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yín荡老婆偷情

yín荡老婆偷情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家住在乡下孟洁,苗条的裸体每一部份都那样的光滑、细致。

rǚ房虽不大但却有漂亮的形状。

而二十七岁的美妙身材自从和阿峰结婚的九年了,开始有了圆润和柔软的变化。

丈夫阿峰因工作的关系离开孟洁身边大约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把孟洁一个人留在乡下的家里,一个人去台北工作。

孟洁原本也想随丈夫一起去的,可是自己在屏东市又开了一家男服饰店,丈夫说:“又不是不回来了只是暂时,而且一有休假我就会回家了,大约经过了半年。

孟洁在工作上认识了一些客人都是男的,这些男士们也时常在孟洁的服饰店销费,但实际上这些男士们都是来邀请孟洁出去玩,他们也都知道孟洁老公在北部工作无法回家陪伴孟洁,而孟洁开的服饰店又因为财务出现了周转不灵,如果没有这些老客户来销费,真的是要关门大吉了。

所以孟洁也不管得罪这些男士们,孟洁心想这些客人大多都是财政界的名流绅士,完全不会有暴力、或者伤害到她身体的粗暴男人。

因此,孟洁也就可以安心放心的和他们出去玩。

可是这些客人却反而会使孟洁回想到过去和老公外出的情景,身体留下情欲无法满足的痛苦。

今天晚上回到店里后立刻淋浴但身体里却好像发烧一样的充满骚痒感。

“讨厌..”孟洁皱起眉头说道,并用莲蓬头把热水喷在那雪白柔软的上身,用左手剥开贴在耻丘上那湿淋淋的yīn毛,内yīn唇已经充血,有如绽放的花瓣由内向外翻转,而孟洁的手指不经意的摸到这里时却突然产生了强烈的热感。

“啊..啊..唔..嗯.”手指自然的揉搓其中一片充血的内yīn唇。

孟洁已经忘记淋浴而沈迷在一时冲动的手yín世界里。

孟洁用左手拿起莲蓬头,改用右手指捏住一片已经充血的内yīn唇用力的揉搓著。

快感的火燄从腰部到达了后背,然后冲向脑门。

孟洁站在那儿咬紧牙关忍受着即将爆炸的快感。

孟洁已经忘记一切,一面发出快感的呻吟声一面完全的投入在手指间所带来的另一种高氵朝 。

孟洁在单身时代从来没有手yín的经验。

可是自从和阿峰结婚以后也偶尔要靠手yín来解决自己的欲火。

可是今晚身体的骚痒感却是那些客人所留下的后遗症。

那个人的名字叫陈长兴。

他是某公司的老板,不过他只有靠眼睛和舌头享受孟洁的年轻ròu体。

人老了以后,不用插入也可以得到满足感。

只要用眼睛看和用舌头舔舐就足够了,尤其是像妳这样有漂亮脸孔及美妙身材的年轻太太..”陈长兴一面说一面在孟洁身上的每一个地方用舌头来回轻轻的舔舐著。

陈长兴舔遍了孟洁的腋窝、肚子、大腿根及脚掌。

而这种骚痒的感觉使孟洁几乎要发出呻吟声,但是在这种骚痒感的背后却隐藏着异常的快感。

孟洁只好轻轻咬住自己的手臂,忍耐著不要发出呻吟声。

“妳丈夫常用的女人xìng器官,我也要仔仔细细的看一看……”年龄超过四十岁的陈长兴,把孟洁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而瘦骨如材的身体也卷曲在孟洁的双腿之间。

陈长兴看完孟洁已经流出yín液的xiāo茓后,用舌头来回轻轻的舔舐著并仔细的形容孟洁充满yín液的xiāo茓。

陈长兴具经验的说:“妳是个极xìng感的美丽女人,但妳的xiāo茓却和一般女人没有两样。

本来我想像会是很文雅的景像,但妳的xiāo茓已经张开,内yīn唇也翻转了出来,可见妳也是很一个很好色的女人”孟洁也很奇怪,不知为何听了陈长兴这样说后会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噢……妳开始湿润了……到达高氵朝 了吗……”陈长兴不断的用舌头及手指在孟洁那充满yín液的xiāo茓上来回舔舐及抽送著。

而不知何时,孟洁的确流出了大量的密汁而忘情的扭动着臀部,以配合陈长兴的舔舐及抽送。

陈长兴说过的每一句话,孟洁使在这一夜里点燃官能之火。

陈长兴很快的发现孟洁xìng感部位的变化,一面形容一面更加快速的舔舐著。

“里面的密汁发出了亮丽的光泽..味道也越来越强了..”陈长兴有如强力吸水器一般,拼命的用舌尖捞起在孟洁xìng感部位所涌出的蜜汁。

孟洁虽然心里想着不要有高氵朝 ,但是臀部还是不由己的拼命扭动着,并从鼻孔冒出了yín荡的哼声。

看着孟洁这样的yín荡,陈长兴忍不住的说道:“我不过只用舌头舔舐着妳的花唇,妳就开始扭动着臀部来配合,大概是妳的丈夫不能使妳得到满足,所以妳才会这样的出卖身体吧!而关于妳的事情我已经听说过了,妳是个年轻又xìng感的有夫之妇,为了得到满足而出卖ròu体的女人。

可是却没想到妳是这样极xìng感的尤物。

”陈长兴一面说著一面活动着舌头,并找到了在充满蜜汁的ròu缝上端那个有如小拇指的ròu芽含在嘴里吸吮著。

孟洁并不把陈长兴的话放在心里,只是疯狂的呻吟:“嗯..啊..喔..”就在陈长兴那灵活舌头的挑逗之下,孟洁达到了高氵朝 ,并流出大量的蜜汁。

“我知道妳刚才已经泄精了,因为感觉到有大量粘粘又温热的蜜汁流入了我的嘴里……”陈长兴一面调戏著惠茹之外,更用三根手指插入孟洁的ròu洞里。

“啊……嗯……舒服……用力……啊……嗯……”孟洁疯狂的拼命扭动着臀部来配合陈长兴更深的插入。

但是,老人的前戏是永无止境的。

现在,孟洁在店里的浴室里,想用自己的手指来熄灭ròu体的欲火。

孟洁找到了被陈长兴吸吮过的ròu芽后,开始用指尖摩擦已膨胀的ròu芽。

但是孟洁仍觉得不够过瘾,改用二根手指插入自己的ròu缝里,并开始来回的抽送著。

此时的孟洁已经完全的沈醉在手yín的世界里。

“嗯……啊……”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呻吟声使惠茹就快要达到高氵朝 了。

但就在这时候,浴室的玻璃门外却传出了巨大的声响。

孟洁警觉的拔出了手指并回头望着充满雾气的玻璃门问到:“..谁..是谁..”原来孟洁回到店后忘了关上店门那团黑影子回答:“妳在洗澡吗?是我啦!”这个人是丈夫阿峰的好朋友阿钦。

丈夫要去台北之前曾要阿钦来当保镖,所以阿钦常常来这儿。

孟洁知道是这个人是阿钦后,多少有点放心。

阿欲隔着充满雾气的玻璃门说:“没有吓着妳吧,我不小心碰倒了地上的椅子,对不起。

我现在要去客厅看电视了。

”说完后,玻璃门外阿欲的身影消失了。

孟洁赶紧冲洗自己粘粘的手指,担心自己手yín的样子是否被阿钦瞧见了,脸色也不自主的红润起来。

孟洁擦干身体穿着粉红色丝质睡衣走走出浴室并解开束在脑后的长发,准备穿上内裤时却发现放在脱衣篮内准备换穿的黑色透明中空xìng感小内裤不见了。

阿钦是我老公的好朋友,不太像是会对女人三角裤有兴趣的男人,但有时也会一时的着魔。

在淋浴前放在脱衣篮内准备换穿的黑色透明中空xìng感小内裤突然不见了,这使孟洁感到紧张了。

孟洁心想一定是阿钦拿了她的黑色透明中空xìng感小内裤,也来不及在睡衣下穿上黑色透明内衣,就冲到了客厅要找阿钦拿回她的黑色透明中空xìng感小内裤。

这时的阿钦正坐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松开领带,任意的从酒柜里拿出了威士忌,慢慢的品尝著。

孟洁系紧了睡衣的腰带,向正在喝酒的阿欲走过去:“把三角裤还给我,我做梦也没想到你竟会做出偷三角裤的这种事情来!”孟洁气愤的对阿钦说著。

阿钦把拿在手上的高脚杯放在桌上,脸上露出了傲慢的笑容,并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那件黑色透明中空xìng感小内裤在孟洁的面前轻轻的摇动着。

“妳是说的三角裤是这个吗?”阿钦傲慢的说著。

“没错,就是这件个,赶快还给我!”孟洁愤怒的说著。

“当然可以还你,但是有条件。

”孟洁愤怒的反问阿钦:“你说,要什么条件?”阿钦yín笑的说著:“只要妳把身体让给我,我就可以把这件极xìng感迷人的透明中空xìng感小内裤还给妳。

而且,手yín那种事,只会让自己更加的难过。

”孟洁的脸红到了耳根,不知该说什么话,果然阿钦是发现了自己在浴室里的行为。

此时阿钦又拿起了那件黑色透明中空xìng感小内裤摇动着对孟洁说:“我会让妳痛快的飞上天。

”听了阿钦这样说,孟洁的脸庞更为火热,只能看着那件摇动的黑色透明中空xìng感小内裤,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什么。

阿钦逮住了机会以威胁的口吻告诉孟洁:“况且..况且..妳有个不可告人的祕密喔!” “我..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祕密?”孟洁一面后退一面瞪着靠过来的阿钦,但孟洁的声音已经紧张的有一点沙哑了。

孟洁在刹那间想到,莫非是自己瞒着丈夫出卖ròu体的工作被阿钦发现了?  “我知道妳另有男人,今晚我就在旅馆看到妳和一位四十多岁的人一同乘电梯进入客房。

”阿钦一面说著一面靠近孟洁并伸手去啦扯孟洁丝质睡衣的腰带。

孟洁有一点胆怯,可是从阿钦的话来推测,他大概还不知道孟洁出卖ròu体的事实,他所看到的大概只是单纯的外遇吧!孟洁在心里这么想着。

而就在睡衣腰带被解开的同时,阿钦抱紧了孟洁说道:“我不会把妳的祕密说出来,所以妳也不必把这件事告诉妳老公。

”就在孟洁想说话时,她的樱桃小口却已经被阿钦的嘴封住了。

阿钦一面吸吮著孟洁那柔软的舌头一面伸手去解除穿在她身上的那件粉红色丝质睡衣。

就在睡衣即将滑落于地上的同时,孟洁想说“不要”这二字,但却迟迟的说不出口,也许在孟洁的心中早就产生了接受阿钦的要求之意念。

睡衣终于滑落在地上了,此时的也只能一丝不挂的站在原地任由阿钦的舌头在其胸部上来回恣意的游走。

被吸吮和轻轻用牙齿咬的快感使孟洁感到困惑,但也不知何时,孟洁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抱住了阿钦。

阿钦的嘴离开了孟洁的rǚ房后,起身将赤裸的孟洁轻轻抱起。

“你..你..抱着我要去那儿?”孟洁惶恐的问著。

“当然是要去卧房啊!在妳和妳老公经常办事的床上,我要使妳高兴。

”阿钦yín笑的说著。

阿钦抱着孟洁走了过去,用脚粗鲁的踢开了房门,把孟洁轻轻的放在床上。

阿钦把双人床上的棉被掀开,让赤裸的孟洁睡在上面,自己也迅速的脱下上衣并卷曲的缩在孟洁的身旁恣意的用舌尖舔舐着她的rǚ头。

此时的孟洁早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微微的扭动着身体并从鼻子发出了甜美的哼声。

 阿钦的双手在孟洁那有如柳树般的细腰和丰满的臀部上来回抚摸著,并说道:“妳的身体真美,每个部份有如雕琢过的玉石一样,那么的光滑细致,yīn毛也长得这样的可aì..和静雯裸体不同的是,妳的雪白ròu体几乎耀眼。

”阿钦在rǚ房的四周用舌尖轻轻的舔舐著,并用右手拨开了孟洁的yīn毛,同时也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不要..害羞死啦..”当床上形成和白天一样的明亮时,孟洁不由得擡起右小臂盖在自己的脸上。

不过听到了阿钦拿自己与他那25岁的妻子静雯相比较,说自己比静雯更美的话后,孟洁变得更大胆,原本夹紧的双腿,也主动的慢慢分开了。

想到在灯光下一切都被阿钦看的一清二楚而产生的羞耻感,反而使孟洁溢出了更大量的蜜汁。

“哟..妳的xiāo茓湿了,流出来的蜜汁还闪闪发光着,原来大嫂是这样好色的女人!...”阿钦一面说著一面把孟洁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并同时把脸部埋进孟洁的双腿间。

ròu缝上的小ròu芽也因为阿钦强烈的舔舐而忍不住的微微蠕动着。

“..唔..啊..王钧...不要这样..我..我会受不了的..啊啊..嗯..喔..”孟洁发出了有如野兽般的哼声说著。

孟洁的ròu芽被阿钦的舌头舔舐时,强烈的快感却像涟漪般的扩散到全身,孟洁在也忍不住的泄出了大量的蜜汁。

“..啊..嗯...把..把手指插..插进来吧...”孟洁忍不住的扭动着臀部并且说出了这样yín秽的话语。

“好吧...既然妳这样的要求..我就把手指插进去吧...”阿钦兴奋的说著并将食指与中指缓缓的插入了孟洁那早已泛滥成灾的xiāo茓里。

而孟洁的xiāo茓也很轻易的将阿钦的手指吸了进去,受到了阿手指的恣意抽送,孟洁的臀部也忍不住的疯狂扭动着,以配合阿钦更深的插入,而苗条的上半身也因为极度的快感而微微的向后挺去着。

阿钦把插在孟洁xiāo茓里的手指用力旋转并用嘲笑的口吻说道:“小yín妇,xiāo茓内已经春水泛滥..原来妳是这样的好色啊..”孟洁将右手盖在脸上,左手抓住床单,拼命的扭动身体说道:“..啊..啊啊..不..不要说了..啊..我快要高..高氵朝 了..啊..”每当阿钦的手指恣意的在孟洁的xiāo茓抽插时,从自己身上流出的水声也间接的增加了孟洁的兴奋度。

阿钦的舌尖继续在孟洁敏感的ròu芽上舔舐,一面吸吮一面说著:“小yín妇..快泄出来吧..让我品尝妳那比威士忌更甘醇的蜜汁吧..”孟洁喘息的说著:“..不要..我不要因为..因为手指的抽插..而..而达到高氵朝 ..”孟洁身上的欲火是必须靠男人的那话儿来抽插,才能熄灭的。

而此时的阿钦是不是自己的丈夫,对孟洁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阿钦一面加重手指抽插的力道与速度一面故意的问著:“小yín妇不想靠手指泄出来,那要我怎么办呢...”说完后,阿钦便故意的拔出了插在孟洁xiāo茓里的手指。

当阿钦把手指拔出时,孟洁竟然像饿虎扑羊似的擡起臀部努力的追逐著阿钦的手指,所表现的行为竟是那样的饥渴与贪婪。

只见阿钦yín笑的说著:“小yín妇..妳就像刚才在浴室那样子..自己手yín给我看吧..况且..静雯也已经自己手yín给我看过了..”孟洁惊讶的问道:“静雯..也在你面前自己手yín过吗..”阿钦正声的说道:“当然啦...如果不手yín给我看,我是不会把那硬梆梆的的家伙塞进去的。

所以,小yín妇妳也要自己手yín给我看……”阿钦不等孟洁的回答就半强迫的抓住孟洁盖在脸上的右手放在自己刚刚插入的桃源洞口外。

孟洁有一点颤抖的说著:“..只要..只要我手yín给你看..就会给我硬梆梆的家伙吗..”阿钦并不回答,只是伸手去解开自己西装裤的腰带。

孟洁心想:只要手yín给阿钦看,他就会把硬梆梆的家伙插入那骚痒的xiāo茓里,孟洁迷乱了。

因为有一半是自己自暴自弃的心里作祟,而另一半则是为了让阿钦看到自己yín荡的行为而产生的快感。

这是没有让丈夫看过的行为,可是现在弄给阿钦看竟会产生如此异常的兴奋。

孟洁真的陷入了无可自拔的深渊里。

孟洁的食指和中指缓缓的插入了那早已春水泛滥的xiāo茓内,并开始慢慢的抽送著,而大拇指也完全的压迫在那早已充血的ròu芽上。

而这种带有麻痺的快感使惠茹的呼吸更加的急促,臀部也不断的疯狂扭动着。

“...啊..嗯..喔..”孟洁不断的呻吟著。

这时的阿钦也脱光了身上的衣物,静静的欣赏著孟洁用雪白的手指玩弄著自己xiāo茓的景色。

已经脱光衣物的阿钦,也故意摇动着那根早已布满青筋的大家伙,走到孟洁的面前,以嘲笑的口吻说著:“..哟!负yín妇可真是yín荡啊..蜜汁流了这样多..妳真是个yín荡的女人啊..妳的手指不要深深的插入吗?..那会使妳更舒服的...” 孟洁像婴儿撒娇一样擡起扭动的臀部喘息的说:“..我..我不要自己的手指...我要你的...”阿钦故意向后退并yín笑的说著:“..小yín妇..妳想要我的什么东西呢?”孟洁将身体用力擡起变成跪姿并追着抱紧阿钦的臀部,并用羞涩的口吻说道:“我..我要你的大家伙..”然后张开红唇把阿钦的guī头含入了嘴里,并开始轻柔的上下套弄著阿钦的大家伙。

而被孟洁含进嘴里并用软绵绵的舌头缠绕时,阿钦忍不住的发出了哼声。

孟洁那弯曲雪白的身体有如小白兔一般的,继续把阿钦的大家伙含在嘴里吸吮著。

也顾不得头发的散乱,孟洁拼命的摇动头部,让阿钦的大家伙在自己的小嘴里浅出深入。

当深深的吞入大家伙并用嘴唇夹紧时,孟洁能感受到阿钦的大家伙在自己嘴里微微的脉动着,而这种感觉却使得孟洁更加的兴奋,因为孟洁也知道自己的舌头给阿钦带来了更深的陶醉感。

而大家伙也逐渐的在孟洁的口中增加了体积与硬度。

孟洁将guī头再次含入口中并用舌尖在其周围来回的轻轻舔舐著,同时也用力的吸吮从马口溢出来的透明润滑液体,而这股透明的润滑液体也被孟洁以那灵活的舌尖轻轻的牵出了一条闪亮的透明丝线。

阿钦在也受不了,伸手推倒跪在床上的孟洁,有如钢铁一般的大家伙也对准著孟洁那早已春水泛滥的桃源洞口,而孟洁茹也擡高双腿准备迎接大家伙的冲击。

此时的孟洁仿佛变成了需要更多快感与高氵朝 才能满足自己的狂野女奴。

阿钦用guī头在孟洁突起的ròu芽上轻轻的摩擦著,而这个举动却使孟洁的身体里不断地涌出像涟漪般的骚痒感,孟洁在也受不了这犹如万蚁钻心的骚痒感,举起双手朝阿钦的臀部猛力一按,“噗吱”的一声,阿钦那有如铁棒般的大家伙已完全的插入了孟洁的xiāo茓内,瞬时间,沈闷在身体内的欲火,也被阿钦的大家伙完完全全的给打通了,而包围在全身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与兴奋。

孟洁不敢闭上双眼来享受阿钦所带来的冲击,因为闭上双眼让她仿佛觉得像是要坠入黑暗的地狱一般那样的空虚和寂寞,所以,孟洁宁可睁开眼睛来享受阿钦所带来的一波接一波的强烈冲击,阿钦恣意且快速的抽插著,孟洁拼命的扭动臀部来配合,双方妳来我往,互不相让。

刹时间里,整个房间内充满了喘息的呻吟声及腐败的味道,孟洁一次接一次的泄出大量的蜜汁,也许是孟洁yín心大动的原因,也或许是阿钦技巧高超的因素吧!阿钦像是胜利的斗牛士一般,早已征服了孟洁这一头骄傲难驯的狂牛。

阿钦一次接一次的深入,一次接一次的挺进,使得孟洁早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氵朝 与满足。

应该说是极度兴奋的原因吧!阿钦在也忍不住的将大量温热的jīng液射进了孟洁的小嘴内,而孟洁却丝毫的不敢浪费这宝贵的玉液琼浆,全数的将它吞进肚里,并用舌头仔细的清除残留在ròu棒上的jīng液。

在休息片刻后,阿钦穿好衣服并带着胜利的笑容离开了孟洁。

整个偌大的房间里,只留下了赤裸的孟洁及飘散在空中的腐败气味...我会知道我老婆和我的好朋友,阿钦发生了ròu体关系,是因为我在店里装了一个针孔摄影机,我没有告诉老婆,每当我回去时我都会偷偷的放出来看一看店里的情形,二来是可以监视我的老婆有没有偷男人,看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我不在家时店里的客人,是看上我老婆想跟我老婆上床,才会来店里消费,说到阿钦也真是的,好朋友的老婆你也敢上。

说到静雯她也是漂亮的美人儿,我也好想插静雯的xiāo茓,不知道是不是会比孟洁紧呢?。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