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对不起,被朋友的弟弟........]

[对不起,被朋友的弟弟........]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当晚妈妈和一群朋友,有男也有女十位左右吧,其中一位男仕超帅的,第一参妈妈们一起去KTV玩,原来是妈妈朋友的弟弟刚从美国回来,就称为他王闽镇吧。

        王闽镇长得高大脸形又帅,像极韩国的男明星,我老婆就是很迷这类形的男仕,妈妈心里也就在打算着今晚要去逗逗他。

    妈妈点了一些歌叫王闽镇和妈妈一起唱,都是一些情歌,于是就坐在他的旁边。

        到了大约午夜十二点时大家都喝多了,王闽镇慢慢的把手搭在妈妈肩上。

妈妈穿的是低胸无肩装,所以那晚妈妈是没有穿胸罩的只用了rǚ帖,把两粒rǚ头帖着,免得把那薄薄的上衣前顶出两个小角。

    王闽镇慢慢的把手越摸越下,不知是喝多了还是被人下了药,当晚妈妈的xìng欲超强,当王闽镇快要把手伸进妈妈胸口时,妈妈还有一些矜持地把王闽镇推开,告诉王闽镇妈妈己经是人妻了,但王闽镇的另只手紧紧的抱住妈妈的腰,把妈妈拉向他的怀里,跟着就抓住妈妈的头狠狠的吻妈妈的唇,也把舌头伸了进去妈妈口里湿吻。

        妈妈也回应了他,用力的吸着王闽镇的舌头和唾液。

妈妈被王闽镇吻到意乱情迷,不知如何是好,唯有让王闽镇那强而有力的手抱着腰紧紧相拥着。

    王闽镇的另一手伸入了妈妈那低胸的领口,很容易的就抓住了妈妈的一只nǎi。

        当王闽镇大力的摸妈妈nǎi时,妈妈醒了一下,因为旁边不到五尺还有其他朋友在,虽然那时的灯光己经是调到最暗了,电视的光还是相当亮的,妈妈就告诉王闽镇不可以在这里乱来,王闽镇拉起妈妈的手摸向王闽镇的裤裆间,告诉妈妈,他己经很硬很硬了,妈妈感覚到王闽镇裤中间好像隐藏了一只大鉄棍。

        他好像有点发了狂似的很用力的把妈妈拉了起来,说:「跟我来。

」        妈妈拿起妈妈的包包跟着王闽镇走了出去,原来王闽镇拉着妈妈去开了另一间包厢,一进到那包厢,王闽镇就把灯光调到最暗,只有那电视机里发出那微微的光,王闽镇点了一些情歌让它自播,转身过来,又把妈妈抱得紧紧的,慢慢的把妈妈推倒在沙发上,狂吻妈妈逞脖子和耳朵都不放过,妈妈也被王闽镇吻得起了激动,妈妈也反抱着王闽镇。

        王闽镇把手伸到妈妈身后把那链拉下,由于妈妈没穿rǚ罩,那双大nǎi马上就程现在王闽镇眼前,王闽镇当时很激动的低下头狂吸狂舔妈妈的rǚ头,另一手也去抓另一个rǚ房,更用手指一直把玩妈妈的rǚ头,口里一直说没见过这幺美好的nǎi,又挻又白又大,涨鼓鼓的滑不溜手,rǚ头还是红色只有小指头那幺大而且向上微翘,rǚ房对妈妈来说是极敏感的地带,由其是rǚ头,在王闽镇攻式下,把妈妈弄得yín水直流,妈妈发觉妈妈自己的yín水已流到妈妈的大腿都湿了,这是从没在妈妈身上发生过的,肯定有人对妈妈下了春药。

        妈妈开始控制不了妈妈自己,极度的想要做aì。

    王闽镇的另一只手开始从背后往下摸,隔着妈妈的短裙一在摸妈妈的屁股。

妈妈开始呻吟了,没想到妈妈的呻吟声把王闽镇弄得更激动,把手从后面,移了过来前面拉起妈妈的短裙直摸向妈妈的内裤。

    当王闽镇发觉妈妈yín水那幺多的时,王闽镇yín笑的对妈妈说,怎幺那幺湿了,把内裤脱下来吧,妈妈忍着说不,妈妈答应过老公不可以过界的,然后羞得脸都不敢抬起来看王闽镇。

    那知王闽镇把妈妈内裤的边拉在一旁,直接就摸到妈妈yīn部去了,由于妈妈己经很湿了,他在摸妈妈yīn部时就滑滑的,王闽镇很熟练的一直玩弄妈妈的yīn蒂,弄到妈妈的呻吟声更大了。

        忽然妈妈发觉有硬物插入了妈妈的yīn道,妈妈张眼一看,原来王闽镇己把两只手指了插进去,正在指姦妈妈,王闽镇用姆指揉妈妈的yīn蒂,另外在yīn道里的两根手指不断的挑逗妈妈的G点,妈妈己经兴奋到了极点,不到一回妈妈的高氵朝 就来了。

    妈妈大声的呻吟了一下,便紧紧的抱住王闽镇,把妈妈胸紧紧的贴到王闽镇胸上。

    王闽镇把他自己的手指慢慢抽出来,放到自己口里含了几下,告诉妈妈妈妈的yín水真的太美味了。

        妈妈害羞的把头低下,却让妈妈看见王闽镇不知什幺时候把已他的自已的裤子脱了,只剩下那内裤,但那内裤却包不完王闽镇那条大ròu棒,硬得发亮的guī头和还有一部份的ròu棒从内裤里伸了出来,妈妈从没见过这幺大又这幺xìng感的ròu棒。

妈妈那高氵朝 刚过的xìng欲又沖上了心头。

    王闽镇好像能看穿妈妈的心,他把自己的内裤拉下,露出了他那又粗又长的ròu棒大约有20公分吧,翘得高高的,guī头之大把妈妈都给吓着了,以为王闽镇片里才有的尺寸,现在出现在妈妈眼前,王闽镇温柔的拉起妈妈手放到他的ròu棒上,问妈妈喜欢吗?        妈妈顺着王闽镇点了点头,就开始帮他撸了起来,心想只要把他的jīng液弄出来今晚就不会被插了,也不会对不起老公,那知妈妈越弄王闽镇的ròu棒就越硬,没有一点想射的意思,妈妈也开始揉玩王闽镇的ròu蛋,希望他能快点射,但还是不行,妈妈手都累了。

        王闽镇两手放妈妈头顶慢慢的把妈妈的头压下去,然后对妈妈说:「帮我口交吧,我要你含着它,舔它。

」        妈妈顺从的开始把王闽镇的guī头慢慢的放进口里,用舌头在王闽镇的guī头不停上打转,把王闽镇都弄到呻吟起来了,王闽镇把妈妈的头拉向他自己,把他的ròu棒往妈妈的口里插得更深,直顶到妈妈的喉咙,由于他的ròu棒实在太长,只能塞一半到嘴里,口水不断顺着ròu棒流到yīn囊上,再滴到妈妈的rǚ房上。

        王闽镇被口交得越来越激动,双手用力的抓妈妈的nǎi掐妈妈的rǚ头,弄得妈妈有点痛,但又很想要。

    妈妈说妈妈都不会形容那种感覚,直到妈妈嘴巴张的太累了,停了下来,吞了吞口水,想要休息一下。

    王闽镇却把妈妈屁股托了起来伸手到妈妈内裤边,一下子把妈妈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妈妈的双腿推了上去,让妈妈整个yīn部对着王闽镇的脸,王闽镇开始用他舌头舔妈妈的yīn蒂,有时候更把舌头伸入洞里,一直在妈妈的yīn蒂上和yín洞外来回,弄得妈妈浑身颤斗,那热热软软的舌头,让妈妈觉得极度的舒服爽快。

        过了一回王闽镇爬了起来对妈妈说,我忍不住了,我要插进去操你,也没有等妈妈的反应,王闽镇捉住他的ròu棒就要往妈妈那布满yín水的洞口插进去,但还是被妈妈用手挡住了,说不可以,妈妈是人妻不能对不起老公。

        王闽镇告诉妈妈,让他只在妈妈洞外揉揉,然后射在外面,绝不会插入。

       由于妈妈自己正处于高度兴中,妈妈也就相信了他,然而把手拿开,让王闽镇握他的ròu棒用guī头在妈妈的外yīn一直不断的摸弄妈妈的yīn蒂,弄得妈妈yín水直流,连妈妈自己都觉得奇怪怎幺今晩这幺多yín水,冷不提防王闽镇乘妈妈正在享受时,忽然抱紧妈妈腰,把他的ròu棒对準了妈妈的yīn道口,腰用力一挺,便插了进去。

        啊…妈妈叫了一声,王闽镇己经一竿到底,长驱直入了。

    妈妈的yīn道顿觉得有一种很充实的感觉,王闽镇插了进去后,就开始慢慢的抽插,他那大guī头不断的往妈妈的G点刮,使妈妈有一种很强烈的快感,让妈妈不自觉的大声呻吟起来。

       在王闽镇的加快抽插之下,妈妈的高氵朝 又沖着来了,妈妈说妈妈从来没过那幺强烈的高氵朝 ,妈妈再次紧紧的抱住王闽镇,指甲都差点插进王闽镇的肩ròu里了。

    当妈妈从高氵朝 顶峰慢慢滑下来时,妈妈才惊觉王闽镇没带套,还好他刚才没shè精,要不然就要破了和我的协议,妈妈马上把王闽镇推开,看见王闽镇那湿湿的大ròu棒从妈妈的yīn道拔了出来。

        王闽镇又再次来抱妈妈要重新插入,而妈妈也知道今晚是逃不掉了,都到了这地步,唯有求王闽镇把套带上才可以做。

    王闽镇很不情愿的伸手从他的裤子里拿出了安全套带上了。

问妈妈:「这可以了吧。

」        妈妈只嗯了一声,王闽镇在妈妈耳边说,转过身去他想要从后面插入,妈妈也顺从了他的意思翻了过去把背向他。

        妈妈感觉王闽镇的ròu棒慢慢的从背插入了妈妈的yīn道,妈妈又重新感到了那充实的感觉,想要被操的欲望强烈的在妈妈子脑里。

    王闽镇的一双手握住了妈妈的nǎi,一边揉玩妈妈的rǚ头,王闽镇轻轻在妈妈耳边细咬着妈妈的耳朵。

问妈妈喜欢吗?妈妈只回答:「嗯。

」        王闽镇再说把屁股翘起来,妈妈顺从了他,以为王闽镇想插得更深入。

那知妈妈只感覚到王闽镇一直用他的手指抚摸妈妈的yīn部,把那拈满yín水的手指,滑向妈妈的菊花门,然后用只手把妈妈的屁股掰开,用那指湿湿的手指一直在妈妈的菊花门处礳。

令妈妈觉得那又是另一种不一样的快感,妈妈很兴奋的享受着,怱然妈妈觉得妈妈的后庭被王闽镇的手指插入,那手指很温柔的在后门抽插搅动,前面被那粗壮的ròu棒疯狂的操着。

        啊……那前后加攻攻的感觉是妈妈从末没有过的,很快,妈妈超强烈的高氵朝 就一波又一波的涌上来了。

妈妈觉得有种飞上了天的感觉,也不记得被操了多久,中间王闽镇有问妈妈可不可以操妈妈的后庭,但被妈妈拒绝了。

        王闽镇拔出他的ròu棒,叫妈妈翻过正面,王闽镇重新快速狠狠的插入yīn道内猛烈抽插,紧紧的抱住妈妈说了几句,「我aì你……我aì死你了!」然后热吻妈妈。

        妈妈感觉到王闽镇的ròu棒在妈妈的yīn道内跳动了几下,妈妈知道王闽镇shè精了,王闽镇长长地喊了声「啊」就倒在了妈妈身上压着妈妈……    妈妈也让他压了一会儿,王闽镇的ròu棒也慢慢的变软,从妈妈的yīn道退了出来。

    王闽镇坐起身把套从他ròu棒脱了出来,拿到了妈妈脸前问妈妈:「多不多?」        妈妈看了看,「多……真的很多。

」心想如果被他内射的活,肯定会被弄到怀孕。

        妈妈休息了一下,站了起来,走进KTV厢房里的厕所里清里妈妈自己,看一看表,哇,己经快2了,被王闽镇操了整整一个小时多!    妈妈很肯定的告诉自己,妈妈是被下药了,而王闽镇也肯定吃了药,要不然不可能能够操那幺长时间的,妈妈用化妆镜照了照自己的yīn部,都有点红肿了,但还是有yín水流出。

用手摸了摸,还是有快感,真不知道王闽镇下了什幺葯给妈妈吃。

        妈妈走出厕所,看见王闽镇还坐在沙发上抽烟。

吓人的是,王闽镇那根ròu棒又硬起来,王闽镇看见妈妈走出来,就起来走过去从后面抱着妈妈,一手抓住妈妈的nǎi,一手抱着妈妈的腰,由于大家都没穿衣服,妈妈感觉到王闽镇那硬硬的ròu棒正顶着妈妈屁股。

    王闽镇问妈妈再来一次好吗,妈妈有点生气地问王闽镇:「你是不是在我的酒里下药,而自己也吞了葯?」        王闽镇都承认了,妈妈生气地告诉王闽镇我们以后都别再见面联繫了,便穿衣服开门回家了,妈妈不敢回头,怕一回头肯定会再次被王闽镇操了……    。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