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俏丽的老板娘

俏丽的老板娘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望着眼前有些破烂的房子,心里的激动简直用言语难以表达。

俺终于进城打工了,从此我也是一个城市人了。

我在心里使劲的呐喊着。

但是说实话,这是一个破旧到极点的地方,甚至连我们家的猪圈都赶不上。

肮脏的地上堆着厚厚的一层破碎的塑料袋,踩在上面软软的,就象我们村口那条土路刚被雨泡过一样。

上面堆杂着一些其他的垃圾,一阵阵刺鼻的气味不停地散发出来。

不过,这种味道此刻闻在鼻子里也好象比家里的猪圈气味好上一百倍,因为在这里,我每个月能挣上五百块钱,这对于我这样自幼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二虎。

”随着老板的喊叫声,把我从沉思中唤醒。

“别看了,这就是你干活的地儿,活儿挺简单的,你每天把我收回来的破袋子在这个机器上搅碎了,再把它交给老王,老王把它们都融了再做新袋子,工钱什么的,咱们都在劳物市场谈妥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老王。

”老板指着一个三十多岁,头发乱糟糟的男人对我说。

“老王,这是新来的工人——二虎,以后他有什么不懂的,你多带带他,不管怎么说你也跟我好几年了,把他交给你我放心。

”老板有对着老王说道。

“行,老板你放心吧,就交给我了。

”老王笑着对老板答道。

就这样,我在这个破旧的塑料厂安顿了下来,晚上的时候,又见到了另外一个工人——大刚,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白天去别的地方送货了。

他看见来了一个新人,就对着我笑了笑,感觉他人很厚道。

我也冲着他笑了一下,就算是相互认识了。

聊了几句后,发现他居然是我邻村于家沟的,来城里的时间也不长。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看见了老乡,感觉上一下子亲近了不少。

几天后,我看见了从外地回来的老板娘,她和老板一样,都大我三、四岁,可是我感觉好象他们都比我年轻好多一样。

说心里话,老板娘长的不是特别的漂亮,只能算上是中上吧。

可是我一看见她就觉得心跳的厉害,脸总是烫烫的。

在我们村子里,我从未看见象她这样的女人。

她穿的裤子好紧呀,每次她转身从我身边经过,都能看见她屁股上勒出来一道深深的臀沟。

我的呼吸也禁不住变得粗起来。

她的腰真细,而且走起路来好象全身都在扭动,连胸前两块鼓鼓的ròu球都跟着来回颤抖。

我也从未闻过象她那么香的女人,每一次闻到她身上的气味,我的心里都象被火烧过一样。

可是我不敢看她,从来不敢。

生怕从脸上泄露我心里那些怪怪的念头。

所以,每次和老板娘说话的时候,我都是低着头回答的。

老板娘还一直笑我真好玩,像个大姑娘一样害羞。

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我就会拼命的干活,好象这样就能缓除那种尴尬的气氛一样。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我拿到了我十八岁以来赚到的第一笔钱。

我紧紧的攥着5张崭新的百元大钞,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几乎要飞起来一样,我小心翼翼的把它折好揣到裤兜里,又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太安全,又掏出来用布牢牢包好,塞到贴身穿的上衣口袋里。

隔着薄薄的衬衣,我似乎感觉到硬硬的钞票正贴在我心口上。

我没敢坐车,生怕会被人偷走,干脆一溜小跑的窜到十多里外的邮局,给家里寄去了四百五十元钱,只给自己留了五十块生活费。

接过工作人员递出来的一把零钱(扣了我几块钱的邮费)我重新把它整齐的包在布里,转身又跑回厂里。

一路上,就觉得天比以前蓝多了,空气也格外的新鲜。

十多里的路程好像眨眼工夫就到了。

一点都不累。

到了晚上,我们三个工人都躺在北屋的大炕上。

要在平时,我只要上了炕,转眼就会睡过去,虽然隐约的知道老王和大刚每天都要聊一会儿再睡,可是我从来都不去理会。

但今天实在是太兴奋了,根本就睡不着,干脆就睁着眼睛看着他们。

“咦,今个二虎是怎么了?撞邪了吗?怎么这么精神?”老王看着我一反常态,奇怪的问道。

“呵呵,他今天第一次领工资,那股子兴奋劲儿还没过去呢,来,我们接着昨天晚上的‘那儿话头’说吧。

”大刚在一旁说着。

老王并没有答话,先是得意扬扬的笑了一阵,然后一本正经的说:“算了,别说了,尽说写带色的东西,把二虎都带坏了。

”“得了,还装啥呀,二虎都多大了,还带坏个屁呀。

”大刚翘着嘴角不屑的说,接着把头转过来对我说道:“二虎,哥哥今天先教你一个四大硬,听着——木匠的锤子龙下的蛋,男人的jī巴金刚钻。

”说完,自己先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见这样直白的顺口溜,不由得也跟着大刚嘿嘿的乐起来。

旁边的老王看见没人理他,好象有点着急,在一边卖弄的高声叫道:“靠,你就知道这么点东西吧,还有四大软、四大香、四大臭,你都知道吗?”大刚听见了,又急忙把头转了过来,对着老王说:“行了,别卖关子了,你就说吧,俺们都听着呢。

”我也在一旁连连点头。

老王这才得意起来,先咳嗽了几声,然后洋洋自得的说:“四大软呀,那就是——烂透的柿子黄年糕,娘们的细腰棉花包。

”听到这里,我和大刚都不由自主的哈哈笑了起来。

听到我们的笑声,老王更得意了,“还有四大香呢——开春的野花茅台酒、娘们的舌头红烧ròu。

”大刚听着,几乎都笑的背过气去,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好象要把这几句话都背诵下来一样。

我却觉得很奇怪,甚至是有些莫名其妙。

忍了半天,还是没有忍住,干脆对着老王问:“你说的前几样都是香的,可女人的舌头有啥味道?全是吐沫星子,多恶心。

”听着我的话,老王和大刚先愣了一下,紧接着笑的更欢实了。

笑了一会儿,老王对着我说:“肏,二虎你是外星来的呀,现在居然还有你这样的人,真是奇迹”。

我隐隐约约的觉得这里面好象牵扯到男女之间的那事儿,可我实在听不懂,自小家里就穷,娘有常年有病,我小学都没上完就帮着家里干活了,平时接触的都是村子里的长辈,谁会和你说这些,今晚上才第一次听见这么带色儿的东西,这一刹那,我好象有些恨自己了,好象问出这么傻的问题是很没面子的事儿。

旁边大刚笑够了,随口说道:“二虎还是个小男孩呢,将来等你娶媳妇了,砸你媳妇的舌头,你就知道到底香不香了。

对了,老王,把你那些‘好’的故事都给二虎讲一下,就算是给他启蒙了,哈哈。

”接下来,老王一口气讲了好多带色的故事和黄色笑话,有的隐约含蓄,有的赤裸直白。

我在炕上听的惊心动魄,不知不觉间就觉得浑身燥热,身下的jī巴也开始充血,硬硬的顶在炕沿儿上。

说了一会儿,老王突然神秘的对我们说:“待会想看西洋景不?”大刚一听,马上精神一震,从被窝里翻过身来,两只手支起上半身,对着老王说:“咋了?今晚上老板又那个?你咋知道的?”老王邪邪的笑道:“今儿个老板娘洗菜的时候我看见了,她在菜篮子底下藏着长长的东西,虽然用塑料袋包了好几层,我也敢肯定,那东西一看就是牛鞭。

而且吃完饭以后,她在里屋还给老板喝了一碗汤,也绝对是牛鞭汤,你说男人喝了那东西还想不想?“大刚听了,激动的浑身都在发抖,脸上的红疙瘩在灯光下好象都闪闪发光。

一溜身,从被窝里钻出来,三两下套上裤子急急的说:“那还等啥?走啊,一会就完事儿了,还听个屁呀?”老王看见大刚这么来劲,好象也被传染了一样,一起身,跳下炕。

胡乱的穿上衣裤。

一瞥眼,却看见我还傻傻的望着他们,便对着我小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穿上衣服,王哥今儿个带你去见识一下。

”我虽然不太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心里也隐约的觉得好象是和男女之间的那事有关,心里也不由得激动起来。

嗖的一声从炕上溜下来,跟着他们屁股后面悄悄的走出了厂子。

我们的厂子在郊区,老板一溜气的租下了一排四间房。

两间两间的自己用栅栏隔开,一边当工厂和我们的宿舍,一边当厨房和自己住的地方。

从厂子出来以后,我们三个人顺着墙角溜到栅栏边上。

老王打头,一脚踩着墙边上的一箩麻袋,麻利的翻到栅栏另一头。

紧跟着,大刚也翻了过去,我心里也知道,就这样偷偷的溜到老板家那头,好象是不太应该的,可是心里却象有一堆野草在生长一样,弄的整个人心头都痒痒的,也在后面喘着粗气,跟着跳了过去。

刚溜到最外边的一间屋子,就看见老王和大刚已经都把耳贴在窗框上,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怪异极了。

看着他们奇怪的表情,我浑身上下也开始泛出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竭力的平复自己有些起伏不定的呼吸,学着他们的动作也把耳朵贴在窗沿上。

刚贴上去,就听见一阵阵女人生病一样的哼哼声,中间还夹杂着老板粗重的喘息和一些“啪”“啪”的拍ròu声。

一听到这些声音,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一股火从我脚底一直冲到脑门儿上。

我激动的浑身都在乱颤,心跳的好象就在嗓子眼儿里一样,嘴唇也干的几乎要裂开似的。

也不知道怎么的,手也不知不觉的裤子里伸进去攥住了jī巴,一直到捏的有些发疼了才醒悟过来。

我下意识的瞥了老王和大刚一眼,生怕他们发现我刚才的动作。

却发现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两个人都在用舌头不停的舔着嘴唇,两只手也紧握着拳头,和我一样,裤子下面也高高的耸起了一大块儿。

我放下心来,继续听着那些诱人的声音。

渐渐的里面的拍ròu声越来越急促,老板和老板娘那有些压抑的呻吟声也开始逐渐的变响,我的jī巴也随着他们每一次的啪啪声开始一涨一涨的,硬的好象要撑破了一样。

随着老板的一声大吼,我的呼吸也跟着停顿了下来,不知怎么的,guī头上就喷出一股股液体,把整个裤子都弄的黏糊糊的。

说也奇怪,随着那些断断续续的黏液喷射出来,自己的精神好象也跟着松弛下来,整个人也软了起来,只觉得一种难以言表的舒服感觉开始溢满全身。

“唉!还是没忍住,是不是太快了?”随着喘息声停顿了半晌,老板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没事的,已经够厉害的了,我很舒服呢。

”这是老板娘的声音。

可不知为什么,我却感觉到从她的话语中透出一股浓浓的失望的味道。

正听的入神呢,忽然感觉一只手在我肩头上拍了一下。

我吓的颤抖的打了个激灵。

一转头,看见老王冲着我直挥手,嘴里无声的叨念着。

顺着他的嘴形,明白他说的是:“走吧,别听了。

”我们三个人又小心翼翼的从栅栏上跳了回来,蹑手蹑脚的溜到宿舍里。

刚一进门,眼尖的大刚就发现了我裤子前头湿湿的一片,他嘻嘻的笑着冲老王说:“老王你看,二虎流脓了,哈哈哈。

”老王马上把头探过来,虽然我的手捂的很快,可还是被他发现了。

老王也跟着大刚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还说:“哈哈哈,这就受不了,不会是初男的第一泼精吧?”我羞的简直无地自容了,一溜烟儿脱下裤子,跳上炕头,蒙着被子就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我照例早早的起来打扫一下卫生,我不知道这工作以前是谁来干,反正自从我来了,就一直是我在做的。

很快的,我把院子扫了一遍,又把昨天做出来的成品归拢整齐。

然后打了一盆水,放在院子中央的破凳子上,开始洗漱起来。

正洗到一半,就听见老板住的那间屋子的门吱扭一声打开了。

我一歪头,看见老板娘正端着一盆水从屋里走出来,她看见我,便冲着我笑了笑,又招了一下手,就算是打了个招呼。

在那一瞬间,我被老板娘的笑容给迷住了。

而且她早上起来的时候,只是随便的穿了一件紧身的内衣。

随着她的一挥手,胸前丰满的rǚ房也跟着晃动起来。

我敢肯定,她没有戴上那个城里人叫胸罩的东西,因为在她胸前有两点鼓鼓的、硬硬的突起。

我从来没有看见这么诱人的躯体。

脑袋里不由得又回想起昨晚上那些动人的呻吟声,想着想着,我开始浑身发热,嘴也开始发干,无意识的咽了几下口水。

老板娘发现我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她,也开始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左右看了几下,又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胸前突起的两个小疙瘩,脸上不由得也微微的有些泛红。

我就这样愣愣的看着老板娘,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的行为有多失礼。

只是在脑海里来回的变换着各种念头:“老板娘的身子真勾人,还有,她的脸好白呀,比我们村子里所有的女人脸都细嫩,现在又开始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一样,真漂亮…………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猛然间醒悟过来,看着老板娘羞红的脸颊,才意识到自己好象太过分了。

我慌乱的低下头,不敢再看她了,手里忙乱的抽出脸盆,想躲回屋去,匆忙间,忘记了盆里还有许多水,一拽盆,哗啦一声,里面的水淋了我一脚,弄的整个裤脚都湿透了,我也顾不得那么许多,逃命似的窜回屋去。

隐约听见后面传来老板娘悦耳的笑声…………从那儿以后,我看见老板娘,头就低的更深了,而且也有意识的避开她。

可我发现越是这样,她却好象越是喜欢逗我玩儿。

总是有意无意的叫我干这干那,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比以前离我更近了一些。

本来就有些手足无措的我,鼻子里一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就更加慌乱了。

什么事情都让我做的一团糟。

对于老板娘的这些举动,心里总是觉得又害怕又期盼。

害怕的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做出些不好的举动,可是心里却期盼着我和老板娘这种有些亲密的行为能永远继续下去。

我不知道和老板娘这些异常的行为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可是不久以后发生的事情却叫我完全明白了。

那是在我进入厂子里三个月以后了。

那天,老板带着我们三个工人去给一个服装厂送一批成品塑料袋。

我们三个人都骑着装的满满的三轮车,老板坐在大刚的车上。

对于钱的掌控,老板一直是很小心的,所有的货款,都是他亲自去收,从不放心让我们捎回来。

正骑到半路上,老板突然想起来他要和人家签定的第三批供货合同没拿。

他马上叫我们停下来,打发我跑回去取给他——三个工人中,我年龄最小,一般这样跑腿的活儿都是我的。

仗着在农村锻炼出来的体格,我很快的跑到厂子里,那时侯,天已经有些黑下来了。

我在厂子里转了一圈,发现没人,知道老板娘已经回自己的屋去了。

我跑到院子里,隔着栅栏喊着:“老板娘、老板娘。

”不大一会儿,那边的屋门开了,老板娘一边应着一边跑了出来。

看见只有我一个人,奇怪的问道:“咦,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他们呢?”“老板他们还在半道上呢,因为合同没拿,他让我先回来找你要。

”我回答道。

“唉,说他什么才好呢,整天丢三落四的。

”老板娘一边嘟囔着,一边急匆匆的跑到屋里去拿合同。

我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满眼都是她扭动的、诱人的身躯,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

很快的,门又开了,老板娘手里拿着一沓合同,一溜小跑的向我冲来。

可能是太着急了,脚底下也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一个踉跄,摔到在地上。

“老板娘、怎么了?你没事吧?”我看见她重重的摔在地上,心里不由得一疼,嘴里连忙问着。

“没事、没事。

”老板娘慢慢的抬起头答道,只是疼的整个脸上的肌ròu都拧在一起,她用手扶着墙一点点站起来,脚上一瘸一拐的,好象是崴了脚脖子。

我连忙从栅栏这边跳过来,搭上一只手,揽住老板娘的胳膊,看着她紧皱的双眉,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老板娘借着我搀扶的力度,把身子慢慢的直起来,另一只手顺势搭在我肩上对我说:“二虎,我脚崴了,你先把我扶回屋去,在炕上缓一缓就好了。

”我几乎是抗着她的半边身子把她扶回屋去的。

挨着老板娘的半个肩膀一直贴在她柔软的胸部,我半个身子都开始燥热起来,心也跳的象打鼓一样砰砰直响。

从院子到里屋的一段路上,我几乎全是颤抖着身体把老板娘搀扶进去的,紧张的我的腿肚子都在瑟瑟发抖。

进了屋后,我先把老板娘扶到炕上坐好,才忙乱的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问道:“老板娘,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老板娘长长的呼吸了几下,慢慢的把气息平缓下来,抬起头对我说:“不用了,没那么夸张,就是脚扭了一下,你去把红花油拿来,涂一下就好了。

”我转身跑到外屋,从医药箱里翻出了红花油,又跑回到里屋。

“就是这只脚上,”老板娘一边说着,一边把腿抬起来。

“我够不着,你帮我把药水擦上去。

”她有些命令,又有些央求的对我说。

我看着她,发现她好象也有些紧张似的,一边说话,一边还咽了几下口水,一条洁白的水线顺着她细长光滑的脖颈溜了下去。

我迟疑了一下,便走到她跟前,在掌心中倒了一些红花油,然后托起她的那条伤腿,用手掌在她脚腕处按压起来。

刚一碰到她的脚踝,就感觉到她温热细滑的肌肤和着药水的热量传到我粗硬的掌心中。

我的心里也好象有一股潮水一样来回汹涌。

我长舒了几口气,尽量用平稳的口气问道:“好点了吗?还疼不疼?”“好多了,这药真的挺好用的,再揉一会儿让药力多渗透一些就没事了。

”听着老板娘有些细微颤抖的回答,我的心里也更加兴奋而且激动了。

那一瞬间,我甚至想一辈子就这么给她揉下去。

“二虎。

”老板娘叫我,不过声音好象和平时不太一样,有一种甜的发腻的声音搀杂在里面。

我抬起头,看见她的眼睛好象有一种异样的迷离,整个脸上的表情好象能挤出水来一样。

“咋了?老板娘,是不是弄疼你了。

”我用同样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没——没事,你弄的挺好的,现在也没那么疼了。

嫂子就是想随便和你说说话。

”“噢……”我回答着。

“你离家也好几个月了吧,想不想家里的对象呀?”老板娘有些随意的问。

“没……我没对象。

”我一边手上继续揉着,一边忙乱的回答着。

“净瞎说,你们农村不是都早早的就结婚了吗?象你这么大还没对象,谁相信呀?”老板娘笑着说着,还无意识的把腿抬的更高了。

我顺着她两腿之间看去,一下子就看见了她那片高高的神秘地带,感觉她双腿之间的隆起地方好象有无尽魔力一样吸引着我。

刹那间,自己就像被雷击中一样,手臂抖动的厉害,嘴里也干干的,憋的喉咙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来回应老板娘的调侃。

我的手也不由自主的脱离了她腿上受伤的地方,开始顺着她光滑的腿上抚摸起来。

越摸就越觉得自己裤子里面的东西就涨的越硬,跟着我急促的呼吸声的节奏开始一跳一跳的。

不知什么时候,老板娘的眼睛也闭上了,似乎对我有些过分的行为没有过多理会。

突然间,随着我不断上移的大手,老板娘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声。

一听到她诱人的轻呼声,我就感觉气血一下子涌上整个胸膛。

我咬着嘴唇,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胆量,一下子蹿上炕去,一把搂住老板娘,也不知道下一步还要做什么,只是觉得身子里的火气在四处燃烧,我紧紧的抱住她,两个肩膀在使劲的发力,好象要把她融在我身体里一样。

忽然,老板娘抬起头,主动的把嘴对准我干裂的双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觉得一根柔软无比的舌头在我口中搅拌起来。

在那一刹那,我的脑子嗡的一下炸裂开来,好象整个身子连着天地都在不停的旋转。

我没有了任何思想,只是下意识的拼命的吮吸着她灵活的小舌头。

一直裹到她痛的发出声音来才放开。

我们就这样脸对着脸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我们又抱在一起亲着。

这次,我主动把舌头伸了过去,老板娘好象比我还兴奋,吮吸的更加贪婪,一直到我也忍不住疼痛她才松口。

紧接着,她顺势倒在炕上,带着我的身体压在她身上。

一压住她柔软的身体,我兴奋的都快疯狂了,两只手来回不停的摸索着。

就觉得她全身上下到处都是那么奇妙,也不知道到底要揉哪里才好。

直到老板娘拽着我的双手,把它按在自己丰满的胸部上,我才猛然醒悟过来,开始在她高耸的rǚ房上揉搓起来。

老板娘一边舒服的呻吟着,一边把手从我上衣的缝隙中伸进去,用指甲在我两个rǚ头上拨弄了几下。

我从没发现,原来男人的nǎi头也那么敏感,就这么几下我就感觉全身都好象要爆裂了一样,舒服到了极点。

还没等这股快感消散下去,老板娘灵巧的小手就顺着我的裤子滑了进去,一下子紧紧的捏住了我硬梆梆的yīn茎。

当老板娘的小手把它握住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只是觉得浑身就象触电一样,从里到外都开始异样的痉挛,一种强烈至极的快感从yīn茎一直传遍全身,让我完全承受不了这种美妙绝伦的快感的冲击。

我浑身连续的打着激灵,猛然间,一股又一股的jīng液从guī头前面狂喷而出,随着我每一次剧烈的抖动,都有大量的jīng液喷射出来,数量之大,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大量的黏液把我的jī巴和上面来回撸动的小手都粘在了一起。

伴随着我连续十几次的颤抖,我的身体逐渐的软了下来,直挺挺的趴在老板娘身上回味着刚才那种浓烈的快感。

可是那毕竟太短暂了,就算是我这样从来未经历人事的人来说也知道,似乎男人要是这么快就完事了,应该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我望着身下的老板娘蠕蠕的说道:“对不起,我……我刚才实在是控制不住了,是不是太快了?”老板娘一边把手从我裤子里抽出来,在床单上把手上粘稠的液体拭擦干净,一边满腔笑意的看着我,“傻小子,还知道快慢呢!呵呵……没事的,男人第一次都是这样了。

”我也呆呆的跟着老板娘傻傻的笑着。

又过了一会儿,我猛然间回过神儿来——我是回来拿合同的,老板还在路上等着我呢!一想到这里,我的嗓子好像一下子也通畅了,燥热瞬间也退去了。

我麻利的从老板娘身上爬下来,跳下炕头,低着头说道:“我……我还得送合同呢,先……先走了。

”说着,我拿起合同书,推开屋门,走到院子里,在外面的脸盆上胡乱的泼了几把脸,又把衣服上沾的水渍抖干净,这才发现裤裆里湿了一片,我连忙把衬衣下摆从裤子里拽出来,盖住裤子下面黏糊糊的一大片,又重新拿着合同,对着窗户打了声招呼,“老板娘,我……我走了。

”刚走到院子门口,就听见后面传来老板娘的声音——“二虎,今儿个你老板收完帐,可能晚上就不回来了,他要是真的去市里他哥家,你晚上就一个人来一下,嫂子……嫂子有事和你说。

”听着老板娘的暗示,我不觉得又开始有些慌乱的激动起来。

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就出来大门,忙乱之间,腿又撞到门框上,痛的我“哎呀”一声叫了出来,当时也顾不得了,急忙的跑了出去,后面又传来老板娘银铃一样的笑声…………等我气喘吁吁的跑到老板那里,他好象也没有太多的疑心,只是随口问我怎么去了这么半天,我支吾的回答,是老板娘自己忘记了合同放在哪里,找了半天才找到。

老板还直怪自己粗心,没告诉我合同放在那里,就打发我跑回来了。

晚上的事情和老板娘想的一样,老板收完钱就打发我们自己回来,还让我们转告老板娘,说他回市里他哥哥家了,让老板娘自己一个人别等他了。

老板就是一个这幺小心的人,每次收完帐,他要么马上就存到银行里,要么就放到市里他哥家,除了给我们发工资以外,厂子里从来不会有超过一千块钱的时候。

等我们回到厂子里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进了宿舍,发现桌子上早就摆满了我们的晚饭。

说真的,老板一家子对我们这些打工的还真不错,不但从来不会拖欠我们的工资,而且伙食也很好,基本上是他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和一家人一样,所以我一想到傍晚和老板娘发生的那件事儿,就觉得有些对不起老板。

我们三个人累了一下午,早就饿了,一个个争抢的坐到桌子边上,拿起馒头就咬。

我刚坐下,老王就一筷子打过来:“先别抢了,你出去喊一声,告诉老板娘说老板晚上不回来了,别让她傻等。

”要是在平时,要么我会支着大刚去,要么我会嘟囔着说吃完饭再去。

可是今天不一样了,我也正想趁着这个机会去见见老板娘呢!我没有言语,放下筷子就走出门口,惹的老王和大刚奇怪的看着我,估计心里面都在嘀咕着——今天太阳怎么从西边出来了?我也没有顾虑那么多,脚步轻快的跑到栅栏边上,“老板娘、老板娘。

”我不停的叫着,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比平时温柔了许多。

一会工夫,老板娘从屋里跑出来,一见是我在叫她,脸上禁不住红了一下,看着她的有些害羞的样子,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板说,今儿个他回市里了,叫你晚上别等他了。

”我低声的对着她说。

“哦,知道了。

”老板娘也低声的回答道,然后又轻轻的加了一句:“晚上等老王和大刚都睡了,你来我屋一下,有事你说。

”我心里大概的知道她说的事儿是什么事儿,开始有些激动的对她说:“好…我……我知道了,等……等他们……睡了我就……就过来。

“我已经不能把一句话完整的说下来了,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期盼的心情让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老板娘看见我傻乎乎的样子,又低低的笑了几声,才转身回屋了。

我只觉得她笑的真好看,好象整个院子的花都随着她的笑容绽开一样,一时间,我不由得怔怔的呆在那里…………到了晚上,躺在炕上的我早就心急如焚了,这几个月来还是头一次这么痛恨老王和大刚的喋喋不休。

好不容易等到他们都睡着了,感觉好象已经是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我轻轻的把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小心的套上裤子,心跳的愈发快起来,整个人都兴奋的瑟瑟发抖,我断断续续的喘着粗气,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

“嘎吱吱”门被我推开的时候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在宁静的夜色里显得格外渗人。

我吓了一大跳,有点做贼心虚的看着炕上熟睡的二人,发觉他们都没什么反应,这才把心放下来,闪出屋去,又慢慢的合上屋门。

出了屋,我顺着墙角溜了过去,离老板娘住的地方越来越近,我的心跳也开始越来越快。

整个身子都不听控制的上下颤抖。

翻过栅栏的时候,我的腿一软,啪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可能是我发出的声响太大了,就听见屋里的人被惊醒了,一声悉悉瑟瑟的穿衣声从窗户里传出来,紧跟着,一声门闩的响动从门里传出来。

我麻利的跳了起来,整个脑袋都被这种兴奋的感觉充斥着,我迅速的跑到门前,轻轻一推,门开了,一股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透鼻而入。

我看着站在门里的老板娘,兴奋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在不停的喘着粗气,半晌,老板娘嗔怪的喊了我一声,一把把我从门外拽了进来。

又随手轻轻的把门关上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邪劲,还没等老板娘有反应,就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当我的手从她的背上滑到她那弹力惊人的臀部上的时候,几乎已经眩晕了,我急切的在她脸上嗅着那诱人的香味,颤抖的嘴唇忙乱的和她同样有些干裂的嘴唇贴在了一起,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老王说女人的舌头是香的了。

那种感觉,已经难以用香来形容了,要比它好上一万倍。

我迫不及待的用舌头撬开她的牙关,把她的舌头从她嘴里勾到我的口中,然后拼命的吮吸起来。

黑暗之中,发出的一阵阵滋滋的声音显得那么动听。

也不知道我们抱在一起啃了多久,只是感觉到老板娘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子烫的象火烧过的一样,隔着薄薄的衣裤都能感觉到那股热力。

她拽着我的手在黑暗中朝炕边移动,一路上,她那灵巧的小手摸着我胸膛上的衬衣纽扣,熟练的一个个都解开了。

到炕边的时候,她主动的褪下我的上衣,又脱去自己的衣服,把我抱的紧紧的,两个人就这样软软的倒在炕上。

当我赤裸的胸膛一接触到她柔软的rǚ房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麻酥酥的滋味洋溢而来。

刺激的我浑身都泛起大量鸡皮疙瘩,整个人都迷醉于老板娘那柔软、神秘的身子中。

我两只手本能的攥住丰满的rǚ房,是那么用力,直到她“哎呀”的发出一声有些疼痛的呻吟。

我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还要做些什么,而老板娘一边在我身下熟练的配合我的舌头在她嘴中搅拌,一边把双手伸到我的腰间,两只手轻轻一错,我腰带上的活扣就被打开了。

紧接着她翘起双腿,用脚尖撑住我的腰带,向下一推,我的裤子连同内裤就一口气被她抹到脚下。

坚硬无比的jī巴在挣脱内裤的束缚后,直挺挺的打在我的小肚子上,“啪”的一声,发出清脆的声音。

老板娘光滑的小手在我身上到处摸索着,摸到哪里,我那里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舒服的颤抖。

最后,她的手顺着我的腰际慢慢的滑了下去,轻轻的握住我几乎已经硬到极点的yīn茎。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被女人抚摩我的东西了,可是它带来的快感依旧是那么强烈。

我感觉自己从发梢到脚尖都开始剧烈的膨胀,像是充满气的气球就要被迸裂一样。

我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在guī头前部兴奋的分泌出一些黏液,滑滑的液体让老板娘来回撸动的小手套弄的更加顺畅。

我在她身上舒服的哼哼着,完全沉浸在这种快感之中。

老板娘撸了一会儿,忽然手上加力,拽着我的yīn茎开始向上推去,我被她的动作强迫xìng的抬起屁股,紧跟着,老板娘喘息着把双腿盘在我腰间,又拉着我的jī巴向自己下体靠近。

在guī头接触xìng的蹭到一些毛发后,她轻轻的挺起臀部……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guī头被一层柔软滑腻的ròu洞紧紧的包裹在一起,激起的强烈快感让我“啊”的一声喊了出来。

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好象喝了许多蜂蜜一样,酣畅甜美的滋味缓缓的向全身扩散。

老板娘撤回握在我yīn茎上的小手,转而捂在我结实的臀部上,然后用力的向下挤压我的下体。

伴随着她一声诱人的呻吟,我硕大坚挺的yīn茎一点点的进入到她的身体里。

我实在没有办法形容这种舒服的感觉,一股股强烈至极的快感从yīn茎处不断的向全身蔓延。

我发出的阵阵“噢、噢”的叫声和老板娘娇滴滴的呻吟声连在一起,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糜乱。

说实话,这和平时听老王说的肏屄有些不一样,因为我觉得自己的jī巴并没有象他说的那样是插进ròu洞里的。

准确的说是滑进老板娘的下面的。

在我进入她身体的一刹那,完全没有任何阻隔。

就象是刀子竖立在润滑油上一样,一松手,刀子就自然而然的自己慢慢沉下去。

老板娘的ròu洞里虽然很紧促,可是我进入的时候并没有费力,在里面分泌出大量的又滑又黏的汁液的配合下,我一下子就把整根ròu棒都顶了进去。

我想,男人们做这种事儿都是无师自通的吧,从来没有任何经验的我,也知道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动作;我缓缓的在她的yīn道中来回进出着,每一下刺激的抽送都让我们颤抖的喊出声音来。

没有多长工夫,应该也就是我抽送了十几下的时间吧,随着我又一次深深的顶入,感觉guī头在她ròu洞深处被不轻不重的含了一下,一种无以伦比的快感急速的从下体一直传遍全身。

我怒吼了一声,用力的向前顶着,整个yīn茎连根没入,jī巴在她yīn道深处开始不规则的跳动,一股股jīng液从马眼中喷射而出,每射一次都有一股自内而外的快感充满全身,而且快感来的一次比一次强烈。

我不记得自己到底射了多少下,只知道最后一下的shè精是最为震撼的,我的身体在不停的抖动,感觉jīng液就好象是喷泉一样在连续的喷射着,而后,已经膨胀到极点的身体轰然爆裂,那种快感所带来的爆裂感觉让我全身都痉挛在一起。

我禁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声野兽般低沉的嘶吼。

过了好长时间,我才从shè精后的快感中逐渐回复过来,慢慢的平复着呼吸,软绵绵的从老板娘身上翻下来。

静静的躺在她身边享受着快感的余味。

休息了半天,我一转头,发觉老板娘正直直的看着我,明亮的双眸似乎一直看到我内心深处一样。

“我……我是不是……我好象……太快了吧?”我的话语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老板娘对着我笑了笑,甜美的笑容好象是一朵鲜花在盛开。

她一翻身,把光滑的身体压在我身上,一只手轻轻抚着我的头发。

“傻小子,还是个小男孩呢,呵呵,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厉害了,嫂子……嫂子让你弄的很舒服,真的。

”随着她阵阵的话语,一股暖暖的气流从她口中喷出来,喷在我脸上痒痒的,我忍不住又把头探上去,封住了她柔软的的双唇。

老板娘配合的和我亲吻着,还把我的手拉到她弹xìng十足的双rǚ上,我在上面贪婪的乱摸着,感觉她的rǚ房就好象有无尽的魔力一样,怎么摸都摸不够。

随着她的nǎi子在我的手中不断的伸缩变形,老板娘的身体也开始盘旋的扭动起来,在嗓子眼里发出阵阵动人的呻吟声……半晌,她的手又一次伸到我裆下,开始轻轻的来回套弄着我逐渐挺起的yīn茎。

随着她熟练的挑逗,我的yīn茎也开始在她手里膨胀变大,很快的又一次硬到了极至,粗大的jī巴几乎让她玲珑的小手都握不过来。

我望着眼前有些破烂的房子,心里的激动简直用言语难以表达。

俺终于进城打工了,从此我也是一个城市人了。

我在心里使劲的呐喊着。

但是说实话,这是一个破旧到极点的地方,甚至连我们家的猪圈都赶不上。

肮脏的地上堆着厚厚的一层破碎的塑料袋,踩在上面软软的,就象我们村口那条土路刚被雨泡过一样。

上面堆杂着一些其他的垃圾,一阵阵刺鼻的气味不停地散发出来。

不过,这种味道此刻闻在鼻子里也好象比家里的猪圈气味好上一百倍,因为在这里,我每个月能挣上五百块钱,这对于我这样自幼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二虎。

”随着老板的喊叫声,把我从沉思中唤醒。

“别看了,这就是你干活的地儿,活儿挺简单的,你每天把我收回来的破袋子在这个机器上搅碎了,再把它交给老王,老王把它们都融了再做新袋子,工钱什么的,咱们都在劳物市场谈妥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老王。

”老板指着一个三十多岁,头发乱糟糟的男人对我说。

“老王,这是新来的工人——二虎,以后他有什么不懂的,你多带带他,不管怎么说你也跟我好几年了,把他交给你我放心。

”老板有对着老王说道。

“行,老板你放心吧,就交给我了。

”老王笑着对老板答道。

就这样,我在这个破旧的塑料厂安顿了下来,晚上的时候,又见到了另外一个工人——大刚,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白天去别的地方送货了。

他看见来了一个新人,就对着我笑了笑,感觉他人很厚道。

我也冲着他笑了一下,就算是相互认识了。

聊了几句后,发现他居然是我邻村于家沟的,来城里的时间也不长。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看见了老乡,感觉上一下子亲近了不少。

几天后,我看见了从外地回来的老板娘,她和老板一样,都大我三、四岁,可是我感觉好象他们都比我年轻好多一样。

说心里话,老板娘长的不是特别的漂亮,只能算上是中上吧。

可是我一看见她就觉得心跳的厉害,脸总是烫烫的。

在我们村子里,我从未看见象她这样的女人。

她穿的裤子好紧呀,每次她转身从我身边经过,都能看见她屁股上勒出来一道深深的臀沟。

我的呼吸也禁不住变得粗起来。

她的腰真细,而且走起路来好象全身都在扭动,连胸前两块鼓鼓的ròu球都跟着来回颤抖。

我也从未闻过象她那么香的女人,每一次闻到她身上的气味,我的心里都象被火烧过一样。

可是我不敢看她,从来不敢。

生怕从脸上泄露我心里那些怪怪的念头。

所以,每次和老板娘说话的时候,我都是低着头回答的。

老板娘还一直笑我真好玩,像个大姑娘一样害羞。

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我就会拼命的干活,好象这样就能缓除那种尴尬的气氛一样。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我拿到了我十八岁以来赚到的第一笔钱。

我紧紧的攥着5张崭新的百元大钞,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几乎要飞起来一样,我小心翼翼的把它折好揣到裤兜里,又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太安全,又掏出来用布牢牢包好,塞到贴身穿的上衣口袋里。

隔着薄薄的衬衣,我似乎感觉到硬硬的钞票正贴在我心口上。

我没敢坐车,生怕会被人偷走,干脆一溜小跑的窜到十多里外的邮局,给家里寄去了四百五十元钱,只给自己留了五十块生活费。

接过工作人员递出来的一把零钱(扣了我几块钱的邮费)我重新把它整齐的包在布里,转身又跑回厂里。

一路上,就觉得天比以前蓝多了,空气也格外的新鲜。

十多里的路程好像眨眼工夫就到了。

一点都不累。

到了晚上,我们三个工人都躺在北屋的大炕上。

要在平时,我只要上了炕,转眼就会睡过去,虽然隐约的知道老王和大刚每天都要聊一会儿再睡,可是我从来都不去理会。

但今天实在是太兴奋了,根本就睡不着,干脆就睁着眼睛看着他们。

“咦,今个二虎是怎么了?撞邪了吗?怎么这么精神?”老王看着我一反常态,奇怪的问道。

“呵呵,他今天第一次领工资,那股子兴奋劲儿还没过去呢,来,我们接着昨天晚上的‘那儿话头’说吧。

”大刚在一旁说着。

老王并没有答话,先是得意扬扬的笑了一阵,然后一本正经的说:“算了,别说了,尽说写带色的东西,把二虎都带坏了。

”“得了,还装啥呀,二虎都多大了,还带坏个屁呀。

”大刚翘着嘴角不屑的说,接着把头转过来对我说道:“二虎,哥哥今天先教你一个四大硬,听着——木匠的锤子龙下的蛋,男人的jī巴金刚钻。

”说完,自己先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听见这样直白的顺口溜,不由得也跟着大刚嘿嘿的乐起来。

旁边的老王看见没人理他,好象有点着急,在一边卖弄的高声叫道:“靠,你就知道这么点东西吧,还有四大软、四大香、四大臭,你都知道吗?”大刚听见了,又急忙把头转了过来,对着老王说:“行了,别卖关子了,你就说吧,俺们都听着呢。

”我也在一旁连连点头。

老王这才得意起来,先咳嗽了几声,然后洋洋自得的说:“四大软呀,那就是——烂透的柿子黄年糕,娘们的细腰棉花包。

”听到这里,我和大刚都不由自主的哈哈笑了起来。

听到我们的笑声,老王更得意了,“还有四大香呢——开春的野花茅台酒、娘们的舌头红烧ròu。

”大刚听着,几乎都笑的背过气去,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好象要把这几句话都背诵下来一样。

我却觉得很奇怪,甚至是有些莫名其妙。

忍了半天,还是没有忍住,干脆对着老王问:“你说的前几样都是香的,可女人的舌头有啥味道?全是吐沫星子,多恶心。

”听着我的话,老王和大刚先愣了一下,紧接着笑的更欢实了。

笑了一会儿,老王对着我说:“肏,二虎你是外星来的呀,现在居然还有你这样的人,真是奇迹”。

我隐隐约约的觉得这里面好象牵扯到男女之间的那事儿,可我实在听不懂,自小家里就穷,娘有常年有病,我小学都没上完就帮着家里干活了,平时接触的都是村子里的长辈,谁会和你说这些,今晚上才第一次听见这么带色儿的东西,这一刹那,我好象有些恨自己了,好象问出这么傻的问题是很没面子的事儿。

旁边大刚笑够了,随口说道:“二虎还是个小男孩呢,将来等你娶媳妇了,砸你媳妇的舌头,你就知道到底香不香了。

对了,老王,把你那些‘好’的故事都给二虎讲一下,就算是给他启蒙了,哈哈。

”接下来,老王一口气讲了好多带色的故事和黄色笑话,有的隐约含蓄,有的赤裸直白。

我在炕上听的惊心动魄,不知不觉间就觉得浑身燥热,身下的jī巴也开始充血,硬硬的顶在炕沿儿上。

说了一会儿,老王突然神秘的对我们说:“待会想看西洋景不?”大刚一听,马上精神一震,从被窝里翻过身来,两只手支起上半身,对着老王说:“咋了?今晚上老板又那个?你咋知道的?”老王邪邪的笑道:“今儿个老板娘洗菜的时候我看见了,她在菜篮子底下藏着长长的东西,虽然用塑料袋包了好几层,我也敢肯定,那东西一看就是牛鞭。

而且吃完饭以后,她在里屋还给老板喝了一碗汤,也绝对是牛鞭汤,你说男人喝了那东西还想不想?“大刚听了,激动的浑身都在发抖,脸上的红疙瘩在灯光下好象都闪闪发光。

一溜身,从被窝里钻出来,三两下套上裤子急急的说:“那还等啥?走啊,一会就完事儿了,还听个屁呀?”老王看见大刚这么来劲,好象也被传染了一样,一起身,跳下炕。

胡乱的穿上衣裤。

一瞥眼,却看见我还傻傻的望着他们,便对着我小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穿上衣服,王哥今儿个带你去见识一下。

”我虽然不太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心里也隐约的觉得好象是和男女之间的那事有关,心里也不由得激动起来。

嗖的一声从炕上溜下来,跟着他们屁股后面悄悄的走出了厂子。

我们的厂子在郊区,老板一溜气的租下了一排四间房。

两间两间的自己用栅栏隔开,一边当工厂和我们的宿舍,一边当厨房和自己住的地方。

从厂子出来以后,我们三个人顺着墙角溜到栅栏边上。

老王打头,一脚踩着墙边上的一箩麻袋,麻利的翻到栅栏另一头。

紧跟着,大刚也翻了过去,我心里也知道,就这样偷偷的溜到老板家那头,好象是不太应该的,可是心里却象有一堆野草在生长一样,弄的整个人心头都痒痒的,也在后面喘着粗气,跟着跳了过去。

刚溜到最外边的一间屋子,就看见老王和大刚已经都把耳贴在窗框上,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怪异极了。

看着他们奇怪的表情,我浑身上下也开始泛出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竭力的平复自己有些起伏不定的呼吸,学着他们的动作也把耳朵贴在窗沿上。

刚贴上去,就听见一阵阵女人生病一样的哼哼声,中间还夹杂着老板粗重的喘息和一些“啪”“啪”的拍ròu声。

一听到这些声音,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一股火从我脚底一直冲到脑门儿上。

我激动的浑身都在乱颤,心跳的好象就在嗓子眼儿里一样,嘴唇也干的几乎要裂开似的。

也不知道怎么的,手也不知不觉的裤子里伸进去攥住了jī巴,一直到捏的有些发疼了才醒悟过来。

我下意识的瞥了老王和大刚一眼,生怕他们发现我刚才的动作。

却发现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两个人都在用舌头不停的舔着嘴唇,两只手也紧握着拳头,和我一样,裤子下面也高高的耸起了一大块儿。

我放下心来,继续听着那些诱人的声音。

渐渐的里面的拍ròu声越来越急促,老板和老板娘那有些压抑的呻吟声也开始逐渐的变响,我的jī巴也随着他们每一次的啪啪声开始一涨一涨的,硬的好象要撑破了一样。

随着老板的一声大吼,我的呼吸也跟着停顿了下来,不知怎么的,guī头上就喷出一股股液体,把整个裤子都弄的黏糊糊的。

说也奇怪,随着那些断断续续的黏液喷射出来,自己的精神好象也跟着松弛下来,整个人也软了起来,只觉得一种难以言表的舒服感觉开始溢满全身。

“唉!还是没忍住,是不是太快了?”随着喘息声停顿了半晌,老板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没事的,已经够厉害的了,我很舒服呢。

”这是老板娘的声音。

可不知为什么,我却感觉到从她的话语中透出一股浓浓的失望的味道。

正听的入神呢,忽然感觉一只手在我肩头上拍了一下。

我吓的颤抖的打了个激灵。

一转头,看见老王冲着我直挥手,嘴里无声的叨念着。

顺着他的嘴形,明白他说的是:“走吧,别听了。

”我们三个人又小心翼翼的从栅栏上跳了回来,蹑手蹑脚的溜到宿舍里。

刚一进门,眼尖的大刚就发现了我裤子前头湿湿的一片,他嘻嘻的笑着冲老王说:“老王你看,二虎流脓了,哈哈哈。

”老王马上把头探过来,虽然我的手捂的很快,可还是被他发现了。

老王也跟着大刚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还说:“哈哈哈,这就受不了,不会是初男的第一泼精吧?”我羞的简直无地自容了,一溜烟儿脱下裤子,跳上炕头,蒙着被子就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我照例早早的起来打扫一下卫生,我不知道这工作以前是谁来干,反正自从我来了,就一直是我在做的。

很快的,我把院子扫了一遍,又把昨天做出来的成品归拢整齐。

然后打了一盆水,放在院子中央的破凳子上,开始洗漱起来。

正洗到一半,就听见老板住的那间屋子的门吱扭一声打开了。

我一歪头,看见老板娘正端着一盆水从屋里走出来,她看见我,便冲着我笑了笑,又招了一下手,就算是打了个招呼。

在那一瞬间,我被老板娘的笑容给迷住了。

而且她早上起来的时候,只是随便的穿了一件紧身的内衣。

随着她的一挥手,胸前丰满的rǚ房也跟着晃动起来。

我敢肯定,她没有戴上那个城里人叫胸罩的东西,因为在她胸前有两点鼓鼓的、硬硬的突起。

我从来没有看见这么诱人的躯体。

脑袋里不由得又回想起昨晚上那些动人的呻吟声,想着想着,我开始浑身发热,嘴也开始发干,无意识的咽了几下口水。

老板娘发现我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她,也开始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左右看了几下,又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胸前突起的两个小疙瘩,脸上不由得也微微的有些泛红。

我就这样愣愣的看着老板娘,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的行为有多失礼。

只是在脑海里来回的变换着各种念头:“老板娘的身子真勾人,还有,她的脸好白呀,比我们村子里所有的女人脸都细嫩,现在又开始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一样,真漂亮…………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猛然间醒悟过来,看着老板娘羞红的脸颊,才意识到自己好象太过分了。

我慌乱的低下头,不敢再看她了,手里忙乱的抽出脸盆,想躲回屋去,匆忙间,忘记了盆里还有许多水,一拽盆,哗啦一声,里面的水淋了我一脚,弄的整个裤脚都湿透了,我也顾不得那么许多,逃命似的窜回屋去。

隐约听见后面传来老板娘悦耳的笑声…………从那儿以后,我看见老板娘,头就低的更深了,而且也有意识的避开她。

可我发现越是这样,她却好象越是喜欢逗我玩儿。

总是有意无意的叫我干这干那,跟我说话的时候,也比以前离我更近了一些。

本来就有些手足无措的我,鼻子里一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就更加慌乱了。

什么事情都让我做的一团糟。

对于老板娘的这些举动,心里总是觉得又害怕又期盼。

害怕的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做出些不好的举动,可是心里却期盼着我和老板娘这种有些亲密的行为能永远继续下去。

我不知道和老板娘这些异常的行为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可是不久以后发生的事情却叫我完全明白了。

那是在我进入厂子里三个月以后了。

那天,老板带着我们三个工人去给一个服装厂送一批成品塑料袋。

我们三个人都骑着装的满满的三轮车,老板坐在大刚的车上。

对于钱的掌控,老板一直是很小心的,所有的货款,都是他亲自去收,从不放心让我们捎回来。

正骑到半路上,老板突然想起来他要和人家签定的第三批供货合同没拿。

他马上叫我们停下来,打发我跑回去取给他——三个工人中,我年龄最小,一般这样跑腿的活儿都是我的。

仗着在农村锻炼出来的体格,我很快的跑到厂子里,那时侯,天已经有些黑下来了。

我在厂子里转了一圈,发现没人,知道老板娘已经回自己的屋去了。

我跑到院子里,隔着栅栏喊着:“老板娘、老板娘。

”不大一会儿,那边的屋门开了,老板娘一边应着一边跑了出来。

看见只有我一个人,奇怪的问道:“咦,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他们呢?”“老板他们还在半道上呢,因为合同没拿,他让我先回来找你要。

”我回答道。

“唉,说他什么才好呢,整天丢三落四的。

”老板娘一边嘟囔着,一边急匆匆的跑到屋里去拿合同。

我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满眼都是她扭动的、诱人的身躯,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

很快的,门又开了,老板娘手里拿着一沓合同,一溜小跑的向我冲来。

可能是太着急了,脚底下也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一个踉跄,摔到在地上。

“老板娘、怎么了?你没事吧?”我看见她重重的摔在地上,心里不由得一疼,嘴里连忙问着。

“没事、没事。

”老板娘慢慢的抬起头答道,只是疼的整个脸上的肌ròu都拧在一起,她用手扶着墙一点点站起来,脚上一瘸一拐的,好象是崴了脚脖子。

我连忙从栅栏这边跳过来,搭上一只手,揽住老板娘的胳膊,看着她紧皱的双眉,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老板娘借着我搀扶的力度,把身子慢慢的直起来,另一只手顺势搭在我肩上对我说:“二虎,我脚崴了,你先把我扶回屋去,在炕上缓一缓就好了。

”我几乎是抗着她的半边身子把她扶回屋去的。

挨着老板娘的半个肩膀一直贴在她柔软的胸部,我半个身子都开始燥热起来,心也跳的象打鼓一样砰砰直响。

从院子到里屋的一段路上,我几乎全是颤抖着身体把老板娘搀扶进去的,紧张的我的腿肚子都在瑟瑟发抖。

进了屋后,我先把老板娘扶到炕上坐好,才忙乱的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问道:“老板娘,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老板娘长长的呼吸了几下,慢慢的把气息平缓下来,抬起头对我说:“不用了,没那么夸张,就是脚扭了一下,你去把红花油拿来,涂一下就好了。

”我转身跑到外屋,从医药箱里翻出了红花油,又跑回到里屋。

“就是这只脚上,”老板娘一边说着,一边把腿抬起来。

“我够不着,你帮我把药水擦上去。

”她有些命令,又有些央求的对我说。

我看着她,发现她好象也有些紧张似的,一边说话,一边还咽了几下口水,一条洁白的水线顺着她细长光滑的脖颈溜了下去。

我迟疑了一下,便走到她跟前,在掌心中倒了一些红花油,然后托起她的那条伤腿,用手掌在她脚腕处按压起来。

刚一碰到她的脚踝,就感觉到她温热细滑的肌肤和着药水的热量传到我粗硬的掌心中。

我的心里也好象有一股潮水一样来回汹涌。

我长舒了几口气,尽量用平稳的口气问道:“好点了吗?还疼不疼?”“好多了,这药真的挺好用的,再揉一会儿让药力多渗透一些就没事了。

”听着老板娘有些细微颤抖的回答,我的心里也更加兴奋而且激动了。

那一瞬间,我甚至想一辈子就这么给她揉下去。

“二虎。

”老板娘叫我,不过声音好象和平时不太一样,有一种甜的发腻的声音搀杂在里面。

我抬起头,看见她的眼睛好象有一种异样的迷离,整个脸上的表情好象能挤出水来一样。

“咋了?老板娘,是不是弄疼你了。

”我用同样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没——没事,你弄的挺好的,现在也没那么疼了。

嫂子就是想随便和你说说话。

”“噢……”我回答着。

“你离家也好几个月了吧,想不想家里的对象呀?”老板娘有些随意的问。

“没……我没对象。

”我一边手上继续揉着,一边忙乱的回答着。

“净瞎说,你们农村不是都早早的就结婚了吗?象你这么大还没对象,谁相信呀?”老板娘笑着说着,还无意识的把腿抬的更高了。

我顺着她两腿之间看去,一下子就看见了她那片高高的神秘地带,感觉她双腿之间的隆起地方好象有无尽魔力一样吸引着我。

刹那间,自己就像被雷击中一样,手臂抖动的厉害,嘴里也干干的,憋的喉咙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来回应老板娘的调侃。

我的手也不由自主的脱离了她腿上受伤的地方,开始顺着她光滑的腿上抚摸起来。

越摸就越觉得自己裤子里面的东西就涨的越硬,跟着我急促的呼吸声的节奏开始一跳一跳的。

不知什么时候,老板娘的眼睛也闭上了,似乎对我有些过分的行为没有过多理会。

突然间,随着我不断上移的大手,老板娘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声。

一听到她诱人的轻呼声,我就感觉气血一下子涌上整个胸膛。

我咬着嘴唇,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胆量,一下子蹿上炕去,一把搂住老板娘,也不知道下一步还要做什么,只是觉得身子里的火气在四处燃烧,我紧紧的抱住她,两个肩膀在使劲的发力,好象要把她融在我身体里一样。

忽然,老板娘抬起头,主动的把嘴对准我干裂的双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觉得一根柔软无比的舌头在我口中搅拌起来。

在那一刹那,我的脑子嗡的一下炸裂开来,好象整个身子连着天地都在不停的旋转。

我没有了任何思想,只是下意识的拼命的吮吸着她灵活的小舌头。

一直裹到她痛的发出声音来才放开。

我们就这样脸对着脸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我们又抱在一起亲着。

这次,我主动把舌头伸了过去,老板娘好象比我还兴奋,吮吸的更加贪婪,一直到我也忍不住疼痛她才松口。

紧接着,她顺势倒在炕上,带着我的身体压在她身上。

一压住她柔软的身体,我兴奋的都快疯狂了,两只手来回不停的摸索着。

就觉得她全身上下到处都是那么奇妙,也不知道到底要揉哪里才好。

直到老板娘拽着我的双手,把它按在自己丰满的胸部上,我才猛然醒悟过来,开始在她高耸的rǚ房上揉搓起来。

老板娘一边舒服的呻吟着,一边把手从我上衣的缝隙中伸进去,用指甲在我两个rǚ头上拨弄了几下。

我从没发现,原来男人的nǎi头也那么敏感,就这么几下我就感觉全身都好象要爆裂了一样,舒服到了极点。

还没等这股快感消散下去,老板娘灵巧的小手就顺着我的裤子滑了进去,一下子紧紧的捏住了我硬梆梆的yīn茎。

当老板娘的小手把它握住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只是觉得浑身就象触电一样,从里到外都开始异样的痉挛,一种强烈至极的快感从yīn茎一直传遍全身,让我完全承受不了这种美妙绝伦的快感的冲击。

我浑身连续的打着激灵,猛然间,一股又一股的jīng液从guī头前面狂喷而出,随着我每一次剧烈的抖动,都有大量的jīng液喷射出来,数量之大,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大量的黏液把我的jī巴和上面来回撸动的小手都粘在了一起。

伴随着我连续十几次的颤抖,我的身体逐渐的软了下来,直挺挺的趴在老板娘身上回味着刚才那种浓烈的快感。

可是那毕竟太短暂了,就算是我这样从来未经历人事的人来说也知道,似乎男人要是这么快就完事了,应该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我望着身下的老板娘蠕蠕的说道:“对不起,我……我刚才实在是控制不住了,是不是太快了?”老板娘一边把手从我裤子里抽出来,在床单上把手上粘稠的液体拭擦干净,一边满腔笑意的看着我,“傻小子,还知道快慢呢!呵呵……没事的,男人第一次都是这样了。

”我也呆呆的跟着老板娘傻傻的笑着。

又过了一会儿,我猛然间回过神儿来——我是回来拿合同的,老板还在路上等着我呢!一想到这里,我的嗓子好像一下子也通畅了,燥热瞬间也退去了。

我麻利的从老板娘身上爬下来,跳下炕头,低着头说道:“我……我还得送合同呢,先……先走了。

”说着,我拿起合同书,推开屋门,走到院子里,在外面的脸盆上胡乱的泼了几把脸,又把衣服上沾的水渍抖干净,这才发现裤裆里湿了一片,我连忙把衬衣下摆从裤子里拽出来,盖住裤子下面黏糊糊的一大片,又重新拿着合同,对着窗户打了声招呼,“老板娘,我……我走了。

”刚走到院子门口,就听见后面传来老板娘的声音——“二虎,今儿个你老板收完帐,可能晚上就不回来了,他要是真的去市里他哥家,你晚上就一个人来一下,嫂子……嫂子有事和你说。

”听着老板娘的暗示,我不觉得又开始有些慌乱的激动起来。

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就出来大门,忙乱之间,腿又撞到门框上,痛的我“哎呀”一声叫了出来,当时也顾不得了,急忙的跑了出去,后面又传来老板娘银铃一样的笑声…………等我气喘吁吁的跑到老板那里,他好象也没有太多的疑心,只是随口问我怎么去了这么半天,我支吾的回答,是老板娘自己忘记了合同放在哪里,找了半天才找到。

老板还直怪自己粗心,没告诉我合同放在那里,就打发我跑回来了。

晚上的事情和老板娘想的一样,老板收完钱就打发我们自己回来,还让我们转告老板娘,说他回市里他哥哥家了,让老板娘自己一个人别等他了。

老板就是一个这幺小心的人,每次收完帐,他要么马上就存到银行里,要么就放到市里他哥家,除了给我们发工资以外,厂子里从来不会有超过一千块钱的时候。

等我们回到厂子里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进了宿舍,发现桌子上早就摆满了我们的晚饭。

说真的,老板一家子对我们这些打工的还真不错,不但从来不会拖欠我们的工资,而且伙食也很好,基本上是他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和一家人一样,所以我一想到傍晚和老板娘发生的那件事儿,就觉得有些对不起老板。

我们三个人累了一下午,早就饿了,一个个争抢的坐到桌子边上,拿起馒头就咬。

我刚坐下,老王就一筷子打过来:“先别抢了,你出去喊一声,告诉老板娘说老板晚上不回来了,别让她傻等。

”要是在平时,要么我会支着大刚去,要么我会嘟囔着说吃完饭再去。

可是今天不一样了,我也正想趁着这个机会去见见老板娘呢!我没有言语,放下筷子就走出门口,惹的老王和大刚奇怪的看着我,估计心里面都在嘀咕着——今天太阳怎么从西边出来了?我也没有顾虑那么多,脚步轻快的跑到栅栏边上,“老板娘、老板娘。

”我不停的叫着,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比平时温柔了许多。

一会工夫,老板娘从屋里跑出来,一见是我在叫她,脸上禁不住红了一下,看着她的有些害羞的样子,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板说,今儿个他回市里了,叫你晚上别等他了。

”我低声的对着她说。

“哦,知道了。

”老板娘也低声的回答道,然后又轻轻的加了一句:“晚上等老王和大刚都睡了,你来我屋一下,有事你说。

”我心里大概的知道她说的事儿是什么事儿,开始有些激动的对她说:“好…我……我知道了,等……等他们……睡了我就……就过来。

“我已经不能把一句话完整的说下来了,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期盼的心情让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老板娘看见我傻乎乎的样子,又低低的笑了几声,才转身回屋了。

我只觉得她笑的真好看,好象整个院子的花都随着她的笑容绽开一样,一时间,我不由得怔怔的呆在那里…………到了晚上,躺在炕上的我早就心急如焚了,这几个月来还是头一次这么痛恨老王和大刚的喋喋不休。

好不容易等到他们都睡着了,感觉好象已经是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我轻轻的把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小心的套上裤子,心跳的愈发快起来,整个人都兴奋的瑟瑟发抖,我断断续续的喘着粗气,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

“嘎吱吱”门被我推开的时候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在宁静的夜色里显得格外渗人。

我吓了一大跳,有点做贼心虚的看着炕上熟睡的二人,发觉他们都没什么反应,这才把心放下来,闪出屋去,又慢慢的合上屋门。

出了屋,我顺着墙角溜了过去,离老板娘住的地方越来越近,我的心跳也开始越来越快。

整个身子都不听控制的上下颤抖。

翻过栅栏的时候,我的腿一软,啪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可能是我发出的声响太大了,就听见屋里的人被惊醒了,一声悉悉瑟瑟的穿衣声从窗户里传出来,紧跟着,一声门闩的响动从门里传出来。

我麻利的跳了起来,整个脑袋都被这种兴奋的感觉充斥着,我迅速的跑到门前,轻轻一推,门开了,一股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透鼻而入。

我看着站在门里的老板娘,兴奋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在不停的喘着粗气,半晌,老板娘嗔怪的喊了我一声,一把把我从门外拽了进来。

又随手轻轻的把门关上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邪劲,还没等老板娘有反应,就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当我的手从她的背上滑到她那弹力惊人的臀部上的时候,几乎已经眩晕了,我急切的在她脸上嗅着那诱人的香味,颤抖的嘴唇忙乱的和她同样有些干裂的嘴唇贴在了一起,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老王说女人的舌头是香的了。

那种感觉,已经难以用香来形容了,要比它好上一万倍。

我迫不及待的用舌头撬开她的牙关,把她的舌头从她嘴里勾到我的口中,然后拼命的吮吸起来。

黑暗之中,发出的一阵阵滋滋的声音显得那么动听。

也不知道我们抱在一起啃了多久,只是感觉到老板娘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子烫的象火烧过的一样,隔着薄薄的衣裤都能感觉到那股热力。

她拽着我的手在黑暗中朝炕边移动,一路上,她那灵巧的小手摸着我胸膛上的衬衣纽扣,熟练的一个个都解开了。

到炕边的时候,她主动的褪下我的上衣,又脱去自己的衣服,把我抱的紧紧的,两个人就这样软软的倒在炕上。

当我赤裸的胸膛一接触到她柔软的rǚ房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麻酥酥的滋味洋溢而来。

刺激的我浑身都泛起大量鸡皮疙瘩,整个人都迷醉于老板娘那柔软、神秘的身子中。

我两只手本能的攥住丰满的rǚ房,是那么用力,直到她“哎呀”的发出一声有些疼痛的呻吟。

我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还要做些什么,而老板娘一边在我身下熟练的配合我的舌头在她嘴中搅拌,一边把双手伸到我的腰间,两只手轻轻一错,我腰带上的活扣就被打开了。

紧接着她翘起双腿,用脚尖撑住我的腰带,向下一推,我的裤子连同内裤就一口气被她抹到脚下。

坚硬无比的jī巴在挣脱内裤的束缚后,直挺挺的打在我的小肚子上,“啪”的一声,发出清脆的声音。

老板娘光滑的小手在我身上到处摸索着,摸到哪里,我那里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舒服的颤抖。

最后,她的手顺着我的腰际慢慢的滑了下去,轻轻的握住我几乎已经硬到极点的yīn茎。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被女人抚摩我的东西了,可是它带来的快感依旧是那么强烈。

我感觉自己从发梢到脚尖都开始剧烈的膨胀,像是充满气的气球就要被迸裂一样。

我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在guī头前部兴奋的分泌出一些黏液,滑滑的液体让老板娘来回撸动的小手套弄的更加顺畅。

我在她身上舒服的哼哼着,完全沉浸在这种快感之中。

老板娘撸了一会儿,忽然手上加力,拽着我的yīn茎开始向上推去,我被她的动作强迫xìng的抬起屁股,紧跟着,老板娘喘息着把双腿盘在我腰间,又拉着我的jī巴向自己下体靠近。

在guī头接触xìng的蹭到一些毛发后,她轻轻的挺起臀部……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guī头被一层柔软滑腻的ròu洞紧紧的包裹在一起,激起的强烈快感让我“啊”的一声喊了出来。

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好象喝了许多蜂蜜一样,酣畅甜美的滋味缓缓的向全身扩散。

老板娘撤回握在我yīn茎上的小手,转而捂在我结实的臀部上,然后用力的向下挤压我的下体。

伴随着她一声诱人的呻吟,我硕大坚挺的yīn茎一点点的进入到她的身体里。

我实在没有办法形容这种舒服的感觉,一股股强烈至极的快感从yīn茎处不断的向全身蔓延。

我发出的阵阵“噢、噢”的叫声和老板娘娇滴滴的呻吟声连在一起,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糜乱。

说实话,这和平时听老王说的肏屄有些不一样,因为我觉得自己的jī巴并没有象他说的那样是插进ròu洞里的。

准确的说是滑进老板娘的下面的。

在我进入她身体的一刹那,完全没有任何阻隔。

就象是刀子竖立在润滑油上一样,一松手,刀子就自然而然的自己慢慢沉下去。

老板娘的ròu洞里虽然很紧促,可是我进入的时候并没有费力,在里面分泌出大量的又滑又黏的汁液的配合下,我一下子就把整根ròu棒都顶了进去。

我想,男人们做这种事儿都是无师自通的吧,从来没有任何经验的我,也知道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动作;我缓缓的在她的yīn道中来回进出着,每一下刺激的抽送都让我们颤抖的喊出声音来。

没有多长工夫,应该也就是我抽送了十几下的时间吧,随着我又一次深深的顶入,感觉guī头在她ròu洞深处被不轻不重的含了一下,一种无以伦比的快感急速的从下体一直传遍全身。

我怒吼了一声,用力的向前顶着,整个yīn茎连根没入,jī巴在她yīn道深处开始不规则的跳动,一股股jīng液从马眼中喷射而出,每射一次都有一股自内而外的快感充满全身,而且快感来的一次比一次强烈。

我不记得自己到底射了多少下,只知道最后一下的shè精是最为震撼的,我的身体在不停的抖动,感觉jīng液就好象是喷泉一样在连续的喷射着,而后,已经膨胀到极点的身体轰然爆裂,那种快感所带来的爆裂感觉让我全身都痉挛在一起。

我禁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声野兽般低沉的嘶吼。

过了好长时间,我才从shè精后的快感中逐渐回复过来,慢慢的平复着呼吸,软绵绵的从老板娘身上翻下来。

静静的躺在她身边享受着快感的余味。

休息了半天,我一转头,发觉老板娘正直直的看着我,明亮的双眸似乎一直看到我内心深处一样。

“我……我是不是……我好象……太快了吧?”我的话语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老板娘对着我笑了笑,甜美的笑容好象是一朵鲜花在盛开。

她一翻身,把光滑的身体压在我身上,一只手轻轻抚着我的头发。

“傻小子,还是个小男孩呢,呵呵,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厉害了,嫂子……嫂子让你弄的很舒服,真的。

”随着她阵阵的话语,一股暖暖的气流从她口中喷出来,喷在我脸上痒痒的,我忍不住又把头探上去,封住了她柔软的的双唇。

老板娘配合的和我亲吻着,还把我的手拉到她弹xìng十足的双rǚ上,我在上面贪婪的乱摸着,感觉她的rǚ房就好象有无尽的魔力一样,怎么摸都摸不够。

随着她的nǎi子在我的手中不断的伸缩变形,老板娘的身体也开始盘旋的扭动起来,在嗓子眼里发出阵阵动人的呻吟声……半晌,她的手又一次伸到我裆下,开始轻轻的来回套弄着我逐渐挺起的yīn茎。

随着她熟练的挑逗,我的yīn茎也开始在她手里膨胀变大,很快的又一次硬到了极至,粗大的jī巴几乎让她玲珑的小手都握不过来。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