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大美人

大美人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叫罗助佑,是一个保险业务员。

但我比较喜欢自称业余摄影师。

所谓业余摄影师就是没事的时候背着相机乱跑,东拍拍西拍拍,一方面为了兴趣,一方面也拍些受欢迎的照片赚点外快的那种人。

只要能卖钱,什么照片我都拍。

你要叫我狗仔队也可以,但我还是喜欢你叫我业余摄影师。

身穿黑色连身短裙的她,面色冰冷地高举右手,在空中伸出三只指头。

“三~~二~~一~~~~!!”所有人疯狂地跟着她的手指高喊。

音箱里爆出震耳的音乐,所有人兴奋地高喊,使出浑身解数扭动身躯,在快舞音乐的催化下狂舞著。

疯狂!着迷!忘我!狂热!上百人在舞池中窜动!在五彩灯光的闪动下像一条条魅影晃动着。

她开了门,探出半张脸,两颗明亮的大眼睛转了转,才踏着充满活力的脚步跳上音控台后面。

她穿着黑色紧身高领上衣,斜肩的剪裁露出半边香肩,黑得发亮的低腰皮裤上挂著一条厚重的银扣皮带。

长发挽起来,插了枝银发簪。

在音控台上方的强光照射下,银发簪的簪尾甩出一道道反射的闪光。

“JULLIA~~!我aì妳~~~!”一位客人用所有人都听得见的声音在舞池中大喊。

JULLIA先是毫无所觉地继续调整着她的唱盘,然后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似地抬起头来望着那位大喊的客人一两秒,接着又继续低头整理她的东西。

一会儿戴着细手炼的小手移到脸前,银色的发簪闪动了几下,好像头部有了什么细微的动作,但是低着脸,又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

突然JULLIA站直身体抬起脸,大眼睛转了几下又闭上,双手插著细细的柳腰深呼吸,忽然间脸一转,正面面对我的方向,眼睛一张开就直视着我的双眼!我真不敢相信!她难道能在充满烟味、酒味、香水味和人身上的体味的PUB里,嗅出前夜闯进她家的人的味道?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上下唇。

多么销魂的动作啊!但是我却看得毛骨悚然!我觉得我好像成了她的猎物了。

她的视线放开了我,注意力又回到舞池上的众人。

一阵如释重负,夹杂着挫败沮丧的感觉涌上心头。

草草收拾了东西,丢下身边还自以为美人望了他一眼,还陶醉在其中的陈董,我走出了PUB。

我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用棉被蒙着头胡思乱想。

往后几天我别再靠近那栋破公寓了!想到她在PUB里竟然还能发现我,要是我再去一次,恐怕真的会让她给扭断脖子!至于架在她家里,不,她的“巢穴”里的那四台摄影机,既然她嗅觉这么灵,恐怕那四台摄影机早被她给拆了。

不幸,我妈从小说我生肖属猫,过没多久,就耐不过好奇心,又开了车到她的窝附近。

我不试试那四台摄影机总不甘心!打开手提电脑,设定好频道与分割画面,一面在心中祈祷一面按下按键。

只见四个分割画面上只出现了一个!LUCKY!我不禁欢呼起来!装在墙上插座孔里的那一个没被她发现!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现在已经打草惊蛇,我没办法再整天往这边跑,我必须想个办法,能够我人不到这里,又可以收得到镜头拍下的画面。

幸好科技和C罩杯解决了我的问题!“C罩杯”是我认识一位专卖摄影用具的朋友,姓赵,年过半百,几年前刚认识时喊他赵伯伯,后来简称罩杯。

结果他异想天开,就在名片上印“C罩杯”!“C就是Camera,我就是专卖camera的赵伯伯,C罩杯。

”他总这么说。

C罩杯给了我一些能够架设接收站的装备,虽然所费不赀,但我还是狠下心买了下来。

隔天就趁JULLIA半夜上PUB的时间,在我原先躲藏的地方架了讯号转接站,经过测试,我能够在三分钟车程外的地方接收到屋里传出来的画面!每天JULLIA回到窝里之后,就把衣服脱光,躺在房间的正中央,直到隔天上班,才从衣柜里拿出当天要穿的衣服,用衣柜的镜子化好妆就出门。

从不见她喝水吃东西,也不见她洗澡洗衣服,衣服好像都是直接从衣橱里拿了就穿,种种生活习惯都是那么怪异,叫我摸不出头绪,我只能假设那些问题她都在上班的地方解决。

但是尽管如此,之前见过的那位老太太、那包黏膜分泌物、以及她像动物般的嗅觉和行动,却仍是我脑中盘旋不去的谜团。

观察了快一星期,都没什么新发现,渐渐地我也对JULLIA的私生活失去兴趣。

直到有一天……..JULLIA一进到房间的模样就有点奇怪。

脱光衣服之后坐在房间中间,张开双腿,伸手往私处摸去!“太好了!这种片子肯定大卖!”我在车里兴奋起来,想到PUB冰山美人的自慰偷拍片,不知道会有多抢手!不说别人,光是陈董肯定就会为这个花大把钞票!看JULLIA昂着头,xìng感诱人的身躯不住扭动,白晰的嫩手在身上不停滑动,可以想向配上声音会有多刺激!我赶紧把麦克风声音打开,迫不及待想听见她火热的娇喘呻吟!“嘎~~~~~吼~~~~~~”我怀疑我开到怪兽片的频道了!JULLIA发出的怪声让我手心冒汗!我不敢相信地盯着萤幕,看着她的下腹部不断起伏,听着她的低吼越来越急促,同时在她两腿之间不断流出浓稠的白色黏液,而且越流越多!那黏液多到沾满她的双脚,而量还不断在增加!她用手将那些黏液往身上抹,黏液不断地流,不断往身上抹,越抹越多,越抹越厚!从头到脚满满都是!越来越厚的黏液让她看来像具肥胖的石膏像!最后,整个人完全被裹在大团的黏液中!动作越来越迟缓,也越来越少,终于最后所有的动作都停了。

一切归于寂静。

JULLIA变成了一个椭圆球状的…………茧!她面无表情地拨弄头发,轻甩了一下头,长长的黑发甩出一道波浪,在音控台上的强光照射下化成一道亮眼迷人的秋波。

“JULLIA!JULLIA!JULLIA!”以舞池为中心,狂热的吼叫声震动着整间PUB。

她冷冷地抬起大而明亮的双眼,扫视了舞池一圈。

即使坐在最角落的我,也不禁随着她转动的眼睛中闪耀出来的反光而怦然心动!她冰冷的眼神,像勾魂的漩涡,叫人忍不住凝视她那极冰冷的眸子深处!“她叫JULLIA,神秘的DISCO PUB冰山美人,好像有外国人血统,只要她一上台,当天晚上保证爆满!我要她的照片、资料、所有关于她的东西我都要!你尽管去拍!要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坐在我对面的陈董这么说。

年近半百,堂堂千万富翁的陈董竟然会像个迷恋偶像的青少年般这么说话,着实让我感到不解。

“这狗娘们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当时想。

“能让一个像陈董这样经过大风大浪男人这么神魂颠倒的女人,到底有什么鸟魅力?”不过看了她的现场,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陈董会这般“返老还童”了!只要是正常男人,遇上了这种女人,想要不迷上她都难啊!她美吗?当然!美极了!但是最迷人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整个一举手一投足的完美神韵!她的眼睛会勾人!头发会勾人!肩膀会勾人!手指会勾人!腰枝会勾人!她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会勾人!不!真正勾人的,是她的“冷”!当与她视线接触的一刹那,全身沸腾的血液就像在一瞬间凝结,下一秒又再度恢复沸腾!但就是那么一转眼间的冰冷,带给全身无比的刺激亢奋!“猜火车”里头说,海洛因比最高氵朝 的xìngaì还要兴奋一百倍,而她的冷,恐怕比最强力的海洛因还要刺激一百倍!光看她走上台不到两分钟,已经让全场热得像沸腾的油锅!最厉害的是,她从头到尾笑都不笑一下,总是面色冰冷得像南极的风雪,更别说是开口说一句话了!让人为了想博她一笑,爬上印度瑜珈的钉床去打滚都愿意!面对群众的狂热,她也只回了几个淡淡的,若有似无的小动作……..HOT!VERY VERY HOT!远远望着她,我的手指不住地做出按快门的动作,视线像是装了镜头框,满脑子全是为了留下她身影的取镜角度。

可恨PUB里禁止摄影,门口保镖又搜身严格,想要她的LIVE照片,想来只能用偷拍的了,要夹带一台够像样的相机进场恐怕是难如登天啊!我步出PUB,脑中规划著偷拍计画的策略。

原本只打算随便扔几张隐藏式相机拍出来的照片就要打发陈董,但是在我亲眼见识她的魅力之后,我身为业余摄影师的热血也被她点燃!不拍出我心目中完美的照片我誓不甘休!而且不只是LIVE,她的一切!所有她生活细节的任何一个小部分我都不愿放过!这已不再是为了陈董的高额酬金,而是为了我体内业余摄影师的热血!凌晨四点半,PUB关门已经过一个半小时,终于见到她走出门外,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短披肩,踏着黑亮的细跟高跟鞋走到对街。

我赶紧抄起相机拍了几张。

可惜配备不够好,可想而知效果普普。

从后照镜中看见她坐上了一辆淡蓝色中古裕隆。

真奇怪,像她这样的PUB女王,要什么样的车没有?为什么会开这种破铁罐车呢?我带着满肚子的狐疑,远远跟在她车后开了快一个多小时,在天色微亮的时刻终于来到了郊外一处废弃的住宅区。

几年前大地震之后,这里的房子多半全倒,半倒的也被判定为危楼,没水没电的,连流浪汉都不住这种地方了,她竟然会来这里?她将车子熄火后,左右张望一阵,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钻进了其中一户半倒的公寓。

过了一会儿,一位老太太从那栋平凡的住宅里步履蹒跚地走出来,手中提着一大包东西,放上了JULLIA那辆淡蓝色破铁罐裕隆的副驾驶座,又缓步回头,在大门消失了身影。

那老太婆是她什么人?那一大包是什么东西?我好奇地想立刻下车一探究竟,但是为了避免被发现,我还是忍住这股冲动,继续留在车上等待机会。

我在外头等到天黑,仍不见人出来。

我除了上厕所以外不敢离开车子一步。

无聊的盯梢持续到晚上十点多,才见她穿着黑色小可aì,纯白短窄裙,披着黑色薄纱透明披肩,小心翼翼地从那栋两层老建筑里走出来,轻巧地上了车之后悄悄地离开。

大约半小时车程之后,她将那一大包东西扔在路边垃圾堆上。

“垃圾里藏有许多秘密!”我想起几年前在侦探小说里读过的这句名言,当下将车子开往垃圾堆,拾起她扔下的那包东西之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仔细察看那袋垃圾。

说真的,那包垃圾远远超出我意料地重!扒开封口,迎面扑来一阵令人做恶的腥臭味!我掩鼻往里头一瞧,只见里头白糊糊的,搞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我戴上手套挖了一把出来瞧瞧,一团像南宝树脂,软趴趴黏糊糊的白色膏状物摊在掌中,还从我指缝中不断滑下透明的黏液….今天是跟踪的第三天。

我已经可以确定JULLIA就住在那栋半倒的破公寓里头!不管她是暂时栖居,或是长期住在那儿,总之她每晚离开PUB之后,车子最终都会回到那里,而且不到上班时间,不会离开那栋破公寓。

看来我可以利用她去PUB上班的时候偷溜进去,安装隐藏式摄影机,利用车上的监视器来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唯一的问题是那位老太太!虽然那位老太太从那天之后就没再出现过,但我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万一被那老太太发现,那么偷拍计画势必胎死腹中。

另一方面,交给陈董的那个白糊糊的怪东西的采样检体,经过陈董熟识的人分析之后,只知道是“某种生物的黏膜分泌物”,但是除此之外,到底是什么生物的分泌物、成分、作用等还是搞不清楚。

而那袋怪东西也只有那天出现,之后几天就跟那位老太太一样,没再见到了。

这几天来我利用伪装成手机的隐藏式摄影机,在PUB里偷拍到不少她的LIVE照,也利用她上下班的时间拍了不少,原本将这些照片扔给陈董,就足以换到不少钞票,但是她怪异的住处,和那包白糊糊的怪东西让我打定主意要将她的秘密挖个彻底!虽然对于进入那栋破公寓一直让我不安,但是无法压抑的强烈好奇心不断催促着我趁她上班的时间溜进公寓!俗话说得好,好奇心能杀死一只猫,这话果然不假!怪不得从小我妈都说我生肖属猫……..远远看着JULLIA坐上淡蓝色的破铁罐裕隆,我背上装满器材的背包离开藏身处,接近那栋破公寓。

我轻轻推开锈蚀的铁门,小心翼翼地踏上走廊。

随时注意周围的动静。

我担心那位老太太会突然出现把我吓一大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甜的味道,好像是某一种蜜。

我静静站着等了一阵,确定除了我呼吸的声音之外,听不见任何其他声音。

我壮起胆子摸黑前进了一两步,不敢离开大门太远,以方便危急的时候能够转身逃跑。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我确定只有我一个人之后,胆子也大了一些,扭开小手电筒。

房子里凌乱地散落着弃置的家具,上面都蒙上了一层灰尘,几乎看不出有人住在这里的痕迹。

我放弃客厅,转向其他房间。

第一间房间跟客厅一样,保持在废弃状态。

第二间房间也是完全弃置的状态,照灰尘堆积的情况来看,恐怕已经两三年没有人动过了。

接下来我检查盥洗室。

盥洗室里乱成一团,洗脸槽和干涸的马桶里积著厚厚的灰尘,也看不出最近有使用过的迹象。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