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魔蚀 1-2]

[魔蚀 1-2]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第一  这是一处偏远的小镇,小镇属于卡尔伯爵领,是卡尔伯爵领中重要的産粮区。

因此这裏的人们过着不算太富裕,但也还过得去的生活。

  小镇的人们没有太多的閑钱,但还好,小镇盛産的小麦让小镇能酿出不错啤酒。

因此,每天晚上,小镇裏唯一的「布谷鸟」酒吧就成了小镇裏最热闹的地方。

  「餵,你听说了嘛,听说伯爵的城堡裏最近闹鬼了。

」老约翰正红着脸,举着刚加满的黑啤酒和人吹道。

  「老约翰,你的消息太落后了,我听我在城堡裏做管家的伯父的表妹的孙女说,就在昨天她亲眼看到了一具活尸从她眼前跳过。

」红鼻子乔治说道。

  「呸,你就吹吧,你一个搬砖的哪裏能认识那种上等人,你说,是哪个姑娘瞎了眼,能看上你这个红鼻子。

」  「放屁,我那是在锻炼剑法,我早晚要走出这个小镇,去做一个佣兵,闯蕩一番事业,等将来我发达了,我就要娶在城堡的女僕的aì莎小姐。

」  「哈哈哈,就你还做佣兵,还想娶城堡裏的人,你怎幺不说你会娶卡尔小姐呢。

红鼻子!」  「狗日的老约翰,你再敢嘲笑我的鼻子,我就跟你拼了!」  「来啊,怕你啊。

」  「来就来。

」  酒保看着喝醉后,打成一片的人们,歎了口气,习以爲常的在本子上记着:「两个酒杯,三个碟子……」  就在一帮酒鬼爲老约翰和红鼻子的乔治单挑起哄之时,酒吧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款风衣,头带一顶宽帽,胡子有些拉渣,不知爲何,自从男子进了酒吧,给人感觉酒吧裏的温度就降低了几度。

使得衆人纷纷侧目,就连準备开干的老约翰和乔治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

  男子劲直走到吧台,点了一杯黑啤酒,同时丢给酒保一个银索,问道:「最近这裏有什幺有趣的事或者工作嘛?」  酒保用牙咬了一下银索,然后马上恭敬的说道:「有有有,最近这裏最大的事当然要属卡尔城堡裏闹鬼的传闻了,据说卡尔伯爵已经开出十个金索来寻找能解决此事的人。

」  「闹鬼?有意思,伯爵应该去找教会来解决啊。

」  「教会可不便宜啊,伯爵不到最后是不会去找教会的。

」  「哦,没想到那个铁公鸡还是这幺吝啬。

」  「是啊,伯爵的十一税可从来没少收,咦,先生,我是不是在哪裏见过你?」酒保一边擦着盘子,一边答到,突然觉得此人眼熟,不由问道。

  「呵呵,罗伯特大叔,你才发现啊。

」男子说着脱下自己的宽帽,露出一头鸡窝似的金发,和一对炯炯有神的蓝眼睛。

  「你,你是木匠罗宾的儿子,你居然还活着!」  「是啊,十年了,我终于回来了。

」  「真的是小罗宾,你居然没死啊。

」  「小罗宾,你现在是在做什幺,看你这一身打扮,你现在是有钱人了?」  老约翰和乔治等人也具了过来,七嘴八舌的朝着罗宾问道。

  「罗伯特大叔,确实是我。

我现在是个佣兵了,还是专门驱魔的佣兵。

」罗宾弹了一个硬币给酒保罗伯特,然后转身对酒吧裏的衆人说道:「各位,爲了庆祝我回来,今天晚上,我请了。

」  「哦哦哦哦哦哦哦!」衆人一阵欢呼。

而罗伯特则眼疾手快的接住硬币,打开一看,金晃晃的光泽闪住了他的眼睛,这是对他们这些底层人来说,一年才能见到一次的传说中的金索。

  罗宾不再理身后欢呼的人群,对着酒保说:「罗伯特大叔,和我具体说说城堡闹鬼的事吧,说不定我能解决。

你应该有联係城堡的渠道吧。

」  「啊,好,好。

」酒保还在擦着手中的金币,听了金主发话,赶忙应道:「这事,大概要从一个礼拜前说起……」  「一个礼拜前,伯爵从外地回到城堡的时候,带回了一个吸血鬼。

时常会袭击人畜,伯爵回到城堡的第二天,他的aì马就在早上被人发现死在马廄裏,整个马的血全被吸干了。

此后,时常有人畜被袭击的传闻传出来。

至今,城堡裏已经死了四匹马,十一条猎狗,虽然至今还没人因此丧命,可确有不少人说自己目睹了吸血鬼,现在整个城堡裏的人都人心惶惶的。

」  「不对,罗伯特,那不是吸血鬼,是一个活尸,我听我在城堡裏做管家的伯父的表妹的孙女亲口说的。

」红鼻子的乔治插道。

  「不对,我怎幺听说是幽灵啊。

」老约翰也在一旁反驳道。

  「活尸!」  「幽灵!」  「妈的,有种单挑!」  「来啊,怕你啊!」  还不等酒保反驳,两个喝高的酒鬼自己又先打了起来。

  「反正不管是什幺,城堡裏有髒东西是肯定了,罗宾,你刚说你是驱魔的佣兵,要我帮你介绍介绍嘛?」酒保不去管打架的两人,对着罗宾殷勤的说,因爲预感,这是一笔大生意。

  「反正正规佣兵渠道接任务的话,也得付佣金,如果罗伯特大叔你帮我接下这单生意,我分你十分之一啊。

」罗宾带好了宽帽,站起来,整了整衣服,对酒保说道:「罗伯特大叔,你这还有住房吧,帮我开一间房,二天,你应该能搞定了吧。

」  「啊啊啊,有房间,明天,明天我就帮你搞定。

」酒保罗伯特手裏紧紧攥着刚刚的金索,同时幻想着马上能得到的另一个金索,赶忙答应。

[/free] 第二天傍晚,已经联係好后的酒保迫不及待的领着年轻的驱魔人来到一座古堡前。

  卡尔伯爵领的城堡已经有170多年的曆史了,在衆多荆棘和蔷薇的环绕下,古老的城堡矗立在伯爵领的最高处。

因爲年代久远,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如此之多,都快把窗子全包围了,有的甚至钻进了窗子裏,透出几分yīn森。

  二人通过吊桥来到城堡的门口。

门口,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中年男子早已笔直地站在那裏等候。

  酒保罗伯特快步上前行礼,说道:「奥尔森先生,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位驱魔大师。

老木匠罗宾之子小罗宾、阿尔弗雷德。

」  燕尾服的男子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走到罗宾面前,弯腰,行了一个标準的英式管家的见面礼,然后开口。

「欢迎光临卡尔城堡,罗宾先生,鄙人是这裏的管家奥尔森。

罗伯特先生通知了我们,听说罗宾先生曾是卡尔伯爵的领民,而现在先生已经是一个驱魔大师了?」  「好久不见,奥尔森先生,何必这幺生分呢,以前我可是经常溜到城堡的花园裏玩的啊。

」罗宾摘下帽子,回礼道。

  「哦,我想起来了,确实10多年前有一个胆大包天的小鬼居然因爲和人打赌就偷偷溜进了城堡的后花园。

」奥尔森笑了笑。

  「啊呀,可惜我进来不久就被抓了,那一次我可是被揍得很惨啊。

」罗宾挠了挠头发,说道。

  「我听罗伯特说了,你这10年都在外地做雇佣兵?还当上了驱魔师。

能让我测试一下嘛?」  「啊呀,看来伯爵大人对我这来曆不明的小子,不太放心啊。

好吧,请问要怎幺测试呢?」  「只要罗宾先生能顺利的通过我身后的大门就行。

」年迈的管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

  「啧啧,原来是奥尔森先生亲自测试啊,我记得你是个4级的格斗家吧。

」罗宾说着,突然俯身一个箭步从奥尔森身边窜了出去。

  「5级。

」奥尔森一边回道,一边迅速的赶到罗宾边上,一记鞭腿带着淩厉的劲风砸向罗宾的后脑。

  罗宾却不急不忙的用双臂一挡,然后双腿发力一跳,腾空而起,反借着管家那一记开山碎石的腿劲,飞进了大门。

  「呵呵,奥尔森先生我这算过关了吧?」  「是的,您通过测试了,罗宾先生。

」老管家又是站的笔直,仿佛刚才的出手完全不存在。

  「那请问什幺时候开始工作呢?」  「现在就开始了,罗宾先生,十天时间,请找出城堡出事的原因,并解决他。

」  「啧啧,十天时间,可还真紧张啊,好吧,请带我去第一个出事的地点吧。

」  老管家点头,然后取出一个铃铛,摇了摇,不一会一个女僕走了过来。

「aì莎小姐,请带这位先生去马廄看一看。

」  老管家来到城堡的书房。

书房的窗边站着一个人,是城堡的主人,卡尔伯爵本人。

伯爵正看着罗宾跟着年轻的女僕前去马廄,听到开门声,头也不回的问道:「奥尔森,这次的客人如何?」  「主人,这次的客人很强,但我安排了六只地狱犬,不会有什幺问题。

」  「这是第几次有人上门了?」  「第十一次了,主人。

」  「去吧,把一切都安排好,我不想看到任何意外发生。

」  「如您所愿,主人。

」老管家欠身告退。

  罗宾跟着女僕aì莎一路缓行的去往马廄,aì莎一路沈默,让罗宾有些无趣。

主动的问道:「aì莎姐姐,你还记得我嘛?我是以前木匠家的罗宾啊。

」  名叫aì莎的女僕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继续在前面带路,此时太阳也落了下去,天色开始暗了下来。

  二人来到马廄,马廄裏早已没有马了,但当初怪物袭击时留下的痕迹仍在,进门的墙壁上留着一道清晰的抓痕。

  罗宾从aì莎手中取过手提灯笼,準备上前仔细测量一下。

这时,一道黑影突然从马廄的草堆中窜出,袭向罗宾。

马廄裏面,十分狭窄,眼看罗宾避无可避之时,罗宾加速奔向墙壁,一脚蹬在墙上,借力在空中翻了个跟斗,险之又险的逼开了致命的袭击。

  罗宾落地后,先是拔出靴子裏匕首,再定睛一看,刚刚袭击自己的是一条猎犬。

或者说曾经是一条猎犬,因爲这条猎犬大的如同一头小牛,四肢满是鼓鼓的肌ròu块,脸还能看出几分狗的样子,但此刻正张口着血盆大口,留了一地的哈喇子,显然刚才要是被它咬到一口,罗宾就直接交代在这裏。

  「这是被恶魔化后的地狱犬,」罗宾做了几年的驱魔人,自然对眼前的怪物不陌生,还抽空打量了下身后的女僕。

却发现aì莎依然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并没有因眼前的事物发生任何改变。

  「这个城堡裏果然有大问题。

」罗宾心想,但刚才袭击他的地狱犬却不给他更多的时间思考,晃了晃刚才撞晕的脑袋。

再次扑向罗宾。

  「烦人的畜生。

」罗宾只是微微侧身,闪过这致命的一扑,并在与地狱犬擦身而过的剎那,反手一刀,準确的扎入地狱犬的脑袋。

  不再管在地上抽搐的狗子,罗宾小心的来到女僕aì莎身前:「aì莎小姐,还能听到我说话吗?」  aì莎在那裏一动不动。

  「啧,果然是被控制了。

控制的方法是什幺呢?」罗宾思考了一会,突然灵光一现,「对了,那管家是用铃铛把她喊过来的。

」  马廄之中也有铃铛,罗宾很快找到,并对着aì莎轻轻摇了摇:「aì莎小姐?」  aì莎本来无神的双眼突然动了一动,罗宾心知有戏,对她命令道:「aì莎小姐,请把衣服脱了。

」  aì莎听话的脱去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副姣好的身材。

不过此时罗宾根本无心欣赏,绕到aì莎的背后:「aì莎小姐,请把你的头发卷起来。

」  aì莎继续照做,擡起自己的长发,这时背上露出了一只蜘蛛样的生物,正死死的吸在女僕的背上。

  「这是地狱的傀儡蜘蛛的幼崽,」罗宾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却见那蜘蛛见了光后,突然跳向罗宾脸上,但早已準备的罗宾又是一刀,将其钉在了地上。

  「啊!」而脱离了蜘蛛控制的女僕,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嘘,轻点轻点,别喊!会把人引过来的。

」罗宾连忙对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啊,好。

咦,你不是小罗宾嘛?是你救了我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衣服!」aì莎刚刚缓过神,本能的答应了一句,却又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脱光了衣服,更加本能的大叫起来。

  「惨了!」罗宾只得捂脸长歎。

不再去管惊慌失措的女僕,反身面对被女僕的喊价吸引过来的五只黑影,五条地狱猎犬。

  「咦,奥尔森叔叔,我怎幺好像听到了aì莎的叫声。

」城堡的顶端,一个女士的闺房中,卡尔伯爵的千金,卡尔伯爵领的明珠,aì丽丝、卡尔向着自己的管家问道。

  「小姐,你该睡了,aì莎那裏大概是看到蜘蛛、蟑螂了吧。

」奥尔森将aì丽丝哄上了床。

离开房间后,脸色yīn沈的直扑向马廄。

  「你是说你大概是一个礼拜前被这蜘蛛附身的?你清不清楚还有谁是被控制的?」罗宾解决了五只小狗,正在向aì莎询问城堡的情况。

  aì莎摇了摇头,脸上一半是被救的庆幸,一半是被人看了身子的害羞。

  「这幺说,是伯爵回来之后发生的事了,知道伯爵之前去了哪裏嘛?」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做木匠的小子。

」管家奥尔森的声音从背后突然响起。

打断了罗宾的问话。

  「啧啧,我可是你们请来的专业驱魔人啊,当然得管一管。

居然主动培养恶魔生物,你们到底有何目的?」罗宾反手持匕,戒备道。

  「没想到你居然能把这些畜生全都解决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奥尔森没有回答罗宾的提问,代替的是一记淩厉的铁拳。

  「切,我最讨厌你这种高高在上的样子了,不过跟我一样也是个平民,装什幺贵族。

」罗宾早已预料,闪过一旁,交手的剎那,手中的匕首又是準确的扎向管家的胸口。

  只是这一次,锋利的匕首竟被管家徒手抓在手中。

  管家扯住匕首,用力一拉,将罗宾拉下自己,然后左腿一个膝踢袭向罗宾。

罗宾却也不躲,同样一记膝踢回应。

两只脚在空中狠狠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闷响。

  声音传到一旁aì莎的耳中,把小女僕震的胸口一闷,直接吐了起来。

  两人乘机分开,老管家连退三步,神色更加严肃,显然刚才一记对撞居然让他这个以ròu搏见常的格斗家也不好受。

  而罗宾却脸带微笑的站在原地,玩着手中的匕首。

「钢化皮肤,你是被牧师施加了祝福呢,还是被恶魔施加了诅咒?我猜应该是后者吧。

」  奥尔森不再讲话,沈默着,唯一的回应是又一记铁拳。

  此时,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

  城堡的书房内,卡尔伯爵正喝着上等的红茶,读着一本圣经,耐心的等待着来人。

  此时,书房的门打开了,一个有些湿漉漉的年轻人正靠在门口。

  「这幺说,奥尔森居然失败了。

少年,你究竟是什幺人?」伯爵并不回头,开口问道。

  「你以前领地裏唯一的木匠的儿子啊。

」  「木匠?我记得那个木匠一家十年前就因爲火灾全部死了。

」  「啊,真是荣幸,没想到尊贵的伯爵大人居然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

不过也不奇怪,因爲是你下令让人去放的火嘛。

」  「!你到底是什幺人!」伯爵终于站了起来,转身问道。

  「我说了啊,我只是个普通木匠的儿子。

其实,我本来是準备来複仇的,不过看来你这个城堡裏的黑暗比我想象的还多了一些,说不定我还能去教堂领一笔赏金。

」  「複仇?哈哈哈,你想怎幺複仇?杀了我吗?」伯爵一边说着,一边身体开始变形,额头上长出了一对羊角,人开始变大,变壮,皮肤开始发红,指甲开始疯长。

不一会,一个恶魔出现在罗宾的眼前。

  「切,杀了你太简单了,当然是杀了你,再睡了你女儿啦。

」罗宾轻松的说着,挥着匕首,向恶魔划去。

  「放肆!」恶魔一拳砸向地面,一震沖击波逼开罗宾。

  「我要你生不如死,小鬼。

」  「彼此彼此。

」  一场恶斗在城堡中展开。

  aì丽丝被剧烈的打斗吵醒,穿着睡袍,来到父亲的书房。

却看到一个红色的恶魔正在与一个青年打斗。

  「啊啊啊。

」未知世事的贵族小姐哪见过这等场面。

吓得放声大叫。

  恶魔见了自己的女儿,也是不顾一切,全身向罗宾撞去,想将自己与罗宾一起推出窗外,避免女儿受到打斗的波及。

  但罗宾却不闪不避,只是将手中的匕首当做飞刀丢向aì丽丝。

恶魔大惊,眼看飞刀就要扎在aì丽丝身上的时候,恶魔反身一跃,用身体挡住了致命的飞刀。

  罗宾岂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抓住插入恶魔体内的匕首,用力一挥,一刀深可见骨的伤痕出现在恶魔背上。

流出的黑色的血液,仿佛一阵浓酸,将地板腐蚀出一个个气泡。

  恶魔反手一挥,逼开罗宾,準备再次向窗口逃去。

  只是罗宾也不阻拦,绕到aì丽丝的背后,一记手刀打晕了尖叫中的aì丽丝。

笑瞇瞇地看着恶魔。

  恶魔无奈,只能停下了脚步,看着罗宾。

  「你赢了,少年,只要你放过我女儿,你要我做什幺都答应!」  「自裁吧,伯爵大人,我可以答应放下你的女儿。

」  「记住你的承诺。

」伯爵恢複了人形,取下自己祖传的宝剑,挥剑自刎。

  罗宾遵守承诺,放下了手中的aì丽丝。

却一脸yīn险的笑道:「对,我遵守承诺放下了aì丽丝小姐,可我并没有说我不能再抱起她。

」说完,将地上的aì丽丝一把抱起,向着aì丽丝的闺房走去。

  aì丽丝睁开了双眼,回想着刚才做的梦。

自己居然在自己的城堡裏看到了一头恶魔,真是可怕,自己怎幺会做这幺恐怖的梦。

  aì丽丝扶额坐起,左手準备去拿衣服,却突然摸到了一个物体。

感到不对的aì丽丝转头一看,一个赤裸的男人居然睡在自己的边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尖叫从城堡裏传出,把罗宾从美梦裏吵醒。

  罗宾一脸睡意的坐了起来,打着哈欠,对aì丽丝说:「早安啊,伯爵小姐,你起着这幺早啊,啊!」一个枕头飞来,把他砸到了地上,接着水杯,罐子,衣架,脸盆等等全都朝罗宾飞来。

  「啊,停停停,大清早的发什幺疯啊!」罗宾连忙讨饶。

  「你,你是谁啊,你怎幺会在我床上。

」aì丽丝抓了一条床单,捂住胸口,质问道。

  「呜,痛痛痛,你这疯女人,昨天不是你抱着我不放,我才勉强睡这儿的嘛!」捂着头上被砸出的大包,罗宾痛苦的骂道。

  「你,你胡说八道什幺,我怎幺可能会那样做!」aì丽丝矢口否认。

  就在二人吵嘴之际,女僕aì莎听到房内的动静,推门而入。

  「啊,aì莎,救我,快把这个臭男人赶出去。

不,不对,让父亲把他拿下!」aì丽丝像是见到了救星,连忙向aì莎求助。

  「罗宾先生早安、小姐早安。

小姐你胡闹什幺啊,昨晚是你坚持让罗宾先生陪你睡的啊!」aì莎先是向两人问安,然后马上训斥起自己的主人。

  「aì莎你说什幺?啊,不对,难道那个梦是真的?」aì丽丝吃惊不已,刚想说什幺,昨晚的记忆却一阵涌来。

  自己来到书房,看到一个巨大的恶魔,那恶魔看见自己后,就沖向自己想把自己撕碎。

是眼前这位帅气的先生出手救了自己。

自己后来害怕不已,抱着这位先生不肯放手。

还是这位先生看自己可怜,主动脱了衣服安慰了自己。

  尤其是回想到最后,aì丽丝脸上红的发烫,用蚊子般的声音先罗宾道歉道。

「那个罗宾先生,不好意思,是我太激动了。

您没事吧?」  「算了、算了。

aì丽丝小姐家裏突遭变故,我能理解。

」罗宾摆摆手,大度的示意没事。

心中却暗想「妈的,艾丝美拉达那只可恶的吉普赛兔子,卖给我夺心粉肯定是掺了水的,才一个晚上就失控。

」  「罗宾先生,仗义的出手救了我,我还打伤了罗宾先生,实在太失礼了,请让我用口交,来替卡尔家挽回名誉。

」aì丽丝赤着身子,向罗宾下跪行礼,祈求罗宾的原谅。

  「啊,小姐,替罗宾先生早安咬是我这个做女僕的责任,你怎幺可以抢我的工作呢?」aì莎不满的抗议道。

  「你只是卡尔家的一个女僕,当然是卡尔家名誉更重要。

」aì丽丝不顾aì莎的抗议,主动含住了小罗宾,开始了自己的道歉礼。

  aì莎也不甘示弱,和自己的女主人一起去舔罗宾的小弟。

  罗宾享受着二女的服侍。

心思却回想到了十年多前。

  十年前,还是少年的罗宾因与人打赌,偷偷溜进了城堡的花园。

那一次,他第一次见到了城堡的明珠,aì丽丝、卡尔小姐。

  当时花园裏盛开着金色的郁金香。

而aì丽丝坐在花丛中看书,那画面美的静止在了罗宾的心中。

他发誓,他将来一定要采到那朵最美豔的郁金香。

  可惜,还未等他发誓完,他就被管家奥尔森发现并被捉住了。

本来,依照伯爵的规矩,自己这种下等人偷溜进城堡,是要被打断腿的。

是aì丽丝小姐替自己求情,才让奥尔森放了自己一马。

  本以爲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谁知第二天夜裏,自己家裏就突然遭到了大火。

罗宾因爲前天冒犯了伯爵,被父亲罚的不準进屋入睡,才得以幸免。

  罗宾见到火光,本想救火,却看到燃烧的家边上站着几个黑影。

  「奥尔森大人,按您的吩咐,四处都点燃。

」酒吧的酒保罗伯特的声音传来。

  「很好,这些该死的贱民,居然敢冒犯小姐,伯爵说了一定要严惩,不杀只鸡不然这帮贱民以后都要反。

这事情你给我烂在肚子裏。

」另一个黑影就是管家奥尔森。

  三个月前,扮作吉普赛占蔔师的罗宾接近因爲年老,精力不济,到处寻求偏方的卡尔伯爵。

  「尊敬的巫师大人,您之前赐我的药十分有用。

」用了罗宾精心给伯爵特意配置的春药,卡尔伯爵感觉自己年轻了三十岁,直接在一个新来的女僕身上发泄了一番,对这个神秘的吉普赛巫师,伯爵满意,十分满意。

  「呵呵呵,一切都是撒旦大人的意誌,我这裏还有一边黑暗法典,拿去吧,你会用到的。

」  伯爵对恶魔的力量十分警惕,然而之前年轻的感觉更让他沈醉。

再苦苦思考了一个礼拜后,伯爵终于翻开了那边恶魔的法典。

  一个月前,城堡裏开始传出闹鬼的传闻,罗宾知道,自己可以收网了。

  就在罗宾沈浸在複仇成功的快意中时,一枚袖剑从窗户外射来。

罗宾反手抓住,看了一眼,立刻打晕了还在抢食的二个女人,从窗户外直接跳下。

  罗宾来到花园之中,花园内站了一个妖豔的吉普赛女郎,正笑呵呵的等着他。

  「啊呀,我是不是打扰了你的好事啊?」妖豔的吉普赛女郎对着罗宾抛了一个媚眼。

  「艾丝美拉达,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给我夺心粉掺假了吧!」罗宾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我卖的货物可都是童叟无欺的,是你自己贪心,把夺心粉用在两个女人身上。

」  「切,还有嘛,我买!」  「没了,小哥,不过你陪姐姐睡一觉,说不定就有了。

」艾丝美拉达摸着自己的nǎi子,对着罗宾做了一个诱惑的挑衅。

  「你这吃人的黑寡妇,我可不敢碰!」罗宾脸一黑,拒绝道「真是拔鸟无情啊,当年的小鬼可是哭着求我让我骑呢!」艾丝美拉达一副欲哭的样子,準备开口长篇哭诉。

  「少扯别的了,说吧,到底有什幺事?」罗宾连忙打断道。

  「下面传来消息,教会排了一支小队前来调查伯爵领闹鬼的事了。

大人吩咐了,这次顺利拿下一个地上的据点,要好好利用,不容有失。

」艾丝美拉达不再调戏罗宾,严肃的说。

  「知道了,领队的是谁?」  「听说是一个新晋的圣女哦。

」  「回去告诉大人,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  「啧啧,真是可靠呢,不愧是地狱中风头最劲的色欲公子。

啊,奴家看的好心动啊。

」艾丝美拉达说着又开始发骚了。

  「少发骚了,我可不会上你这只黑寡妇。

教会他们还有多久到?具体几人,麻烦你帮我调查清楚吧。

我去布置陷阱了。

」罗宾不理会吉普赛女郎,转身回去调教自己新收的两个玩具。

  「哼,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了。

」艾丝美拉达抱怨了一句,却也不敢耽误正事,扭着腰离开了。

  不一会,城堡裏响起了一阵女xìng娇喘的呻吟声。

  PS:罗宾,原本普通少年,家中遇到大变,卖身给了撒旦,爲了複仇,拼命向上爬,如今被人称爲修罗公子,掌管色欲的一道。

  艾丝美拉达,外表是吉普赛女郎,地狱的一员,也是掌管色欲的一道。

  aì丽丝,贵族小姐,心xìng善良单纯,并不知道自己父亲爲恶。

  aì莎,aì丽丝的贴身女僕,发现了伯爵的秘密,被控制。

  卡尔伯爵,贪婪,纵欲,傲慢,被罗宾设计腐化,但仍十分aì自己的女儿,保留最后一丝人xìng。

  奥尔森,卡尔伯爵的管家,自认爲自己是上等人,不愿与下等人多接触。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