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火车上遇见美丽人妻

火车上遇见美丽人妻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火车对于大家来说是个蛮普通的交通工具。

对于我自己,在印象中和汽车、轮船、飞机也没太大差别,都是从这里到那里,仅此而已。

没想到狗血的剧情却是从这里展开。

火车缓缓驶进站台,停止。

乘务员打开车门,我提着包跟着人流检票进入了车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过道边面朝上车的方向,放好行李坐下。

因为是一个人所以只是和同座的人礼貌的打个招呼就独自安静的坐着。

因为无聊,所以只好盯着车门,或者窗外看看是否有什么值得观赏的风景。

偶尔有经过的旅客擦撞到自己,自己也机械式的回应一个没关系的笑容。

实在太无聊只好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没多少时间就快开车了,对面位置还是没人入座。

我打定主意,如果开车还没人我就坐对面靠窗的位置,吹吹冷风也比二氧化碳中毒好吧。

车门口上车的人越来越少了,我正准备把眼光收回放到窗外,这时候上来了一对年轻的夫妻。

好吧,也可能是男女朋友。

女生很漂亮,唇红齿白,大眼睛非常有神,末端大波浪卷的头发,有让人想多看两眼的想法。

男人走在前边拉着她的手寻找着位置慢慢走近我。

我心跳突然加速,该不会就是我对面的那两个位置吧?他们逐渐靠近,男人口中好像在骂骂咧咧的什么,大约是在责怪这女生什么的。

女生微微蹙着眉,没有说话。

两人走到面前,男人指着座位说,就这儿。

把行李放好直接就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女生刚好和我面对面,好安静,抿着唇真好看。

当然这个时候我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并没有什么坏念头。

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成为一个有前途的败类的打算,即使现在也是这样。

车开了,火车鸣笛启动,好似解决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样,我深呼出一口气,然后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座位上。

然后环抱着胸看着对面小夫妻,男人一直在命令着她,什么把吃的给我,纸给我张,坐过去点太挤了,反正就是一些有的没的。

女生也好脾气,一一服务周到。

偶尔看我好像在看她就微笑着跟我点个头,我也用微笑回应。

也想和她讲几句话,不过女生太漂亮,看那个男人不像心胸开阔的样子,所以没必要给大家找麻烦,闭嘴就好了也不是个什么太大的问题。

大家都过了学生时代,不像以前还能随身掏副扑克,周围一起不管认识不认识就打扑克混时间。

那男人无聊就掏出手机,打游戏。

无暇关注我这个一直看着他女人的人。

时间几小时很快就过去,我开始进入了烦躁期,一直受压迫的屁股开始有反抗的迹象。

反正不是动动这里就是挠挠那里,美女也早就没什么兴趣看下去了,这个时间,和欣赏美女比起来我更想要活动活动手脚。

(之前忘记告诉大家了,这趟车是要跨越晚上的火车)随着时间的经过,有很多人到站下车,例如我坐我旁边的哥们就在之前的站台下车。

这也为我之后的剧情发展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哥在这里感谢你。

有机会请你吃饭,当然是知道不可能的情况下我才会这么说的。

那个男人终于敌不过瞌睡的诱惑,在我旁边桌的位置找了个开阔的地躺着睡下了。

(前边已经说过,有好些人已经下车了)女生精神很好,上车之后除了照顾那个男人之外都是在看自己的书。

我浑身都疲倦,当然除了我的眼睛和嘴以外。

所以我酝酿了几分钟之后开了口,都这么晚了,你不累吗?她抬起头微张开嘴似乎很惊讶,原来对面的这家伙不是雕像啊。

还不累,你不也是还没睡吗?她真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女生,连声音都这么好听,我快要陶醉了,发愣了几秒钟之后赶忙回答道:我倒是很累了,就是换了个环境不太睡的着。

我也是,真的不太能睡的着。

我心里又感叹了一句,真是好听。

我盯着她的眼睛,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你眼睛真漂亮。

马的,我心里直骂,这不是找抽吗,什么话都能说的吗。

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她老公的方向看了下,看到他没反应,不由自主的摸了下胸口舒了口气。

然后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也许我的所有露怯的表现都被她看在眼里,她扑哧一下,轻轻的笑了起来,说道:你可真逗。

我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也许是见我不像是个坏人,她慢慢的也就放下了内心的警惕,没边没际的和我聊了起来。

只是偶尔我提到她老公的时候美丽的大眼睛里边会流露出一点失望的意思。

后来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她老公之前在一次打架斗殴中被踢伤了下体,这次正好是去看完医生回家。

治疗效果不好,老公心里有气所以一路上都把气撒到她头上。

两人聊的开心的时候就一起笑笑,聊到生气的事就为对方生气。

大家越来越熟,所以之前不敢说的恭维话也变得能流利出口了,也许每个女人都无法拒绝别人的赞美,至少她是这样。

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快凌晨1点了,我提出了和她合影要求,这么美丽的女孩可不多见,照个像留个纪念而已。

她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

她坐到我旁边,两人靠的很近,她的身上散发着每个色狼都能闻到的香味。

可能是什么香水吧,不过应该不是今天喷的,否则以我灵敏的鼻子应该早就闻到了。

也可能是人们常说的体香。

不管是什么,反正我是陶醉了。

用力的呼吸了几口,她看着我,脸微微有些红,但是眼睛却没有避开,依然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傻笑了几下,掩饰自己的尴尬。

她挽住我的手臂,头靠近我,妈呀,太惊吓了吧。

我只是要求合照而已,怎么就变成了身体接触,我眼睛还是飘向了他熟睡的老公。

她突然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别看了,他不会醒的。

耳朵突然痒痒麻麻的,好舒服。

不好表示什么,顾不得抽出被她挽住的手,赶紧单手把手机调整好,开始自拍。

我俩的头靠的很近,她的胸部似乎也压到了我的手臂。

我不敢多想,啪~啪~啪~,几下拍好,准备把手机收起来,这个时候我觉得我的脸都快僵硬了。

虽然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过如果把我放到柳下惠的年代,应该就没柳下惠什么事了,我一直都是这么评价自己的。

对于美女,我向来都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去接触,彼此不敢逾越。

你还没给我看呢。

耳边突然响起好听的声音。

我又从口袋掏出手机扭过身子递给她,我可怜的另一只手还没抽出来一直都被挽着。

不知道两人交接有什么问题,手机突然掉了。

我真是悔恨我发达的反射神经,手不由自主的就想去抓手机。

我真是佩服自己的反射能力居然还真被我抓住了,可是被我抓住的还有她的胸部。

好软这个时候我只有这一个反应。

不想放手应该是接下来的第二个反应,好像过了几秒,她没有尖叫,也没有逃跑,只是用有些迷离的眼神看着我。

近距离的看着她光滑的皮肤,红嫩的双唇,我决定放弃思考,把嘴凑了过去。

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是时刻忍孰不可忍的道理。

什么理智在这种女孩的面前都是纸老虎。

我吻住了她的红唇,用舌头感受着柔软和湿润。

找到了她的小舌头,用力的吸住,她不由自主的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响。

我灵活的手这个时候也不能闲下来从衣服地下摸进去,触感真是细腻。

她的身体在扭动,为了控制住她我只好搂住她的腰,而自己的身体则用力压住她的身体。

光滑的背,触碰到胸罩,只好向下抚摸,划过腰,钻进一条峡谷,应该是股沟吧。

她热烈的回吻着,我咽进了她的口水,虽然口水没什么味,不过这个时候是甜的。

手继续向下,她似乎注意到我的意图,用手抓住我的手,表达出不愿意的意思。

可惜这个时候我还哪有心情关心这。

一口吸住她的耳垂,然后在耳垂舔弄,舌尖偶尔摩擦过耳洞。

可能是误打误撞到她的敏感点,她突然面色潮红,抓住我的手也没什么力,我得到信号赶紧冲锋。

手继续向下,ròu瓣夹的很紧,划过菊花,直达目的地。

手摸到一些yīn毛,然后摸到了有些湿湿的嫩ròu。

一根手指快要进去之前。

她用力的在我肩膀上一咬。

我赶紧从她的裤子里抽出来。

她眼睛里边似乎有些眼泪,似乎有点害羞,似乎还动了情。

当然她的身体也告诉我她动了情。

我拈了拈手指,有些湿滑,上边有一些晶莹的液体。

她也看到我的动作,脸红的更厉害了,害羞的说:不要。

我把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趁她害羞在她嘴唇上飞快的擦了下,然后压住她亲她的嘴唇。

用力的吸吮着上边的yín液,最后把唾液带到她的嘴里,一起咽掉。

接吻过后,我在她耳边小声说到:你好色。

她摇晃着她的小胳膊,给我做异xìng按摩。

虽然这一切发生的时间很短,我却在其中感觉到了甜蜜。

也许对象是她,这样一个美女的原因吧。

大家都无声,尴尬暧昧的气氛越发浓重。

她站起身说,我去洗手间。

闹了这么久都没人出声,说明车上现存的人早就睡熟了。

我不知道哪来的色胆,起身跟着追了过去,我想发展到这里,如果不发生点什么,这肯定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看小说的读者啊。

她看我跟过来也没说什么,既然没有拒绝当然我也不能自己退兵吧。

看了眼隔壁车厢,同样没什么人了,一鼓作气跟着她进了洗手间。

你跟进来干什么?,她白了我一眼。

干什么你不知道吗?我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廉耻了。

我和她在这么一个密闭狭小的空间内,看着她无瑕的面容。

她脸上的红虽然淡了些,但还是没有消退。

眼睛里的火不仅燃烧着她也引诱着我。

我上前一步,慢慢的拉开她的衣服,雪白的肌肤一点一点的呈现在我的眼前,白的耀眼。

我又亲了上去,吻住了她的锁骨,然后向下解开了她的胸罩。

一只手捏住一个rǚ房,俯身下去咬住她的rǚ头,虽然不是鲜红,但是在雪白rǚ房的衬托下依然炫目。

她的rǚ晕不大,rǚ头一点点,慢慢的吸着有一点nǎi香味,rǚ头在舌头的挑拨中慢慢站立。

我摸索着解开外裤把手放进她的内裤,小豆豆也慢慢挺立起来。

她不时的轻轻啊……恩……呻吟几句。

我抬起头看着她胸前的口水,rǚ晕上都能看见一些浅浅的的牙齿印,原本雪白的身体都有点红色。

她用力在我胸口擂了一下,说:你可咬的真疼,以前没吃过妈妈的nǎi吗,有你这么糟践人的吗。

我帮你揉揉。

然后又色眯眯的在她的rǚ房上搓揉起来。

她又开始嗯……嗯……恩……的浪叫起来,我交替着在她的两个rǚ头上舔弄。

她闭着眼睛气喘吁吁的柔声说着:快……快……。

快什么啊?我故意挑逗的说到。

快给我啊。

她的语气急迫而且激烈。

我停止搓揉舔弄,双手搂住她的细腰,她也搂着我的脖子。

因为她已经快站不稳了。

在火车上随时都怕有人会进洗手间,所以需要快速解决战斗。

我一只手搂住她,靠着车门。

另一只手自己解开了裤子,掏出了家伙。

用命令的口气说道:给我抓住。

她的手柔若无骨,一把抓住了我的武器。

女孩子能有多大力气,我的jī巴早已经是随时候命状态,她用力的捉住,然后不停的用手抽动。

真想在她的手里一射了之,我赶忙让她放开手,变被动为主动。

美女的哼哼声,口中的热气,甜美的面孔,魔鬼的身材无一不在挑逗着我,我左手一用力,把她抱的更紧,用右手掌握着jī巴在她略微有点潮湿的yīn部隔着内裤研磨。

透过内裤传过来的热气一直在煎熬着我的guī头。

她仿佛已经无法忍受了,原本垂掉着的双手用力的抱着我的腰,下体紧紧的贴了过来,屁股也在摇动,嘴里在轻声无意识的呼唤,给我……给我啊……。

我的右手原本在搓揉着她的屁股,jī巴本来在她的主动下已经硬到了顶点,听到她的yín浪话,差点快守不住精关要射出来了。

马上把她在我怀里转一个圈,准备用后入式操她,然后让她把手抓在窗户上,这个时候她就像是个木偶一样完全听我摆布。

这真是个极品,能完全投入xìngaì享受做aì的极品。

抓住她的内裤往下拉,根本来不及看yīn部的颜色,就着急的把着jī巴要往里边插。

啊,我和她都不由自主的嘶吼出声,我当然有压抑,她是因为本身的习惯。

就这样完美的配合着在yín靡封闭安静的环境中互相取悦着对方。

yīn部早已经湿润,我轻轻的在抽送,手掌搂住她的腰和腹部,用手掌的热量刺激着她的仔宫和yīn道。

手指偶尔揉捏一下yīn蒂和rǚ房。

她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女孩,所以只会用啊……啊……啊……或着啊………啊…………啊…………或者啊,啊!啊!表达自己的情绪。

我时而快速,时而慢摇,时而抽出,时而插入,好不快活。

空间中只剩下ròu与ròu撞击的声音和她yín叫的低吼。

不知道为何插入yīn道后反而没那么快有shè精的冲动。

突然,感觉yīn道挤压力增大,仿佛要把jī巴挤压出去似的,她的额头上都渗出点点汗珠。

yín浪声似乎越来越大,我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她的舌头像不受控制似的在我的手心乱舔。

真他妈的是尤物,我心中暗骂。

有这么灵活的舌头不做口交浪费了。

她的yīn部不停的向我挤压,yīn道突然一股yīn精淋到guī头,我不禁浑身一抖,我也快射了。

马上抓过她的身子,她的身子已经完全瘫软,也懒得扶她,任由她跪在地上。

抓着她的头发,把湿漉漉的jī巴放进她的嘴里边。

几秒钟后我也射了出来,然后抓着头发让她全部仰头吞了下去。

这时空间内完全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充满了yín靡的气味,和沉重的呼吸声。

她舔了下嘴角,也不知道是口渴还是在回味。

我问她:舒服吗?她微微一笑的回答一声:嗯。

又接了一句,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一次了。

我回答到:我先扶你起来吧。

说着拉她起身,然后在手背上亲了一下。

两人磨磨蹭蹭的把衣服整理好,前后出了洗手间。

经过这么一场激战,大家都已经很疲倦,就做回原位各自休息。

第二天到目的地,原来大家是一个城市的,就又留了电话方便以后联系。

她老公倒是又对她呼呼呵呵,防小偷一样提防我,不过他没想到她的老婆已经不是完全属于他的了。

***********************************PS。

呼。

总算写完了。

第一次写这么多字,才知道创作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写完之后觉得自己写的真不咋的。

向所有原创作者致敬。

***********************************(全文完)火车对于大家来说是个蛮普通的交通工具。

对于我自己,在印象中和汽车、轮船、飞机也没太大差别,都是从这里到那里,仅此而已。

没想到狗血的剧情却是从这里展开。

火车缓缓驶进站台,停止。

乘务员打开车门,我提着包跟着人流检票进入了车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过道边面朝上车的方向,放好行李坐下。

因为是一个人所以只是和同座的人礼貌的打个招呼就独自安静的坐着。

因为无聊,所以只好盯着车门,或者窗外看看是否有什么值得观赏的风景。

偶尔有经过的旅客擦撞到自己,自己也机械式的回应一个没关系的笑容。

实在太无聊只好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没多少时间就快开车了,对面位置还是没人入座。

我打定主意,如果开车还没人我就坐对面靠窗的位置,吹吹冷风也比二氧化碳中毒好吧。

车门口上车的人越来越少了,我正准备把眼光收回放到窗外,这时候上来了一对年轻的夫妻。

好吧,也可能是男女朋友。

女生很漂亮,唇红齿白,大眼睛非常有神,末端大波浪卷的头发,有让人想多看两眼的想法。

男人走在前边拉着她的手寻找着位置慢慢走近我。

我心跳突然加速,该不会就是我对面的那两个位置吧?他们逐渐靠近,男人口中好像在骂骂咧咧的什么,大约是在责怪这女生什么的。

女生微微蹙着眉,没有说话。

两人走到面前,男人指着座位说,就这儿。

把行李放好直接就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女生刚好和我面对面,好安静,抿着唇真好看。

当然这个时候我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并没有什么坏念头。

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成为一个有前途的败类的打算,即使现在也是这样。

车开了,火车鸣笛启动,好似解决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样,我深呼出一口气,然后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座位上。

然后环抱着胸看着对面小夫妻,男人一直在命令着她,什么把吃的给我,纸给我张,坐过去点太挤了,反正就是一些有的没的。

女生也好脾气,一一服务周到。

偶尔看我好像在看她就微笑着跟我点个头,我也用微笑回应。

也想和她讲几句话,不过女生太漂亮,看那个男人不像心胸开阔的样子,所以没必要给大家找麻烦,闭嘴就好了也不是个什么太大的问题。

大家都过了学生时代,不像以前还能随身掏副扑克,周围一起不管认识不认识就打扑克混时间。

那男人无聊就掏出手机,打游戏。

无暇关注我这个一直看着他女人的人。

时间几小时很快就过去,我开始进入了烦躁期,一直受压迫的屁股开始有反抗的迹象。

反正不是动动这里就是挠挠那里,美女也早就没什么兴趣看下去了,这个时间,和欣赏美女比起来我更想要活动活动手脚。

(之前忘记告诉大家了,这趟车是要跨越晚上的火车)随着时间的经过,有很多人到站下车,例如我坐我旁边的哥们就在之前的站台下车。

这也为我之后的剧情发展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哥在这里感谢你。

有机会请你吃饭,当然是知道不可能的情况下我才会这么说的。

那个男人终于敌不过瞌睡的诱惑,在我旁边桌的位置找了个开阔的地躺着睡下了。

(前边已经说过,有好些人已经下车了)女生精神很好,上车之后除了照顾那个男人之外都是在看自己的书。

我浑身都疲倦,当然除了我的眼睛和嘴以外。

所以我酝酿了几分钟之后开了口,都这么晚了,你不累吗?她抬起头微张开嘴似乎很惊讶,原来对面的这家伙不是雕像啊。

还不累,你不也是还没睡吗?她真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女生,连声音都这么好听,我快要陶醉了,发愣了几秒钟之后赶忙回答道:我倒是很累了,就是换了个环境不太睡的着。

我也是,真的不太能睡的着。

我心里又感叹了一句,真是好听。

我盯着她的眼睛,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你眼睛真漂亮。

马的,我心里直骂,这不是找抽吗,什么话都能说的吗。

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她老公的方向看了下,看到他没反应,不由自主的摸了下胸口舒了口气。

然后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也许我的所有露怯的表现都被她看在眼里,她扑哧一下,轻轻的笑了起来,说道:你可真逗。

我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也许是见我不像是个坏人,她慢慢的也就放下了内心的警惕,没边没际的和我聊了起来。

只是偶尔我提到她老公的时候美丽的大眼睛里边会流露出一点失望的意思。

后来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她老公之前在一次打架斗殴中被踢伤了下体,这次正好是去看完医生回家。

治疗效果不好,老公心里有气所以一路上都把气撒到她头上。

两人聊的开心的时候就一起笑笑,聊到生气的事就为对方生气。

大家越来越熟,所以之前不敢说的恭维话也变得能流利出口了,也许每个女人都无法拒绝别人的赞美,至少她是这样。

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快凌晨1点了,我提出了和她合影要求,这么美丽的女孩可不多见,照个像留个纪念而已。

她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

她坐到我旁边,两人靠的很近,她的身上散发着每个色狼都能闻到的香味。

可能是什么香水吧,不过应该不是今天喷的,否则以我灵敏的鼻子应该早就闻到了。

也可能是人们常说的体香。

不管是什么,反正我是陶醉了。

用力的呼吸了几口,她看着我,脸微微有些红,但是眼睛却没有避开,依然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傻笑了几下,掩饰自己的尴尬。

她挽住我的手臂,头靠近我,妈呀,太惊吓了吧。

我只是要求合照而已,怎么就变成了身体接触,我眼睛还是飘向了他熟睡的老公。

她突然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别看了,他不会醒的。

耳朵突然痒痒麻麻的,好舒服。

不好表示什么,顾不得抽出被她挽住的手,赶紧单手把手机调整好,开始自拍。

我俩的头靠的很近,她的胸部似乎也压到了我的手臂。

我不敢多想,啪~啪~啪~,几下拍好,准备把手机收起来,这个时候我觉得我的脸都快僵硬了。

虽然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过如果把我放到柳下惠的年代,应该就没柳下惠什么事了,我一直都是这么评价自己的。

对于美女,我向来都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去接触,彼此不敢逾越。

你还没给我看呢。

耳边突然响起好听的声音。

我又从口袋掏出手机扭过身子递给她,我可怜的另一只手还没抽出来一直都被挽着。

不知道两人交接有什么问题,手机突然掉了。

我真是悔恨我发达的反射神经,手不由自主的就想去抓手机。

我真是佩服自己的反射能力居然还真被我抓住了,可是被我抓住的还有她的胸部。

好软这个时候我只有这一个反应。

不想放手应该是接下来的第二个反应,好像过了几秒,她没有尖叫,也没有逃跑,只是用有些迷离的眼神看着我。

近距离的看着她光滑的皮肤,红嫩的双唇,我决定放弃思考,把嘴凑了过去。

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是时刻忍孰不可忍的道理。

什么理智在这种女孩的面前都是纸老虎。

我吻住了她的红唇,用舌头感受着柔软和湿润。

找到了她的小舌头,用力的吸住,她不由自主的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响。

我灵活的手这个时候也不能闲下来从衣服地下摸进去,触感真是细腻。

她的身体在扭动,为了控制住她我只好搂住她的腰,而自己的身体则用力压住她的身体。

光滑的背,触碰到胸罩,只好向下抚摸,划过腰,钻进一条峡谷,应该是股沟吧。

她热烈的回吻着,我咽进了她的口水,虽然口水没什么味,不过这个时候是甜的。

手继续向下,她似乎注意到我的意图,用手抓住我的手,表达出不愿意的意思。

可惜这个时候我还哪有心情关心这。

一口吸住她的耳垂,然后在耳垂舔弄,舌尖偶尔摩擦过耳洞。

可能是误打误撞到她的敏感点,她突然面色潮红,抓住我的手也没什么力,我得到信号赶紧冲锋。

手继续向下,ròu瓣夹的很紧,划过菊花,直达目的地。

手摸到一些yīn毛,然后摸到了有些湿湿的嫩ròu。

一根手指快要进去之前。

她用力的在我肩膀上一咬。

我赶紧从她的裤子里抽出来。

她眼睛里边似乎有些眼泪,似乎有点害羞,似乎还动了情。

当然她的身体也告诉我她动了情。

我拈了拈手指,有些湿滑,上边有一些晶莹的液体。

她也看到我的动作,脸红的更厉害了,害羞的说:不要。

我把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趁她害羞在她嘴唇上飞快的擦了下,然后压住她亲她的嘴唇。

用力的吸吮着上边的yín液,最后把唾液带到她的嘴里,一起咽掉。

接吻过后,我在她耳边小声说到:你好色。

她摇晃着她的小胳膊,给我做异xìng按摩。

虽然这一切发生的时间很短,我却在其中感觉到了甜蜜。

也许对象是她,这样一个美女的原因吧。

大家都无声,尴尬暧昧的气氛越发浓重。

她站起身说,我去洗手间。

闹了这么久都没人出声,说明车上现存的人早就睡熟了。

我不知道哪来的色胆,起身跟着追了过去,我想发展到这里,如果不发生点什么,这肯定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看小说的读者啊。

她看我跟过来也没说什么,既然没有拒绝当然我也不能自己退兵吧。

看了眼隔壁车厢,同样没什么人了,一鼓作气跟着她进了洗手间。

你跟进来干什么?,她白了我一眼。

干什么你不知道吗?我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廉耻了。

我和她在这么一个密闭狭小的空间内,看着她无瑕的面容。

她脸上的红虽然淡了些,但还是没有消退。

眼睛里的火不仅燃烧着她也引诱着我。

我上前一步,慢慢的拉开她的衣服,雪白的肌肤一点一点的呈现在我的眼前,白的耀眼。

我又亲了上去,吻住了她的锁骨,然后向下解开了她的胸罩。

一只手捏住一个rǚ房,俯身下去咬住她的rǚ头,虽然不是鲜红,但是在雪白rǚ房的衬托下依然炫目。

她的rǚ晕不大,rǚ头一点点,慢慢的吸着有一点nǎi香味,rǚ头在舌头的挑拨中慢慢站立。

我摸索着解开外裤把手放进她的内裤,小豆豆也慢慢挺立起来。

她不时的轻轻啊……恩……呻吟几句。

我抬起头看着她胸前的口水,rǚ晕上都能看见一些浅浅的的牙齿印,原本雪白的身体都有点红色。

她用力在我胸口擂了一下,说:你可咬的真疼,以前没吃过妈妈的nǎi吗,有你这么糟践人的吗。

我帮你揉揉。

然后又色眯眯的在她的rǚ房上搓揉起来。

她又开始嗯……嗯……恩……的浪叫起来,我交替着在她的两个rǚ头上舔弄。

她闭着眼睛气喘吁吁的柔声说着:快……快……。

快什么啊?我故意挑逗的说到。

快给我啊。

她的语气急迫而且激烈。

我停止搓揉舔弄,双手搂住她的细腰,她也搂着我的脖子。

因为她已经快站不稳了。

在火车上随时都怕有人会进洗手间,所以需要快速解决战斗。

我一只手搂住她,靠着车门。

另一只手自己解开了裤子,掏出了家伙。

用命令的口气说道:给我抓住。

她的手柔若无骨,一把抓住了我的武器。

女孩子能有多大力气,我的jī巴早已经是随时候命状态,她用力的捉住,然后不停的用手抽动。

真想在她的手里一射了之,我赶忙让她放开手,变被动为主动。

美女的哼哼声,口中的热气,甜美的面孔,魔鬼的身材无一不在挑逗着我,我左手一用力,把她抱的更紧,用右手掌握着jī巴在她略微有点潮湿的yīn部隔着内裤研磨。

透过内裤传过来的热气一直在煎熬着我的guī头。

她仿佛已经无法忍受了,原本垂掉着的双手用力的抱着我的腰,下体紧紧的贴了过来,屁股也在摇动,嘴里在轻声无意识的呼唤,给我……给我啊……。

我的右手原本在搓揉着她的屁股,jī巴本来在她的主动下已经硬到了顶点,听到她的yín浪话,差点快守不住精关要射出来了。

马上把她在我怀里转一个圈,准备用后入式操她,然后让她把手抓在窗户上,这个时候她就像是个木偶一样完全听我摆布。

这真是个极品,能完全投入xìngaì享受做aì的极品。

抓住她的内裤往下拉,根本来不及看yīn部的颜色,就着急的把着jī巴要往里边插。

啊,我和她都不由自主的嘶吼出声,我当然有压抑,她是因为本身的习惯。

就这样完美的配合着在yín靡封闭安静的环境中互相取悦着对方。

yīn部早已经湿润,我轻轻的在抽送,手掌搂住她的腰和腹部,用手掌的热量刺激着她的仔宫和yīn道。

手指偶尔揉捏一下yīn蒂和rǚ房。

她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女孩,所以只会用啊……啊……啊……或着啊………啊…………啊…………或者啊,啊!啊!表达自己的情绪。

我时而快速,时而慢摇,时而抽出,时而插入,好不快活。

空间中只剩下ròu与ròu撞击的声音和她yín叫的低吼。

不知道为何插入yīn道后反而没那么快有shè精的冲动。

突然,感觉yīn道挤压力增大,仿佛要把jī巴挤压出去似的,她的额头上都渗出点点汗珠。

yín浪声似乎越来越大,我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她的舌头像不受控制似的在我的手心乱舔。

真他妈的是尤物,我心中暗骂。

有这么灵活的舌头不做口交浪费了。

她的yīn部不停的向我挤压,yīn道突然一股yīn精淋到guī头,我不禁浑身一抖,我也快射了。

马上抓过她的身子,她的身子已经完全瘫软,也懒得扶她,任由她跪在地上。

抓着她的头发,把湿漉漉的jī巴放进她的嘴里边。

几秒钟后我也射了出来,然后抓着头发让她全部仰头吞了下去。

这时空间内完全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充满了yín靡的气味,和沉重的呼吸声。

她舔了下嘴角,也不知道是口渴还是在回味。

我问她:舒服吗?她微微一笑的回答一声:嗯。

又接了一句,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一次了。

我回答到:我先扶你起来吧。

说着拉她起身,然后在手背上亲了一下。

两人磨磨蹭蹭的把衣服整理好,前后出了洗手间。

经过这么一场激战,大家都已经很疲倦,就做回原位各自休息。

第二天到目的地,原来大家是一个城市的,就又留了电话方便以后联系。

她老公倒是又对她呼呼呵呵,防小偷一样提防我,不过他没想到她的老婆已经不是完全属于他的了。

***********************************PS。

呼。

总算写完了。

第一次写这么多字,才知道创作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写完之后觉得自己写的真不咋的。

向所有原创作者致敬。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