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妈妈何颖的沉沦

妈妈何颖的沉沦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叫陆辰,今年17岁,是市实验中学一名高二的学生。

我的初中也是在这里上的,去年夏天,我以一个还算不错的成绩留在了这所学校上高中。

“叮咚!叮咚!”星期六的下午,我正在房间里写作业,突然听到有人按了我家门铃。

“谁啊?”我连忙从房间出来打开家里的防盗门。

“您好,快递公司,何颖女士在吗?这里有她一个包裹”打开门一看是一个手里拿着包裹的邮递员。

“她不在家,我帮她签收吧”妈妈每周六的下午都会去兼职做家教。

“好的,请您在这里签个字”签完字后,我就拿着包裹把门关上了。

“寄出那一栏的姓名地址怎么都是空的?而且包裹里怎么会这么轻!究竟是什么东西啊?”望着放在桌子上的包裹,我自言自语的说着。

也许是感觉到哪不对劲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拆开了包裹,拿出那些防摔的海绵,让人意外的是里面只有一个U盘,U盘底下是一张纸。

“不想这些被放到网上的话,明天晚上到老地方来!”看着纸上的字,我十分纳闷,妈妈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呢!我把包裹拿到房间里,把U盘插到电脑的USB接口上,打开U盘之后,里面有一个文件夹,“啊!”是妈妈的两张艳照和两个视频!我先放大了第一张照片,这是一张接近70度的角度拍的,只见妈妈侧着脸不愿意看镜头,上身全裸,两只浑圆丰硕的rǚ房上都有轻微的压印,双手被细绳捆住放在头的上方,双腿被摆成“M”形,裆部的丝袜被撕开的很彻底,内裤被挂在了右腿的小腿上,下体那里有残余的白色的液体。

再放大第二张照片,一个男人斜着平躺在床上,虽然男人的脸上打了一层白光马赛克,但是看得出来年龄并不大,妈妈全裸的坐在他的胯上,男人的yīn茎应该已经插在了妈妈的下体中,妈妈的双手被反捆在身后,脸庞朝着天花板的方向,露出狰狞的表情。

看完照片后,我有些迫不及待的要看视频了…我先打开了第一个视频,画面开始后,很显然视频是在偷拍,是一个人拿着手机偷偷的跟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妈妈,画面中的妈妈上身穿着一件黑色衬衣,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超短裙,底下穿着ròu色连裤丝袜的双腿蹬着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

听的出来拿手机的人身旁应该还有两个人,他们小心翼翼一般的跟着,可以看出,那地方是一条小巷子,是妈妈回家的必经之路。

拿手机的人对着周围环绕了一下,确认没有人后,做出一个“OK”的手势后快速的靠近,可能是步伐加快的原因,手机出现了晃动的镜头,然后是妈妈听到了动静,回过头,表情露出恐慌的说了一句“啊!你们……”画面就黑屏了,第一个视频播放结束。

紧接着,我又打开了第二个视频,画面开始后,妈妈已经躺在了一张床上,姿势和第一张照片上差不多,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内裤还穿在身上,丝袜也还是完整的,嘴被毛巾堵住了,妈妈不停的左右摇头,剧烈的挣扎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视频是没有声音的,可能是做过处理。

这时第二张照片上出现的那个年轻男人背身进入了视野,看到这里时,我感觉男人后背上的纹身好像很眼熟的样子!男人光着身子上了床,在妈妈的全身上下狠吻了一番后,蛮力的撕开了妈妈裆部的丝袜,接着把妈妈的内裤褪了下来,挂在妈妈的右腿小腿上,男人把头扎在妈妈的两腿之间,舔妈妈的下体,此时的妈妈,身体瞬间颤抖了一下!过了一会,男人把妈妈腿摆成“M”形,用手握着自己的yīn茎对准妈妈的下体插了进去!男人抽插的频率由慢到快,由于男人是背对着屏幕的,他把妈妈压在身下,我看不到妈妈的表情。

过了大概10分钟吧,男人停止了抽插,男人的身体一抖一抖的,应该是在妈妈的下体shè精了,这个时候画面又黑屏了,第二个视频也播放结束了。

此时的我,目光呆滞的对着电脑屏幕,脑海中苦思回想男人后背上的纹身,因为我的确印象里见过…突然间,我想到了一个人“熊坤!”他是我们学校初三的一名学生,初中的人都叫他坤哥,我们由于经常一起打篮球,就都叫他阿坤。

阿坤平时非常yīn沉,在学校里经常打架闹事,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打架王,别看他年纪小,只有15岁,但是他的个头非常高,也很壮实!我们学校周围的几个学校也都是他的地盘。

到了初三,教他的老师实在受不了了,就直接对他说“你可以不来学校,来了学校也可以不用上课,但是你不能再在学校打架闹事了”最后他同意了,但是也没有不再来学校,只是依然会频繁的旷课而已。

我曾经在篮球场看阿坤有过光着上身打球,他的后背上纹了一条青龙,和视频中那个男人后背上的一模一样,185CM的身高,健壮的身材,黝黑的皮肤都非常的匹配,我现在基本可以断定视频中的那个男人就是阿坤了!“妈妈怎么会被……”正当我的内心充满疑问的时候,啊!想起来了!两周之前阿坤见过我妈妈。

“阿辰,刚才那是谁呀?”两周前的一天中午妈妈来学校门口给我送东西,我正巧碰到阿坤从校外回来,我把妈妈送上出租车后,阿坤走过来问我道。

那天妈妈穿着一件深红色的西装小外套,内穿一件白色的衬衣,下身穿着一条深红色的职业套裙,套裙下是一双匀称的双腿,光滑的双腿上穿着薄薄的ròu色连裤丝袜,脚上穿的是一双白色的尖头高跟鞋,鞋跟不算很高,但是很细,鞋尖上有一朵蝴蝶结,露在高跟鞋外面的脚背很柔嫩,显得非常的典雅。

我恍然之间明白了阿坤的心思,他看上我妈妈了。

妈妈,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妈妈早就不是一个纯洁的女人了。

在我静下心来后,回忆起关于妈妈的一个故事,在讲述她这个故事之前,还是先介绍一下我的妈妈吧。

我的妈妈叫何颖,今年41岁,是一个xìng格温和的女人,并且天生丽质,拥有清秀的长发,美丽的容颜,白皙的皮肤,玲珑的身段,以及匀称的双腿。

接近170CM的身高,再配上从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特有的知xìng美,使她看上去非常的端庄秀丽。

天生丽质是妈妈幸运的一面,而不幸的一面是,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接受外公外婆严格的家教,凡事只能听从外公外婆为她所安排的一切,成长过程一直以模范学生、模范女儿的形式去面对生活的每一件事情。

学生时代虽然也曾有过喜欢的人,但苦于自己的外公外婆严令禁止自己在上学期间谈恋aì,只能作罢。

大学毕业后,进入市里一所重点中学担任语文教师。

可当刚开始参加工作的她以为终于盼到了可以自由恋aì的时候,谁想却被封建思想严重的外公外婆包办婚姻,嫁给了当时已经在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爸爸,第二年生下了我。

爸爸是个工作狂,一心以事业为重,生xìng不浪漫且没有什么情调,使得他和妈妈本就有恋aì残疾的婚姻变得更加平淡如水,不仅如此,爸爸的脾气非常暴躁,经常在外面喝的烂醉如泥,不高兴了还会打骂妈妈,离婚看来是不可避免的了!但妈妈是个孝女,外公外婆在世的时候,他一直隐忍着,直到几年前外公外婆相继离世后,才下定决心和爸爸离了婚,妈妈的离婚条件很简单,除了我,她什么都不要。

而妈妈的内心最深处,似乎一直都在渴望得到一段纯真的aì情。

妈妈还有一个比她小4岁的妹妹叫何艳,就是我的小姨,今年37岁,与妈妈截然相反的是,小姨从小并没有接受被外公外婆严格的家教,小姨中学上的是艺术学校,舞蹈演员出身的她20岁那年就早早的出嫁了,并在21岁那年生下了我的表弟康涛。

后来和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姨夫一起打理一家民营企业。

那还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两年前的暑假,小姨和姨夫因为要出国一个月,去谈一个合同很大的项目,就把表弟托付给妈妈了,于是表弟就开始了寄宿到我家一个月的生活。

表弟小我1岁,那年14岁,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经常在外公外婆那里打闹。

我的xìng格偏外向,而表弟的xìng格偏内向。

这一下,表弟的到来让我我有了伴,我们俩睡在同一间屋子里,他睡上铺,我睡下铺。

一天,表弟突然肚子不舒服,要去厕所大便,离开房间的时候忘了合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了。

我把他的电脑拿过来,正好看看他平时都喜欢玩什么游戏。

我漫无目的的打开他的文件夹…突然,一个名为“女神笔记”文件夹吸引了我,我好奇的点了进去,里面是几个Word文档,我心想这小子一定是偷偷的暗恋某个女生,于是乎我打开了一个最近的Word文档。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姨妈,今天是你39岁的生日,康涛祝你生日快乐。

姨妈,你知道吗?从我7岁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你,我都会害羞,都会心动,那是aì吗?你的温柔,你的端庄,你的知xìng,都让我如痴如醉!小的时候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每个周末去外公外婆家,因为可以见到你,见到你端庄秀丽的身影!10岁的时候我梦遗了,而我梦遗的对象就是你,我的姨妈!我不知道何日有勇气向你表白,我只知道在你和姨夫离婚的那一天,我特别的兴奋,那种兴奋溢于言表!因为你从此开始单身了!长大后,我一定要娶你!娶你做我的老婆!不管世俗的观念,不管他人的眼光,我只想对你好,只想aì你!……”听到厕所里有冲水的声音,我知道表弟要出来了,于是立刻停止了偷看他的隐私。

我把他电脑上文件都关掉,复归原位,然后把他的笔记本放在刚才他离开的位置,回到我的电脑桌面前,继续玩我的游戏。

“我的天啊!”康涛这小子居然迷恋我的妈妈,也就是他的姨妈!本来应该生气的我却不知为何突然有了些许的感动。

坐在电脑桌前的我有了一股莫名的冲动,想帮他,帮他追求妈妈,让他如愿!我思索着,顿时心生一计……让表弟直接拿下妈妈的可能xìng不大,所以前期应该是迷姦。

一个星期天的中午,妈妈刚从外面回来,妈妈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快1点了,我和表弟都非常饿了,所以妈妈进门放下包,连拖鞋都没换就直接进了厨房给我和表弟做饭去了。

我负责拿杯子倒饮料,趁着妈妈和表弟不注意,倒完饮料后,我把提前准备好的无色透明迷药放进了妈妈的杯子里,这种迷药是我从网上买到的,药效一般在一个小时后开始,可以持续昏迷三个小时左右。

妈妈做晚饭,我和表弟把菜端到桌子上,开始吃饭,吃饭的时候我看到妈妈喝了一口杯中的饮料,顿时我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妈妈,我吃完了,等会订好了和同学一起打球”我算好时间,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家。

我知道表弟不喜欢打篮球,一定不会闹着跟我一起去的。

我离开家后,没过多久,妈妈就晕了过去,整个人瘫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此时的表弟还在厕所小便,等到表弟从厕所出来时,看到妈妈晕了过去,赶紧跑过去,“姨妈,你怎么了?姨妈…姨妈…”他紧张地叫着妈妈,可是妈妈一点回应都没有。

表弟望着妈妈的娇美的身躯…今天妈妈上面穿了一件白色的上衣,下面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裙,ròu色的连裤丝袜和一双白色的高跟系带凉鞋,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从鞋尖露了出来,显得格外的诱人。

表弟又上前故意紧张的叫了妈妈几声,发现妈妈并没有回应,于是他便用右手从妈妈的后背绕到右肩扶起妈妈,再用左手抄起妈妈的双腿,一把将妈妈整个人抱了起来,向卧室走去。

他一开始想的是把妈妈抱到卧室去休息,但当怀抱着妈妈娇美的身躯时,他的心底突然有一种得到猎物般的满足感,一股强烈的欲望正在考验他的内心。

进入卧室后,他轻轻地把妈妈娇美的身躯放在床上,让妈妈的头躺在枕头上。

看着眼前自己美丽端庄的姨妈,如果他把握现在这个机会,妈妈就是他的人了。

可是这样做是不道德的,姨妈这么善良,对他又这么好,他怎能冒犯她?这么做跟畜生有什么区别?而且如果自己的姨妈突然醒过来他该怎么收场?欲望和理智在表弟的内心开始激烈的交战。

妈妈不是普通的女人,是他从小就暗恋的女神。

但是欲火炽烈的他,心中的天平逐渐的倒向了欲望的一边。

年少的表弟低估了xìngaì的魔力,在他眼中,自己善良温和的姨妈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他已经有些忍不住了,来到妈妈面前。

经过了一阵内心的纠结之后,表弟终于伸出双手,开始一个一个的解开妈妈上衣的扣子,脱去她的白色上衣,然后又拉开妈妈黑色短裙的拉链,顺着双腿褪了下来,紧接着解开她的粉红色胸罩,摘了下来,妈妈的rǚ房即刻显示在他的眼前。

望着妈妈那对浑圆丰硕的rǚ房,表弟张开双手开始抚摸,用两只手的食指转动妈妈的两个rǚ头,此刻的他感觉有一种莫大的兴奋和快感涌上心头。

表弟快速的脱光自己的衣物之后,上床爬到妈妈的身上,开始亲吻妈妈的脸颊,耳根,粉颈,香肩以及两个rǚ房。

突然间,表弟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神色开始有些紧张,他既担心我会突然回来,又担心妈妈会突然醒过来,表弟心中的天平似乎又倾斜回到理智的那一边。

可是,他又想了想,妈妈如果现在醒过来,他一样无法向妈妈解释,想到这里,表弟心中的天平又再次倾斜到欲望的一边!事已至此,表弟再无回头的余地,索xìng一不做二不休,尽快让生米快点煮成熟饭。

他用嘴盖住妈妈的香唇,和妈妈接吻,吸着她的舌头,闻着她的发香。

他的双手也开始抚摸妈妈那双修长的双腿。

他脱掉穿在妈妈双脚上的两只白色高跟凉鞋,隔着丝袜忘情的闻着吻着她的两只美脚。

过了一会,表弟把妈妈的ròu色连裤丝袜连同粉红色的棉质内裤一起从腰际往下褪去,乌黑发亮的yīn毛映入他的眼帘,在那茂密的黑森林中他看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地方,表弟从来没有看过女人的yīn部,现在他不但看见了,而且距离还是那么的近。

表弟将已经褪至妈妈膝盖处的丝袜和内裤脱掉,妈妈那光滑白质的裸体已经完全展现在他面前。

他打开妈妈的双腿,把头贴过去开始舔她的下体。

舔着舔着,表弟发现自己的yīn茎已经硬的不行了,于是他把妈妈的双腿架在自己的两个肩膀上,他的yīn茎抵到妈妈的yīn道口,上下摩擦着,表弟的yīn茎和妈妈的yīn道终于有了第一次接触!摩擦了一会,感觉是时候的他,突然一用力,自己的guī头就将妈妈的yīn唇向左右两边顶开,顺着yīn道口慢慢滑入了妈妈的yīn道,guī头没入yīn道内后,接着,粗长的茎身跟着也一点点地被妈妈的yīn道口所吞没。

顿时间,一股强烈的酥麻舒爽的快感迅速地从他的yīn茎那里生起,并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的整个灵魂都为之颤抖迷醉!表弟的腰部开始发力,疯狂的抽插着自己的姨妈这个他暗恋多年的女人,他时而用双手紧紧的抱住妈妈,用嘴吻着她的香唇,时而用双手揉捏抚弄着她那对浑圆丰硕的rǚ房,用嘴含住她嫩红的rǚ头,深情的舔着,他大力地抽插着妈妈的yīn道,有力地刮擦碰着她yīn道内的ròu壁。

无限的激情中,表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的yīn茎已经在妈妈的体内进进出出了多少个回合,他感觉自己的yīn茎像不受控制一样抽插频率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猛!他的guī头不停地猛力撞击着妈妈的仔宫。

一段时间后,表弟的yīn茎传来了强烈的酥麻感觉,他知道这是shè精的征兆。

于是他又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和力度,丝毫不怜香惜玉!终于,亢奋到极点的他,低声吼叫一声,精关瞬间地打开了,一股股滚烫浓浓的jīng液,从自己的guī头狂喷而出,一发一发地喷打在妈妈的仔宫颈和yīn道壁上。

好多秒钟后,表弟那猛烈而持续的shè精才结束。

他不知道在妈妈的体内究竟射出了多少jīng液,但他可以肯定,他全部的处男jīng液都已经射给妈妈,此时,妈妈的yīn道深处,一定已经被她的jīng液所灌满了。

表弟慢慢地把自己的yīn茎从妈妈的yīn道里抽出,在他guī头离开yīn道口的那一刹那,部分jīng液也随之从妈妈的yīn部流淌出来。

表弟在床头柜上抽了两张卫生纸,给妈妈擦干yīn部流出的jīng液。

帮妈妈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把妈妈的衣服整理好,清理好“现场”后,把妈妈抱回了客厅的沙发上,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等待妈妈醒来。

妈妈醒来后,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的身体特别的疲惫,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睡着了,妈妈还是太善良了,从不会往邪恶的方向去想。

“姨妈,看你睡着了,一直不敢打扰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表弟假惺惺的问妈妈,“也许是吧,涛涛,姨妈最近确实太累了”说完,妈妈发现自己还没有换鞋,于是去鞋柜换了拖鞋之后就回房间了,妈妈感觉自己的身子总是有些不舒服,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感觉有点涨涨的痛,她觉得可能是最近睡眠不好,就没太在意。

后来表弟可能是因为内疚,并没有向妈妈表白,那一日的下午,就成了我,表弟,妈妈三个人心中的秘密。

记忆打断了,我开始回到现实中来……“那张纸上写的老地方究竟是哪?”于是我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找到答案。

我把U盘和那张纸按照原先的位置放回了包裹中,重新拿胶带把包裹原封不动的粘好,放到客厅的桌子上。

晚上8点多,我听到房门的动静,是妈妈回来了。

“回来了妈妈,客厅桌子上有你的快递包裹”我若无其事的从房间里出来。

“知道了,辰辰,你吃过了吗?要不要妈妈给你做点饭?”妈妈一边换鞋一边问我道。

“不用了妈妈,我吃过了”说完,我就去卫生间小便了。

待我从卫生间出来时,妈妈已经拿着包裹进入她自己的房间了。

我鬼鬼祟祟的轻步走到妈妈的房门外,透过门缝,看到了妈妈看见那张纸后有些惊慌的表情,只见妈妈从包裹里拿出U盘,插在自己的电脑上。

“啊!”妈妈小声的叫了出来,捂着自己的嘴,紧张的对着她的电脑屏幕。

很快,妈妈就把U盘从电脑上拔了下来,连同那张纸放回包裹中,然后把包裹放进旁边储物柜第三层的抽屉里,然后整个人神色慌张的坐在那里。

看到此景的我,漫步轻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除了午饭的时候出来为我做饭,妈妈一整天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吃完饭后,“辰辰,妈妈晚上要出去一趟,应该挺晚回来,你自己呆在家里写完作业就睡吧,不用等妈妈”妈妈一本正经的对我说,“哦,知道了”我心里知道妈妈一定去那个神秘的老地方。

等妈妈出门后没多久,我也出门开始悄悄的跟踪她,只见妈妈打了一辆出租车,“师傅,摆脱跟上前面那辆车”于是我也打了一辆出租车。

大概20分钟后,妈妈的出租车停在了梦圆宾馆门口,我以前听别人说过,这家梦圆宾馆是阿坤家里开的。

等妈妈从出租车上下来之后,朝宾馆走去,我也付账后从出租车上下来了,跟随着妈妈进了宾馆,只见妈妈走到101房间门口,敲了敲门,不一会,门开了,妈妈走了进去…我心生一计,出了宾馆的正门,绕到宾馆的后面,在大概的位置,找到的101房间的窗户,房间并没有拉窗帘,透过窗户我看到了阿坤,此时的他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用打火机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站在他旁边的是我妈妈,今天妈妈穿了一件白色的半透明衬衣,隐隐映出一对被一只红色rǚ罩罩住的浑圆丰硕的rǚ房,下面是一条粉红色的迷你超短裙,短裙下是一双穿着ròu色连裤丝袜的修长而又白晰的玉腿,脚下蹬着是一双粉红色的高跟系带凉鞋。

隔着窗户,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能听清楚他们的对话。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阿坤手里夹着烟,嘴里吐着烟圈。

“你究竟怎样才肯放过我?”妈妈有些生气的问。

“放过你?哈哈哈,别逗了!”阿坤yīn沉的脸上露出了狡诈的笑容。

“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妈妈现在还抱有阿坤放过她的幻想。

“跟老子提钱!钱老子家里有的是!”阿坤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气愤。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妈妈虽然很生气,但是不敢发作出来。

“怎么样?当然是玩你了!想让我放过你?可以!等我玩腻了再说吧!”说罢,阿坤把嘴上的烟头仍在地上,踩灭了之后,一把拽过妈妈,把妈妈推倒在房间的床上,然后压了上去。

“别碰我!别碰我!”妈妈在床上拚命的反抗着,“都已经被我玩过一次了,还TMD装什么纯洁!”阿坤凶狠的说道。

“不要啊!不要!”妈妈苦苦哀求着,阿坤根本不理妈妈那一套,开始撕扯妈妈那白色的半透明衬衣。

“啊!!!”突然,阿坤一声尖叫,原来妈妈咬了他的胳膊。

“啪!”的一声,阿坤正手一巴掌打在妈妈的脸上。

“臭婊子,还敢咬我!”阿坤紧接着反手又是一巴掌!“唔唔…”妈妈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眼角流出了泪水。

“臭婊子,你听好了!你现在最好老老实实的听话,不然的话别怪我把那些照片和视频放到网上!”阿坤又提起了那些照片和视频,听到这话的妈妈害怕了,立刻停止了反抗,闭起双眼,只得任由阿坤的摆布了!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了,为了不被人发现,在此偷窥的我还是早早的离开了那里,回到了家中。

从那天之后,妈妈经常晚上出门,我问她去哪,她都说同事聚餐,我心里明白她是被阿坤叫过去的。

阿坤对妈妈各种凌辱,各种调教,妈妈前几次还会反抗,到后来次数多了妈妈也就认命了!每次上妈妈的时候,阿坤都会让妈妈给他口交,rǚ交,肛jiāo,甚至足交,然后就是在妈妈的胯下猛兽般的驰骋着!最后把浓浓的jīng液都射进妈妈的体内。

逐渐的,妈妈沦陷了!妈妈的意识中已经朦朦胧胧的把阿坤当作自己的“姦夫”,对他侵犯自己的身体不但不反抗了,甚至心里也慢慢不再抗拒和厌恶,在这样的心里状态中,妈妈对年龄比自己儿子还小两岁的阿坤产生了特殊的依恋之情,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些离不开阿坤了!直到有一天,妈妈发现自己怀孕了,41岁的妈妈怀上了15岁的阿坤的孩子!她早已不介意阿坤是个恶霸,是个小流氓,妈妈心灵最深处甚至渴望阿坤能够aì护自己,aì护他们的孩子。

然而(未完待续)我叫陆辰,今年17岁,是市实验中学一名高二的学生。

我的初中也是在这里上的,去年夏天,我以一个还算不错的成绩留在了这所学校上高中。

“叮咚!叮咚!”星期六的下午,我正在房间里写作业,突然听到有人按了我家门铃。

“谁啊?”我连忙从房间出来打开家里的防盗门。

“您好,快递公司,何颖女士在吗?这里有她一个包裹”打开门一看是一个手里拿着包裹的邮递员。

“她不在家,我帮她签收吧”妈妈每周六的下午都会去兼职做家教。

“好的,请您在这里签个字”签完字后,我就拿着包裹把门关上了。

“寄出那一栏的姓名地址怎么都是空的?而且包裹里怎么会这么轻!究竟是什么东西啊?”望着放在桌子上的包裹,我自言自语的说着。

也许是感觉到哪不对劲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拆开了包裹,拿出那些防摔的海绵,让人意外的是里面只有一个U盘,U盘底下是一张纸。

“不想这些被放到网上的话,明天晚上到老地方来!”看着纸上的字,我十分纳闷,妈妈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呢!我把包裹拿到房间里,把U盘插到电脑的USB接口上,打开U盘之后,里面有一个文件夹,“啊!”是妈妈的两张艳照和两个视频!我先放大了第一张照片,这是一张接近70度的角度拍的,只见妈妈侧着脸不愿意看镜头,上身全裸,两只浑圆丰硕的rǚ房上都有轻微的压印,双手被细绳捆住放在头的上方,双腿被摆成“M”形,裆部的丝袜被撕开的很彻底,内裤被挂在了右腿的小腿上,下体那里有残余的白色的液体。

再放大第二张照片,一个男人斜着平躺在床上,虽然男人的脸上打了一层白光马赛克,但是看得出来年龄并不大,妈妈全裸的坐在他的胯上,男人的yīn茎应该已经插在了妈妈的下体中,妈妈的双手被反捆在身后,脸庞朝着天花板的方向,露出狰狞的表情。

看完照片后,我有些迫不及待的要看视频了…我先打开了第一个视频,画面开始后,很显然视频是在偷拍,是一个人拿着手机偷偷的跟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妈妈,画面中的妈妈上身穿着一件黑色衬衣,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超短裙,底下穿着ròu色连裤丝袜的双腿蹬着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

听的出来拿手机的人身旁应该还有两个人,他们小心翼翼一般的跟着,可以看出,那地方是一条小巷子,是妈妈回家的必经之路。

拿手机的人对着周围环绕了一下,确认没有人后,做出一个“OK”的手势后快速的靠近,可能是步伐加快的原因,手机出现了晃动的镜头,然后是妈妈听到了动静,回过头,表情露出恐慌的说了一句“啊!你们……”画面就黑屏了,第一个视频播放结束。

紧接着,我又打开了第二个视频,画面开始后,妈妈已经躺在了一张床上,姿势和第一张照片上差不多,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内裤还穿在身上,丝袜也还是完整的,嘴被毛巾堵住了,妈妈不停的左右摇头,剧烈的挣扎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视频是没有声音的,可能是做过处理。

这时第二张照片上出现的那个年轻男人背身进入了视野,看到这里时,我感觉男人后背上的纹身好像很眼熟的样子!男人光着身子上了床,在妈妈的全身上下狠吻了一番后,蛮力的撕开了妈妈裆部的丝袜,接着把妈妈的内裤褪了下来,挂在妈妈的右腿小腿上,男人把头扎在妈妈的两腿之间,舔妈妈的下体,此时的妈妈,身体瞬间颤抖了一下!过了一会,男人把妈妈腿摆成“M”形,用手握着自己的yīn茎对准妈妈的下体插了进去!男人抽插的频率由慢到快,由于男人是背对着屏幕的,他把妈妈压在身下,我看不到妈妈的表情。

过了大概10分钟吧,男人停止了抽插,男人的身体一抖一抖的,应该是在妈妈的下体shè精了,这个时候画面又黑屏了,第二个视频也播放结束了。

此时的我,目光呆滞的对着电脑屏幕,脑海中苦思回想男人后背上的纹身,因为我的确印象里见过…突然间,我想到了一个人“熊坤!”他是我们学校初三的一名学生,初中的人都叫他坤哥,我们由于经常一起打篮球,就都叫他阿坤。

阿坤平时非常yīn沉,在学校里经常打架闹事,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打架王,别看他年纪小,只有15岁,但是他的个头非常高,也很壮实!我们学校周围的几个学校也都是他的地盘。

到了初三,教他的老师实在受不了了,就直接对他说“你可以不来学校,来了学校也可以不用上课,但是你不能再在学校打架闹事了”最后他同意了,但是也没有不再来学校,只是依然会频繁的旷课而已。

我曾经在篮球场看阿坤有过光着上身打球,他的后背上纹了一条青龙,和视频中那个男人后背上的一模一样,185CM的身高,健壮的身材,黝黑的皮肤都非常的匹配,我现在基本可以断定视频中的那个男人就是阿坤了!“妈妈怎么会被……”正当我的内心充满疑问的时候,啊!想起来了!两周之前阿坤见过我妈妈。

“阿辰,刚才那是谁呀?”两周前的一天中午妈妈来学校门口给我送东西,我正巧碰到阿坤从校外回来,我把妈妈送上出租车后,阿坤走过来问我道。

那天妈妈穿着一件深红色的西装小外套,内穿一件白色的衬衣,下身穿着一条深红色的职业套裙,套裙下是一双匀称的双腿,光滑的双腿上穿着薄薄的ròu色连裤丝袜,脚上穿的是一双白色的尖头高跟鞋,鞋跟不算很高,但是很细,鞋尖上有一朵蝴蝶结,露在高跟鞋外面的脚背很柔嫩,显得非常的典雅。

我恍然之间明白了阿坤的心思,他看上我妈妈了。

妈妈,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妈妈早就不是一个纯洁的女人了。

在我静下心来后,回忆起关于妈妈的一个故事,在讲述她这个故事之前,还是先介绍一下我的妈妈吧。

我的妈妈叫何颖,今年41岁,是一个xìng格温和的女人,并且天生丽质,拥有清秀的长发,美丽的容颜,白皙的皮肤,玲珑的身段,以及匀称的双腿。

接近170CM的身高,再配上从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特有的知xìng美,使她看上去非常的端庄秀丽。

天生丽质是妈妈幸运的一面,而不幸的一面是,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接受外公外婆严格的家教,凡事只能听从外公外婆为她所安排的一切,成长过程一直以模范学生、模范女儿的形式去面对生活的每一件事情。

学生时代虽然也曾有过喜欢的人,但苦于自己的外公外婆严令禁止自己在上学期间谈恋aì,只能作罢。

大学毕业后,进入市里一所重点中学担任语文教师。

可当刚开始参加工作的她以为终于盼到了可以自由恋aì的时候,谁想却被封建思想严重的外公外婆包办婚姻,嫁给了当时已经在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爸爸,第二年生下了我。

爸爸是个工作狂,一心以事业为重,生xìng不浪漫且没有什么情调,使得他和妈妈本就有恋aì残疾的婚姻变得更加平淡如水,不仅如此,爸爸的脾气非常暴躁,经常在外面喝的烂醉如泥,不高兴了还会打骂妈妈,离婚看来是不可避免的了!但妈妈是个孝女,外公外婆在世的时候,他一直隐忍着,直到几年前外公外婆相继离世后,才下定决心和爸爸离了婚,妈妈的离婚条件很简单,除了我,她什么都不要。

而妈妈的内心最深处,似乎一直都在渴望得到一段纯真的aì情。

妈妈还有一个比她小4岁的妹妹叫何艳,就是我的小姨,今年37岁,与妈妈截然相反的是,小姨从小并没有接受被外公外婆严格的家教,小姨中学上的是艺术学校,舞蹈演员出身的她20岁那年就早早的出嫁了,并在21岁那年生下了我的表弟康涛。

后来和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姨夫一起打理一家民营企业。

那还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两年前的暑假,小姨和姨夫因为要出国一个月,去谈一个合同很大的项目,就把表弟托付给妈妈了,于是表弟就开始了寄宿到我家一个月的生活。

表弟小我1岁,那年14岁,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经常在外公外婆那里打闹。

我的xìng格偏外向,而表弟的xìng格偏内向。

这一下,表弟的到来让我我有了伴,我们俩睡在同一间屋子里,他睡上铺,我睡下铺。

一天,表弟突然肚子不舒服,要去厕所大便,离开房间的时候忘了合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了。

我把他的电脑拿过来,正好看看他平时都喜欢玩什么游戏。

我漫无目的的打开他的文件夹…突然,一个名为“女神笔记”文件夹吸引了我,我好奇的点了进去,里面是几个Word文档,我心想这小子一定是偷偷的暗恋某个女生,于是乎我打开了一个最近的Word文档。

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姨妈,今天是你39岁的生日,康涛祝你生日快乐。

姨妈,你知道吗?从我7岁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你,我都会害羞,都会心动,那是aì吗?你的温柔,你的端庄,你的知xìng,都让我如痴如醉!小的时候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每个周末去外公外婆家,因为可以见到你,见到你端庄秀丽的身影!10岁的时候我梦遗了,而我梦遗的对象就是你,我的姨妈!我不知道何日有勇气向你表白,我只知道在你和姨夫离婚的那一天,我特别的兴奋,那种兴奋溢于言表!因为你从此开始单身了!长大后,我一定要娶你!娶你做我的老婆!不管世俗的观念,不管他人的眼光,我只想对你好,只想aì你!……”听到厕所里有冲水的声音,我知道表弟要出来了,于是立刻停止了偷看他的隐私。

我把他电脑上文件都关掉,复归原位,然后把他的笔记本放在刚才他离开的位置,回到我的电脑桌面前,继续玩我的游戏。

“我的天啊!”康涛这小子居然迷恋我的妈妈,也就是他的姨妈!本来应该生气的我却不知为何突然有了些许的感动。

坐在电脑桌前的我有了一股莫名的冲动,想帮他,帮他追求妈妈,让他如愿!我思索着,顿时心生一计……让表弟直接拿下妈妈的可能xìng不大,所以前期应该是迷姦。

一个星期天的中午,妈妈刚从外面回来,妈妈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快1点了,我和表弟都非常饿了,所以妈妈进门放下包,连拖鞋都没换就直接进了厨房给我和表弟做饭去了。

我负责拿杯子倒饮料,趁着妈妈和表弟不注意,倒完饮料后,我把提前准备好的无色透明迷药放进了妈妈的杯子里,这种迷药是我从网上买到的,药效一般在一个小时后开始,可以持续昏迷三个小时左右。

妈妈做晚饭,我和表弟把菜端到桌子上,开始吃饭,吃饭的时候我看到妈妈喝了一口杯中的饮料,顿时我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妈妈,我吃完了,等会订好了和同学一起打球”我算好时间,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家。

我知道表弟不喜欢打篮球,一定不会闹着跟我一起去的。

我离开家后,没过多久,妈妈就晕了过去,整个人瘫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此时的表弟还在厕所小便,等到表弟从厕所出来时,看到妈妈晕了过去,赶紧跑过去,“姨妈,你怎么了?姨妈…姨妈…”他紧张地叫着妈妈,可是妈妈一点回应都没有。

表弟望着妈妈的娇美的身躯…今天妈妈上面穿了一件白色的上衣,下面穿了一条黑色的短裙,ròu色的连裤丝袜和一双白色的高跟系带凉鞋,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从鞋尖露了出来,显得格外的诱人。

表弟又上前故意紧张的叫了妈妈几声,发现妈妈并没有回应,于是他便用右手从妈妈的后背绕到右肩扶起妈妈,再用左手抄起妈妈的双腿,一把将妈妈整个人抱了起来,向卧室走去。

他一开始想的是把妈妈抱到卧室去休息,但当怀抱着妈妈娇美的身躯时,他的心底突然有一种得到猎物般的满足感,一股强烈的欲望正在考验他的内心。

进入卧室后,他轻轻地把妈妈娇美的身躯放在床上,让妈妈的头躺在枕头上。

看着眼前自己美丽端庄的姨妈,如果他把握现在这个机会,妈妈就是他的人了。

可是这样做是不道德的,姨妈这么善良,对他又这么好,他怎能冒犯她?这么做跟畜生有什么区别?而且如果自己的姨妈突然醒过来他该怎么收场?欲望和理智在表弟的内心开始激烈的交战。

妈妈不是普通的女人,是他从小就暗恋的女神。

但是欲火炽烈的他,心中的天平逐渐的倒向了欲望的一边。

年少的表弟低估了xìngaì的魔力,在他眼中,自己善良温和的姨妈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他已经有些忍不住了,来到妈妈面前。

经过了一阵内心的纠结之后,表弟终于伸出双手,开始一个一个的解开妈妈上衣的扣子,脱去她的白色上衣,然后又拉开妈妈黑色短裙的拉链,顺着双腿褪了下来,紧接着解开她的粉红色胸罩,摘了下来,妈妈的rǚ房即刻显示在他的眼前。

望着妈妈那对浑圆丰硕的rǚ房,表弟张开双手开始抚摸,用两只手的食指转动妈妈的两个rǚ头,此刻的他感觉有一种莫大的兴奋和快感涌上心头。

表弟快速的脱光自己的衣物之后,上床爬到妈妈的身上,开始亲吻妈妈的脸颊,耳根,粉颈,香肩以及两个rǚ房。

突然间,表弟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神色开始有些紧张,他既担心我会突然回来,又担心妈妈会突然醒过来,表弟心中的天平似乎又倾斜回到理智的那一边。

可是,他又想了想,妈妈如果现在醒过来,他一样无法向妈妈解释,想到这里,表弟心中的天平又再次倾斜到欲望的一边!事已至此,表弟再无回头的余地,索xìng一不做二不休,尽快让生米快点煮成熟饭。

他用嘴盖住妈妈的香唇,和妈妈接吻,吸着她的舌头,闻着她的发香。

他的双手也开始抚摸妈妈那双修长的双腿。

他脱掉穿在妈妈双脚上的两只白色高跟凉鞋,隔着丝袜忘情的闻着吻着她的两只美脚。

过了一会,表弟把妈妈的ròu色连裤丝袜连同粉红色的棉质内裤一起从腰际往下褪去,乌黑发亮的yīn毛映入他的眼帘,在那茂密的黑森林中他看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地方,表弟从来没有看过女人的yīn部,现在他不但看见了,而且距离还是那么的近。

表弟将已经褪至妈妈膝盖处的丝袜和内裤脱掉,妈妈那光滑白质的裸体已经完全展现在他面前。

他打开妈妈的双腿,把头贴过去开始舔她的下体。

舔着舔着,表弟发现自己的yīn茎已经硬的不行了,于是他把妈妈的双腿架在自己的两个肩膀上,他的yīn茎抵到妈妈的yīn道口,上下摩擦着,表弟的yīn茎和妈妈的yīn道终于有了第一次接触!摩擦了一会,感觉是时候的他,突然一用力,自己的guī头就将妈妈的yīn唇向左右两边顶开,顺着yīn道口慢慢滑入了妈妈的yīn道,guī头没入yīn道内后,接着,粗长的茎身跟着也一点点地被妈妈的yīn道口所吞没。

顿时间,一股强烈的酥麻舒爽的快感迅速地从他的yīn茎那里生起,并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的整个灵魂都为之颤抖迷醉!表弟的腰部开始发力,疯狂的抽插着自己的姨妈这个他暗恋多年的女人,他时而用双手紧紧的抱住妈妈,用嘴吻着她的香唇,时而用双手揉捏抚弄着她那对浑圆丰硕的rǚ房,用嘴含住她嫩红的rǚ头,深情的舔着,他大力地抽插着妈妈的yīn道,有力地刮擦碰着她yīn道内的ròu壁。

无限的激情中,表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的yīn茎已经在妈妈的体内进进出出了多少个回合,他感觉自己的yīn茎像不受控制一样抽插频率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猛!他的guī头不停地猛力撞击着妈妈的仔宫。

一段时间后,表弟的yīn茎传来了强烈的酥麻感觉,他知道这是shè精的征兆。

于是他又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和力度,丝毫不怜香惜玉!终于,亢奋到极点的他,低声吼叫一声,精关瞬间地打开了,一股股滚烫浓浓的jīng液,从自己的guī头狂喷而出,一发一发地喷打在妈妈的仔宫颈和yīn道壁上。

好多秒钟后,表弟那猛烈而持续的shè精才结束。

他不知道在妈妈的体内究竟射出了多少jīng液,但他可以肯定,他全部的处男jīng液都已经射给妈妈,此时,妈妈的yīn道深处,一定已经被她的jīng液所灌满了。

表弟慢慢地把自己的yīn茎从妈妈的yīn道里抽出,在他guī头离开yīn道口的那一刹那,部分jīng液也随之从妈妈的yīn部流淌出来。

表弟在床头柜上抽了两张卫生纸,给妈妈擦干yīn部流出的jīng液。

帮妈妈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把妈妈的衣服整理好,清理好“现场”后,把妈妈抱回了客厅的沙发上,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等待妈妈醒来。

妈妈醒来后,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的身体特别的疲惫,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睡着了,妈妈还是太善良了,从不会往邪恶的方向去想。

“姨妈,看你睡着了,一直不敢打扰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表弟假惺惺的问妈妈,“也许是吧,涛涛,姨妈最近确实太累了”说完,妈妈发现自己还没有换鞋,于是去鞋柜换了拖鞋之后就回房间了,妈妈感觉自己的身子总是有些不舒服,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感觉有点涨涨的痛,她觉得可能是最近睡眠不好,就没太在意。

后来表弟可能是因为内疚,并没有向妈妈表白,那一日的下午,就成了我,表弟,妈妈三个人心中的秘密。

记忆打断了,我开始回到现实中来……“那张纸上写的老地方究竟是哪?”于是我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找到答案。

我把U盘和那张纸按照原先的位置放回了包裹中,重新拿胶带把包裹原封不动的粘好,放到客厅的桌子上。

晚上8点多,我听到房门的动静,是妈妈回来了。

“回来了妈妈,客厅桌子上有你的快递包裹”我若无其事的从房间里出来。

“知道了,辰辰,你吃过了吗?要不要妈妈给你做点饭?”妈妈一边换鞋一边问我道。

“不用了妈妈,我吃过了”说完,我就去卫生间小便了。

待我从卫生间出来时,妈妈已经拿着包裹进入她自己的房间了。

我鬼鬼祟祟的轻步走到妈妈的房门外,透过门缝,看到了妈妈看见那张纸后有些惊慌的表情,只见妈妈从包裹里拿出U盘,插在自己的电脑上。

“啊!”妈妈小声的叫了出来,捂着自己的嘴,紧张的对着她的电脑屏幕。

很快,妈妈就把U盘从电脑上拔了下来,连同那张纸放回包裹中,然后把包裹放进旁边储物柜第三层的抽屉里,然后整个人神色慌张的坐在那里。

看到此景的我,漫步轻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除了午饭的时候出来为我做饭,妈妈一整天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吃完饭后,“辰辰,妈妈晚上要出去一趟,应该挺晚回来,你自己呆在家里写完作业就睡吧,不用等妈妈”妈妈一本正经的对我说,“哦,知道了”我心里知道妈妈一定去那个神秘的老地方。

等妈妈出门后没多久,我也出门开始悄悄的跟踪她,只见妈妈打了一辆出租车,“师傅,摆脱跟上前面那辆车”于是我也打了一辆出租车。

大概20分钟后,妈妈的出租车停在了梦圆宾馆门口,我以前听别人说过,这家梦圆宾馆是阿坤家里开的。

等妈妈从出租车上下来之后,朝宾馆走去,我也付账后从出租车上下来了,跟随着妈妈进了宾馆,只见妈妈走到101房间门口,敲了敲门,不一会,门开了,妈妈走了进去…我心生一计,出了宾馆的正门,绕到宾馆的后面,在大概的位置,找到的101房间的窗户,房间并没有拉窗帘,透过窗户我看到了阿坤,此时的他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用打火机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站在他旁边的是我妈妈,今天妈妈穿了一件白色的半透明衬衣,隐隐映出一对被一只红色rǚ罩罩住的浑圆丰硕的rǚ房,下面是一条粉红色的迷你超短裙,短裙下是一双穿着ròu色连裤丝袜的修长而又白晰的玉腿,脚下蹬着是一双粉红色的高跟系带凉鞋。

隔着窗户,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能听清楚他们的对话。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阿坤手里夹着烟,嘴里吐着烟圈。

“你究竟怎样才肯放过我?”妈妈有些生气的问。

“放过你?哈哈哈,别逗了!”阿坤yīn沉的脸上露出了狡诈的笑容。

“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妈妈现在还抱有阿坤放过她的幻想。

“跟老子提钱!钱老子家里有的是!”阿坤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气愤。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妈妈虽然很生气,但是不敢发作出来。

“怎么样?当然是玩你了!想让我放过你?可以!等我玩腻了再说吧!”说罢,阿坤把嘴上的烟头仍在地上,踩灭了之后,一把拽过妈妈,把妈妈推倒在房间的床上,然后压了上去。

“别碰我!别碰我!”妈妈在床上拚命的反抗着,“都已经被我玩过一次了,还TMD装什么纯洁!”阿坤凶狠的说道。

“不要啊!不要!”妈妈苦苦哀求着,阿坤根本不理妈妈那一套,开始撕扯妈妈那白色的半透明衬衣。

“啊!!!”突然,阿坤一声尖叫,原来妈妈咬了他的胳膊。

“啪!”的一声,阿坤正手一巴掌打在妈妈的脸上。

“臭婊子,还敢咬我!”阿坤紧接着反手又是一巴掌!“唔唔…”妈妈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眼角流出了泪水。

“臭婊子,你听好了!你现在最好老老实实的听话,不然的话别怪我把那些照片和视频放到网上!”阿坤又提起了那些照片和视频,听到这话的妈妈害怕了,立刻停止了反抗,闭起双眼,只得任由阿坤的摆布了!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了,为了不被人发现,在此偷窥的我还是早早的离开了那里,回到了家中。

从那天之后,妈妈经常晚上出门,我问她去哪,她都说同事聚餐,我心里明白她是被阿坤叫过去的。

阿坤对妈妈各种凌辱,各种调教,妈妈前几次还会反抗,到后来次数多了妈妈也就认命了!每次上妈妈的时候,阿坤都会让妈妈给他口交,rǚ交,肛jiāo,甚至足交,然后就是在妈妈的胯下猛兽般的驰骋着!最后把浓浓的jīng液都射进妈妈的体内。

逐渐的,妈妈沦陷了!妈妈的意识中已经朦朦胧胧的把阿坤当作自己的“姦夫”,对他侵犯自己的身体不但不反抗了,甚至心里也慢慢不再抗拒和厌恶,在这样的心里状态中,妈妈对年龄比自己儿子还小两岁的阿坤产生了特殊的依恋之情,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些离不开阿坤了!直到有一天,妈妈发现自己怀孕了,41岁的妈妈怀上了15岁的阿坤的孩子!她早已不介意阿坤是个恶霸,是个小流氓,妈妈心灵最深处甚至渴望阿坤能够aì护自己,aì护他们的孩子。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