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激情仲夏

激情仲夏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目前国内有地铁的就那几个城市,这些城市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人多,来自全国各地各色各样的人混在这几个城市。

整天忙碌、居无定所、寂寞空虚是这类人的特征。

小狼就是这些流浪人群中的一员,混迹在BJ四环附近的一家私人公司里,却只能租住在八环之外。

  夏天的到来,BJ的天气开始变得炎热,知了这些虫类动物开始发情,整夜整夜地叫春。

夜里燥热的空气加上阵阵叫春声,租住在简易民房里的小狼,感到一阵一阵的烦躁,无心睡眠。

本有一个女朋友可以供小狼发泄欲望,可惜前阵子跟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走了,只留下一句:“你除了在床上给我高氵朝 外,还能给我什么?”。

  在回复单身生涯的一个月里,小狼每夜只能用左手或者右手来解决一下,然后在xìng奋过后的空虚中入睡。

  7月15日,凌晨4点整,充斥着馊味的“狼窝”里,刺耳的闹铃声响起,足足叫了3分钟,小狼才揉了揉发肿的眼皮,双眼困难地眯开一条缝隙,摸索着开了灯,然后恍恍惚惚地开始洗漱。

  “狗日的小贱人,不就是出差?TMD让老子5点半前到公司,赤裸裸的公报私仇!操了!不就是给老子摸了nǎi子?小婊子!以后别落在我手里!嘿嘿。

”小狼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黑黑的眼圈,浮肿的双眼,开始狠狠的诅咒起来,被诅咒的对象是公司的总经理助理,俗称小秘,而且还是那种只会一样技能的小秘-床上功夫。

  苦于生活压力的小狼无奈地拖着疲惫的身躯,拎着一个旅行箱,步履蹒跚地往地铁站走去。

  数分钟后,有了几年的地铁生涯的处于半睡眠状态的小狼熟练的找了个地方,舒服地躺下来开始补眠,可是在小狼正想进入梦中调戏北原多香子的时候,一股迷人的幽香钻入小狼的鼻子里,原本汹涌的睡意顿时清空,睁开双眼打量起车厢的状况。

  因为乘车比较早的缘故,整节车厢只有2个人一个箱子,小狼、行李箱外加一个香喷喷的美女。

  距离小狼2米远的地方,一个穿着紧身黑色短裙的年轻女人,半靠在座位上,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散着,虽遮住了她大半秀丽的容颜,却增添了几分睡美人的美妙意境。

  不知不觉间,小狼移步到了她对面的位置上,一张吹弹可破的娇颜完完全全地映入小狼的脑海。

  “嘶!!!”小狼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一丝口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心里大声呐喊,“美女,绝世美女,上天的宠儿!”  乌黑柔顺的秀发遮挡不住她那醉人的娇颜,可人的瓜子脸,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弯弯的柳叶眉,淡淡的眼影之下是挺翘的琼鼻,一张xìng感迷人的小嘴倔强的紧紧抿着,仿佛遇到了什么委屈的事情。

精致玲珑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就是一副神作,看得小狼是如痴如醉。

  “这是我看到过的最美的容颜!”小狼心里不自觉的下了定义。

  小狼吞咽着口水,一双狼眸逐渐下移,她那完美傲人的身材一览无余,修长洁白的玉颈,高耸的双峰被紧身裙子绷得紧紧的,那一抹深沟犹如马里亚纳海沟,再往下之是一片平坦的平原,没有一丝多余的赘ròu。

  “天哪!这腿配上黑色的丝袜,实在是太完美了!”小狼双眼通红地盯着她那双修长的美腿,一双手在空中轻柔的比划着,放佛实在抚摸着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嗯。

”一声轻哼在美女的喉咙里响起,仿佛梦到了什么难过的事情,身子不规矩的扭动了一下,双腿也微微的分开了。

  美女那一声轻哼,听在小狼耳里,不啻犹如九天之外的仙音,一阵血气不住上涌。

待她微微分开双腿之后,小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手机,快步蹲到她的身前,把手机伸进她分开的双腿之间,快速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马上做回自己的位置。

  “嘶!”  当小狼翻看了一下手机里的照片之后,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之情,吸气声也大了几分。

  小狼的手机像素是1200万的,当初小狼也是狠了狠心才决定买的,就是为了遇到美女的时候,能偷拍几张清晰的照片。

  此时此刻,小狼为当初的决定感到万分自豪。

  黑密的森林之下,是那粉红的桃源,没有一丝一毫的遮拦的被拍摄进了手机里,哪怕是骚女们最喜欢的丁字裤都没有。

  “极品啊,两片饱满的大yīn唇死死地守着门户,只露出一丝粉红的嫩ròu。

咦!怎么会有一根红线?”小狼贪婪地盯着手机里的图片,当看到那一跟红色电线时,不相信似的揉了揉眼睛,最终确认自己没有看差眼的情况下,一个大胆的猜想浮现在脑海:“不会又是一个跳蛋aì好者吧?嘿嘿。

看来遇到一个极品闷骚的美女了,外表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骨子里风骚难以抑制,不止不穿内裤,还喜欢夹着跳蛋!”  “看她的神情,好像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恩。

不开心的闷骚美女,看来有机会!”小狼摸着短短的胡子茬,心里盘算着。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现在整个车厢只有两个人,距离下一站还有20分钟,到时候如果有人进来就不好办了!”小狼略一思量,决定大胆行动。

  小狼拉过箱子,走到美女的座位边,然后大喇喇地坐到她身边,半转过身子,一只手穿过美女的脖子,稍稍拉了一下,熟睡的美女就依偎到小狼的怀里,然后伸出狼爪往她的裙子底下探去,很快就触碰到了她那已经湿热的xiāo茓,温热的yín水瞬间沾湿了小狼的手指,并有阵阵酥麻的震动感觉传来,是那正在勤奋工作的跳蛋的功劳。

  “你是谁?放开我!”  美女被人拉近怀里加上xiāo茓被触碰,也醒转过来,睁开双眼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年轻男人的怀里,虽然是个帅气的年轻男人,但是还是挣扎着想要离开他的搂抱,可惜娇弱的身躯却依旧死死的被人怀抱着,微弱的挣扎反而让两个人的身躯更加紧密的贴在一起,无奈只能出声抗议。

  “呵呵!美女,不要着急,小狼看你一个人躺在座位上睡觉,怕你累着了,所以借了个肩膀给你使用,而且地铁里有很多坏人,小狼不忍心让你被欺负,所以自告奋勇的过来保护你一下!”小狼用xìng感的声线大义凛然地说出一番无耻至极的说辞,手里也没有停止对她xiāo茓的侵犯,两根手指已经深深的探入了她的yīn道内,控制住跳蛋使之更加深入。

  “去死!你个死色狼!快把你的狗爪子拔出来!要不然本小姐要叫人了!”美女双眉紧蹙,一双小手使劲的在小狼的身上拍打着,身子不住的扭动,想要脱离小狼手指的侵犯。

  “呵呵!美女,我要是死了,谁来给你扣动你那空虚的xiāo茓!呵呵,再说小狼的爪子也不是狗爪子,那是狼爪!”小狼的脸上依旧一副风淡云轻,笑眯眯的说着,但是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啊!!!!!!”美女忍不住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  “不要那么用力,好痛!好痛!不要!不要!不要再进去了,跳蛋顶到花心了!你个死色狼,快住手!”那美女顿时娇颜变色,脸蛋瞬间变得通红,开口哀求道。

  “呵呵!要我住手也行!就是不知道美女你如何称呼?”小狼并没有停手,但是力道却是轻了几分,大拇指在她的G点处来回轻轻的摩挲,两根手指也控制跳蛋暂时的稍稍抽出。

  美女仰起头,一张俏脸对着小狼,一双美眸愤恨的盯着小狼,银牙暗咬,一字一口的说道,“本小姐叫李淼!现在可以把你的狗、。

狼爪拔出来了吧!”  “李淼?好名字,人如其名!水多!”小狼慢悠悠的赞叹了一下,然后拔出狼爪,一丝丝晶莹的yín水伴随着手指的拔出流落到地板上,然后小狼炫耀似的把两根满是yín水的手指在李淼的眼前晃了晃。

  “你说我讲得对不对?你看水真得很多!”小狼继续调戏道,然后把手指在李淼那傲人双峰上擦了擦。

  “混蛋!快放开我!要不然本小姐对你不客气!”李淼脸上一片羞红,但依旧嘴硬。

  “哦?要对我不客气?那要怎么个不客气法呢?”小狼一脸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吹弹可破的娇颜,那只狼爪开始了对她那玉女峰的征伐。

  “啊。

不要!”  “嘶。

”  伴随着李淼的一声惊呼和一声衣帛破裂声,她那紧身的短裙上半段被小狼粗暴的拉了下来,一对傲人的巨rǚ暴露在空气中,微微的摇晃着,两粒嫣红的rǚ头高傲地挺立着。

  “哎!你的衣服质量实在一般,一拉就破!你穿这么差的衣服怎么都不带胸罩呢?不怕什么时候衣服破了,被人给看光了?”小狼一副无辜的表情,埋怨着那该死的服装厂商偷工减料。

狼爪开始揉搓起李淼那对巨大的rǚ房,一阵阵滑腻、柔软、弹xìng十足的触感被传送到小狼的脑子里,刺激着小狼蠢蠢欲动的脑垂体。

  “啊。

轻点。

你个死色狼。

不要那么用力。

咪咪都要被你抓爆了!”李淼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体温不断的升高,娇躯散发出醉人的气息,配上她身上的香水味道,混合在一起就产生了化学反应,那是一种独特而又美妙的香气,对男人来说,这种香气就是最好的催情药。

  “李淼美眉!不反抗了?”小狼看着逐渐情动的李淼,调笑着问道。

  李淼可aì而又俏皮地翻了一个白眼,嘴角抽了抽,仿佛对着情人撒娇,深吸一口气后,说道:“面对你这么精壮的男人,小女子有什么能力反抗呢?既然没有能力反抗,那就享受吧!就是不知道你行不行哦?”李淼最后一句话带着一丝质询的味道。

  “骚货!敢怀疑本狼的xìng能力!该打!”小狼被她看得一阵火起,把李淼的娇躯一反转,对着她的翘臀就是一巴掌下去。

伴随着第一巴掌接触翘臀的美妙的触感,让小狼却忍不住停手。

  “啪啪。

”  狼爪和翘臀的接触声不住地在车厢里响起。

  “还敢怀疑本狼的能力吗?”小狼抽了一会之后,觉得万分过瘾,停手之后,在李淼的翘臀上来回摩挲,感受李淼翘臀那惊人的弹xìng。

  “嗯。

不敢了!刚才你抽得我好舒服哦!再抽几下嘛!”李淼的声音甜腻得快要滴出水。

  “我操!你丫真是骚到惊天动地了!”小狼万分乐意效劳,刚才不敢下手太重了,现在不怕了,这女人就是一个极品受虐狂。

  “啊。

好舒服哦!好人!你打的我好舒服!”  每当我一巴掌抽在她的大屁股上时,李淼总是发出一声浪叫,配合着我。

  继续抽了几十下之后,小狼停了手。

  “操!跪到前面,给老子品品箫!”小狼把李淼放开,让她坐到地板上。

此时李淼满脸酡红,媚眼如丝,一双小手正死死抓着自己的大nǎi子。

  小狼看着她这副yín荡表情,忍不住一阵血气翻涌,原本就有些抬头的yáng具,已经变得狞峥可怖。

  “哇!帅哥!你的jī巴好大啊!”李淼看到眼前的yáng具,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呼。

  “那是!本狼爷的宝贝可是天下无双的,等会就让你欲仙欲死!”小狼一脸自傲说道,小狼对自己的宝贝一向自信,不止是长度、强度,还有耐久度。

曾经有次跟前任女友做aì,整整操劳了一夜,到最后,前女友已经被小狼干得昏死过去,xiāo茓更是被干爆,一点水都流不出来,xiāo茓内都是润滑剂。

  “HOHO,妹妹给你吹箫了哦!妹妹的口技绝对一流!”李淼yín荡的笑了两声,然后主动地抓过小狼的yáng具,一脸魅惑的看着小狼。

  “口说无凭,给爷好好吹着!”小狼坐到座位上,眯着眼睛,在衣服里翻出一根香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后缓缓吐出。

  李淼在小狼掏烟的时候,双手抓住小狼的yáng具,上半身匍匐在小狼的胯间,螓首低低俯下,伸出香舌,从yīn囊处开始往上舔吸。

一双玉手则套弄起yáng具,一开始yáng具有些干燥,不太好套弄,这骚货,竟然用手在自己的xiāo茓里扣出yín水涂抹在yáng具上,还一脸yín笑的吐了些口水搅拌。

  “真是天生yín荡!”小狼心里暗赞一句。

  片刻之后,小狼的yáng具已经完全勃起了,整根yáng具在车厢的灯光照射下散发着光芒,犹如一个帝君俯视着众生。

  “好哥哥,你的jī巴好大,好硬哦!妹妹,会深喉哦!”李淼一脸媚笑说完之后,张开xìng感的双唇,对着巨大的guī头,然后头往下一动,guī头和小半根yīn茎就滑入了她的小嘴里。

  “嘶。

”  小狼感到yáng具被湿热的口腔紧紧包裹住,刺激的小狼发出一声粗重吸气声,手也颤抖了一下,原本手指里夹着的香烟也掉落在地上。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yīn茎进入了一小半之后,guī头已经抵触到了李淼的咽喉处,原本到了这里就要退出然后再进入。

谁知道李淼却拼了命似的,头用力地往下,让小狼的guī头往她的喉咙里探去。

  “呕。

唔。

唔。

”  李淼的喉咙里发出阵阵欲呕的叫声,显然这个刺激太强烈。

  “让爷帮你一把!”小狼双手抓住李淼的螓首,用力地按了下去。

  “呕。

”  一声剧烈的呕吐声响起,小狼顿时觉得一股温热的液体冲击在guī头上,看来刚才力度大了点,直接帮李淼催吐了。

待小狼把李淼的螓首拉起之后,李淼的嘴里顿时喷出一股发酸的液体。

  “呵呵!不小心太用力了。

”小狼略表歉意的说道。

  李淼翻了下白眼,拿已经破碎的衣服擦了擦嘴角,撒娇的说道:“坏蛋!差点被你弄岔气了!哪有那么用力的!”  “嘿嘿!不好意思啊!现在让爷来帮你通通xiāo茓!”小狼看火候差不多了,顿时抱起地上的李淼,将她放到座位上,半跪在地板上,刚好可以将yáng具对准她那已经泛滥的xiāo茓。

  “狼哥哥,你可要好好的操妹妹哦!”李淼看小狼要提枪入洞了,顿时用幽怨万分的口气讲到,仿佛几百年没有吃饱似的。

  “放心,你狼哥哥会让你知道什么是高氵朝 迭起的!”小狼嘴里应道,心里想到:“日了,前戏玩得太多了,估计再有10分钟不到就要进站了,看来要速战速决了,这次就让你体会下什么叫狂风骤雨!”  小狼心里暗暗盘算着,手里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手把着yáng具刚对准李淼的yīn道口,谁知道李淼更加xìng急,直接将自己的身子往前一送,yáng具就顺势滑入了她的xiāo茓里。

顿时一股股湿热的包围感和yīn道内侧蠕动的吸咬感冲击而来。

  “操!既然你这么想要!那爷也满足你!”小狼看李淼如此模样,双手拉住她的双腿,然后开始迅猛十分地挺动起腰身。

  “啊!好强哦!我就喜欢这样的冲击感!不要停哦!干到妹妹高氵朝 哦!哦。

狼哥哥。

好。

就这样。

好舒服。

好快乐。

”李淼原本说道一半的话,被小狼一阵冲刺打断,享受起被操的快感,肆无忌惮地浪叫起来。

  “唔。

狼哥哥。

再快点。

我要更快乐。

快。

哦哦。

啊。

”  “操!狼爷操得你爽不爽?”  “恩。

狼哥哥。

你好棒。

妹妹。

好久没有这么充实过了。

BB都被要被撑爆了。

狼哥哥。

用力操。

操死妹妹。

啊。

”  “啪啪。

”  剧烈的ròu体撞击声急促的在车厢里响起,两具赤裸的胴体交缠在一起。

一开始李淼还是安安稳稳的躺在座位上挨操,渐渐地这个骚美人要求主动,于是两人将地板当作床铺,开始了激烈的纠缠,干柴遇到烈火迸发出来的激情是无法想象的。

  小狼的喘气声、李淼浪叫声、两人剧烈动作触碰到座位和栏杆的撞击声,在这个公共交通工具里回荡。

  “啊。

不行了。

不行了。

妹妹要死了!”李淼浑身潮红,双眼不住翻白,第一波高氵朝 在2分钟后按期到达,一股股yín水犹如决堤的洪水宣泄出来。

  经过几分钟剧烈的做aì,李淼体力迅速消耗殆尽,无力的躺在地板上,身上挂着一条条被小狼撕碎的裙子,一双巨rǚ有节奏地摇晃着,犹如波涛汹涌,看得小狼一阵手痒,用力的抓了几把,引来李淼几声痛呼和娇啐。

  “啊。

爷也要射了。

小骚货。

让爷陪你一起去天堂看裸女!”  刺激的环境,剧烈的抽插,让小狼也么有坚持太长时间,看着李淼即将再次高氵朝 之际,小狼决定奋力一搏,努力再次送她上巅峰,顿时加快了抽插的力度与速度。

  “啊。

不要。

不要。

了 。

妹妹。

够了。

不要操了。

我要尿尿。

呜。

我要尿尿尿了。

尿。

出来。

了。

呜。

你个死坏蛋。

把人家尿尿都干出来。

呜。

”  “啊。

”  正在此时,小狼觉得精关马上要失守,发出一声怒吼,死死地按住胯下的李淼,下身拼命的往李淼的yīn道里插去。

  “啊。

不要。

不要射里面。

不要射里面。

呜。

你个坏蛋。

把人家干得尿出来不说。

呜。

还射在里面。

呜。

不要再操了。

呜。

精子都跑进仔宫里。

”  最终小狼还是喷发在了李淼xiāo茓的最深处,一股股浓厚的精子充斥在李淼的yīn道里。

  “哭个鸟!操都操了,不就是射在里面?怀孕了,爷会负责的!”小狼无耻的说道,白捡一个如此极品的女人,小狼万分乐意,至于娶她纯粹瞎扯,这样的女人做情人不错,却不是小狼心目中理想的老婆人选。

  “哼!谁要你负责?”李淼怪哼一声。

  “好了!用嘴把爷的jī巴清理下!”小狼抽出jī巴对着李淼命令道。

  片刻之后,李淼换上了小狼行李箱内的换洗衣服,一件牛仔裤配上一件T恤,清爽利落,别有一番风情。

  几分钟后,地铁进站了,陆陆续续的上来了几个人,小狼也不能太无法无天,只能老老实实的抱着李淼。

  “美女!我要下车了,有缘再见!”我亲吻了一下李淼之后,托着行李箱潇洒出去。

  大约10分钟之后,小狼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死人,出去后,都不知道回过身来看看我!以后不理你了!这个是我的电话,想要了就打这个号码!死色狼!”  小狼看完短信后,笑了笑,提取号码后也没有回复她。

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