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人妖王经理

人妖王经理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初来公司的时候,赵宇经常见到王经理,但也只是碰面时打一下招呼而已,但王经理却总是对赵宇笑咪咪的。

直到有一个周未,王经理把赵宇叫到了自己的家里,赵宇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大、装饰得这么豪华的房子,赵宇怯生生的不知道王经理把自己叫到家里干什么。

王经理名叫王语菲,工作干练,深得总经理的器重,短短几年的时间,由普通文员升至现在的位置,但却是著名的冰山美人,虽然面容娇媚、体态xìng感撩人,但难得对异xìng和颜悦色,已经三十多岁了仍是单身,于是就有传闻说她其实是同xìng恋。

这时,王经理用低沉而富有磁xìng的声音笑着对赵宇说:“赵宇,你随便坐,我进去换一下衣服。

”赵宇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不敢乱动,直到王经理从卧室走出来。

换过衣服的王经理穿了一件白色带小绿格子的小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到第二粒,刚好露出一点rǚ沟却没有露出rǚ罩的边,更显出了rǚ房的高耸;下身穿了一条杏黄色的短裙,露出了膝盖以下两条雪白的大腿。

看到王经理出来,赵宇忙站起身来,说道:“经理……”话没说完,就被王经理打断了,只听到王经理略带责怪的口吻说道:“现在也不是在公司,就我们两个人,你就叫我的名字。

噢,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就叫我语菲,或叫我菲姐吧!”赵宇红着脸叫了一声:“菲姐。

”王语菲看了看红着脸的赵宇,就像看到了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暧昧地笑了笑,说道:“你来公司也有好几天了,工作干得不错。

我们两个都是单身,你今天就在我这儿吃饭,噢,对了,你是不是饿了?我去煮饭。

”赵宇红着脸忙说:“经理,不,菲姐,我……我……不……不饿。

”其实赵宇平时很少和女生说话,今天面对着经理,又是一个大美女,心跳得厉害,脸色通红,额头上也渗出少许的汗珠,说话也有些结巴。

王语菲看到赵宇的眼睛总是偷偷地瞄着自己,心里不禁乐了,故意在赵宇的面前转了一个圈,展示了一下自己优美的体形,对赵宇说道:“我好看吗?”“好……好看……”赵宇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脸色更红了,垂头回答道。

语菲看到赵宇的窘相,微微笑了,说道:“你先自己看看我的房子,我去把饭煮上。

”说着进了厨房。

赵宇坐了一会儿,感觉到很不自然,就站起来来到语菲摆满各种酒类的厨柜前看。

不知什么时候语菲来到了赵宇的身后,说道:“你看什么?”赵宇感觉到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了自己的背上,尤其是两个鼓鼓的ròu球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背上,语菲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了自己的耳朵上,痒痒的。

这么近距离地感受女人还是第一次,不但可以感觉到女人身体的温暖,还可以嗅到女人身上传来的幽香,赵宇一下子不知所措了。

他感觉到语菲的双手已经向前抱住了自己,耳边传来语菲轻轻的话语:“赵宇,姐姐从第一天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其实姐姐也需要个男人在身边,我每天都很寂寞的,你能陪陪姐姐吗?”赵宇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一转身就抱住了语菲。

因为在这样近距离看到美丽成熟女人的脸,赵宇感到很耀眼。

语菲的眼睛也盯着赵宇看,赵宇在语菲的注视下脸色更红了,半闭起了眼睛。

语菲的呼吸带着潮气,喷到了赵宇的脸上,有说不出的芳香。

语菲慢慢把嘴压上来,舌头伸入了赵宇的嘴里。

“噢……”赵宇发出轻哼声,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女人的舌头,使赵宇觉得又柔软又甜美,要说天下的美味,可能就数女人的舌头了。

语菲贪婪的在赵宇的嘴里舔遍每一个部位,唾液在语菲的贪婪的吸吮中流进赵宇的嘴里。

赵宇品尝着略带香味的舌头和唾液,把语菲口中流到自己嘴里的口水全部吃进了肚里。

二人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热吻才分开,语菲凝视着赵宇,用满足的口吻说道:“你有女朋友吗?”赵宇红着脸摇了摇头,“那你还是第一次……”赵宇又点了点头。

语菲轻咬赵宇的耳垂,一只手拿起了赵宇的手放在自己的rǚ房上,在他耳边轻轻说:“傻瓜,姐姐今天就是你的了,你不会主动一些吗?”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赵宇仍感觉到rǚ房的柔软和坚挺,手感是那样的好,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的。

虽然儿时摸过妈妈的rǚ房,但都没有这么令人兴奋,赵宇禁不住用手揉搓起来。

语菲被搓得软在了赵宇的怀里,轻轻呻吟道:“啊……到卧房去……”赵宇半抱着语菲来到语菲的卧室,语菲推开了赵宇,用命令的口吻说:“脱了衣服,躺在床上。

”说着,语菲自己也开始解开自己裙子的钮扣,房间内一下就充满成熟女人的体香。

下身只穿着小内裤的语菲看到赵宇还没脱衣服,不禁有些着急地说:“你听见没有?听到我的话快把衣服脱掉,躺在床上。

”借着卧室内昏暗的光线,赵宇发现语菲的内裤前端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突起,但毫无xìng经验的他并没有觉得异样,当看到语菲不高兴的神情,赵宇生怕惹恼了这位美女上司,急忙脱下上衣和裤子,同时,语菲的美丽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也使赵宇也感到头昏目眩。

“这个也要脱。

”语菲用手点指着赵宇包裹着大jī巴的内裤说。

仰卧在留有语菲体香的床上时,赵宇看到语菲快速脱掉了剩下的衣服,还来不及细细观察她的身体,语菲已赤裸的压在赵宇的身上。

当语菲的舌头在赵宇身上移动时,赵宇敏感的颤抖,还忍不住发出哼声。

“果然如我想像的,你很敏感,肌肤也很柔滑。

”语菲用满足的口吻说道,嘴也吸吮到赵宇的rǚ头。

这里也是感到特别刺激的地方。

语菲边吸吮过用牙齿轻咬着赵宇的rǚ头,并发出“吱吱”吸吮的声音。

“噢……”赵宇感觉一波波的快感从自己的两个rǚ头传遍全身,两腿中间的ròu棒也站立起来。

语菲舌头继续向下移动,在赵宇的身上留下很多唾液的痕迹,热热的呼吸喷在身上,使得赵宇忍不住轻轻扭动身体。

不久,语菲的嘴来到赵宇的两腿中间,语菲抬起头,分开赵宇的双腿,凝视因过度兴奋而勃起的ròu棒,火热的呼吸喷在赵宇的大腿根。

“太好了,这样大,又是美丽的粉红色。

”语菲心里说。

可能由于太长时间未做aì的缘故,语菲的脸色红红的,后庭中已渗出了蜜液,就连握着赵宇ròu棒的小手也有些颤抖。

语菲火热的目光凝视着赵宇勃起的粉红色yīn茎,童男子的guī头散发出新鲜的气息,从guī头中间的尿道口渗出少许透明的粘液,鼓出青筋的ròu棒在轻轻颤动。

王语菲最大的秘密就是她的xìng别。

其实,“她”是一个男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还是小男生的语菲开始对穿女人的衣服产生了不能遏制的欲望,从偷偷的穿妈妈和姐姐的衣物,到暗自学习化妆、使用激素的相关知识,逐渐不能自拔。

大学毕业后来到了这个没有人认识的城市谋生,语菲终于下定决心,正视自己的xìng趋向,以女人的身份生活起来。

但他始终不愿去做变xìng手术,因为他舍不得那既有被插入得到的女xìng高氵朝 又有jī巴shè精的双重快感。

过去的几年,语菲也找过几个男人,但不是图新鲜把他的人妖身体猛肏一顿然后扬长而去,就是一见到他裤裆里那女人不应该有的东西吓得落荒而逃。

语菲真的盼望能有一个好男人把自己当做aì人好好地疼aì呵护,甚至是被自己控制、驾驭……这个刚出现的大男孩就是绝佳的人选,每次在公司里看到赵宇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想到这男孩裸体是什么样,每当这时,自己总是觉得两腿中间热乎乎的,每次都不得不把双腿夹得紧紧,以免穿这职业套装的下身会支起不应该出现小帐篷。

好男人,又有哪个女人会错过呢?语菲用手握住yīn茎的根部,伸出香舌轻舔guī头,“啊……”意外强烈的刺激使赵宇全身的肌ròu不自觉地收缩。

ròu茎上有一只温热的小嘴紧紧地吸着,小舌还在ròu冠上来回地舔着,赵宇无法相信这是事实,平时高贵而美丽的语菲竟然趴在自己的身上,像妓女一样吸吮着自己的ròu棒,ròu棒已涨到极点,又大又硬。

语菲在ròu棒上舔了几遍后,张开嘴,把yīn囊吸入嘴内,像小孩含糖一样滚动着里面的睾丸,然后再沿着yīn茎向上舔,最后再把guī头吞入嘴里。

强烈的快感使赵宇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语菲这时用嘴在赵宇的ròu棒上大进大出,每次都把赵宇的ròu棒整个的吞进口中,使guī头顶到自己的喉咙;吐出来的时候,舌头上粘上的粘液在舌头和ròu棒之间形成一条透明的长线。

“你忍不住的话就射出来。

”语菲抬起头来看着全身紧张的赵宇,赵宇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粗大的ròu棒在语菲的嘴里微微跳动,凭经验语菲知道这是男人shè精的前兆。

说着,又把赵宇已呈紫红色的guī头吞入到喉咙深处,并用舌头缠绕着yīn茎有节奏地吞吐。

“噢……要射了!”赵宇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阵痉挛,强烈的刺激使他向美丽人妖的喉咙深处喷射出大量jīng液。

“唔……”语菲发出了哼声,当年轻人把大量的处男jīng液射入自己嘴巴的时候,他把嘴唇紧闭,不让jīng液溢出。

赵宇得到的那种快感强过手yín几百倍,还难以相信现在把jīng液射在上司嘴里的事实。

很快的,语菲嘴里便挤满了jīng液,由于第一次射得过多的缘故,虽然语菲努力的吞着,但仍有少量白色的jīng液顺着语菲的嘴角流了出来,滴落到赵宇的腿上。

赵宇看着语菲的样子,全身产生无法形容的兴奋和感动。

射出最后一滴,赵宇像在梦境里,全身也开始松弛。

语菲带着满足的神情,沾着赵宇jīng液的脸微笑着,说道:“你刚才喷出好多哟!味道又那么浓,差一点把我呛着了。

你舒服吗?”赵宇满脸兴奋得羞红了脸,轻轻的点了点头说:“舒服……”语菲娇嗔地说道:“你刚才舒服过了,现在也该让姐姐舒服一下了。

”说着仰躺下来。

语菲有着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rǚ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nǎi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rǚ晕上面,当赵宇一路向下看去……竟然在这迷人的女体胯下有一条尺寸一点不比自己逊色的大yīn茎!赵宇清楚的知道自己的xìng趋向,他绝对是喜欢女人的,但为什么这明明是人妖的躯体却对他产生了不能自已诱惑力呢,想着刚刚王语菲为他口交的快感又望着成熟人妖的裸体,赵宇禁不住吞下了口水。

“不要光看,你想摸吧?来呀!”语菲用话语引导着少年,并伸出双手,把赵宇的双手拉到自己的rǚ房上。

事到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赵宇像个饥渴的孩子,双手一边抓住一个语菲的大nǎi子,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xìng,掌心在nǎi子上摸揉,左右的摆动。

语菲感到如同虫行蚁咬,全身痒得难受,赵宇越用力,他就越觉得舒服。

语菲禁不住抱住了赵宇头,像喂婴儿吃nǎi似的把rǚ头送入了赵宇的嘴里。

赵宇先吸一下,然后用舌头轻舔两粒粉红色的葡萄,语菲身上甜美的味道使赵宇陶醉。

由于刚刚射过一次精,赵宇感到身上很舒服,并没有过多的紧张,渐渐地也学会了怎么aì抚体下这要人命的妖精。

赵宇由语菲的rǚ房慢慢向下舔,舔过肚脐的时候,赵宇感觉语菲的肚脐处有一种牛nǎi的芳香。

语菲身上如触电般的,那种美妙的滋味叫他难以形容,双腿一会儿伸直,一会儿曲起,两手似有意似无意地掩住胯下。

赵宇拉开了语菲的双手,并把语菲的双腿大大地向两侧分开,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女人”的jī巴,赵宇不禁兴奋得双手直抖。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yīn毛中间耸立着一条已经半勃起的白皙ròu棍,也许是长期受到女式小内裤和裤袜的束缚,它像是害羞似的弯弯地站在那里,包皮含苞待放的遮盖着大半个guī头,露出的马眼像小便不畅似的排放着yín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浸湿了。

赵宇用手的食指扒开包皮,露出整个躲躲藏藏的guī头,又看向已经yín水泛滥成灾的屁眼了。

语菲的ròu洞犹如玫瑰花瓣,小口上有复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

语菲在赵宇目光的注视下更加兴奋了,脸颊绯红,嘴里轻声yín叫道:“好弟弟,别……别看了,那……那里还……还没让……别人这样看过,我好羞……”当赵宇的脸靠近语菲的jī巴时,闻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并有少许的尿味,混合起来就像酸牛nǎi的味道,这种味道刺激着赵宇,使他的ròu棒再度勃起。

赵宇先用嘴含住语菲那已经肿大成紫红色的yīn茎,把舌头卷住他的guī头,每舔一下,语菲的全身就颤抖一次,同时嘴里也发出“啊……啊……”的呻吟。

赵宇的嘴再向下,轻轻滑过yīn囊,来到了他的终点,把舌头按在了语菲的小ròu洞上,感觉到语菲的小ròu洞里涌出了一股粘液,细细的品尝着ròu洞中粘液的味道,舌头也在ròu中慢慢地转动去磨擦ròu洞中的粘膜,并在里面翻来搅去。

语菲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分开大腿,把最羞人的地方凑近赵宇的嘴,好让他的舌头更加深入。

语菲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虽然以前也有男人曾舔过他这里,但都没有这次这么强烈。

他什么都忘了,宁愿这样死去,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弟弟……啊……你……你把姐姐的肛门……舔得……美极了……嗯……”语菲拼命地挺起大屁股,用肛洞上上下下地在赵宇的嘴上磨蹭着,不断地溢出新鲜的蜜汁很快使赵宇的嘴巴和鼻尖变湿淋淋了。

语菲在一次次猛烈的挺动,赵宇奇怪自己怎么一点儿都不讨厌,他现在觉得语菲身上每一处都那么香甜。

赵宇用手拉开像野菊般的肛门洞口,看到里面的粉红色的粘膜,小小的肛门在赵宇的注视下一张一合,赵宇又把嘴巴凑到肛门边,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

赵宇的舌头强硬的进攻着语菲迷人的粉ròu,语菲突然猛的一颤:“别……坏弟弟……你只用嘴就把……姐姐的……屁……屁眼……”说着,全身猛烈地颤抖,马眼内涌出大量的yín液,语菲达到了高氵朝 。

肛洞中也释放出大量yín液顺着语菲的屁股沟流到了洁白的床单上,闪闪发亮,赵宇忙伸出舌头把那些粘在jī巴和肛门上的粘液吸进嘴里。

“快……快……插进来,姐姐……的里面……痒……痒得不……行了!”在语菲小手的引导下,粗大的ròu棒终于一点儿一点儿地进入语菲的ròu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语菲从下面抱住了赵宇。

赵宇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ròu包得紧紧的,禁不住慢慢的抽动起来。

“好弟弟,你的jī巴真大,干得姐姐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干。

”语菲在赵宇耳边热情的说着,并抬起头用他的香唇吻住了赵宇的嘴,丁香巧舌送进赵宇的嘴里。

语菲的双腿紧勾着赵宇的腰,那丰满的玉臀摇摆不定,他这个动作,使得yáng具更为深入。

赵宇虽然没有xìng经验,但也逐渐地掌握了抽送的技巧。

ròu洞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ròu洞深处不断地蠕动,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着guī头,使赵宇的全身进入快感的风暴之中。

语菲的两片肥臀极力迎合着赵宇大jī巴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不停在赵宇的胸前和背上乱抓,嘴里也不停地叫:“好男人……嗯……喔……唔……我aì你!”这种刺激促使赵宇狠插猛干,很快地,赵宇感觉到语菲的全身一阵抖动,ròu洞深处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jī巴,忽然用力地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小腹,赵宇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jī巴顶入语菲的腹腔,一股热流往直肠深处射去,二人又达到了高氵朝 。

赵宇无力地趴在语菲的身上,任由ròu棒在语菲的肛门中慢慢变小,白色的jīng液顺着已缩小的ròu棒和ròu洞的间隙流了出来。

语菲忽然把赵宇推倒在床上,然后跨骑在赵宇的脸上,使自己的屁眼对着赵宇的嘴,以命令的口吻对赵宇说道:“张开嘴。

”赵宇听话地张开嘴,只见从语菲红红的ròu洞中流出的粘液和jīng液一滴一滴地流进了赵宇的嘴里,赵宇也很乖地把这些东西都吞进肚里。

当最后一滴流尽的时候,语菲用力地坐在了赵宇的脸上,湿湿的大屁股紧贴着赵宇的嘴和鼻子,赵宇立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语菲命令道:“用嘴给我舔干净。

”赵宇乖乖地伸出舌头,把粘在语菲yīn囊上和ròu洞中的粘液和jīng液全部舔得乾乾净净。

连续的几天,下班后语菲都把赵宇叫到自己的家里,二人yín荡地不停xìng交。

赵宇对于人妖的身体不再陌生,对于怎样取悦他也有了一定的体会。

一周后,赵宇从公司领到了第一次工资,除了应得的工资外,还有额外的两千元钱,赵宇知道这是语菲对自己额外的补偿。

同时,赵宇也感觉到语菲玩的花样越来越多,已超出普通的单纯的做aì关系。

赵宇也知道,自己除了男人的特长外什么也没有,因此只有更加地顺从语菲,满足语菲在xìng欲上的一切要求。

一天,语菲又把赵宇叫到家里。

语菲今天穿了一件紧身的牛仔裤,上身穿了一件很短的T恤,露出了雪白的腰部。

牛仔裤紧紧地绷在圆翘的臀部,显示出美好的体型,同时也显出修长的双腿。

赵宇一来,语菲就把牛仔裤脱掉,露出了雪白的小内裤。

语菲让赵宇躺在床上,自己骑在赵宇的脸上,用手将两腿中间那部份的内裤拉向一侧,露出仍疲软的yīn茎,着急地说:“快……快舔……你不是喜欢味道浓一点吗?人家已经两天没洗澡了,就等着你来。

”说着,把jī巴压向了赵宇的嘴。

当赵宇用嘴唇扒开包皮时,顿时一股腥骚的味道扑鼻而来。

语菲的guī头和包皮内侧粘上了不少了白色的分泌物,浓重的味道刺激着赵宇,当赵宇的舌头舔到马眼上时,语菲从鼻子发出撒娇的哼声,并用光滑的大腿根夹住了赵宇的头。

为了取悦自己身上的美人,赵宇把粘在guī头和包皮上的白色分泌物全部吞进嘴里后,嘴巴就像接吻一样贴上语菲嫩软的肛门,顿时一股汗味和稍感神秘的特殊味道混合着进入了赵宇的口中,舌头再次伸入了语菲的后庭内。

赵宇抱住语菲不住扭动的屁股,舌头在ròu洞里进进出出,虽然赵宇对语菲的菊花已经很熟悉了,但每一次舔弄的感觉仍不相同。

语菲又从ròu洞深处流出了甘甜的蜜汁,同时语菲的双手不觉地握住了自己的双rǚ,轻轻地揉搓。

语菲的屁股不住地抖动,当舌尖贴上菊花粘膜的一刹那,语菲嘴里发出了很大声的呻吟:“啊……好舒服……弄的屁眼……好舒服……”又一股浓浓的yín液涌向了赵宇的嘴唇。

语菲的肛门很细小,看上去嫩嫩的,呈粉红色,粉红色的肛门也在随着急促的呼吸不停地张合。

赵宇轻轻拉开像野菊般的肛门洞口,露出里面的粘膜,由于肛门上粘满了唾液,粘膜上闪闪发亮。

当赵宇的舌尖触碰到里面的粘膜时,语菲的全身开始猛烈地颤抖,达到了第一次高氵朝 。

当语菲高氵朝 时,不但前面的jī巴分泌出大量的jīng液,就连小屁眼里挤出了少量的粘液,赵宇讨好地用嘴把语菲前后分泌出来的液体全部清理干净。

高氵朝 后的语菲满脸是一种庸懒和满足的表情,他骑在赵宇的脸上休息了一会儿,让赵宇抱着来到洗澡间,在温水的滋润下,语菲彷佛又恢复了精力。

赵宇用莲蓬把二人身体冲洗干净,语菲让赵宇仰躺在地上,自己站在赵宇的身上,把脚放在赵宇的脸上轻轻蹭着,最后把脚趾头伸进了赵宇的嘴里。

当小巧的脚趾放入自己嘴里时,赵宇立即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虽然与jī巴和屁眼的味道不同,但赵宇的心里却没有一点儿讨厌的感觉,伸出舌头舔着,最后连脚掌和脚跟也都舔了一遍。

赵宇从下向上望着赤裸的语菲,只见白晰修长的双腿、圆翘的屁股、乌黑的yīn毛、白腻的jī巴,耸起的双rǚ,每一处都显出了年轻人妖的美。

这么美的人妖让自己玩弄,赵宇心里也挺得意。

语菲岔开腿站在赵宇的身上,微笑着让赵宇张开嘴,赵宇正不知道语菲要干什么,从语菲的嘴里流出了一大口唾液,一直落在赵宇的脸上和嘴里,同时一股温热的液体也从语菲的两腿之间喷洒下来,落在了赵宇的胸部、腹部、双腿、ròu棒上。

语菲一面尿尿,一面故意的前后摆动屁股、甩动jī巴,让尿流落在赵宇的全身。

就在尿的力道衰弱时,语菲已蹲坐到赵宇的脸上,湿淋淋的yīn茎对着赵宇的脸,少量的尿液滴进了赵宇的嘴里。

最后,语菲将整条玉茎压入了赵宇的嘴里。

赵宇只觉得流进嘴里的液体酸酸的,同时带有人妖特有的尿骚味,当把粘在yīn毛上的最后一滴尿液吸入嘴里,并吞入肚中,赵宇感觉到语菲的jī巴上已没有了尿味,又出现了蜜汁特有的淡淡酸味。

当尿到赵宇身上后,语菲再次兴奋,脸颊变得红润,后庭中再次湿润,望着身下的小男人,语菲真的很喜欢和满意。

语菲转过身,再次骑到赵宇的身上,用手扶着赵宇那粘满尿液的粗壮ròu茎,对准自己的小屁眼坐下去,把粗大的ròu棒整根吞了进去。

赵宇立即感觉到ròu洞的紧窄,快感从胯下传向全身各处,不自觉地抬起屁股向上顶了顶,使ròu棒更加深入。

语菲的脸上挂满了yín荡,大屁股不停地一上一下地套弄,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宇,赵宇则用双手抓着语菲的胸前的两只大rǚ房。

语菲开始轻轻地套动,粗大的ròu棒进入美丽的菊花的那一刻,屁眼周围的肌ròu一阵痉挛,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疼痛和充实的快感。

随着自己的套动,ròu棒触碰到直肠粘膜上的酸胀感更加明显,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啊……啊……太舒服了!”语菲一面摇着屁股,一面呻吟道。

赵宇的ròu棒被语菲细小的肛ròu夹得已接近高氵朝 的边缘,但赵宇拼命抑制住shè精的欲望,享受摩擦带来的美感,并不断地抬高屁股,使ròu棒更深地进入语菲的肛门。

前面玉茎溢出的蜜汁顺着他的yīn囊流向大腿根部,语菲的肛门中不时传来“噗吱、噗吱”的yín糜声。

十分钟后,语菲的身体开始向后仰,并随之出现了一阵阵的痉挛,前面在空气中摆动的大jī巴更是涌出了大量的jīng液。

“唔……”赵宇再也抑制不住了,把大腿紧紧地顶住语菲的屁股,ròu棒在语菲的直肠内一跳一跳地射出了大量的jīng液。

语菲仰起头,深深感受到jīng液打在直肠上带来的灼热感,然后突然失去力量似的趴在赵宇的身上,任由赵宇的ròu棒在自己的屁眼内变小。

当赵宇的ròu棒变得很小,从语菲的屁眼中脱落出来的时候,语菲站起来,再次蹲坐在赵宇的嘴上,风骚地说道:“好弟弟,给你吃点儿营养品。

”说着,任由从屁眼中的流出的jīng液一滴一滴地滴落到赵宇的嘴里。

赵宇望着语菲那日渐变成黑红色的屁眼,在ròu棒的扩张下,尚未完全缩小到以前紧紧闭合的程度,仍留有手指粗细的黑洞,白白的jīng液从小黑洞中落入嘴里,赵宇再也分辨不清是什么味道,是甜蜜还是苦涩,还是其它味道。

强烈的快感使赵宇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语菲这时用嘴在赵宇的ròu棒上大进大出,每次都把赵宇的ròu棒整个的吞进口中,使guī头顶到自己的喉咙;吐出来的时候,舌头上粘上的粘液在舌头和ròu棒之间形成一条透明的长线。

“你忍不住的话就射出来。

”语菲抬起头来看着全身紧张的赵宇,赵宇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粗大的ròu棒在语菲的嘴里微微跳动,凭经验语菲知道这是男人shè精的前兆。

说着,又把赵宇已呈紫红色的guī头吞入到喉咙深处,并用舌头缠绕着yīn茎有节奏地吞吐。

“噢……要射了!”赵宇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阵痉挛,强烈的刺激使他向美丽人妖的喉咙深处喷射出大量jīng液。

“唔……”语菲发出了哼声,当年轻人把大量的处男jīng液射入自己嘴巴的时候,他把嘴唇紧闭,不让jīng液溢出。

赵宇得到的那种快感强过手yín几百倍,还难以相信现在把jīng液射在上司嘴里的事实。

很快的,语菲嘴里便挤满了jīng液,由于第一次射得过多的缘故,虽然语菲努力的吞着,但仍有少量白色的jīng液顺着语菲的嘴角流了出来,滴落到赵宇的腿上。

赵宇看着语菲的样子,全身产生无法形容的兴奋和感动。

射出最后一滴,赵宇像在梦境里,全身也开始松弛。

语菲带着满足的神情,沾着赵宇jīng液的脸微笑着,说道:“你刚才喷出好多哟!味道又那么浓,差一点把我呛着了。

你舒服吗?”赵宇满脸兴奋得羞红了脸,轻轻的点了点头说:“舒服……”语菲娇嗔地说道:“你刚才舒服过了,现在也该让姐姐舒服一下了。

”说着仰躺下来。

语菲有着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rǚ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nǎi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rǚ晕上面,当赵宇一路向下看去……竟然在这迷人的女体胯下有一条尺寸一点不比自己逊色的大yīn茎!赵宇清楚的知道自己的xìng趋向,他绝对是喜欢女人的,但为什么这明明是人妖的躯体却对他产生了不能自已诱惑力呢,想着刚刚王语菲为他口交的快感又望着成熟人妖的裸体,赵宇禁不住吞下了口水。

“不要光看,你想摸吧?来呀!”语菲用话语引导着少年,并伸出双手,把赵宇的双手拉到自己的rǚ房上。

事到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赵宇像个饥渴的孩子,双手一边抓住一个语菲的大nǎi子,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xìng,掌心在nǎi子上摸揉,左右的摆动。

语菲感到如同虫行蚁咬,全身痒得难受,赵宇越用力,他就越觉得舒服。

语菲禁不住抱住了赵宇头,像喂婴儿吃nǎi似的把rǚ头送入了赵宇的嘴里。

赵宇先吸一下,然后用舌头轻舔两粒粉红色的葡萄,语菲身上甜美的味道使赵宇陶醉。

由于刚刚射过一次精,赵宇感到身上很舒服,并没有过多的紧张,渐渐地也学会了怎么aì抚体下这要人命的妖精。

赵宇由语菲的rǚ房慢慢向下舔,舔过肚脐的时候,赵宇感觉语菲的肚脐处有一种牛nǎi的芳香。

语菲身上如触电般的,那种美妙的滋味叫他难以形容,双腿一会儿伸直,一会儿曲起,两手似有意似无意地掩住胯下。

赵宇拉开了语菲的双手,并把语菲的双腿大大地向两侧分开,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女人”的jī巴,赵宇不禁兴奋得双手直抖。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yīn毛中间耸立着一条已经半勃起的白皙ròu棍,也许是长期受到女式小内裤和裤袜的束缚,它像是害羞似的弯弯地站在那里,包皮含苞待放的遮盖着大半个guī头,露出的马眼像小便不畅似的排放着yín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浸湿了。

赵宇用手的食指扒开包皮,露出整个躲躲藏藏的guī头,又看向已经yín水泛滥成灾的屁眼了。

语菲的ròu洞犹如玫瑰花瓣,小口上有复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

语菲在赵宇目光的注视下更加兴奋了,脸颊绯红,嘴里轻声yín叫道:“好弟弟,别……别看了,那……那里还……还没让……别人这样看过,我好羞……”当赵宇的脸靠近语菲的jī巴时,闻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并有少许的尿味,混合起来就像酸牛nǎi的味道,这种味道刺激着赵宇,使他的ròu棒再度勃起。

赵宇先用嘴含住语菲那已经肿大成紫红色的yīn茎,把舌头卷住他的guī头,每舔一下,语菲的全身就颤抖一次,同时嘴里也发出“啊……啊……”的呻吟。

赵宇的嘴再向下,轻轻滑过yīn囊,来到了他的终点,把舌头按在了语菲的小ròu洞上,感觉到语菲的小ròu洞里涌出了一股粘液,细细的品尝着ròu洞中粘液的味道,舌头也在ròu中慢慢地转动去磨擦ròu洞中的粘膜,并在里面翻来搅去。

语菲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分开大腿,把最羞人的地方凑近赵宇的嘴,好让他的舌头更加深入。

语菲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虽然以前也有男人曾舔过他这里,但都没有这次这么强烈。

他什么都忘了,宁愿这样死去,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弟弟……啊……你……你把姐姐的肛门……舔得……美极了……嗯……”语菲拼命地挺起大屁股,用肛洞上上下下地在赵宇的嘴上磨蹭着,不断地溢出新鲜的蜜汁很快使赵宇的嘴巴和鼻尖变湿淋淋了。

语菲在一次次猛烈的挺动,赵宇奇怪自己怎么一点儿都不讨厌,他现在觉得语菲身上每一处都那么香甜。

赵宇用手拉开像野菊般的肛门洞口,看到里面的粉红色的粘膜,小小的肛门在赵宇的注视下一张一合,赵宇又把嘴巴凑到肛门边,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

赵宇的舌头强硬的进攻着语菲迷人的粉ròu,语菲突然猛的一颤:“别……坏弟弟……你只用嘴就把……姐姐的……屁……屁眼……”说着,全身猛烈地颤抖,马眼内涌出大量的yín液,语菲达到了高氵朝 。

肛洞中也释放出大量yín液顺着语菲的屁股沟流到了洁白的床单上,闪闪发亮,赵宇忙伸出舌头把那些粘在jī巴和肛门上的粘液吸进嘴里。

“快……快……插进来,姐姐……的里面……痒……痒得不……行了!”在语菲小手的引导下,粗大的ròu棒终于一点儿一点儿地进入语菲的ròu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语菲从下面抱住了赵宇。

赵宇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ròu包得紧紧的,禁不住慢慢的抽动起来。

“好弟弟,你的jī巴真大,干得姐姐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干。

”语菲在赵宇耳边热情的说着,并抬起头用他的香唇吻住了赵宇的嘴,丁香巧舌送进赵宇的嘴里。

语菲的双腿紧勾着赵宇的腰,那丰满的玉臀摇摆不定,他这个动作,使得yáng具更为深入。

赵宇虽然没有xìng经验,但也逐渐地掌握了抽送的技巧。

ròu洞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ròu洞深处不断地蠕动,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着guī头,使赵宇的全身进入快感的风暴之中。

 初来公司的时候,赵宇经常见到王经理,但也只是碰面时打一下招呼而已,但王经理却总是对赵宇笑咪咪的。

直到有一个周未,王经理把赵宇叫到了自己的家里,赵宇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大、装饰得这么豪华的房子,赵宇怯生生的不知道王经理把自己叫到家里干什么。

王经理名叫王语菲,工作干练,深得总经理的器重,短短几年的时间,由普通文员升至现在的位置,但却是著名的冰山美人,虽然面容娇媚、体态xìng感撩人,但难得对异xìng和颜悦色,已经三十多岁了仍是单身,于是就有传闻说她其实是同xìng恋。

这时,王经理用低沉而富有磁xìng的声音笑着对赵宇说:“赵宇,你随便坐,我进去换一下衣服。

”赵宇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不敢乱动,直到王经理从卧室走出来。

换过衣服的王经理穿了一件白色带小绿格子的小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到第二粒,刚好露出一点rǚ沟却没有露出rǚ罩的边,更显出了rǚ房的高耸;下身穿了一条杏黄色的短裙,露出了膝盖以下两条雪白的大腿。

看到王经理出来,赵宇忙站起身来,说道:“经理……”话没说完,就被王经理打断了,只听到王经理略带责怪的口吻说道:“现在也不是在公司,就我们两个人,你就叫我的名字。

噢,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就叫我语菲,或叫我菲姐吧!”赵宇红着脸叫了一声:“菲姐。

”王语菲看了看红着脸的赵宇,就像看到了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暧昧地笑了笑,说道:“你来公司也有好几天了,工作干得不错。

我们两个都是单身,你今天就在我这儿吃饭,噢,对了,你是不是饿了?我去煮饭。

”赵宇红着脸忙说:“经理,不,菲姐,我……我……不……不饿。

”其实赵宇平时很少和女生说话,今天面对着经理,又是一个大美女,心跳得厉害,脸色通红,额头上也渗出少许的汗珠,说话也有些结巴。

王语菲看到赵宇的眼睛总是偷偷地瞄着自己,心里不禁乐了,故意在赵宇的面前转了一个圈,展示了一下自己优美的体形,对赵宇说道:“我好看吗?”“好……好看……”赵宇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脸色更红了,垂头回答道。

语菲看到赵宇的窘相,微微笑了,说道:“你先自己看看我的房子,我去把饭煮上。

”说着进了厨房。

赵宇坐了一会儿,感觉到很不自然,就站起来来到语菲摆满各种酒类的厨柜前看。

不知什么时候语菲来到了赵宇的身后,说道:“你看什么?”赵宇感觉到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了自己的背上,尤其是两个鼓鼓的ròu球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背上,语菲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了自己的耳朵上,痒痒的。

这么近距离地感受女人还是第一次,不但可以感觉到女人身体的温暖,还可以嗅到女人身上传来的幽香,赵宇一下子不知所措了。

他感觉到语菲的双手已经向前抱住了自己,耳边传来语菲轻轻的话语:“赵宇,姐姐从第一天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其实姐姐也需要个男人在身边,我每天都很寂寞的,你能陪陪姐姐吗?”赵宇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一转身就抱住了语菲。

因为在这样近距离看到美丽成熟女人的脸,赵宇感到很耀眼。

语菲的眼睛也盯着赵宇看,赵宇在语菲的注视下脸色更红了,半闭起了眼睛。

语菲的呼吸带着潮气,喷到了赵宇的脸上,有说不出的芳香。

语菲慢慢把嘴压上来,舌头伸入了赵宇的嘴里。

“噢……”赵宇发出轻哼声,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女人的舌头,使赵宇觉得又柔软又甜美,要说天下的美味,可能就数女人的舌头了。

语菲贪婪的在赵宇的嘴里舔遍每一个部位,唾液在语菲的贪婪的吸吮中流进赵宇的嘴里。

赵宇品尝着略带香味的舌头和唾液,把语菲口中流到自己嘴里的口水全部吃进了肚里。

二人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热吻才分开,语菲凝视着赵宇,用满足的口吻说道:“你有女朋友吗?”赵宇红着脸摇了摇头,“那你还是第一次……”赵宇又点了点头。

语菲轻咬赵宇的耳垂,一只手拿起了赵宇的手放在自己的rǚ房上,在他耳边轻轻说:“傻瓜,姐姐今天就是你的了,你不会主动一些吗?”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赵宇仍感觉到rǚ房的柔软和坚挺,手感是那样的好,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的。

虽然儿时摸过妈妈的rǚ房,但都没有这么令人兴奋,赵宇禁不住用手揉搓起来。

语菲被搓得软在了赵宇的怀里,轻轻呻吟道:“啊……到卧房去……”赵宇半抱着语菲来到语菲的卧室,语菲推开了赵宇,用命令的口吻说:“脱了衣服,躺在床上。

”说着,语菲自己也开始解开自己裙子的钮扣,房间内一下就充满成熟女人的体香。

下身只穿着小内裤的语菲看到赵宇还没脱衣服,不禁有些着急地说:“你听见没有?听到我的话快把衣服脱掉,躺在床上。

”借着卧室内昏暗的光线,赵宇发现语菲的内裤前端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突起,但毫无xìng经验的他并没有觉得异样,当看到语菲不高兴的神情,赵宇生怕惹恼了这位美女上司,急忙脱下上衣和裤子,同时,语菲的美丽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也使赵宇也感到头昏目眩。

“这个也要脱。

”语菲用手点指着赵宇包裹着大jī巴的内裤说。

仰卧在留有语菲体香的床上时,赵宇看到语菲快速脱掉了剩下的衣服,还来不及细细观察她的身体,语菲已赤裸的压在赵宇的身上。

当语菲的舌头在赵宇身上移动时,赵宇敏感的颤抖,还忍不住发出哼声。

“果然如我想像的,你很敏感,肌肤也很柔滑。

”语菲用满足的口吻说道,嘴也吸吮到赵宇的rǚ头。

这里也是感到特别刺激的地方。

语菲边吸吮过用牙齿轻咬着赵宇的rǚ头,并发出“吱吱”吸吮的声音。

“噢……”赵宇感觉一波波的快感从自己的两个rǚ头传遍全身,两腿中间的ròu棒也站立起来。

语菲舌头继续向下移动,在赵宇的身上留下很多唾液的痕迹,热热的呼吸喷在身上,使得赵宇忍不住轻轻扭动身体。

不久,语菲的嘴来到赵宇的两腿中间,语菲抬起头,分开赵宇的双腿,凝视因过度兴奋而勃起的ròu棒,火热的呼吸喷在赵宇的大腿根。

“太好了,这样大,又是美丽的粉红色。

”语菲心里说。

可能由于太长时间未做aì的缘故,语菲的脸色红红的,后庭中已渗出了蜜液,就连握着赵宇ròu棒的小手也有些颤抖。

语菲火热的目光凝视着赵宇勃起的粉红色yīn茎,童男子的guī头散发出新鲜的气息,从guī头中间的尿道口渗出少许透明的粘液,鼓出青筋的ròu棒在轻轻颤动。

王语菲最大的秘密就是她的xìng别。

其实,“她”是一个男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还是小男生的语菲开始对穿女人的衣服产生了不能遏制的欲望,从偷偷的穿妈妈和姐姐的衣物,到暗自学习化妆、使用激素的相关知识,逐渐不能自拔。

大学毕业后来到了这个没有人认识的城市谋生,语菲终于下定决心,正视自己的xìng趋向,以女人的身份生活起来。

但他始终不愿去做变xìng手术,因为他舍不得那既有被插入得到的女xìng高氵朝 又有jī巴shè精的双重快感。

过去的几年,语菲也找过几个男人,但不是图新鲜把他的人妖身体猛肏一顿然后扬长而去,就是一见到他裤裆里那女人不应该有的东西吓得落荒而逃。

语菲真的盼望能有一个好男人把自己当做aì人好好地疼aì呵护,甚至是被自己控制、驾驭……这个刚出现的大男孩就是绝佳的人选,每次在公司里看到赵宇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想到这男孩裸体是什么样,每当这时,自己总是觉得两腿中间热乎乎的,每次都不得不把双腿夹得紧紧,以免穿这职业套装的下身会支起不应该出现小帐篷。

好男人,又有哪个女人会错过呢?语菲用手握住yīn茎的根部,伸出香舌轻舔guī头,“啊……”意外强烈的刺激使赵宇全身的肌ròu不自觉地收缩。

ròu茎上有一只温热的小嘴紧紧地吸着,小舌还在ròu冠上来回地舔着,赵宇无法相信这是事实,平时高贵而美丽的语菲竟然趴在自己的身上,像妓女一样吸吮着自己的ròu棒,ròu棒已涨到极点,又大又硬。

语菲在ròu棒上舔了几遍后,张开嘴,把yīn囊吸入嘴内,像小孩含糖一样滚动着里面的睾丸,然后再沿着yīn茎向上舔,最后再把guī头吞入嘴里。

强烈的快感使赵宇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语菲这时用嘴在赵宇的ròu棒上大进大出,每次都把赵宇的ròu棒整个的吞进口中,使guī头顶到自己的喉咙;吐出来的时候,舌头上粘上的粘液在舌头和ròu棒之间形成一条透明的长线。

“你忍不住的话就射出来。

”语菲抬起头来看着全身紧张的赵宇,赵宇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粗大的ròu棒在语菲的嘴里微微跳动,凭经验语菲知道这是男人shè精的前兆。

说着,又把赵宇已呈紫红色的guī头吞入到喉咙深处,并用舌头缠绕着yīn茎有节奏地吞吐。

“噢……要射了!”赵宇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阵痉挛,强烈的刺激使他向美丽人妖的喉咙深处喷射出大量jīng液。

“唔……”语菲发出了哼声,当年轻人把大量的处男jīng液射入自己嘴巴的时候,他把嘴唇紧闭,不让jīng液溢出。

赵宇得到的那种快感强过手yín几百倍,还难以相信现在把jīng液射在上司嘴里的事实。

很快的,语菲嘴里便挤满了jīng液,由于第一次射得过多的缘故,虽然语菲努力的吞着,但仍有少量白色的jīng液顺着语菲的嘴角流了出来,滴落到赵宇的腿上。

赵宇看着语菲的样子,全身产生无法形容的兴奋和感动。

射出最后一滴,赵宇像在梦境里,全身也开始松弛。

语菲带着满足的神情,沾着赵宇jīng液的脸微笑着,说道:“你刚才喷出好多哟!味道又那么浓,差一点把我呛着了。

你舒服吗?”赵宇满脸兴奋得羞红了脸,轻轻的点了点头说:“舒服……”语菲娇嗔地说道:“你刚才舒服过了,现在也该让姐姐舒服一下了。

”说着仰躺下来。

语菲有着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rǚ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nǎi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rǚ晕上面,当赵宇一路向下看去……竟然在这迷人的女体胯下有一条尺寸一点不比自己逊色的大yīn茎!赵宇清楚的知道自己的xìng趋向,他绝对是喜欢女人的,但为什么这明明是人妖的躯体却对他产生了不能自已诱惑力呢,想着刚刚王语菲为他口交的快感又望着成熟人妖的裸体,赵宇禁不住吞下了口水。

“不要光看,你想摸吧?来呀!”语菲用话语引导着少年,并伸出双手,把赵宇的双手拉到自己的rǚ房上。

事到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赵宇像个饥渴的孩子,双手一边抓住一个语菲的大nǎi子,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xìng,掌心在nǎi子上摸揉,左右的摆动。

语菲感到如同虫行蚁咬,全身痒得难受,赵宇越用力,他就越觉得舒服。

语菲禁不住抱住了赵宇头,像喂婴儿吃nǎi似的把rǚ头送入了赵宇的嘴里。

赵宇先吸一下,然后用舌头轻舔两粒粉红色的葡萄,语菲身上甜美的味道使赵宇陶醉。

由于刚刚射过一次精,赵宇感到身上很舒服,并没有过多的紧张,渐渐地也学会了怎么aì抚体下这要人命的妖精。

赵宇由语菲的rǚ房慢慢向下舔,舔过肚脐的时候,赵宇感觉语菲的肚脐处有一种牛nǎi的芳香。

语菲身上如触电般的,那种美妙的滋味叫他难以形容,双腿一会儿伸直,一会儿曲起,两手似有意似无意地掩住胯下。

赵宇拉开了语菲的双手,并把语菲的双腿大大地向两侧分开,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女人”的jī巴,赵宇不禁兴奋得双手直抖。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yīn毛中间耸立着一条已经半勃起的白皙ròu棍,也许是长期受到女式小内裤和裤袜的束缚,它像是害羞似的弯弯地站在那里,包皮含苞待放的遮盖着大半个guī头,露出的马眼像小便不畅似的排放着yín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浸湿了。

赵宇用手的食指扒开包皮,露出整个躲躲藏藏的guī头,又看向已经yín水泛滥成灾的屁眼了。

语菲的ròu洞犹如玫瑰花瓣,小口上有复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

语菲在赵宇目光的注视下更加兴奋了,脸颊绯红,嘴里轻声yín叫道:“好弟弟,别……别看了,那……那里还……还没让……别人这样看过,我好羞……”当赵宇的脸靠近语菲的jī巴时,闻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并有少许的尿味,混合起来就像酸牛nǎi的味道,这种味道刺激着赵宇,使他的ròu棒再度勃起。

赵宇先用嘴含住语菲那已经肿大成紫红色的yīn茎,把舌头卷住他的guī头,每舔一下,语菲的全身就颤抖一次,同时嘴里也发出“啊……啊……”的呻吟。

赵宇的嘴再向下,轻轻滑过yīn囊,来到了他的终点,把舌头按在了语菲的小ròu洞上,感觉到语菲的小ròu洞里涌出了一股粘液,细细的品尝着ròu洞中粘液的味道,舌头也在ròu中慢慢地转动去磨擦ròu洞中的粘膜,并在里面翻来搅去。

语菲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分开大腿,把最羞人的地方凑近赵宇的嘴,好让他的舌头更加深入。

语菲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虽然以前也有男人曾舔过他这里,但都没有这次这么强烈。

他什么都忘了,宁愿这样死去,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弟弟……啊……你……你把姐姐的肛门……舔得……美极了……嗯……”语菲拼命地挺起大屁股,用肛洞上上下下地在赵宇的嘴上磨蹭着,不断地溢出新鲜的蜜汁很快使赵宇的嘴巴和鼻尖变湿淋淋了。

语菲在一次次猛烈的挺动,赵宇奇怪自己怎么一点儿都不讨厌,他现在觉得语菲身上每一处都那么香甜。

赵宇用手拉开像野菊般的肛门洞口,看到里面的粉红色的粘膜,小小的肛门在赵宇的注视下一张一合,赵宇又把嘴巴凑到肛门边,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

赵宇的舌头强硬的进攻着语菲迷人的粉ròu,语菲突然猛的一颤:“别……坏弟弟……你只用嘴就把……姐姐的……屁……屁眼……”说着,全身猛烈地颤抖,马眼内涌出大量的yín液,语菲达到了高氵朝 。

肛洞中也释放出大量yín液顺着语菲的屁股沟流到了洁白的床单上,闪闪发亮,赵宇忙伸出舌头把那些粘在jī巴和肛门上的粘液吸进嘴里。

“快……快……插进来,姐姐……的里面……痒……痒得不……行了!”在语菲小手的引导下,粗大的ròu棒终于一点儿一点儿地进入语菲的ròu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语菲从下面抱住了赵宇。

赵宇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ròu包得紧紧的,禁不住慢慢的抽动起来。

“好弟弟,你的jī巴真大,干得姐姐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干。

”语菲在赵宇耳边热情的说着,并抬起头用他的香唇吻住了赵宇的嘴,丁香巧舌送进赵宇的嘴里。

语菲的双腿紧勾着赵宇的腰,那丰满的玉臀摇摆不定,他这个动作,使得yáng具更为深入。

赵宇虽然没有xìng经验,但也逐渐地掌握了抽送的技巧。

ròu洞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ròu洞深处不断地蠕动,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着guī头,使赵宇的全身进入快感的风暴之中。

语菲的两片肥臀极力迎合着赵宇大jī巴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不停在赵宇的胸前和背上乱抓,嘴里也不停地叫:“好男人……嗯……喔……唔……我aì你!”这种刺激促使赵宇狠插猛干,很快地,赵宇感觉到语菲的全身一阵抖动,ròu洞深处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jī巴,忽然用力地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小腹,赵宇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jī巴顶入语菲的腹腔,一股热流往直肠深处射去,二人又达到了高氵朝 。

赵宇无力地趴在语菲的身上,任由ròu棒在语菲的肛门中慢慢变小,白色的jīng液顺着已缩小的ròu棒和ròu洞的间隙流了出来。

语菲忽然把赵宇推倒在床上,然后跨骑在赵宇的脸上,使自己的屁眼对着赵宇的嘴,以命令的口吻对赵宇说道:“张开嘴。

”赵宇听话地张开嘴,只见从语菲红红的ròu洞中流出的粘液和jīng液一滴一滴地流进了赵宇的嘴里,赵宇也很乖地把这些东西都吞进肚里。

当最后一滴流尽的时候,语菲用力地坐在了赵宇的脸上,湿湿的大屁股紧贴着赵宇的嘴和鼻子,赵宇立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语菲命令道:“用嘴给我舔干净。

”赵宇乖乖地伸出舌头,把粘在语菲yīn囊上和ròu洞中的粘液和jīng液全部舔得乾乾净净。

连续的几天,下班后语菲都把赵宇叫到自己的家里,二人yín荡地不停xìng交。

赵宇对于人妖的身体不再陌生,对于怎样取悦他也有了一定的体会。

一周后,赵宇从公司领到了第一次工资,除了应得的工资外,还有额外的两千元钱,赵宇知道这是语菲对自己额外的补偿。

同时,赵宇也感觉到语菲玩的花样越来越多,已超出普通的单纯的做aì关系。

赵宇也知道,自己除了男人的特长外什么也没有,因此只有更加地顺从语菲,满足语菲在xìng欲上的一切要求。

一天,语菲又把赵宇叫到家里。

语菲今天穿了一件紧身的牛仔裤,上身穿了一件很短的T恤,露出了雪白的腰部。

牛仔裤紧紧地绷在圆翘的臀部,显示出美好的体型,同时也显出修长的双腿。

赵宇一来,语菲就把牛仔裤脱掉,露出了雪白的小内裤。

语菲让赵宇躺在床上,自己骑在赵宇的脸上,用手将两腿中间那部份的内裤拉向一侧,露出仍疲软的yīn茎,着急地说:“快……快舔……你不是喜欢味道浓一点吗?人家已经两天没洗澡了,就等着你来。

”说着,把jī巴压向了赵宇的嘴。

当赵宇用嘴唇扒开包皮时,顿时一股腥骚的味道扑鼻而来。

语菲的guī头和包皮内侧粘上了不少了白色的分泌物,浓重的味道刺激着赵宇,当赵宇的舌头舔到马眼上时,语菲从鼻子发出撒娇的哼声,并用光滑的大腿根夹住了赵宇的头。

为了取悦自己身上的美人,赵宇把粘在guī头和包皮上的白色分泌物全部吞进嘴里后,嘴巴就像接吻一样贴上语菲嫩软的肛门,顿时一股汗味和稍感神秘的特殊味道混合着进入了赵宇的口中,舌头再次伸入了语菲的后庭内。

赵宇抱住语菲不住扭动的屁股,舌头在ròu洞里进进出出,虽然赵宇对语菲的菊花已经很熟悉了,但每一次舔弄的感觉仍不相同。

语菲又从ròu洞深处流出了甘甜的蜜汁,同时语菲的双手不觉地握住了自己的双rǚ,轻轻地揉搓。

语菲的屁股不住地抖动,当舌尖贴上菊花粘膜的一刹那,语菲嘴里发出了很大声的呻吟:“啊……好舒服……弄的屁眼……好舒服……”又一股浓浓的yín液涌向了赵宇的嘴唇。

语菲的肛门很细小,看上去嫩嫩的,呈粉红色,粉红色的肛门也在随着急促的呼吸不停地张合。

赵宇轻轻拉开像野菊般的肛门洞口,露出里面的粘膜,由于肛门上粘满了唾液,粘膜上闪闪发亮。

当赵宇的舌尖触碰到里面的粘膜时,语菲的全身开始猛烈地颤抖,达到了第一次高氵朝 。

当语菲高氵朝 时,不但前面的jī巴分泌出大量的jīng液,就连小屁眼里挤出了少量的粘液,赵宇讨好地用嘴把语菲前后分泌出来的液体全部清理干净。

高氵朝 后的语菲满脸是一种庸懒和满足的表情,他骑在赵宇的脸上休息了一会儿,让赵宇抱着来到洗澡间,在温水的滋润下,语菲彷佛又恢复了精力。

赵宇用莲蓬把二人身体冲洗干净,语菲让赵宇仰躺在地上,自己站在赵宇的身上,把脚放在赵宇的脸上轻轻蹭着,最后把脚趾头伸进了赵宇的嘴里。

当小巧的脚趾放入自己嘴里时,赵宇立即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虽然与jī巴和屁眼的味道不同,但赵宇的心里却没有一点儿讨厌的感觉,伸出舌头舔着,最后连脚掌和脚跟也都舔了一遍。

赵宇从下向上望着赤裸的语菲,只见白晰修长的双腿、圆翘的屁股、乌黑的yīn毛、白腻的jī巴,耸起的双rǚ,每一处都显出了年轻人妖的美。

这么美的人妖让自己玩弄,赵宇心里也挺得意。

语菲岔开腿站在赵宇的身上,微笑着让赵宇张开嘴,赵宇正不知道语菲要干什么,从语菲的嘴里流出了一大口唾液,一直落在赵宇的脸上和嘴里,同时一股温热的液体也从语菲的两腿之间喷洒下来,落在了赵宇的胸部、腹部、双腿、ròu棒上。

语菲一面尿尿,一面故意的前后摆动屁股、甩动jī巴,让尿流落在赵宇的全身。

就在尿的力道衰弱时,语菲已蹲坐到赵宇的脸上,湿淋淋的yīn茎对着赵宇的脸,少量的尿液滴进了赵宇的嘴里。

最后,语菲将整条玉茎压入了赵宇的嘴里。

赵宇只觉得流进嘴里的液体酸酸的,同时带有人妖特有的尿骚味,当把粘在yīn毛上的最后一滴尿液吸入嘴里,并吞入肚中,赵宇感觉到语菲的jī巴上已没有了尿味,又出现了蜜汁特有的淡淡酸味。

当尿到赵宇身上后,语菲再次兴奋,脸颊变得红润,后庭中再次湿润,望着身下的小男人,语菲真的很喜欢和满意。

语菲转过身,再次骑到赵宇的身上,用手扶着赵宇那粘满尿液的粗壮ròu茎,对准自己的小屁眼坐下去,把粗大的ròu棒整根吞了进去。

赵宇立即感觉到ròu洞的紧窄,快感从胯下传向全身各处,不自觉地抬起屁股向上顶了顶,使ròu棒更加深入。

语菲的脸上挂满了yín荡,大屁股不停地一上一下地套弄,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宇,赵宇则用双手抓着语菲的胸前的两只大rǚ房。

语菲开始轻轻地套动,粗大的ròu棒进入美丽的菊花的那一刻,屁眼周围的肌ròu一阵痉挛,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疼痛和充实的快感。

随着自己的套动,ròu棒触碰到直肠粘膜上的酸胀感更加明显,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啊……啊……太舒服了!”语菲一面摇着屁股,一面呻吟道。

赵宇的ròu棒被语菲细小的肛ròu夹得已接近高氵朝 的边缘,但赵宇拼命抑制住shè精的欲望,享受摩擦带来的美感,并不断地抬高屁股,使ròu棒更深地进入语菲的肛门。

前面玉茎溢出的蜜汁顺着他的yīn囊流向大腿根部,语菲的肛门中不时传来“噗吱、噗吱”的yín糜声。

十分钟后,语菲的身体开始向后仰,并随之出现了一阵阵的痉挛,前面在空气中摆动的大jī巴更是涌出了大量的jīng液。

“唔……”赵宇再也抑制不住了,把大腿紧紧地顶住语菲的屁股,ròu棒在语菲的直肠内一跳一跳地射出了大量的jīng液。

语菲仰起头,深深感受到jīng液打在直肠上带来的灼热感,然后突然失去力量似的趴在赵宇的身上,任由赵宇的ròu棒在自己的屁眼内变小。

当赵宇的ròu棒变得很小,从语菲的屁眼中脱落出来的时候,语菲站起来,再次蹲坐在赵宇的嘴上,风骚地说道:“好弟弟,给你吃点儿营养品。

”说着,任由从屁眼中的流出的jīng液一滴一滴地滴落到赵宇的嘴里。

赵宇望着语菲那日渐变成黑红色的屁眼,在ròu棒的扩张下,尚未完全缩小到以前紧紧闭合的程度,仍留有手指粗细的黑洞,白白的jīng液从小黑洞中落入嘴里,赵宇再也分辨不清是什么味道,是甜蜜还是苦涩,还是其它味道。

强烈的快感使赵宇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语菲这时用嘴在赵宇的ròu棒上大进大出,每次都把赵宇的ròu棒整个的吞进口中,使guī头顶到自己的喉咙;吐出来的时候,舌头上粘上的粘液在舌头和ròu棒之间形成一条透明的长线。

“你忍不住的话就射出来。

”语菲抬起头来看着全身紧张的赵宇,赵宇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粗大的ròu棒在语菲的嘴里微微跳动,凭经验语菲知道这是男人shè精的前兆。

说着,又把赵宇已呈紫红色的guī头吞入到喉咙深处,并用舌头缠绕着yīn茎有节奏地吞吐。

“噢……要射了!”赵宇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阵痉挛,强烈的刺激使他向美丽人妖的喉咙深处喷射出大量jīng液。

“唔……”语菲发出了哼声,当年轻人把大量的处男jīng液射入自己嘴巴的时候,他把嘴唇紧闭,不让jīng液溢出。

赵宇得到的那种快感强过手yín几百倍,还难以相信现在把jīng液射在上司嘴里的事实。

很快的,语菲嘴里便挤满了jīng液,由于第一次射得过多的缘故,虽然语菲努力的吞着,但仍有少量白色的jīng液顺着语菲的嘴角流了出来,滴落到赵宇的腿上。

赵宇看着语菲的样子,全身产生无法形容的兴奋和感动。

射出最后一滴,赵宇像在梦境里,全身也开始松弛。

语菲带着满足的神情,沾着赵宇jīng液的脸微笑着,说道:“你刚才喷出好多哟!味道又那么浓,差一点把我呛着了。

你舒服吗?”赵宇满脸兴奋得羞红了脸,轻轻的点了点头说:“舒服……”语菲娇嗔地说道:“你刚才舒服过了,现在也该让姐姐舒服一下了。

”说着仰躺下来。

语菲有着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rǚ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nǎi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rǚ晕上面,当赵宇一路向下看去……竟然在这迷人的女体胯下有一条尺寸一点不比自己逊色的大yīn茎!赵宇清楚的知道自己的xìng趋向,他绝对是喜欢女人的,但为什么这明明是人妖的躯体却对他产生了不能自已诱惑力呢,想着刚刚王语菲为他口交的快感又望着成熟人妖的裸体,赵宇禁不住吞下了口水。

“不要光看,你想摸吧?来呀!”语菲用话语引导着少年,并伸出双手,把赵宇的双手拉到自己的rǚ房上。

事到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赵宇像个饥渴的孩子,双手一边抓住一个语菲的大nǎi子,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xìng,掌心在nǎi子上摸揉,左右的摆动。

语菲感到如同虫行蚁咬,全身痒得难受,赵宇越用力,他就越觉得舒服。

语菲禁不住抱住了赵宇头,像喂婴儿吃nǎi似的把rǚ头送入了赵宇的嘴里。

赵宇先吸一下,然后用舌头轻舔两粒粉红色的葡萄,语菲身上甜美的味道使赵宇陶醉。

由于刚刚射过一次精,赵宇感到身上很舒服,并没有过多的紧张,渐渐地也学会了怎么aì抚体下这要人命的妖精。

赵宇由语菲的rǚ房慢慢向下舔,舔过肚脐的时候,赵宇感觉语菲的肚脐处有一种牛nǎi的芳香。

语菲身上如触电般的,那种美妙的滋味叫他难以形容,双腿一会儿伸直,一会儿曲起,两手似有意似无意地掩住胯下。

赵宇拉开了语菲的双手,并把语菲的双腿大大地向两侧分开,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女人”的jī巴,赵宇不禁兴奋得双手直抖。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yīn毛中间耸立着一条已经半勃起的白皙ròu棍,也许是长期受到女式小内裤和裤袜的束缚,它像是害羞似的弯弯地站在那里,包皮含苞待放的遮盖着大半个guī头,露出的马眼像小便不畅似的排放着yín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浸湿了。

赵宇用手的食指扒开包皮,露出整个躲躲藏藏的guī头,又看向已经yín水泛滥成灾的屁眼了。

语菲的ròu洞犹如玫瑰花瓣,小口上有复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

语菲在赵宇目光的注视下更加兴奋了,脸颊绯红,嘴里轻声yín叫道:“好弟弟,别……别看了,那……那里还……还没让……别人这样看过,我好羞……”当赵宇的脸靠近语菲的jī巴时,闻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并有少许的尿味,混合起来就像酸牛nǎi的味道,这种味道刺激着赵宇,使他的ròu棒再度勃起。

赵宇先用嘴含住语菲那已经肿大成紫红色的yīn茎,把舌头卷住他的guī头,每舔一下,语菲的全身就颤抖一次,同时嘴里也发出“啊……啊……”的呻吟。

赵宇的嘴再向下,轻轻滑过yīn囊,来到了他的终点,把舌头按在了语菲的小ròu洞上,感觉到语菲的小ròu洞里涌出了一股粘液,细细的品尝着ròu洞中粘液的味道,舌头也在ròu中慢慢地转动去磨擦ròu洞中的粘膜,并在里面翻来搅去。

语菲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分开大腿,把最羞人的地方凑近赵宇的嘴,好让他的舌头更加深入。

语菲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虽然以前也有男人曾舔过他这里,但都没有这次这么强烈。

他什么都忘了,宁愿这样死去,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弟弟……啊……你……你把姐姐的肛门……舔得……美极了……嗯……”语菲拼命地挺起大屁股,用肛洞上上下下地在赵宇的嘴上磨蹭着,不断地溢出新鲜的蜜汁很快使赵宇的嘴巴和鼻尖变湿淋淋了。

语菲在一次次猛烈的挺动,赵宇奇怪自己怎么一点儿都不讨厌,他现在觉得语菲身上每一处都那么香甜。

赵宇用手拉开像野菊般的肛门洞口,看到里面的粉红色的粘膜,小小的肛门在赵宇的注视下一张一合,赵宇又把嘴巴凑到肛门边,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

赵宇的舌头强硬的进攻着语菲迷人的粉ròu,语菲突然猛的一颤:“别……坏弟弟……你只用嘴就把……姐姐的……屁……屁眼……”说着,全身猛烈地颤抖,马眼内涌出大量的yín液,语菲达到了高氵朝 。

肛洞中也释放出大量yín液顺着语菲的屁股沟流到了洁白的床单上,闪闪发亮,赵宇忙伸出舌头把那些粘在jī巴和肛门上的粘液吸进嘴里。

“快……快……插进来,姐姐……的里面……痒……痒得不……行了!”在语菲小手的引导下,粗大的ròu棒终于一点儿一点儿地进入语菲的ròu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语菲从下面抱住了赵宇。

赵宇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ròu包得紧紧的,禁不住慢慢的抽动起来。

“好弟弟,你的jī巴真大,干得姐姐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干。

”语菲在赵宇耳边热情的说着,并抬起头用他的香唇吻住了赵宇的嘴,丁香巧舌送进赵宇的嘴里。

语菲的双腿紧勾着赵宇的腰,那丰满的玉臀摇摆不定,他这个动作,使得yáng具更为深入。

赵宇虽然没有xìng经验,但也逐渐地掌握了抽送的技巧。

ròu洞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ròu洞深处不断地蠕动,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着guī头,使赵宇的全身进入快感的风暴之中。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