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送上門的幸福時光

送上門的幸福時光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工作買房結婚生孩子,說實話,在這個城市裡根本就沒什麼朋友,就連社區同單元的人都不認識。

但是去年夏天,讓我深入的認識了住在我樓下的花姐,我和花姐是如何認識的呢,還要從孩子身上說起,我有一個3歲多的男孩,花姐也有一個男孩但比我家寶寶小一些,之前冬天的時候天氣太冷,怕孩子凍著也就沒帶孩子出來玩,等到了快夏天的時候,每到中午我下班回來,老婆在家做飯,我就帶著孩子在樓下空地上玩會。

花姐家的孩子看我們家的寶寶出去玩也要出來玩,就這麼一來二去的兩個孩子成了好朋友(花姐不用做飯,她家有保姆專門給孩子做飯,有錢人真幸福!)兩個孩子在草地上跑,我們兩個就在後邊跟著,沒事在聊些帶孩子的經驗,就這樣,我對我對花姐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花姐大我不到10歲,具體多少她也不說,估計有36,7了,是二婚,這個老公45+了好像做生意的。

有一次兩個孩子在草地上找螞蟻,我們兩個也只能跟著找,我蹲累了就站起來歇一會,就這樣我順著花姐的領口,看到了她兩個白皙大nǎi子(正好她蹲在那裡,兩個nǎi子被腿擠的顯得格外的大。

感歎,還是夏天好啊,不經意間就能見到春光)。

花姐估計是看到我在瞄她的nǎi子了,也站起來理了理衣服,我一看這是被發現了,趕緊岔開話題蹲下繼續陪小孩玩,花姐也沒說什麼表現的很自然。

這樣的情況發生過很多次,反正我是被她的雪白的nǎi子深深吸引了。

聊天的時候也總是找機會誇誇她啊,誇她白啊,生了孩子之後身材還這麼好啊(第二個孩子了,第一個跟前夫了)她也欣然接受了。

要說故事的真正開始,還要從我老婆帶孩子回娘家說起,因為過年的時候天氣冷,路遠交通又不方便,怕孩子受罪,所以我們沒有走,這不等到天氣熱了才帶孩子回娘家看看。

老婆走了沒人做飯,有時候中午下班就不回家了。

這天是週末,在家休息,又到了吃飯的時候,正準備出去買點吃的,在樓下碰到花姐帶孩子出來玩了,她就問我怎麼這幾天沒看我帶孩子出來玩啊,說她家孩子還一直念叨呢。

我跟她說老婆帶孩子回娘家了,要一個月左右才回來呢。

她留我在她家吃飯,我婉拒了,雖然說她家我也沒少去,兩個孩子玩的好,都會說你到我家來玩把,我家有XXXX玩具。

所以兩家串門的次說也多,但是還從來沒在人家吃過飯。

又過了一個禮拜,我看見花姐買菜回來,就問她怎麼今天自己去買菜了,保姆呢?她說nǎinǎi想孩子了,老公給送nǎinǎi家住段時間,所以保姆就先讓回去了。

 我說那你怎麼不去啊,她說她婆婆不太喜歡她,覺得她是圖錢才跟比她大快10歲的老公結婚的。

所以也懶得去。

正準備走被她叫住了,問我你還沒吃呢吧,正好我自己在家做,一塊吃吧,不然一個人也吃不完,我幾番推辭,最後還是進了她家了……我不會做飯只能在客廳看電視,她在廚房搗鼓著,不一會幾個小菜炒好了,吃飯間,隨便聊這點孩子的事!夏天在家穿的也隨意,又從她敞開的領口看到了隱隱的一片雪白,不出所料的被發現了,她嗔了我一句,「往哪看呢,回家看你老婆的。

」我也只能厚著臉皮恭維道:「我老婆哪有你這身材和皮膚啊,這顯得比我老婆都年輕。

」冷就這樣聊著話題就開了,她說:「這幾天老婆不在家是不是憋壞了,到大姐這來找便宜來了。

」我沒有回答,反問她:「女人是不是生了孩子以後,就會xìng冷淡啊」突然從之前比較隱晦的聊轉變到直接說到xìng上,讓她也是一愣說,「怎麼了,你老婆xìng冷淡啦?」我就跟她訴苦說老婆對xìng慾冷淡,一個月也只做個一兩次的。

聊著聊著,就聊到她的情況了,到她這年齡女的xìng慾就比較高,所謂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但男人到了這個歲數,身體機能反而下降的厲害,尤其她老公比她還大,能力更是低下了,不論她怎麼挑逗,也就那一會的事了。

我問她平時都怎麼解決的?她沒搭理我,讓我好好吃飯,我邊吃邊自言自語,「多好的一個女人,這身材,這皮膚,唉浪費了,要是個我這……」故意託了一個長音,花姐其實聽到了,(我故意說給她聽的)問我:「這個你,你能怎麼的?」我說那肯定是夜夜笙歌,絕不讓她獨守空房啊,她笑著說:「你就不怕累死,不怕被榨乾啊。

」我指著桌上的飯菜說,「榨乾了,不是還有這美味的菜給我補嗎?再說了真正需要男人的女人,怎麼捨得把男人榨乾,要細水長流。

」她說,「你有沒有這個實力啊!」我說:「你可以先驗貨啊!」說著桌下一隻腳伸到了我的褲襠上,在那揉搓,jī巴立刻不爭氣的硬了起來,花姐笑著說,「貨還不小呢!」我說,「這才哪到哪啊,放出來更大呢。

」花姐起身拉上窗簾,來到我的身旁,讓我半靠在椅子上,解開了我的褲帶,掏出了jī巴,就開始舔了,我取笑她說:「你就這麼急啊,飯還沒完就開搞了。

」她說,「這個比飯好吃百倍。

」我當然也不能要求繼續吃飯了,這種事到了這個時候哪有停下的道理,我也伸手進她的領口,摸她的兩個ròu球,她笑著說,「你是不是惦記我很久了。

」我說,「我做夢都夢到這兩個雪球……」之後她脫了我的褲子,我脫了她的上衣,光溜溜的跑進了她的臥室,她跟我說她結紮過了,可以在裡面隨便射,接著就是她給我口交69式什麼的。

我把玩著她的大nǎi子,她的騷逼已經濕透,一番大戰,內射在裡面,她高氵朝 的躺在床上微微抽搐,略做清洗之後,她又迫不及待的要第二次,第三次……那天從中午吃飯一直做到晚上吃飯,她給我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要給我補補,說:「就像你說的,要細水長流,不能把你榨乾了。

」之後的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有空就做,直到我老婆帶這孩子回來。

後來在樓下一起帶孩子玩的時候,還是會會心一笑,她也有意無意的穿一些稍微暴露點的衣服出來,讓我看個夠本。

有時候在樓道裡,趁沒人的時候還能摸一把,或者家裡沒人的時候,還能做上一個下午……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工作買房結婚生孩子,說實話,在這個城市裡根本就沒什麼朋友,就連社區同單元的人都不認識。

但是去年夏天,讓我深入的認識了住在我樓下的花姐,我和花姐是如何認識的呢,還要從孩子身上說起,我有一個3歲多的男孩,花姐也有一個男孩但比我家寶寶小一些,之前冬天的時候天氣太冷,怕孩子凍著也就沒帶孩子出來玩,等到了快夏天的時候,每到中午我下班回來,老婆在家做飯,我就帶著孩子在樓下空地上玩會。

花姐家的孩子看我們家的寶寶出去玩也要出來玩,就這麼一來二去的兩個孩子成了好朋友(花姐不用做飯,她家有保姆專門給孩子做飯,有錢人真幸福!)兩個孩子在草地上跑,我們兩個就在後邊跟著,沒事在聊些帶孩子的經驗,就這樣,我對我對花姐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花姐大我不到10歲,具體多少她也不說,估計有36,7了,是二婚,這個老公45+了好像做生意的。

有一次兩個孩子在草地上找螞蟻,我們兩個也只能跟著找,我蹲累了就站起來歇一會,就這樣我順著花姐的領口,看到了她兩個白皙大nǎi子(正好她蹲在那裡,兩個nǎi子被腿擠的顯得格外的大。

感歎,還是夏天好啊,不經意間就能見到春光)。

花姐估計是看到我在瞄她的nǎi子了,也站起來理了理衣服,我一看這是被發現了,趕緊岔開話題蹲下繼續陪小孩玩,花姐也沒說什麼表現的很自然。

這樣的情況發生過很多次,反正我是被她的雪白的nǎi子深深吸引了。

聊天的時候也總是找機會誇誇她啊,誇她白啊,生了孩子之後身材還這麼好啊(第二個孩子了,第一個跟前夫了)她也欣然接受了。

要說故事的真正開始,還要從我老婆帶孩子回娘家說起,因為過年的時候天氣冷,路遠交通又不方便,怕孩子受罪,所以我們沒有走,這不等到天氣熱了才帶孩子回娘家看看。

老婆走了沒人做飯,有時候中午下班就不回家了。

這天是週末,在家休息,又到了吃飯的時候,正準備出去買點吃的,在樓下碰到花姐帶孩子出來玩了,她就問我怎麼這幾天沒看我帶孩子出來玩啊,說她家孩子還一直念叨呢。

我跟她說老婆帶孩子回娘家了,要一個月左右才回來呢。

她留我在她家吃飯,我婉拒了,雖然說她家我也沒少去,兩個孩子玩的好,都會說你到我家來玩把,我家有XXXX玩具。

所以兩家串門的次說也多,但是還從來沒在人家吃過飯。

又過了一個禮拜,我看見花姐買菜回來,就問她怎麼今天自己去買菜了,保姆呢?她說nǎinǎi想孩子了,老公給送nǎinǎi家住段時間,所以保姆就先讓回去了。

 我說那你怎麼不去啊,她說她婆婆不太喜歡她,覺得她是圖錢才跟比她大快10歲的老公結婚的。

所以也懶得去。

正準備走被她叫住了,問我你還沒吃呢吧,正好我自己在家做,一塊吃吧,不然一個人也吃不完,我幾番推辭,最後還是進了她家了……我不會做飯只能在客廳看電視,她在廚房搗鼓著,不一會幾個小菜炒好了,吃飯間,隨便聊這點孩子的事!夏天在家穿的也隨意,又從她敞開的領口看到了隱隱的一片雪白,不出所料的被發現了,她嗔了我一句,「往哪看呢,回家看你老婆的。

」我也只能厚著臉皮恭維道:「我老婆哪有你這身材和皮膚啊,這顯得比我老婆都年輕。

」冷就這樣聊著話題就開了,她說:「這幾天老婆不在家是不是憋壞了,到大姐這來找便宜來了。

」我沒有回答,反問她:「女人是不是生了孩子以後,就會xìng冷淡啊」突然從之前比較隱晦的聊轉變到直接說到xìng上,讓她也是一愣說,「怎麼了,你老婆xìng冷淡啦?」我就跟她訴苦說老婆對xìng慾冷淡,一個月也只做個一兩次的。

聊著聊著,就聊到她的情況了,到她這年齡女的xìng慾就比較高,所謂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但男人到了這個歲數,身體機能反而下降的厲害,尤其她老公比她還大,能力更是低下了,不論她怎麼挑逗,也就那一會的事了。

我問她平時都怎麼解決的?她沒搭理我,讓我好好吃飯,我邊吃邊自言自語,「多好的一個女人,這身材,這皮膚,唉浪費了,要是個我這……」故意託了一個長音,花姐其實聽到了,(我故意說給她聽的)問我:「這個你,你能怎麼的?」我說那肯定是夜夜笙歌,絕不讓她獨守空房啊,她笑著說:「你就不怕累死,不怕被榨乾啊。

」我指著桌上的飯菜說,「榨乾了,不是還有這美味的菜給我補嗎?再說了真正需要男人的女人,怎麼捨得把男人榨乾,要細水長流。

」她說,「你有沒有這個實力啊!」我說:「你可以先驗貨啊!」說著桌下一隻腳伸到了我的褲襠上,在那揉搓,jī巴立刻不爭氣的硬了起來,花姐笑著說,「貨還不小呢!」我說,「這才哪到哪啊,放出來更大呢。

」花姐起身拉上窗簾,來到我的身旁,讓我半靠在椅子上,解開了我的褲帶,掏出了jī巴,就開始舔了,我取笑她說:「你就這麼急啊,飯還沒完就開搞了。

」她說,「這個比飯好吃百倍。

」我當然也不能要求繼續吃飯了,這種事到了這個時候哪有停下的道理,我也伸手進她的領口,摸她的兩個ròu球,她笑著說,「你是不是惦記我很久了。

」我說,「我做夢都夢到這兩個雪球……」之後她脫了我的褲子,我脫了她的上衣,光溜溜的跑進了她的臥室,她跟我說她結紮過了,可以在裡面隨便射,接著就是她給我口交69式什麼的。

我把玩著她的大nǎi子,她的騷逼已經濕透,一番大戰,內射在裡面,她高氵朝 的躺在床上微微抽搐,略做清洗之後,她又迫不及待的要第二次,第三次……那天從中午吃飯一直做到晚上吃飯,她給我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要給我補補,說:「就像你說的,要細水長流,不能把你榨乾了。

」之後的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有空就做,直到我老婆帶這孩子回來。

後來在樓下一起帶孩子玩的時候,還是會會心一笑,她也有意無意的穿一些稍微暴露點的衣服出來,讓我看個夠本。

有時候在樓道裡,趁沒人的時候還能摸一把,或者家裡沒人的時候,還能做上一個下午……。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