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老婆偷情

老婆偷情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晚上十时,马辉已做妥所有家务,煮好的菜都翻炒过两次了,但太太仍未回来。

她在餐厅做侍应,平时七点就回来的,会发生什么事吗?马辉是建筑工地的扎铁工人,以往每天有一千元港币的入息,他在四年前返大陆乡下娶了个二十一岁太太,不但样子漂亮身材标青,更对他千依百顺。

难得的是太太朱洁冰在一年前和三岁大的儿子都获准来港定居,一家三口住公屋。

半年前他父母回乡养老,公屋更是他们的三人世界,生活多幸福舒适。

有拍门声了,马辉立刻开了门,果然是洁冰。

他笑脸相迎,马上拿睡衣给她,又为太太盛了一碗饭。

朱洁冰却冷淡地表示吃过饭了,不想吃,傲慢地进入浴室洗澡。

马辉不但白煮了饭,他自己也未吃呢。

自三个月前他失了业,就再也找不到工作,变成太太返工,他做家务。

最近太太也逐渐变了,常给他脸色看。

不久,她穿睡衣出来,没戴胸围的她,走起路来,一对大nǎi夸张地跳跃着。

马辉上前关心地问她为什么迟回来,她并不回答。

他不介意,又问:“你的颈部为什么红了?”朱洁冰大惊失色,急忙用手去摸,其实是遮住那地方。

马辉未察觉,上前抱住她,伸手入她睡衣内摸她的豪rǚ。

她挣扎了一会,任由丈夫抱上床,闭上了眼,好像很累地睡过去。

马辉快速地脱光衣服,又急速地剥光了太太,像野狼一样扑到她身上。

当他分开她的腿,将yīn茎大力塞入她的yīn道时,朱洁冰忽然张开了眼,无限恐惧地说:“不要,不要呀!”马辉大惑不解,问她什么事?她说刚睡着,发了个恶梦,然后便含情带笑、闭上眼睛张开嘴。

他于是大力挺进,插动了几下,两支粗大的手摸捏着她的大豪rǚ,热吻她的嘴,她热烈地回应着,很快有了呻吟。

 而他则把在家中养精蓄锐的劲头,压住如花似玉的太太,疯狂冲刺了二、三十下,两手捏得一对大nǎi由白变红,折磨得她死去活来,大叫求饶,才向她发泄。

太太熟睡了,四岁的儿子也熟睡了,马辉却睡不着,在屋内踱步,吸著烟,为失业而烦恼。

他看见太太的手袋,可能由于好奇,也可能无事可做,便打开来看。

里面有两个红包,每个竟有一千元之多!谁会那么阔绰呢?再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心中狂跳,手袋内竟有几个男用的避孕套?他跌坐地上,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她慌张地用手挡住颈部的红肿。

那红肿,一定是被男人弄成的!当他扑向赤裸的她,将yáng具塞入她ròu体时,她突然惊呼,就好像被人施暴一样,她真的被人强姦吗?恐怕不是。

那二千元的红包、那些避孕套,说明了她的自愿。

他惊呆地点上一支烟,想像到当时的情景:她被诱胁入屋,那人兽xìng大发,自后抱住她,咬了她的脖子一下。

她挣扎地推开他,走向大门。

那人挡住去路,将二千元入在利是封内给她,她拿着二千元,心在狂跳,脸红地低头。

那人便将她的衣服脱光,摸握她的大nǎi,狂吻她的脸。

当她被抱起时如梦初醒,手脚乱舞挣扎着,大叫“不要”!她那雪白的身体,和挣扎时大豪rǚ的跳跃,和慌乱引致急速的呼吸,使那人兽xìng大发,将她掷在床上,趁她两个大ròu球的乱窜而扑到她身上。

她恐惧大叫,要那人戴上安全套。

戴好后,那人大力一插,yáng具进人她yīn道内,她全身一震,便闭上眼不动了。

马辉想到这裹,由震惊变成狂怒,冲入房内,揭开被子,一拳打在太太心窝上。

随着朱洁冰的惨叫,和她两支大yínnǎi惊恐的乱摇而逃走。

她起来质问他,他将红包和避孕套掷在她身上,问她有何话说?朱洁冰竟坦然承认与人通姦,带着邪恶的冷笑和yín态道:“你可以养我吗?现在是我养你,没有我,你吃屎啦!你如果不高兴,可以离婚。

”他害怕离婚,离了婚,他就再娶不到一个又年轻、又样貌身材正的太太。

而且,连四岁的儿子也可能失去。

他全身发冷般颤动着,跪在太太面前哭着说:“洁冰,以前的事我不计较,我祗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再有下一次了!”丈夫的暴怒和哭泣,她从未见过,也使她胆战心惊,她祗是将他赶出房间、关上房门、大被蒙头,心中狂跳不已。

过了几天,马辉察觉到洁冰越来越不怕他,经常深夜才回家,视他如隐形人了。

他虽然低声下气,像奴隶一样服侍太太,也不能挽回同床异梦的事实。

他努力找工作,认为祗要有工做,太太就会回心转意。

可惜老板祗请外劳,自失业以来,他常遭邻居白眼,渺小得像昆虫,尤其是隔邻周师nǎi和李太太,总用嘲笑的目光看他,使他抬不起头做人。

三十多岁的周师nǎi,丈夫在大陆工作,每星期才回来一次。

马辉有一次看见她和一个男人走入别墅租房,她也看见他。

自此之后,周师nǎi再也不敢嘲笑他了,而且,每次见了他,她反而像罪犯一样,脸红地逃走。

有一个晚上,马辉在家等太太,但深夜二时她仍未返。

他已喝了几罐啤酒了,他怨恨太太的红杏出墙,认为女人都是yín妇!他想打电话找太太,电话却坏了。

于是,他拍周师nǎi的门。

周师nǎi见是他,吃了一惊,又不敢不借电话给他。

马辉入内打了几个电话,都找不到太太,不禁怒从心上起,站在一旁的周师nǎi在向他冷笑,使他更愤怒。

马辉怒视着她,身穿透明睡衣的周师nǎi,两支雪白的大豪rǚ鼓胀如皮球,在惊恐中微微摇动着,像点起了烈火。

烈火烧着了他体内的酒精,迅速扩散。

由于她的冷笑,马辉骂她是yín妇,周师nǎi掌掴了他。

他大力推跌她于地上,当她爬起来时,凌乱的秀发在半空飞扬,皮球般结实的大nǎi充满怒意乱摇,像胀得要爆炸似的。

他突然拥吻她。

她拚命挣扎,激怒了他,将她的睡袍撕破了,扯了出来。

周师nǎi恐惧地后退,两支雪白的大ròu球慌张地弹跳不巳!她想呼叫,马辉按住她的嘴低喝道:“你叫,我就告诉你老公,说你和男人通姦。

”周师nǎi吓得不敢动,马辉快速地脱下衣服,剥去她的内裤,她挣扎着哀求,大叫着“不要”。

他将她按跪地上像狗一样,大力将yáng具插入她的肛门,拚命冲刺。

在她的惊慌和哭泣中,她那两支大白nǎi双双向前抛动。

两手捏下去,热力之中充满弹xìng,却又有三成柔软!好一会,他起来,她也起来,脸色青白地被他迫入房中。

她仰跌床上,大豪rǚ摇动得他心胆皆裂!“不要,不要呀!”周师nǎi哀求。

他压向她身上,吻她的脸,推压她的大白nǎi,威吓而神秘地说:“你都偷汉子,又怕什么!”然后,他大力一插,yáng具竟轻易进入她的yīn道内。

原来她yín水已出,已不怕他了。

她全身抖动了一下,yínxìng被看穿,脸红而羞愧,也有惊恐。

当他大力旋转搅动时,周师nǎi已喘气了,但她仍哀求着,流下眼泪。

当他大力吸吮她两边的rǚ房时,她的呼吸更粗、更急,yīn道也在收缩,兴奋得他要爆炸!他再大力挺进,用力磨她的yīn核。

周师nǎi突然呻吟起来,和她的泪痕成强烈对比。

他吻向她的嘴,她热烈疯狂回应,紧抱他不放。

他吻干她脸上的泪痕,两手力握一对豪rǚ,拚命揉捏。

她全身像海浪中的小艇般骚动起伏,yín笑地大叫大喊。

两脚在半空中乱踢道:“你操……死我……”这时,他狂吻她的yín嘴,大力握一对大yínnǎi,向她的yín洞发泄了!马辉返回自己屋内时,已是深夜一、二时了。

他的太太已回来,在床上熟睡了。

他已原谅了她,并且有一种莫明的狂喜和冲动,很想和她做aì,祗要她愿意合作。

他解开洁冰的衣钮,两支雪白而高耸的rǚ房冷傲地挺立,使他冲动,但是,冷傲的rǚ房并不是玉洁冰清,每边都留下了牙齿印,和一小片青蓝。

这是另一个男人造成的。

看她睡中在笑,那是yín妇之笑,他感到呕心而愤怒,冲动得想杀死她,但他不敢,也不是不敢,而是不忍心,因为他仍aì太太。

迫姦周师nǎi,虽有刹那间的快感,尤其她那恐惧的哭泣哀求,和中段的欲拒还迎,后期的yín态显露。

但他一点也不快乐,那是别人的太太啊!一连几天,马辉除了带儿子上学外,整天躲在家中,充满了疑心。

他怀疑邻居已知道他迫姦周师nǎi的事,又认为李太太因他的失业和太太的不检点,更看不起他了。

他的敌人越来越多,每次外出,遇见李太太,就加深了对她的憎恨,因为她不断向他冷笑。

三十岁的李太太貌美而高大,一对坚实的nǎi子不大不小,正好一手握住一支。

她最近生了一个孩子,rǚ房胀大了二分之一,彷似甜美的蜜桃!由于憎恨,他忽然垂涎李太太的美色,很想力握她胀大的rǚ房,搾干她的nǎi汁来喝。

他并且坚信:一本正经的李太太也是一个yín妇!下午,他拍李太太的门。

在她开门时强行入内关上门,拥吻她。

李太太疯狂挣扎大叫。

他掌掴她一下,警告她如不服从,就将她的儿子掷下街中,李太太饮泣著被他脱光了衣服。

马辉坐躺在沙发上,将哭泣著的李太太拉入怀中。

把玩她一对胀卜卜的大白nǎi,轮流吸吮她的nǎi汁。

她的泪水滴在饱胀的rǚ房上,和她的nǎi汁混合著被他喝着,使他冲动而兴奋,他分开她的腿,两手力按她的屁股,要强姦她。

李太太恐惧地挣扎哀求,一对大ròu球疯狂摇动,似在向他叩头。

她凌乱的头发在她的摇头中飞舞著,遮住她的脸,充满了神秘的yín荡!由于她的反抗,他无法占有她,便大喝道:“你再动,我就抛你个儿子到楼下!”她被吓呆了,而他也将兴奋的yáng具刺入她的yīn道内了。

李太太的泪水不断流下,饱胀的大豪rǚ不断抖动。

他两手力握rǚ房,nǎi汁从两支大nǎi直射出来,他疯狂吸吮,向她发泄了。

然后,马辉返回家中,舆奋地想到,从此抬不起头来做人的不是他,而是李太太。

他也有点怕,姦污了李太太,她会报警吗?几天过去了,没有事发生。

深夜,他的太太仍未回,他躺在床上吸烟,份外失落,最初他认为自己垂涎李太太的美色,也想报复她对他的嘲笑,因而向她施暴。

但他一点也不快乐,他的太太朱洁冰,最近几次迫他离婚,故意勾引男人刺激他,用难堪的话悔辱他。

他又吸了口烟,心中想:他之所以姦污李太太,并不是因她的人长得漂亮,也不是因她对他的侮辱,真正的原因是他的婚姻失败,而想破坏别人的幸福。

他并且相信,所有的女人都是yín妇。

但李太太的哭泣反抗,使他若有所失,也使他更憎恨李太太,他一定要使她露出yínxìng来。

深夜里,当太太回来时,马辉跪在她面前,求太太不要离开他,抱着她求欢。

朱洁冰用花瓶打破他的头,推他出房外,关上房门。

他在厅坐了一夜,吸了一包烟。

第二天下午,他悄悄在门口窥视,看见李太太身穿睡袍出外倒垃圾。

马辉走出去,强拉李太太入屋,警告她若反抗,就将那天的事告欣她丈夫,李太太不停颤抖著。

当他脱光衣服时,她跑去开门想逃走,被他自后一扯,将她的睡袍扯了出来。

然后,他迫她背贴著门,以下身力压她的下yīn,将她的胸围扯了出来。

李太太全身发冷般颤动,一对大豪rǚ也愤怒而强硬地颤动着,像要向他宜战,射出rǚ汁来,他两手力握,果然rǚ汁射满他一脸。

“不要!我求你!不要啦!”她哭了。

他将头扑入nǎi堆中,吸吮著nǎi汁,手不断抓捏,突然咬了大nǎi子一下,李太太惨叫着,一对大nǎi子吃惊地摇动,她推开他想逃跑,但被他抱起,掷在床上,迅速地剥下了她的内裤。

当他压住她,对准目标时,她疯狂反抗,秀发和豪rǚ飞舞著、跳跃着,散发出阵阵发香和rǚ香。

但她的下身已被控制,yáng具在她的挣扎中逐渐插入她的yīn道内。

李太太见大势已去,像突然跌倒一样,抖动了一下。

又像水中的鱼触了电,大力挣扎了一下,便反肚不动了。

马辉长驱直进,大力搅动、旋转,迫李太太露出yín妇的本来面目,但她祗是流泪。

他两手推压大ròu球,大力吸吮她的rǚ汁,果然使她的yīn道一下一下的收缩。

她的心跳加速了、脸红了、气喘了。

他大喜,两手抓她的腰和腋下,在她无法忍受的痕痒中再挺进,力磨她的yīn核。

李太太低叫了、呻吟了!他再吻她的嘴,但她左闪右避。

他又加强下身的压力,在旋转中一手扯住她的长发,强吻她的嘴。

这一次,她无法反抗了,嘴由紧闭被迫张开,他将她的舌头吸入口中。

也许她呼吸急速到快要窒息,全身骚动起来,胸脯高挺,像两座火山在水中升起。

她一双脚,竟不由自主在磨擦床板了。

当他离开她的口,看着她时,李太太在喘息中闭上眼,露出不易察觉的yín笑来了!他成功了,她果然是个yín妇,便在狂喜中力握她的大白nǎi,rǚ汁射向他脸上,在她的呻吟声中,他也回敬,向她射了精。

两天后,马辉在家中被捕,罪名是强姦,李太太告发了他,他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这是一再犯罪的必然结果!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太太红杏出墙,并且要求和他离婚,他觉得人生的希望既然失去,做人也没有意义了。

所以他故意犯下罪行,躲进监狱,既可以忘记伤心的往事,也不致唯恐自己一时冲动,杀死太太,岂不两全其美吗?他祗是对李太太感到遗憾,希望她的丈夫不会嫌弃她就好了。

晚上十时,马辉已做妥所有家务,煮好的菜都翻炒过两次了,但太太仍未回来。

她在餐厅做侍应,平时七点就回来的,会发生什么事吗?马辉是建筑工地的扎铁工人,以往每天有一千元港币的入息,他在四年前返大陆乡下娶了个二十一岁太太,不但样子漂亮身材标青,更对他千依百顺。

难得的是太太朱洁冰在一年前和三岁大的儿子都获准来港定居,一家三口住公屋。

半年前他父母回乡养老,公屋更是他们的三人世界,生活多幸福舒适。

有拍门声了,马辉立刻开了门,果然是洁冰。

他笑脸相迎,马上拿睡衣给她,又为太太盛了一碗饭。

朱洁冰却冷淡地表示吃过饭了,不想吃,傲慢地进入浴室洗澡。

马辉不但白煮了饭,他自己也未吃呢。

自三个月前他失了业,就再也找不到工作,变成太太返工,他做家务。

最近太太也逐渐变了,常给他脸色看。

不久,她穿睡衣出来,没戴胸围的她,走起路来,一对大nǎi夸张地跳跃着。

马辉上前关心地问她为什么迟回来,她并不回答。

他不介意,又问:“你的颈部为什么红了?”朱洁冰大惊失色,急忙用手去摸,其实是遮住那地方。

马辉未察觉,上前抱住她,伸手入她睡衣内摸她的豪rǚ。

她挣扎了一会,任由丈夫抱上床,闭上了眼,好像很累地睡过去。

马辉快速地脱光衣服,又急速地剥光了太太,像野狼一样扑到她身上。

当他分开她的腿,将yīn茎大力塞入她的yīn道时,朱洁冰忽然张开了眼,无限恐惧地说:“不要,不要呀!”马辉大惑不解,问她什么事?她说刚睡着,发了个恶梦,然后便含情带笑、闭上眼睛张开嘴。

他于是大力挺进,插动了几下,两支粗大的手摸捏着她的大豪rǚ,热吻她的嘴,她热烈地回应着,很快有了呻吟。

 而他则把在家中养精蓄锐的劲头,压住如花似玉的太太,疯狂冲刺了二、三十下,两手捏得一对大nǎi由白变红,折磨得她死去活来,大叫求饶,才向她发泄。

太太熟睡了,四岁的儿子也熟睡了,马辉却睡不着,在屋内踱步,吸著烟,为失业而烦恼。

他看见太太的手袋,可能由于好奇,也可能无事可做,便打开来看。

里面有两个红包,每个竟有一千元之多!谁会那么阔绰呢?再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心中狂跳,手袋内竟有几个男用的避孕套?他跌坐地上,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她慌张地用手挡住颈部的红肿。

那红肿,一定是被男人弄成的!当他扑向赤裸的她,将yáng具塞入她ròu体时,她突然惊呼,就好像被人施暴一样,她真的被人强姦吗?恐怕不是。

那二千元的红包、那些避孕套,说明了她的自愿。

他惊呆地点上一支烟,想像到当时的情景:她被诱胁入屋,那人兽xìng大发,自后抱住她,咬了她的脖子一下。

她挣扎地推开他,走向大门。

那人挡住去路,将二千元入在利是封内给她,她拿着二千元,心在狂跳,脸红地低头。

那人便将她的衣服脱光,摸握她的大nǎi,狂吻她的脸。

当她被抱起时如梦初醒,手脚乱舞挣扎着,大叫“不要”!她那雪白的身体,和挣扎时大豪rǚ的跳跃,和慌乱引致急速的呼吸,使那人兽xìng大发,将她掷在床上,趁她两个大ròu球的乱窜而扑到她身上。

她恐惧大叫,要那人戴上安全套。

戴好后,那人大力一插,yáng具进人她yīn道内,她全身一震,便闭上眼不动了。

马辉想到这裹,由震惊变成狂怒,冲入房内,揭开被子,一拳打在太太心窝上。

随着朱洁冰的惨叫,和她两支大yínnǎi惊恐的乱摇而逃走。

她起来质问他,他将红包和避孕套掷在她身上,问她有何话说?朱洁冰竟坦然承认与人通姦,带着邪恶的冷笑和yín态道:“你可以养我吗?现在是我养你,没有我,你吃屎啦!你如果不高兴,可以离婚。

”他害怕离婚,离了婚,他就再娶不到一个又年轻、又样貌身材正的太太。

而且,连四岁的儿子也可能失去。

他全身发冷般颤动着,跪在太太面前哭着说:“洁冰,以前的事我不计较,我祗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再有下一次了!”丈夫的暴怒和哭泣,她从未见过,也使她胆战心惊,她祗是将他赶出房间、关上房门、大被蒙头,心中狂跳不已。

过了几天,马辉察觉到洁冰越来越不怕他,经常深夜才回家,视他如隐形人了。

他虽然低声下气,像奴隶一样服侍太太,也不能挽回同床异梦的事实。

他努力找工作,认为祗要有工做,太太就会回心转意。

可惜老板祗请外劳,自失业以来,他常遭邻居白眼,渺小得像昆虫,尤其是隔邻周师nǎi和李太太,总用嘲笑的目光看他,使他抬不起头做人。

三十多岁的周师nǎi,丈夫在大陆工作,每星期才回来一次。

马辉有一次看见她和一个男人走入别墅租房,她也看见他。

自此之后,周师nǎi再也不敢嘲笑他了,而且,每次见了他,她反而像罪犯一样,脸红地逃走。

有一个晚上,马辉在家等太太,但深夜二时她仍未返。

他已喝了几罐啤酒了,他怨恨太太的红杏出墙,认为女人都是yín妇!他想打电话找太太,电话却坏了。

于是,他拍周师nǎi的门。

周师nǎi见是他,吃了一惊,又不敢不借电话给他。

马辉入内打了几个电话,都找不到太太,不禁怒从心上起,站在一旁的周师nǎi在向他冷笑,使他更愤怒。

马辉怒视着她,身穿透明睡衣的周师nǎi,两支雪白的大豪rǚ鼓胀如皮球,在惊恐中微微摇动着,像点起了烈火。

烈火烧着了他体内的酒精,迅速扩散。

由于她的冷笑,马辉骂她是yín妇,周师nǎi掌掴了他。

他大力推跌她于地上,当她爬起来时,凌乱的秀发在半空飞扬,皮球般结实的大nǎi充满怒意乱摇,像胀得要爆炸似的。

他突然拥吻她。

她拚命挣扎,激怒了他,将她的睡袍撕破了,扯了出来。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