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好色公公大战荡媳妇

好色公公大战荡媳妇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今年26岁,专科毕业。

大学以前,我没有发觉自己有什么美丽。

但自大学毕业后,我的肤貌身材都起了好些改变。

我自己对这些改变很感意外,也很满意。

许多人都很称赞我的身段面貌。

老同学见面时,总是惊诧的看着我,都会说:「啊!你变了!好漂亮!」或是:「女大十八,你真的变得太美了!」一类的话。

我的身高165cm,三围36D、23、36,体重50kg,瓜子脸。

我最喜欢我的一双腿,不但长的均匀,而且皮肤洁白,光泽细嫩。

所以,我最喜欢穿迷你裙及小背心。

这样才能将我的一双豪rǚ,纤细的腰枝,圆挺的丰臀,以及一对修长的玉腿尽所展现,行起路来婀娜多姿,走在路上无论男女,大家的眼光总是被我的魔鬼身材所吸引,大部份男士都不时对我投来惊艳的眼光,更甚的是看得目瞪口呆。

我则觉得女人的虚荣心,在这一刻被大大的满足了。

我的老公是我专科的同学,我们在学生时代就开始谈恋aì了,他长得相当英俊,在校时同学们也都很羡慕我们。

毕业后他就马上入伍了,我也很快就在一家信息公司上班。

由于工作需要,上班不久我就存钱买了一部电脑,晚上在家除了做一些公司未完成带回家的工作之外,我也学习上网。

一阵子后,我也知道一些色情网站,偶而也会上去逛逛,看一些八卦、图片、情色小说……等,有时看到激情时也会自慰,解决我思念男友之苦。

等待了两年,他终于退伍了,也顺利的找到一份高科技的工作。

两年前我们终于结婚了。

因为他是独生子,所以公婆就把我们留在身边,不肯让我们小两口独住。

婚后我们都很恩aì,父母也都很疼aì我们。

公公今年54岁,在一家公营单位上班。

他身材高大,据说年轻时很英俊。

canovel.com现在虽已逾中年,但也仍看不出任何苍老的迹象。

婆婆52岁,是位标准的贤淑家庭主妇。

他们身体都很健康,婆婆白天在家,烧饭做菜,大小琐事都驾轻就熟,一概包办,家中总是整理的干干净净的。

就这样,以后我不用操作家事,可以尽情的陪伴我老公。

我公司的工作有相当大的压力,上班时也必须穿戴整齐。

所以回到家,我就aì换上比较轻松的衣服。

我最喜欢穿一条短裙,上着轻薄的T恤。

或许是因为这般的穿着,展现出了我的魔鬼身材和那双特美的玉腿,而吸引了公公的目光吧。

在结婚几星期后,我就发现我公公的眼睛,总是跟着我的身躯形影不离。

我经常发现他总是色眯眯的偷窥着我的一举一动,有时让我的觉得有些「不自在」。

我本来想,找个适当的时候暗示他,不要老这样看我。

但是看到老公平日对父母亲那么的孝顺,我真不知该如何开口。

有一天,老公加班,要很晚才回家。

我闲来无事,就上网逛逛。

当然也难免到一些色情网站看看。

我喜欢看情色小说,有些文章虽然用辞庸俗,但也蛮煽情的,有时还真的让人想入非非。

也有些文章的用辞非常高雅,将情色aì情故事表现的可圈可点。

冷不防的,突然一个标题是:「好色公公大战荡媳妇」,吸引了我去阅读。

越读越让我心扉震撼。

那是一篇措辞大胆露骨,极度挑逗刺激的文章,让我的身体一阵阵的发热,双手不自觉全身抚摸,rǚ头开始发硬,私处分泌出许多aì液,把内裤都浸湿了。

天啊!自从看完了这一编文章后,我不再介意公公那双色眯眯的眼光,反而对这位50几岁的男人,开始有了贯样的好感。

我有了一种特殊好奇的心思,那就是想尝试一下,和年龄比我大上一大截的男人做aì,是什么滋味。

从此,每当他的目光在偷窥我时,我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与满足。

更想把他想看的部位,有意无意的稍微露出,好满足我的被偷窥心态和他的偷窥欲望。

而我发觉,我的公公也愈来愈疼aì我,关心我,可说是殷勤备至。

事情发生在我婚后快要三个月的一天。

那是一个炎热的星期天,我老公一大早就到公司加班。

近中午时分,婆婆刚把午餐准备好,老公的舅舅赶了进来,说是好娘家有事,就来把婆婆匆忙的接走了。

只剩下我和公公两人共进午餐了。

婆婆一出门,公公就唤我到餐厅吃午餐。

我穿着一件又宽又大的薄衬衫,袖子撂到臂弯。

因为天热,我选了一件宽松的小型白色nǎi罩,那种恰能掩住rǚ尖、托住rǚ房下部、却让rǚ房上部、大半个rǚ球都裸露在外的nǎi罩。

下身一条简单的白短一片裙。

我坐在公公的对面,我们就边吃边闲话家常了。

但我发现,公公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胸部。

可能是因婆婆不在,他竟是那么大胆的觊觎,看的我有一点不自在,但是内心却很兴奋。

渐渐的,我觉得内裤有了潮湿的感觉,我的心又兴奋又有些慌乱,已吃不出婆婆做的拿手美食的味道了。

我站起来,弯腰俯身,帮公公盛了一碗汤。

因为我衬衫的第一个钮扣没有扣,弯下腰的动作使得门户大开,娇嫩雪白饱涨的rǚ峰,半显半露。

公公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个好的时机,眼光直捣我那丰满而高挺的胸脯。

我知道他在偷窥,他早已看的忘记嚼动嘴里的饭菜了。

他色迷迷地,两眼直盯着我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

我更是兴奋到了极点,故意放慢动作,好让他看个够。

不知道是公公看的六神无主了,还是巧合,当我盛完汤,坐回位置后,公公的筷子突然掉到地上,他随即弯腰去检此时我的自然反应,是把两腿略微张开,好让他「有机可乘」,一窥芳泽。

果然,公公检了好久,仍然未见他回座吃饭,我就弯下腰看公公。

公公还不知道我在弯腰看他。

他两眼直视着我下身露出两条白皙大腿的一片裙里。

今天我穿的是一条白色几近透明的薄纱丁型小内裤,只能免强遮住yīn户前面重要的部位,内裤两边会露出少许的耻毛。

公公趴在地上,两眼几乎就在我的粉腿前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下半身。

我就将双腿张开得更大些,让裙子敞开。

我的下半身等于就只剩下小而透明的丁字内裤的遮掩了。

他的眼睛是那么的炽热,让我觉得好像他正在抚摸我那又胀又鼓的私处。

我突然感觉到身体开始发热,脑海中幻闪出曾在网络上看到的「好色公公大战荡媳妇」的文章里的煽人情景。

我坐在椅子上,不自主的蠕动着臀部,敞开大腿,期待着桌下的那个老男人的侵犯。

公公终回过神来,抬头发现我在看他。

四道目光一相遇,两人都尴尬了数秒钟。

我有点失望。

我佯作没事的问道:「爸爸!怎么了?!找不到了筷子吗?」「喔……有……有……我看……到了……」他的语音支吾,好像有些边说边吞口水的感觉.他捡起筷子,回到座位吃饭。

用完午餐,我收拾一下餐桌上的碗盘,到厨房清理,公公坐在客厅的沙发看电视。

清理后,我就倒了一杯果汁给公公。

公公在接我那杯果汁时,故意触摸我的手。

我吓了一跳,在公公还没接稳杯子时,我的手已放开,结果那杯果汁就往公公的身上泼了一身。

我急忙向公公道歉,拿起茶几上的那盒面纸,俯身弯下腰,往公公的身上到处擦拭着。

俯身弯腰,骚胸又再度春光外泄,我胸前白滑滑的两个半球像要跌出来!坐在沙发的公公,双眼像标火一样死盯着我白滑的胸口。

正巧公公的裤子拉链地方,倒泼的果汁最多,我就一连抽了好几张面纸,朝他那儿擦拭。

我发现公公的裤子里面的东西渐渐的突起,我就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更用力的擦拭它。

就这样,公公被我挑逗的无法再忍受,脸红眼热,呼吸也急促了。

公公抬起手,缓缓的逼近我,我还是假装不知的继续擦拭着。

突然,我感到公公有力的双臂,将我的细腰围住。

而我的反应,不是立刻摆脱他,只是蠕动着娇躯,不让他贴紧。

可是,公公的手掌就在我的腰身附近活动,而且逐渐放肆的到处侵犯。

我被他摸索得心跳得更厉害了,软绵绵的手,仍一直揩拭着公公的越来越隆起的敏感处。

公公的手掌往下溜,捧住了我的双臀,往自己搂去,于是俩人就贴在一起了。

我有点心慌意乱,又很兴奋,可是仍假装意外的「哎呀……」了一声,但并没有逃避退缩。

我故意轻轻的挣脱他,红着脸说:「不要!」他用力的将我搂住,吻我的粉颊,轻咬我的耳垂。

我依然说着:「不要……」他将舌尖伸入我的耳朵之中。

我「啊!」了一声,全身发软、发颤。

他左手揽着我的腰,右手摸上了我的胸脯,在rǚ房上温柔的按着。

「啊……别……别这样……爸爸……妈妈会回来……啊……她……会回来……」我开始胡言乱语。

他不理我,继续他的非礼轻。

只听得他道:「我儿子真命好,能拥有这么美丽的老婆,我这当老爸的为什么不可以……」说着,他用力拉住我的手,往自己怀里一拖,让我转过身去。

我也顺势倒躺在沙发上。

他翻身压到我身上,一边吻我的嘴,一边手忙脚乱地,去解我上衣的钮扣。

我故意摇着头,躲避他的亲吻,但是不多久,还是被他吻着了。

他将我的上衣撩起,将白色小型nǎi罩推到rǚ房之上,张嘴含住我粉嫩的rǚ头,温柔的吸吮起来。

「啊……啊……」轻呼起来。

他还用硬的像钢铁般的大ròu棒,顶着我的私处。

感到像要晕了,我急速的喘着大气,双手逐渐抱住他的头,只是嘴上依然说着:「不要……不要呀……」他似乎体会到我的反应,就暂时停下来,只是仍压在我的身上,端详着我美丽的脸庞。

我也张开已经迷蒙的大眼睛,看着他。

他对我说:「我的好媳妇,自从婆婆过了更年期以后,我就忘了人间还有像你这样的美食了,从你嫁进我们家门以后,我每天都在偷窥你,你的美妙身体,期望能够有机会尝试一下像你一样的年轻貌美女人!」「爸爸……可是……让阿宾(我的老公)和妈妈……知道的话……」「别可是了,你就给我这么一次,好吗?!只要我们别说出去,他们就不会知道的……好媳妇,就这么一次,好吗?我真的已被你的身体迷惑了好几个月了,只要你在家,我就无时无刻的,想要拥有你!你的俏脸,你的豪rǚ,你的丰臂,尤其是那双雪白的美玉腿,无时无刻,都在我的脑海里……」这老男人边说着,手也一刻都没有闲着,一直温柔的搓揉着我的胸脯、用姆指及食指捏揉着我的rǚ头。

原本只有黄豆大小的rǚ头,在他的姆指和食指捻弄下,很快的就变硬变大,站立了起来,像一对鲜红的樱桃。

真的,姜还是老的辣,比我的老公更会调戏我。

加上最近有了想尝试一下,和年龄大我一大截的男人做aì滋味的思想催化下,我对他愈来愈没有抵抗力了。

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公公,想到日后在同一个房子里生活,难免有又aì、又怕、怕会受到伤害的考量。

「可是……」在他掌、指并用的搓揉下,我呼吸喘急,语不成声。

「好媳妇,别再可是、可是的了,把握今天家里没人的机会吧!保证日后我会更疼aì你,不会让我儿子欺负你的!」男人要你的身体时,什么条件都开的出来,什么话也都说的出口,可是女人听在心里,还是非常欢心的。

但我还是不能一口就答应他,还是要再假装一下:「可是……可是……」他已不顾一切的,俯下身来吻我,将我已经解松了的衬衫脱掉,然后伸手到我背后解开我的胸罩背扣,顺利的脱下我的胸罩。

一对又白又嫩又丰润坚挺的rǚ房完全裸现了,我不自觉的用双手掩住rǚ尖。

他拉开了我的手,右手握住我左边rǚ房搓揉着,嘴巴向右边rǚ房上的rǚ头含下去,然后用舌头在rǚ尖上来来往往地舔扫着,骚麻的快感,阵阵袭来。

他真的比我老公更会调情,更有经验。

不一会儿,他换边用右手环抱着我,左手去搓揉着右边刚刚被他吸吮过的rǚ头,嘴巴就像强力吸尘器一样的向左边rǚ房用力吸,似乎想把整个rǚ房都吸入他的嘴里,嘴里的舌头还不停的在我的rǚ头上转圈圈。

天啊!这种感觉好美啊,老公从来没有和我这样的调情,我感受到我的私处泌出的aì液,已浸湿了我的内裤,我的身体已无力再做反抗了,我的心更是说服了我:「不用再假装了,我应该暂时忘记我的老公,接受眼前这亢奋的老男人,或许今天他可以让我享受到,这辈子也无法在我老公身上得到的缠绵!」我决定向他投降了。

他还不时的,边吸边用那根火热的大ròu棒,用力的顶着我的私处。

不一会,我就发出含含糊糊的「嗯……嗯……」的呻吟声,满身难耐起来。

舒服得已神智不清的我,不自觉的,双手抱住他的头,向他需索更多。

他似是很了解我的心态,从我的右胸腾出左手,经过平滑xìng感的小腹,一路滑到我的腿上,并从短裙的开口摸进去。

首先接触到细嫩而发烫的大腿,他放胆的、不忍释手的aì抚着。

「嗯……嗯……啊……啊……」我呻吟声更大了。

他的嘴巴仍吸吮着左边rǚ房,他的身体开始由我的身上滑到沙发椅旁,跪在我的身边,手口并用,左手交互的在我的两腿上下温柔的aì抚着,嘴吸吮着rǚ房,还轻轻的咬我的rǚ头。

「嗯……啊……」我被咬的舒服极了,满足的呻吟着。

接着嘴巴和舌头也由左rǚ慢慢经过平滑的小腹,舔、吻到我的腿部,我的眼睛迷蒙的看着他的亲吻,增加了不少的刺激,整个身体酥麻难耐的抖动。

我稍微爬了起来,将头部依靠在沙发的扶手上半躺着的,更清楚的看着他正在给我的温柔。

我也将双腿大大的张开,那一片裙已遮掩不住,左右完全敞开。

他跪在我的脚边,将头趴在我的粉腿上,看着我诱人的下半身。

裙子敞开之后,我只剩下三角裤遮掩了。

我那条两边绑着蝴蝶结的白色薄纱丁型小三角裤,早已被我的yín水潮湿而变得几近透明,挡不住裤底下黑色的yīn影,薄纱的两边也露出许多yīn毛,将我的私处衬托得又胀又鼓。

他垂涎三尺,似是很妒嫉我的老公似的说:「我的好媳妇,小浪娃……果然是天生尤物,我真的嫉妒我的儿子,能享受这人间至极的美食……他的命真比我好……」「公……公公……」「小浪娃,我今天才知道你也有很需要………我aì死你这条小渎裤了!」「嗯……公公… …不要啊……」他吞了一口口水,就隔着薄而透明的小丁字内裤,用右手食指揉着我的私处。

我仰起头,「啊……啊……」的浪哼。

他越揉越快,我的身体就直发抖,而且整个裤底都湿黏黏的,透出到薄纱的外面。

他停止指头的攻击,低头去舔着薄纱上的蜜汁,双手拉着我的三角裤两边的蝴蝶结,慢慢的解开往下拉,我的yīn毛就跑出来了。

「啊……啊……」我像征xìng的抵抗了一下,便任由他脱下我的三角裤。

脱下之后,我也不害臊,依然将双腿张得大大的,好让他看得清楚。

他两眼瞪得发直,面对着我美丽的yīn户,越看越喜aì。

「小浪娃,yīn毛又浓又密,刚刚还穿着三角裤的时候就有一些跑在内裤外面,早知道你是个骚娘子,我也不用忍到今天。

」他边说边把我的双腿扛在他的肩上,我的嫩穴完全暴露在他眼前。

他找到我的yīn蒂,用指尖轻按着。

「哦……嗯……嗯……」像触电似的,我横身苏软。

他开始用舌头「吃」我,他先在我的yīn蒂上,由下而上一下一下的舔着,让我难耐的摆动臀部。

然后沿着yīn唇,在那两片ròu上吮着,吸着,偶而将舌尖深入我的yīn道,让我发出高昂的浪声。

「啊……啊……爸……轻点……不……重一点……啊……好……好美啊……」「别叫我爸爸,我现在不是你的爸爸。

叫我……哥哥……现在起叫我哥哥!」我的yín水一波又一波的分泌出来,他将它们全部吞舔干净,还是不停的攻击我那要命的那一点。

「唉哟……我怎么办……我好舒服……啊……哥哥……啊……嗯……嗯……」我不停的将yīn户朝他的嘴上挺。

「哎哟……啊……啊……哥……停一停……这……我受不了……啊……嗯……不要了……哦……不要了……」他逗了我一阵,才停下来,自己也满嘴yín水,狼狈不堪。

他脱去自己的衣服。

我充满兴趣的坐起来看着,当他脱下内裤时,我看见那挺直粗大的yáng具,不禁「喔!」的一声,讶异它的雄伟,怕不有八吋吧,比老公的那东西起码要长两吋,也粗壮了许多。

「我儿子没这么大吗?」他问我。

我害羞的摇摇头。

他笑着说:「我可还没开始呢!」他来到我的面前,拉着我纤细的手去握他火烫的大ròu棒,我也顺从他的意思,开始前后来回的套弄着它,他的jī巴真的比我老公的大许多,比钢铁还硬,棒茎上更是青筋毕露,又可aì,又可怕。

我不释手的上下套弄他的坚硬大ròu棒。

他双手抱着我的头,推往他的大ròu棒,我一口把ròu棒含进我的嘴,用力的吸吮,左手拉着他的腿,右手轻轻搓揉着两颗丸。

他的guī头好大,将我的嘴塞得满满的。

「乖……好……真好,再来……」他更用力抓着我的头叫着:「乖……乖媳妇……喔……好棒啊……」我坐在他面前,ròu棒在我的嘴里不停的出没,我还不时瞟视一两眼,看着他的反应。

他下体的男根雄赳赳的挺立,脸孔因xìng奋显得红润,神色飞扬。

我用舌头舔扫他的guī头怒张的独眼,不时的用牙齿轻咬guī头。

「嗯……嗯……好……嗯……再来……」他兴奋到了极点,把我推倒在沙发上躺正,他伏身压在我身上,此时两条赤裸裸的躯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他满足的抱紧我,说:「你真好。

比你婆婆年轻时还会舔。

」我配合的张开双腿,他猴急的jī巴到处乱闯乱撞,找不到嫩穴入口,我就挪动屁股帮忙他,让guī头触在穴口上,那里早就yín水泛滥了。

他的右手握着大ròu棒,用guī头在我的穴口磨擦数十下后,顶开我的yīn唇,往前一顶将guī头塞了进去。

再连续顶了几顶,整支jī巴全根没入,被我的yín穴吞没了。

「啊……嗯……好舒服……」我开始yín浪的叫起来。

他开始努力的耕耘着。

「啊……啊……唉呦……哦……好公公……你好大……」「不可以叫公公!」他说:「要叫老公……」「啊……好公……老……公……啊……真好……你……啊……好大……好烫啊……」我将双腿高高的缠着他的腰,挺起屁股不停的迎凑,随着高声大叫:「嗯……好老公……好……哥……哥……妹妹……好……舒……服……好……爽……」「我的好yín妹,今天终于得到你……解决了我积压多月来的闷欲了……」「好老公……真舒服……啊……aì死……老公了……啊……啊……」「以后我是你的好公公,你的大ròu棒……亲哥……哥……你是我的心肝… …情人……」「啊……好老公……公……插死人了……你好大……好硬……好厉害……哦……哦……大jī巴……哥哥……快……插……插……快一……点……用……力……左边一点……呃……就是那儿……啊……好舒服……玥大力一点……啊……」我随口 叫。

他插得更卖力,jī巴也的确比我老公的更长、更粗、更坚硬,真是棒极了。

「好老公……亲……公公……啊……我好舒服啊……哦……」「骚娘子……」公公说:「你这么骚,我儿子……能满足你吗?」「嗯……啊……他……还可以……但不及……你……亲公……公……你更好……你好会……干穴……」「嗯……这样……好不好……」他左右开弓,又顶又磨。

「公公的ròu棒……大不大……干的你……美不美……你的xiāo茓好美……比你婆婆的年轻时……还紧……得多……我好……爽……你夹的我……好舒服……我好aì……你……aì……你……」「嗯……嗯……你好棒棒……好厉害……啊……啊……你的ròu棒……干的我骨头……都酥……酥了……比你儿子……棒的……太多了……啊……你又插到我花心了啊……啊……」他拿我婆婆跟我比,我也拿我老公跟他比。

乱lún的刺激,更增添了我们的yín欲。

他真的比我老公还会干我。

老公通常最多抽插三、两百下就射了,而他已抽插不止一千次,仍在猛烈的向我进攻。

「哎呀……」我轻咬着他的肩膀:「好舒服……好哥哥……啊……我要你……要你天天干我……啊……我好美啊……」「真的吗?」他问:「我比我儿子……怎样?」「他……啊……他也干得我……嗯……很舒服……可是……亲哥哥……你更厉害……更强……你干的……比他干完全没得比……我……舒服得要死了……」得到我的鼓励,他更特意的用力深深顶入,紧紧顶住花心,旋动屁股,一阵揉、磨。

「啊……哎呦……真的爽到心里了……啊……真好……从现在起……啊……你就是我的……老公了……啊……对……就这样… …用力……啊……」听了我的话,他的jī巴干得更卖力。

我被他干昏了头,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啊……啊……我要死了……亲哥……我的亲亲……啊……来了……」太舒畅了,我的xiāo茓一紧,一阵暖流自我的体内涌向他的guī头,我高氵朝 了。

我不由高叫:「啊……啊……啊……啊……我来了……我来了……啊……」他还是不放过我,仍旧继续的用力抽插着,他的右手向我肛门摸去,那肛门口早被yín水浸得湿透,他在门口轻轻的玩弄着,让我又「哦……哦……」的浪叫。

他突然中指一伸,挤进一截在肛门里面,我叫的更快乐了。

「哦……啊……这……这是什么……感觉……哦……好……好……怎么这么……舒服……啊……啊……」被他前后夹攻,我的白嫩浑圆的屁股抛动的像波浪一样。

他仍不停的抽、插、旋磨,ròu棒愈插愈长愈粗,把我胀得满满的,下下顶到花心。

yín水不停的涌向他的guī头,我不停的高氵朝 ,我的yīn道不停的颤抖收缩。

大约又过了十来分钟,我高氵朝 连绵不断,估计又被他抽插了一千多下,他似是也忍不住了,我可清楚的感到他的guī头开始更胀大。

他努力的再插了大概五、六十下,浓浓滚烫的jīng液喷进我的穴心深处。

「喔……好媳妇……骚……娘……子……我来……了……」「呵……呵……好老公……亲哥哥……快……快……快把……你……的……精……种子……全部……给……我……」「好……好……全……给……你……啊……啊……好啊……好爽……好爽……」他趴在我的身上,两条躯体更紧密的贴着,我们就一起瘫在沙发上不肯起来。

他不停的告诉我,他干我有多么舒服。

之后,我们常找机会做aì。

每次都像第一次一样,淋漓尽致,俩人都十分憩畅。

每当我的老公到外地出差时,我就不锁房门。

趁婆婆熟睡时,他就会偷摸到我的房间,跟我温存。

有时长时间没有机会时,我们就利用上班时间,请假半天,到汽车旅馆大战一场。

到现在,我们的关系已维持一年多了,老公和婆婆都还不知道。

公公也背着婆婆,把我当作他的老婆,更加疼aì我。

我同时拥有两个男人。

在老公与公公的双重呵护之下,我的生活更加多彩多姿。

只是有时仍免不了,有些良心自责。

我也曾不止一次的想过要结束这种世人认定是不「正常」的翁媳关系,可是上了贼船了。

现在我已四个多月的身孕了。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老公或是公公,才是我这小宝宝的父迁?每当公公找我做aì时,我就无法拒绝他的诱惑。

因为他的确可以给我很多,给我许多我老公不能给我的刺激、舒畅。

每次和公公做完aì之后,我就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但是,至今还是欲罢不能。

我相信一个女人如果偷腥,知味以后就像抽烟上了瘾一样,真的是很难戒掉了。

我不鼓励每个女人都像我这样。

可是,我跟公公做aì,也的确是一种享乐,他的温柔、体贴、令人心怡的技巧、持久超强的xìng媾能力,每次都会让我高氵朝 一再,欲仙欲死,憩畅、快乐……。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