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一龙五凤

一龙五凤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夏天的阳光是够热的。

? ? 夏天的大地也足够热的?? ? 夏天??所有的东西都是足够热的。

? ? 夏天??青年男女的心更是够热[font=宋体]的。

? ? 王一中的一颗心更是火热无比。

然而他的猎物李玉如却是冷冰冰的。

? ? 提起王一中可是鼎鼎有名的花花大少,人俊、体壮又有钱,不知已「宰」过多少女人。

他凭着家产,在女人国中可说是无往不利,百发百中,可是,如今却碰上李玉如这个对手。

? ? 李玉如乃南星舞厅的舞女。

她下海已有半年.但却出污泥而不染。

她不是天仙玉女,更没绝代风华,但那大方端淑的仪态,骨ròu均匀的身材,别具清新脱俗。

她是一块耐玩的碧玉。

? ? 一个人如果经常吃大鱼大ròu.一定总想要换另一种口味,王一中就是这样子才猛追李玉如。

他一天到晚痛宰「ròu弹」「X弹」...早已腻了!自碰见玉如,他便着迷了。

? ? 他追求她已有不少日子了。

他用过了种种方法,她仍是若即若离。

她对他总是「公事公办」。

他约她吃饭,她就陪他吃饭,而且气氛十分的融洽,只要他替她买了出街钟」,她便陪他到处玩。

? ? 她对他十分亲热,似乎十分快乐!他搂她的腰,她决不在乎!他要亲她的粉颊,她就笑眯眯的任他去亲,但是他若要亲粉颊以外的地方,她便说还不到时候。

但是他若想动别的地方,她便提出警告,他若有一点强求的意思,她便要和他说再见。

? ? 有一次,他做了一个试探。

他吻她粉颊后问道:「玉如,我可以亲亲别的地方吗?」? ? 她媚笑问:「什么她方呀?」? ? 他指指她的鼻尖,问道:「鼻尖,行不行?」? ? 她想了一想道:「好吧!就破例了!」? ?他大喜道:「谢谢妳的恩赐!」说完弯腰行了九十度鞠躬礼。

? ? 她笑笑道:「这是鼻尖的处女吻,你轻点!」? ? 他低声道:「妳闭上眼睛吧!」? ? 他想要故意吻错地方,趁机偷吻一下,这招还真不赖,可是她心中明白他的诡计,只是不说穿而已。

她闭上了眼,但小手也掩上了樱唇。

他只得像征式的吻了鼻尖一下,这个吻吻得很不是味道,他的内心不由得十分的失望和懊丧。

? ? 她睁开眼睛,笑了一下,似在嘲笑他!? ? 他尴尬道:「妳怕我偷袭吗?」? ? 她点点头道:「不错!诺曼第防线。

」? ? 他急问道:「何时才撒除防线呢?」? ? 她倚在他肩头说:「到我心??aì你的时候。

」? ? 她就是这样的令他哭笑不得。

? ? 又有一次,他搂着她的腰,觉得柔软无比,他不禁有点想入非非了,他逐渐往上摸索着...。

却听她说道:「你已到禁区边缘了,住手!」? ? 他笑着问道:「禁区?是军事禁区呀?」? ? 她也笑道:「差不多!」? ? 他笑问道:「假如我硬闯禁区呢?」? ? 她沉脸冷冷道:「那我就不会给你好脸色看!」? ? 他暗笑道:「没关系,我必须闯闯才甘心!」? ? 她挺胸道:「妳试试!我的手也会闯上你的脸,还会发出拍的一声。

」? ? 听了后吓得他一动也不敢动!这使他对她灰心极了!一连十天没有去看她,可是到第十一天,他又忍不住去看她了。

她只是含笑地看着他。

? ? 他没好气的问她:「妳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 她笑道:「我使你失望了吧?」? ?他苦笑道:「差不多!」? ? 她笑一笑道:「何必呢?要有耐xìng呀!」? ? 他喝一口酒道:「玉如,我求求妳,求妳愛我吧!」说完双手合什向她参拜了。

? ? 她笑道:「那有这种求aì的?」? ? 他郑重道:「我aì妳愛得发狂,难道妳不知道吗?」? ? 她摇摇头道:「我没有感受到,对不起!」? ? 他又苦笑道:「玉如,我保证只aì妳一人。

」? ? 她坚决道:「不行,口说无凭!」? ? 他也恨恨地道:「好!那我找别人,再见!」说完,付帐后便走了。

? ? 王一中气冲冲的来到「女王饭店」,他急于找一个女人发泄一下,他是这儿的常客了,他一进来,便听:「哎哟!王大少呀!好久不见了!」原来是老板娘胡秋华在招呼他。

? ? 他淡淡一笑,道:「老板娘,叫个妞吧!」? ? 胡秋华忙道:「行!行!你先休息吧!」? ? 他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还不到五分钟,便听到两下轻轻的敲门声,真是钱能通鬼神,他忙道:「门没锁,请进!」? ? 只见门开处进来了一位妙龄女郎,他的眼睛不由一亮,连忙站了起来,心??十分的欣喜!那是一个十七、八岁混血女郎。

她有一头褐黄色的头发、细腰、圆臀、丰满的胸部。

令人一见,马上就有抱一抱的欲念。

? ? 她轻轻一笑道:「王先生,我叫罗娜,请多指教。

」? ? 他深感意外地道:「小姐,妳怎认识我?」? ? 她笑了一下道:「王大少,谁人不知呢!」? ? 他一把拉她至怀中,她不由自主的叫道:「哎哟!你...」? ? 他摸着她的脸道:「还没给妳插上,就叫啦?」? ?她红着脸道:「去你的,胡说什么?」? ? 他哈哈大笑着,动手脱她的衣服。

不久,已把她剥得光溜溜的放在床上。

他从头到脚的欣赏着那玉体,再脱光了自己。

他那怪手从脸、耳、脖子,一直游玩着,终于来到了山下。

? ? 它慢慢的自山下直爬到山上,又在山上休息一下,然后再慢慢下山,又攀登另一座山...。

如此上山、下山,她已经禁不住浑身扭着,山顶的那两颗葡萄,已经又硬又大了。

他依依不舍的下山,开始跋踄着。

? ? 那是一块平坦又广大的平原,她那又白又滑的腹部令他aì不释手地到处「乱逛」着!越过高山走过平原,终于来到一片黑森林。

混血儿的xìng欲较强,体毛又黑又密的。

经过一番摸索,终于出了森林,来到桃源洞。

红红的玉洞.流着细水,景色十分迷人。

? ? 他便在yīn唇和yīn核四周抚摸着。

不久,浪水更汩汩直流着。

她被摸得又舒服又痒,全身急扭着。

? ? 王一中轻声道:「这洞太小了。

」? ? 她浪笑道:「那你就把它拓宽吧!」? ? 他捏了yīn核一下,道:「没问题,决不偷工减料。

」说完,手指头便插进了桃源洞内,又扣、又挖又转的探测着。

? ? 她不由得全身直抖地道:「怎么还不施工呢?」? ? 他答道:「必须先堪查一下,才好动工呀!」? ? 她低声道:「真会弄伤人! 」? ? 他也低声道:「哈哈,妳也可以摸摸我呀!」? ? 她伸手一摸,软软的。

她便用手套弄着大jī巴。

他更急忙着查堪洞内的情况,他那右手中指和食指忙得「昏头转向」,一阵挖弄后,浪水已直往外流着。

但是大jī巴却仍软软的。

? ? 她忍住酸痒道:「它怎么还不硬呀!」? ? 他笑笑道:「用嘴含它就会硬了。

」? ?她忙道:「脏死了,我不来。

」? ? 他笑道:「不含呀?」说完,手指在洞口内又是一阵挖弄。

? ? 她摇着下身,道:「唉呀!整死我了!」? ? 他放开手道:「快含,硬了好插呀!」? ? 她只得张嘴把jī巴含了进去,轻轻的吸吮着、吸着、套着,又用舌尖在guī头四周舔着。

那jī巴慢慢醒了过来,渐渐粗大了。

她忙的更用力的吸吮着。

终于大jī巴神气起来了!? ? 她喘了口气,道:「好了!它大了!」说完竟拍手直乐,好像完成了一件杰作似的!接着她自己连忙仰身张腿备战着。

他哈哈一笑,直接上战场。

大jī巴刚到洞口,她已用手接它进去了,他稍微顶了两顶,大jī巴进去了三分之一。

? ? 但她已不由自主的叫道:「哎哟!涨死我了!」? ? 他又用力一顶,大jī巴又进去了一些。

? ? 她不禁叫道:「哎呀!顶到穴心了,美死了!」? ? 他猛一用力,大jī巴齐根而入。

? ? 她只觉一阵酸麻,叫道:「哎呀...哎呀...插穿肚子了...哎...哎呀...哥...你...你那大jī巴太. ..太大了...哎...哎呀...真的太大了...哎...哎哟...」? ? 他却不慌不忙的抽插着...。

首先,他按「九浅一深」要快抽插着,其次穿插着「右三左三」和鳗行的技巧抽插着。

他是存心要干倒她,以出出李玉如给他的气。

? ? 罗娜一向善战,她已久仰「王大少」之名.今晚相逢,她存心好好的领教领教他的功夫。

但以当前战况来判断,她已必败无疑!因她已动心了,而他十分沉着地攻击着。

? ? 在他们激战时,笔者请容打个岔。

? ?有不少人问起xìng技巧及持久之方,笔者先借王一中来说明技巧,尔后再介绍持久之方。

xìng技巧可用「九浅一深,右三左三,鳗行」来作标准。

? ? 「九浅一深」,乃先以yáng具浅进九次,再狠狠深入一击。

因九次浅进后,女子必觉又痒及舒服,再深入一插,效果必佳,此法既可持久,又可令女子痛快。

如果每次都深入,极易弄成麻痹,反弄巧成拙。

吃力不讨好,切忌!切忌!? ? 「右三左三」乃是以yáng具各磨擦yīn户左右方,除非yáng具粗大,通常皆无法满塞yīn道,故以此法弥补。

「鳗行」和「右三左三」差不多,强调不可呆板抽插。

? ? 好,言归正传!? ? 王一中靠着大jī巴和高度技巧,已抽插三百多下。

罗娜的阵线已被他击溃了,她仍困战着。

她奋力挺着、摇着、挟着...。

? ? 但对手太强了,又插了二百下后,她已禁不住叫:「哎哟...哥...哥哥...好哥哥...大jī巴哥哥...哎呀...我...我的xiāo茓...哎...哎哟...美死了...美死我了...我的xiāo茓...让哥哥...插死了...哎.. .哎哟...插死我了...哎哟...好哥哥...顶死我了...我好舒服呀...哎...哎呀...穴...穴心麻呀...哎...哎呀...快...快...快顶...哥哥...快呀...哎...哎呀...快...快...快顶...哥哥...快...快顶...我...我要出了...哎...哎呀...出了...出了...美死我了...哎哟...」? ? 只见她全身猛抖,一股股的yīn精直泄着。

guī头被烫得酥酥的!她全身软软的,美死了!她想不到自己会败得这么快,这是生平第一遭!他仍在乘胜追击着...? ? 不久,她又浪叫着:「哥哥...我的大jī巴哥哥...我...我...我又要出了...哎呀.. .哎呀...不行了...我...我又软了...哎...哎呀...又出了...哎...」? ?他更用劲插了.插得yīn精直冒。

她的浪叫声,渐渐轻转,成了呻吟。

呻吟声也渐轻,终于静悄悄了。

原来,她已死过去。

但这种死去的滋味是很甜美、很难得的,一个女人在她的一生中若能「死」一次,可说无憾了!罗娜只觉魂儿离了身,轻飘飘的。

? ? 心跳微弱,舌尖儿冰凉。

手脚也冰凉,美死了!想哼,哼不出来。

要叫,叫不出来。

只觉大jī巴仍在穴内抽插着,全身是麻又痒!又舒服又美的,过了十分钟,她才醒来。

? ? 她轻轻声道:「嗯...大jī巴哥哥...我死过去了...真舒服...大jī巴太会干了...把我活活给干死了...」 ? ? 他笑问道:「死过去的滋味美不美?」? ? 她媚笑道:「美、美极了...」吞一口水后,又道:「这是我第一次尝到的滋味。

」? ? 他神气道:「妳看我能不能干?」? ? 她大叫道:「你是天下第一干王!」? ? 他答道:「要不要再干?」 ? ? 她点头道:「再来吧!」? ? 他追问道:「妳不怕真的被干死?」? ? 她笑道:「死也甘心!」? ? 他用力猛顶了两下,她忙叫道:「哎哟,美死了!」? ? 他笑道:「才开始呢,小心了!」? ? 她忙道:「等一下,换我在上面。

」因她实在太怕他了。

? ? 他一笑道:「要玩『倒插腊烛』呀!」说完,翻身仰天躺下!? ? 只见大jī巴一柱擎天立着。

她分开双腿,张大xiāo茓,慢慢地往下坐,xiāo茓一点点地套下去,也觉得有一点点胀痛,但她仍慢慢套下去。

她只觉得xiāo茓很充实,穴心麻麻的,又觉得热乎乎的,她刚要套动,他在下面用力顶了两下,她便叫道:「哎呀,酸死了!」那yīn精也流了一些。

? ?她便一上一下的套动着大jī巴,那对nǎi子也不停的抖着,十分的迷人,好似浪花一般。

他用双手搓揉着nǎi子和nǎi头。

她全身更加酥麻不已!自然而然的,套得更快更深了,王一中的那根大jī巴好似直伸入仔宫深处似的,令她爽快不已!? ? 她套动一百下后,yīn精便流个不停。

人也感到酥软无力了。

于是她喘着气道:「哥,你来吧!」? ? 他猛的一翻身,将她那一双粉腿往自己的双肩一放,那xiāo茓便分得开开的,他便抽插起来了。

此时他仍保存实力,不肯放手插。

虽然如此,已经足够她受的了,她被抽插二百多下以后,便已感到有点招架不住了。

? ? xiāo茓之水似乎干枯了。

她实在流得太多的水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泄了几次了!她已精神恍忽了!那有点干枯的xiāo茓,是又紧又暖的,他插的更起劲了,但她却觉得痛得很,连忙低声求道:「哥,好痛、痛死我了!」? ? 但他仍抽插着,而且抽插的速度更快了!她痛得冷汗直流,连眼泪也流了出来,哭道:「哥,求求妳,饶了我吧!」说完,忙按床头铃叫人。

? ? 不久,老板娘来了!通常只要铃声一响,服务生就来了,很少有老板娘亲自出马的,想不到这个老板娘服务这么周到!? ? 其实老板娘已经有过很多次的经验了,因为每一次王一中来,便有女人按铃求救。

她便适时来接。

一来救别人,一来自己也爽一爽!故铃声一响,她便来了。

? ? 一进门,她便道:「哎哟!王大少你就放过她吧!」说完,自己也脱光了衣服,投入战场。

? ? 王一中抽出大jī巴,往她穴中一插。

「滋!」一声,全部进去了。

老板娘可谓「有心人」矣!王大少一来,她早就想挨插了,因此已经先行流了不少水,所以,大jī巴便可以顺流而进了。

? ?他一口气,快马加鞭的干了二百多下,那战况的激烈,令一旁的罗娜心跳不已!她不禁轻抚着自己的玉穴。

那「卜滋!」「卜滋!」的水声响个不停!「啪!啪!」的ròu击声清脆无比。

老板娘之叫声更是吓人!? ? 「好哥哥!插得我痛快死了...」? ? 「王大少,你真行!」? ? 「王大少!我的亲哥哥,美死我了!」? ? 「哎呀!我舒服极了!」? ? 「哎呀!我要上天了!」? ? 「哎呀!快...快...哥...哥哥...快用力顶...唔...唔. ..不好...不好了...我...我要...我要出了...哎...呀...出了..」? ? 「哥...吻我!」她yín荡得抖个不停!? ? 他吻着她,大jī巴仍在干着!同时摸着丰rǚ道:「嗯!好美呀!」? ? 他觉得无限的快乐!同时他俩已紧黏在一起了!大jī巴塞满了玉穴。

两张嘴紧黏着。

他的双手抚摸着双rǚ,那丰满又富弹xìng的双峰,让他aì不释手,他不住的捏弄着,这是刺激!享乐!? ? 她也热烈的迎战着。

她的香舌迎着他的热吻。

她扭动身体,适应双手的捏摸。

她的玉穴一收一放地挟着大jī巴,这是王大少最喜aì的调调儿,她那下身更挺着!摇着!? ? 干柴烈火烧得更凶!男的是出山虎,女的是洞口蛇!虎蛇相斗,不死不休!男的是如鱼得水!女的是心花怒放!男的是神志儿昏!女的是如入迷境!两人这一战,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由于两人的默契十分良好,故战况更激烈,两人忘我的战着...? ? 时间,已不存在他俩的脑际!他是脸儿红,她是眼儿迷!他是头儿斜,她是口儿开!他是呼吸急促,她是吐气无力!他是喘息休休,她是娇喘连连!他紧压着她,她紧抱着他!? ?他猛干着,她猛摇着!他全身抽动,她拼命迎战!两人完全是采取真枪实弹的方式激战着。

两人已全身湿透了!整张床已湿了一大半!那是汗水、yín水的结晶,望着那一片片茫茫的汪洋大海,一旁的罗娜只得到浴室去冲洗了。

床上的二人,仍在战着!? ? 他喘着气道:「妹妹,舒服么?」? ? 她媚笑道:「美、美死我了!哥,你呢?」? ? 他答道:「我也痛快!」? ? 他忽然觉得腰脊一酸,便知不妙!那是要shè精之兆,在此时此地,他还不想shè精,必须拖延一下。

他忙把大jī巴抽出来。

? ? 她突感一阵空虚,忙道:「哎呀!你怎么可以把它抽出来呢?」? ? 他嘻笑道:「这不好吗?」? ? 她求道:「哥哥!人家痒死了,快进来吧!」她在抗议着,他拖延着。

? ? 我们暂时先不管他们吧!笔者在此告诉各位一个秘诀,那就是如何「紧急刹车」,更加持久?这是关系重大呀!学会这招,夫妻间必更恩aì!当你觉得腰脊有点酸麻,就得小心了!那就是要shè精了,此时精子必已完成「出发」的准备了。

? ? 请你快把jī巴抽出来,然后采取「紧急刹车」,舌抵住下颚,闭口吸气,收小腹,就行了!切记!切记!言归正传!? ? 经一番拖延,他已固住精门了,便道:「妹妹,来换个姿势。

」? ? 她上身伏在床上,下身站在床边。

那圆臀,又白又嫩,十分迷人!由后看去令他xìng欲大动!他站在后面,抱着圆臀,觉得美得很!再将大jī巴插进玉穴中,抽插着!此招叫隔山采宝。

又有人叫做隔岸取火。

此招十分的美妙!男的可借碰击女方的圆臀,取得另一美乐!女的因反插,可碰到yīn核,更加容易达到高氵朝 。

? ? 两人玩了一百多下,她又流了不少水。

雪白圆臀,已成红色。

? ?王一中又道:「妹妹,再换个姿劫吧!」? ? 她乐道:「好呀!玩什么姿势?」? ? 他笑道:「来个『倒插杨柳』吧!」说完,他便抽出大jī巴,仰躺着!他很聪明,既可休息,又可闭住那股欲射之精。

她也不希望他在此时shè精,故欣然合作。

她张开洞口,蹲着,对准大jī巴坐了上去。

? ? 「滋!」一声,全根而没!她「喔!」了一声,轻摇着圆臀。

原来穴心被大jī巴顶到了。

不但被顶到,还被烫到哩!那种全身麻麻地,软软地感受,美死了!她便一上一下的套动着...? ? 休息一会儿后,他也向上顶着。

她更美了!他见那对丰rǚ,抖得迷人极了,便把玩着!? ? 套了二百下后,她忙叫:「哎呀!美死我了!」? ? 她出水了!全身酥软不已,便道:「哥,我出了,看你的了!」? ? 他应了一声,两人对调位置,他便开始狠抽猛插了!足足干了一百下,只觉精门一松。

他忙用劲地顶住她的花心,一动不动地,那精门一开,粒粒冰雹似的精水便直射向花心。

她受那阵热烫,浑身一抖,又出了!两人便相拥着,喘息着...? ? 不久,罗娜自浴室出来道:「好了,起来洗个澡吧!」两人便入内去冲洗了。

? ? 三人休息一下后,他道:「罗娜,这是一千元,妳拿去吧!」? ? 老板娘忙道:「不行,我来付!」? ? 罗娜接道:「我都不要,今天是我最怀念的日子,我请客!」? ? 三人推了半天,最后每人出一千元,大吃一顿!可见,王一中如何罩得住啦!? ? 王一中「花」了一阵子,不禁又想起李玉如来了,这正是「得不到的,总是好的」之心理。

他又来到了舞厅,想不到李玉如请假,地花了一些钱,探听到她的居处,便直接赶了过去。

? ?李玉如与同事莎莉合租一层楼。

她已接连一个月没见到王一中,内心也觉得有点难过!她不禁有点后侮自己太冷了!其实她热情似火.但又不敢惹上那王大少。

所以她才与他保持距离。

今天心情欠佳,便请假在家休息。

? ? 当她睡得欲醒时,忽听:「莎莉!莎莉!」? ? 嘿!男人的声音,莎莉竟偷偷地带男人回来了,由那声音她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了,她忙轻轻地起来到莎莉房前。

低头自锁孔一看,不由一阵心跳!原来房内正在演着精彩的一幕。

只见莎莉和一个男人皆一丝不挂的卧在床上,好戏正上演中。

? ? 莎莉的玉手正握着一支粗短的yáng具,忙着上下套动着,好似在玩手枪似的。

只听那男人道:「莎莉,给它舐一舐吧?」? ? 莎莉撒娇道:「哼!才不呢!谁知它干不干净?」? ? 他急道:「冤枉!我可发誓...」? ? 她忙接道:「哎呀!我相信你啦!」? ? 他吐口气道:「那妳就舐它吧!」? ? 她便以舌尖在guī头四周轻舐着,有时在输精管上轻舐着!他美得全身一直颤抖着!美死了!? ? 「莎莉!美死我了!」? ? 她再以舌尖轻舐他的肛门、那种刺激令他舒服异常。

良久,他舒服地放直了双腿,jī巴更粗了!她的舌尖又回来轻舐着马眼。

? ? 他乐道:「哎!甜心,酸呀!」? ? 她便含住大guī头,用力的吸舐着。

? ? 他边摸双rǚ边道:「莎莉,舒服喔,再快一点!」? ? 她那一张小口含得满满的,再轻轻地吐出来。

加此的上下套动了约五十下以后,他更觉畅美了。

大jī巴不禁上下挺动着。

她也套动更快了!? ? 忽听,他道:「心肝,快动,我...我要丢了!」? ?她套动加快,且用力的吮着!他那小腹也加快挺动着!不久,他全身一抖,泄精了!她全部接收地吞了下去,两人皆闭目在回味着。

? ? 门外的玉如看得既紧张又刺激,更带有一份寂寞的感受,她想不到,莎莉竟然那么大胆!她们二人曾经是情场失意着,故对男人深怀戒心,想不到莎莉竟然查找对象了,而且还挺火热的!而自己呢?唉!? ? 当他想回房时,忽听一声:「哎哟,轻点呀!」仔细一看,原来他正用手挖弄着莎莉的玉户,只见那人伸出舌尖轻舐着莎莉粉红色的玉户。

他正是「投桃报李」、「以牙还牙」。

她美得直冒泡,股股的yín水一直往外流着。

? ? 她忙浪叫着:「喔!哥,??面痒!」? ? 他那舌尖忙进去抓痒!? ? 她轻挺着玉户道:「哎呀!美死了!」? ? 她美得双脚直蹬,小腰直扭!那yín水更汩汩直流!? ? 不久,她求道:「哎...哎呀...哥...哥...求求你...饶了我吧...哎呀...我...我受不了呀. ..哎...哎呀...」? ? 他兴奋得舐得更起劲。

? ? 她受不了地叫:「哥...哥哥...哎...哎呀...我...我受不了呀...等下再舐吧...哎...xiāo茓吃不消了...哎...」? ? 他收回舌头,改以嘴含着yīn核吮了起来。

? ? 她喘着道:「亲哥哥...哎...哎呀...差点被你舐死了...现在吮得好...美呀...好...好... 」? ? 他似吃东西般,将yín水全吞了下去!? ? 她只觉全身发热,穴内更痒,忙道:「哎呀...好哥哥...穴心痒死了...快快进去舐一舐吧!用力舐吧...哎呀. ..」? ?这次那男人采取了不同的攻击,只见他的舌头进去舐了一下,便又卷回来,再进去,又出来。

如此一舐一卷,令她疯狂不已,那种畅美使她「胡作乱为」了。

? ? 只见她紧抓床单,双腿直蹬,玉户高挺着!口中不停地哼着:「哎...哎...哎...」? ? 忽见她全身一软,停了下来。

那男人却吸得津津有味!原来是莎莉出水了!两人便相拥休息着。

? ? 门外的玉加拖着疲倦身子转身要回房,忽见眼前不知何时竟站了一个男人,她忙张口欲叫!可惜,那张樱唇却被人给封住了。

那人边吻她,边退回她房中。

? ? 好久,两人才分开,她喘道:「你来干什么?」? ? 他嘘了一声,道:「小声一点,那人要走了!」? ? 果听一阵脚步声和关门声,那男人走了。

两人便大气不吭地相视着,莎莉也至浴室洗澡。

? ? 他便对她道:「妳今天怎没上班?」? ? 她白他一眼道:「想休息一下!」? ? 他笑着说:「如此休息?」? ? 她红着脸道: 「你...」话未完,便又被吻住了。

? ? 起先,她捶着他,抗拒着!渐渐地,越来越轻了。

终于,她紧搂着他,香舌轻送,逗得他春心大动!他吻着,手也活动着。

她再也无力抗拒了!他便放心的大肆搜索,那动作也尽量保持轻细温柔,他轻轻地脱去了她的外衣,更积极地搜索着。

? ? 他抽个空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只留内裤,此时,她也只留一件小三角裤和一付小rǚ罩了。

这半裸的美人实在迷人!他搂着她,尽情的aì抚着,她也在他身上抚摸着。

? ? 房内没有风,热!? ? 两人ròu体相缠,热!? ? 两人内心如火,更热!? ?两人已是喘吁吁了!他见她的两颊泛红,便轻轻的卸下她最后一道防线后,自己也脱去内裤。

屋内之灯光,不由一暗,那是因为被两人之健美身材比下去了!尤其玉如那肌肤更白得耀眼!? ? 他胸宽肩阔,肌ròu结实。

? ? 她细皮嫩ròu,身材苗条。

? ? 她躺在床上,王一中站在床前凝视着这上帝的杰作!? ? 白嫩的肌肤,细细腰儿!红红的小脸,既娇又艳!高挺的玉rǚ,浑圆至极!? ? 小小的rǚ头,似紫葡萄!平滑的小腹,如诱人岛!神秘的肚脐,多么迷人!? ? 修长的玉腿,令人心跳!红红的玉洞,使人遐思!? ? 王一中呆住了!渴望甚久,终成事实,他竟呆住了!他坐在床沿伏身下去...。

他aì怜的到处轻吻着!? ? 吻着脸、眼、耳根、小嘴!? ? 吻着颈、胸、rǚ房、rǚ头!? ? 吻着腰、小腹、大腿、脚趾头!? ? 终于吻到桃源洞口了!那黑森林、那小玉穴、那小沟,真可aì!拨开她的双腿!他看到一股溪水直往外流.水势并不大,可见她还不怎么动情。

他硬用手敲敲那洞门,再用舌尖舐了几下,嘿!热热的!咸咸的!他便含着yīn核吸吮着!? ? 开始时,玉如还沉住气,她任由他去aì抚,一直到他吻到xiāo茓时。

她才有点心急了!想不到他竟会用舌头伸进去吻洞内,那热呼呼的舌头,震得她心跳不已,那穴内更是酸麻无比!要命的是他又吻住了敏感的yīn核,此即「擒贼先擒王」之妙招也!她只觉全身又酥麻又酸痒!? ? 她不住颤动:「哎...咬呀...不能吸了...停一停呀...哎呀...痒死我了...嘻...」她已yín兴大发,浪劲大兴了!? ?她一面笑:「嘻...痒死了...」一面叫:「哥...别咬了...要出水了!」全身更是扭个不停!? ? 她轻轻地套弄着大jī巴,不久,它已变成「目瞪口呆」了,既粗又长的大jī巴,令她心中大喜!? ? 她媚笑道:「好了,大jī巴发威了,可以干了!」说完,竟拍手大乐!? ? 王一中也笑道:「玉如,想不到妳这么浪,以前...」? ? 她忙接道:「别废话了,快进来吧!」? ?。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