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我和农村女房东的性事

我和农村女房东的性事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那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姓张,那年35岁,在供电局下属的架线组挂职锻炼。

架线组在野外施工时没有固定的住所,就近找几户人家租房临时住上几个月,最长可以住上将近一年就要搬家。

我和组长老王住在一户人家,房东姓潘,是个木匠,常年附近干活,有时早出晚归,有时三五天不回家。

我们的女房东是个农村妇女,也姓潘,大名潘毛香,小名毛丫,那年正好三十岁,人长得很端庄,皮肤略黑,一米六五的个子,这在当地农村是比较高的了,最明显的特点是rǚ房很大。

我去的时候正是夏天,她和其他农村妇女一样,就穿一件白色的汗衫,从来不戴nǎi罩,两只圆润的大nǎi有点下垂,透过汗衫,可以隐约看到nǎi头和nǎi晕的深褐色。

使我心动不已。

房东夫妇有两个孩子,大的男孩;小的女孩,小名二子,长得很漂亮,对我特别友好,每晚我和老王看书学习的时候,她总是静静地趴在我的腿上,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有时还在我的腿上睡着了。

我也特别喜欢这个又漂亮又文静的小 女孩,每次回家总顺便捎点糖果点心给她,她对我更好了。

毛丫总是说:二子,你给你张叔叔当女儿吧。

时间长了,毛丫对我和老王已经不当外人,一开始还叫我和老王张师傅王师傅的,后来在我们的建议下,就直呼老张老王了。

一天村里有人家娶媳妇,二子和一群孩子在门前看热闹,新娘路过时,她们齐声唱起了儿歌,我仔细一听,唱的竟然是新娘新,新娘新,一只nǎi,十八斤……,我乐得笑弯了腰,对站在旁边的毛丫说:哈哈,哪有那么大的nǎi啊?说着无意之中看了一下毛丫的圆鼓鼓的胸部。

毛丫看着我注意了她的rǚ房,脸顿时红了一下,说:小孩瞎唱的,哪有那么大的nǎi啊?我们这里新娘路过时,小孩都这样唱。

从那以后,我发现毛丫对我格外注意了,时常用一种温柔的眼光看着我,家里烧点好吃的,也总是叫我和老王一块受用。

在她家住了一个多月,我们已经和她家相处的非常好了,家里总是充满了笑言话语,充满着欢乐。

一天,老王奉命回公司办事,只留下我一人住在毛丫家,她家的房子是中间一间堂屋,她家四口住在西屋,我和老王住在东屋,由于彼此很信任,我们和房东家睡觉都不关门,堂屋后面是厨房和仓库。

我上午干完活,中午到架线组食堂吃完饭,便进屋上床睡午觉,那是七月,天很热,我简单搽洗过,就穿一条小裤衩,光着膀子躺在床上。

毛丫在厨房做完饭,孩子们吃完到外面玩耍去了,潘木匠到外面帮人干活,中午就在那家人家吃,不回来。

我迷迷糊糊刚想打盹,毛丫一步闯了进来,笑着问:老张,还没睡呀?我已经习惯她的进出,就没有起身,顺手拉一条毛巾盖在身上,继续躺在床上回答:哦,是毛丫啊,有事吗?毛丫笑着说:老王回公司了吧?我回答:是的,今天他回不来了,晚上也不会回来的,你坐吧。

她随手拿了一把椅子坐在我的床边,说:我们乡下人,中午从不睡午觉,没事了,想和你聊聊好么?好啊!我顿时睡意全无,打算起身。

就这样,别起来。

她阻止了我。

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身边,在我的床边坐了下来,近在咫尺,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从未这样近的和她在一起,不知为什么,有些心动,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还是她打破了沉寂,说:老张,我发现你这人特别好,我挺喜欢你的。

说完她微微有些脸红,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也是的,我也喜欢你。

我说了实话,接着我们俩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我盯着她的眼睛,属于很明亮很清澈那种,虽然不是水汪汪的,但也是很秀气的那种丹凤眼,脸上有农村妇女特有的粗糙和太阳照射造成的黝黑,但是显得很有生机。

我又转向她的胸部,我平时最喜欢特别丰满的女人rǚ房,喜欢大nǎi头,这一切就仅隔着一层薄薄的纱布汗衫,活生生的摆在我的面前。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捂住了她的手,手很大,也不细腻,甚至有些粗糙,但是很温暖。

把她的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胸口,轻声说:毛丫,你摸摸我的心跳得好厉害。

她揭开盖在我身上的毛巾,热乎乎的手开始在我赤裸的上身游动。

我看到她的脸顿时红得像一块红布,她摸着我的胸口说:哦,心跳得好快啊!你说你喜欢我,喜欢我哪里呢?喜欢你这个人,尤其是喜欢你的……到底是什么啊?喜欢你的nǎi子!我大胆的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哦,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们男人啊,都好这一口。

我现在有什么好的,人家都说姑娘是金nǎi子,结婚了是银nǎi子,生了孩子是狗nǎi子,我喂过两个孩子了,是狗nǎi子了,你还喜欢啊?我这会顾不上什么礼数了,就说:太喜欢了,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大nǎi子。

她说:要是生孩子之前,我的nǎi真是好看,挺挺的,现在下垂了,也大了,不好看了。

我越听越激动,心想:豁出去了!就大胆伸出右手,隔着汗衫一把摸住了毛丫的大rǚ房,啊!好大好柔软啊,又感到沉甸甸的。

一种极大的欢愉顿时充满了我的心田。

啊!毛丫舒了一大口气,脸更红了,我就顾不上别的了,用手肆无忌惮的摸着她的nǎi子,真够大的,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柔软的nǎi组织里面还有个硬块,我知道那是nǎi核,不少女人都有的。

摸吧摸吧,你喜欢就摸吧。

毛丫对我说。

我终于摸到了我心仪已久的毛丫的大nǎi子,心里狂喜,心跳加速。

我顾不得一切了,说:我要看看,我要看看……毛丫呼吸急促了。

说:看吧看吧,都给你了……自己将汗衫掀了起来,我看见的是一对傲人的大nǎi子,肥肥大大的,经不住重量的压力,有些下垂了,nǎi子很白,和身体裸露在外的脖子、胳膊有很大差别。

两只葡萄般的暗红色大nǎi头骄傲的耸立着,旁边是银元大的褐色的rǚ晕。

我看得眼花缭乱,心动过速,下面的小弟弟再也忍不住,顿时硬了起来,把短裤前面支撑成小帐篷。

一下坐起来,两只手一手抓一只nǎi子,使劲揉了起来。

哦哦 哦……毛丫头往后仰,两手死死地抓住我的两只胳膊。

我俯下身用嘴含住了她的一只nǎi头,贪婪的含着舔着吸允着。

nǎi头有些淡淡的汗味,但我觉得十分甘甜,吃完这只再含那只。

不知过了多久,我只觉得浑身燥热,身上的神经都在紧张的抖动。

毛丫这时好像有些清醒了,她轻声说:老张,你躺下,别累坏了你。

我顺从地仰面倒下,她俯下身将两只大nǎi子压在我赤裸的胸膛上,火热,温软,nǎi头却是硬硬的,在我身上滑动。

你喜欢我就全给你全给你……她喃喃道。

手伸向我的小腹,在我高高支起的小帐篷上划过,我的小弟弟这时更加膨胀,我双手拉下短裤,yīn茎顿时弹了起来,和身体成了90度。

毛丫紧紧地盯着看我的胀起的yīn茎,哦,太好了,很大,毛好多,我好喜欢啊!说着一把就攥住了我的yīn茎,上下抚摸着,另外一只手摸到我的蛋蛋,使劲的揉着。

我腾出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裤裆,一下就摸到了一片隆起的小丘,上面有好多柔软的毛毛,再摸下去,也就是两腿之间,两片肥肥的小ròuròu,上面也有些细细的毛毛,两片ròu之间是一条深深的沟槽,沟槽里已是水淋淋的了。

再进去是一颗小黄豆般的ròu球,我一碰着它,毛丫就啊的一声,身上一抖,一股水又出来了。

我一不做二不休,把手指在往下伸,就是一个温热的水帘洞,再一伸,手指就完全进去了。

里面温软湿润。

毛丫哼哼着,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我的手指感到了紧紧的压迫。

来吧,我把什么都给你,来吧,来操我吧……毛丫喃喃道。

说着她几乎疯狂的拉下自己的长裤和短裤。

我看见了她的黑黑的yīn毛和亮晶晶的yín水。

妈妈、妈妈开门!正在我们忘情时,外面的大门被敲响了,是二子的声音,毛丫一下子跳了起来,飞快地拉上裤子,拉下汗衫,哦,来来来了,毛丫还不忘拿毛巾盖住我顿时疲软的yīn茎,飞快冲出去开门了。

妈妈,大白天你插什么门啊?我渴了,要喝水。

是二子柔嫩的声音。

哦,喝吧,你张叔叔睡午觉,我怕你们打扰他,就随手插了门。

哦,看来毛丫进我的屋之前已有所准备了。

毛丫带二子到厨房喝了水,不一会二子就又出去玩了,我的心却久久平静不下来,平时垂涎已久的毛丫的大rǚ房我终于得到了,连她身上最隐蔽的地方我也看了摸了抠了。

但是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好害怕,我怕什么呢?怕的是万一我和毛丫的事情败露,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们供电局有好多单位常年在外干活,这类和当地女农民发生关系的事也时有发生,在当时,这类事情领导十分重视,一是当时对男女关系抓得很紧,发生了就被称为道德败坏,二是最重要的,就是影响了工农关系,破坏了工农团结。

这是当时最不能容忍的。

我在机关工作时,公司就几次大张旗鼓地处理过几次这样的事情,最严重一次,当事者被拉上台批斗,最后给予开除公职、遣送回家的处分。

万一我和毛丫的事败露了,那我将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我越想越害怕,赶紧穿上衣服爬了起来。

毛丫却非常兴奋,打发了二子,就又插上门到我屋里来了,她见我穿戴整齐,十分意外,忙问:老张,你这是?干什么去啊?二子去玩了,我们接着干。

我只好说:哦,我忘了告诉你了,今天下午我们提前上班,还有十分钟就要集合了。

毛丫一脸失望,说:嗨,好不容易有这次机会,多可惜啊!说着,一把抱住了我,她的大nǎi子紧紧地挤在我的身上,我男xìng的荷尔蒙又被激起了,我也紧紧的抱住她,小弟弟顿时昂首,顶在她的小肚子上。

毛丫,我喜欢你,我aì你我喃喃道。

我也aì你,亲aì的哥。

毛丫已经称我为哥了。

我紧盯着她十分秀气的脸,突然我像发疯一样用嘴堵住她的嘴唇,狂吻起来。

她的嘴唇很厚,十分xìng感,吻起来十分舒服,她用嘴唇顶开我的嘴唇,把舌头射了进来,在我的口中搅动,搅我的舌头。

舒服,太舒服了!我一手抱住她,一手伸进她的汗衫,使劲揉搓她的大nǎi子。

正在我忘情的时候,我似乎听见外面有脚步声,我一下子松开她,小弟弟也一下子疲软了。

脚步声走远了,可能是路人。

毛丫这时倒比我镇定,她拢了拢散乱的头发,小声说:哥,你要上班,我不留你了,今晚老王和我家老潘不回来,晚上我来找你。

我就势赶紧离开了房间。

一下午我在幸福、惊恐、骚动,慌乱中度过。

今晚怎么办?干还是不干?这使我一时拿不定主意。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饭散过步后我又回到房东家,老潘还是没有回来,毛丫带两个孩子吃饭,照例做家务,我坐在桌前看书,但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用心听着毛丫在堂屋走来走去,和孩子们说话。

二子还是和平时一样,在我的腿上趴着。

不过平时九点,今晚八点半毛丫就早早给孩子们洗过脸脚,打发他们回屋睡觉了,只有我知道她是想早一点和我完成一件大事。

果然,九点才过,毛丫就悄悄地走进我的房间,一把抱住我,轻声说:他们都睡了,我们也睡吧。

她拉我走到床前,一下子就把我推到在床上,紧接着压在我的身上,嘴一下就封住了我的口,一只手伸进我的裤裆,抓住了我的坚硬的yīn茎。

不行不行,我突然清醒了,毛丫,我们不能干。

我坚定地推开了她温热的身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干?我我我有些害怕。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这个胆小鬼,我的水都下来了,你不信摸摸。

今天下午,你要不是胆小,我们都成了功了。

我怕老潘回来,他要是知道了,非用斧头劈了我不可。

放心,他就是今晚回来,也到11点,我都习惯了,我们抓紧时间,那时,我们早就成了功了。

说着,她再次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心一横,随他去吧!现在我什么都不管了,只要xìng的欢乐,我两周才能回家一次,有时不巧老婆来例假,我还搞不成,平时xìng欲一直压抑着,现在有了这么好这么xìng感主动上门的女人,不上才是天大的傻瓜!我放弃了抵抗,任凭毛丫把我脱得精光,她也立即脱得一丝不挂,透过yīn毛,我看见她的大yīn唇也很肥厚,就和她的嘴唇一样,十分xìng感,她上了我的床,随手关了灯。

xìng感啊!太xìng感了!我突然想起什么书说过:有xìng经验的老女人比没有xìng经验的大姑娘要xìng感一百倍。

一点都不错。

我几乎不用自己亲自动手,毛丫就给了我xìng的一切欢乐。

她是那么主动,那么熟练,她压在我身上,疯狂的吻我,亲吻我的rǚ头,手在我的身上四处游动,手抓住我的硬起来的yīn茎伸向她热乎乎的yīn部,她骑在我的身上,把我的手放在她下垂的大nǎi子上,又将我的yīn茎对准她的yīn门,一切就绪了,她就势一坐,我就感到yīn茎一下子就滑进一个热乎乎、水淋淋的洞里。

啊!太舒服了!我使劲的抓住她的大nǎi子,使劲的揉搓。

她十分有经验地一起一伏,我感到她的热乎乎的yīn道包裹着我的坚硬的yīn茎,摩擦着我的guī头,我几乎忍不住要shè精了。

等一下,等一下。

毛丫感到了我的激动,等会再射,我还没有过瘾呢,要射也要男的在上面啊!她立起身来,抽出我的yīn茎,仰面躺下。

你上来吧,操我吧,使劲的操,我带环了,不会怀孕的,大胆的往里面shè精吧!这是我最愿意听的话,我还有什么顾虑呢?我翻身上去,压在她身上,她的nǎi子随着沉重的呼吸上下蠕动,她的光滑的大腿此时大字型的分开,我摸着她肥厚的大yīn唇,轻车熟路地一下就把yīn茎插进了她的水帘洞,来回卖力地抽动。

好舒服啊!我的亲哥,你真行,我好好快乐呐!使劲使劲,使劲操我!我一鼓作气,一连操了数百下,终于jīng液像被压迫的水被小孔放出一样狂喷出来,完整的射入了她的光滑的yīn道。

我们此时都已经是汗水淋漓,我趴在她的身上只觉得太舒畅了,从没有这般舒畅过。

她则静静地躺着,等待我的yīn茎从坚硬变成疲软,最后滑出。

从她yīn道里露出的jīng液加上yín水也泊泊地流了出来,浸湿了我的床单。

你放心,明天我会洗干净的,哥,你太好了,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欢乐。

后来她告诉我,她家老潘原来在xìng事方面还行,后来又一次做木匠活时不小心把下身碰伤了,从此就一蹶不振了,她为这事伤透了心,没想到碰到了我,就心一横主动上阵了。

毛丫和我又躺了好一会,我们互相摸索,我又xìng起,干了她一回,她也激情回敬,只是这回yín水好像没有上次多了,她说是上次搞时,几乎流干了。

后来她起来穿好衣服,端了盆水给我擦洗干净,回自己屋里睡去了,大约晚上11点,她家老潘回来了。

第二天老王也回来了,从此后我们就没有机会再搞过,以后,工程结束,我们离开这个村,以后再也没有联系过。

想想她现在已经是老太婆了,二子肯定早已结婚生子了。

毛丫,你现在还好吗?那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姓张,那年35岁,在供电局下属的架线组挂职锻炼。

架线组在野外施工时没有固定的住所,就近找几户人家租房临时住上几个月,最长可以住上将近一年就要搬家。

我和组长老王住在一户人家,房东姓潘,是个木匠,常年附近干活,有时早出晚归,有时三五天不回家。

我们的女房东是个农村妇女,也姓潘,大名潘毛香,小名毛丫,那年正好三十岁,人长得很端庄,皮肤略黑,一米六五的个子,这在当地农村是比较高的了,最明显的特点是rǚ房很大。

我去的时候正是夏天,她和其他农村妇女一样,就穿一件白色的汗衫,从来不戴nǎi罩,两只圆润的大nǎi有点下垂,透过汗衫,可以隐约看到nǎi头和nǎi晕的深褐色。

使我心动不已。

房东夫妇有两个孩子,大的男孩;小的女孩,小名二子,长得很漂亮,对我特别友好,每晚我和老王看书学习的时候,她总是静静地趴在我的腿上,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有时还在我的腿上睡着了。

我也特别喜欢这个又漂亮又文静的小 女孩,每次回家总顺便捎点糖果点心给她,她对我更好了。

毛丫总是说:二子,你给你张叔叔当女儿吧。

时间长了,毛丫对我和老王已经不当外人,一开始还叫我和老王张师傅王师傅的,后来在我们的建议下,就直呼老张老王了。

一天村里有人家娶媳妇,二子和一群孩子在门前看热闹,新娘路过时,她们齐声唱起了儿歌,我仔细一听,唱的竟然是新娘新,新娘新,一只nǎi,十八斤……,我乐得笑弯了腰,对站在旁边的毛丫说:哈哈,哪有那么大的nǎi啊?说着无意之中看了一下毛丫的圆鼓鼓的胸部。

毛丫看着我注意了她的rǚ房,脸顿时红了一下,说:小孩瞎唱的,哪有那么大的nǎi啊?我们这里新娘路过时,小孩都这样唱。

从那以后,我发现毛丫对我格外注意了,时常用一种温柔的眼光看着我,家里烧点好吃的,也总是叫我和老王一块受用。

在她家住了一个多月,我们已经和她家相处的非常好了,家里总是充满了笑言话语,充满着欢乐。

一天,老王奉命回公司办事,只留下我一人住在毛丫家,她家的房子是中间一间堂屋,她家四口住在西屋,我和老王住在东屋,由于彼此很信任,我们和房东家睡觉都不关门,堂屋后面是厨房和仓库。

我上午干完活,中午到架线组食堂吃完饭,便进屋上床睡午觉,那是七月,天很热,我简单搽洗过,就穿一条小裤衩,光着膀子躺在床上。

毛丫在厨房做完饭,孩子们吃完到外面玩耍去了,潘木匠到外面帮人干活,中午就在那家人家吃,不回来。

我迷迷糊糊刚想打盹,毛丫一步闯了进来,笑着问:老张,还没睡呀?我已经习惯她的进出,就没有起身,顺手拉一条毛巾盖在身上,继续躺在床上回答:哦,是毛丫啊,有事吗?毛丫笑着说:老王回公司了吧?我回答:是的,今天他回不来了,晚上也不会回来的,你坐吧。

她随手拿了一把椅子坐在我的床边,说:我们乡下人,中午从不睡午觉,没事了,想和你聊聊好么?好啊!我顿时睡意全无,打算起身。

就这样,别起来。

她阻止了我。

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身边,在我的床边坐了下来,近在咫尺,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从未这样近的和她在一起,不知为什么,有些心动,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还是她打破了沉寂,说:老张,我发现你这人特别好,我挺喜欢你的。

说完她微微有些脸红,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也是的,我也喜欢你。

我说了实话,接着我们俩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我盯着她的眼睛,属于很明亮很清澈那种,虽然不是水汪汪的,但也是很秀气的那种丹凤眼,脸上有农村妇女特有的粗糙和太阳照射造成的黝黑,但是显得很有生机。

我又转向她的胸部,我平时最喜欢特别丰满的女人rǚ房,喜欢大nǎi头,这一切就仅隔着一层薄薄的纱布汗衫,活生生的摆在我的面前。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捂住了她的手,手很大,也不细腻,甚至有些粗糙,但是很温暖。

把她的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胸口,轻声说:毛丫,你摸摸我的心跳得好厉害。

她揭开盖在我身上的毛巾,热乎乎的手开始在我赤裸的上身游动。

我看到她的脸顿时红得像一块红布,她摸着我的胸口说:哦,心跳得好快啊!你说你喜欢我,喜欢我哪里呢?喜欢你这个人,尤其是喜欢你的……到底是什么啊?喜欢你的nǎi子!我大胆的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哦,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们男人啊,都好这一口。

我现在有什么好的,人家都说姑娘是金nǎi子,结婚了是银nǎi子,生了孩子是狗nǎi子,我喂过两个孩子了,是狗nǎi子了,你还喜欢啊?我这会顾不上什么礼数了,就说:太喜欢了,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大nǎi子。

她说:要是生孩子之前,我的nǎi真是好看,挺挺的,现在下垂了,也大了,不好看了。

我越听越激动,心想:豁出去了!就大胆伸出右手,隔着汗衫一把摸住了毛丫的大rǚ房,啊!好大好柔软啊,又感到沉甸甸的。

一种极大的欢愉顿时充满了我的心田。

啊!毛丫舒了一大口气,脸更红了,我就顾不上别的了,用手肆无忌惮的摸着她的nǎi子,真够大的,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柔软的nǎi组织里面还有个硬块,我知道那是nǎi核,不少女人都有的。

摸吧摸吧,你喜欢就摸吧。

毛丫对我说。

我终于摸到了我心仪已久的毛丫的大nǎi子,心里狂喜,心跳加速。

我顾不得一切了,说:我要看看,我要看看……毛丫呼吸急促了。

说:看吧看吧,都给你了……自己将汗衫掀了起来,我看见的是一对傲人的大nǎi子,肥肥大大的,经不住重量的压力,有些下垂了,nǎi子很白,和身体裸露在外的脖子、胳膊有很大差别。

两只葡萄般的暗红色大nǎi头骄傲的耸立着,旁边是银元大的褐色的rǚ晕。

我看得眼花缭乱,心动过速,下面的小弟弟再也忍不住,顿时硬了起来,把短裤前面支撑成小帐篷。

一下坐起来,两只手一手抓一只nǎi子,使劲揉了起来。

哦哦 哦……毛丫头往后仰,两手死死地抓住我的两只胳膊。

我俯下身用嘴含住了她的一只nǎi头,贪婪的含着舔着吸允着。

nǎi头有些淡淡的汗味,但我觉得十分甘甜,吃完这只再含那只。

不知过了多久,我只觉得浑身燥热,身上的神经都在紧张的抖动。

毛丫这时好像有些清醒了,她轻声说:老张,你躺下,别累坏了你。

我顺从地仰面倒下,她俯下身将两只大nǎi子压在我赤裸的胸膛上,火热,温软,nǎi头却是硬硬的,在我身上滑动。

你喜欢我就全给你全给你……她喃喃道。

手伸向我的小腹,在我高高支起的小帐篷上划过,我的小弟弟这时更加膨胀,我双手拉下短裤,yīn茎顿时弹了起来,和身体成了90度。

毛丫紧紧地盯着看我的胀起的yīn茎,哦,太好了,很大,毛好多,我好喜欢啊!说着一把就攥住了我的yīn茎,上下抚摸着,另外一只手摸到我的蛋蛋,使劲的揉着。

我腾出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裤裆,一下就摸到了一片隆起的小丘,上面有好多柔软的毛毛,再摸下去,也就是两腿之间,两片肥肥的小ròuròu,上面也有些细细的毛毛,两片ròu之间是一条深深的沟槽,沟槽里已是水淋淋的了。

再进去是一颗小黄豆般的ròu球,我一碰着它,毛丫就啊的一声,身上一抖,一股水又出来了。

我一不做二不休,把手指在往下伸,就是一个温热的水帘洞,再一伸,手指就完全进去了。

里面温软湿润。

毛丫哼哼着,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我的手指感到了紧紧的压迫。

来吧,我把什么都给你,来吧,来操我吧……毛丫喃喃道。

说着她几乎疯狂的拉下自己的长裤和短裤。

我看见了她的黑黑的yīn毛和亮晶晶的yín水。

妈妈、妈妈开门!正在我们忘情时,外面的大门被敲响了,是二子的声音,毛丫一下子跳了起来,飞快地拉上裤子,拉下汗衫,哦,来来来了,毛丫还不忘拿毛巾盖住我顿时疲软的yīn茎,飞快冲出去开门了。

妈妈,大白天你插什么门啊?我渴了,要喝水。

是二子柔嫩的声音。

哦,喝吧,你张叔叔睡午觉,我怕你们打扰他,就随手插了门。

哦,看来毛丫进我的屋之前已有所准备了。

毛丫带二子到厨房喝了水,不一会二子就又出去玩了,我的心却久久平静不下来,平时垂涎已久的毛丫的大rǚ房我终于得到了,连她身上最隐蔽的地方我也看了摸了抠了。

但是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好害怕,我怕什么呢?怕的是万一我和毛丫的事情败露,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们供电局有好多单位常年在外干活,这类和当地女农民发生关系的事也时有发生,在当时,这类事情领导十分重视,一是当时对男女关系抓得很紧,发生了就被称为道德败坏,二是最重要的,就是影响了工农关系,破坏了工农团结。

这是当时最不能容忍的。

我在机关工作时,公司就几次大张旗鼓地处理过几次这样的事情,最严重一次,当事者被拉上台批斗,最后给予开除公职、遣送回家的处分。

万一我和毛丫的事败露了,那我将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我越想越害怕,赶紧穿上衣服爬了起来。

毛丫却非常兴奋,打发了二子,就又插上门到我屋里来了,她见我穿戴整齐,十分意外,忙问:老张,你这是?干什么去啊?二子去玩了,我们接着干。

我只好说:哦,我忘了告诉你了,今天下午我们提前上班,还有十分钟就要集合了。

毛丫一脸失望,说:嗨,好不容易有这次机会,多可惜啊!说着,一把抱住了我,她的大nǎi子紧紧地挤在我的身上,我男xìng的荷尔蒙又被激起了,我也紧紧的抱住她,小弟弟顿时昂首,顶在她的小肚子上。

毛丫,我喜欢你,我aì你我喃喃道。

我也aì你,亲aì的哥。

毛丫已经称我为哥了。

我紧盯着她十分秀气的脸,突然我像发疯一样用嘴堵住她的嘴唇,狂吻起来。

她的嘴唇很厚,十分xìng感,吻起来十分舒服,她用嘴唇顶开我的嘴唇,把舌头射了进来,在我的口中搅动,搅我的舌头。

舒服,太舒服了!我一手抱住她,一手伸进她的汗衫,使劲揉搓她的大nǎi子。

正在我忘情的时候,我似乎听见外面有脚步声,我一下子松开她,小弟弟也一下子疲软了。

脚步声走远了,可能是路人。

毛丫这时倒比我镇定,她拢了拢散乱的头发,小声说:哥,你要上班,我不留你了,今晚老王和我家老潘不回来,晚上我来找你。

我就势赶紧离开了房间。

一下午我在幸福、惊恐、骚动,慌乱中度过。

今晚怎么办?干还是不干?这使我一时拿不定主意。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饭散过步后我又回到房东家,老潘还是没有回来,毛丫带两个孩子吃饭,照例做家务,我坐在桌前看书,但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用心听着毛丫在堂屋走来走去,和孩子们说话。

二子还是和平时一样,在我的腿上趴着。

不过平时九点,今晚八点半毛丫就早早给孩子们洗过脸脚,打发他们回屋睡觉了,只有我知道她是想早一点和我完成一件大事。

果然,九点才过,毛丫就悄悄地走进我的房间,一把抱住我,轻声说:他们都睡了,我们也睡吧。

她拉我走到床前,一下子就把我推到在床上,紧接着压在我的身上,嘴一下就封住了我的口,一只手伸进我的裤裆,抓住了我的坚硬的yīn茎。

不行不行,我突然清醒了,毛丫,我们不能干。

我坚定地推开了她温热的身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干?我我我有些害怕。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这个胆小鬼,我的水都下来了,你不信摸摸。

今天下午,你要不是胆小,我们都成了功了。

我怕老潘回来,他要是知道了,非用斧头劈了我不可。

放心,他就是今晚回来,也到11点,我都习惯了,我们抓紧时间,那时,我们早就成了功了。

说着,她再次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心一横,随他去吧!现在我什么都不管了,只要xìng的欢乐,我两周才能回家一次,有时不巧老婆来例假,我还搞不成,平时xìng欲一直压抑着,现在有了这么好这么xìng感主动上门的女人,不上才是天大的傻瓜!我放弃了抵抗,任凭毛丫把我脱得精光,她也立即脱得一丝不挂,透过yīn毛,我看见她的大yīn唇也很肥厚,就和她的嘴唇一样,十分xìng感,她上了我的床,随手关了灯。

xìng感啊!太xìng感了!我突然想起什么书说过:有xìng经验的老女人比没有xìng经验的大姑娘要xìng感一百倍。

一点都不错。

我几乎不用自己亲自动手,毛丫就给了我xìng的一切欢乐。

她是那么主动,那么熟练,她压在我身上,疯狂的吻我,亲吻我的rǚ头,手在我的身上四处游动,手抓住我的硬起来的yīn茎伸向她热乎乎的yīn部,她骑在我的身上,把我的手放在她下垂的大nǎi子上,又将我的yīn茎对准她的yīn门,一切就绪了,她就势一坐,我就感到yīn茎一下子就滑进一个热乎乎、水淋淋的洞里。

啊!太舒服了!我使劲的抓住她的大nǎi子,使劲的揉搓。

她十分有经验地一起一伏,我感到她的热乎乎的yīn道包裹着我的坚硬的yīn茎,摩擦着我的guī头,我几乎忍不住要shè精了。

等一下,等一下。

毛丫感到了我的激动,等会再射,我还没有过瘾呢,要射也要男的在上面啊!她立起身来,抽出我的yīn茎,仰面躺下。

你上来吧,操我吧,使劲的操,我带环了,不会怀孕的,大胆的往里面shè精吧!这是我最愿意听的话,我还有什么顾虑呢?我翻身上去,压在她身上,她的nǎi子随着沉重的呼吸上下蠕动,她的光滑的大腿此时大字型的分开,我摸着她肥厚的大yīn唇,轻车熟路地一下就把yīn茎插进了她的水帘洞,来回卖力地抽动。

好舒服啊!我的亲哥,你真行,我好好快乐呐!使劲使劲,使劲操我!我一鼓作气,一连操了数百下,终于jīng液像被压迫的水被小孔放出一样狂喷出来,完整的射入了她的光滑的yīn道。

我们此时都已经是汗水淋漓,我趴在她的身上只觉得太舒畅了,从没有这般舒畅过。

她则静静地躺着,等待我的yīn茎从坚硬变成疲软,最后滑出。

从她yīn道里露出的jīng液加上yín水也泊泊地流了出来,浸湿了我的床单。

你放心,明天我会洗干净的,哥,你太好了,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欢乐。

后来她告诉我,她家老潘原来在xìng事方面还行,后来又一次做木匠活时不小心把下身碰伤了,从此就一蹶不振了,她为这事伤透了心,没想到碰到了我,就心一横主动上阵了。

毛丫和我又躺了好一会,我们互相摸索,我又xìng起,干了她一回,她也激情回敬,只是这回yín水好像没有上次多了,她说是上次搞时,几乎流干了。

后来她起来穿好衣服,端了盆水给我擦洗干净,回自己屋里睡去了,大约晚上11点,她家老潘回来了。

第二天老王也回来了,从此后我们就没有机会再搞过,以后,工程结束,我们离开这个村,以后再也没有联系过。

想想她现在已经是老太婆了,二子肯定早已结婚生子了。

毛丫,你现在还好吗?。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