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妻子如此回家省亲

妻子如此回家省亲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在开始这篇文章之前,我先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我的妻子叫简娜,今年二十七岁,和我是大学同学,在这个年代,大学同学是初恋而且能结婚的并不多,因此我和妻子的结合被认为是天造地设的。

当然,我们俩的婚姻生活也狠幸福。

我们俩常常被别人称为完美婚姻的典范,可是唯一有点美中不足的是在结婚的当天,我才发现妻子已经不是处女。

对于此事,妻子给予的解释就是“也许是做体育运动的时候不小心把处女膜给弄裂了吧”。

上过学的人都知道这种现象,就是在激烈的运动中有可能致使处女膜破裂,况且妻子的yīn道真的狠紧,不像是被人干过的样子,我也就没往心里去。

可是,真相总有被发现的一天,正是和妻子在一次省亲中我发现了让我痛苦的真相。

妻子狠美丽,一米六八的身高,再加上波浪式的头发,高耸的胸部,蜂腰丰臀,将妻子点缀的如同仙女一般。

看着忙碌的妻子,我突然涌现了一股自豪的情绪,盯着妻子丰满的臀部扭来扭去,我胯下的jī巴迅速开始变硬变大,将牛仔裤撑得老高。

轻轻地走到妻子的背后,双手环住妻子的细腰,我开始舔舐妻子的耳垂,结婚已经两年了,我早已熟知妻子的敏感带在哪里。

果然,不一会妻子就开始不安的扭动:“老公,不要啊,一会还要上妈那里去呢,到晚上我再给你好吗?”我不想强迫妻子,于是松开了环抱妻子的手。

妻子可能是看出了我的失落,给了我一个长长的湿吻,我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随着汽车的颠簸,我和妻子终于来到了丈母娘所在的小县城。

迎接我们的是我的小舅子,简波,今年刚好二十岁,大学还未毕业。

小舅子和妻子长的有点像,那些女人的特征长在他的身上反倒有些奇特的魅力。

小舅子看见我们下车,赶紧迎了上来:“姐,姐夫,你们过来了,快点上家里面去吧。

”我和妻子上了电动三轮车,妻子和小舅子一年没见了,因此显得特别亲热,小舅子拉着妻子的手不停的抚摸,我当时只是觉得他们姐弟俩感情挺深的,也没往深了想。

到了丈母娘家里,结果丈母娘因为去买东西还没有回来,老丈人又死得早,因此家里就我们三个人。

等了狠久丈母娘也没有回来,三个人都没有太多的话题聊。

因此不一会,小舅子就说要上集市上找丈母娘去,妻子也站起来说道:“小波,我和你一块去吧,一年都没见到妈了。

”小舅子说好,两个人就一起去了,就剩我自己在家。

闲得无聊,我开始在家中四处浏览,突然,小舅子房间里面一件内裤吸引了我,那当然不是小舅子的内裤,更像是妻子的。

记得那还是我第一次给妻子买情趣内衣,结果就在第一次去丈母娘家的时候丢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发现了。

上面秽迹斑斑,像极了男人分泌物风干的模样。

联想到小舅子抚摸妻子的模样,我陷入了迷惑之中:“难道小舅子意yín着妻子?”越想越觉得可能,我不动声色的把内裤放回了原地。

不一会,丈母娘回来了,发现就我自己,于是问道:“小波和娜娜呢?”我奇怪的看了一下丈母娘:“他们不是去找你了吗?”丈母娘仿似想到了什么:“啊,对,他们是找我去了,不过我让他们先回来了,怎么还没到家?”我看着丈母娘奇怪的表情,若有所思。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妻子和小舅子终于回来了,也许是因为天热的缘故,妻子脸色有些潮红,微微的喘息竟弥漫着风情万种,我胯下的jī巴突然又莫名其妙的硬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匆匆和丈母娘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妻子结婚前的房间,冷静了好久,jī巴才慢慢的软了下去。

到了晚上睡觉时,妻子给我端了一杯nǎi,因为我有晚上喝nǎi的习惯。

可我在妻子进来的时候jī巴就开始无比的坚硬,竟然有些微微的胀痛,早已经迫不及待了,便如猛虎扑食般见妻子的nǎi夺了下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在妻子的惊呼声中把她抱起来放在了床上。

妻子制止了我:“别慌,先把nǎi喝了。

”我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于是开始撕扯妻子的衣服。

妻子有些生气:“你怎么那么不aì惜你自己,如果你不把nǎi喝了,我就不和你做。

”我看着坚定的妻子,突然想起了那条情趣内裤,一个大胆的想法跃进我的脑子:“那条内裤是不是妻子给小舅子的?”于是我假装把nǎi喝了,其实我只喝了一口,其余的都被我趁转身的机会倒在了墙角里。

不一会,我竟然感到一点点眩晕,我只是喝了一口就这样了,要是整杯喝下去,那不睡得和死猪一样了。

我假装开始药力发作:“怎么回事?好困那,今天不做了,睡吧!”妻子看到药力发作,点了点头:“嗯,老公,你好好休息吧,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我心底暗暗冷笑:“装,你就和我装,等一会我捉姦在床,有你好看!”不一会鼾声大起,妻子满意的看了看我,轻轻地唤了一声:“老公!”发现我没有反应,于是妻子开始换衣服,是一套情趣内衣。

换好衣服之后就蹑手蹑脚的下床走出了房间。

我轻轻跟了上去,发现正是去小舅子房间的方向。

我迅速的跑到小舅子房间的窗台边,轻轻的打开窗户,发现小舅子也没有睡,正在焦急的走来走去。

正在这时,房门开了,妻子走了进来。

小舅子一把抱住妻子的酮体,一边疯狂地吻着一边说道:“好姐姐,你终于来了,可想死我了!”妻子也双手环住小舅子的腰,一边激烈的回应着一边轻嗔道:“我当然要等到你姐夫睡着才能来啊!”这时小舅子才有些担心的问:“姐夫不会突然醒过来吧!”妻子笑道:“不会,这一次我给他下了双份的药,不到天明是不会起来的。

”我在外面听得心都要气炸了,这对姦夫yín妇,竟然算计我,可是妻子被小舅子干的快感却支撑着我不去揭发他们的yín行。

这时小舅子已经开始抚摸妻子的rǚ房,妻子的rǚ房狠大,有36E,如今这两个专属于我的rǚ房正在小舅子的手中变幻着形状。

小舅子的另一只手却开始向下移动,在妻子xìng感的小屁股上开始来回的摸索,而两个人的嘴唇也没有闲着,正黏在一起吻的渍渍作响。

妻子的rǚ罩慢慢地被解开了,两个雪白的rǚ房也跳了出来,rǚ房顶端的rǚ头已经慢慢地硬起来了,我知道妻子开始动情了。

小舅子放弃了妻子的嘴,嘴唇开始慢慢下移,不一会就移动到了rǚ房的上面,小舅子开始慢慢地吻着rǚ房,时而将rǚ头吸进嘴里,使劲的裹动,一张一吸,就像吃nǎi的孩子一样。

妻子明显狠受用,已经开始发出低沈的呻吟,浑身不安的扭动,像美女蛇一样。

小舅子的双手开始解开妻子的裙子,随着裙子的褪下,妻子浑身只剩下一条xìng感的内裤没有脱了。

小舅子的嘴唇再次下移,经过妻子的肚脐,慢慢吻到了妻子的下体,妻子已经有些狂乱了,身体开始摇摆不定,小舅子一看连忙将妻子扶到床上,手却没有闲着,一只手揉捏着妻子的rǚ房,另一只手却开始在妻子的下体不停的抚摸,妻子的内裤已经开始显现了湿痕,yín水将xìng感的内裤浸成了半透明,妻子肥美的xiāo茓开始若隐若现,小舅子也开始兴奋起来,开始蹲下身去,双手扒开妻子的双腿,在妻子的下体不停的用嘴舔舐,吸得叭叭作响,尤其是yīn蒂的部位,更是进行了重点照顾,妻子的yín水开始不停的涌出,将床单都打湿了一大片。

突然,妻子不再是单纯的被aì抚,妻子开始不停的耸动下体,而妻子的身体也开始变得潮红起来,我知道妻子的高氵朝 要来了,小舅子当然也知道,于是他也加快了速度,妻子开始无意识的揉捏自己的rǚ房,终于,在一声低沈的尖叫声中,妻子停止了扭动,她的内裤上也开始出现了一片片的水渍,而静止的身体也在不时的抽搐着,显然还处于高氵朝 的余韵当中,妻子的高氵朝 狠长,过了好长时间才平静下来。

我心里有些酸楚,妻子和我做aì的时候从来没有高氵朝 过这么长时间的,难道我真的不行吗?时间并没有允许我多想,小舅子已经拔下了妻子最后一件遮羞布,而小舅子也将自己脱得精光,两个人终于坦陈相见了。

小舅子的jī巴狠长,足有十八厘米,前端膨胀的guī头呈紫色,发出yín靡的光芒。

小舅子将还在不停喘息着的妻子的手拉到自己的胯下,让妻子帮自己手yín,妻子当初也没少帮我这样做,因此明白其中的诀窍。

只见妻子一只手紧握着小舅子yīn茎的根部,那是为了防止他突然shè精,另一只手开始缓缓的捋动小舅子的大jī巴,妻子狠体贴,害怕自己的手会因为干而摩擦的jī巴发疼,因此隔一会就会在自己的xiāo茓处涂抹一层yín水,使手掌的润滑度增加。

小舅子明显没享受过如此体贴的服务,开始舒服的闭上眼睛,专心享受手yín的快乐。

过了将近有十分钟,可是小舅子依然没有射。

妻子看着小舅子依旧坚挺的jī巴,闭着眼思索了一会,竟然伸出舌头开始舔舐小舅子guī头前端的马眼。

我更是心里难平,妻子由于aì干净的原因,始终不肯为我口交,没想到竟然把口交的第一次奉献给了小舅子。

我此时真想冲进去劈了这对姦夫yín妇,可我脚底仿佛生了根一样岿然不动。

小舅子明显没想到妻子会为他口交,猛地睁开眼睛,讶然望着妻子。

妻子没好气的说:“都是你这坏东西,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都快累死我了,今天便宜你了,要知道你姐夫我都没为他口交过!”小舅子感激的望着妻子,然后猛地将妻子的头拉向自己的胯部,开始猛烈的耸动起来,由于小舅子的jī巴太长了,因此妻子的喉咙都被插入了一小节jī巴,妻子的脸憋得通红。

过了将近两分钟,小舅子就抵制不住刺激,双臀开始一耸一耸的,射了。

这个混蛋,竟然把jīng液都全射进了妻子的喉咙里,妻子明显承受不住,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部分jīng液顺着妻子的嘴角流了下来,更为妻子增添了不少的风情。

这时两人都有些累了,开始拥抱着亲吻起来,我本以为事情就要告一段落,没想到不一会小舅子的jī巴又开始硬了,妻子也有些惊讶的看着小舅子的大jī巴:“啊,你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幸亏我今天有先见之明,没有和你姐夫做aì,要不然还不丢盔弃甲!”我恍然大悟,我说妻子为什么不肯和我做aì呢,原来是为了保存精力和小舅子大战,这个贱人!小舅子笑嘻嘻的对妻子说:“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欲仙欲死,也让你明白我和姐夫到底谁厉害!”妻子毫不胆怯:“来啊,还怕你不成!”两个人再次战作一盘。

这次两人采取的是正常的体位,小舅子俯身在妻子的身上,缓缓的扶着自己的大jī巴,而妻子也已经双手扒开自己的xiāo茓,将yīn道口扒开的大大的,小舅子把大jī巴放在妻子的yīn道口,慢慢的摩擦,但就是不进去。

不一会妻子的骚穴就开始yín水直流了,身子开始不安的扭动:“小波,怎么还不进来?”小舅子带着坏坏的笑容:“进哪里啊?”边说边向前顶了一下jī巴,进去了半个guī头,却挑起了妻子更大的欲望。

妻子有些羞涩:“就是进我的逼里面嘛!”小舅子显然还不想放过她,又问道:“那我用什么进啊?”妻子比刚才的表现好多了:“用你的大jī巴插进我的骚逼里,我的逼好痒啊,要用你的大jī巴止痒啊!”小舅子哈哈大笑,然后慢慢使劲将jī巴推进了妻子的xiāo茓,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满意的呻吟。

小舅子的jī巴明显过长,因此还剩余一部分留在妻子的xiāo茓外面。

小舅子开始慢慢的抽动jī巴,将妻子yīn道口的嫩ròu带的翻进翻出,而妻子也是非常兴奋,双手在小舅子身上不停乱摸,一会摸摸背部一会摸摸臀部,就是这简单的aì抚,却也让小舅子十分的激动,小舅子的大jī巴变得更加强壮,将妻子的嫩穴插得通红。

妻子的yín水不断从两人的交合处挤出,发出噗呲噗呲的响声,点滴的落到床单上,形成了梅花似的斑点。

就这样两个赤裸的ròu体在床上不停的蠕动,ròu体的交击声啪啪作响。

过了一会,大概是这样不过瘾,小舅子开始把妻子摆成跪伏的姿势,用狗交的样子进入了妻子体内,而小舅子的大长jī巴也已经全根没入了妻子的yīn道里,我甚至能看见妻子的肚子随着小舅子的一进一出而一起一伏,而妻子却没有任何的不适,脸上显示出极度yín荡的表情。

“好姐姐,你说我和姐夫谁干你干的好?”小舅子边插着妻子美丽的yīn户边舔着嘴唇问道。

妻子披头散发的摇晃着:“当然是你干的好了,你的jī巴又长又大,都干进我仔宫里面去了。

啊,好爽,顶死我了,我的仔宫要被你顶穿了……”听到妻子的赞美,小舅子明显狠兴奋,jī巴的耸动力度开始加大,速度也越来越快。

“啪啪……啪啪……啪啪……日死我了,我的逼快要被你刺穿了,好热,好充实啊!”“好姐姐,我快到了,我要射死你,我要射在你的仔宫里!”妻子有些着急:“不可以,这几天是危险期!”可是已经迟了,小舅子的大jī巴开始不停的耸动,而妻子的小腹也一鼓一鼓的,过了将近二十秒才平息下来,而妻子也在一声尖叫中攀上了ròu欲的巅峰。

两人在屋内兴奋的发狂,我在屋外却气的要发疯。

就在这时,却突然从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坚硬的jī巴,我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丈母娘。

丈母娘将手指放在唇间冲我嘘了一声,然后把我拉离了窗户,我不知道丈母娘要干什么,只好默默地跟在丈母娘的后面,就这样我来到了丈母娘的卧室。

在丈母娘的后面看,我才发现丈母娘原来也是个美女,妖娆的身材丝毫不输于妻子,尽管由于年龄的原因导致丈母娘皮肤有些松弛,可是熟女的诱惑却完全掩盖住了这些缺点。

也许以前由于伦理的关系,我并没有仔细的观察过丈母娘,可是由于刚才观看了妻子和小舅子的乱lún,现在我的脑中充满了欲望。

既然你和小舅子干,那我就干你们俩的妈!因此我毫不犹豫,冲向前猛然抱起丈母娘丰满的躯体,在她的惊呼声中把她放倒在了床上。

丈母娘并没有特别吃惊,只是有些猝不及防。

我冲上去疯狂地把丈母娘的衣服全部撕开,顿时一副xìng感的躯体露了出来,高耸的rǚ房,xìng感的细腰,高挑的双腿,因为发情而用舌头舔着嘴唇,那副骚货的样子任哪个男人看了都要为之动心,丈母娘从床上爬起来,慢慢蹲下身去,伸手去解我的腰带,拉开裤子拉链,缓缓的把我的裤子脱去,露出了被大jī巴高高支起的内裤。

丈母娘伸出xìng感的小舌头在我的guī头处缓缓舔了一圈,刺激的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然后丈母娘用嘴把我的内裤撕咬了下来。

然后丈母娘转身打开她床边的柜子,取出一盒喜之郎果冻,然后打开盒子,将果ròu吞进嘴里,轻微的咀嚼几下后将xìng感的嘴唇包裹住了我的guī头,顿时我不禁舒爽的嘶了一声,这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果然是飘飘似仙啊,以前只是听别人说过如何如何舒服,却从来没试过,妻子连口交都不愿意,更不要说这样了。

柔软的果ròu滑过我的yīn茎,带来一种凉爽的感觉,而在丈母娘的舌头划过的时候,又让我感受到了无边的温暖,不一会我就在丈母娘嘴里交货了,而丈母娘竟然当着我的面把我的jīng液和果冻一起咽进了嘴里,真是太刺激了,我刚刚软下去的jī巴立马又硬起来了。

于是我立马抱起丈母娘,两人一起倒在了大床上。

我一摸丈母娘的下体,原来丈母娘已经湿了,整个xiāo茓都是湿淋淋的,我不再迟疑,挺起jī巴就插进了丈母娘的小骚穴,我顿时感到一股吸力,jī巴在yīn道里充实的压迫着。

我开始动了起来,丈母娘也在下面配合,边动还边用嘴轻咬我的小rǚ头,双手用力的抓着我的背部,几近疯狂的在我的身下扭动着。

那对足有35F的大nǎi子在我的胸膛上来回的磨蹭着,早已发情变成紫红色的rǚ头涨大了一圈,我每次插入都是一插到底,两人的下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过了一会,我把jī巴拔了出来,将丈母娘的身体翻过来,摆成跪伏的姿势,我挺着jī巴从后面插了进去,这样能使jī巴更深入的插进yīn道,只听丈母娘嗯嗯啊啊的叫个不停,发出如泣如诉的声音,她的yín水也顺着大腿从我们俩的交合处不停的流下,没过多长时间,丈母娘的yīn道就开始有规律的一张一缩,没想到丈母娘这样不行,我还没特别有感觉呢,丈母娘就要泄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丈母娘的yīn道伸缩的更加厉害,突然,丈母娘死命抱住了我,然后我看到从丈母娘的yīn道处突然喷出了一股潮水,足足射了有半分钟。

我是第一次看到喷潮的奇景,不仅饶有兴趣的盯着丈母娘的xiāo茓一直看,直把丈母娘看的不好意思:“小飞啊(我的名字),你真是太厉害了,妈都快被你干死了。

”我玩心顿起,装作愁眉苦脸的说:“可是我还没出来呢,怎么办?”丈母娘灵机一动,指了指自己36F的rǚ房,笑道:“那我给你夹出来好了!”我顿时兴奋不已,让丈母娘仰躺在床上,然后拿来一个杯子,放在丈母娘xiāo茓的前面,再然后我开始揉弄丈母娘的xiāo茓,每当我碰到丈母娘的yīn蒂的时候,丈母娘的身体都会猛地抽搐一下,也许是老丈人死的早,丈母娘是久旱逢甘霖,不一会丈母娘又泄了,这一次的份量没有上一次的足,但也喷满了一杯子。

我拿着杯子,倒了半杯在丈母娘的胸脯上,然后将另外半杯涂在了我的jī巴上。

丈母娘见状,顿时明白过来,将胸部高耸的两只rǚ房用双手托了起来,只在rǚ房的中间留了一道缝隙。

我将jī巴缓缓的插了进去,由于有着yín液的润滑,因此插入还算顺利。

其实rǚ交并不如xìng交舒服,可是这其中征服感和刺激感却是xìng交不能比拟的。

随着快感的不断增强,我感觉shè精的冲动越来越强,就在将要shè精的那一刹那,我猛地一顶,将jī巴插进来丈母娘的嘴里,随后,我的jīng液也突突的射进了丈母娘的那xìng感的小嘴里。

这次的shè精量是如此之多,以至于丈母娘的小嘴完全容纳不了,一股一股的jīng液从丈母娘的小嘴里溢出,流到了床上。

射完精后,我趴伏在丈母娘雄伟的nǎi子上,边用手抚摸着nǎi子的四周,边用嘴亲吻rǚ头,不一会,丈母娘的nǎi子又开始硬起来了,双腿也开始一伸一缩的收拢展开,我用手往下一摸,竟然又开始流出了潺潺的yín水。

我不禁调笑丈母娘:“妈,你的水好多啊,都可以种田了!”丈母娘嫩脸一红,打了我一下:“去,就知道调戏妈,再说我就走了!”我伸出中指使劲往丈母娘的小yín穴里使劲一捅,丈母娘一声浪叫,我明显感觉到丈母娘的yīn道猛地一缩。

丈母娘的yīn户狠嫩,呈粉红色,狠明显我那死鬼老丈人没享到什么xìng福,而丈母娘又守身如玉的紧,结果白白便宜了我。

我加快了手指的抽插速度,而丈母娘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再也不顾及有可能被女儿和儿子听见,我更是没有丝毫犹豫,反正是你先对不起我的,谁怕谁啊!我大声的问道:“你还走不走了?”丈母娘明显有些兴奋的迷糊:“不走了,好女婿,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我猛地停下:“叫我什么,还叫女婿?”我的突然停下让丈母娘狠不适应,开始扭动着她的娇躯,不停的呻吟:“好老公,好老公还不行吗?快给我,我要啊!”男人征服女人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她喊你老公,这样她能得到更大的快感。

我重新将手指插进了丈母娘的美穴中,丈母娘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

由于丈母娘已经泄身两次了,这一次却是有些持久,我看手指满足不了她,于是挺起那还算巨大的jī巴,借着yín液的润滑,很很的刺进了丈母娘的yín穴里,丈母娘在我的jī巴下开始疯狂,不停的摇晃着头,摆动着丰满的臀部,看的我更是血脉偾张,jī巴也开始变得粗大起来,我没有讲究什么技巧,只是单纯的直进直入,每一次都插入丈母娘的最深处。

像丈母娘这样久旱逢甘霖的虎狼之妇,必须用绝对的力量将她征服。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门外有人在偷看,我冷冷一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蝶舞翻飞,丈母娘yín语浪声不断,“啊,好爽啊,好老公,你真是太厉害了,干死我吧,插进我的仔宫,将你的jīng液射进来吧!”我心里暗爽:“你这个小荡妇,看我不干死你,我要射穿你的yín穴,让你为我生个孩子。

”“啊,我要给你生孩子,生一堆孩子,射进来吧,射死我!”在这样的刺激下,我们俩狠快就攀上了欲望的高峰:“啊……啊……啊,来了,来了,好多,好热啊,死了,我要被射死了……”我的jī巴开始不停的跳动,jīng液开始突突的射进了丈母娘的仔宫内。

我喘息着趴在了丈母娘的胸脯上,感受着高氵朝 的余韵,丈母娘的身子还不时的抖动一下,显然是攀上了一个绝顶的高氵朝 。

我有些担心的问:“我射进去了,不会怀上吧?”丈母娘开始笑:“傻孩子,妈都多大了,在生完小波之后就结扎了,肯定不会再怀上了!”其实丈母娘的岁数并不显老,看起来就是三十多一点的熟妇,可能是经常在家,所以并没有打扮过,因此减少了几分魅力,我相信只要丈母娘好好打扮一下,绝对能迷倒一大片人,包括我!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问丈母娘:“他们俩的事你早就知道,对吗?”这时我似乎听见外面想起了有些沉重的呼吸声,显然也在关注这个问题。

丈母娘轻叹一口气:“嗯,他们俩的事哪能瞒得住我,我自己的闺女我还不知道,从她破瓜那天我就发现了,我是过来人,怎么可能会不明白。

”我疑惑道:“那你怎么不制止他们?”丈母娘的目光有些哀伤:“我怎么说,要是我说了,那不是自扬家丑吗?再说万一他们不承认,我总不能去抓姦在床吧!”我一想也是,于是很很拍了一下丈母娘的丰臀:“你教子无方,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呢?”被我一拍,丈母娘的身体猛地一颤,xiāo茓竟然又开始流出了yín水。

丈母娘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奴家但凭大爷吩咐!”我一听jī巴就大了,扬起手掌啪啪啪的拍打着丈母娘的美臀,丈母娘也开始嗯啊的叫起床来,看来丈母娘狠有受虐的潜质啊!我翻身上马,挥兵入巷,卧室里又传来一阵令人喷血的叫声! 就这样,我在丈母娘家里呆了将近一个礼拜,每天都是我和丈母娘一起睡,而妻子也心照不宣的进了小舅子的房间,想必那天在外面偷听的就是妻子了,没想到妻子也能表现的那么坚决,难道她就没有感觉到一丝愧疚?!于是我加倍的折磨丈母娘,每次都把她干的死去活来,我的心里竟然升起了报复的快感!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们的假期终于到头了,也该回到工作岗位上了,丈母娘和小舅子来送我们,妻子和小舅子在一旁含情脉脉,丈母娘则在一旁用迷恋的眼神看着我,我迟疑了一下,然后猛地抱起丈母娘,然后在她腮边很很的亲了一下。

丈母娘在我亲完之后彻底呆了,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大胆,妻子在一旁满含醋意的看着我们,然后踮起脚尖在小舅子脸上轻轻一吻。

火车把我们带离了乡镇,奔向了都市。

我们也回到了原来的生活,好像一切并没有发生过。

因为我们都明白,那只不过是生活的调剂品,就像佐料永远不能当作主食一样。

在开始这篇文章之前,我先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我的妻子叫简娜,今年二十七岁,和我是大学同学,在这个年代,大学同学是初恋而且能结婚的并不多,因此我和妻子的结合被认为是天造地设的。

当然,我们俩的婚姻生活也狠幸福。

我们俩常常被别人称为完美婚姻的典范,可是唯一有点美中不足的是在结婚的当天,我才发现妻子已经不是处女。

对于此事,妻子给予的解释就是“也许是做体育运动的时候不小心把处女膜给弄裂了吧”。

上过学的人都知道这种现象,就是在激烈的运动中有可能致使处女膜破裂,况且妻子的yīn道真的狠紧,不像是被人干过的样子,我也就没往心里去。

可是,真相总有被发现的一天,正是和妻子在一次省亲中我发现了让我痛苦的真相。

妻子狠美丽,一米六八的身高,再加上波浪式的头发,高耸的胸部,蜂腰丰臀,将妻子点缀的如同仙女一般。

看着忙碌的妻子,我突然涌现了一股自豪的情绪,盯着妻子丰满的臀部扭来扭去,我胯下的jī巴迅速开始变硬变大,将牛仔裤撑得老高。

轻轻地走到妻子的背后,双手环住妻子的细腰,我开始舔舐妻子的耳垂,结婚已经两年了,我早已熟知妻子的敏感带在哪里。

果然,不一会妻子就开始不安的扭动:“老公,不要啊,一会还要上妈那里去呢,到晚上我再给你好吗?”我不想强迫妻子,于是松开了环抱妻子的手。

妻子可能是看出了我的失落,给了我一个长长的湿吻,我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随着汽车的颠簸,我和妻子终于来到了丈母娘所在的小县城。

迎接我们的是我的小舅子,简波,今年刚好二十岁,大学还未毕业。

小舅子和妻子长的有点像,那些女人的特征长在他的身上反倒有些奇特的魅力。

小舅子看见我们下车,赶紧迎了上来:“姐,姐夫,你们过来了,快点上家里面去吧。

”我和妻子上了电动三轮车,妻子和小舅子一年没见了,因此显得特别亲热,小舅子拉着妻子的手不停的抚摸,我当时只是觉得他们姐弟俩感情挺深的,也没往深了想。

到了丈母娘家里,结果丈母娘因为去买东西还没有回来,老丈人又死得早,因此家里就我们三个人。

等了狠久丈母娘也没有回来,三个人都没有太多的话题聊。

因此不一会,小舅子就说要上集市上找丈母娘去,妻子也站起来说道:“小波,我和你一块去吧,一年都没见到妈了。

”小舅子说好,两个人就一起去了,就剩我自己在家。

闲得无聊,我开始在家中四处浏览,突然,小舅子房间里面一件内裤吸引了我,那当然不是小舅子的内裤,更像是妻子的。

记得那还是我第一次给妻子买情趣内衣,结果就在第一次去丈母娘家的时候丢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发现了。

上面秽迹斑斑,像极了男人分泌物风干的模样。

联想到小舅子抚摸妻子的模样,我陷入了迷惑之中:“难道小舅子意yín着妻子?”越想越觉得可能,我不动声色的把内裤放回了原地。

不一会,丈母娘回来了,发现就我自己,于是问道:“小波和娜娜呢?”我奇怪的看了一下丈母娘:“他们不是去找你了吗?”丈母娘仿似想到了什么:“啊,对,他们是找我去了,不过我让他们先回来了,怎么还没到家?”我看着丈母娘奇怪的表情,若有所思。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妻子和小舅子终于回来了,也许是因为天热的缘故,妻子脸色有些潮红,微微的喘息竟弥漫着风情万种,我胯下的jī巴突然又莫名其妙的硬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匆匆和丈母娘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妻子结婚前的房间,冷静了好久,jī巴才慢慢的软了下去。

到了晚上睡觉时,妻子给我端了一杯nǎi,因为我有晚上喝nǎi的习惯。

可我在妻子进来的时候jī巴就开始无比的坚硬,竟然有些微微的胀痛,早已经迫不及待了,便如猛虎扑食般见妻子的nǎi夺了下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在妻子的惊呼声中把她抱起来放在了床上。

妻子制止了我:“别慌,先把nǎi喝了。

”我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于是开始撕扯妻子的衣服。

妻子有些生气:“你怎么那么不aì惜你自己,如果你不把nǎi喝了,我就不和你做。

”我看着坚定的妻子,突然想起了那条情趣内裤,一个大胆的想法跃进我的脑子:“那条内裤是不是妻子给小舅子的?”于是我假装把nǎi喝了,其实我只喝了一口,其余的都被我趁转身的机会倒在了墙角里。

不一会,我竟然感到一点点眩晕,我只是喝了一口就这样了,要是整杯喝下去,那不睡得和死猪一样了。

我假装开始药力发作:“怎么回事?好困那,今天不做了,睡吧!”妻子看到药力发作,点了点头:“嗯,老公,你好好休息吧,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我心底暗暗冷笑:“装,你就和我装,等一会我捉姦在床,有你好看!”不一会鼾声大起,妻子满意的看了看我,轻轻地唤了一声:“老公!”发现我没有反应,于是妻子开始换衣服,是一套情趣内衣。

换好衣服之后就蹑手蹑脚的下床走出了房间。

我轻轻跟了上去,发现正是去小舅子房间的方向。

我迅速的跑到小舅子房间的窗台边,轻轻的打开窗户,发现小舅子也没有睡,正在焦急的走来走去。

正在这时,房门开了,妻子走了进来。

小舅子一把抱住妻子的酮体,一边疯狂地吻着一边说道:“好姐姐,你终于来了,可想死我了!”妻子也双手环住小舅子的腰,一边激烈的回应着一边轻嗔道:“我当然要等到你姐夫睡着才能来啊!”这时小舅子才有些担心的问:“姐夫不会突然醒过来吧!”妻子笑道:“不会,这一次我给他下了双份的药,不到天明是不会起来的。

”我在外面听得心都要气炸了,这对姦夫yín妇,竟然算计我,可是妻子被小舅子干的快感却支撑着我不去揭发他们的yín行。

这时小舅子已经开始抚摸妻子的rǚ房,妻子的rǚ房狠大,有36E,如今这两个专属于我的rǚ房正在小舅子的手中变幻着形状。

小舅子的另一只手却开始向下移动,在妻子xìng感的小屁股上开始来回的摸索,而两个人的嘴唇也没有闲着,正黏在一起吻的渍渍作响。

妻子的rǚ罩慢慢地被解开了,两个雪白的rǚ房也跳了出来,rǚ房顶端的rǚ头已经慢慢地硬起来了,我知道妻子开始动情了。

小舅子放弃了妻子的嘴,嘴唇开始慢慢下移,不一会就移动到了rǚ房的上面,小舅子开始慢慢地吻着rǚ房,时而将rǚ头吸进嘴里,使劲的裹动,一张一吸,就像吃nǎi的孩子一样。

妻子明显狠受用,已经开始发出低沈的呻吟,浑身不安的扭动,像美女蛇一样。

小舅子的双手开始解开妻子的裙子,随着裙子的褪下,妻子浑身只剩下一条xìng感的内裤没有脱了。

小舅子的嘴唇再次下移,经过妻子的肚脐,慢慢吻到了妻子的下体,妻子已经有些狂乱了,身体开始摇摆不定,小舅子一看连忙将妻子扶到床上,手却没有闲着,一只手揉捏着妻子的rǚ房,另一只手却开始在妻子的下体不停的抚摸,妻子的内裤已经开始显现了湿痕,yín水将xìng感的内裤浸成了半透明,妻子肥美的xiāo茓开始若隐若现,小舅子也开始兴奋起来,开始蹲下身去,双手扒开妻子的双腿,在妻子的下体不停的用嘴舔舐,吸得叭叭作响,尤其是yīn蒂的部位,更是进行了重点照顾,妻子的yín水开始不停的涌出,将床单都打湿了一大片。

突然,妻子不再是单纯的被aì抚,妻子开始不停的耸动下体,而妻子的身体也开始变得潮红起来,我知道妻子的高氵朝 要来了,小舅子当然也知道,于是他也加快了速度,妻子开始无意识的揉捏自己的rǚ房,终于,在一声低沈的尖叫声中,妻子停止了扭动,她的内裤上也开始出现了一片片的水渍,而静止的身体也在不时的抽搐着,显然还处于高氵朝 的余韵当中,妻子的高氵朝 狠长,过了好长时间才平静下来。

我心里有些酸楚,妻子和我做aì的时候从来没有高氵朝 过这么长时间的,难道我真的不行吗?时间并没有允许我多想,小舅子已经拔下了妻子最后一件遮羞布,而小舅子也将自己脱得精光,两个人终于坦陈相见了。

小舅子的jī巴狠长,足有十八厘米,前端膨胀的guī头呈紫色,发出yín靡的光芒。

小舅子将还在不停喘息着的妻子的手拉到自己的胯下,让妻子帮自己手yín,妻子当初也没少帮我这样做,因此明白其中的诀窍。

只见妻子一只手紧握着小舅子yīn茎的根部,那是为了防止他突然shè精,另一只手开始缓缓的捋动小舅子的大jī巴,妻子狠体贴,害怕自己的手会因为干而摩擦的jī巴发疼,因此隔一会就会在自己的xiāo茓处涂抹一层yín水,使手掌的润滑度增加。

小舅子明显没享受过如此体贴的服务,开始舒服的闭上眼睛,专心享受手yín的快乐。

过了将近有十分钟,可是小舅子依然没有射。

妻子看着小舅子依旧坚挺的jī巴,闭着眼思索了一会,竟然伸出舌头开始舔舐小舅子guī头前端的马眼。

我更是心里难平,妻子由于aì干净的原因,始终不肯为我口交,没想到竟然把口交的第一次奉献给了小舅子。

我此时真想冲进去劈了这对姦夫yín妇,可我脚底仿佛生了根一样岿然不动。

小舅子明显没想到妻子会为他口交,猛地睁开眼睛,讶然望着妻子。

妻子没好气的说:“都是你这坏东西,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都快累死我了,今天便宜你了,要知道你姐夫我都没为他口交过!”小舅子感激的望着妻子,然后猛地将妻子的头拉向自己的胯部,开始猛烈的耸动起来,由于小舅子的jī巴太长了,因此妻子的喉咙都被插入了一小节jī巴,妻子的脸憋得通红。

过了将近两分钟,小舅子就抵制不住刺激,双臀开始一耸一耸的,射了。

这个混蛋,竟然把jīng液都全射进了妻子的喉咙里,妻子明显承受不住,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部分jīng液顺着妻子的嘴角流了下来,更为妻子增添了不少的风情。

这时两人都有些累了,开始拥抱着亲吻起来,我本以为事情就要告一段落,没想到不一会小舅子的jī巴又开始硬了,妻子也有些惊讶的看着小舅子的大jī巴:“啊,你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幸亏我今天有先见之明,没有和你姐夫做aì,要不然还不丢盔弃甲!”我恍然大悟,我说妻子为什么不肯和我做aì呢,原来是为了保存精力和小舅子大战,这个贱人!小舅子笑嘻嘻的对妻子说:“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欲仙欲死,也让你明白我和姐夫到底谁厉害!”妻子毫不胆怯:“来啊,还怕你不成!”两个人再次战作一盘。

这次两人采取的是正常的体位,小舅子俯身在妻子的身上,缓缓的扶着自己的大jī巴,而妻子也已经双手扒开自己的xiāo茓,将yīn道口扒开的大大的,小舅子把大jī巴放在妻子的yīn道口,慢慢的摩擦,但就是不进去。

不一会妻子的骚穴就开始yín水直流了,身子开始不安的扭动:“小波,怎么还不进来?”小舅子带着坏坏的笑容:“进哪里啊?”边说边向前顶了一下jī巴,进去了半个guī头,却挑起了妻子更大的欲望。

妻子有些羞涩:“就是进我的逼里面嘛!”小舅子显然还不想放过她,又问道:“那我用什么进啊?”妻子比刚才的表现好多了:“用你的大jī巴插进我的骚逼里,我的逼好痒啊,要用你的大jī巴止痒啊!”小舅子哈哈大笑,然后慢慢使劲将jī巴推进了妻子的xiāo茓,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满意的呻吟。

小舅子的jī巴明显过长,因此还剩余一部分留在妻子的xiāo茓外面。

小舅子开始慢慢的抽动jī巴,将妻子yīn道口的嫩ròu带的翻进翻出,而妻子也是非常兴奋,双手在小舅子身上不停乱摸,一会摸摸背部一会摸摸臀部,就是这简单的aì抚,却也让小舅子十分的激动,小舅子的大jī巴变得更加强壮,将妻子的嫩穴插得通红。

妻子的yín水不断从两人的交合处挤出,发出噗呲噗呲的响声,点滴的落到床单上,形成了梅花似的斑点。

就这样两个赤裸的ròu体在床上不停的蠕动,ròu体的交击声啪啪作响。

过了一会,大概是这样不过瘾,小舅子开始把妻子摆成跪伏的姿势,用狗交的样子进入了妻子体内,而小舅子的大长jī巴也已经全根没入了妻子的yīn道里,我甚至能看见妻子的肚子随着小舅子的一进一出而一起一伏,而妻子却没有任何的不适,脸上显示出极度yín荡的表情。

“好姐姐,你说我和姐夫谁干你干的好?”小舅子边插着妻子美丽的yīn户边舔着嘴唇问道。

妻子披头散发的摇晃着:“当然是你干的好了,你的jī巴又长又大,都干进我仔宫里面去了。

啊,好爽,顶死我了,我的仔宫要被你顶穿了……”听到妻子的赞美,小舅子明显狠兴奋,jī巴的耸动力度开始加大,速度也越来越快。

“啪啪……啪啪……啪啪……日死我了,我的逼快要被你刺穿了,好热,好充实啊!”“好姐姐,我快到了,我要射死你,我要射在你的仔宫里!”妻子有些着急:“不可以,这几天是危险期!”可是已经迟了,小舅子的大jī巴开始不停的耸动,而妻子的小腹也一鼓一鼓的,过了将近二十秒才平息下来,而妻子也在一声尖叫中攀上了ròu欲的巅峰。

两人在屋内兴奋的发狂,我在屋外却气的要发疯。

就在这时,却突然从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坚硬的jī巴,我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丈母娘。

丈母娘将手指放在唇间冲我嘘了一声,然后把我拉离了窗户,我不知道丈母娘要干什么,只好默默地跟在丈母娘的后面,就这样我来到了丈母娘的卧室。

在丈母娘的后面看,我才发现丈母娘原来也是个美女,妖娆的身材丝毫不输于妻子,尽管由于年龄的原因导致丈母娘皮肤有些松弛,可是熟女的诱惑却完全掩盖住了这些缺点。

也许以前由于伦理的关系,我并没有仔细的观察过丈母娘,可是由于刚才观看了妻子和小舅子的乱lún,现在我的脑中充满了欲望。

既然你和小舅子干,那我就干你们俩的妈!因此我毫不犹豫,冲向前猛然抱起丈母娘丰满的躯体,在她的惊呼声中把她放倒在了床上。

丈母娘并没有特别吃惊,只是有些猝不及防。

我冲上去疯狂地把丈母娘的衣服全部撕开,顿时一副xìng感的躯体露了出来,高耸的rǚ房,xìng感的细腰,高挑的双腿,因为发情而用舌头舔着嘴唇,那副骚货的样子任哪个男人看了都要为之动心,丈母娘从床上爬起来,慢慢蹲下身去,伸手去解我的腰带,拉开裤子拉链,缓缓的把我的裤子脱去,露出了被大jī巴高高支起的内裤。

丈母娘伸出xìng感的小舌头在我的guī头处缓缓舔了一圈,刺激的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然后丈母娘用嘴把我的内裤撕咬了下来。

然后丈母娘转身打开她床边的柜子,取出一盒喜之郎果冻,然后打开盒子,将果ròu吞进嘴里,轻微的咀嚼几下后将xìng感的嘴唇包裹住了我的guī头,顿时我不禁舒爽的嘶了一声,这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果然是飘飘似仙啊,以前只是听别人说过如何如何舒服,却从来没试过,妻子连口交都不愿意,更不要说这样了。

柔软的果ròu滑过我的yīn茎,带来一种凉爽的感觉,而在丈母娘的舌头划过的时候,又让我感受到了无边的温暖,不一会我就在丈母娘嘴里交货了,而丈母娘竟然当着我的面把我的jīng液和果冻一起咽进了嘴里,真是太刺激了,我刚刚软下去的jī巴立马又硬起来了。

于是我立马抱起丈母娘,两人一起倒在了大床上。

我一摸丈母娘的下体,原来丈母娘已经湿了,整个xiāo茓都是湿淋淋的,我不再迟疑,挺起jī巴就插进了丈母娘的小骚穴,我顿时感到一股吸力,jī巴在yīn道里充实的压迫着。

我开始动了起来,丈母娘也在下面配合,边动还边用嘴轻咬我的小rǚ头,双手用力的抓着我的背部,几近疯狂的在我的身下扭动着。

那对足有35F的大nǎi子在我的胸膛上来回的磨蹭着,早已发情变成紫红色的rǚ头涨大了一圈,我每次插入都是一插到底,两人的下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过了一会,我把jī巴拔了出来,将丈母娘的身体翻过来,摆成跪伏的姿势,我挺着jī巴从后面插了进去,这样能使jī巴更深入的插进yīn道,只听丈母娘嗯嗯啊啊的叫个不停,发出如泣如诉的声音,她的yín水也顺着大腿从我们俩的交合处不停的流下,没过多长时间,丈母娘的yīn道就开始有规律的一张一缩,没想到丈母娘这样不行,我还没特别有感觉呢,丈母娘就要泄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丈母娘的yīn道伸缩的更加厉害,突然,丈母娘死命抱住了我,然后我看到从丈母娘的yīn道处突然喷出了一股潮水,足足射了有半分钟。

我是第一次看到喷潮的奇景,不仅饶有兴趣的盯着丈母娘的xiāo茓一直看,直把丈母娘看的不好意思:“小飞啊(我的名字),你真是太厉害了,妈都快被你干死了。

”。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