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我的自述

我的自述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叫殷殷,是一位漂亮的姑娘,今年24岁,皮肤又白又嫩,大眼睛,长头发。

身高172cm,体重51kg,三围是92-60-94(cm),苗条大方,一对惹事的大nǎi又白又圆,yīn部yīn阜肥厚,光滑无毛的yīn丘高凸,大大的yīn蒂如一棵花生米,。

大学毕业后,就职一家广告公司作文员。

有一个3岁的男孩,虽然只有24岁,但却有10年的xìng历史,我现在将我这10年的xìng历史及xìng欢乐告诉大家。

  一、我的初夜14岁那年我刚上初一,虽没有现在那么丰满,但比现在漂亮,幼稚的脸上透出一点成熟,很多男人说我是人小(年龄小)鬼大(rǚ房大),那时一个高三的学生aì上了我,疯狂的追求我,两个月后我和他好上了,他很aì我,虽然他面临着高考很忙,但他还是抽出时间陪我,他成绩很好,每次我有不懂的问他,他都不厌其烦的教我,他叫华善,我的初夜也是给了他。

我和他好了大约半年的时候,学校放寒假他把我带到了他家,一进门他就把我抱在了怀里,我半推半就的说:「不要,你家有人」「没有,我家的人都去我姑家了,就我一人了」说完一脚就把门踢关上了,嘴巴压在我的双唇上,开始贪婪的吸吮起我甘甜的津液。

我的香舌在无意识中探入了他的嘴里,两人的舌头缠在一起,彼此吞咽着对方的唾液。

我的两手搂住他的脖子,发出苦闷的鼻音。

而他则用左手揽着我的肩膀,右手抚摸着我的的屁股。

我闭着眼睛,张着小嘴,急急的喘着气,胸前的两团嫩ròu也跟着不停起伏着。

约有5分钟时间,华善将我抱进房中放在床上,转身把房门关上扣牢,匆匆把自己的衣服裤子脱去,跳上床去,因为房内有暖气,也不冷。

我懒洋洋的躺在那里,半闭着眼,一动不动,他伏下身子,抱着我的粉脸又吻了一阵,说:「把你的衣服脱了好吧」不等我答应,他就动手脱掉了我的衣服。

他用牙轻咬着我娇嫩的耳垂,更将舌头伸入耳孔中伸缩着。

左脚把我的双脚分开,左膝抬起,隔着裤子磨擦我嫩嫩的yīn阜。

右手开始轻柔的揉捏那大小适中、弹xìng极佳的左rǚ,轻轻用指甲刮我的小rǚ头,直到它像一颗小樱桃一样站立起来。

我眉头紧锁,一副难奈的表情,小嘴微张,发出“嗯嗯”的声音。

他低下头,在我雪白的脖子上舔着,紧接着又移到我的右rǚ上亲吻,把rǚ头含入嘴里吸吮,用舌尖在浅红色的rǚ晕上打转。

左手的两根手指插入我的嘴里,搅拌着我的嫩舌。

我在迷乱中,不自觉的开始吸吮他的手指。

我在迷惘中抬起了右手,握住了华善的大yáng具,只觉有些烫手,我吐出他的手指有声无力的说:「善,你这个东西好大好粗好热啊。

」「殷殷,大了好呢,干起来才舒服啊。

」后来我才知道比他大的还多的很,也如他所说的越大越粗就越舒服刺激.他说完就急不可耐的脱掉了我的裤子.只留了一条内裤.我的内裤上被我yīn道里分泌的蜜汁沁湿了一大片。

这时我抬起头,深情的望着他,张开了小嘴儿,双手揽住男人的后脑,歪头嘬住了他的嘴,激烈的吸吮起他的双唇。

他也不示弱,两手用力捏住了我的屁股蛋儿,把舌头伸到她嘴里一阵乱搅。

「嗯…嗯…」我大脑好象都缺氧了,螓首拼命的向后仰,离开了男人的嘴巴,把火热的呼吸喷到他脸上,然后就开始在他的脖子上舔舐,双手抚摸他厚实的胸肌、坚硬的腹肌,两腿也慢慢的分开了。

「嗯…嗯…,里面好痒啊」「我用这根yáng具替你解渴止痒好吗?」「你这东西太大,我的那麽小,不会痛吗?我怕痛!」「不会的,我慢慢放进去就是。

起先可能有一点痛,以後就舒服了。

」「不要....不要...」我半推半就的小声的说着,而我的小蛮腰难奈的扭动着,胸前的双rǚ也跟着不停的晃动。

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扯掉了我的内裤,手扶硬挺的大jī巴,在我的yīn唇上磨了几下。

我回过头来,用一种又哀怨又略带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这种眼神能杀死世界上所有的男人。

华善腰一用力,粗长的yīn茎长驱直入,小腹“叭”的一声狠狠的撞在我的肚子上。

「啊!疼啊…」一瞬间,我一下被从酥麻的快感中拉入了地狱,ròu体象被撕裂般的痛苦让我大叫了一声,眼泪如泉水般流了出来。

他伏下上身,伸出左手揉捏我的玉rǚ,右手探到下面,按揉着我的yīn核,并将插入yīn道一点的yīn茎轻轻的拔了出来。

他一边吸吮我的眼泪,一边柔声说:“小宝宝,别哭,哥哥心疼你,你忍着点,我慢慢的,一会儿就会舒服了。

”我咬着嘴唇,发出“唔唔”的鼻音,这时我的xiāo茓骚痒得再也忍耐不住了,就伸手握住他的大yáng具,就向自己的yīn户内送。

但是我的yīn户太小,华善的那个阳物又大,我握住那个大yáng具,在yīn户口旋了几个转,总是无法把guī头塞进去。

华善他想用力一挺,又怕我受不了叫痛,而且我的身子经过刚才的那一下本能的不断地畏惧地向後缩,一个害怕,一个躁急,坚持了一杯热茶的时间,他一个低吼jīng液就射出来了。

我的大腿上和yīn阜都是他射出的白白的jīng液他爬在我的身上,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殷殷!对不起。

」「是我不好,你休息一会儿。

」他休息了有5分钟的时间,他的yīn茎又硬了起来。

「啊,善哥,我…我…好怪的感觉…痒…啊…」越来越多的aì液从我的yīn道内分泌出来,我双眼紧闭,头向后仰,屁股上下的扭动着。

他在我露出的雪白颈项上舔着,原本在rǚròu上流连的右手捏住一边软软的臀ròu,向外拉开,左手扶正自己的ròu棒,将guī头挤入微分的yīn道口内。

「殷殷,我要进来了,疼了,你忍的点。

」「啊,善哥,我是你的,占有我吧,我能忍的住。

」我将脸藏入他的颈项中。

他压抑了很久的情欲爆发了出来,屁股猛的向下一压,坚硬的yáng具在已经相当湿润的嫩穴中,一下子插进去有半根。

「啊!啊…疼啊…」我的yīn道里一种撕裂的疼痛让我又大叫了一声,眼泪又流了出来。

他为了减轻我的疼痛,强忍着抽插的冲动,伏下了身子,一边亲舔着我, 一边柔声说:「小乖乖,别哭,你忍着点。

」我咬着嘴唇,两手紧紧的抱着他。

  在他的挑逗下,我yīn道中又分泌出了很多的aì液。

他的屁股又猛的向下一压,眼看露出来的半截yáng具,已经挺了进去,yīn户也觉得比前溜滑起来,yīn茎全部插了进去,他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速度不断的加快,随之而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我也本能的摇动屁股,配合身上男人的肏干,以求获得更大的快感。

嘴中的「啊啊」声也由小变大,由慢变快。

每次他的小腹撞击到我时,我就会叫一声。

两人xìng器的结合处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点点的落红混着yín水,顺着我的屁股流到了床上。

他一手揽过我的头,一边抽插,一边和我疯狂的接吻。

不一会儿,我的身体突然极度的僵硬,紧接着一阵抽搐,我大叫了一声,一股火热的yīn精从仔宫中冲出,全流到了床上。

他还没有射出来,在我的yīn道里他又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

我突然尤如疯狂一般的搂紧他,屁股猛的向前抛动一下,紧抵男人的耻骨,接着是极度的痉挛,「啊…哥哥…我…我…飞起来了…」我的yīn精又一次泄出,喷洒在他敏感的guī头上。

这时候我感到一阵悬晕,就昏迷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感到一股热呼呼的jīng液射到我的仔宫上 做完后他把手轻轻的按在我的yīn阜上,我的两腿向中间夹住。

温热的手掌压在我微肿的yīn户上的感觉很舒服,我舒适的闭上眼睛,甜甜的睡去…自从这以后我们每天都要做,有时候是在他家,有时候在我家,有时候在野外,有时候在教室里,只要是我们单独在一起时就做,站着.坐着.躺着.爬着都要做,他每次都要让我满足后才将jīng液射入我的仔宫上.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有两个多月,因为他要回到他的老家去高考才结束,以后我就没有见到他. 二、野外奇遇 自从华善走了以后我好象失去了什么,每当下课放学后,总想着他能来为我补习功课,来抱我、吻我,和我做aì。

因为半个月后要期中考试了,我也就没有更多的去想,一心复习迎接期中考试,5月中旬考完后,我独自来到了和华善经常做aì的那个野外草地上,那个草地在我们学校后面,有很多男女成双成对的在那里,有的做aì,有的拥抱接吻,我今天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衬衫,外面套了一件外套,因为没有穿rǚ罩,坚挺浑圆的两座rǚ峰在衬衫的掩饰下,若隐若现曲线显露,下身穿了一套蓝色窄裤,乌黑的长发扎了一个长马尾,在后脑勺轻盈的晃动着,我找了一块地方,坐了下来,回想着和华善在一起的欢乐,我又觉得yīn道里一阵的酸痒,我将手伸进了裤子内,用一支手纤细的手指按摩自己的yīn蒂,另一支手的中指在片刻後插入自己的yīn道内,yīn道内不断的有密汁向外流,一会儿的工夫,内裤湿了一片。

这时我听到有一个人向这里走来,我想停下来,可是阵阵的快感向我袭来,我也无力将手从裤内拿出来,这个人走到我的身边停了下来,并且坐在了我的对面。

「小妹妹,我是方维,你是一个人,我来陪你吧」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见我不说话,一把把我抱起,放在了他的腿上。

我边锤打他的胸膛,边说「不要,放开我」还没有等我说完,他低下头将我的唇堵上了。

他默默的把我搂得更紧,并把头埋进我的长发里,吻着我的耳垂,并轻轻解开我的马尾辩,我诱人清爽的发香流泻在空气中,我闭着眼睛:「维,好痒哦!」我甩了甩长发,方维又低下了头,温柔的吻着我的双唇,隔着衬衫顺者我胸rǚ的曲线揉弄。

这时从远处传来了男生浑浊的呼吸声和女孩子的哼声,更加刺激了我的感觉。

方维的动作很轻,他边亲吻着我,边缓缓的把我放躺在草地上,如瀑的长发飞散开来,他用舌头慢慢的顶开我的唇,在我的口中翻搅,「啊…」,我陶醉在他的热吻中,连他解开我衫领口的扣子也没有抗拒,这让方维的胆子大了起来,他把右手伸进我衣内,探摸我的rǚ房,我娇羞的说道:「维哥,你太坏,人家还没有同意你,你就这样……」他也不说话,从我的rǚ沟一路往下探,两粒豆大的rǚ头已硬翘起来,他另一只手伸进我的窄裤,我紧夹着双腿,深怕他的手一下子滑进自己最隐密的部位。

  方维的手沿着自己的大腿根部钻进棉质的内裤里,「啊,不行…….」,我本能的抗拒着,但却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方维在拨弄我yīn道的两片yīn唇,我想伸手去拉开,但那个地方早湿了一大片。

「我想要妳」方维的身驱彷佛变成庞然大物,我完全来不及再说一个不字,身体随着他的aì抚摆动着,方维真的像一般电影中男女主角激情镜头一般,迅速脱掉我的内裤和外裤,翻上我的身躯,一边拨弄着她的发,一边去拉自己的牛仔裤拉炼。

远处传来女孩羞赧的呓语,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和其它情侣所要进行的都一样。

我看见方维也已脱下了牛仔裤和蓝色的子弹型内裤,只留下上半的T恤。

  于是方维解开我的白色衬衫,将我的内衣向上一推,雪白的双rǚ顿时解放蹦出,幼女的rǚ香让他更亢奋,他的两只手分别抓着我的两个两个弹xìng十足的ròu球揉捏着,下体紧紧的贴我的身体,硬挺的yīn茎压在深深的臀沟里。

「啊…哥哥… 」我感到了他对自己身体的无限迷恋,yín水也随着幸福感的增强而顺yīn道向外流了出来。

「啊….啊….」我全身发颤,他再也克制不住,扶着自己涨大的yáng具去磨擦我的yīn唇,而他正处于亢奋之中,只想快点进入我的体内,他把我的双膝扳开,「小妹妹,妳好美」, 他跨骑在我全裸的胴体上方,涨大的伞状guī头对准我肥厚贲起的yīn阜,顶开两片微掩的yīn唇,沿着aì液涌出的源头缓缓插入,「腰挺高一点」,他一寸一寸的和我最私密的女xìng生殖器结合,他看着我,猛然腰向下一沉,坚硬的yáng具在已经相当湿润的嫩穴中,一下就插入了大半根。

由于姿势的限制,还有短短的一节留在被极度撑开的yīn唇外。

「啊…」我的身子猛的向上弹起,死命抱住男人的头,把他的脸压在自己胸口上,双腿夹的紧紧的。

我悠长的叹出一口气,我的叫声和叹气声更让方维兴奋的更为巨大,他扶着我的腰,更用力的进行反复抽送,我的长发随之飞散,左右舞蹈,两座rǚ房像海上无尽的波浪跳动,「嗯……再用力,再快一点,好舒服,好深哦!」,「啊…」他每顶进一次,都顶到了我的仔宫颈,我就高氵朝 一次,大叫一次,他抬起我修长的双腿,抽送的速度愈来愈快,汗水滴在我雪白的rǚ房上,「啊,我要射了…嗯…」,我的长发散乱着,朱唇吐出一连串的词句:「维,我喜欢你干我,嗯……再用力,再快一点,好舒服,好深哦!真好….啊…天啊…爽了…啊…..」,方维被如此原始的语言激发,继续抽送了百来回,再也忍受不住迸发的冲动,低吼一声,腰往前一顶, 大量的阳精喷洒在我新鲜的仔宫里,把我烫的一阵颤抖,感到无比的放松,「我射了….」,后续的抽搐仍将剩余的jīng液一波波射入,我知道男人的jīng液正充满自己的yīn道内。

我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只觉得下体有一丝疼痛,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明天还来吗?」我醒来后他问我。

  「嗯」我点了点头。

  我看天已经黑了,就摸黑穿起了衣服下山回家了。

  三、第一次玩3P  第二天放学后我又来到了山上的那片草地,方维早就在那里等我了,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你好,你早来啦」  「是啊,想你了啊,他叫小杰」方维边说边指了指他身边的人。

  我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方维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了我,「怎么不说话啊」我脸通红的说「没有啊」「小妹妹,你看小杰咋样?」方维亲切的对我说:「我刚才和小杰说好了,今天咱们三人玩一次。

」我心里一惊,忽然明白,他俩想三个人一起玩,我就故作惊讶的望着方维。

看着方维微微泛红的脸,我又惊又喜,埋怨道:「你喝酒了吗!说醉话了……」我觉得自己的脸很烫,方维的手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抚摸着,摸得我身上也烫。

良久,我正色的对方维提了一个要求:「今天是头一次,可不可答应我一个要求?你去告诉小杰,他只准亲我、摸我,不许那个。

」 方维回答:「可以和小杰商量一下。

」又指着我的鼻尖笑话道:「没出息。

」我红着脸笑了。

说话间,小杰从地上坐了起来。

透着眼睛镜片,笑盈盈的用目光询视着方维。

  方维和我一起坐在了草地上,方维对我说:「小妹妹,让小杰坐在你的身边吧……」我点了一下头,于是小杰就坐在了我的身边,和方维一起将我夹在中间,开始了我们三个人的游戏。

  我不敢视望小杰,害羞的低着头,感觉方维的手已将我连衣裙从肩头缓缓拽下,露出了我的一边胸脯,小杰便温柔的叫了声:「啊!……小妹妹。

」「我叫殷殷」「啊!……殷殷。

」便探出一只手抚摸了起来。

顿时,我的身体亢奋起来……我慌忙将自己的脸埋在方维肩头,感觉到小杰的手在我的rǚ房上温柔的抚摸着,在极度的害羞与慌乱中,承受着两个不同男人的抚aì。

方维温柔的捧起我的脸,与我热吻起来,同时,缓缓得将我的连衣裙另一边拉下,「呀!~」随着我的一声轻叫,我那美丽的双rǚ裸露出来,呈现在两个充满激情的男人面前。

  方维继续深吻着我……小杰的两只手一左一右摸着我的rǚ房,指尖拨弄着我的rǚ头,我的rǚ房很快涨大起来。

他火烫的脸颊贴在我的裸露的背上,顿时,我感到安全了几分,我喜欢温柔的男人。

  这时,方维忽然拿开了我的脸,我睁眼望见他正深情的望着我。

他对我说:「殷殷,该吻小杰了!」然后深情的对我一笑,接着,就将我的身子拧向小杰。

瞬间,极度羞耻占据着我的心,当我与小杰的双目相遇时,又立刻返身抱住方维,方维一边亲我一边鼓励我,又将我拧给小杰,小杰主动捧住我的脸,仅说了声:「你真漂亮!」立即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状的冲动,闭上眼扑了过去,主动将双唇送到小杰的唇边,和这个健壮的男人接吻起来。

当我的舌头与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时,我只知道,我非常动情。

身边的方维开始动手脱我的连衣裙,不知为什么,此时我竟大胆起来,在任凭小杰达双手抚摸我的同时,又一边抬起身子配合方维脱我的衣裙,直到被脱的一丝不挂。

  这时,我的腿间开始湿润,像是有几千只蚂蚁在哪里不停的爬呀、爬呀……「噢~」我叫了一声,方维的手开始拨弄我的下身,我的身体不停的扭动起来,大腿间汹涌澎湃!我开始呻吟起来,嘴中不停的吸着小杰的舌头,任凭他的另一只手肆意的玩弄着我的rǚ房。

方维用手轻轻一拨我的腿,我便自觉的分开了双腿,他将他的脸埋在了我的两腿之间,开始用舌头舔我的私处,并发出「滋滋」的声音。

我更加卖力的吸着小杰的舌头,喉咙里发出欢悦的叫声。

此时,小杰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早已脱掉,我的一只手也不知不觉的握住了他那粗壮的yīn茎,温柔的给他套弄着。

小杰也更加温柔了,他轻轻的变换了一个姿势,将我的脸引导到他的双腿中间,一个昂首勃发的大yīn茎立刻展示在我的眼前。

  小杰皮肤很白,浓密的yīn毛显得格外的黑密,我真的好喜欢耶!当我刚想冲动的含下它时,方维停止了动作,并和小杰换了一下位置。

方维亲吻着我,问我:「感觉好么?」此刻,欢乐已经使我忘记了害臊,我松开我在手中小杰的yīn茎,搂住方维告诉他:「我好开心!」小杰与方维相视一笑,一左一右地躺在我的身旁,抚摸着我的娇躯。

小杰说:「殷殷,我为你舔一舔吧!」我望了望方维,方维的目光在鼓励我,我笑着对小杰点点头,并分开了双腿,将自己的yīn部高高的挺起来,等待小杰。

「啊~~」我叫了起来,niqupa期待你的到來小杰的温湿的舌尖舔在我的yīn蒂上,使我好舒服。

「噢~~」我又一次叫起来。

小杰的舌尖转到了我的ròu缝里,我一把抱住在旁边看的发呆的方维,狠命的亲吻着他,扭动着屁股,不停的呻吟着。

  「啊……啊……啊……啊……方维……噢……呀……呀……小杰……。

」在小杰的吸、舔之下,我的yīn道极度需要充实,很快的就大声喊道:「方维,要我……我要你要我!」话音刚落,方维立即将我的身体拽过来,我翻过身体,yín荡的将自己的屁股翘起来,等待他的yīn茎。

方维的guī头刚搭在我的yīn蒂上,我一扭屁股,「扑」的一声,便插进了我的yīn道,我快乐的yín叫起来。

小杰则将他的yīn茎拍打我的双rǚ,只见我腿间插一根、双rǚ间有一根,我感到我是世间最幸福的女孩子了。

  方维一波一波的抽插着我,小杰不停的抚摸、搓揉着我的大nǎi,而我的一只手在握着小杰的大yīn茎,另一只手还伸向后面的方维,摸着他的睾丸。

我真的没有想到,两个男人是那么的温柔,原以为玩3P的那种被轮姦的猜测没有了,有的是无尽的回味。

方维的yīn茎在我的yīn道里越插越快,我被一种巨大的幸福包围住,全身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我的双腿之间。

忽然,我大声的喘叫着,屁股也更加扭动的利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方维的yīn茎终于跳动起来,一股温热的jīng液射入我的仔宫。

  小杰立即与我亲吻起来,他悄声说:「殷殷,我也想要你。

」我点了点头默许。

顿时,他和方维都笑了起来;「真的?」我笑了笑:「真的!不过你们每人必须要我三次!」说罢,我向着小杰仰面躺下,双腿分得很大很大,笑着呼唤小杰:「快上呀,小杰!」小杰急不可耐的骑在了我的身上,yīn茎「咕嚓」一下就插入了我的yīn道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大声的叫喊了起来……四、列车包厢初二夏天放暑假,我爸让我去旅游,他替我报了一个旅游团,是去四川,我爸怕我在路上受苦,另外还给我买了一张软卧票,那天我随旅游团上车后,单独来到软卧车厢,里面已有了三个人,都是男的,他们三个人是一起的。

我一进去,他们三个人的眼睛就在我厂的脸上身上瞄来瞄去,一看就不怀好意的样子。

  我一时并没有在意,因为我特别漂亮,看上去就让人有一种冲动所有的男人看到我都是那样的,我都习惯了,我放好东西,坐了一会儿列车就开了,「小姐,小妹妹,你好漂亮啊,你叫什么啊,去那里啊。

」一个胖胖的男人问我。

  「我叫殷殷,我去四川旅游啊」我刚说完,另一个人站起来把灯关了,屋里黑漆漆的。

「干什么,把灯打开。

」「我们玩玩儿吧,这么远,太无聊啦」猛然,坐在我身边的人一把把我抱在了怀里说,关灯的人把门也就锁上了,另一个人捂住了我的嘴。

我一看不好,用力挣扎,可在我的挣扎中,抱我的人和捂住了我的嘴的人已经把我压到了铺上,一条腥骚的内裤塞到了我嘴里。

好几只男人的大手撕扯着我的衣服,我的衣服被撕开了,衬衫也撕碎了。

我一对漂亮的rǚ房裸露出来,尖尖的rǚ头随着rǚ房来回乱晃。

「哈哈哈!这nǎi子软乎乎的。

」一个男人一边揉搓一边yín笑着。

  几只大手把她的裙子撩了起来,在我穿着裤袜的yīn部乱摸,一只手在我yīn部抓住丝袜和内裤用力拉了下来。

  裤袜被从裆部撕了开来,内裤扯碎了。

一个男人已经压到了我双腿中间,没有任何前戏抚摸,坚硬的yīn茎「咕嚓」一下就插入了我柔嫩的yīn道,我两腿一下子伸直了。

「呜……」我想叫可我的嘴被堵住了叫不出来,「啊,挺紧哪!」男人一边来回动着,一边喘着粗气说。

那两个男人在我浑身上下乱亲乱摸。

「肏她妈,干她屁眼试试。

」一个硬得受不了的家伙,把jī巴顶在我的屁眼上使劲往里顶。

我一边被那个男人在前边干着,身后的男人竟然要干我的屁眼。

因为我那时才15岁多一点,又没有被干过屁眼,那男人弄了几下,没弄进去,只好把yīn茎在我的屁股沟内顶来顶去。

我身上的男人没干了多长时间就shè精了,另一个很胖的男人一把把他拽下来:「我来……。

」他那东西一顶到我的yīn部,我的yīn唇不由得一缩,好大的guī头!我的身体一下都紧了起来。

那人双手把住我的双腿,用力一顶,「咕唧……」一声硬插了进去。

  「呜……」我一声闷叫,脸憋得通红,两腿不由得一阵抽搐:「太长了,太粗了……」男人一抽又一顶,刚才射进去的jīng液在里面发出「扑哧……」的一声。

「小妹妹,够大吧……」又是猛地一顶。

  「呜……呜……」这个胖子不仅粗大,而且特别持久,干到二十多分钟时,我已经有了一次高氵朝 。

下身更滑了,也不再挣扎,我也本能的摇动屁股,配合身上男人的肏干, 每次他的小腹撞击到我时,我就会叫一声。

两人xìng器的结合处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yín水顺着我的屁股流到了卧床上。

这时我的脸红扑扑的,被男人压在卧床上,双腿在身体两侧高举着。

男人的手架在我的腿弯上,身体悬空着大力抽插。

每插进去一下,我都不由得哆嗦一下,下身就如同发了河一样,yín水不停的顺着她的屁股沟流到床上。

那两个男人都已经等不及了,一边自己用手套弄一边喊着:「肏你妈的,你还有完没完了?」 「这小姐的皮肤这么嫩,屄是不是也特别嫩哪?舒不舒服啊?」「这屄一会你就知道了,真他妈过瘾,一干进去,里边酥酥的,就跟过电了似的」那个干过我的男人,还有点气喘呼呼的说。

我身上的男人又干了好一会才将一股温热的jīng液射入我的仔宫,身子一软趴在了我身上。

当湿漉漉的yīn茎从我已经有些红肿的yīn唇中拔出来时,一股rǚ白色的jīng液也从里面流出来,还夹杂着一丝丝的血丝。

此时的我已经不要人再按着了,我已经彻底的软瘫了,双腿一只搭在床边,一只在床上蜷起着,嘴里的内裤也被拿掉了。

另一个长头发的男人把我拉起来,让她趴在床边,男人站在床下,把着我的屁股,将下面的guī头抵着我的穴口,同时用力往内一顶。

「咕嚓……」就插了进去。

我的上身向起仰了一下,两条还裹着丝袜的腿颤了一下,「哎呀……亲哥哥……轻一点嘛……」 一根七寸多长的大jī巴已全根尽入了,同时我的yín水和那两个男人的jīng液也被挤出来了。

这时,男人开始抽插起来。

我哼叫道:「唔……唔……嗯嗯……哼……」这个男人是个做aì高手,他用九浅一深之法抽插着,每次一深就顶到花心上,我就会狂叫。

「哎呀……顶死我了……哼哼……亲哥哥……哎呀……哼哼……」我此刻xiāo茓被塞得满满的,yín水如泉涌,每当男人一进一出时,yīnròu便被带进带出。

同时,我的腰身也不住扭摆,圆圆的肥屁股也迎合着男人的动作。

我的嘴里还里声声浪叫着:「就这样慢慢的……唔……不要太快……啊……对了……舒服死了。

  我不住的浪着小声的哼叫着:「唔……唔……亲亲……aì人……你插死人了……用力……用力插死我吧……唔……」那两个男人哪经得起我这般yín荡的喊叫,yīn茎又硬了起来,于是一个人过来摸着我的rǚ房,指尖拨弄着我的rǚ头,一个人过来和我接吻,两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身后的男人加快抽插的速度了。

每次抽插都完全顶在花心上,直弄得我气喘嘘嘘的「哼哼……」男人一下下的猛烈插着,他的大jī巴次次都顶到花心上去,男人的形态更加狂野,我也猛抛着大屁股。

过了一会儿,男人的jī巴随之一颤,jīng液也跟着射了出来。

男人拔出了他那湿漉漉的yīn茎,我也就软绵绵的趴在床上不动了。

  天慢慢的已经有点亮了,每当车停下的时候,就会有一个人出去把车门打开,在外面吸烟,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已经分不清已经被每个男人干了几次,下身已经完全麻木了,里面灌满了男人的jīng液,男人已经不怎么硬的yīn茎在里面抽送的时候,「啪嚓、啪嚓……」的直响。

有的男人在干的时候yīn茎都从我yīn道内掉了出来。

  「拉倒吧!都插不进去了,还干啥呀?」 男人恋恋不舍的站了起来:「操她妈的,这屄,干肿了更紧了。

」这时我屁股下的床单上湿乎乎的一片,yīn户上都是白花花的jīng液,本就不多的几根yīn毛已经成一绺了,下身肿得像馒头一样,从红肿的yīn唇中还有一股rǚ白色的jīng液在里边含着。

  「走吧,快到站了。

」  「别走,我的衣服」我有气无力的说。

  有一个人犹豫了一下,拿起了我的被他们扯碎了的衣服说「这还能穿吗。

」「我旅行箱里还有。

」几个人用我扯碎了的衣服搽了一下我的yīn部,把旅行箱从行李架上拿下,拿出了我的衣服并帮我穿好,穿衣服的时候还不停的在我红肿的yīn户上抚摸。

  「哎,你干了几次?」  「干了三次,累死我了。

」  「这nǎi子,真他妈的软。

」另一个人过来摸着我的rǚ房说。

  天亮后几个人到站停车就溜走了。

  车到了终点站,导游小姐来帮我把旅行箱拿下了车,也没有发现我的被强姦的秘密。

虽然是被强姦,但人生理上的本能是无法避免的,就像我一样,让那几个男人粗大的yīn茎干得来了很多次高氵朝 ,不停的哼叫了一晚,一般的女人一生也许都不会知道什么是高氵朝 呢。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很多女人被强姦了之后不去报案,反而会幻想再被强姦,也许就是因为强姦使她们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氵朝 的原因,我也一样没有报案。

  一个星期后我旅游完后回到了家,yīn唇也已经消肿。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