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疯狂姐姐教弟弟xìng爱.

疯狂姐姐教弟弟xìng爱.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阿美不愧是有经验,引导xìng急的弟弟,使他产生陶醉状态,她的舌尖在小雄的嘴里游动,把唾液慢慢送过去,同时发出“啊…唔…啊…”的诱人哼声,然后又抽回舌头,把柔软的嘴唇在上面喘口气,再把小雄的舌头吸进来…这时候的小雄已是昏迷状态了,他的ròu棒早已经勃起,把睡衣的前面高高地掀起…他悄悄地张开眼睛看看阿美。

阿美美丽的脸颊染成妖艳的粉红色,呼吸也很急促,她从鼻子发出甜美的啜泣声,很显然地跟小雄一样,陶醉在xìng感里…“姊姊…”“什么…?”阿美的嘴巴离开了,露出朦胧的眼光。

“我可以摸rǚ房吧?”趁着接吻的时候,小雄提出要求。

阿美不由一颤,受惊似地猛烈摇头,同时急忙地把敞开的领口拉在一起。

“说好的,只能接吻!”“求求你,只要一次就好,我想摸姊姊的rǚ房。

”“不要提这样无礼的要求!小雄!”阿美皱起眉头把脸转开,这样一来,她颈部美丽曲线充份显现出来…小雄非常冲动,想要拉开阿美的双手。

“啊…小雄…不能啊…”阿美的双手慢慢地被拉开…“啊…不要…”可是她的反抗很软弱。

如果猛烈给小雄一个耳光,小雄也许会畏缩。

可是,她不能这样对待小雄。

睡衣的领口向左右分开…“啊…小雄…求求你…不要看…”她那哀求的声音,只是使小雄的欲火更猛烈…在小雄眼前,出现雪白的rǚ房…“太美了…简直不相信会这么美…”有重量感的双rǚ,一点也没有垂下去,反而漂亮地向上挺高…“啊…多么美啊!”小雄压着阿美的双手,看得发呆。

“不可以…我们不可以做这种事…”“姊姊…我aìnǎi…我aìnǎi…”小雄像梦呓似的说着,低下头把嘴压在rǚ房上。

他立刻在rǚ沟闻到xìng感的芳香,还微微有nǎi味。

他张开嘴舔着rǚ房,然后把rǚ头含在嘴里吮吸…他像婴儿一样吸吮阿美,立刻感觉出rǚ头很快在膨胀…“原来是这样!”他心中暗思肘:“为了使婴儿容易吃nǎi,女人的rǚ头会变大…”“啊…”非常敏感的rǚ头,被小雄吸吮和抚摸,阿美坐在椅子上忍不住身体向后仰“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小雄的aì抚像婴儿一样幼稚,可是产生和其他的男人完全不同的快感。

这种感觉使阿美困惑,只要小雄的舌头舔到,手指摸到,就会从那里产生强烈的刺激,传遍全身。

刚才接吻也是这样,单单是接吻,就使她的内裤湿淋淋的,湿到连她自己都感到难为情的程度。

如果这样下去,会变成什么样的情况?弟弟会不会想脱她的内裤?想到这里阿美感到恐惧。

“决不能答应更进一步,无论小雄如何要求,也决不能超越姐弟之间应有之距离。

”阿美一面和快要崩溃的理智作战,一面不断这样告诫自己。

小雄根本不理会阿美心里的想法,在姐姐的rǚ房上尽情地吸吮,不断地亲吻,贪婪地享受甜美的嘴唇,这时候也没有忘记抚摸rǚ房。

这样享受到温香的ròu体时,不禁产生莫名的快感。

“啊…小雄…不要了…不要了…”阿美的声音已经变成妖媚的哼声,更刺激小雄的yín欲。

睡衣的腰带显然是留在腰上,但睡衣的前摆已经完全分开,在小雄面前显露出只有一件米黄色内裤的裸体。

“姐姐…我受不了…”看到姐姐的内裤和雪白的大腿,小雄忍不住吞下口水,这时候他只想和阿美xìng交,想得快要死了。

小雄的手指微微地颤抖着从艳丽的ròu体向下活动…“啊…啊…”阿美沉闷的哼声更大了。

从胸部向光滑的下腹部抚摸,手指尖也在肚脐上揉搓,假装偶然的样子碰到内裤…“这就是姐姐的内裤!”布料的特殊感觉使小雄想入非非…“不知道姐姐会不会让我摸那里?”就在这时候,阿美压住了他的手。

“不可以!”“我想要,nǎi是明白的。

”“不行!绝对不能那样!”“可是,我已经忍不住了!”“小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当然知道,能和姐姐连在一起,就是要我现在马上死去,我也愿意。

”小雄的呼吸急迫,想要压在姐姐的身上。

“我想…我想抱nǎi!”“不能!”阿美终于忍不住一掌打在小雄的脸上!“小雄,你不该这样。

”“呜…”小雄流出眼泪,阿美从来没有这样打他。

“这是做人绝对不可原谅的事,如果只是接吻还可以原谅。

可是姐弟…绝对不能作那种事,你为什么还不明白?”“唔…可是除了姐姐以外,我不会喜欢其他的女人。

”“那是因为你太年轻,不认识女人的关系,以后你一定会遇到非常适合你的女人。

”小雄低下头开始啜泣。

其实他是假装作出这种反省的样子,然后寻找反攻的机会,他的ròu棒还是那样勃起,现在至少要想方法解决yín欲的强烈需求。

“姐姐说,以后会出现适合你的人…”小雄从阿美的话中找到反攻的借口。

“姐姐,我怎样才能找到其他女人?”阿美无话可说。

小雄知道不该用这种卑鄙的方法,但还是继续攻击姐姐的最大弱点。

“我连女人都没有碰过…”阿美开始轻轻呜咽,同时摇着头,好像要小雄不要再说下去,小雄的脸上出现虐待狂的光泽。

“这将带给我最大的遗憾。

”“不要说了…不要折磨姐姐了…”“对不起,我不说了。

”小雄又重新把脸靠在阿美的脸上轻轻摩擦,这时候不知为何ròu棒好像更增加了热度。

“姐姐,我们不要吵架了。

”“嗯,对不起,我打痛你了吗?”“只是…一点点。

”“姐姐不好。

”阿美抬起含着泪的脸,露出微笑,然后抱紧小雄的上身。

“可是…怎么办呢?我那里一直都在勃起,这样是没办法睡觉的。

”小雄在阿美的感情比较平静时,这样狡猾的提出问题。

他想今晚或许不该xìng交,何况这是他的第一次,过分坚持要求也不应该,但想用其他的方法射出来。

“我也没办法…我也是…”阿美的脸更红润,姐姐的这种样子更刺激小雄。

“姐姐,nǎi是要我自己弄吗?”“我…不知道…”“姐弟只要不那个就可以了吧?所以,求求nǎi用手给我弄吧!这样总算可以吧!”其实小雄一直没有放弃同阿美插穴的企图,因为ròu棒插入yīn穴里的感觉是无法想像的,这招算是以退为进。

“嗯…好吧!姐试试看。

”阿美为了要补偿刚才的举动,而且她想,现在是安全期,让它进去一回应该不会有事;刚才小雄把她逗得yīn户内有如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基于生理的需要,要有一根ròu棒来止痒。

于是,阿美把小雄的睡衣脱掉,他的ròu棒昂然竖立,阿美用双手握住却还露出个大guī头,接着她伸出舌头,把guī头先舔一遍,然后就把ròu棒含入嘴里,虽然阿美已经尽力纳入,guī头已深抵喉咙,却还有三分之一长度留在嘴外。

于是她把嘴唇包紧jī巴,开始轻轻的吸吮起来。

“啊…啊…”小雄发出舒服的声音。

趁着阿美沉醉于吸吮ròu棒的同时,小雄偷偷地解开阿美睡衣的腰带,也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向下一剥,阿美就变成一个裸体美人儿。

小雄在为稍后的行动作准备。

阿美不但前前后后地套弄yáng具,而且用舌尖刺激着guī头冠,使得小雄的ròu棒变得更粗更硬。

此时小雄也没闲着,他一手拨弄着阿美的脸颊与秀发,一手向下揉捏着她的rǚ房和rǚ头。

小雄的jī巴不曾如此的舒服,一阵吸吮之后,已到了爆发的临界点,阿美也感觉到他快要shè精了,于是把ròu棒吐出来,就在同一时间,白色的jīng液激射而出,一些喷到阿美的嫩脸及脖子,大部分射在她的rǚ沟向下顺流。

“啊!让我帮你舔干净…”小雄把她的身体放平,阿美还不知道因为睡衣已被偷偷解开,美妙的yīn户已昭然暴露于小雄的眼光下。

小雄开始用舌头对阿美的胴体aì抚。

脸及颈部是用吸吻的方式,接着从胸部开始仔细地舔着,直到如丘陵隆起的yīn阜,此时阿美有如置身梦幻境界。

小雄飞快地脱掉她那已湿了一片的内裤。

如预期地看到yīn唇微张,yín水潺潺的yīn户,小雄他那尚未软化的ròu棒,有一股插入yīn道的冲动。

“姐,我要干nǎi!”坚决的语气表达他的需要与不可妥协。

“不行…不可以…”但是她却没有任何的反抗动作。

小雄把她的大腿掰开,双手伏在她的胸旁,屁股往前挺进,只见guī头和yīn唇的ròu搏战,却没有插入yīn道,原来他还是插穴的门外汉。

阿美被他搞得受不了,她要教教他yīn阳交合之道。

于是向下伸手握住ròu棒把它带到yīn道口,他稍一用力,就凿开了这块禁地,ròu洞给他的感觉是湿滑紧暖,和手yín大不相同。

他开始用大jī巴摩擦yīn道璧,有yín水的帮助,抽插不算太困难,因为阿美也不是原封货。

不过因为姿势的缘故,无法尽根插入。

“姐,nǎi的ròu穴好紧好舒服喔,我想要永远干着nǎi,永不分开…”“傻瓜,姐姐现在教你一个能插得最深的姿势,要是遇到yīn道较浅的,就插进仔宫里了。

待会儿把姐的双腿曲起,然后再插进来,想要再干进去一点,可以稍微把我的臀部捧高。

好,现在看你对xìng交的领悟力有多高了!”于是小雄照着阿美所说的,一招接着一招,持续地向阿美的嫩穴进攻。

由于小雄刚才已经泄过一次,暂时不会shè精,倒是阿美已经泄了好几次,她那少经人事的嫩穴已经有些红肿,最后在阿美运用内力的吸功施展下,小雄终于把第二次的jīng液,射进yīn道深处。

小雄已经食髓知味,他天天帮阿美量基础体温,只要不是排卵期,他就把yīn茎干入阿美的嫩穴里,吸收她少女宝贵的女xìng荷尔蒙,同时射出jīng液给阿美保管。

他俩常一边看A片,一边实习以学习新的技巧,他们俩姊弟真可说是互蒙其利。

经过大约一年的xìng交享受,姊弟两人都有些许的变化。

时常吸收女xìng荷尔蒙的小雄,变更俊秀英挺,jī巴也更粗壮。

而阿美因吸收男xìng荷尔蒙,身材更加标致,yīn毛丛生,全身散发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

小雄已是发育期的后期,时常shè精并不影响他的发育,反而使他精子的制造能力旺盛。

这些是小雄离开阿美之前的情况,因为小雄考上大学。

临别他送给阿美一支人工yáng具,让她能稍解欲望。

小雄上大学以后,在校外赁屋而居,他的隔壁是一个女大学生,也是个新生。

巧的是,她正是小雄理想中的美女–一头乌黑直长的秀发,身高约一百六十几公分,身材凹凸适中,既非ròu弹也不是骨感。

许久没和阿美作aì的小雄,心里那股想要侵犯女xìng胴体的欲火,又开始燃起。

而在隔壁的女生叫阿华,上大学以后,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与生活空间,对于男女之间的疑惑,想要寻求答案。

话说高中时的阿华,某天晚上偷看到爸妈缠在一起,只看到下面两搓乌黑的yīn毛合在一起,不晓得父亲底下那根跑到那儿去,也不知道母亲的呻吟声是痛苦还是舒服。

这些疑问一直留到现在,因为国中十四章并没有详述男女的交合的情形,看看自己底下有三个ròu洞,那么作aì时是插那个洞呢?她想这些问题要找个男人才能详尽解答。

隔壁的小雄看起来还不错,如果他是个童子鸡,那么两人只好一起研究体会,如果他已经有经验,那自己就变成这方面的学生了。

下定了决心,阿华就往小雄的房间走去。

此时的小雄,为了解决好几天的禁欲,去买了本色情书刊,正看得欲火焚身,于是闭上眼睛,用手套弄着jī巴,想像着与阿美销魂作aì的情形。

刚好阿华来了。

“小雄在吗?”“请进!”小雄赶忙收拾好应门。

阿华进门后,偷偷瞥见小雄的底下顶凸凸的,心想心中的疑问应该可以解决了。

“有一些问题很难启齿,不知道要怎么问才好?”阿华故作矜持地问。

“没关系,大家都是年轻人,有啥问题尽管说来。

”于是阿华就把她的疑问全都告诉他。

小雄想:“太好了,自己送上门来,看来今晚小弟弟不会寂寞了。

”“关于女xìng的生理构造,上面和下面各是排尿及排便的,中间的那个洞呢,正是生小孩用的yīn道口,想当然尔,也就是作aì时,yīn茎插入的地方。

至于呻吟声是痛苦还是舒服,就要当事人亲身体会了,作aì的魅力也就在于此。

如果nǎi想试试看的话,我们可以来玩玩,只要nǎi是在安全期即可尽情享受。

怎么样啊?”小雄一口气说完,而且不忘用言语诱惑她。

“可是,我没作过…”“没关系,小弟不才,闻道稍先,可以教nǎi。

”“好吧!可是你要慢慢来喔,人家怕会痛…”“OK!NOPROBLEM!”小雄了解女xìng的害羞心理,怕在别人面前裸露,所以他先脱光衣服,勃起的ròu棒也向她昂首致敬,然后再着手脱阿华的衣裤。

阿华看到硕大的男根,心想:“他的yīn茎差不多有十七公分长,五公分宽,这么大插得进去吗?”阿华美妙的胴体渐渐显露出来,一切都是处女的规格标准,皮肤的白晰与柔嫩就不用说了,rǚ房不是很大但很有弹xìng,稀疏的yīn毛配合着粉红色的嫩yīn唇,几乎令人不想伤害她,但为了让她品尝男女xìngaì的快乐以及解决心中的欲火,小雄开始了作aì的序曲。

他先吻着阿华的嘴唇,如同阿美教他的,慢慢地他吸着阿华的嫩舌头,当俩人的舌尖接触并缠在一起时,他可以确定阿华已经茫酥酥了。

他的双手分别握着阿华的rǚ房,搓揉着她的rǚ头,感觉到rǚ房的发胀与rǚ头的发硬。

接着小雄离开她的嘴唇,开始用舌头去舔她的nǎi头,空出的一只手则往下抚摸着yīn阜,并向下探索着yīn蒂,阿华此时虽然闭着眼睛享受,但是感觉有外物触摸处女地,不由得把双腿合紧。

小雄也不刻意去把它分开,先抚摸她大腿内侧,果然这招奏效,她的双腿又渐渐往外张。

伺候完她的rǚ房,阿华已经开始有舒服的哼声了,听得小雄真想马上提起jī巴干入她的嫩穴,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只好暂时忍下。

下一步,他把手掌压住阿华的膝盖分开她的双腿,开始用他的灵舌扫着yīn唇皱折,使得受刺激的大yīn唇渐渐地向外微张,接着才是舔吸她的yīn蒂,未曾如此刺激的yīn户开始潺潺地流出yín水,yīn唇像张开的贝壳似在迎接yīn茎的进入,忍耐已久的jī巴准备大显身手了。

“怎么办…里面怎么这么痒…该怎么办…”阿华如梦呓地叫着。

“这时只有把yīn茎插入nǎi的yīn道才能消火了!”小雄在她耳边说着。

“好吧!求你快点…”于是小雄用手提着ròu棒,用guī头摩擦着yīn户的外围,阿华只觉得有一个炽热的ròu球在磨着在烫着,舒服无比:“啊…嗯哼…”小雄插穴的动作已经准备就绪,他把阿华拉到床边分开双腿,自己跪在床前高度刚好,上身前倾,双手绕过掖下抓住肩膀,以免等一下凿入的一刹那她往后退,务必一干成功。

之前他不用手指先插yīn道,就是要把机会留给guī头,他先用一只手提着jī巴向大约只容一根手指的yīn道口挺进,顶着顶着再一用力,终于插进个大guī头,却听到阿华的哀号。

“好痛喔…快拨出来…”“我的亲亲,开始有些涨痛,过一下就好了。

”小雄安慰着她,狠心的屁股再用力往前一顶,整支ròu棒进去了七八分,于是不再抽动,只是慢慢磨着她的花心。

过了许久阿华才说:“人家里面好胀,你可以动一动…”少女紧窄的嫩穴不容驰骋,只好又轻又慢的抽插,有了yín水的润滑,摩擦yīn道经由xìng神经传回去的酥爽的感觉,使阿华开始发出令人销魂的叫春声:“嗯…啊…真好…我终于知道xìng交是这么舒服…你可以稍微干快一点…”听到这样,小雄把手收回来揉着她的rǚ房,动作也变为七浅三深,浅浅深深插得阿华更是如痴如醉,她的嫩穴也一下下的夹着ròu棒,同时yīn精也往guī头浇去,头一次做开苞工作的小雄,受到前所未有的紧夹及热烫yín水的刺激,加上看到阿华满足的妩媚神情,终于忍不住把积存多天的jīng液射向ròu穴的深处。

但并没有把yīn茎立即抽出来,而是放在嫩穴里浸yín着,并吻着她吸着她的唾液,吸收宝贵的处女荷尔蒙。

尝到作aì甜头的阿华,为了保持yīn户的细嫩,一个月只和小雄干一次,但每次都是淋漓尽致,xìng交成了他们俩纾解压力最好的方法。

阿美不愧是有经验,引导xìng急的弟弟,使他产生陶醉状态,她的舌尖在小雄的嘴里游动,把唾液慢慢送过去,同时发出“啊…唔…啊…”的诱人哼声,然后又抽回舌头,把柔软的嘴唇在上面喘口气,再把小雄的舌头吸进来…这时候的小雄已是昏迷状态了,他的ròu棒早已经勃起,把睡衣的前面高高地掀起…他悄悄地张开眼睛看看阿美。

阿美美丽的脸颊染成妖艳的粉红色,呼吸也很急促,她从鼻子发出甜美的啜泣声,很显然地跟小雄一样,陶醉在xìng感里…“姊姊…”“什么…?”阿美的嘴巴离开了,露出朦胧的眼光。

“我可以摸rǚ房吧?”趁着接吻的时候,小雄提出要求。

阿美不由一颤,受惊似地猛烈摇头,同时急忙地把敞开的领口拉在一起。

“说好的,只能接吻!”“求求你,只要一次就好,我想摸姊姊的rǚ房。

”“不要提这样无礼的要求!小雄!”阿美皱起眉头把脸转开,这样一来,她颈部美丽曲线充份显现出来…小雄非常冲动,想要拉开阿美的双手。

“啊…小雄…不能啊…”阿美的双手慢慢地被拉开…  “啊…不要…”可是她的反抗很软弱。

如果猛烈给小雄一个耳光,小雄也许会畏缩。

可是,她不能这样对待小雄。

睡衣的领口向左右分开…“啊…小雄…求求你…不要看…”她那哀求的声音,只是使小雄的欲火更猛烈…在小雄眼前,出现雪白的rǚ房…“太美了…简直不相信会这么美…”有重量感的双rǚ,一点也没有垂下去,反而漂亮地向上挺高…“啊…多么美啊!”小雄压着阿美的双手,看得发呆。

“不可以…我们不可以做这种事…”“姊姊…我aìnǎi…我aìnǎi…”小雄像梦呓似的说着,低下头把嘴压在rǚ房上。

他立刻在rǚ沟闻到xìng感的芳香,还微微有nǎi味。

他张开嘴舔着rǚ房,然后把rǚ头含在嘴里吮吸…他像婴儿一样吸吮阿美,立刻感觉出rǚ头很快在膨胀…“原来是这样!”他心中暗思肘:“为了使婴儿容易吃nǎi,女人的rǚ头会变大…”“啊…”非常敏感的rǚ头,被小雄吸吮和抚摸,阿美坐在椅子上忍不住身体向后仰“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小雄的aì抚像婴儿一样幼稚,可是产生和其他的男人完全不同的快感。

这种感觉使阿美困惑,只要小雄的舌头舔到,手指摸到,就会从那里产生强烈的刺激,传遍全身。

刚才接吻也是这样,单单是接吻,就使她的内裤湿淋淋的,湿到连她自己都感到难为情的程度。

如果这样下去,会变成什么样的情况?弟弟会不会想脱她的内裤?想到这里阿美感到恐惧。

“决不能答应更进一步,无论小雄如何要求,也决不能超越姐弟之间应有之距离。

”阿美一面和快要崩溃的理智作战,一面不断这样告诫自己。

小雄根本不理会阿美心里的想法,在姐姐的rǚ房上尽情地吸吮,不断地亲吻,贪婪地享受甜美的嘴唇,这时候也没有忘记抚摸rǚ房。

这样享受到温香的ròu体时,不禁产生莫名的快感。

“啊…小雄…不要了…不要了…”阿美的声音已经变成妖媚的哼声,更刺激小雄的yín欲。

睡衣的腰带显然是留在腰上,但睡衣的前摆已经完全分开,在小雄面前显露出只有一件米黄色内裤的裸体。

“姐姐…我受不了…”看到姐姐的内裤和雪白的大腿,小雄忍不住吞下口水,这时候他只想和阿美xìng交,想得快要死了。

小雄的手指微微地颤抖着从艳丽的ròu体向下活动…“啊…啊…”阿美沉闷的哼声更大了。

从胸部向光滑的下腹部抚摸,手指尖也在肚脐上揉搓,假装偶然的样子碰到内裤…“这就是姐姐的内裤!”布料的特殊感觉使小雄想入非非…“不知道姐姐会不会让我摸那里?”就在这时候,阿美压住了他的手。

“不可以!”“我想要,nǎi是明白的。

”“不行!绝对不能那样!”“可是,我已经忍不住了!”“小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当然知道,能和姐姐连在一起,就是要我现在马上死去,我也愿意。

”小雄的呼吸急迫,想要压在姐姐的身上。

“我想…我想抱nǎi!”“不能!”阿美终于忍不住一掌打在小雄的脸上!“小雄,你不该这样。

”“呜…”小雄流出眼泪,阿美从来没有这样打他。

“这是做人绝对不可原谅的事,如果只是接吻还可以原谅。

可是姐弟…绝对不能作那种事,你为什么还不明白?”“唔…可是除了姐姐以外,我不会喜欢其他的女人。

”“那是因为你太年轻,不认识女人的关系,以后你一定会遇到非常适合你的女人。

”小雄低下头开始啜泣。

其实他是假装作出这种反省的样子,然后寻找反攻的机会,他的ròu棒还是那样勃起,现在至少要想方法解决yín欲的强烈需求。

“姐姐说,以后会出现适合你的人…”小雄从阿美的话中找到反攻的借口。

“姐姐,我怎样才能找到其他女人?”阿美无话可说。

小雄知道不该用这种卑鄙的方法,但还是继续攻击姐姐的最大弱点。

“我连女人都没有碰过…”阿美开始轻轻呜咽,同时摇着头,好像要小雄不要再说下去,小雄的脸上出现虐待狂的光泽。

“这将带给我最大的遗憾。

”“不要说了…不要折磨姐姐了…”“对不起,我不说了。

”小雄又重新把脸靠在阿美的脸上轻轻摩擦,这时候不知为何ròu棒好像更增加了热度。

“姐姐,我们不要吵架了。

”“嗯,对不起,我打痛你了吗?”“只是…一点点。

”“姐姐不好。

”阿美抬起含着泪的脸,露出微笑,然后抱紧小雄的上身。

“可是…怎么办呢?我那里一直都在勃起,这样是没办法睡觉的。

”小雄在阿美的感情比较平静时,这样狡猾的提出问题。

他想今晚或许不该xìng交,何况这是他的第一次,过分坚持要求也不应该,但想用其他的方法射出来。

“我也没办法…我也是…”阿美的脸更红润,姐姐的这种样子更刺激小雄。

“姐姐,nǎi是要我自己弄吗?”“我…不知道…”“姐弟只要不那个就可以了吧?所以,求求nǎi用手给我弄吧!这样总算可以吧!”其实小雄一直没有放弃同阿美插穴的企图,因为ròu棒插入yīn穴里的感觉是无法想像的,这招算是以退为进。

“嗯…好吧!姐试试看。

”阿美为了要补偿刚才的举动,而且她想,现在是安全期,让它进去一回应该不会有事;刚才小雄把她逗得yīn户内有如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基于生理的需要,要有一根ròu棒来止痒。

于是,阿美把小雄的睡衣脱掉,他的ròu棒昂然竖立,阿美用双手握住却还露出个大guī头,接着她伸出舌头,把guī头先舔一遍,然后就把ròu棒含入嘴里,虽然阿美已经尽力纳入,guī头已深抵喉咙,却还有三分之一长度留在嘴外。

于是她把嘴唇包紧jī巴,开始轻轻的吸吮起来。

“啊…啊…”小雄发出舒服的声音。

趁着阿美沉醉于吸吮ròu棒的同时,小雄偷偷地解开阿美睡衣的腰带,也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向下一剥,阿美就变成一个裸体美人儿。

小雄在为稍后的行动作准备。

阿美不但前前后后地套弄yáng具,而且用舌尖刺激着guī头冠,使得小雄的ròu棒变得更粗更硬。

此时小雄也没闲着,他一手拨弄着阿美的脸颊与秀发,一手向下揉捏着她的rǚ房和rǚ头。

小雄的jī巴不曾如此的舒服,一阵吸吮之后,已到了爆发的临界点,阿美也感觉到他快要shè精了,于是把ròu棒吐出来,就在同一时间,白色的jīng液激射而出,一些喷到阿美的嫩脸及脖子,大部分射在她的rǚ沟向下顺流。

“啊!让我帮你舔干净…”小雄把她的身体放平,阿美还不知道因为睡衣已被偷偷解开,美妙的yīn户已昭然暴露于小雄的眼光下。

小雄开始用舌头对阿美的胴体aì抚。

脸及颈部是用吸吻的方式,接着从胸部开始仔细地舔着,直到如丘陵隆起的yīn阜,此时阿美有如置身梦幻境界。

小雄飞快地脱掉她那已湿了一片的内裤。

如预期地看到yīn唇微张,yín水潺潺的yīn户,小雄他那尚未软化的ròu棒,有一股插入yīn道的冲动。

“姐,我要干nǎi!”坚决的语气表达他的需要与不可妥协。

“不行…不可以…”但是她却没有任何的反抗动作。

小雄把她的大腿掰开,双手伏在她的胸旁,屁股往前挺进,只见guī头和yīn唇的ròu搏战,却没有插入yīn道,原来他还是插穴的门外汉。

阿美被他搞得受不了,她要教教他yīn阳交合之道。

于是向下伸手握住ròu棒把它带到yīn道口,他稍一用力,就凿开了这块禁地,ròu洞给他的感觉是湿滑紧暖,和手yín大不相同。

他开始用大jī巴摩擦yīn道璧,有yín水的帮助,抽插不算太困难,因为阿美也不是原封货。

不过因为姿势的缘故,无法尽根插入。

“姐,nǎi的ròu穴好紧好舒服喔,我想要永远干着nǎi,永不分开…”“傻瓜,姐姐现在教你一个能插得最深的姿势,要是遇到yīn道较浅的,就插进仔宫里了。

待会儿把姐的双腿曲起,然后再插进来,想要再干进去一点,可以稍微把我的臀部捧高。

好,现在看你对xìng交的领悟力有多高了!”于是小雄照着阿美所说的,一招接着一招,持续地向阿美的嫩穴进攻。

由于小雄刚才已经泄过一次,暂时不会shè精,倒是阿美已经泄了好几次,她那少经人事的嫩穴已经有些红肿,最后在阿美运用内力的吸功施展下,小雄终于把第二次的jīng液,射进yīn道深处。

小雄已经食髓知味,他天天帮阿美量基础体温,只要不是排卵期,他就把yīn茎干入阿美的嫩穴里,吸收她少女宝贵的女xìng荷尔蒙,同时射出jīng液给阿美保管。

他俩常一边看A片,一边实习以学习新的技巧,他们俩姊弟真可说是互蒙其利。

经过大约一年的xìng交享受,姊弟两人都有些许的变化。

时常吸收女xìng荷尔蒙的小雄,变更俊秀英挺,jī巴也更粗壮。

而阿美因吸收男xìng荷尔蒙,身材更加标致,yīn毛丛生,全身散发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

小雄已是发育期的后期,时常shè精并不影响他的发育,反而使他精子的制造能力旺盛。

这些是小雄离开阿美之前的情况,因为小雄考上大学。

临别他送给阿美一支人工yáng具,让她能稍解欲望。

小雄上大学以后,在校外赁屋而居,他的隔壁是一个女大学生,也是个新生。

巧的是,她正是小雄理想中的美女–一头乌黑直长的秀发,身高约一百六十几公分,身材凹凸适中,既非ròu弹也不是骨感。

许久没和阿美作aì的小雄,心里那股想要侵犯女xìng胴体的欲火,又开始燃起。

而在隔壁的女生叫阿华,上大学以后,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与生活空间,对于男女之间的疑惑,想要寻求答案。

话说高中时的阿华,某天晚上偷看到爸妈缠在一起,只看到下面两搓乌黑的yīn毛合在一起,不晓得父亲底下那根跑到那儿去,也不知道母亲的呻吟声是痛苦还是舒服。

这些疑问一直留到现在,因为国中十四章并没有详述男女的交合的情形,看看自己底下有三个ròu洞,那么作aì时是插那个洞呢?她想这些问题要找个男人才能详尽解答。

隔壁的小雄看起来还不错,如果他是个童子鸡,那么两人只好一起研究体会,如果他已经有经验,那自己就变成这方面的学生了。

下定了决心,阿华就往小雄的房间走去。

此时的小雄,为了解决好几天的禁欲,去买了本色情书刊,正看得欲火焚身,于是闭上眼睛,用手套弄着jī巴,想像着与阿美销魂作aì的情形。

刚好阿华来了。

“小雄在吗?”“请进!”小雄赶忙收拾好应门。

阿华进门后,偷偷瞥见小雄的底下顶凸凸的,心想心中的疑问应该可以解决了。

“有一些问题很难启齿,不知道要怎么问才好?”阿华故作矜持地问。

“没关系,大家都是年轻人,有啥问题尽管说来。

”于是阿华就把她的疑问全都告诉他。

小雄想:“太好了,自己送上门来,看来今晚小弟弟不会寂寞了。

”“关于女xìng的生理构造,上面和下面各是排尿及排便的,中间的那个洞呢,正是生小孩用的yīn道口,想当然尔,也就是作aì时,yīn茎插入的地方。

至于呻吟声是痛苦还是舒服,就要当事人亲身体会了,作aì的魅力也就在于此。

如果nǎi想试试看的话,我们可以来玩玩,只要nǎi是在安全期即可尽情享受。

怎么样啊?”小雄一口气说完,而且不忘用言语诱惑她。

“可是,我没作过…”“没关系,小弟不才,闻道稍先,可以教nǎi。

”“好吧!可是你要慢慢来喔,人家怕会痛…”“OK!NOPROBLEM!”小雄了解女xìng的害羞心理,怕在别人面前裸露,所以他先脱光衣服,勃起的ròu棒也向她昂首致敬,然后再着手脱阿华的衣裤。

阿华看到硕大的男根,心想:“他的yīn茎差不多有十七公分长,五公分宽,这么大插得进去吗?”阿华美妙的胴体渐渐显露出来,一切都是处女的规格标准,皮肤的白晰与柔嫩就不用说了,rǚ房不是很大但很有弹xìng,稀疏的yīn毛配合着粉红色的嫩yīn唇,几乎令人不想伤害她,但为了让她品尝男女xìngaì的快乐以及解决心中的欲火,小雄开始了作aì的序曲。

他先吻着阿华的嘴唇,如同阿美教他的,慢慢地他吸着阿华的嫩舌头,当俩人的舌尖接触并缠在一起时,他可以确定阿华已经茫酥酥了。

他的双手分别握着阿华的rǚ房,搓揉着她的rǚ头,感觉到rǚ房的发胀与rǚ头的发硬。

接着小雄离开她的嘴唇,开始用舌头去舔她的nǎi头,空出的一只手则往下抚摸着yīn阜,并向下探索着yīn蒂,阿华此时虽然闭着眼睛享受,但是感觉有外物触摸处女地,不由得把双腿合紧。

小雄也不刻意去把它分开,先抚摸她大腿内侧,果然这招奏效,她的双腿又渐渐往外张。

伺候完她的rǚ房,阿华已经开始有舒服的哼声了,听得小雄真想马上提起jī巴干入她的嫩穴,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只好暂时忍下。

下一步,他把手掌压住阿华的膝盖分开她的双腿,开始用他的灵舌扫着yīn唇皱折,使得受刺激的大yīn唇渐渐地向外微张,接着才是舔吸她的yīn蒂,未曾如此刺激的yīn户开始潺潺地流出yín水,yīn唇像张开的贝壳似在迎接yīn茎的进入,忍耐已久的jī巴准备大显身手了。

“怎么办…里面怎么这么痒…该怎么办…”阿华如梦呓地叫着。

“这时只有把yīn茎插入nǎi的yīn道才能消火了!”小雄在她耳边说着。

“好吧!求你快点…”于是小雄用手提着ròu棒,用guī头摩擦着yīn户的外围,阿华只觉得有一个炽热的ròu球在磨着在烫着,舒服无比:“啊…嗯哼…”小雄插穴的动作已经准备就绪,他把阿华拉到床边分开双腿,自己跪在床前高度刚好,上身前倾,双手绕过掖下抓住肩膀,以免等一下凿入的一刹那她往后退,务必一干成功。

之前他不用手指先插yīn道,就是要把机会留给guī头,他先用一只手提着jī巴向大约只容一根手指的yīn道口挺进,顶着顶着再一用力,终于插进个大guī头,却听到阿华的哀号。

“好痛喔…快拨出来…”“我的亲亲,开始有些涨痛,过一下就好了。

”小雄安慰着她,狠心的屁股再用力往前一顶,整支ròu棒进去了七八分,于是不再抽动,只是慢慢磨着她的花心。

过了许久阿华才说:“人家里面好胀,你可以动一动…”少女紧窄的嫩穴不容驰骋,只好又轻又慢的抽插,有了yín水的润滑,摩擦yīn道经由xìng神经传回去的酥爽的感觉,使阿华开始发出令人销魂的叫春声:“嗯…啊…真好…我终于知道xìng交是这么舒服…你可以稍微干快一点…”听到这样,小雄把手收回来揉着她的rǚ房,动作也变为七浅三深,浅浅深深插得阿华更是如痴如醉,她的嫩穴也一下下的夹着ròu棒,同时yīn精也往guī头浇去,头一次做开苞工作的小雄,受到前所未有的紧夹及热烫yín水的刺激,加上看到阿华满足的妩媚神情,终于忍不住把积存多天的jīng液射向ròu穴的深处。

但并没有把yīn茎立即抽出来,而是放在嫩穴里浸yín着,并吻着她吸着她的唾液,吸收宝贵的处女荷尔蒙。

尝到作aì甜头的阿华,为了保持yīn户的细嫩,一个月只和小雄干一次,但每次都是淋漓尽致,xìng交成了他们俩纾解压力最好的方法。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