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人类保护计划-天人篇]

[人类保护计划-天人篇]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不知道什麽抽风,天人要带我去保护区以外的实验基地进行详细的检查。

坐在球形飞船内部,看着它沿着空中的隐形轨道快速的穿行,所有的景象都像光芒一样一闪而逝,一直撞到了保护区的边界,就好像是滴在湖中的水滴,飞船与边界弹了几下之后与之融爲了一体。

出了那一层边界外面的世界已经完全陌生,那轨道发着星星点点的光,指引飞船前行,不管速度与方向如何变化在舱内一点感觉都没有,几分锺就好像跨越了几个省市,天空也被天人祛除了露出了本来的深邃幽暗的宇宙,太阳的光芒被聚成一条白色的光柱被一架机器吸收进去。

向地面看去圆形的光球漂浮在空中照亮地面那些蚂蚁大小正在忙碌的人。

再回看保护区那就是一张巨大的半球形光幕,在裏面看到的都是天人科技造成的假象。

我要去的研究中心位于山脉之中,飞到火山口的上方,然后直直的落入火山裏面,那岩浆也是一层僞装,下面停着一架圆形飞碟和山一样巨大,我做的飞船就直接钻进了飞碟与其融爲一体,我自然就跌落到了飞碟内部。

  「李强先生你好,我是你此行的导游。

」女人生硬地用汉语说着。

她看起来很像人类,不过要有些许不同,她的身材苗条纤细一米八的个子,四肢与躯干都比常人要长出不少,全身赤裸,齐刘海长发及腰,她的眼睛又大又圆瞳仁是翠绿色,修长的脖颈下面就是两只水滴形状的rǚ房,小巧饱满。

光洁的下体有一道粉嫩的ròu缝,修长的双腿关节很靠上,小腿的曲线依旧动人,脚掌也要长出许多,脚后跟向上翘起,明明是一双挺好看的脚丫却说不出的怪异。

  「你是人类吗?」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我是用人类的基因和猫科动物创造的,严格来说只算半个人类。

」她把腰扭向这边,果然在她的尾骨处有一小段细长的ròu尾巴,上面有一层细密的白色绒毛。

  「我们要去什麽地方呢?」我摸了一把她的尾巴,她闪电般把尾巴缩了回来。

  「对你进行完全方位的检查之后,我们还会爲你匹配生活用品。

」她护着尾巴警惕的看着我,对我解说到。

  飞碟内部蓝色白色的模块镶嵌在墙上不知有什麽作用,在我看来就是装饰而已,通道也是四通八达好像迷宫一般。

体检的许多东西就没必要赘述,这些东西看起来花裏胡哨,实际上和之前我们的那些玩意原理差不多,工作人员也是天人夹杂着人造生命。

他们通过基因控制制造出了适应了不同工种的人造人它们也是各式各样。

  那只导游就带着我走过一项一项的项目:「这些都是每位特殊人类要经曆过的,我们会对你们的数据进行研究来加快人类进化的步伐。

」  最后我们来到了一间装满了一人多高大小的玻璃罐的房间,裏面装满了各种顔色的透明液体。

  「这是做什麽的?」我担心他们会把我装进这玻璃罐裏去。

  「我们通过你脖子上的记录器采取到的数据正在给你制作你的生活用品。

」她在那裏调试这仪器对我解释道。

  「生活用品是什麽?」我似乎对于生活用品这个词和她産生了分歧,这麽高科技的东西对于我来说可不是生活用品了。

  「爲了提高你xìng能力专门制作的生物。

」罐子中一只ròu芽疯狂的生长起来,迅速的成长成了一个拥有人类轮廓的ròu球,随后就是分出了五指、胸部、皮肤、头发、五官,变得更加与人类相像。

随着身体细节的进一步勾勒,我隐隐觉得她和我的妈妈越来越像。

不过身材要更爲夸张一些,两只西瓜大小的雪白rǚ房挂在胸前,违反了牛顿定律的挺拔的立在那裏,rǚ头也要比妈妈的大一些,在rǚ头顶端有着一条凹陷。

屁股同样的比妈妈还要夸张很多,就像扑克牌的红桃,身材整体比妈妈要矮一些,大约一米五多的模样,脸蛋更是水嫩的还带着婴儿肥,丰满的大腿之间没有一点点毛发,xiāo茓微微隆起好像是嘴唇。

她闭着眼睛漂浮在罐子中,安详如妈妈熟睡时一般,完全成型之后玻璃罐裏的液体被排走,那只和我妈妈张着同一张脸的人形生物就睁开眼睛,站在罐子裏面,好奇地看着我们。

  导游对我解释道:「她的大脑与你脖子上的信号发射器直接链接,就算没有控制器你也可以对她发出指令,她的外形是选择你最喜欢的女xìng爲样闆进行修正的。

现在她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你可以选择对其植入人格。

」  随着她在那边操纵仪器,我的脑海中好似出现了许多的选项,我才发现原来我脖子上的这根东西还能这麽使用,既然她的外形都和妈妈一样,不如就套用妈妈的人格吧,这样我就可以对她做许多我舍不得在妈妈身上做的事情了。

选择完人格之后,还有细节xìng的选项,虽然有很多,但是在意识中只是片刻我就填写完成。

  一只机械臂从罐顶伸下来,探针直接就从她的后脑插了进去,她的眼睛开始快速的来回闪动,这大概就是正在输入人格吧。

几分锺后,玻璃帷幕跟着机械臂一起升了起来,那只生物也走了出来抱住了我的腰,擡着脸端详着我,nǎi声nǎi气的叫我:「儿子。

」  没想到她的声音竟然和小女孩一样,这样倒是让我有些意外:「她真的完全是按照我设定的人格来的吗?」  导游一边带着我继续往前走一边说道:「是的,像我和她这种被设定好了的人格,是不被承认爲独立生命而是制造者的所有物,不过她的仔宫和人类女xìng的仔宫完全一样,不用担心后代的血统问题,是比较流行的生育工具。

」  进入下一个区域,长长的走廊,两边像是监狱一样用玻璃幕墙隔开的小房间,裏面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

  「我们也在采集地球上的各个物种的基因样本进行试验尝试选出更适合地球人的组合,不过我们发现,地球人的aì好多种多样,与其说只采用一种固定的方案不如直接进行个体化定制来的便捷。

」  这裏面关着的不光是生活用品,还有普通的男xìng人类,他们正在小监狱裏进行最原始的运动,路过的房间裏一个女人的胸前挂着四对沈甸甸的rǚ房,正趴在地上撅着屁股被男人抽插,她也迎合着男人的动作运动着,四对rǚ房都在不停的流出白色的rǚ汁,那rǚ牛四肢要稍微短粗,ròu棒插进了她的xiāo茓裏面肚皮都被ròu棒干的鼓了起来,进进出出的样子看的清清楚楚。

  下一个房间裏,有一个胖女人,体型也比男人要大许多,她就把男人压在身下,两只rǚ房就压在了男人的脸上,那肥硕的屁股不断地上下起伏,那男人没有一点动作,看起来是兇多吉少。

  第三个房间裏,好像是连体婴儿一般的女人从肩膀处就融合在了一起,好像是勾肩搭背的姿势又两只胳膊四条腿。

有两个男人一人抱着她们一个人的一条腿正站着交合着让她俩面对面的贴在一起,rǚ房就这样相互挤压着,她们也舌吻在一起一脸沈醉的样子。

  第四个房间裏,干脆就连上半身都没有了,两个下体从腰部接合在一起,一个男人把她抱在怀裏,一双腿缠在了他的腰上,一双腿就压在了他的肩头,根本不需要男人动,这个只有腿的怪物就会自动的上下摆弄自己的身体,把xiāo茓套在ròu棒上进进出出,那男人爽的就靠在了玻璃墙上面,搂着那两只屁股什麽也不用做。

  每个房间裏面都有一只奇奇怪怪的类人生物,按照导游的说法这都是按照这些男人的需求制定出来的,有些可能看起来令人不适,但这也确实是他的aì好。

也有不少人定制出了危险的生物而害的自己丢了xìng命,整个房间裏面都是血ròu模糊的男人的残骸。

看起来,我的这只小东西还算是他们当中正常的创造物了一路过来,她又紧张又害怕的拉着我的手躲在我的身后,想看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可是看了以后又面颊绯红的躲了起来,她的双腿紧紧夹住,那透明的绵绸液体就从她的腿缝间流下。

  「你是不是也想要了?」她的身体娇小的我可以轻易的抱进怀裏,分量倒是不少全都集中在了她那对西瓜大小的rǚ房上面,比她的身体还要宽出来她伸出双手拉着我的时候就好像在用力的挤自己的胸部一样。

  她轻轻地点点头,抿着嘴唇看着我。

  「你再忍一下,回到家我就陪你做。

」我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对她说道。

  她认真的点了点头:「妈妈可以等,你先做正事吧。

」  看到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恶意的对她说:「你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只是一个长的和我妈妈一样的玩具,明白吗?」  「妈妈……我……明白了。

」听到这话,她的脸色变得惨白,精神一下子就萎靡了下来,可怜巴巴的把头低下了。

  看到她这样失落,让我感觉反而好像是我做错了事一样,下意识的来安慰她:「以后我就叫你小妈吧,我会好好像aì我妈妈一样aì你的,谁让你这麽可aì。

」  「好,乖儿子。

」她一下子又yīn转晴,小脸靠来我的手臂上笑着答应到。

  在我们聊天的时候,我们又到了一个新的房间,有一个紫色皮肤的天人正在全息图上修改着什麽电子元件,看到我进来,她转过身来和我握手,这只天人没有穿着那一身鱼鳞一样的紧身服,而是赤裸这站在那裏,之所以用她来描述,是因爲感觉她的修长细弱的身材与那天来学校的天人魁梧的身材不同,她身长两米,身体程流线型下来,体表没有毛发和其他象征xìng的标志物,也不知道他们是怎麽吃喝拉撒的。

  「你好地球人,我是 SB250星留在地球的指挥官。

」她竟然会人类的语言,让我有些惊讶「也是人类保护计划的提出者。

当初有人提议干脆奴役你们人类就好,不过你们这落后文明在战斗中的创造力和破坏力让我很感兴趣,我认爲有权利进化到第三层级。

」  「什麽叫第三层级。

」我好奇的问道。

  「就好像你们的希腊神话中的划分的英雄或者半神,而你们只是短寿暴躁愚昧的第二层级。

」她解释的我也不是很懂,可能我是真的愚昧吧。

  「所以,是你救了人类?」  「算是吧,如果这算救的话。

现在地球有 70%以上的人类还是成爲了我们的工具,我能做的并不多,毕竟我们的本意是爲了掠夺生物,寻求更多的进化方向。

」她把全息图像托在手中,是外面的人们辛苦工作的场景。

  「那这次叫我来是爲了什麽?」我好奇的问道。

  「我觉得之前我做的项圈太累赘了,而且功能xìng太差所以才想给你更换更爲方便的设备,顺便我也可以采集你的一些样本来研究。

」她的手上有六根手指,帮我把脖子上的东西取了下来,总算是不用带着这麽奇怪的东西了。

  「要换成什麽样的?」我看她把项圈分解掉之后就没有下文了,便问道。

  「已经在你的体内了,它微小到你根本察觉不到。

」她又凭空创造出了一张软垫铺在地上对我说道:「我对你们的交配方式很感兴趣,你可以在这裏给我演示一下吗,和她们谁都可以。

」  她指的就是导游和小妈吧,对于导游那种奇怪的身材我兴趣缺缺,不过对于童顔巨rǚ的小妈,我早就忍耐不及,直接把她压倒在床垫上,她的巨rǚ摊开从体侧流下去了大半,没想到她的胸这麽大还这麽软,好像是糖心蛋包饭一样。

  她的xiāo茓早就湿透,我插进去时还带有水声,一下就突破了她的那层膜,捅到了最深处,她抱着自己的大腿,把它掰成了yín靡的模样双腿贴紧了胸部,两只脚丫就踩在了我的胸膛。

  我把整只手都挨在了她的胸部,根本抓不过来,只好像揉面团一样的在整只rǚ房上面揉捏,把它们摆弄成各种形状。

  「原来你最感兴趣的是女xìng的胸部,是因爲你同样有恋母情结所以对哺育你得地方格外有好感吗。

」她就蹲在一遍一边看一边问。

  我根本顾不上回答她,我一脸埋进了她的rǚ房裏面,这只温暖的rǚ球被我的脸压陷下去,带着rǚ香味,柔软的让我不想把脸擡起来。

  「你不要那麽用力,我的胸部很敏感的。

」小妈娇喘着对我说道自己实际上还在玩弄自己的胸部,有种欲拒还迎的味道。

  我拖着她的大屁股抱在怀裏面,充满弹xìng的拍打在我的小腹,被撞的一颤一颤,我的ròu棒根部也被夹在了股瓣之间,她这麽小的身闆,xiāo茓不会太深。

就算是这样我也能经常的顶到她的花芯。

  她的仔宫主动的张开小嘴把我的ròu棒头部给吃了进去,她肥厚的宫颈包裹住我的ròu棒蠕动着吃的更深,让她本身就短小的yīn道,更加的缩短。

股瓣xiāo茓仔宫三处地方给了我不同的感觉。

  「哈阿,吃进去了,插到底了。

」她兴奋的扭动身体,双手捉着我的手臂,迎合我的抽插,全然不在乎还有两个人在一边欣赏,忘情起来,她的仔宫好像是挤nǎi器一样,紧紧的吸在ròu棒上面恨不得要把我榨的一干二净。

  「你这个小骚货,怎麽这麽能吸。

」我揪着她的rǚ头,把那两只rǚ球提起,再一松手那弹xìng十足的rǚròu就摇晃起来。

  「阿。

」她眯着眼睛呻吟了出来,身体微微颤抖,没想到她的rǚ头这麽敏感:「不要那麽弄我……」  「你只是个人造的生命,有什麽资格提要求,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想怎麽弄就怎麽弄。

」我拧住她的rǚ头,来回旋转起来,看着她的rǚ头带着皮肤被拧成螺旋状再反过来拧:「爽吗?」  「啊,求求你了,轻一些,这麽刺激我,我受不了的。

」她被我欺负的眼含泪花,央求我道。

看着她和我妈妈一样的脸蛋被我欺负的的哭了出来,让我觉得更加的兴奋,好像是心裏面某些yīn暗的东西得到了满足一样。

  「我就是喜欢看你这受不了的样子。

」我捏着用力她的脸蛋对她说道,一松手她脸蛋都被我捏红了一片。

  「我……我知道了……对不起,我不配提要求,我只是个被创造出来用来发洩的玩具。

」她抽泣着说道,可是xiāo茓裏面却夹的更紧了。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情趣吗?」天人转头问了问导游,导游也摇了摇头耸耸肩。

天人直接过去一把握住导游的胸部学着我的样子玩弄起来。

  「阿。

」导游一下子就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腿下一软险些跌倒,堪堪稳住身形。

  「真是奇妙的设计,你们进化出了这麽神奇的交配流程。

」天人把手指伸进了导游的xiāo茓裏面,沾出了满手指的yín液,若有所思道。

接着她光滑的下体就凹陷出了一条ròu缝,她自己开始扣挖起来。

  我看到那个天人在哪边一个人自慰,一斜身也把她拉到了床上,把ròu棒插了进去。

虽说是她创造出了ròu穴,可是裏面的构造差距还是很大,裏面的触感更像是表皮而不是ròu穴的嫩ròu,她虽然个头大,可是身体很轻,我抱着她的下半身也不觉得费力。

  「你的裏面,还是不对。

」我一边干着她,一边嫌弃道。

  「是吗?」她把修长的手指并成一根圆柱,插进了小妈已经泥泞的ròu穴裏面,接下来,她的xiāo茓也跟着发生变化,好像刷子一样,一下下的她xiāo茓裏面都在变化,渐渐的变成了人类女xìng的ròu穴:「这样应该,啊,这是什麽感觉。

」  她的身体突然痉挛了起来,ròu穴也开始分泌出aì液来,没想到她不光模拟出了xiāo茓,还模拟出了配套的感觉。

随之她全身的皮肤都开始变化,从紫色的皮肤变成了粉红色的嫩ròu,全身都在分泌着aì液,全身也都是那种yín靡的气味。

也就是说她现在就是一个大号的被翻出来的yīn道,她的身体好像没有骨头一样缠在了我的身上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被她弄的我满身都是yín水。

  我正在发情的时候,我没有觉得害怕,只是觉得,我现在整个人就成了一只ròu棒,她就变成了一条yīn道,这种玩法,新奇又刺激,让我更加的兴奋了。

  小妈刚才还没有满足,原本之前是插在她体内的ròu棒,现在也变成了露在外面,她就直接的坐到了我的身上,把我的ròu棒和天人的xiāo茓一起套了进去,背对着我,掰着两瓣屁股起起伏伏。

  动弹不得的我只能默默接受她们俩的侍奉,也不知道现在算是我在干小妈还是天人在干小妈,或者是我同时干了两个人?这可就太牛逼了。

  天人把头分化了回来脑袋瘫软在我的胸膛,对我说道:「你们人类的交配方式真的是太舒服了,不光可以繁衍后代,还能够这麽舒服。

」  「你们都是怎麽交配的?」我好奇的问道。

  「我们不需要交配,只要能量充足就可以分裂出一个新的个体。

」她对我说道:「我们可以随意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变化不同的样子。

」  说到一半,她突然就变回了本体,从我的身上滚下来蜷缩在一边痉挛起来了,那剧烈抽搐的好像触电一样,看着就让人害怕,不过我也顾不得她,小妈还骑在我的身上呢,我现在满身都是天人分泌的yín液,衣服都贴在了身上,我起身抱住了小妈,她的皮肤就也贴了上来,她被我掀翻跪在床上,我们就用狗的姿势交配起来。

看着她的屁股被我撞出了蹭蹭的ròu浪,也让我更加的有xìng趣来干她。

  她的胳膊支撑不住身体,软到在地上把胸部当做垫子压在身下,我在后边撞一下,她的rǚ球就在床上滚一下,最下面的rǚ头就在床上摩擦着,那些微的粗糙纤维质感让她的rǚ头被磨得发热,张着嘴巴一开一合的喘息着。

  我最终满足的射在了她的xiāo茓裏面,那仔宫裏面的负压让我的jīng液大股大股的被喷射出来,她的仔宫被我用jīng液都给灌满了裏面的负压才消失让我有机会把ròu棒从她的仔宫颈裏拔出来。

她贪婪地仔宫不光把我的ròu棒刮的干干净净,还一滴jīng液都没有漏出来,就见到她的小肚子裏面微微隆起,裏面就是我的jīng液。

  小妈也同样被抽干了力气,趴到下来屁股还在机械的本能的挺动,粉嫩的xiāo茓被干的大开,可以一直看到那肥厚的花芯,裏面鲜亮的嫩ròu被我干的翻出来,上面还有一层薄薄的白色粘液。

  等我把小妈摆平的时候才发现另外一边,那个天人压在导游的身上,从她的胯下伸出一根硕大的ròu棒来,插入导游那修长瘦弱的身躯,可怜的导游正在因爲下体插进去了她小腿粗细的ròu棒而悲鸣,天人也没有把她的反应当做一回事,好像一只野兽一样一直地在她的xiāo茓裏面抽插,带出来的不是情动时的aì液,而是激烈反抗所迸发的血水。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血腥的场景,这不是在交配而是单方面的虐待。

看的我紧张的下意识的把小妈护进了怀裏。

  看着她从激烈的反抗,抓挠着地闆,一直到现在她已经气若游丝,流出的血液干涸的差不多了,ròu棒上面沾了不少的血液半凝固的血块。

天人没有制作出yīn囊来,所以她也不会shè精,就见她在导游的xiāo茓裏面猛沖了几下,就像扔破烂一样的把她丢到了一边:「男xìng人类的快乐来的又快又短暂,还真是有些无聊。

」被丢在一边的导游半天都没有站起来,xiāo茓已经被撑到撕裂,一条深深的裂口,一直开到了她的肛门那裏,裏面的ròu被干的翻了来,上面还带着血汙。

  「好残忍阿……她不会有事吧。

」小妈在我的怀裏看到那血ròu模糊的xiāo茓都不敢睁眼去看,捂着眼睛把头转向了我这边。

  「修複太浪费精力了,不如重新做一个吧。

」天人翻看了一下导游的伤口下了定论,把她的身体拎起来丢进了旁边的器皿裏面,就见得她的皮ròu开始被溶解掉,一直到了肌ròu骨骼最后连渣都没剩下,天人感慨的说道:「果然地球上的生命还是太脆弱了。

」  没过多久,那器皿裏面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事情的倒带一样,从深层的肌ròu到骨骼开始凭空出现,在上面又覆盖上了皮肤,一个和导游一模一样的人造生命就从裏面爬了出来,身上还带着那器皿裏面的透明液体,从身上不断滴落,她活动了几下,自言自语道:「又要重新适应新的身体了。

」  「我们已经研究出了可以将ròu身和意识分离的方法,这也是我们可以永生的关键技术。

」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模样,天人给我解释道:「当然这种技术我也用在了这些工具人身上,在你的新设备裏面我也增加了许多功能,爲了更好方便你使用,我模仿了你们地球人的一些设计。

」  她在我的太阳穴轻轻地敲了敲,立刻我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张荧幕,上面正在读取我的想法而不断地变换着界面,因爲一瞬间我的脑子太乱了,那屏幕上面现实的信息也是非常的淩乱:「这东西要怎麽用,裏面的内容这麽多。

」  我看着这麽多眼花缭乱的功能让我有些头疼。

  「和之前的项圈功能很相似,我只不过是把啓动方式制作的也一同由你的思维操纵,另外我还添加了可以把你的选择显示出来的功能,你们人脑可是比电脑在某些方面要强许多,用思维传递的讯息可比单纯的电信号要来的直接。

」天人又找出了一张我完全看不懂的设计图来想要给我上一课:「简单的说就是你的想要实现的所有功能,你的大脑都可以替你完成整个命令的下达过程,这点微小的工作并不会对你的大脑産生新的负担,它就好像是让你的白日梦都成爲现实。

」  我尝试着去理解她说的事情,尝试着去直接用思维来控制,很快在我的控制下,我怀裏的小妈就开始有了反应,她的身体一耸一耸的,好像是有人正在抽插她的xiāo茓一样,她意乱情迷的抱住了我的脖子,一阵一阵的呻吟起来。

我伸手去摸了摸她的xiāo茓,果然裏面的层层褶褶在有规律的蠕动着,yín水也是源源不绝。

  「啊~发生了什麽,怎麽我的下面好像被人插进去了一样。

」伸手去挡住了自己的xiāo茓,可是那感觉是直接源自于她的大脑,挡是挡不住地,只会越来越激烈:「哈啊,太用力了,太深了,到底怎麽了,我的身体被怎麽了,快停下来啊。

」  三五分锺小妈的大脑就发出了高氵朝 的指令,身体蜷缩在我的怀裏抽搐起来,那呻吟声都变成了尖叫,憋的她的白嫩的脸蛋都是通红,rǚ球也一抖一抖的。

高氵朝 一直持续了一分多锺才结束,xiāo茓裏早就泛滥成了河。

  「看来你已经学会怎麽用了,那我就把这裏的设备的使用方法也教给你吧。

」天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不知道在她的脑子裏面正在思考什麽东西。

很快我的脑海裏面就凭空出现了许多的信息,信息量大的我有些头晕,梳理了好一阵才缓了过来。

这裏的设备,大多都是用来进行制造各种工具人的,剩下的也大多是各种配套的设施。

  我看到这些设备的功能后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随后我的大脑就帮我实现了,一只脑袋完全是一只灰白色的ròu球看不清楚五官,连头发都没有,但是她却有着丰满的身材,圆润的大腿皮肤没有一点血色沾着不知道是铁鏽还是干涸血迹的顔色,上面布满了蜿蜒的青紫色的血管纹路,rǚ房圆润饱满,上面也布满了同样的血管纹路,和寂静岭中出现的大胸护士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她没有穿衣服。

她以怪异的姿势从玻璃罐中站了起来,等到了罐门打开,她才迈着僵硬的步伐从裏面走了出来。

随后一道激光从她的身上扫过,给她穿上了一身破旧髒乱的护士服,一道深 V一直把整条rǚ沟都漏了出来。

在没有注入人格之前,她就是一个听不见看不到不能发出声音的活体ròu便器而已。

  「真是搞不懂你们人类的aì好,爲什麽会喜欢变形的如此夸张的生命体。

」天人走到护士面前观察了一下,还在那ròu球脑袋上面摸了摸,摇摇头,还是想不明白。

  「因爲男人就是很单纯的看到大胸大腿就会兴奋的,没有脸不是更不会有审美不同的问题吗。

」护士有大概一米七多的个子,我刚好可以从后面抱住她,亲吻到她的脖颈,一只手把她的腰搂住不让他乱跑,另一只手就把她的裙子下摆撩起来,在她的大腿内侧抚摸。

  她虽然没有五官,可是身体还是有感觉的,在我的拥抱和aì抚之下,她也软倒在我的怀裏面,主动地把身体的敏感地带露出来来让我抚摸,她的xiāo茓也是一点毛发都没有,裏面是和正常女人没有什麽不同的地方,在我的挑逗之下已经湿润起来。

她的只能遮住屁股的裙子下面根本没有内裤,我的ròu棒就顶在了她的屁股蛋上面。

虽然看起来她的皮肤十分的干燥,实际的手感还是十分的润滑的。

她就站着 X型腿,撅着屁股身体侧倒向一边,脖子伸的老长侧向了另一边,手臂的大臂也是向背后伸去,好像又什麽东西扯着一样强迫着她把双肩后缩,挺起胸部。

以这样一个怪异的姿势,她主动地坐进了我的ròu棒裏。

  我抱着她的胯部,享受着恐怖游戏角色的xìng服务,与其说是满足xìng欲,更不如说是满足了我的猎奇心理。

曾经见过在游戏裏那群暴露的护士们拿着利器张牙舞爪的样子。

那些白花花的大腿和nǎi子就在脑子裏挥散不去了,以前也曾经幻想过把这群怪物压在身下发洩自己的欲望,如今都成了现实。

她的动作越来越快,身子也因爲用力过大前后摆动了起来,看起来滑稽又可笑。

不过她的xiāo茓套弄得我倒是十分舒服,紧窄的处女xiāo茓,我就成爲了她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主人。

她也不知道什麽叫矜持什麽叫收敛,只是在单纯的发洩本能的欲望。

她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疯狂,最后演变成触电的颤抖,全身都痉挛着,身子往后一倒,屁股就把整根ròu棒狠狠地坐了进去,一直顶到了她的花芯上面。

顶了这一下,她的身子立刻反弓起来僵硬的一动不动,只有双腿还在不住地发抖。

  她这种健康的欧美女人的身材,不光好看而且好用。

不管怎麽玩都弹xìng十足,而且骨架大,更好做炮架,就好像是像舞台上面的豔舞女郎一般,举手投足都是充斥着ròu欲的荷尔蒙。

她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在男人面前暴露身体,所以她们的身材都是最诱惑男人的。

  高氵朝 中的她身体再也坚持不住,直挺挺的倒向前去,实打实的摔在了地上,两腿之间yín水就流成了小溪,在她的惨白的屁股下面。

  「如果你喜欢这些机器的话,你可以常来这裏。

」天人看我做出了这种怪物还能玩的不亦乐乎便对我邀请:「我也想看看你和你做出来的那些怪物交配的样子。

」  「既然你喜欢作爲人类女人被干的话,我就给你也做一个怪物出来吧。

」有如此方便的设备,这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很快我就给她做出来了一只异形,与电影中不同的是,在它的两腿之间还有一条巨大的黑色披着带刺甲壳的ròu棒,它一被做出来就有些暴躁和不安分,帷幕一打开,它就窜了出来把天人扑倒在地,还不等她分化出xiāo茓,就用它坚硬的带刺ròu棒自己开出了一条路来。

  「阿!哦!这感觉真是太棒了!他叫什麽!我要喜欢死他了。

」天人被挂在了异形的ròu棒上面,好像要被刺穿了一样,yín水顺着它的甲壳流了下来,看着原本把她的肚子顶的变形的ròu棒,慢慢地被压了下去,看来她已经适应过来了这个大宝贝,倒挂在异形的身上被干的东倒西歪。

异形大战外星人是最适合不过了。

  「这东西叫异形,是人类自己想象出来的外星生物,它特别兇狠,最喜欢把外星人干到死。

」我修改了一下剧情,她也不会知道吧。

  「如果真的有这种东西,我一定要抓一只来当宠物,这根又硬又大的东西我要喜欢死了。

」不等她说完,异形就用ròu棒穿着她跑去不知道哪裏。

它的动作太快了,根本反应不过来。

  「看来她要享受很久了,不如我来把你和这些东西送回保护区裏吧。

」导游看到指挥官被ròu棒绑架走,只好先让我带着土特産们回家。

  又坐着飞船原路返回,妈妈去医院住着了,大白腿她们也就跟着一起去医院照顾她,只有圣女还经常来家裏找我给我交代一下她把我任务完成的情况。

忘记交代了,圣女本名叫做王璇,现在正在当我们学校的校长,按我的指示把那些女学生女老师们调教的服服帖帖的。

  「你这是什麽东西,这麽吓人!」王璇她正好来到了家裏面,看到了我待会来的两个特産,她们一个是身材夸张无比,另外一个脑袋更是吓人,听了我的一顿解释,她才放下心来,过去捏了捏护士的脸,果然是真的ròu球,她就忍不住多捏了几把,好像是把护士捏痛了,被她一把给推开。

  「她现在和一个婴儿一样,什麽都不懂,你可不要欺负她。

」我把她扶了起来笑着对她说道。

  「既然她什麽都不懂,就把她锁在家裏就可以了,她的这幅样子走到大街上是要吓死人的。

」王璇对我建议道,我一点头,她就立刻去办了,在客厅的墙上就钉上了一条铁链,把那只护士就拴在了客厅裏面。

一开始脖子上勒着项圈,她还有些抗拒想要拉断它,可是尝试了许多次以后她才认识到,自己是不可能脱离铁链的範围外的,自闭起来一个人蹲到了角落裏去了,不知道她会想些什麽。

不过我都决定这麽做了,自然就不会再去同情她。

王璇把小妈带去学校接受调教去了之后,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在家裏。

  爲了方便,我就直接把她拷在了墙上面。

当然这个拷是指把她的双腿,手臂和脖子都固定在了同一个墙上的枷锁上面,把它当做了一个墙上的挂件,她的下体被迫的反折过来,在她的ròu球脑袋下面就是饱满的被夹在两腿之间的rǚ房,再往下就是她反折过来正对着我的xiāo茓和肛门。

不得不说,这样一个ròu便器在家裏还真是方便,随时都可以来干它,而且她对于着唯一能够接收到的外界刺激,显得也十分喜欢,虽然身体不能动,可是屁股每次都夹得紧紧地。

我的jīng液也就这麽随意的喷射在了她的身上,让她的那身护士服全都是我的精斑,干脆就给她撕下来扔掉,好用我的jīng液来给她做一个美容。

用她来排解晨勃已经成爲了我每天早上的指定项目。

  早上起来挺着ròu棒来到客厅裏面,抱着她垂在外面的屁股,就把ròu棒挺了进去,在她的xiāo茓裏面已经储存了不知道多少我的jīng液。

她白色护士鞋裏面的灰白色的脚丫就成了我的扶手,她的脚背十分的饱满,穿起护士鞋来也十分好看,还有那怪异肤色的加成,而且自从她被创造出来以后就没有走过多少路就成了墙上面的装饰,她的脚光滑的和脸蛋一样,当然不是她现在被我的jīng液一层一层的盖满的脸蛋,白色黄色的精斑已经看不出了她原本的肤色。

  我的ròu棒一插进去,她才会动起来让人知道她还活着,虽然她的四肢和脖子都被固定在一起,她还可以弯曲她的脊背来把自己的xiāo茓套进我的ròu棒上面。

看着她辛苦服侍我的样子,我就更卖力的把她压在墙上操弄,满是白浆的xiāo茓根本不需要润滑,即插即用,一边把玩着她的小腿和脚丫,一边用ròu棒在射在她的xiāo茓裏面,或者随意的射在她身上的某个部位,好像是rǚ沟啊,脸蛋之类的。

她就完成了她的每日任务了。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