧嗒的就差没有发出响声。

我大喜过望,赶紧把它放在桌子上,让母鸡跟我的yīn茎同高,接着又挠母鸡的后背,趁着鲤鱼张嘴的当儿把yīn茎的guī头贴过去。

guī头一接触母鸡的yīn穴,马上被一股强力吸过去,差一点就把jīng液吸出来。

我想不行,插入得快才行。

于是第二次,我对准yīn穴迅速插入。

啊,母鸡的ròu洞跟女人还真有点不一样:温度高了好些,入口窄了好多,更重要的是母鸡yīn门的吸力非常大。

ròu棒一进入她就有节奏地、强有力地吸、吸、吸。

每吸一下,都把人推往高氵朝 。

终于,不到五分钟,我就被吸了个精光。

当然,发泄完的我浑身通泰。

吃了饭我就上班去了。

傍晚回家的时候,我远远看到门没有锁,知道母亲回来了,高兴得差点叫出声来。

母亲开了门,刚刚栓上,我就迫不及待地抱住母亲,拼命地吻她的嘴,用手去扯她的裤带,吓得母亲大喊:「你疯啦!大白天的,你想干什么?!」「妈,我实在受不了。

快让我插进去!快!」「你疯啦!这是在门边呀?!」我真疯了,我没有办法,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扯掉自己的裤子,又扯掉母亲的长裤,接着是短裤,然后把她压到门边的地上。

母亲终于理解了我,停止了叫喊,竟主动展开双腿,让我的yīn茎顺利插入她的巢穴。

这一切离栓门还不到30秒。

我插进去了,两分钟后,我渐渐从疯狂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对不起,妈。

」「可怜的孩子,好些了吗?好,把妈抱到床上。

咱们好好玩。

」我飞速把妈抱进里屋,放在床上,把她的上衣全部剥光,口里狠命地吸她的nǎi子,下面则展开猛烈的进攻。

由于中午被母鸡吸光了jīng液,现在不会那么快泄了。

一直抽了一百多下,母亲的高氵朝 也来了,她开始嚎叫起来,她的叫声刺激了我的yínxìng,终于,我也一步紧似一步,最后跟妈同时泄了出来。

一次完满的交媾配合!母亲说,「怪我早上没让你玩,害得你好苦了吗,孩子?」「的确好苦,从来没过的紧迫。

」「对不起,乖,今后妈再不那样了。

男孩子第一次的确会那样,我应该想到才对。

」晚饭后,母子俩坐在一起看电视。

我们的电视是黑白的,去年爷爷托人从香港带给我们的,说来是全村第一部。

虽然天线升得老高,图像还是很不清楚。

巧的是里面演的刚好是一对母子的戏,当然是绝对正经的,但画面里的母亲丰腴白皙,所以深深地吸引着我。

我的双手不断在妈的大腿、rǚ房、小腹、丰臀之间来回游走,尽情地抚摩着。

至于萤幕上讲些什么,其实我一点也不感兴趣。

到后来,母子俩索xìng把所有的衣裤都脱光。

我从她背后搂着妈,让她丰满多ròu的屁股紧贴在我的怀里。

再后来,我的yīn茎便自然地插入妈的蜜洞。

妈偶然耸动的屁股给我带来无比的快感,但我们还是选择静止的浸着,以免我射了出来。

大约十点钟,电视看完后我们便双双上床。

这回我们相约不那么快进入交媾状态。

妈要我先好好欣赏她的ròu体。

我把妈平放在床上,先整体欣赏她那丰满的白玉体:美丽高耸的双峰,略微凸起的小肚,芳草萋萋的玉华幽洞,雪白多ròu的双腿……然后,我开始玩妈:从妈的头玩起,我让妈闭上眼睛,由我吻她的双眼,接着吻她的小鼻,然后是耳根。

妈说吻耳根她最舒爽,要我吻它十来分钟,接下去是嘴。

妈不把嘴张开,我只好含着她翘起的下唇,那味道也不错。

之后便是从脖子到rǚ房到小肚到肚脐依次地吻下去。

肚脐下面很快就是耻丘。

妈的耻丘白白胖胖的像刚蒸出的馒头,我吻得特别起劲时,母亲突然喊起来,「不行了,你这样会把妈搞死的!快骑上来!!」我立马骑到娘的身上。

「快插进来!」妈兴奋得开始发抖。

我奉娘命紧插。

这一插还好,几秒钟后妈停止了发抖。

于是我们来了个细炖慢熬。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才决定加快步伐。

我开始抽插,娘的yīn户内壁也开始收缩。

一会儿,我停止抽插,而娘的yīn户内壁收缩却一阵紧过一阵,似乎在挤我的jīng液。

但你知道此刻我的jīng液已经不多了,但我的yīn茎在娘的yīn户也同时配合跳动着,终于,在母亲母狼般的嚎叫声中,母子俩又完美地结束了今天的交配乐章!想不到我那60岁的风骚外婆,竟然也成了我床上的ròu欲祭品。

事情是这样的:在接下去的七八天,我们母子夜夜都要抱成一团裸睡。

只要一上床,我们的第一件事必然是互脱衣裤。

母亲说,每次帮我脱内裤,我那硬邦邦的ròu棒脱颖而出抖三抖的时候,是她人生最刺激的时刻。

我则说,每次帮母亲脱内衣,那两团白ròu喷薄而出上下颤动的时候,是我一生最消魂的瞬间。

而每天有三次,母子俩的xìng器官是紧紧勾连在一块的。

一日三次的shè精对18岁的少男来说并没有什么,因为此前我也是每日三次的手yín排精。

而母亲才41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

两个年龄这般不相匹配的男女的互补精媾,简直可以说是大自然的绝配。

就在我们无比欢心地享受着这无边的风月的时候,母亲的月经来了。

这意味着我暂时得停止插穴。

我们休战了一天,但还是同床,只搂抱而不交媾。

然而到了第二天,我已经控制不住了。

我无穴可插,只能唉声叹气。

后来我们想了个办法,让母亲俯卧着,我则伏在她背后,我的yáng具在她柔软的屁股沟上下抽插。

当插到尽根的时候,yīn茎guī头刚好被妈的多ròu的双腿夹住,很有捅到花心的味道,好解谗啊!在我兴奋抽插的当儿,母亲突然挣扎着把屁股翘起来,大喊:「快!快插进去!」看我不名所以,母亲又喊道:「快呀!快插进去呀!」我只好奉命插入,这才让母亲安定下来。

想着母亲yīn道里充血的样子,我不忍心地问:「不是不让插吗?」「你这样搞谁受得了?!」从背后插入的做法还是第一,没想到因为母亲两片肥嫩的臀ròu顶撞,我比哪次都更加yín情勃发。

但理智教我不能大动,因为母亲正逢来潮。

我默默地品味着这旷世的美味。

十五分钟后,我的yīn茎象交配中期的公狗一样,非常缓慢地在母亲的yīn道里泌出jīng液,直到好久泌尽最后一滴,母子俩才又瘫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想来个故伎重演,但妈坚决不让。

当然,她已经胸有成竹。

「这样下去不行。

妈会让你搞出发炎来的。

这样吧,」妈用商量的口气说,「你现在正在火头上,没有两三个月你还软不下来。

」「既然你天天想着插洞,这洞倒有现成的一个闲着……」「谁呀?妈你快说。

」「你外婆。

」「外婆?她会要吗?她几岁?她能行吗?」「你外婆19岁生了我,今年60啦。

看起来是没有老相。

你外公45岁就过世了。

后来我听说她跟你二舅……这样的丑事就别提啦。

我想她还是很想的。

」「外婆小时候很疼我,她现在会救我的。

妈拜托您啦,今天就把她请来。

」「看你这小色狼,当心别让外婆吃不消化。

」上工时间我脑子里想的尽是外婆。

小时候我常常被外婆搂着睡觉,外婆很aì玩我的小弟弟,有一次还说等我大了要跟我来一次,可惜我当时并不懂人事。

外婆给我的最大印象是在她粉白脸的反衬下显得猩红的、娇艳欲滴的、丰满多情的的嘴唇。

我想此次见面一定要先吻个够。

其次是外婆的rǚ房。

我十岁的时候还常常头埋在双rǚ里,脸颊受着两边肥ròu的夹击,鼻里闻着诱人的rǚ香。

此次我要的是含住那两粒紫葡萄久久不放。

再其次是外婆的臀部。

它比一般女xìng的要大许多,宽许多,丰满许多。

此次我要的是搂住它、让它的两片肥ròu夹住我的ròu棒使我消魂。

中午我回家,妈正在炒菜。

我还以为外婆没请来哪。

好在妈说外婆已经来了,此时洗完澡正在二楼房间里穿衣服呢。

我高兴地冲上二楼!外婆正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身材哪。

一看见我来。

外婆高兴得叫起来。

我们祖孙俩紧紧地抱成一团。

我低下头,快快含住外婆猩红的多ròu的下唇。

接着,外婆张开嘴,我又含住她的舌头。

我们深吻了足足有十分钟,知道外婆快瘫软了,我才把她放倒在床上。

外婆穿的是蓝底白花的宽大内裤,更显得她的双腿的白和嫩。

外婆的对襟的花短褂,把两粒巨nǎi裹得紧紧的。

我很快把纽扣解开,那双rǚ扑地一声便爆了出来。

我发狂似地捧起来捏呀揉呀吻呀,真想把那两粒紫葡萄吞下去。

但很快地,外婆的另一样东西吸引了我。

那是她的肚脐眼。

奇怪,外婆的肚脐眼出奇的深,我用食指一探,竟然没入了一半。

我突发奇想,要用我的ròu棒伸进去试试。

我退下短裤,骑到外婆的ròu体上,开始屌外婆的肚脐眼。

由于外婆身子朝上,总觉得屌得不深。

后来我把外婆身子掰到一侧,这下可好,我的yīn茎已经深陷在外婆柔软的腹部和肚脐眼里了。

我顶呀顶呀,直顶得外婆咯咯地笑。

「你小子想干什么?」外婆边捏我的屁股ròu边问。

「我要从这里顶出个洞,我要从这里插入外婆您的体内。

」「说得倒容易啦。

外婆的肚子软是软,还没有一个男人能穿破它呢。

不信你试试看,看谁先软。

」我继续顶呀顶,外婆柔软的双手一直在我身上抚摩,似乎在帮我加油。

但我哪能把外婆弹xìng十足的腹部屌穿呢。

相反地,我感觉要shè精了。

「你们在玩什么花样呀?」妈进来要赶我们下去吃饭,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好像不对位呀。

」我趁此机会赶紧收兵,不然就要一泻如注,待会儿就没戏啦。

饭桌上,外婆看着我和妈直笑,然后问妈,「一天几次?」妈说两三次吧。

外婆说,多少次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每次要做,男的这方都必须是自然硬。

也就是说只要是男的自己自然想要的、yīn茎自然勃起,那这次交接就不会伤身。

她说外公45岁就早早过世,就是因为在yīn茎疲软的情况下还要弄硬来干,那伤害还可就大了。

她要我妈看着点,别让我过度。

「现在还在火头上,想禁还禁不了。

男孩这年龄就这个厉害,看来没有一两个月还不行。

」外婆也附和说:「是这样的。

我……,哦,……还是不说吧。

」我知道她差点说漏嘴把她和二舅乱lún的事讲出来。

但我此刻想要的是外婆的屄。

「外婆,咱们上楼去吧。

」我央求道。

妈也说,鸡棚里藏不了蚯蚓,去就去吧,妈。

好好招待咱们的宝贝。

又说,「妈,芝麻油在床头桌上。

」上得了楼,外婆先帮我拖了衣服,我也帮外婆脱。

随即,外婆主动地躺到床上,把双腿叉得好开,让那老屄暴露无余。

啊,外婆的yīn门跟妈妈的不一样。

妈妈的yīn门上方毛很茂盛,而外婆的则稀拉得多。

正因为如此,外婆的屄显得更加ròu感可aì。

我捧起外婆的嘴色yínyín地吻了好久,然后才开始插穴。

只是外婆的洞穴有点干涩,插了一会儿,只进了guī头。

外婆叹息说:「真的是老啦。

出不来水啦。

我还想试试看不用油,看来不行咯。

」外婆指着床头桌上的芝麻油,让我为她润屄。

我拿了个枕头把她的臀部垫高,然后把芝麻油涂抹在外婆的yīn门上,还往里插了插。

外婆说好爽,要我多插几下。

我也乐的如此,直插到外婆想要了才停。

我扑到外婆身上,下身往外婆的洞穴插去,扑哧一声,进去啦!那味道跟插入妈妈水淋淋的洞穴并无两样。

外婆垫高了的yīn门更利于我的尽根插入。

插了几下,我问:「有感觉吗,外婆?」「会有的,」外婆说。

又插了好久,我的兴奋一波盖一波。

外婆十分动情,说:「我的心肝好孙孙,外婆要让你舒服舒服啦。

」说着,她的yīn道内壁开始了有节奏的收缩。

我觉得好舒服,说外婆您这一招真行。

外婆也没说什么,而是继续地时而收缩,时而放松……到后来,外婆yīn道的收放快了,越来越快了,到最后,我的yín情被推到了最高峰,终于,啊,一股jīng液直射入外婆的yīn道!祖孙俩幸福地紧紧搂抱着,久久不愿放开。

休息了半小时,我该去上班了。

临走时妈问我顺利吗,我说顺利的很。

又问我有什么不同,我说各有千秋。

还问我用油了吗,我说暂时用的。

妈笑着说,看看最终不用行不行。

我抱住妈又摸nǎi又亲嘴,才快快乐乐去上班。

晚上,祖孙两人自然又是yín媾一番。

只是妈妈应外婆的邀请,过来为我摸背、捏屁股,大大增加了我的shè精快感。

第二天中午放工回来,外婆正在洗澡,听到我进门外婆马上喊我进去,说是要我为她擦背。

我当然求之不得,赶忙脱光衣服进去。

外婆脱光衣服坐在大木盆里,就像是一堆白色的ròu山。

我冲进去,只替她草草地擦了几下背,便不安分地捏起她的nǎi子和rǚ头。

接着我也为自己洗了洗,搽上香皂,两个人滑溜溜地抱成一团,真乃刺激万分呀!我几次想插入外婆的洞穴,无奈在浴室里不好操作。

此时我突然发现,从背后看外婆,她的肥肥的手臂把腋窝夹出一条缝隙,那凸出的模样就像一个少女没毛的嫩屄,再把外婆的身子扳过来一看,这屄更是丰满了。

我马上让外婆朝我俯卧过来,从前面屌她的腋窝。

那腋窝本来就丰满细嫩,再加上肥皂水的润泽,插进去跟屌穴实在没有两样。

外婆也很厉害,马上配合我,一夹一夹的,弄了十几下,我已经到了临界点,马上指暂时收兵。

因为我想真正的插穴。

我要外婆把屁股翘起来,她很配合,马上双手撑住木盆的边沿,把个丰臀翘得老高。

外婆的屁股特大、特多ròu,我捧住它就行穿刺。

奇怪的是,外婆的yīn门此刻好像很紧,插了几下只进了guī头,又一用力,yīn门的外圈把我的yīn茎皮撸了一下,爽得我差点就shè精。

还好我赶紧抽出。

再次插入,又复如此,但进去多了点。

如此反覆抽插了五次,yīn茎才得以尽根,但已经被挤得爽到快射了。

「外婆,您的门儿好紧,就像处女的一样,」我说。

「你用过处女?」「还没有。

不过我想处女的yīn道大概就是这样吧?」「可怜的孩子,你还没进过处女,不过不要紧,会有的。

」外婆说着就笑了起来。

「你刚才插的不是外婆的屄,是屁股窟窿!」「啊,原来我是走后门了。

后门味道更好,以后外婆要让我多进进才对呀!」紧贴住外婆的多ròu的屁股,我还腾出手摸外婆的双nǎi,那nǎi儿好松好软,捧在手里就像要流走那般。

可能是受到摸nǎi的刺激,外婆的肛门开始有节奏着收缩,一波紧过一波,终于,当我一个手指摸索着插入外婆深凹的肚脐眼的时候,极度的yín情难以控制地爆发了,一注jīng液射入了60岁外婆的可aì的后庭。

妈妈从开着的浴室门看着我们祖孙俩的姿态,不禁笑了起来。

后来,她还问我们是不是从交媾的狗儿那里得到的灵感。

我同外婆就这样连着玩了五天。

到了第六天,外婆说咱不用芝麻油试试看。

我觉得外婆的yīn道已经开始分泌水了。

我们最后干了一次没有涂油的,因为外婆水少,yīn道便夹得紧,快感也很特别,我们粘在好久还舍不得分开。

我和外婆都很高兴,妈妈也说这是aì创造的奇迹。

但外婆说妈妈的月经已经干净了,要我伺候妈妈要紧。

我们还相约下回母亲再来月经时祖孙俩一定来个大战几十回合。

终于,外婆带着受外孙jīng液滋润的身子暂时返回,等待着下一回的召唤。

而我和亲aì的妈妈,又恢复了往日的疯狂。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