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享受少妇紧夹的屁眼

享受少妇紧夹的屁眼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罗张维上课的时候,不时的关注着窗外的动静。

果然第二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李静芷出现在窗外,看着正在讲课的罗张维,想进来,犹豫了一会又回去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又出来了,在室外转来转去,最后还是回去了。

罗张维暗笑着,更加高声的讲课。

半节课的时间,李静芷来回跑了十来次,最后几次出来的时候衣服乱乱的,明显是慌忙之中穿上去的。

李静芷见下了课,急忙跑进教室,也不顾学生惊异的目光,来到罗张维面前低声说:“我……我痒。

”罗张维故做沉稳的问道:“李老师,什么事情啊?我还要上课呢。

”李静芷才发觉周围学生的眼光,以为自己的心意被学生看出来,羞红了脸,哀求着,“到我家去吧。

”说着,拉着罗张维的衣袖,在他的推阻声中向家里走去。

进了方家,罗张维顺手关上门,李静芷早已瘫在地上解着腰带,羞红着脸,“痒死了,痒死了。

”“啊?怎么了?”罗张维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关切的问道,又劝阻着:“你小点声,别让学生听到。

”“痒…,屁股痒。

”李静芷说着,已经脱下裤子,伸手在屁眼处使劲挠着。

“哦,我还以为什么事呢,痒你挠挠不就行了。

”说着,罗张维作势要走。

“别,没,没用。

”李静芷起身搂着罗张维,身体紧贴着,停了一会,在罗张维耳边悄声说:“我怎么弄都没用,老爷你给我插插吧。

”“不行,我还要上课呢。

你忍一忍就好了。

”罗张维拒绝着。

“太痒了,老爷,插插吧。

”李静芷强忍着羞意在罗张维耳边哀求着,胳膊紧搂着罗张维,惹火的身体扭动着,摩擦着他的身体。

“你看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我还得上课。

”罗张维拍着李静芷的后背,“忍一忍啊,乖。

”“别别,我,我,老爷……”说着,李静芷的小手伸到罗张维的腰间,解着他的腰带,小嘴也狂乱的亲吻着罗张维的耳垂。

“好好,我先去打发下学生,很快就回来的。

”罗张维回到教室,让学生写一篇早已想好题目的作文,然后回到方家,看见李静芷已经脱的干干净净,手伸在肛门处按揉着。

李静芷见罗张维回来,扑到罗张维的怀里,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小手解着罗张维的腰带,嘴里腻声说着:“老爷,想死奴婢了。

”头往胸膛上靠了靠。

“奴婢的……屁眼痒的受不了了。

”说到“屁眼”两个字的时候,模模糊糊的带了过去。

罗张维任由李静芷解着腰带,双手在李静芷白净的屁股上抚摩着,往卧室走去,“小骚货,痒的时候就想起老爷了?”两人来到卧室,李静芷很快的给罗张维脱下裤子,罗张维也把上衣都脱光了,两个人赤裸的倒在床上。

罗张维拍了下李静芷的屁股,“来,老爷给你把豆条抽出来,胀不胀?”李静芷背对着罗张维,高高的撅起屁股,送到罗张维面前,老实的回答着:“有点胀,就是太痒了。

”罗张维伸手捅了捅露在外面的豆条,“没怎么胀起来啊,这样不行啊,等会说不定特别疼。

”李静芷摇晃着白花花的屁股,低声哀求道:“奴婢实在受不了了,太痒了。

老爷,快……快……”细细的腰身,肥大的屁股,白滑的皮肤,显出李静芷魔鬼般的曲线。

罗张维使劲的拍了一下滑腻的臀ròu,“你这个小骚货,真够骚的。

”“是啊,是啊,我是个骚货,骚货。

”李静芷渐渐有种沉沦的感觉,摇晃的更加xìng感,口中的声音也更加腻人,“快插我这个骚货吧。

”罗张维来到李静芷面前,抬着她的下巴,让她能看到自己软软的ròu棒,“老爷的ròu棒还是软的呢,怎么插啊?”李静芷小脸通红,看了看罗张维,悄声说:“奴婢,奴婢舔舔老爷的ròu棒就硬了。

”说着,起身吻在罗张维的ròu棒上,头努力的左右摇晃着,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在李静芷的亲吻下,ròu棒渐渐的硬了起来,李静芷更加专心的舔着,用手剥开黑黑的包皮,露出半软的guī头和棒身,张开嘴含住黑红的guī头,头摆动着,嘴唇挤压柔实的guī头,舌头伸进马眼里舔舐着,牙齿左右磨动着。

“好了,来,背过身。

”罗张维的ròu棒完全硬了起来,刚直的挺立在空中。

李静芷吐出胀大的guī头,跪着转了个身,屁股高高撅起,送到和ròu棒一个高度。

“你别乱动啊。

我先把豆条给你拿出来。

”说着,罗张维左手把着李静芷细滑的腰,右手揪着露在肛门外面的豆条,慢慢的往外拽着。

“啊……”随着豆条的抽出,李静芷屁股里的充实感也渐渐消失,难受的呻吟起来。

罗张维抽出布条,发现豆子已经把李静芷的屁眼撑成一个圆,小巧的开在腻滑的臀片之间。

趁着李静芷肛门肌ròu没有恢复原状,罗张维先往里面吐了口唾液,然后慢慢的把guī头送进她的肛门。

粗大的guī头一进入就受到了阻碍,李静芷肛门的肌ròu本能的紧张收缩,阻止异物的侵入。

罗张维伸手抚摩着李静芷细滑腻软的腰身,口中安慰着:“放松,别紧张,又不会痛。

”下身暗中用力,阻力减小的guī头慢慢的推开李静芷柔软的肛ròu,继续前进。

粗大的棒身开始插了进去,肛门口的肌ròu紧紧的夹着ròu棒,使得罗张维异常的舒服,对李静芷夸道:“你的屁眼真是紧啊,都快夹断了,比方婷的xiāo茓紧多了。

”高撅着屁股的李静芷听到女儿的名字,羞红的脸埋到柔软的床褥中,头轻微的摇着。

罗张维见李静芷如此动作,抚摩着腰身的双手一用力,把李静芷从床上拉到自己的怀中,双手也握着李静芷白实的rǚ房,使劲的揉搓着,“怎么,听到女儿的名字还不好意思啊?”李静芷现在被罗张维抱在怀中,绯红的小脸靠着罗张维的肩膀上,滑润的胳膊伸到背后抱着他,结实的rǚ房被一双大手揉搓着,修长的双腿大开着弯曲着伸在身后,屁股被粗大的ròu棒顶着,前身有些向前耸动,黑黑的yīn毛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罗张维借着李静芷的体重,慢慢的把粗大的ròu棒插进她的屁眼里,籍着ròu棒上李静芷的唾液和他吐在李静芷屁眼里的唾液,guī头冲破重重阻绕,ròu棒慢慢的进入了窄窄的屁眼。

“哦……”罗张维怀中的李静芷感觉到粗大的异物伸进窄小的肛门,原来阵阵的瘙痒也逐渐被强烈的充实感所代替,发出声声甜美的呻吟。

ròu棒的慢慢深入使得她感受到凝重与等待的空虚,身体有点迫不及待的往下坐,以加快ròu棒的进入速度。

在二人一起努力下,罗张维粗大的ròu棒完全插入李静芷的肛门里,粗大的guī头更深入到直肠内。

罗张维慢慢的顶动着,享受少妇紧夹的屁眼,嘴里继续打击李静芷的自尊,“你的屁股真是极品啊,大白ròu软软的,又夹的这么紧。

方辉放真是没福啊。

”倒在罗张维怀中的李静芷听了这些话,心中更加羞愧。

暗自夹紧肛门处的肌ròu,想阻止罗张维的抽插。

却给罗张维带来更大的乐趣,抽插的速度不但没慢,而且更快了,“好啊,越来越紧了,真是极品啊。

骚货,你说方辉放是不是没有福气?”“是……”无奈的李静芷回答着,身体被罗张维顶的一耸一落的。

“就是……呼……”罗张维出了一口气,继续打击李静芷的自尊,“骚货,骚叫几声,像个木头似的。

”“啊……嗯……老爷……”李静芷机械的叫着。

“算了,我看你还是叫学生的名字吧,说不定能叫过几个来。

哈,”罗张维把李静芷放倒在床上,让她回复刚才的姿势。

“……”李静芷偏着头,眼里闪着泪花。

“快叫啊,骚货。

”说着,腰身大动了几下,“你要是不叫的话,我可要叫了,就叫王大军如何,我看那小子长的模样不错。

”“别,我叫……,王大军,快过来操我啊。

”李静芷强忍着泪水,低声的叫着。

“什么你你的,”罗张维继续大力摆动着腰身,屁股也向前顶动着,双手沿着弯曲光滑的曲线来回摩挲着,极尽所能的侮辱她,“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就像个母狗。

方婷是小母狗,你就是个大母狗。

”“……”李静芷的全身随着罗张维的抽插前后摆动着,头部也前后擦动着床单,因重力而下垂的rǚ房也前后摇动着。

“爽不爽啊,骚货,嗯?”罗张维一边摆动腰身一边辱骂着李静芷,“要是方辉放看见他老婆像个母狗一样,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

”“辉放……”李静芷嘴里喊着丈夫的名字,身体被另一个男人抽插着。

“小两口还真甜蜜呢,”罗张维喘着,“那你刚才还求我操你?求我给方辉放戴绿帽子,哈哈。

”“我……”李静芷正要分辩什么,被罗张维一把拉起,但是并不再是握着她的rǚ房,而是提起李静芷的双腿,使得李静芷全身的重量都坐在ròu棒上,每一次的顶动都疯狂的深入紧紧的屁眼。

“啊……”李静芷被粗大的ròu棒顶的身体乱晃着,高挺的rǚ房也四周摇动,胳膊被迫把着罗张维的腰,以防止跌倒。

随着罗张维狂烈的抽插和自己急剧晃动的身体,李静芷的头脑渐渐模糊,身体渐渐有了快感,加上罗张维侮辱的话语以及对自己背叛丈夫的羞愧,使得李静芷完全陷入xìng欲的陷阱,身体自然的想靠到罗张维的怀中,以结束这种不稳定的感觉。

罗张维放开李静芷的腿,依然揉搓她的rǚ房,指头来回捻着渐胀的rǚ头。

大嘴吻着靠在他肩膀上的美艳的脸,吸吮着ròu腻的耳垂。

插在李静芷屁眼里的ròu棒也在屁股的挺动下紧紧的磨擦着娇嫩的肛ròu,粗大的guī头探进柔软的直肠,享受着柔软与紧密的完美结合,皱皱的卵袋撞击着股沟两边的臀ròu。

两人的大腿紧贴在着,随着罗张维的动作相互摩擦着,撞击着。

而李静芷的手也伸进自己的yīn道里,努力的自慰着,另一只放在平坦的小腹上,无规律的摩挲。

李静芷狭窄的屁眼紧紧夹着罗张维的ròu棒,皱皱的肛ròu磨擦着敏感的肌肤,使得罗张维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使劲的抓挤着手中的rǚròu,大幅度抽插着的ròu棒突然停止在最深处,伸在直肠里的guī头射出阵阵滚热的jīng液,近距离的打在柔软的直肠上,屁股每次shè精都随着挺动,以求更多的发泄身体中的快感与欲火。

一拨拨的jīng液冲击着李静芷,使得她也达到了高氵朝 。

倒在罗张维怀中的身体突然僵直,脸上的表情更加妩媚,像一朵盛开的花朵,散发着成熟的气息,伸进xiāo茓里的手用力的揉搓充血的rǚ蒂,另一只手在肚脐里抠挖着。

高氵朝 后的罗张维倒在床上,怀里抱着早已瘫软的李静芷,沉重的呼吸吐在她浓黑的短发,喷在她细长的脖颈上,弄得李静芷痒痒的,就转头靠在罗张维的肩膀上,脸对着罗张维。

罗张维也侧过头,看着有点害羞的李静芷,亲了亲她红润的嘴唇,“宝贝,你现在完全是我的人了。

”“嗯?”李静芷疑惑的望着他。

“你不知道吧,小笨蛋。

”罗张维把ròu棒从李静芷的肛门里抽出,插在她的yīn道里,享受着少妇湿暖的xiāo茓。

这样,两人又用了熟悉而舒服的姿势相拥着:李静芷的头靠在罗张维的肩膀上;赤裸的身体紧紧的黏在一起,rǚ房在身体的重力下被挤的扁扁的而保持ròu实的感觉;李静芷的一条胳膊穿过罗张维的脖下与另一只会合在另一边的肩膀处,ròu软无力的胳膊舒服的垫着罗张维的脖子;罗张维的一条胳膊穿过李静芷纤细光滑的腰身,双手合拢在李静芷的凸翘的臀部,不时的摩挲着光滑柔腻的屁股;两人的四条腿交缠在一起,给予对方不同的感觉,于李静芷则娇嫩的皮肤被罗张维腿毛的刺激着,痒痒的,于罗张维则享受少妇光滑青春的肌肤。

“你知道你们女人有几个xiāo茓吗?”罗张维得意的看着李静芷。

后者迷茫的说:“不是一个吗?”“错,你没听说过吗?女三男二,知道什么意思吗?”罗张维看着李静芷可aì的表情,低头吻着她xìng感的脖颈。

“啊?不知道啊,什么女三男二?”李静芷温柔的响应着,侧着头,伸出舌头舔舐罗张维的耳洞。

“古代死了人不是要把玉什么的放进死人体内吗?女三男二就是说女人有三个地方,男人只有两个地方。

”罗张维抬起头来,与李静芷相视着,张嘴咬了咬她俏立的鼻尖,“真是个小笨蛋。

”“啊?”李静芷想了想,“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说来我听听。

”罗张维看着李静芷一脸的羞红,笑着。

“就是,就是xiāo茓,屁眼和嘴巴。

”李静芷红着脸,害羞的笑着,然后摇了摇罗张维的肩膀,“是不是啊?”“乖宝贝真是又聪明又漂亮。

”罗张维夸奖着,放在李静芷臀部的手也伸进臀ròu之间,压着紧闭的柔软的菊蕾。

“嘻嘻,”李静芷扭动着屁股,逃脱着肛门处传来的骚痒。

“现在你整个人都属于我的了,我比方辉放更和你亲密了。

”罗张维继续施展柔情攻势。

听到丈夫的名字,李静芷的脸马上灰暗下去。

与她全面接触的罗张维,明显的感觉到怀中的美人柔软的身体变得僵硬,胳膊,大腿也失去了应用的感触。

“刚才我那样侮辱你是因为我妒忌他,谁叫他是你的丈夫呢。

”罗张维装的和一个小孩子一样,面对心aì的少女倾诉心肠。

(突然想如果偶和他一样皮厚,不早就破处了吗?操,难道罗张维这个人折射出偶心理的yīn暗面?)“嗯。

”李静芷低着头,浓浓的头发扫着罗张维的脸,麻痒痒的。

“不过现在好了,你全部都是我的了。

”罗张维装做很高兴的样子,“一想到这个我就高兴。

”“那你以后还帮辉放吗?”李静芷小心翼翼的问。

“当然帮,为了你,我做什么都行。

”罗张维继续向可怜的少妇“倾诉衷肠”。

“嗯,谢谢你。

”李静芷靠在罗张维的胸膛上,全身柔软的靠在罗张维的身上;有点甜蜜,她心里想。

两人相拥躺了一会儿,正当李静芷想起要问罗张维到底在自己的肛门里塞了什么的时候(其实是偶才想起好象没交代清楚原理。

),罗张维放开她,起身穿着衣服,“好了,那边还有要上课呢。

”李静芷也温柔的给罗张维穿上衣服,最后还亲了亲他的嘴,像一个小妻子送丈夫似的看着罗张维走出房间,幸福的笑了笑,又躺回了床上,继续做自己编织的美梦。

罗张维上课的时候,不时的关注着窗外的动静。

果然第二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李静芷出现在窗外,看着正在讲课的罗张维,想进来,犹豫了一会又回去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又出来了,在室外转来转去,最后还是回去了。

罗张维暗笑着,更加高声的讲课。

半节课的时间,李静芷来回跑了十来次,最后几次出来的时候衣服乱乱的,明显是慌忙之中穿上去的。

李静芷见下了课,急忙跑进教室,也不顾学生惊异的目光,来到罗张维面前低声说:“我……我痒。

”罗张维故做沉稳的问道:“李老师,什么事情啊?我还要上课呢。

”李静芷才发觉周围学生的眼光,以为自己的心意被学生看出来,羞红了脸,哀求着,“到我家去吧。

”说着,拉着罗张维的衣袖,在他的推阻声中向家里走去。

进了方家,罗张维顺手关上门,李静芷早已瘫在地上解着腰带,羞红着脸,“痒死了,痒死了。

”“啊?怎么了?”罗张维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关切的问道,又劝阻着:“你小点声,别让学生听到。

”“痒…,屁股痒。

”李静芷说着,已经脱下裤子,伸手在屁眼处使劲挠着。

“哦,我还以为什么事呢,痒你挠挠不就行了。

”说着,罗张维作势要走。

“别,没,没用。

”李静芷起身搂着罗张维,身体紧贴着,停了一会,在罗张维耳边悄声说:“我怎么弄都没用,老爷你给我插插吧。

”“不行,我还要上课呢。

你忍一忍就好了。

”罗张维拒绝着。

“太痒了,老爷,插插吧。

”李静芷强忍着羞意在罗张维耳边哀求着,胳膊紧搂着罗张维,惹火的身体扭动着,摩擦着他的身体。

“你看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我还得上课。

”罗张维拍着李静芷的后背,“忍一忍啊,乖。

”“别别,我,我,老爷……”说着,李静芷的小手伸到罗张维的腰间,解着他的腰带,小嘴也狂乱的亲吻着罗张维的耳垂。

“好好,我先去打发下学生,很快就回来的。

”罗张维回到教室,让学生写一篇早已想好题目的作文,然后回到方家,看见李静芷已经脱的干干净净,手伸在肛门处按揉着。

李静芷见罗张维回来,扑到罗张维的怀里,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小手解着罗张维的腰带,嘴里腻声说着:“老爷,想死奴婢了。

”头往胸膛上靠了靠。

“奴婢的……屁眼痒的受不了了。

”说到“屁眼”两个字的时候,模模糊糊的带了过去。

罗张维任由李静芷解着腰带,双手在李静芷白净的屁股上抚摩着,往卧室走去,“小骚货,痒的时候就想起老爷了?”两人来到卧室,李静芷很快的给罗张维脱下裤子,罗张维也把上衣都脱光了,两个人赤裸的倒在床上。

罗张维拍了下李静芷的屁股,“来,老爷给你把豆条抽出来,胀不胀?”李静芷背对着罗张维,高高的撅起屁股,送到罗张维面前,老实的回答着:“有点胀,就是太痒了。

”罗张维伸手捅了捅露在外面的豆条,“没怎么胀起来啊,这样不行啊,等会说不定特别疼。

”李静芷摇晃着白花花的屁股,低声哀求道:“奴婢实在受不了了,太痒了。

老爷,快……快……”细细的腰身,肥大的屁股,白滑的皮肤,显出李静芷魔鬼般的曲线。

罗张维使劲的拍了一下滑腻的臀ròu,“你这个小骚货,真够骚的。

”“是啊,是啊,我是个骚货,骚货。

”李静芷渐渐有种沉沦的感觉,摇晃的更加xìng感,口中的声音也更加腻人,“快插我这个骚货吧。

”罗张维来到李静芷面前,抬着她的下巴,让她能看到自己软软的ròu棒,“老爷的ròu棒还是软的呢,怎么插啊?”李静芷小脸通红,看了看罗张维,悄声说:“奴婢,奴婢舔舔老爷的ròu棒就硬了。

”说着,起身吻在罗张维的ròu棒上,头努力的左右摇晃着,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在李静芷的亲吻下,ròu棒渐渐的硬了起来,李静芷更加专心的舔着,用手剥开黑黑的包皮,露出半软的guī头和棒身,张开嘴含住黑红的guī头,头摆动着,嘴唇挤压柔实的guī头,舌头伸进马眼里舔舐着,牙齿左右磨动着。

“好了,来,背过身。

”罗张维的ròu棒完全硬了起来,刚直的挺立在空中。

李静芷吐出胀大的guī头,跪着转了个身,屁股高高撅起,送到和ròu棒一个高度。

“你别乱动啊。

我先把豆条给你拿出来。

”说着,罗张维左手把着李静芷细滑的腰,右手揪着露在肛门外面的豆条,慢慢的往外拽着。

“啊……”随着豆条的抽出,李静芷屁股里的充实感也渐渐消失,难受的呻吟起来。

罗张维抽出布条,发现豆子已经把李静芷的屁眼撑成一个圆,小巧的开在腻滑的臀片之间。

趁着李静芷肛门肌ròu没有恢复原状,罗张维先往里面吐了口唾液,然后慢慢的把guī头送进她的肛门。

粗大的guī头一进入就受到了阻碍,李静芷肛门的肌ròu本能的紧张收缩,阻止异物的侵入。

罗张维伸手抚摩着李静芷细滑腻软的腰身,口中安慰着:“放松,别紧张,又不会痛。

”下身暗中用力,阻力减小的guī头慢慢的推开李静芷柔软的肛ròu,继续前进。

粗大的棒身开始插了进去,肛门口的肌ròu紧紧的夹着ròu棒,使得罗张维异常的舒服,对李静芷夸道:“你的屁眼真是紧啊,都快夹断了,比方婷的xiāo茓紧多了。

”高撅着屁股的李静芷听到女儿的名字,羞红的脸埋到柔软的床褥中,头轻微的摇着。

罗张维见李静芷如此动作,抚摩着腰身的双手一用力,把李静芷从床上拉到自己的怀中,双手也握着李静芷白实的rǚ房,使劲的揉搓着,“怎么,听到女儿的名字还不好意思啊?”李静芷现在被罗张维抱在怀中,绯红的小脸靠着罗张维的肩膀上,滑润的胳膊伸到背后抱着他,结实的rǚ房被一双大手揉搓着,修长的双腿大开着弯曲着伸在身后,屁股被粗大的ròu棒顶着,前身有些向前耸动,黑黑的yīn毛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罗张维借着李静芷的体重,慢慢的把粗大的ròu棒插进她的屁眼里,籍着ròu棒上李静芷的唾液和他吐在李静芷屁眼里的唾液,guī头冲破重重阻绕,ròu棒慢慢的进入了窄窄的屁眼。

“哦……”罗张维怀中的李静芷感觉到粗大的异物伸进窄小的肛门,原来阵阵的瘙痒也逐渐被强烈的充实感所代替,发出声声甜美的呻吟。

ròu棒的慢慢深入使得她感受到凝重与等待的空虚,身体有点迫不及待的往下坐,以加快ròu棒的进入速度。

在二人一起努力下,罗张维粗大的ròu棒完全插入李静芷的肛门里,粗大的guī头更深入到直肠内。

罗张维慢慢的顶动着,享受少妇紧夹的屁眼,嘴里继续打击李静芷的自尊,“你的屁股真是极品啊,大白ròu软软的,又夹的这么紧。

方辉放真是没福啊。

”倒在罗张维怀中的李静芷听了这些话,心中更加羞愧。

暗自夹紧肛门处的肌ròu,想阻止罗张维的抽插。

却给罗张维带来更大的乐趣,抽插的速度不但没慢,而且更快了,“好啊,越来越紧了,真是极品啊。

骚货,你说方辉放是不是没有福气?”“是……”无奈的李静芷回答着,身体被罗张维顶的一耸一落的。

“就是……呼……”罗张维出了一口气,继续打击李静芷的自尊,“骚货,骚叫几声,像个木头似的。

”“啊……嗯……老爷……”李静芷机械的叫着。

“算了,我看你还是叫学生的名字吧,说不定能叫过几个来。

哈,”罗张维把李静芷放倒在床上,让她回复刚才的姿势。

“……”李静芷偏着头,眼里闪着泪花。

“快叫啊,骚货。

”说着,腰身大动了几下,“你要是不叫的话,我可要叫了,就叫王大军如何,我看那小子长的模样不错。

”“别,我叫……,王大军,快过来操我啊。

”李静芷强忍着泪水,低声的叫着。

“什么你你的,”罗张维继续大力摆动着腰身,屁股也向前顶动着,双手沿着弯曲光滑的曲线来回摩挲着,极尽所能的侮辱她,“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就像个母狗。

方婷是小母狗,你就是个大母狗。

”“……”李静芷的全身随着罗张维的抽插前后摆动着,头部也前后擦动着床单,因重力而下垂的rǚ房也前后摇动着。

“爽不爽啊,骚货,嗯?”罗张维一边摆动腰身一边辱骂着李静芷,“要是方辉放看见他老婆像个母狗一样,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

”“辉放……”李静芷嘴里喊着丈夫的名字,身体被另一个男人抽插着。

“小两口还真甜蜜呢,”罗张维喘着,“那你刚才还求我操你?求我给方辉放戴绿帽子,哈哈。

”“我……”李静芷正要分辩什么,被罗张维一把拉起,但是并不再是握着她的rǚ房,而是提起李静芷的双腿,使得李静芷全身的重量都坐在ròu棒上,每一次的顶动都疯狂的深入紧紧的屁眼。

“啊……”李静芷被粗大的ròu棒顶的身体乱晃着,高挺的rǚ房也四周摇动,胳膊被迫把着罗张维的腰,以防止跌倒。

随着罗张维狂烈的抽插和自己急剧晃动的身体,李静芷的头脑渐渐模糊,身体渐渐有了快感,加上罗张维侮辱的话语以及对自己背叛丈夫的羞愧,使得李静芷完全陷入xìng欲的陷阱,身体自然的想靠到罗张维的怀中,以结束这种不稳定的感觉。

罗张维放开李静芷的腿,依然揉搓她的rǚ房,指头来回捻着渐胀的rǚ头。

大嘴吻着靠在他肩膀上的美艳的脸,吸吮着ròu腻的耳垂。

插在李静芷屁眼里的ròu棒也在屁股的挺动下紧紧的磨擦着娇嫩的肛ròu,粗大的guī头探进柔软的直肠,享受着柔软与紧密的完美结合,皱皱的卵袋撞击着股沟两边的臀ròu。

两人的大腿紧贴在着,随着罗张维的动作相互摩擦着,撞击着。

而李静芷的手也伸进自己的yīn道里,努力的自慰着,另一只放在平坦的小腹上,无规律的摩挲。

李静芷狭窄的屁眼紧紧夹着罗张维的ròu棒,皱皱的肛ròu磨擦着敏感的肌肤,使得罗张维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使劲的抓挤着手中的rǚròu,大幅度抽插着的ròu棒突然停止在最深处,伸在直肠里的guī头射出阵阵滚热的jīng液,近距离的打在柔软的直肠上,屁股每次shè精都随着挺动,以求更多的发泄身体中的快感与欲火。

一拨拨的jīng液冲击着李静芷,使得她也达到了高氵朝 。

倒在罗张维怀中的身体突然僵直,脸上的表情更加妩媚,像一朵盛开的花朵,散发着成熟的气息,伸进xiāo茓里的手用力的揉搓充血的rǚ蒂,另一只手在肚脐里抠挖着。

高氵朝 后的罗张维倒在床上,怀里抱着早已瘫软的李静芷,沉重的呼吸吐在她浓黑的短发,喷在她细长的脖颈上,弄得李静芷痒痒的,就转头靠在罗张维的肩膀上,脸对着罗张维。

罗张维也侧过头,看着有点害羞的李静芷,亲了亲她红润的嘴唇,“宝贝,你现在完全是我的人了。

”“嗯?”李静芷疑惑的望着他。

“你不知道吧,小笨蛋。

”罗张维把ròu棒从李静芷的肛门里抽出,插在她的yīn道里,享受着少妇湿暖的xiāo茓。

这样,两人又用了熟悉而舒服的姿势相拥着:李静芷的头靠在罗张维的肩膀上;赤裸的身体紧紧的黏在一起,rǚ房在身体的重力下被挤的扁扁的而保持ròu实的感觉;李静芷的一条胳膊穿过罗张维的脖下与另一只会合在另一边的肩膀处,ròu软无力的胳膊舒服的垫着罗张维的脖子;罗张维的一条胳膊穿过李静芷纤细光滑的腰身,双手合拢在李静芷的凸翘的臀部,不时的摩挲着光滑柔腻的屁股;两人的四条腿交缠在一起,给予对方不同的感觉,于李静芷则娇嫩的皮肤被罗张维腿毛的刺激着,痒痒的,于罗张维则享受少妇光滑青春的肌肤。

“你知道你们女人有几个xiāo茓吗?”罗张维得意的看着李静芷。

后者迷茫的说:“不是一个吗?”“错,你没听说过吗?女三男二,知道什么意思吗?”罗张维看着李静芷可aì的表情,低头吻着她xìng感的脖颈。

“啊?不知道啊,什么女三男二?”李静芷温柔的响应着,侧着头,伸出舌头舔舐罗张维的耳洞。

“古代死了人不是要把玉什么的放进死人体内吗?女三男二就是说女人有三个地方,男人只有两个地方。

”罗张维抬起头来,与李静芷相视着,张嘴咬了咬她俏立的鼻尖,“真是个小笨蛋。

”“啊?”李静芷想了想,“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说来我听听。

”罗张维看着李静芷一脸的羞红,笑着。

“就是,就是xiāo茓,屁眼和嘴巴。

”李静芷红着脸,害羞的笑着,然后摇了摇罗张维的肩膀,“是不是啊?”“乖宝贝真是又聪明又漂亮。

”罗张维夸奖着,放在李静芷臀部的手也伸进臀ròu之间,压着紧闭的柔软的菊蕾。

“嘻嘻,”李静芷扭动着屁股,逃脱着肛门处传来的骚痒。

“现在你整个人都属于我的了,我比方辉放更和你亲密了。

”罗张维继续施展柔情攻势。

听到丈夫的名字,李静芷的脸马上灰暗下去。

与她全面接触的罗张维,明显的感觉到怀中的美人柔软的身体变得僵硬,胳膊,大腿也失去了应用的感触。

“刚才我那样侮辱你是因为我妒忌他,谁叫他是你的丈夫呢。

”罗张维装的和一个小孩子一样,面对心aì的少女倾诉心肠。

(突然想如果偶和他一样皮厚,不早就破处了吗?操,难道罗张维这个人折射出偶心理的yīn暗面?)“嗯。

”李静芷低着头,浓浓的头发扫着罗张维的脸,麻痒痒的。

“不过现在好了,你全部都是我的了。

”罗张维装做很高兴的样子,“一想到这个我就高兴。

”“那你以后还帮辉放吗?”李静芷小心翼翼的问。

“当然帮,为了你,我做什么都行。

”罗张维继续向可怜的少妇“倾诉衷肠”。

“嗯,谢谢你。

”李静芷靠在罗张维的胸膛上,全身柔软的靠在罗张维的身上;有点甜蜜,她心里想。

两人相拥躺了一会儿,正当李静芷想起要问罗张维到底在自己的肛门里塞了什么的时候(其实是偶才想起好象没交代清楚原理。

),罗张维放开她,起身穿着衣服,“好了,那边还有要上课呢。

”李静芷也温柔的给罗张维穿上衣服,最后还亲了亲他的嘴,像一个小妻子送丈夫似的看着罗张维走出房间,幸福的笑了笑,又躺回了床上,继续做自己编织的美梦。

 。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