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幸福生活之yín亂家庭

幸福生活之yín亂家庭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秦青的幸福生活要從他讀高二的時候說起,那一年他剛滿十六歲。

但不幸福的生活在十三年前就已經開始。

十三年前,秦青的母親因為憂鬱,患上肺癆而死。

幾年後,父親秦開源在外創業,認識了秦青現在的後母林雪茵。

秦開源是一個極端霸道的大男人主義者,不但對洶酒罵人、打人,更是獨斷專橫,儘管他事業上有所成就,但是秦青一點也感受不到父愛。

十年來,秦青得到最多的關懷就是後母林雪茵的愛護,林雪茵一直沒有生兒育女,她把秦青視為己出,像對待親生兒子一樣疼愛。

在沒有父愛的家庭裡,秦青除了平日上學讀書,唯一的樂趣就是玩電腦看碟。

對於缺少父愛良好教育且真正處於青春發育時期的秦青而言,看色情的A片和小說那是很自然的事情,甚至成為了他的專職愛好。

秦青的學習成績一直是班裡的拔尖,綜合成績從未落下過前五,是全年級培養考重點的尖子生。

有了學習成績強力支撐,秦青對於自己的愛好得到了更多時間的支配,而且沒有人去干涉他的自由愛好。

每每秦青看到A片及色情書上那些做愛場景,都不禁的手yín,甚至會對身邊的女人進行意yín,想入非非。

對於秦青而言,最令他迷戀的女人,非後母林雪茵莫屬。

林雪茵出身名門,年紀三十出頭,平時很注重美容養顏,有著美艷動人的容貌、似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胴體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真是嫵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一雙水汪汪的媚眼、微翹上薄下厚的紅唇、肥大渾圓的粉臀,胸前高聳豐滿的rǚ房更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因為秦開源是自己開公司,很多時候都在外邊,當然,女人他從未少養。

當初他娶林雪茵,一來是看上她的美貌,二來就是想借助林家的財力發展自己的事業。

十年過去,秦開源也算闖出了名堂,就把林雪茵拋在家裡,自己到處風流快活。

林雪茵與秦青在家裡,有點相依為命的意思。

林雪茵心裡埋怨丈夫,但並不敢言,相反,秦青非常樂意過這樣的生活,不但不必看父親的臉色過日子,還可以快樂的與林雪茵相處。

林雪茵雖然生活富裕、養尊處優,但愁鎖心頭、萬般的寂寞空虛,正值「狼虎之年」的她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顛峰狀態,正是色慾旺盛的年華,卻夜夜獨守空閨,雖有豐滿迷人的胴體及滿腔的熱情,卻無知心適意的人兒來慰藉她的需要,美艷的林雪茵猶如守活寡的空閨怨婦,卻不敢做出任何外遇偷情,唯恐稍一不慎壞了女人的名節,xìng的飢渴就這般地被禮教無情壓制!而正青春期的秦青把成熟美艷的後媽化作西洋神話中美麗女神維納斯,每次經過色情媒體刺激後,腦海中總不由自主地浮現林雪茵凹凸誘人的美妙胴體,幻想著她當著自己的面前,將一身華服全給褪下,豐滿成熟、曲線玲瓏的胴體一絲不掛展現在他眼前,這般對長輩非份xìng幻想使他有罪惡感,但林雪茵豐腴成熟的胴體對青春期的秦青有著無與倫比的誘惑,他yín亂的意識始終難以消逝!這天週五的下午,因為是週末,秦青跟同伴在學校打球,一直到傍晚七點多才回來。

秦青家是一棟獨立的別墅,他剛開門入屋,便聽見林雪茵正在廚房作晚飯,秦青就循著聲音來到廚房。

看到林雪茵在做菜,秦青說了聲:「林姨,我回來了。

」林雪茵回頭看了秦青一眼,見他一身球服,大汗淋漓的樣子,關懷的道:「先去洗澡,我很快就弄好你最愛吃的了。

」說著,她便轉身背對著秦青繼續炒菜。

這時林雪茵彎下腰要打開櫃子,秦青本來正要轉身,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停住了腳,原來林雪茵今天穿著一件很短的窄裙,當她彎下腰的時侯,秦青從後面清楚的看見她黑色的三角褲,邊緣鑲著蕾絲,只包著豐滿臀部的一小部份,可以看出來是很小很xìng感的一件三角褲,秦青不禁看得下身發熱起來,不知道有多久,林雪茵好像一直找不到她要的東西,而秦青也更仔細的欣賞這風光。

「啊!」林雪茵似乎感覺到秦青火熱的眼神,回過頭來,秦青有點失措,匆匆的回過身走向浴室。

這一幕一直停在秦青的腦海中,洗澡時忍不住開始套弄著秦青那已勃起的陽具,突然,秦青發現一個影子在浴室門口,猶豫了一下,秦青輕輕打開門,看見林雪茵的背影閃進廚房,秦青心裡一陣狐疑。

「是林姨……」自從一個月前秦青在自己房間看A片被林雪茵發現,她一直都有些異常的舉動。

比如以前她從來不叫秦青洗衣服的,可是這幾天,總是叫秦青去把浴室籃子裡換下來的衣服拿去丟進洗衣機洗,而秦青每天都會在籃子裡發現林雪茵各式各樣xìng感透明的的三角褲,有時一件,有時好幾件,有的還殘留著一些黏液,而且每次都是在一堆衣物的最上層,好像怕秦青看不到一樣,莫非……,林姨她……一想到是不是林雪茵刻意在誘惑自己,秦青心裡就一陣興奮和衝動。

他不禁再仔細的回想最近遇上的一些蛛絲馬跡,突然想到有一次早上,自己剛睡醒,睜開眼睛發現林雪茵兩眼直看著秦青勃起的下面,並沒有發現秦青已經醒過來,只看見她似乎在猶豫一件事,突然,林雪茵伸出手慢慢靠近秦青已快撐裂內褲的部位,就快接觸到的時候,她的眼神跟秦青對個正著,林雪茵反應強烈的馬上把手縮回去。

「小青……怎麽不把被子蓋好。

」林雪茵避開秦青的眼睛,回身出去。

想到這裡秦青更肯定了。

是的,林雪茵對自己有想法。

得到答案,秦青心里一阵莫明的兴奋,因为他自己一直也渴望着有那么一天,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荒谬,同时也违反伦理道德,但是想到林雪茵只是比自己大十来岁,又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而且一想到自己父亲的经常不在家,对林雪茵的冷淡,他就觉得对林雪茵不公,甚至替她感到委屈。

在秦青的脑子里,长期这样下去,林雪茵总有一天会忍受不住的要红杏出墙,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秦青宁愿自己去担任那个角色,总比便宜了外人强,肥水不留外人田,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一顶绿帽子。

这时秦青匆匆换好衣服离开浴室,林雪茵还在厨房,秦青走了进去,发现林雪茵好像在想什么,并没在做菜,只是看着炉上的锅子发呆。

秦青轻轻走过去,拍了她一下,她好像触电一样,大叫一声。

「「啊!」林雪茵惊叫一声,接着道:「小青,你要吓死妈啊?」秦青微笑的道:「林姨,你在想什么啊?」林雪茵一阵迟疑,支吾的道:「没。

没什么。

该。

吃饭了!」说着,娇羞无限,整个娇媚的情态刹是动人。

秦青一直都觉得林雪茵很美,现在这个样子更让秦青动心不已,秦青伸出手拉着她的手,道:「好,一起吃吧!」林雪茵似乎被秦青的举动弄得不所措,但是并没有拒绝。

饭桌上秦青一直注视着林雪茵的眼睛,林雪茵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小青。

,你干嘛一直盯着妈看啊!」秦青得意微笑的道:「喔。

林姨!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今天好美。

」林雪茵娇羞的轻啐道:「小鬼!连妈的豆腐都要吃啊!」秦青一脸认真的道:「是真的,林姨,其实。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林雪茵心中一动,全身轻微的颤抖,道:「我老了。

」秦青却认真的道:「才不会呢!如果。

如果不是我父亲,我。

我一定……」「一定怎样?」林雪茵似乎很急迫的追问。

秦青坚定的道:「一定。

一定会疯狂的aì上你!」「啊!?」林雪茵一阵惊讶,娇羞无限。

接着喃喃的道:「你是说真的?」「当然是真的。

」秦青伸出手紧握着林雪茵的手,林雪茵顿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拒绝,也反手紧握了秦青,用拇指捏了一下秦青的手心,然后就把手松开来。

「唉。

」林雪茵一阵长叹。

「林姨,怎么了?」秦青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小青,或许这十年来,你一直把我当做你的亲生母亲。

所以你才会感动如此的亲切,小青,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我。

我真是太高兴了。

」妈说着,掉下了眼泪。

秦青被林雪茵莫明的泪水惊住了,「林姨,我也很高兴,你知道吗?」说着,秦青忍不住站了起来,走到林雪茵身后,用力的抱住她,双手刚好压在她丰满的rǚ房上面,不过林雪茵并没有拒绝,也站起来转过身「小青,你长大了。

」林雪茵伸出手轻抚着秦青的脸。

「林姨,我。

我aì你。

」「我也aì你,孩子。

」林雪茵激动的用力抱着秦青,两手环着秦青的胸膛。

秦青真实的感觉到林雪茵的rǚ房在秦青身上挤压,秦青更用力的搂着她,这种真实的触感,不由的秦青的下面已经发涨,正好顶在林雪茵的小腹上面,林雪茵似乎也感觉到了,低下头,轻轻把秦青推开,转过身去,秦青发现林雪茵的脸上已是一阵红霞。

「孩子。

你真的长大了。

我。

」林雪茵话没说完就拿起碗筷往厨房方向走去。

「小青,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林雪茵低声的问道。

秦青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道:「什。

什么是真的?」「你說。

你說你。

愛我。

」秦青一陣激動,幾乎歡呼的說道:「當然是真的,我秦青發誓。

從我懂事的第一天。

我就。

」林雪茵一陣甜蜜的微笑,道:「傻孩子,發什麽誓,我相信你就是了。

」說著就走進廚房。

不一會兒,林雪茵從廚房走出來,對秦青道:「我進房去了。

」秦青楞了一下「喔!」的應了一聲。

秦青在想,現在才傍晚而已,而且一直以來,幾乎每天吃完飯後,林雪茵都會坐下來陪秦青看電視,今天怎。

,莫非。

,秦青做了一個大膽的假設,好,不管有沒有猜錯,相信林姨也不會責怪自己的,有了決定以後,秦青輕輕走向林雪茵的房間。

房門輕掩著,並沒有關上。

秦青輕輕推開,眼前的景像不由得又讓秦青一陣衝動,原來林雪茵背對著房門正開始要換衣服,只看見林雪茵輕輕脫下上身的T恤。

秦青看到林雪茵裸露光滑的背部,上面一件黑色胸罩,跟剛才在廚房看到林雪茵的三角褲一樣,是成套的。

慢慢的,林雪茵似乎刻意要脫給秦青看一樣,輕輕的解開窄裙上的扣子,再慢慢的拉下拉鏈。

天啊!這種挑逗,已讓秦青快撐破的褲檔,更撐得難受。

那件黑色蕾絲三角褲終於呈現在秦青的面前,又窄又小的網狀鏤空三角褲,這時候穿在林雪茵身上的感覺,跟在洗衣籃裡看到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慢慢的,林雪茵解開上胸罩,秦青從後面仍可以看見那蹦出的rǚ房,是那麽的堅挺,然後林雪茵又輕輕地,很優雅的拉下三角褲。

秦青完全的看見了,林雪茵全裸的身體,好美,好美,幾乎快讓秦青忍不住要衝過去抱住林雪茵。

但是秦青還是忍了下來,這麽久了她還感覺不出來秦青在後面嗎?不,一定是故意的。

林雪茵弯下身,拉开橱柜,拿出另一套内衣裤,天啊!秦青已经血脉喷张了,就在林雪茵弯下身的时候,秦青看见了,从后面清楚的看见林雪茵顺着臀沟往下,一条细缝,旁边杂着许多细细的yīn毛,那是林雪茵的yīn户,林雪茵的xiāo茓。

随即,林雪茵穿上刚才拿出来的新内裤,一样是一套xìng感透明的水蓝色蕾丝三角裤,然后套上一件秦青从没看过的粉红色薄纱睡衣。

秦青还是提不起勇气走上前去,于是赶紧退了出来。

「唉。

」只听见背后林雪茵传来一声叹息。

幸福生活之yín乱家庭第二章林雪茵秦青没有听到林雪茵的一声叹息。

随后,林雪茵走了出来,秦青假装在看电视,林雪茵轻轻走到秦青的身边,秦青转过头,哇!在灯光下,林雪茵的这一身,简直是令人无法忍受,透明的睡衣里面,清楚的可以看见水蓝色的胸罩和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透过两层薄纱,浓密的黑色yīn毛,若隐若现,太美了。

秦青真想趋前把林雪茵抱住,将那丰腴的玉体好好aì抚把玩一番,看得全身发热,胯下的jī巴微微翘起,他情不自禁向前迈进,边说道:「啊……好香… …」林雪茵问道:「小青,你在说什么呢?」秦青整颗心跳动得像小鹿乱窜,他以赞美为掩覆趋步前去靠近林雪茵的背后,胸部紧贴着林雪茵的背部:「林姨…我是说你身体真香……」秦青以平常一贯的作风对林雪茵赞美,他轻微翘起的jī巴也趁机贴近林雪茵浑圆的美臀,隔着裤裙碰触了一下,秦青不曾如此贴近过林雪茵的身子,但觉阵阵脂粉幽香扑鼻而来,感觉真好!林雪茵微微一动,道:「好久没下厨了,今天弄得有点累!」秦青一听林雪茵说累了,马上接口说要帮她按摩,林雪茵自然乐得接受秦青的献殷勤。

「小青。

」林雪茵一邊享受秦青的按摩,一邊開口說著。

「你。

還不懂林姨嗎?」「林姨。

」這時秦青再也忍不住了,他青站了起來,用力摟住林雪茵。

「我懂。

林姨,我早就懂了。

」秦青托起林雪茵的下巴,秦青吻了上去。

「嗯。

」林雪茵不但沒有拒絕,更是把她的舌頭滑進的的口中,又把秦青的舌頭吸進她的嘴裡翻攪,秦青一手隔著透明睡衣握住了林雪茵豐滿的rǚ房,不斷的搓揉。

「孩子。

,停一下,我快不能呼吸了!」秦青離開林雪茵濕潤的嘴唇,但是仍在她的臉上到處親吻著,吸吮著她的脖子,耳朵。

「嗯。

,嗯。

小青。

你。

好壞。

嗯。

」林雪茵輕聲在秦青耳邊嬌喘著。

秦青把手往下移動,撫摸著林雪茵的臀部,隔著睡衣觸感有點不足,於是秦青偷偷解開林雪茵睡衣的絲帶,睡衣隨即滑落。

秦青又把手往前移動,終於來到了林雪茵的禁地。

隔著內褲,秦青的手整個蓋在林雪茵的陰戶上面,來回的撫弄。

「啊。

嗯。

小青。

」秦青低下頭,解開胸罩,含住林雪茵高挺的rǚ頭,左右來回的吸吮。

「啊。

你壞。

你好壞。

」林雪茵的yín聲浪語,更是讓秦青興奮。

秦青讓林雪茵躺在沙發上,在燈光下,凝視著這美麗的身體。

「青。

你在看什麽啊。

羞死人了。

」林雪茵嬌羞的呻吟。

秦青一陣陣癡迷的道:「林姨,你真的好美,我愛死你了。

」「你還說,都不曉得我這這些日子來,受了多少煎熬,你這個木頭。

」林雪茵敞開心扉坦然的道。

「林姨,我不是沒有感覺,只是。

礙於父親。

我實在不敢往這方面想。

」「唉!我也很矛盾,可是你父亲现在在外边风流快活,你我相依为命。

虽然我是你后母,可是。

的对你的感情。

已经。

超出了一般的母子之情了,你知道吗?。

可是。

我又不敢。

都是你啦。

木头。

」林雪茵无法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

林雪茵感觉自己已经受够了秦开源,她不敢出轨,但是看着秦青一天天的长大,她的心中渐渐多了一份渴望,「你知道吗?我这些内衣裤,都是为你买的。

每一件,都想穿给你看。

」「林姨,望去知道,这些日子你受苦了!」秦青轻吻了一下林雪茵的额头。

秦青拉着林雪茵的手,隔着长裤贴在秦青的yáng具上,林雪茵随即用整个手掌握着,抚弄着。

「青。

你的。

好大。

」林雪茵娇羞的道,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秦青面前表现如此迫不及待,或许她真的是干枯了很久。

「林姨喜欢吗?」秦青刁钻的问道。

「你。

讨厌。

」林雪茵举起手假装要打秦青的样子,娇嗔的模样,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更让秦青aì极了。

「小青,林姨都被你脱成这样了,你呢?」林雪茵看着秦青道。

秦青飞快的脱去衣服,只剩一条内裤,兴奋的道:「这样公平了吧!」林雪茵主动伸出手隔着内裤握住秦青的yáng具。

「小青,秦青好几次都想摸摸它,可是。

」「我了解,林姨。

」林雪茵轻轻的拉下秦青的内裤,已经布满青筋的yáng具,蹦的跳了出来。

「啊!」林雪茵睁大眼睛,惊呼的叫道:「好大。

比我想像的还要。

」秦青微笑的道:「林姨,已后它就交你了。

」「小青。

」林雪茵突然張開嘴,把秦青秦青陽具含了進去,用嘴來回的套動秦青的陽具,口中發出嗯嗯的滿足聲音。

秦青如何也沒有想到,他的第一次,竟然就可以享受無比消魂的口交。

「嗯。

林姨。

好。

妳好棒。

」秦青由衷的讚道。

「孩子,你的真的好大,林姨的嘴都快塞不進去了,」林雪茵說完又含了進去,彷彿要把它吞進肚子似的。

這種感覺實在太舒服了,秦青把林雪茵的身體轉了過來,讓秦青的嘴可以親到她的陰戶。

林雪茵很柔順的任秦青擺佈,嘴一直沒離開的的陽具,好像怕它跑走一樣。

隔著薄紗透明的水藍色蕾絲三角褲,秦青撫摸著林雪茵已經濕潤的部位,因興奮而流出的yín水,已經滲濕了中間那條裂縫。

原本已經從三角褲邊緣露出的些許陰毛,現在更是整片顯現出來。

秦青把嘴貼緊林雪茵的陰戶,用舌頭舔著那條細縫。

「嗯。

嗯。

」林雪茵一邊含著秦青的陽具,一邊舒服的輕哼著。

「林姨,妳舒服嗎?」秦青輕輕拉開她三角褲蓋著陰戶的部份說。

「嗯。

,妳好壞,。

哦!。

好兒子。

林姨。

喜歡。

」林雪茵嬌聲的說。

終於,秦青看到了林雪茵的陰戶,細縫中泛出的黏稠yín水,濕透了那件三角褲,也濕透了濃密的陰毛。

「林姨,你這裡好美。

」秦青讚歎的說著。

「青。

嗯。

它以後。

也都是屬於你一個人的了。

」秦青得意的道:「我父親也不給了嗎?」說著,他舔著林雪茵的xiāo茓,用舌頭撐開那條細縫,舔著陰核。

「不給。

啊。

啊。

青。

好兒子。

你弄得我。

好。

好舒服。

」林姨忍不住轉過身來,瘋狂的吻秦青,一手仍不停的套弄著秦青的陽具。

「好青兒。

我要。

」「林姨,你要什麽?」秦青故意裝作不知的問道。

「你。

壞。

明知故問。

」林雪茵嬌羞的道。

秦青一陣得意,道:「我要你說嘛!」「不要,人家。

說不出口啦。

」秦青開解林雪茵道:「林姨。

我們之間不需要有什麽顧忌了,是不是?想什麽就說吧!」「可是。

哎呀。

說不出來。

羞死人了。

」林雪茵死活不依。

「說嘛!秦青要聽。

」秦青也是鐵了心。

「我。

我要。

」秦青大聲的喝道:「要什麽?」林雪茵心中一顫,道:「我要你。

幹我。

」秦青不依不饒的問道:「干你什麽?」「你壞死了啦!欺負我。

」林雪茵輕輕的搥打秦青的胸口。

「林姨,你要說出來,這樣我們之間才可以完全的享受男女之間的樂趣,別怕羞,來,告訴秦青,你想要什麽全都說出來。

」「小鬼,你。

說的是有道理。

我。

」林雪茵沒有說完,秦青輕吻她的嘴唇。

「青。

啊。

我不管了。

我要你用你的大ròu棒,。

插進我的xiāo茓。

幹我。

用你粗大的ròu棒。

插進後媽的xiāo茓。

」林雪茵一口氣說完,已經嬌羞得把臉埋在秦青的胸膛。

秦青馬上褪下林雪茵的三角褲,哇!整個陰戶已經完全的呈現在秦青面前。

秦青擡起林雪茵的雙腿,將它張開,現在看得更清楚了,黑色的陰毛下面,陰唇已經微微翻開,yín水正汩汩的流出,秦青握著飽漲的陽具,用龜頭抵住林雪茵的xiāo茓,來回撥弄,仍捨不得馬上插入。

「好兒子。

不要再逗林姨了,快。

插進來。

幹我。

」秦青再也忍不住,頂開林雪茵的陰唇,推了進去。

「啊。

輕。

輕點。

你的太大了。

要輕點。

」秦青順著yín水的潤滑,推進了一個龜頭。

「啊。

」林雪茵的全身繃得緊緊。

終於,秦青用力一推,把陽具全部插進林雪茵的xiāo茓裡面。

好棒,林雪茵的xiāo茓好緊,溫暖的ròu壁,緊緊的包住秦青的陽具。

「啊。

好。

好美。

青兒。

終於給你了。

你終於干我了。

我想要你。

幹我。

想了好久。

啊。

林姨永遠是你的人。

xiāo茓。

永遠只給你。

只給我的青兒干。

啊。

好兒子。

我愛你。

我喜歡你幹我。

干吧!。

」林雪茵整個解放了,已經沒有了倫常的顧忌,徹底的解放了。

秦青更加賣力的抽動著。

「嗯。

喔。

親愛的。

你干死我了。

好。

舒服。

再來。

快。

「秦青索xìng把林雪茵的雙腿架在秦青的肩上,把她的陰戶擡高,時深時淺,時快時慢的抽送。

「喔。

小青。

你好會插穴。

我要投降了。

啊。

幹我。

再幹我。

親丈夫。

好兒子。

我要。

我每天都要。

都要你幹我。

我是你的。

啊。

」林雪茵的yín聲浪語更刺激著秦青,十分鐘過去,他們身上都已經被汗水濕透了。

「好兒子。

我快不行了。

你好厲害。

好會幹穴。

林姨快被你。

干死了。

啊。

快。

快。

林姨快洩出來了。

」林雪茵只有呻吟,不斷的呻吟。

秦青已經決心讓林雪茵完全對秦青死心塌地,所以一直忍著,不讓自己shè精,一定要先讓林雪茵洩出來,秦青快速的衝刺。

「啊。

快。

快。

我要。

啊。

啊。

」一高呼後,林雪茵終於洩出來了。

「呼。

好兒子。

我好爽。

好舒服。

給你插死了。

」林雪茵脫虛一樣的呻吟氣喘道。

秦青低下頭吻她,林雪茵瘋狂的摟著秦青又吻又親。

「青。

你好厲害。

怎麽還不洩身?」「林姨,我要留著多給妳幾次。

」秦青驕傲的道,平日裡看那些洞房寶典、xìng交大法可不是紙上談兵。

林雪茵一陣嬌羞,「你壞。

不過。

我好喜歡。

」秦青溫柔的道:「林姨,說真的,舒不舒服?」「還用說嗎,你看,林姨的xiāo茓都被你干翻了。

」林雪茵滿意的道。

秦青低頭看看林雪茵的xiāo茓,果然整個陰唇都翻了出來,粉紅色的穴ròu摻著白色的yín水。

「林姨,對不起,痛嗎?」秦青疼惜的問道。

林雪茵微笑道:「傻瓜,林姨很舒服,被你插得我都飛上天了。

我從來沒有今天這樣快樂。

」「林姨,秦青好愛妳。

」秦青動情的道。

「我也好愛你,我整個身體都給你了,你以後要怎麽對林姨呢?」林雪茵問道。

秦青有點激動,興奮的道:「我。

要讓妳快樂,只要妳願意,我。

每天都要干妳。

」「好儿子,林姨好高兴,可是不要把身体弄坏了。

」林雪茵心中一阵荡漾。

「林姨,我是你养大的,是属于你的,只要能给妳幸福,怎样秦青都愿意。

」林雪茵一阵感动,咽哽的道:「林姨好感动,林姨什么都不管了,你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丈夫。

」「林姨,秦青抱妳去洗个澡。

」「嗯!」林姨双手环绕着秦青的脖子。

抱起林雪茵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沙发一大片都是林雪茵流出来的yín水。

「林姨,妳看!」「都是你啦!还看!」林姨一手伸出来握着秦青那依然坚挺,沾满林雪茵yín水的yáng具。

「青。

还要吗?」林雪茵动情的问道。

「林姨,这就要看妳了。

」秦青道。

「好,我们母子两今天好好的相聚,你要林姨怎样都可以。

」在浴室里秦青帮林雪茵冲洗着xiāo茓,林雪茵帮秦青搓洗yáng具,搓着搓着,林雪茵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它含进口中。

「林姨,你用嘴帮我洗。

好棒!」林雪茵aì不释手的又含又舔,秦青有些忍不住了。

「林姨,来,秦青想从后面插妳,好不好?」秦青提出自己的心中所想。

「林姨整个人都是你的了,只要你喜欢,我都给你。

」林雪茵说着转过身子,弯下腰挺起臀部。

「宝贝,来吧,从后面干我,今天就让我们干个痛快。

」说着,秦青拨开林雪茵的xiāo茓,挺起guī头抵住林雪茵的yīn唇。

「林姨,我要插进去了。

」「好。

来吧!干我青。

林姨的xiāo茓是你的。

随时可以给你干。

」秦青挺腰一插。

「啊!」整根陽具順利的從後面插進了林雪茵的xiāo茓。

「喔。

好兒子。

這個姿勢好棒。

好爽。

我以前怎麽都不知道。

嗯。

嗯。

俊。

好丈夫。

幹我。

用力幹我。

我要你每天幹我。

好不好?」林雪茵蕩漾的呻吟。

「林姨。

我會。

我會每天干妳的。

我要妳每天為我穿上不同的三角褲。

用我的大ròu棒翻開妳的三角褲來干妳。

好不好?」秦青邊說著,邊努力的抽送著。

「當然好。

啊。

那些三角褲。

本來就是為你買的。

啊。

嗯。

我要每天為你穿。

我要翻開。

它。

啊。

讓你。

插進我的xiāo茓。

喔。

好棒。

青。

你好會幹穴。

我。

身體。

心。

都給你了。

快。

我要你射進來。

射進我的xiāo茓。

我的子宮。

啊。

你的好長。

好粗。

我好爽。

啊。

頂到花心了。

干到子宮了。

」「林姨,妳的xiāo茓好棒。

好溫暖。

夾得我好緊。

好爽。

」「嗯。

不是林姨的穴緊。

是你的ròu棒太。

粗了。

林姨喜歡。

啊。

」秦青把胸膛貼在林雪茵的背上,雙手握著她垂下的大rǚ房,一邊抽送,一邊揉著。

「啊。

親兒子。

好哥哥。

我要瘋了。

林姨是你的人。

我太舒服。

我要叫你好哥哥。

好哥哥。

你好會幹。

幹得我好爽。

啊。

不行了。

快。

快射進來。

射進我的xiāo茓。

射進我的子宮。

我們一起。

啊。

」秦青一陣狂插,終於,將jīng液射進了林雪茵xiāo茓裡面。

林雪茵也泄了,可以从她不停收缩的xiāo茓感觉出来,一会儿,秦青拔出插在林雪茵yīn户里的yáng具,林雪茵仍维持着弯腰的姿势。

「啊。

青。

」只看见一股yín水从林雪茵的穴口流出,顺着大腿流向地板。

「喔。

好丈夫。

我被你干死了。

脚都麻了。

xiāo茓也麻了。

」秦青从后面搂着林雪茵,扶她起身,「林姨,辛苦妳了!」林姨转过身抱着秦青直吻,「青。

好儿子。

我好幸福。

干得我。

爽死了。

」「林姨,妳也好棒,我也很舒服。

」「来,我走不动了,抱我回房间去。

」林雪茵撒娇的依偎在秦青怀中道。

秦青双手将林雪茵从浴室抱出来,林雪茵像小棉羊一样的偎在秦青的怀里,不由得秦青的yáng具又勃起了,刚好顶在林姨的屁股上。

「啊。

青。

你。

又。

不行了。

林姨投降了。

真的不行了。

」「林姨,妳刚刚才说,随时都可以让我干的,怎么忘了?」秦青一阵得意的卖弄道。

「不来了啦。

你就会欺负林姨。

先回房再说吧!我们先休息一下,好不好?休息过以后,林姨会换上你喜欢的三角裤,再让你好好干,你知不知道?刚才在厨房,林姨故意让妳看林姨的三角裤,然后偷看你洗澡,看到你那粗大的yáng具,确定林姨让你动心以后我才下定决心把身体给你。

所以,在房间换衣服引诱你,等你进来抱我,可是。

你这个木头。

就是非要让林姨主动不可。

」林雪茵终于道出心中压抑许久的想法。

秦青一阵感动,最难销就是美人恩。

林雪茵道:「林姨已经完全是你的人了,你随时都可以干我,但是,要保重身体,别弄坏了,好吗?」「林姨,我知道了,不過,剛剛在插妳的時候,妳叫我什麽,我沒聽清楚,可不可以再叫我一次?」「你好壞。

林姨把身體都給你了,你還要欺負我。

」「好嘛!叫啦,我要聽。

」秦青也撒賴皮的道。

「唉!真是,冤家,你這小冤家。

」林雪茵說著親了秦青一下,然後在秦青耳邊輕輕的說。

「哥。

哥。

我的好哥哥。

你幹得小妹好爽,你是我的好兒子,也是我的好哥哥、好丈夫,我是你的林雪茵,也是你的好妻子,你好會幹穴,林姨被你幹得好爽。

這樣滿意了吧?」聽到林雪茵這一番yín蕩的告白,秦青秦青陽具不由得更漲了幾許,頂了林雪茵的屁股一下。

「滿意,我的小浪穴老婆。

」秦青吻了林姨的唇一下,走向臥室幸福生活之yín亂家庭 第三章纏綿不知道睡了多久,秦青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一點了,懷裡的林雪茵已經不在,秦青赤裸著身體下床,聽到廚房裡有聲音,秦青來到廚房,林雪茵已經換上了衣服,是另一件秦青沒見過的蕾絲睡衣,依然可以看見睡衣裡面另一件窄小的粉紅色三角褲,林雪茵轉過身來。

「青,你醒了,吃點夜宵吧!」「林姨,妳真的好美啊!」秦青一手接過她的三明治,一手摟著她的腰說。

「嗯。

只給你看喔!」林雪茵像個頑皮的小女孩,俏皮的說。

秦青掀起林雪茵的睡衣,想仔細看看這件粉紅色的半透明三角褲,好小的一件,兩邊只是用一根絲帶繫著,中間的部份只蓋住了重要的部位,濃密的陰毛從三角褲的邊緣蔓延出來,秦青不禁伸出手輕輕的撫摸它。

「喜歡嗎?」林雪茵問道。

「林姨,我很喜歡,好漂亮,好xìng感。

」說著的的手伸進了三角褲裡面,整個手掌貼著林雪茵的陰戶,撫弄著陰毛。

「林姨,妳的毛好柔軟,摸起來好舒服。

」秦青用中指順著林雪茵的裂縫來回搓揉。

「嗯。

啊。

青。

先吃吧。

吃飽了。

林姨。

再給你。

給你幹。

我今晚。

要讓你完全的享受林姨的身體。

嗯。

」「林姨,那你呢?吃飽了沒有?」秦青關切的問。

「林姨吃過了,不過。

林姨還想吃。

」林雪茵詭異我微笑道。

秦青把吃了幾口的三明治遞給林雪茵。

「不要,我不要吃這個,我要。

我要吃。

你的。

」林姨細聲的說著,然後伸手握著秦青又勃起的大ròu棒。

「林姨。

好,讓我先舔舔妳的xiāo茓。

」秦青放下三明治抱起林雪茵,讓她坐在流理台上。

秦青低下頭靠近林雪茵的陰戶,那裡已經又是yín水氾濫了,秦青沒有脫下三角褲,就隔著這薄薄的一層,秦青開始舔弄xiāo茓的部位。

「喔。

嗯。

親。

親愛的。

好。

」秦青翻開粉紅色的三角褲,將舌頭伸進的林雪茵的陰唇。

「啊。

嗯。

哥哥。

小丈夫。

我好幸福。

好舒服。

再進去。

再進去一點。

」一股白色的yín水汩汩地流出,秦青把它吸進口中,吞了去。

秦青品嚐得津津有味的道:「林姨,妳xiāo茓的水好香,好好吃。

」「吃吧。

親愛的寶貝。

吃林姨的xiāo茓。

」林姨舒服的仰起頭雙手抱著秦青的頭,撫弄秦青的頭髮,一副忘我的樣子。

「乖兒子。

我要。

我要你。

幹我。

用你的大jī巴。

干進我的小yín穴。

不。

不要再舔了。

我快受不了。

」林雪茵又發浪的呻吟。

「林姨不是还要吃我的大ròu棒吗?」「要。

我要。

我要用xiāo茓。

吃你的。

大jī巴。

」秦青马上将林雪茵的双腿架在肩上,握着yáng具,抵着林雪茵的yīn户,但是并没有马上插进去,只是在洞口不断的磨擦。

「小鬼。

你好坏。

又要逗林姨了。

快。

快插进来吧。

」林雪茵一阵搔痒。

秦青轻轻一挺,粗大的yáng具就全部顶进了林雪茵的yīn道里面。

「啊。

好粗。

好棒。

好丈夫。

好老公。

林姨的xiāo茓。

好满足。

」秦青先慢慢的抽送,插得林雪茵不停的yín声浪叫。

「青青。

儿子。

你好会干。

穴。

啊。

我aì你。

嗯。

」一会儿秦青抱起林雪茵,yáng具仍然插在林雪茵的yīn道里面。

「好儿子。

你要。

带林姨去那里。

?。

啊。

这样。

好爽。

」秦青让林雪茵整个攀在秦青身上,一边走向卧室,一边抽送。

「好儿子。

亲哥哥。

你那里学来的。

这一招。

好棒。

」林雪茵一路上浪叫不停。

来到卧室后,秦青放下林雪茵,抽出yáng具。

「不要。

你坏。

怎么不插了。

林姨正舒服呢。

」「林姨,我们换个姿势,妳在上面,好不好?」「坏死了! 」林雪茵说着翻身跨坐在秦青身上,一手扶着秦青的yáng具抵住穴口,迫不急待的用力一坐。

「嗯。

美。

美死了。

」林雪茵隨著床的擺盪,一上一下的套弄,不時的閉上眼睛,享受這種主動的快感。

「林姨,我要來了。

」秦青也順著床的擺動,上下的配合林雪茵的套弄,只聽見彈簧床和陽具抽動xiāo茓的唧唧聲。

「唧。

唧。

唧。

」林雪茵的yín水流得好多,秦青的大腿都沾滿了。

「啊。

啊。

好棒。

我飛上天了。

小丈夫。

親兒子。

你好棒。

我快。

快不行了。

沒力了。

」秦青隨即一個翻身,把林雪茵壓在下面,擡起她的雙腿,幾乎將她的身體彎成了一百八十度,陽具在xiāo茓裡一陣狂插猛送。

「唧。

噗。

唧。

唧。

噗。

唧。

唧。

噗。

唧。

」「乖兒子。

林姨的xiāo茓。

美。

不美。

你喜不喜歡。

?。

啊。

林姨愛你。

xiāo茓。

小浪穴愛你。

的大jī巴。

幹我。

幹你的親我。

干死我了。

林姨的xiāo茓。

永遠。

只給我親兒子干。

啊。

」突然一陣酥麻,秦青忍不住射出了jīng液,林姨同時也洩了。

整個身體緊抱著秦青,雙腿夾著秦青的腰不肯鬆開。

一會兒。

「林姨,雪茵。

」秦青輕喚仍在陶醉中的林雪茵,粗大的陽具仍然滿滿的塞在林雪茵的xiāo茓裡面。

「嗯。

其。

林姨好幸福,給你幹死了,你怎麽這麽厲害?」「林姨,告訴妳一個秘密,其實從我懂事以來,我就把妳當作xìng的對象,幻想著跟妳作愛,妳跟我幻想中的仙子樣子一樣美麗,不,更美麗,所以幾年來,我就比較能控制自已shè精的時機。

」「原来如此,难怪这么久都不泄身,唉!我大概注定是你的人了。

哎呀。

你又涨起来了。

」林雪茵一阵感叹,心中却是无比满足。

「林姨,如果妳身体还撑得住,就让我们干到天亮,我要把这十年来对妳的欲望,全部发泄出来。

」「嗯。

乖儿子。

我也要把十年来亏欠你的,全部都给你。

干吧。

我的xiāo茓。

今天。

以后。

都属于你的。

」就这样秦青和林雪茵不断的变换各种姿势,疯狂的xìng交,林雪茵不停的浪叫着,不知道泄了多少次,一直到天亮秦青们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幸福生活之yín乱家庭第四章周末生活这一睡直到次日天大亮,秦青才悠然醒来。

秦青看见伏压在身下春梦中的林雪茵,和自己赤裸裸的缠绵地互拥在一起。

想起昨夜那销魂蚀骨的欢愉,翻云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林雪茵粉妆玉琢柔肌滑肤的胴体,一丝不挂的压在身下,紧小的mī穴仍噙含住自己软缩如绵的宝贝,秦青真不敢相信他梦寐以求的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实。

秦青星目含情脉脉地看着美梦正酣的林雪茵,她羊脂白玉般的香腮艳红迷人,且仍然隐现春意宛如海棠春睡,并且林雪茵此刻在睡中似是梦到了什么美事,娇颜梨涡浅现莞尔一笑。

这笑容再加上林雪茵妩媚撩人的玉靥,实是令人心旌摇荡,难以自持。

秦青欲火腾升,情欲勃发。

他那在林雪茵销魂ròu洞中休息了一夜的宝贝,又恢复了勃勃生机,一下就硬梆梆地将林雪茵犹湿润的yīn道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没有一处没被贴到。

秦青立刻急不可待地抽插起来,被他插醒的林雪茵,睁开亮丽的美眸娇媚地一看秦青,柔声道:「宝贝,弄了一夜还没够啊。

」秦青边抽插边道:「弄一夜怎么够,就是弄一辈子我也不够。

」林雪茵芳心甜甜的,她俏脸微红,娇羞地嫣然一笑道:「那你就尽情地弄吧。

」倆人休息了一夜,現在是精力充沛,幹勁十足。

秦青是奮力揮舞著他又粗又壯又長又燙的寶貝,在林雪茵溫暖柔軟的ròu穴中恣意地橫衝直撞。

一股接一股美妙甜美的銷魂快感,自寶貝與嫩穴四壁的摩擦中油然而生,波濤洶湧地襲上倆男女的心頭,湧遍渾身。

林雪茵舒爽得晶瑩如玉的香腮緋紅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啟,櫻桃小嘴只張,鶯聲燕語,不絕於耳。

她粉臀只扭,玉腰只扭,縱體承歡。

秦青俊面漲紅,微微氣喘地更為用力地狂抽猛插著。

兩人下體陰陽交合處,林雪茵肥厚艷紅的大陰唇,及ròu穴口緋紅柔嫩的小陰唇,被寶貝抽插得一下張開一下閉合,恍如兩扇紅門翕張不已,而rǚ白色的愛液好像蝸牛吐沫,自ròu穴中滴滴只下。

兩人如膠似漆,曲盡綢繆地不知鏖戰了多久。

林雪茵平坦光滑的玉腹忽地向上一挺,白膩渾圓的肥臀急搖,紅唇大張「啊」地浪叫一聲,一股滾燙的陰精自ròu穴深處湧出,她暢快地達到了高氵朝 。

秦青龜頭在這陰精的衝擊下,腰背一酸,心頭一癢,陽精直射而出。

洩了身的兩人微微氣喘地纏抱在一起。

過了好一會兒,林雪茵看見外面太陽已經老高,立刻道:「青兒,快起來,太陽都老高了。

」秦青道:「不,我才不起來,茵兒。

」林雪茵一愣,道:「茵兒?」秦青抱住她道:「對,你就是我的茵兒,我的娘子。

」林雪茵心中一甜,道:「好,林姨依你。

快點起來。

」秦青嘟起嘴道:「我不是說過不起床的嘛!」林雪茵道:「你怎麼不起來?」秦青初嘗這人間美妙無比的ròu味,食髓知味,yín興絲毫不減。

他手仍然握著林雪茵酥胸上,那一對肥大白嫩的ròu球道:「茵兒,我們今天不下床了,一天都呆在床上好嗎?」林雪茵杏眼關切地看著道:「寶貝,你是不是累了,想在床上休息,都怪我不好。

」秦青道:「我不是累了,我是想……」說到這他手伸到林雪茵桃花勝境,輕輕地愛撫,俊臉邪笑望著林雪茵。

林雪茵隱隱知道他的用意,她嬌軀扭了扭,粉面微紅道:「又亂摸,不下床,幹什麼?」秦青笑道:「我們在床上行魚水之歡呀。

」林雪茵想到要在床上交歡一整天,不由春心一蕩,白膩的玉頰泛起紅潮,剪水雙眸嬌羞地一看秦青道:「那怎麼行,待會你父親回來怎麼辦?再說你明天還要上學。

」秦青道:「就是明天要上學,才要好好把握今天,我父親他還把這裡當家嗎?茵兒,這就是我們的愛巢。

」林雪茵柔聲道:「好,好,我答應你。

」就在此時秦青腹中傳來飢餓的「咕咕」的叫聲,林雪茵道:「青兒,是不是餓了。

」林雪茵道:「啊,青兒快起來,我去煮飯給你吃。

」秦青道:「不,我不吃飯。

」「那你要吃什麼?」秦青微笑道:「我要吃nǎi。

」他一口噙含住林雪茵珠圓小巧腥紅的rǚ頭吸吮起來。

林雪茵道:「傻孩子,我現在這哪有nǎi給你吃啊,乖,寶貝讓我去做飯。

」林雪茵軟言溫語勸導好一會兒,秦青仍是我行我素吸吮著林雪茵的rǚ珠,就是不依。

林雪茵想了想,俏臉微微羞紅,輕柔地道:「青兒你不是說要呆在床上一天嗎,若不吃飯,等一下哪來的力氣……」說到這,出於羞怯令她難以繼言。

秦青最喜歡看林雪茵醉人的羞態,他故意問道:「等一下哪來的力氣做什麼,茵兒你怎麼不說了。

」林雪茵嬌膩地道:「你知道還問我。

」秦青道:「我就是不知道才問嗎,你說呀。

」林雪茵又轻又快地道:「你不吃饭,哪有力气来插茵儿,满意了吧,小坏家伙。

」林雪茵明眸娇媚地白了眼秦青,白腻的芙蓉嫩颊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娇艳如花。

秦青星目陶醉地凝视着林雪茵,衷心地赞叹道:「我的好娘子,你真美。

」林雪茵芳心十分甜蜜,她轻轻一笑道:「宝贝,这下该让我起来了吧。

」秦青道:「茵儿,你要快点。

」「嗯。

」林雪茵秀腿一着地,刚站起,下体忽传来一阵火辣辣的裂疼。

她黛眉一蹙,「哎哟」娇嘀一声,娇躯又坐到了床上。

秦青紧张地问道:「茵儿,你怎么了。

」林雪茵娇容微红道:「没什么,可能是太久没弄了,有点疼。

」「那我去给你弄早餐吧。

」「不,还是我去,你等一下就好了。

」林雪茵低头一看下体,只见下体黑长的yīn毛湿淋淋的胡乱散贴在ròu阜上,肥厚艳红的大yīn唇大大的向两边翻出,嫣红细薄的小yīn唇犹微微张开着,现出一手指大小的圆孔。

她暗惊道:「怎会这样,就是当年破瓜也没有这样啊。

」她细细一想道:「是啊,自己从未被青儿这么大的宝贝插过,又从未弄过如此久,从昨夜到现在共弄了五次,也难怪会弄成这样。

」她坐了一会儿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起身穿衣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端回来了一碗营养桂圆参汤道:「青儿,是参圆,快来吃。

」秦青道:「我不想吃了。

」林雪茵道:「说好了的,怎么又不吃了,来,乖宝贝,要不我喂你。

」秦青道:「你喂我,好,我吃。

」林雪茵端着参汤背靠着床头坐在床上,秦青头压着林雪茵温暖柔软的大腿,让林雪茵喂他吃。

林雪茵用调羹弄起人参、桂圆、莲子等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然后尝试了下不烫了,才喂给秦青吃。

秦青吃了粒后,林雪茵又弄起一粒正待喂给他吃,秦青道:「茵儿,你吃吧。

」林雪茵道:「我不饿,你吃了我再吃。

」秦青道:「不吗,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林雪茵又是无奈又是心喜地道:「好,我吃。

」就这样两人你一口我一口,俩情融洽地吃完了三碗参汤。

吃了汤圆,秦青就欲翻身而上,林雪茵阻止道:「青儿,现在不行。

」秦青道:「为什么?」林雪茵道:「刚吃了饭就弄,会有伤身体的。

」秦青只得做罢。

过了一会儿,秦青等不急地道:「茵儿,可以了吧。

」林雪茵道:「才过了一会,还不行。

」秦青道:「那还要多久?」林雪茵道:「至少还要半个小时。

」「啊,还要半个小时。

」秦青噘起嘴道:「这么久。

」林雪茵捧起他的脸,嫣红温软的香唇在秦青嘴唇上极其缠绵地一吻,她粉颊微微酡红,美眸情意绵绵地望着秦青道:「宝贝,不要急,到时茵儿随你怎么弄都行。

」这一吻吻去了秦青心中的怨气,他道: 「那我先玩玩你的rǚ房总可以吧。

」林雪茵娇声道:「你这孩子就是贪,不弄我这,就要弄上面,一点都不放过茵儿。

」秦青笑道: 「谁叫茵儿你长得这么美。

」他解开林雪茵纯白的睡衣,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酥胸上,丰硕圆润的豪rǚ,温软滑腻胜似塞上酥。

秦青一口饥饿地将雪白温软的玉rǚ含了个满口,然后他含住rǚ房嫩滑的柔肌,边吸吮边向外退。

直到嘴中仅有莲子大小的rǚ珠,秦青遂噙含住rǚ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不时他还用舌头舔着环绕在rǚ珠周围粉红的rǚ晕,他手也没歇着,在另一丰rǚ上恣意地揉按玩弄着。

林雪茵被他弄得心旌摇荡,rǚ房麻痒不已,呼吸不平。

秦青愈弄yín兴愈增,他将舌头抵压住rǚ头在上面打圈似的舔舐着,不时还用牙齿咬住rǚ珠轻轻地磨咬几下。

他揉按另一豪rǚ的手在更为用力揉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rǚ头揉擦着。

秦青吸吮舔舐揉擦下,林雪茵珠圆小巧的rǚ珠渐渐地挺胀起来,变得硬梆梆的了。

他遂又换一rǚ珠吸吮舔舐。

弄得林雪茵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自椒rǚ升起的异痒遍及全身,内心深处的情欲被激起。

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在床上慢慢地蠕动着,芳口浅呻底吟道:「喔……痒死了……青儿别吸了……我好痒……」血气正旺的秦青听到这娇语春声,目睹林雪茵千娇百媚,隐含春意的玉颊,他欲火高涨,宝贝忽地硬挺起来,硬梆梆地顶压在林雪茵柔软温热的玉腹上,他激动地愈加用力地吸吮舔舐着嫩rǚ。

林雪茵本已是春心大动,骚痒附体了,现再被秦青灼热硬实的宝贝一顶压,春心是荡漾不已,更觉浑身麻痒难当,尤其是下体那桃源洞穴感到无比的空虚和骚痒。

她那本就很是丰盈的rǚ房,在经过秦青的这番吸吮刺激后,迅速膨胀起来比原来更为丰满饱胀,粉红的rǚ晕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小巧的rǚ珠也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

林雪茵呼吸急促地喘息着,樱口低声叫痒不已:「青儿,求求你别吸了,好孩子,我快痒死了,啊,好痒,快进来。

」异痒附体的娇躯在榻上蠕动得更为厉害。

吸吮舔舐嫩rǚ的秦青此刻也是慾火攻心,忍不住了。

他起身,挺起超愈常人的寶貝,對準林雪茵春潮氾濫的桃源洞穴,屁股一挺,直插入穴。

林雪茵只覺這一插,ròu穴中的騷癢頓無,一股甜美的快感直上心頭。

林雪茵爽得雪白細膩的酥胸一挺,粉頸一伸,螓首翹起,櫻口半張,「啊」地愉悅地嬌吟一聲。

早已是迫不及待的秦青,將粗壯的寶貝在林雪茵濕潤溫暖的銷魂ròu洞中抽插不已。

在一陣陣妙不可言的快感衝擊下,林雪茵埋藏在腦海中沈沒已久的經驗全甦醒過來。

她微微嬌喘著,挺起豐潤白膩的肥臀來配合秦青的抽插。

可能是太久沒弄了的緣故,她的動作顯得有些生疏,配合得不是很好。

秦青寶貝向下插入時,她粉臀卻下沈,ròu穴又未對準秦青的寶貝。

秦青抽出時,她玉臀一陣亂搖。

如此弄得秦青的寶貝不時插了個空,不是插在林雪茵的小腹上,就是插在林雪茵大腿根部的股溝上或ròu阜上,有時還從美妙的ròu穴中滑了出來。

秦青急了,雙手按住林雪茵滑膩富有彈xìng的粉臀道:「茵兒,你別動。

」林雪茵道:「青兒,你等一下就知道我動的好處了。

」她纖纖玉手拔開秦青的手,繼續挺動著豐臀。

在又經過數次失敗後,林雪茵配合得較為成功了。

秦青寶貝向下一插,她就適時地翹起白淨圓潤的玉臀對準寶貝迎合上去,讓秦青的寶貝插了個結結實實。

寶貝抽出時,她美臀向後一退,使嫩穴四壁更為有力地摩擦著寶貝及龜頭。

如此秦青只覺省力不少,下體不要像以前那樣壓下去,就能將寶貝插入到林雪茵mī穴的深處,並且寶貝與嫩穴四壁的摩擦力度也增強了,快感倍增,一陣陣無法言喻的快感直湧心頭。

秦青歡愉地道:「茵兒……你……你動得……真好……真爽……啊……」林雪茵何嘗也不是更爽了,她眉目間春意隱現,瑩白的嬌容緋紅,唇邊含笑道:「寶貝,茵兒沒騙你吧,你就只管用力就是了。

」秦青屁股在上一高一底地动着,林雪茵挺翘白腻的肥臀,在下频频起伏全力迎合秦青的抽插。

俩男女皆舒爽不已,渐入佳境。

终于在一股股欲仙欲死的快感席卷下,这两人又畅快地泄身了。

秦青想起林雪茵方才疼痛之事,不由心存疑问地道:「茵儿,刚才我插入时,你怎么会疼?」林雪茵闻言白皙的娇颜霞烧,娇声道:「你这孩子哪来这么多的问题。

」秦青笑道:「你不是有什么不懂就问你吗。

」林雪茵道:「这个问题你可以不要弄懂。

」秦青道:「好茵儿,你就告诉我吧,你不说我就乱动了。

」秦青挺起仍是坚硬似铁、插在林雪茵销魂ròu洞中的宝贝,就欲动起来。

林雪茵忙道:「你别动,我告诉你。

」秦青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看着林雪茵。

林雪茵含水双眸一看秦青,娇声道:「你呀,真是我命中的克星。

」林雪茵嫩滑皓白的玉颊羞红,心儿轻轻地跳动,轻声道:「你的宝贝又粗又壮,我的yīn道本来就小,从未被你这大的宝贝插过,又这么久没弄了,你插进来茵儿自然是有些疼。

」秦青一听,兴奋的道:「那茵儿是不是不喜欢我的宝贝?」林雪茵媚眼流春,含羞带怯地看了眼秦青,道:「傻孩子,林雪茵怎么会不喜欢。

要知道林雪茵虽然有些疼,但是林雪茵获得的快感是远胜于这疼的。

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特大号的宝贝插呢?想不到青儿居然有这么大的本钱,我好高兴。

」这番话林雪茵说的是极轻极快。

道完此言,林雪茵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艳如桃李。

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秦青。

秦青见林雪茵夸奖自己的宝贝,心中是无比的欣喜。

他见林雪茵这媚若娇花,使人陶醉的羞态,童心忽起,他装作未听真切的低下头,附耳在林雪茵樱桃小嘴边问道:「好茵儿,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林雪茵嬌聲道:「誰要你沒聽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說了。

」秦青求道:「好茵兒,你就再說一次吧,這次我一定聽清。

」林雪茵無可奈何,遂又羞紅著臉,強抑制著心中的無比羞意將方纔的話又說了一次。

林雪茵說完後,美眸瞥見秦青臉上促狹的笑容,立知自己上當了。

頓時,她嬌勁大發,粉拳捶打著秦青嬌嗔道:「青兒,你好壞,我……。

」此時此刻的林雪茵哪裡還像是秦青的林雪茵,簡直就恍如一情竇初開的嬌縱少女。

秦青笑道:「我怎麼又騙你了。

」林雪茵玉雕般的瑤鼻一翹,紅唇一撇,嬌聲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秦青笑道:「那就罰我讓茵兒再嘗嘗我的大寶貝。

」秦青挺起寶貝又開始了抽插。

這已是陷入亂倫情慾中的兩人的第六次,這次林雪茵迎合得比上次更為默契,沒有一次讓秦青插空和讓秦青的寶貝從ròu穴中滑出。

兩人的快感從未間斷過,銷魂蝕骨妙趣橫生的快感,源源不斷地襲上倆男女的心頭。

秦青被這快感刺激得很是興奮,慾火高漲,肆無忌憚地奮力揮舞著他硬若鐵杵碩壯無比的寶貝,在林雪茵的銷魂ròu洞中大起大落地狂抽猛插。

他插時寶貝直插到林雪茵嫩穴最深處方才抽出,抽時寶貝直抽到僅有小半截龜頭在ròu穴中才插入,而在經過這麼多次秦青也變得較為嫻熟了,抽出時寶貝再沒有滑出xiāo茓,在剛好僅有小半截龜頭在ròu穴中時,他就把握時機地用力向嫩穴深處一插。

如此一來,妙處多多。

一來不會因為寶貝掉出來而使停頓,二來女的快感也不會再因此而間斷,三來女的ròu穴四壁的嬌嫩敏感的陰ròu,從最深處到最淺處都受到了環繞在龜頭四周凸起ròu稜子強有力地刮磨。

林雪茵爽得媚眼如絲,眉目間浪態隱現,美麗柔媚的花容紅霞瀰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綻開,紅膩細薄的櫻唇啟張不已,吐氣如蘭,嬌喘籲籲,yín聲浪語,不絕於耳:「青兒……啊……喔……哦……你……你插得我……好爽……寶貝……用力……」林雪茵玉臀在下更為用力更為急切地向上頻頻挺動,修長白膩的玉腿向兩邊愈加張開,以方便秦青大寶貝的深入,她桃源洞穴中的蜜液,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而流。

秦青眼見林雪茵這令人心醉神迷的嬌媚萬分的含春嬌容,耳聽讓人意亂神迷的鶯聲燕語。

心中十分激動,情慾亢奮,氣喘噓噓地挺起他又粗又壯又長又燙的寶貝,在林雪茵暖暖的濕滑滑的軟綿綿的銷魂ròu洞中,肆無忌憚地瘋狂抽插不已。

環繞在龜頭四周凸起ròu稜子,更為有力的刮磨著林雪茵嬌嫩敏感的mī穴四壁,而mī穴四壁的嫩ròu,也更為有力地摩擦著寶貝及大龜頭,翕然暢美的快感自也更為強烈了。

兩人高氵朝 疊起,屢入佳境,飄飄欲仙的感覺在兩人的心中和頭腦中油然而生。

兩人全身心地沈醉於這感覺中,渾然忘我,只知全力挺動著屁股去迎合對方。

林雪茵紅潤的玉靨及高聳飽滿的玉rǚ中間,直滲出縷縷細細的香汗,而一直在上抽插的秦青更是累得汗流浹背,上氣不接下氣地喘息著。

然而,縱是如此兩人仍是不知疲倦,如膠似漆地你貪我戀,纏綿不休。

最後在一股酣暢之極的快感衝擊下,兩人這才雙雙洩洩身,兩個人都魂遊太虛去了,這是兩人弄得最久的一次。

此刻已是傍晚了,兩人精疲力盡地癱軟在床上,四肢酸軟無力昏昏欲睡,誰也沒有力氣說一句話。

好半天倆男女才緩過氣來。

林雪茵感覺渾身骨頭宛如被抽去了似的,全身酸疼使不出絲毫力氣,從來沒有這樣疲倦過。

林雪茵看見秦青額頭遍是汗珠,黑髮濕淋淋的,她芳心一疼,竭盡全力舉起乏力的素手,揩去秦青額頭的汗珠,杏眼柔情無限,無比憐愛地注視著秦青,溫柔地道:「青兒,以後不要再用這麼大的力了,看把你累的。

」秦青懶洋洋地笑道:「不用力,哪能這麼爽。

」林雪茵慈藹地一笑道:「你這孩子來是貪。

」兩人互擁著小憩了一會兒,林雪茵感覺粉臀、大腿裡側及陰部,被陰液浸潤得濕乎乎的黏黏的十分不適。

她遂道:「青兒,起來。

」秦青道:「起來,幹什麼?」林雪茵桃腮微紅道:「我身上黏乎乎的,想要去洗個澡。

」林雪茵這一說,秦青也感到渾身汗濕濕的很是不舒服,他道:「我也要洗澡。

」。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