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处女处处香

处女处处香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那天我在家豪房里和家豪哥打连线H游戏,一种育成类的美少女调教游戏,与普通育成类不同,游戏提供了几十种SM方式,供你折磨邻居家可aì的发育期小女孩和她美丽的妈妈,谁先让她们成为xìng奴谁就获胜。

  玩了几盘我都很快败下阵来。

第一盘,由于小女孩的耐力不够,放在她yīn道里的跳蛋,上课时被她的老师发现。

我被警车带走了。

5555……  第二盘,小女孩的父亲出差,我把母女两监禁在家,做大强度的突击凌辱,试图一举把她们的羞耻心降到20以下,结果她们家的电话晚上没人接,疑虑的父亲最终报了警。

我在法庭上高呼「死不瞑目」。

  第三盘,我改变策略,稳扎稳打。

果然家豪让母亲野外露出时被父亲的同事看见,流言纷飞,父亲的警戒度提升。

家豪的小女孩怀孕了,被母亲带去堕胎,暂停调教三天。

我幸灾乐祸的说:「每次姦yín小女孩时,都是选体内shè精,夜路走多终遇鬼,哈哈!」  没想到,家豪用这三天的时间,去父亲的公司拜访,帮他拉保险,又把自己的女秘书送给他玩,父亲的警戒度降为零,居然把女儿带到家豪家里,让他管教管教。

虽然这盘我没看见警察叔叔,家豪却成功的将母女俩调教成功。

  我跑到家豪电脑前,看见他正随意支配着母女,穿衣-脱衣,穿衣-脱衣,穿衣-脱衣,「他nǎinǎi的,你还真是无聊。

」我骂道。

  家豪哈哈大笑:「你不觉得这是种快感吗?」  「你不怕小弟弟给烧焦了吗?有够白痴噢!」  「哈,如果给你这么对母女,你难道不想玩玩?」  (二)  家豪是我小表哥,去年考上了外地的一所名牌大学,他的妈妈美娜是我妈妈美婷的姐姐。

打小我们这一帮死党,说话都是没什么顾忌。

  家豪哥的父亲得福是天姿服装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在本地是个大企业,公司下面有两个服装生产厂、一个连锁贩卖店和一家模特公司。

  父亲与姨父的关系很不好,据大表哥少杰说,那是因为我父亲有一次提前出差回来汇报一件紧急事件的处理情况时,意外的发现我妈妈光溜溜的躺在姨父的床上,当时姨父和美娜阿姨正在浴室洗澡,美娜阿姨解释说,因为父亲出差,所以她才要求妹妹搬过来和自己说说话,而姨父晚上都是一个人睡书房的。

父亲才打消疑虑。

  表哥的说法在我看来,并不足以置信。

因为我们那帮年龄相仿的死党上中学开始,就常常喜欢拿对方的妈妈做主角,讲些yín秽故事和下流话。

而我妈妈和姐姐因为长的特别漂亮,就成了他们意yín的主要对像之一。

  我们这群死党,都是姨父公司职员的子弟,大多在同一间学校读书。

少杰和家豪是老板的儿子,年龄又大些,我、大民、强强、小亮、臭虫、姐姐、小姿、佳佳、思蓝基本上都听他们指挥。

  记得那年少杰刚高中毕业,进了他爸的公司当起了小老板。

他得意地对我们说,以后我们都是他公司的核心高层,让我们好好听他领导。

  每天放学后,在公司餐饮部吃完饭,我们几个就一起去公司大楼的高级职员休息室写作业,因为下班后高级职员休息室是不会有人的。

臭虫、佳佳、思蓝的父母是一般职员,他们本来是不能有免费进餐资格的,少杰向他爸请示后,他爸破例发了三张餐饮部的免费金卡给他们,为此他们三个的父母还在车间里吹嘘了好久呢!  写完作业,少杰哥就带我们在公司的健身房、活动室、图书馆玩。

偶尔也带我们去他家的私人室内游泳馆。

有一次少杰哥突然说不准穿游泳衣进入泳池,说衣服上有细菌什么的,把我们笑死了,他们几个女孩就红着脸说不游了,于是他们几个大些的就领着我们抓她们,脱她们衣服,脱光她们后再把衣服藏起来,她们只得跳进水里躲着。

  之后,少杰、家豪、大民、臭虫几个就在水里调戏她们,姐姐最漂亮首先成为他们的调戏对像,大民和臭虫一边一个抓住姐姐的手,不许她反抗,家豪在后面抱着姐姐,一双手扣着姐姐微微隆起的rǚ房,少杰在前面捧着姐姐脸,强吻姐姐。

亲了一会后,少杰就抬起姐姐的两条腿,挺着他已经胀的粗大的yáng具,准备插进姐姐的下面去。

  我看姐姐惊骇的摇着头嘴里不断哀求,觉得他们玩的也太过火了,于是说:「我姐姐还不到14岁的说,你们玩她都犯了强姦罪哦,小心在监狱里被插屁股哟!」  少杰哥笑了起来:「好,给明浩个面子,今天不搞她了。

」  少杰哥果然不再把他的大ròu棒向姐姐的两腿中间移送,他放下了姐姐的一条腿,把他的jī巴压在姐姐的肚子上,问姐姐:「你的处女,长大后给谁啊?」  姐姐脸羞得通红,低着头不说话。

他们就把姐姐猛的压在水里,等姐姐喝了几口水后再拉起来,「你的处女,长大后给谁啊?」少杰哥又问:「不说就把你的肚子灌得和孕妇一样大。

」就这样,灌了姐姐几次后,姐姐的肚子真的胀了起来。

  其实以前游泳时我们每次都这么玩,被整的得叫爷爷什么的,才可能脱身。

  但姐姐是女孩里面第一个被整的,而且是在被脱光之后,问这么刺激的问题,我看见他们几个的jī巴都变得硬硬的,对着姐姐高高举起。

  姐姐最终还是屈服了,说:「给少杰哥。

」  「不行,得说清楚点才可以。

」少杰哥说。

  「小瑜长大后,把处女交给少杰哥。

」姐姐有气无力的回答。

  「还有我们啦,你长大后也要给我们玩。

」他们几个起哄。

  姐姐看着少杰哥,不知道怎么办。

少杰哥笑着说:「我们会一起玩你的,快回答。

」  「小瑜长大后,给你们玩。

」  「不行、不行,没名字的,你说少了杰哥的名字的。

」  「小瑜长大后,给家豪、大民、臭虫、强强、小亮玩。

」  「还有一个呢?」  「小瑜长大后,给弟弟玩。

」姐姐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

  「玩什么还没说呢,快说!」  「玩……玩下面……」  「不行,说清楚!」  「玩……yīn道。

」  「还有家豪刚刚玩过的,还有……这个,」少杰哥亲了姐姐一口说:「你再不好好回答,让我满意,我们又要喂你喝水啦~~」  「小瑜长大后,把处女交给少杰哥。

小瑜的yīn道……rǚ房给家豪、大民、臭虫、强强、小亮、弟弟玩,小瑜愿意给你们亲嘴。

」姐姐结结巴巴的说完。

  「好,真乖!」少杰哥在姐姐的屁股上,使劲拧了一把:「还有一个洞,不过看你这么乖,就饶了你吧!」  「啊~~」痛的姐姐叫了起来,紧接着「咕噜、咕噜」又吐了几口水出来。

  「把她抬到池边,把她肚子里的水压出来。

」  姐姐吐完后,已经顾不上穿没穿衣服,只能昏沉沉的仰躺在池子边。

  少杰哥坐在她的rǚ房上,对她说:「把嘴张开。

」  姐姐以为是要亲嘴了,就张开嘴巴,没想到少杰哥吐了一大口的口水在姐姐嘴巴里。

  姐姐恶心得想吐,少杰哥捏着她的面颊,说:「给你盖个章!在我搞你之前不许交男朋友,听见了没有?」  姐姐喉咙里泛着恶心,点点头。

  「把我的口水吞了,不准吐出来。

」  姐姐摇晃了两下,见摆脱不了少杰哥,只得点头。

  少杰哥松开手,看着姐姐吞下自己的口水,才满意的拍拍姐姐的脸,站起身来。

  「你们几个过来。

」少杰哥对战战兢兢站在浅水区的另外几个女孩挥挥手。

  她们磨磨蹭蹭淌过来。

  少杰哥把手伸向思蓝,思蓝犹豫了一会,握住少杰哥的手,被少杰哥从水里拉了起来,站在池边用手挡着胸部和下身的三角区。

少杰哥瞪了她一眼,她把手了放下来。

接着又把佳佳和小姿拉出水面。

  蔚蓝是几个女孩里年龄最大的,身材最好,nǎi子已经鼓鼓地,有汉堡包那么大,下身的耻毛黑黑的长出了一大片。

小姿和姐姐年龄差不多,nǎi子比姐姐的稍大,小孩子拳头大小,下身只有柔软稀疏的黄毛,典型的黄毛丫头。

佳佳还在读小学,nǎi子凸起乒乓球大的一块,下身几乎看不见毛。

  「你们选个中意的盖章吧!」少杰哥对身边的家豪、大民、臭虫说。

  臭虫乖巧的说:「我不选了,我听老大安排,跟着老大就好了。

」  于是家豪拉过最小的佳佳,一手捏着她的小小的nǎi子,一手摸着他没毛的下身,对她说:「愿不愿意给哥哥玩啊?」  佳佳扭捏着,不敢回答。

  家豪笑着说:「这个好,老家伙们最喜欢玩这种了,过几天送给他去开苞好了。

」  少杰哥大笑:「玩坏了你不心痛啊?他那种玩法。

」  家豪笑着把手指往佳佳的缝里浅浅地扣扣,然后塞到佳佳的嘴里,佳佳躲又躲不了,只能含在嘴里。

  家豪问:「什么味道?」  佳佳害羞的小声说:「咸的。

」  「佳佳真乖。

」家豪说:「躺下,哥哥给你盖章。

」  佳佳不敢拒绝,只得躺下张开嘴,吞下了家豪的唾液。

家豪又分开她的双腿扛在肩膀上,掰开她的浅红色yīn唇,用舌头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舔起来。

  大民选了小亮的妹妹小姿。

大民说:「我只玩玩小姿的nǎi子,小姿的处女膜留给大哥来捅。

」  少杰哥开心的说:「好,你们记得我这个大哥,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然后拦腰搂过小姿,吻住她的嘴吧,把她向后压,小姿的脸仰起来,少杰哥把唾液吐到她的嘴里,小姿乖乖的咽下。

  「小姿最乖了,」少杰哥说:「哥哥给你开苞好不好?」  「嗯,」小姿战战兢兢的说:「小姿把处女给杰哥哥。

」  「好,哈哈,小姿平时最乖了,每次哥哥们摸她、抱她,她都让我们开了心的。

不像小瑜,最不听话了。

哥哥得想个特别的方法拿走你的处女。

」  稍顷,少杰哥颇有深意的对家豪说:「家豪,这个资质不错哦,你拿去调教调教怎样?」  「你也想要一个小美奴了啊?哈哈~~」家豪放开佳佳,佳佳立刻把两腿合拢,坐了起来。

  家豪走到小姿面前:「把腿张开。

」小姿微微分开两腿。

  「自慰过吗?」家豪问,小姿点头。

  家豪抬手给了她一巴掌,小姿捂着脸不知所措,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小姿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摇摇头。

  「你想说是因为自慰了,所以打你,是吗?」  「是。

」小姿说。

  「错!」家豪说:「是因为你不听话,哥哥问你话的时候,要老老实实回答清楚,不许用点头摇头代替说话,听清楚了吗?」  小姿点点头,见家豪哥又抬起手来,慌忙说:「听清楚了,小姿听清楚豪哥哥的话了。

」  「你们几个听清楚了吗?」少杰哥环视着问。

  「听清楚了。

」女孩们齐声回答。

  「以后每天睡觉前,要自慰一次,给你们开苞前不要把处女膜弄破了,如果插你们的时候,谁的小比不流血,哥哥就把她的屁眼捅开花,记住了吗?」家豪哥又说。

  「记住了。

」  「小姿,你以后每天要在小亮面前自慰一次,至少要摸湿了才可以停。

」家豪哥在小姿微微分开的两腿间摸索着说。

  「小姿记住了。

」小姿害羞的回答说。

  「小亮,你监督你姐。

」  「家豪哥,那我可不可以玩我妹妹?」小亮色色的看着她妹妹问。

  「可以啊,别把她的处女膜捅破!怎么玩都可以。

」  「太好了。

妹妹如果不听话怎么办?」小亮还不放心。

  「那你自己问她呀!」  「妹妹,你在家里给不给我玩?像家豪哥这么玩,我还想和你亲嘴。

」小亮贪心的说。

  小姿显得有点无地自容,望着泳池忧怨地说:「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又跑不掉。

」  ……  「好,今天几个妹妹都很乖,大家也高兴,就一起乐乐吧!」少杰哥说。

  「思蓝你过来。

」少杰哥把思蓝叫到跟前:「思蓝已经被我开过苞,今天晚上你们去我家,我给你们上生理卫生课。

回去后不要打手枪哦,留着子弹,晚上处决蓝蓝。

」  (三)  当少杰哥淡灰色凯迪拉克在华灯初上的城区街道奔驰时,思蓝尽力让自己不要看车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城市的灯火就像那五彩的烟花,在倏忽间绽放和消逝。

  与车外喧嚣的嘈杂不同,车厢里只听得见急促的喘息和偶尔高扬开来的短促呻吟声。

  思蓝紧咬着嘴唇,痛苦的克制着一波接一波侵袭而来的快感,不间断的xìng交已经持续了近两个小时,破瓜不久的身体夹杂着些许疼痛,把她由高氵朝 抛落至低谷再抬升至高氵朝 ,而最令她无法忍受的是她不可以得到宣泄。

  缓缓行进的凯迪拉克围绕着城区已开两圈。

思蓝感觉自己就在崩溃的边沿,水蓝色的学生短袖衬衣里,那个叫毛子的健硕男人,放肆的捏弄着自己失去保护的双rǚ,同时他的yáng具也深深地刺入自己身体的深处,那是她这个年龄的身体几乎无法承受的粗大和长度,她觉得自己的仔宫口正一点一点的展开,突入的男根好像要从她的喉咙里顶出来一样,每一次小小的颠簸都可以使她产生小小的晕厥。

  夏夜的暖风和车内空调的冷气,交织着拂过滚烫的脸,自从下午少杰当众宣布给她开过苞,并且邀请她的朋友一起轮姦她以后,她的脸就一直这么通红。

他原以为少杰是aì她的,就像自己aì他一样的多,当少杰粗暴地占有她时,她也只是像征xìng的稍稍抵抗了一下,在她的观念里,只要男孩和女孩发生了亲密的关系就代表了一种恒久的约定,就一定能手牵着手相互扶持,走过未来人生的路途。

  在今天下午游泳之前,她都从未怀疑过少杰会抛弃她。

即使少杰得到她之后,又要求她做那种羞耻的事,即使她知道,他和她的家庭背景和地位是多么的悬殊。

  车子停住,又是思蓝最怕遇见的红灯,她扭动着身体,挣扎着想要离开毛子的身体,那粗暴的男人压住她的背,他的手从她的学生服的下摆向上抱紧她的rǚ房,手指狠狠地捏着她的nǎi头,无言的威胁,插在她下体的yáng具,像钉子样的把她紧紧钉在那里,不能动弹。

  有路旁的行人,不断向豪华的小车投来羡慕的目光,努力的睁大眼睛,透过思蓝身边唯一敞开的车窗想看清车内那奢华的主人。

思蓝感到那些眼睛似乎也在盯着自己同样敞开的下身。

抚弄着rǚ房的手把她标准学生服的胸前高高地隆起。

  一个7、8岁的小女孩用手指着思蓝,对她身边的中年妇女说「我也要坐姐姐的大车」。

中年妇女怏怏的说「乖,回家妈妈给你讲美人鱼的故事」  思蓝不知怎么的,眼泪就涌了出来:如果可以交换,我宁愿坐在车上的不是我。

  凯迪拉克猛然启动,突然的后坐力,把身体里的ròu棒更深的顶入少女尚未发育成熟的仔宫。

  「啊!……啊!」思蓝再也忍受不了,咬着嘴唇叫出声来。

yīn道本能的迅速收缩,把男人的ròu棒热烈夹紧。

  「哈哈!哈哈!」开车的少杰哥和玩弄自己的男人,瞧着路边惊异的闻声张望过来的母女,愉快的笑了起来。

  「小妹妹,今天你是大明星噢!」男人调笑着,开始搓动思蓝的nǎi头。

  这是男人最初把手伸进自己衣服时,在她耳边悄悄定下的暗号,「搓你的nǎi头就上下套动,捏你的nǎi头就不准乱动!」男人的大手用力捏着她的小小rǚ房,从rǚ房的根部大力推向她的rǚ头。

痛得她慌忙频频点头说,「呀!思蓝记住了!  思蓝记住了!「。

  思蓝不得不小心的慢慢抬起屁股,再缓缓坐下,以避免过于强烈的刺激自己敏感的仔宫颈。

男人随意的玩弄着那对并不称手的小rǚ房,在思蓝每一次缓缓下坐时,迎着来势轻轻地向上挺起的他的yáng具。

  他玩过许多亚熟的女孩,他知道怎样玩弄她们,才更有味道。

他更清楚目前只是热身,只是为了让这女孩始终维持高度亢奋。

这样到达老板家的地下室之后,她敏感的身体,就可以在每次小小的戏弄后,达到xìng欲的高氵朝 。

而这正是等待着轮姦她的那些缺乏经验的男孩们需要的。

  他回头看了看,后排座位上的另外两个小女孩小姿和佳佳,她们被大民、强强、臭虫夹在中间,挤坐在一堆。

那些男孩搂抱抚摸着那两个被眼前的yín秽气氛激荡得满脸潮红的女孩。

  二公子家豪坐在他身边打着瞌睡,家豪是老板寄予厚望的未来的产业接班人,老板说,十年后等到他MBA毕业,就把董事长的位置传给他。

他相信老板不会看错他。

当他安排那个文静乖巧的小女孩小姿的哥哥,坐到付驾驶的座位上的时候,他暗自佩服他玩弄女人的手段。

  不过使他觉得遗憾的是,家豪放走了倔强的小瑜,那个天使般的女孩顽固的不肯上车,并且坚决反对她的弟弟名浩一起跟随着来轮姦思蓝。

晓瑜清纯的面容和完美的身体曲线,他早已垂涎欲滴,即便他完全清楚给她开苞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他。

他甚至想,假如她愿意就算她被轮姦过一百遍,他也会娶她。

只有魔鬼才会憎恨天使。

他认为他不是。

  思蓝在他的身体上做作他要求的活塞运动,她的充满韧xìng张力的少女yīn道,在不断的xìng兴奋状态下分泌了大量的yín水,滋润着他的yáng具使他感到特别舒爽。

  少女尽量的减少屁股起伏的速度,掩饰着她被人姦yín的羞态,以避免被车外的路人和公交上的乘客发现。

敞开的车窗,是对她莫大的羞辱,这羞辱令她的yīn道始终不能够放松,从而更强烈的刺激着她仍然新鲜的身体。

她努力的克制住发出呻吟的强烈愿望,无法宣泄的xìng快感和不堪折磨的痛苦的xìng器官,把她的ròu体冲击的火一样热。

  摸着她的nǎi,他突然发现这丫头和小瑜竟然长的实在有几分相似。

以前居然没有注意,他为自己的发现而冲动。

开始用力活动起他的ròu棍。

  思蓝刚刚调节好的身体平衡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所打破。

强烈的刺激再一次使她发出娇甜的喘息和不堪的轻呼。

  他又要把他的滚烫的jīng液射进自己的仔宫里面了吗?思蓝非常的惶恐。

这个男人对她来说好可怕哦。

  少杰哥把她推向这男人时,曾微笑着介绍说这个男人是他爸的保镖,搞女人超一流,是专门请来玩弄自己的,少杰哥说要连续玩自己24小时,在自己的仔宫里装满男人的jīng液之前,是不会让自己休息的。

但她完完全全没有想到,少杰哥说的仔宫竟然真的就是自己的仔宫,而不是前几天少杰夺取她的处女和后来带着家豪轮姦她时射进去的yīn道。

  这个叫毛子的男人有思蓝看着心惊的男xìng像征,当他起初抱着自己让自己坐在他的ròu棒上时,思蓝甚至怀疑过自己是否可以装进去。

当他的guī头撞击自己的仔宫口时,她才真正了解少杰哥说的话。

  一小时前他把jīng液第一次射进自己的仔宫里面时,她至少已经被麻胀得高氵朝 了4、5次。

当被那滚烫的jīng液激射在自己的仔宫壁上时,她被带上欲望的顶峰。

  随后晕倒在他的怀里。

  车窗不知何时已被关上了……  (四)  当思蓝再次苏醒时,她正躺在一间四处摆满稀奇古怪物品的大石室里的医用躺椅上,耀眼的灯光自头顶照下来,使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大民、强强、臭虫、小亮围在她的旁边挑逗她。

  小姿双手捆绑,被悬吊在屋顶的一个滑轮下面。

双脚的大拇指部位,各自绑着一根细细的线,线的另一端分别系在两个大铁球的凹槽里,小姿的大腿依据铁球的位置,呈九十度分开。

  家豪拿着一支大毛笔,在小姿的rǚ房、yīn核、腋下等部位刷来刷去。

  「饶了我吧,家豪哥」小姿在大声的哭喊着,「好养好难受啊」。

  「受不了啦吧?受不了就说麻,说一句最yín荡的话,哥哥满意了就饶你」少杰哥拿着一台摄影机在旁边一面拍一面说。

  「……,我……说不出来」小姿毕竟还是处女,虽说经常被男人调戏,并非十分的纯洁,但是要她当众说出yín语,还是需要一个调教的过程。

  家豪早知她是说不出来的,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看着一个未经人道的小姑娘,逐步变成为一个毫无廉耻的浪娃直至荡妇,是他们的乐趣所在。

  小姿不同于思蓝,思蓝没有物质的追求,她活在她的梦想里,她超脱了世俗的欲望与理念,这种超脱使他们耿耿于怀有种芒刺在背的不安。

所以少杰粗暴的强姦了她,在随后的几天里又和家豪两个多次蹂躏她。

  小姿则是温柔乖巧安分善良的小家碧玉,偷偷的玩弄她折磨她,使他们有种偷情般的刺激和狩猎般的快感。

  看着小姿被挂在屋顶上挣扎哀求,比扒开她的两条小腿,插进她未经开垦过的处女地,更加能够带给他们极致的愉悦。

  家豪剥开她细嫩的包皮,挤出她的小痘痘,用软毛轻轻地刷过去。

  「啊~,」触电一样的感觉,一下子自yīn核爆发到全身。

小姿经受不住惊叫出来。

  家豪用软毛的毛尖轻轻地刺向被悬吊少女纤小的yīn核。

掰开弹xìng十足的饱满yīn唇,用毛刷在那未经人道的粉红色ròu壁上来来去去的撩拨。

  「啊……,快停手啊……我要死了,饶命啊……」麻痒难耐的小姿在富于技巧的玩弄中疯狂的扭动。

  「小姿!」思蓝不安的呼唤。

她的手脚被分开固定,身体仰躺在医用躺椅上,不知道小姿发生了什么状况。

  「蓝蓝姐!」在家豪停止之后,小姿才无力的回应。

  「宝贝!醒啦?」少杰哥一边把摄影机架在房间一角早已支好的三脚架上一边问,「这一次你晕了一个小时哦,陪大民他们玩玩吧」  「少杰,我不喜欢,不要强迫我,好吗?」  「我喜欢看你被人凌辱的样子呀,你就满足兄弟们一次吧,他们也很喜欢你的。

强强和小亮还是处男,等会他们搞你时,你尽量放松一点,不要夹的太紧了,让他们多玩你一会,如果他们早泄了,会很没面子的。

」  「少杰!你……你考虑他们的感受,你怎么不替我想想?你故意开着车窗让毛子强姦我,如果被别人发现了,我今后怎么做人啊?呜呜呜……」  「呵呵呵……,不会的拉,你后来开始叫床的时候,我就把车窗关了。

即使被别人看见了,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又不认识你。

你的那些书呆子同学也不会这么晚还在街上晃的吧」  「可是……可是这一次,我一定会怀孕的,呜呜呜……,我怎么办啊。

」  「毛子真的是全部射在你的仔宫里面了吗?」  「嗯。

我里面现在好胀啊,今天是危险期,你都不放过我,让别人这么对我,我……呜呜……」  「他娘的,毛子的jī巴就比我长那么一点点,玩起来就这么爽。

等老家伙把佳佳送回来,老子也要试试射进仔宫里面去的味道」  「啊……?你们把佳佳怎样啦?」思蓝奋力挣扎着想要抬头寻找佳佳。

  「想佳佳再来观摩观摩你被轮姦时的骚样吗?」少杰调笑说「少杰,你是知道的,我不能对不起玲姨。

再说,她还是个小孩子啊。

」佳佳是玲姨的女儿,思蓝的邻居。

  两家的关系非常好。

玲姨34岁,丈夫在结婚后不久意外的摔死了,从此玲姨独自艰难的抚养孩子,并未再婚。

佳佳打小就喜欢跟着她这个姐姐一起学习、玩耍。

在工厂加班忙碌时,玲姨就会把佳佳托付给思蓝照顾,常常在思蓝家一住就是好几天。

佳佳胆小、内向,在思蓝眼里,佳佳就是被关aì和保护的妹妹。

  「……」  「少杰哥,我求求你了,放过佳佳吧,我今后一定好好听你的话,决不会让你不高兴的,我只求求你,就一次,不要害了佳佳。

」  「好吧,好吧,你还真是罗嗦。

看在你一向够听话的份上。

我去同老家伙说说看,让老家伙破掉佳佳后,不要接着虐待她,等佳佳长大些再用那些方法慢慢玩她好了。

」  「少杰哥……」思蓝还想说什么。

  「老家伙到嘴的ròu是不会松口的。

我只能做到这些了」少杰摔摔手打断她说道。

  「这个时候,佳佳恐怕早就失去她的处女了吧?现在应该是母女两并排躺在床上,被老头子轮着干的时间了」家豪插话。

  「家豪,小姿留着明天再玩吧。

你罩着小兄弟们。

我去玩玩那雏」少杰已经迫不及待了。

  「哇……呜……哇呜呜……」绝望的思蓝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远处的钟声在又一个整点准时响起,而对于思蓝,这钟声不再是以往的悠远柔和。

  满天的星斗在蔓延的黑暗里挣扎起伏,思蓝记起那个流星雨的夜晚,在辉煌的殒落里,是否所有的秘密都烟消云散,包括她虔诚的心愿。

  思蓝记起许多许多年以前的那个早晨,薄雾刚刚散去,小男孩捧着一大把不知名的野花,递给小女孩。

在阳光包裹着的云层下面,有红色的蜻蜓自由漫舞。

  「我一定会娶你」。

她仿佛听见一个声音在说。

  修百世才能同舟,这是哪一世的事情了,她很想知道,努力向前搜寻,「他不是恶魔,他比恶魔更恶毒」  另一个声音在说。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