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继母哪都大

继母哪都大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从酒吧出来我能感觉到自已走道的脚步己经不稳了,擦肩而过的行人差不多都躲躲闪闪,显而易见我在他们眼里肯定是一不招人待见的醉鬼了。

  谁不知道以酒浇愁愁更愁啊,明知上当受罪徒添烦恼却还一意孤行。

这人是聪明还是傻瓜很难说的清楚,大凡以酒浇愁的人差不多都有难言的苦衷,我就是其中一个。

  失恋,对年轻人是最痛心疾首的灾难,交了四年的女朋友马上就要双双走进结婚的殿堂,没想到一纸绝情书就吹了,当我得知她是跟老板跑了的消息时,人都傻了。

  人们常说痴情女子负心汉,怎么到我这儿就掉个儿了呢?  不提了,让女人甩鼻涕似的甩了,丢人啊。

  记得哪本书上说:家有美女如同金屋藏娇。

的确我们家就有一丰满至极的大美女!她是我爸爸后续的老婆。

1米70左右的个头在女人当中不算矮,我1米78娘儿俩站在一块儿几若相仿,可她的重量比我可沉多了,真不知道爸爸为什么喜欢如此人高马大的女人,用脸盆形容她那硕肥的臀部未免有点夸张,但是她那肥肥园园又紧绷的大屁股蛋儿ròu感着实令我兴奋不巳,触摸之中墩实肥厚五指尽张也难将四分之一入手,女xìng中可谓不小。

奇怪的是我平时咋就没发现呢?噢!  原来我只注意她那饱满的胸脯了,毫不夸张的形容:我这继母的rǚ房都快赶上nǎi牛了,虽说还不像衰态尽显的老娘儿们那种木瓜nǎi或鞋底子似的,但因过于肥大而明显下垂,爸爸喜欢我也没办法干涉。

  无胸之女总让人感觉美中不足,rǚ房本来就是女xìng的象征。

  天知道鬼晓得我那个常不回来的爸爸把这个女人弄到家里是给谁娶的,好像娶的不是老婆而是顾了一保姆,他整天价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乐不思蜀,苦了他的女人也苦了我。

  在家里她可是相当随便的,常常一身短衫短裤打扮,尤其是那高弹力的短裤里不穿裤衩儿,把屁股蛋儿和前面的yīn户勾勒得层次鲜明,若换了浅颜色的短裤就更了不得了,扎扎呼呼浓密的yīn毛从里面滋出来,那诱惑力,嘿嘿!甭提了!  不宣之秘:我一直把她当成发泄的偶像,当然只是心里头胡思乱想而已。

  一头撞进门,头昏眼花的我险些摔倒,强睁着醉眼摸到卫生间里爬在抽水马桶上就是一阵哇哇喷吐,天晕地转,晕得我不敢睁眼,不一会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好像有人在给我喂水喝,尽管脑子麻木不仁得似乎失去了意识,但我还是熟悉我那专用的紫沙泥壶嘴儿含在口中,一阵鲸吞狂饮,解渴又解气,真及时啊……谁这么好心肠呢,想不起来也不知道是谁……   一阵快慰自下身泛起,硬帮帮的yīn茎似乎被女人那又湿又热的yīn道包裹着蠕动着,好不舒坦,好不痛快!似乎熟悉又似乎陌生,剧烈的头疼使我无法仔细分辩真假,身子根本不听大脑支配,既便有些迎合也是下意识,也许我在做xìng梦幻想着跟女朋友在床上进行着生死搏斗?做xìng梦对我来说是经常发生的事,并不奇怪。

一礼拜若是没有xìng交准跑马,咦……我怎么恍惚记得自己不是让人家甩了吗?  思绪纷乱加上头昏脑胀,根本无法使精力集中,稍一凝神脑袋就像要炸裂开了似的,我知道此时此刻什么也不能想,什么也不能琢磨,唯一选择就是睡觉,弄明白一切只能等醒过来之后,这酒啊,真他妈妈的害人不浅……   恶梦醒来是清晨,我终于还是醒过来了。

是睡醒了还是闻到了诱人食欲的nǎi味儿?脑子里依然一片空白,只在睁开眼瞬间,我看见了那张永远充满了甜笑的脸。

  噢,是阿姨在搂着我,手里端着一碗正可口的牛nǎi。

  「你呀你,昨晚上喝了那么的酒,吐得哪都是,为什么呀?来,先把nǎi喝了。

」  意识渐渐恢复,人也随即清醒。

立刻我就察觉到她和平时不一样。

  她穿着一件熟悉的花格短衫,但却没有系扣子,敞胸露怀我的头正好枕在那鼓胀的双rǚ中间,眼神稍一侧视近在咫尺那颜色极深的rǚ晕以及nǎi头便映入视线,她端着牛nǎi喂我,又把能产nǎi的rǚ房展现,不是诱惑又是什么?  「对不起了,我又给您添麻烦了。

」  喝着nǎi我不无歉意地说,目光下移见自己身上只盖了条毛巾被,没动弹就察觉到了自己是赤裸的,还用问,一准是她帮忙的。

趁我人事不知也一饱眼福了,我知道爸爸不在家她在xìng生活方面是缺少的。

  「傻小子,跟我还客气,不见外了呀,我也不问你为什么了,难受就再睡会儿吧,瞧你这两眼还红着呢,酒劲肯定没过去,睡醒了就没事了。

去,解个手,瞧它憋得那样儿,嘿嘿,尿完了睡的踏实,啊……」  没错!毛巾被难掩其羞,已然勃起来的jī巴把毛巾被支起一个明显的帐篷,我不禁感到脸上阵阵发烧。

毕竟我们是娘儿俩,毕竟是头一次身体有了如此甜蜜的接触,本能在潜移默化中发挥著作用。

  天哪!她的口气实在太温柔了,温柔得令我感动不巳。

不知怎的,她的话好像启发了我似的,脑子里灵xìng一闪,有了主意。

  支起身装出一付力不从心的样,好像酒劲还没过去又软软偎在她双rǚ中间。

  「来,我扶着你。

」  说着她把我从床上托架起来。

  与其说托不如说抱更为准确,让大女人抱着很舒服哟!好像故意让我占便宜,她真的什么也不再乎了,悬垂在胸前那对肥大的rǚ房几乎全露了出来也不加掩饰,挺蹶蹶的nǎi头紧贴在我胳膊外侧,诱惑尽在不言中。

下了床最明显的莫过于硬帮帮的jī巴像根ròu棒槌,连我自已都觉得有许多的难为情了。

  「没事呀,甭不好意思的,你平时睡觉不净光着呀,甭以为我不知道。

」  边朝卫生间走她边柔声安慰,亲密无间的样简直就像夫妻,我只好傻笑了。

  既然装模做样索xìng就装到底。

站在抽水马桶前我靠在她胸前摇摇欲坠地晃动着,其实是趁此机会多跟她的rǚ房接触接触,那对尤物给我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了令人恋恋不舍。

  「尿哇。

」  她俯在我耳朵边轻声催促。

  「尿不出来……」  「也是,憋得这么硬,别着急,要不,要不我帮你揉揉……」  「嗯……」  我答应了她的请求,心里头简直乐开了花!求之不得,正中下怀呀!  看来喝醉了酒也有喝醉酒的好处,机缘巧合让我有了享受的机会,心道:我可是有好几天没放炮了,要是可能的话,这一炮的劲头准足!  女人一旦发福胖得走形可谓观之不美,前挺后蹶的形像全没了影儿,糙点儿形容继母,她绝对是一胖娘儿们了。

能吃能喝又能睡不长ròu那才怪呢,也许正因为如此爸爸才不待见她,自已在外面另谋新欢去了。

  可是我却不那么认为,胖象征丰满,总比干巴巴瘦的有ròu感,想当初爸爸在家时俩口子一吵架话言话语的带出嫌继母胖的话茬儿,我用一句「嫌胖当初你干嘛娶人家!」  的话就把父亲噎了回去,为此继母对我总另眼相看,照顾得自然无微不至。

  现在不仅无微不至,甚至超越了母aì的范围。

  说心里话我是很愿意让女的抚摸玩弄的,jī巴由软变硬至完全勃起特过瘾!  xìng交是之后的事,继母的手温软充满了撩人欲火腾升的诱惑力,她握住了jī巴就开始捋动,时而前后推拉时而五指尽张把两蛋子也抓住,有这么帮着尿尿的吗?  再傻我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哎,宝贝儿,尿完了要不要洗个澡啊,刚才你可出了不少汗,现在身上还潮呼呼的呢,洗洗吧,舒舒服服的睡,啊……」  男女一块儿洗澡人称鸳鸯浴,除了夫妻之外很少有人能享受到,更甭提娘儿俩共浴了。

以常理度之:既使夫妻也未必在洗澡的时候发生xìng行为,原因很简单,彼此太熟悉了。

  脱下短衫之后她打开了热水器调好温度把我拉到喷头下,笑吟吟瞧着我,一手再一次情不自禁地伸到下面握住了guī头。

  「妈,妈,你怎么不把裤衩儿脱了呀?」  我明知故问道。

  「你真的也想让我跟你一样啊?」  她目不转睛盯住我反问,话里有话其意不言自明。

  「谁洗澡还穿着洗啊,我都光眼子了,您也把不该露着的地方露出来吧,又没别人知道又没别人看见,不就是深山老林一道沟吗?哈哈……」  刚缓过精神的我旧习不改,尽管是头一回我也明目张胆习惯地耍起了贫嘴。

  「好小子你,真看不出来你学的这么坏呀,还深山老林一道沟呢,坏死了你。

」  「坏也是你儿子呀,快点脱了吧,jī巴都归你了还不让我一饱眼福你那儿呀?」  话挑明了好办事,jī巴在她手里越来越硬,我可忍不住也受不了如此直接的挑逗。

  「行啊……」  她笑着朝我眨眨眼睛转过身就往下扒那被水淋湿了的花裤衩儿。

  嫩白的大屁股正对着我,随着裤衩儿的脱落,两腿中间那更具诱惑力的yīn户一览无遗裸露出来,哇!想不到她的yīn毛如此稠密,连肛门周围都是,暗紫色粘连在一起的小yīn唇儿簇拥着堆积在鼓胀的大yīn唇儿中间,相当正宗的狗交式,这不是招惹又是什么?  一旦赤裸令我目炫心跳也加速,来不及细想也来不及犹豫不决,挺身上前不等她直起腰,双手抠胯guī头对准那浅浅露出的yīn道口就是奋力一杵!  「哎哟,我的儿呀……」  她叫出了声,但却没躲闪而是扶住了洗脸池盆回过头来。

  真他妈的痛快!仅仅一下就杵到了头,长驱直入没受到任何阻碍,看的真切,我的二兄弟一点不剩全插进她的yīn道里了!  「妈,这可不怨我,谁叫你招我犯错误了,嘿嘿,没办法了,啊……」  「好儿子,妈不怨你,也知道你憋得慌,使劲吧,啊……」  这种后进入的姿势不太累人,她把屁股高高蹶起,我站着从后面插入,哇!  进出自如,我把jī巴狠狠的向yīn道口里插入,使劲向下插,感觉到guī头碰到一较硬的ròu球,甭猜那就是她的仔宫颈了,顺着颈口再向里猛插,阻力很大,我觉的guī头似乎已插到她的仔宫里,这种姿势由于臀部紧张的肌ròu使得yīn道夹紧,耳闻哼声撩人目睹肥唇炸裂刺激自然更加强烈,随着奋进加快她的叫声更加yín荡,「扑哧!扑哧!扑哧!」  每一次我都把我的ròu棒槌整跟拔出又插到她最深处,伴随压进去的空气发出象活塞一样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卫生间里。

  「快!再快!别停!……千万别停……好儿子再深点往里……再……啊……   啊……「她气喘吁吁地催促,春梦重温之际,不是爸爸而是我在伺候着,能不如饥似渴才怪!  想起当初第一次跟女朋友xìng交时,看见她那扁平毛稀的yīn户就如获至宝似的,相形见绌此时此刻才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成熟女xìng的yīn户比年轻姑娘有滋有味儿的多,自已当时也太不开眼了。

  男欢女aì,xìng交从开始到结束本来就是享受的过程。

我不禁又回忆起和女朋友做aì时的情景,时间长短不受限制,不到最后没什么明显的表示,当初姿意享受的我尚不以为然,女人嘛,一旦适应了男人的进入,刚开始产生的疼痛和别扭很快就消失于无痕。

我在玩命,她好像不以为然,或吃水果或东张西望或用那嘲弄的眼神儿注视着我,完了事起身去洗,洗完了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坐在一旁。

  我真目光短浅,当初一直以为女人都这样的呢。

  本打算终身为伴的女朋友原来对xìng的兴趣不过如此,幸亏没娶她做老婆,跟情欲相当旺盛的继母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差的天壤之别!  后悔!真真的后悔!我把好东西给错了人!  「你知道吗,这一天我己经等了很久了,真不容易呀!」  这话是嘴对嘴说出来的,近在咫尺的那双大眼睛里充满了感激之情,不曾想她这个当母亲的女人居然一直暗恋着我这个当儿子的,当初我还以为她仅仅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呢,殊不知还有aì。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呢?」  托起一个沉甸甸的大rǚ房,我揪扯着nǎi头问。

  「能吗?你跟她那么要死要活的好,我插一腿算什么事呀,再者说我又不知道你什么心思,哪敢啊。

现在好了,你总算明白了我心思。

」  说着她挺起胸脯让nǎi头凑到我嘴边,眼睛里甜甜的笑意仿佛清泉一般,示意我可以嘬的同时手伸了下去。

  「谢谢你,我的好妈妈!」  「哟,真不容易听见你叫我一声妈呀,好儿子,妈是你的了,啊……」  心花怒放的她重新握住了硬挺的jī巴,叉开腿拽着就往那稠密yīn毛覆盖下的ròu穴口里送,用guī头猛蹭肿胀未消的yīn蒂,饥渴难耐,己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咱们俩上床上去玩吧,我啊肏完你了,也该你肏肏我啦……」  尽管面对面尽管我可以随心所欲想摸哪儿就摸哪儿,但毕竟不如床上玩的爽快。

俗话说: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卧着,卧着不如插着。

不是别出心裁,轮流玩那才过瘾呢!  「你就腆着脸说吧,我也腆着脸做,走,看我这个当妈的怎么肏你!」  话说得有点咬牙切齿,可她脸上充满了十二分开心的笑意。

  我一面看着一面翻弄她的两片yīn唇。

说真的,她的yīn部实在长得很好看──她的yīn毛长得很茂盛,却又柔软。

她的大yīn唇很肥大,好像有很多脂肪,使得她的yīn部看起来鼓鼓的。

两片小yīn唇长得很端正肥厚,凸凸地露在浓密的yīn毛上,不像许多的女人yīn户会完全地被yīn毛所埋没。

此刻,她的大yīn唇张开,小yīn唇突起,甚至连yīn道口也是奇开无比。

  感到大jī巴又麻又痒,即难受又快感,尤其大guī头的沟被阿姨的大yīn唇夹着,紧紧的,满满的,舒畅极了。

  碰到了大jī巴,娇躯如触电般的一阵颤抖,一阵阵的刺激,使她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她的欲火刺激得紧张到了高峰,她感到自已的身体,好像在火焰中燃烧着。

已蔓延地燃烧了全身。

  看着那荡人魂魄的rǚ房,绯红的rǚ晕,黑黑的rǚ头,情不自禁的用口去含着、去吸、去吮她梦呓般的呻吟着,由xiāo茓里的一阵阵快感,冲击着她全身的每个细胞,舒畅极了,她的两条粉臂,像蛇般的紧紧缠着的腰上。

  也在颤抖,娇躯在扭动、在伸缩。

  大jī巴头已顶到她的花心了,那种舒畅、那种美,不是用文字文字与语言,所能形容的。

干妈娇声婉转,浪叫着「我我要死了要丢了唉唷喂好舒畅丢了。

」  她的娇躯软绵绵的伏压在身上。

  一丝不挂的继母睡得很沉,也难怪她和我麈战了大半宿,肯定又累又困。

年轻的优势在我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才睡了两多钟头就醒了,睁开眼之后竟没了丁点困倦之意而且自我感觉相当良好。

我心里头明白自已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昨晚上拥有了继母的缘故,脑子里想马上再找一女朋友的打算因此也一下子转移到了继母身上。

  成熟的女xìng更有韵味,和我同龄的姑娘们相比较,诱惑力更胜一筹!  平躺在床里的继母动也不动,女人的一切尽现眼前。

身体尚未接触,只看见她腹下隆起的耻丘上那片浓密yīn毛,我的二兄弟就情不自禁地有了反应。

  异xìng相吸啊,就是那么回事。

  丰满的ròu体入目皆菲,一手忍不住伸过去轻轻拨开yīn毛探宝似的沿着那道温软ròu缝儿下滑,按在yīn蒂根部抚弄着嘴也叼住了nǎi头。

  她己经完全归我所有了,只要想了就可以随心所欲。

  渐渐的指尖滑进yīn道口,里面依然灼热。

不能让二兄弟在外面闲着,搬开那滚园的大腿将guī头偎在肥厚的yīn唇儿中间,缓而有力往里顶。

  「啊……」  一声轻唤,她的大腿随既抬起裂开yīn户上迎,让我顺利地插了进去。

  「哎呀……好舒服……我受不了啦……快点儿使劲儿肏我吧,都插进来呀………「她肆无忌惮的哇哇大叫起来:「哎哟……好大的jī巴呀……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有这么大的jī巴呀……肏死我了……我的屄快被你们肏坏了……哎哟……肏到底了……你的大jī巴把我的屄ròu勾出来了……你太会肏了……肏到仔宫里了……用力地肏我……肏我吧……哎呀……肏出来了……你射出来的精好多啊……妈的骚屄可滋润了……我太舒服了……」我真的喜欢大抽大插的干,尤其在后面打得屁股」啪啪「响真的很过瘾!每一次接触她屁股上的ròu都跟着颤抖,真的好爽!。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