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魔法娼馆]

[魔法娼馆]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1 讲台上的女讲    “奥鲁希斯的魔法体系之中,除了我们最常使用的元素魔法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种类凡多的魔法体系,比如幻术系,变化系,附魔系和召唤系等等。

请注意,这只是极为笼统的概括而不包含更多难以分类的魔法体系,比如边洲人士所使用的道术和下樱国使用的巫术目前都难以归类于学院的体系之中。

此外,除了人类施法者之外,其它种族也有属于他们独特的魔法,比如精灵们使用的精灵魔法和龙族使用的龙语言魔法等等,更别提神术和魔法之间模糊的概念区别了。

只凭这堂课上想要弄清楚魔法的整个体系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我这里旨在讲述一些概念xìng的东西。

”    广阔的大教室之中,一位黑色长髮的女教师站立的课堂之上,全身心地为教室内的课人讲述着魔法的概念课程。

虽然这个教室宽敞而明亮,课件和桌子都摆放和装点得十分让人舒服。

但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台上的女教师身上,这是一位上等的美人儿,有着一头黑色的秀发和丰满的胸膛,她的腰肢纤细而双腿修长,身上的着装比起一个魔法师更像一个温柔的职业女xìng。

上半身是米色配上淡淡粉红色的毛衣,虽然轻薄但是非常体面的,下面配上黑色的短裙显得温柔贤淑之外还有几色可aì,而丝袜和高跟鞋则又平添了一份xìng感。

    “老师,那请问一下,xìng魔法又是什幺分类呢?如果可以和老师干一发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得到庞大的魔力了呢?”突然间,有一个消瘦的公子哥模样的男子举手提问,而这一句有些xìng骚扰的话语引来了课堂上诸多男xìng的低笑。

    “哎?xìng……魔法?为什幺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xìng魔法可是禁忌。

”女讲师脸红了起来。

    “因为我们国家的国王,就囚禁着一个长得很漂亮,但是天天光着屁股被人轮着干的女魔法师哦,所以这xìng魔法也没有什幺禁忌的嘛。

”说完,场上有人笑了起来,而女教师的脸更红了,虽然长相很漂亮正经,但这位年轻的女教师调戏起来可是格外的可aì。

她的名字叫美羽——是绿水河某个来自下樱地区的家族的女儿,作为一名魔法师的同时,也是这里年轻的女讲师,当然,如果算上她的美貌的话,更是许多学生和来访者的梦中情人。

    库雷诺魔法学院,绿水河乃至整个奥鲁希斯仅有的几座魔法学院之一,库雷诺魔法学院虽然名字是学院,但实质上是一个拥有完整主权的独立王国,坐落于绿水河南北岸的交界处,其大小约等于一个小型城邦,整个魔法学院大约分成三个不同的分院。

以研究和教授魔法为主的主学院,训练战斗魔法的战斗魔法学院,库雷诺魔法学院最有名的魔法骑士就出自于此。

最后一座就是这里,以招收来自绿水河各界人士进行魔法讲座的讲学院。

虽然魔法学院并非贵族学院,但由于学习魔法的成本和时间,往往只有贵族和有权势之人的后代才有条件在这里学习魔法,所以渐渐的这个魔法学院变成了上流人士的交际舞台,那些从魔法学院毕业的魔法师们往往可以在这里找到合适他们的未来政治舞台。

而哪怕并非学习魔法的人士,也可以在这里认识将来可能对他们人生大有益处的年轻法师们。

    在奥鲁希斯,魔法师并不多见,而绿水河则是聚集了最多的魔法师们,一方面是这里各自为政的城邦体制更适合踌躇满誌的魔法师们,无论是作为宫庭法师还是战场上的战斗法师都有找到适合他们的选择。

另一方面,这里虽然宗教诸神林立,但今年人们信仰大地母神,明年可能就会信仰战争之神,各城邦之间间并没有一个强势的宗教团体,而不像西方同盟和帝国,在那里魔法体系被神系所压制,所以在绿水河魔法师的数量是最多的,许多贵族子女也往往会选择学习魔法,而不像帝国和西方同盟那样学习神术。

    “xìng,xìng魔法一般认为和血魔法一样,是黑暗魔法的一种,但它是通过xìng的方式得到魔法增幅和魔力补充,而非传统的魔法触媒,或者说,xìng本身就是一种触媒。

”女讲教将书本抱在怀中,费力地讲解她并不了解的xìng魔法。

    “那不是很爽?只要和像老师这样漂亮的女人作aì就可以得到魔法,既不辛苦又不费钱。

”那个金色短发的贵族男孩继续发问。

    “但,但那是有代价的?”女教师急忙回答。

    “那幺,代价是什幺呢?”一个一脸yīn沈的黑色长发少年问道。

    “那个,比如不可控的魔力,过快的流失速度,或是对xìng的依赖等等。

”女教师吞吞吐吐地说道。

    “哎,美羽老师真的很可aì呢,好像看着老师光屁股在讲台上癡态倍出的样子,可是还要等到下午,有点等不及了呢。

”坐在最后一排的金发短发男子在课桌之下闪烁着魔法的光芒,只见突然之间在美羽老师的周围,气流突然骚动了起来,仿佛有生命一般在漂亮的女讲教身上吹抚。

    “啊,这风……”美羽立刻就有了反应,女讲教发出一声羞人的叫声,美丽的身体本能地卷缩起来,从外人看来好像是被无数只大手侵犯一样,只是她的衣冠虽然完好,但是周围的气流却极为嚣张,劲风之下她的胸前衣物被吹得紧贴其身,将女讲教的rǚ房轮廓完全呈现出来,就好像穿着极为单薄贴身,就连rǚ头也能看到的衣服一样。

而她的下半身则更是被劲风吹得狼狈不堪,无论女讲教怎幺用手,都没有办法遮住被劲风卷起的裙摆,裙内的风光被一览无遗,体面的女讲师下面竟然穿着一条极为xìng感的丁字内裤,和她清纯端庄的气质产生了极大的反差。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那些有劲风就好像有生命一样,不断侵入女讲教的下体,没有形体的风透过她的内裤,进入她的mī穴,同时一劲一缓,开始刺激女讲教的下体。

    “不,不要!!!”在讲台上的女讲师发出挣扎的呼声,她一只手支撑在讲台上,另一只手则死死地捂住不断向上飞舞的裙子,修长的身躯在劲风的吹慰之下不断扭动,显得非常xìng感又无助。

    “这风怎幺回事,感觉很好色啊。

”在下面有单纯的学生发出疑问,虽然台上美羽老师的样子十分诱人,不过比较认真的学生们还是提出了疑问。

    “老师,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坐在台下右方,一个红色长髮的美少女凛然地提高声音,同时她的眼神却在盯着在台下进行小动作的金色短髮贵族。

然而,还在施法的男孩突然间双手被一团火焰所包围,吃痛地男子忍不住叫了起来。

    “啊啊啊,好痛!!是谁?”男子生气地叫出来,然而迎接他的则是那个美少女挑衅般的笑容。

    “鲁特同学,魔法课程要好好上喔,不然会被被魔法反噬的~”红发的女孩笑容中带着嘲讽。

    “哪有放风魔法的时候被火焰魔法反噬的道理,格丽娅,是不是你……”正当金髮男孩叫起来的时候,只发现全课堂的学生眼神都在盯着他,而名叫格丽娅的女生却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好了,美羽老师只是身体不舒服,是吧?”坐在名叫鲁特的金髮男孩旁边是一个留着黑色长髮的俊美但yīn沈的男子,只见他的手上魔法光芒一闪而过。

    “哎,是的,给大家带来困惑实在是不好意思。

”站在台上的女讲教瞬间就沈静了下来,给大家道了个歉意之后,就继续开始她的讲课,而一切都回複了往前的秩序,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鲁特和他留着黑长发的同伴桌上,都突然出现了相同的魔法字迹:我知道一定是你们干的!    两个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指向了坐在一旁的红发女孩,而对方也在狠狠地盯着他们。

格丽娅,来自绿水河霍曼公国的大贵族之女,也是元素科的尖子生,擅长火焰魔法的天才,是个热情又充满正义感的学院偶象。

    但同时也是追查魔法妓院的学生委员之一。

所谓的魔法妓院,是只有拥有特殊邀请函才能进入的妓院,和普通的妓院不同,它更隐秘,但也更世俗。

得益于魔法的掩护,魔法妓院处于一种不合法但又流于社会高级阶层所认知的状态。

在奥鲁希斯的黑暗面,xìng奴交易最为猖獗的两大地点,北方的无法都市亚塞斯和南方的塞拉曼,虽然其地缘环境完全不同,但两者有相同点就是其完全不被正常社会所认同,在那里奴隶就是奴隶,成为xìng奴的女xìng其人格和名声都受到完全地摧残,没有任何地遮掩xìng。

    但在魔法妓院里,那些成为xìng奴的美女,往往在明面上仍然保持着她们的身份和地位,而只有权势之人才知道她们的真实处境。

    正因为这种不公开化以及和魔法学院千丝万缕的关系,一般认为魔法妓院是由库拉诺魔法学院所暗中支持的。

其原因也很简单,作为一个学院立国的库拉诺,虽然拥有优秀的魔法资源,但在正面战场上其军事实力完全无法和周围城邦相提并论,其存在就和位于北方作为女神崇拜的朝圣国类似,库拉诺利用其魔法资源,在绿水河城邦诸国中微妙地操纵彼此的外交关系,从而使自已的独立主权得以维持,任何对魔法学院抱有野心的城邦,在动用其军事力量之前往往必须要考量魔法学院背后错从複杂的利益关系。

而或许,代表着人xìng弱点的xìng,也是魔法学院所需要维持的资源之一,虽然学院从来没有承认过一点。

    但也正因为如此,许多魔法学院的女学生和女讲教,甚至魔法骑士们都对这个一点以来都在玷汙学院声名的魔法妓院抱着深恶痛绝的态度,致力于根除这个学院的汙名。

显然,格丽娅就是其中之一,当然,她也绝不仅仅是一个人。

    “美羽老师,之前你在课堂上不太舒服吗?”在洗手间,整理情绪的美羽正被一名身材高佻的淡黄色长发的女讲师所关心。

苏珊娜,库拉诺魔法骑士团的成员,也是元素科的女讲师,拥有美艳的身材和利剑一般的气质,同时也是雷魔法的使用者,同时兼备英气和正气以及才气的女讲师。

    “没事,谢谢你关心。

”美羽整理了一下头发,有些心虚地準备转身离开。

    “如果有什幺需要,请告诉我,我一定会尽可能帮你的。

”然而她刚说完,美羽就急急忙忙离开了。

苏珊娜不知道,这位美人女讲师下午还要面临一场真正的淩辱。

            ***    ***    ***    ***    “啊!!!!”下午,美羽刚进教室没多久,在她身边就立刻卷起了无数的旋风,但和之前不同,那些风就好像利刃一般,将女讲教身上的衣服撕裂,让她呈现出衣不掩体的半裸姿态。

而同时,坐前方听课的学生,也不是之前那些学习魔术的学生,而是来自社会各界的人士。

    这些人饶有兴趣地看着台上女讲师如此羞耻的样子。

魔法讲学院的课堂并非普遍意义上的授课,而是往往以讲课的形式要请或是被邀请听众来参加,其课堂上的所谓听众往往事先是被选定的,比如魔法学院想要开讲一堂关于元素魔法的公开研究课,那幺他们往往会邀请有资格的人士在指定的时间参加课程,或是由一群想要听取某个魔法信息的人组织起来,出钱去邀请魔法学院开展这样一个讲课。

而这次是前一种讲课,所以到场的人并不多,而来者其实都抱着同一个目的而来的。

    “哦,魔法学院的女讲师如果姿色都很不错啊,这种又清纯但又点骚气的女人很合我口味。

”坐在前排的是一个带着帽子的男子,只见他话音刚落,从女讲教身下就冒出一团雷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电流无情地侵袭女讲师的身体,美羽雪白的ròu体被青白色的电流所穿透,她的双rǚ激烈地起伏摇动,双腿不断打颤,终于在电击之下双腿一软,整个人坐在地上,而双腿间流出了她失禁的尿水。

    女讲师虚弱地坐在地上不断喘气,身上的衣服被进一步烤焦,双rǚ直到下腹部的衣物几乎完全被烧光,下面的裙子半残破地挂在她的腰间,而丝袜也破破烂烂的全是洞,现在的样子又凄惨,但同时让人想要去进一步的征服她。

    果然,坐在地上的美羽突然间跳了起来,在她的双腿间凭空出现了一团小火,直接抵在她的yīn蒂下方,火苗刺激着女讲教的下体,无论美羽怎幺移动身体,那团被人为操纵的火团一直跟随着她的yīn蒂下方,调戏着她。

    “不要,好烫,不要这样。

”美羽发出无助地挣扎声,她凭命想要夹紧双腿,但突然间她的双腿被固态魔法所影响,就这样固化了起来,可怜的女讲教只能屈辱地叉开双腿,一动不动地站在讲台上,任凭火团刺激着她的yīn蒂,却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有意思,我也来参加吧。

”名叫鲁特的金发男孩再一次使用风魔法,劲风这一次浓缩成一团,仿佛一个由风组成的ròu棒,直接吹进了女讲师的嘴巴。

美女的嘴巴被强行张开,无论她怎幺努力也合不起来,同时吹进口中的风又像yáng具一样,一紧一鬆,不断抽插她的嘴巴,就和口交没有什幺区别。

    于此同时,在她的肛门外,雪白赤裸的臀部突然间包裹了一层冰霜,冰霜从臀部边缘不断扩充进她的肛门,然后将她整个肛门都用冰霜封了起来。

只见女讲教突然肚子一挺,好像屁股被什幺东西灌入了一样,如果不是双腿被固化住了,很可能就一直不稳倒在地上。

    “不要灌,呜,呜呜!!!!!”美羽刚吐出几个字,就被嘴中的空气ròu棒堵住,只见她的臀部不断扭动,从坐位上可以看出来,冰霜融化成液体,不断倒灌入她的肛门,形成了一种浣肠的效果。

    “嘿嘿,那这又大又白的nǎi子就归我了,催起rǚ来一定很不错。

”一个肥胖的男子看準了女讲教还空着的双rǚ上,然后他朝空气中伸出双手,接着画出一个魔法的图案。

很快相同的图案就出现在了女讲教的双rǚ之下,接着嘴巴被堵住的女讲教发出了一阵呻吟声,接着她胸前的双rǚrǚ头上,慢慢地流下了rǚ汁,很显然这是一种强化的催rǚ魔法。

    事到如今,女讲教的嘴巴被风魔法所形成的ròu棒所堵住,双rǚ正在接受催rǚ魔法,yīn蒂则被火魔法所调戏,肛门同时被魔法师用冰魔法化为水所倒灌,双腿同时被固化,只能叉开腿狼狈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承受众的的魔法玩弄。

可怜的美人教师就这样被五种魔法力量同时戏弄,各种魔法力量在她的身体上影响着,就如同一样玩偶一样。

    不过,女xìng最让男人沖动的部位,她的yīn道还空着。

正当一个瘦小的男子準备对美羽的yīn道下手的时候,突然间他只感觉到他的魔法被另一个人魔法所弹开了。

魔法力量,尤其是不同魔法师所使用的魔法彼此间会有沖突,也就是说,已经有一个人早早占有了美羽的mī穴。

    正当其它魔法师想要搜寻,或是用自已的魔法力量将美羽yīn道里的魔法挤掉时,人们只看到美羽外露的mī穴开始收缩,明显地被一种无形的外力所抽插,伴随着抽插,美人女教师的身体还时不时擅动,发出微弱的呻吟声,渐渐地,她的身体也开始泛红,开始情欲高涨起来。

然后,ròu穴的开闭越来越激烈,同时还有溢rǚ的rǚ头上原先的魔法纹章消失了,但取而代之的则像她的ròu穴一样,女讲教的双rǚ立刻就好像被无形的双手抓住,然后在压力之下被揉捏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好像有人在男子则在空气中抓捏着,但他每一个动作都会如实地反应地女讲教的双rǚ之上。

那个人不仅占有着美羽的mī穴,还把rǚ房也抢走了。

    “究竟是谁?”鲁特的同床,那个黑色长发的yīn沈男子立刻搜索起来,终于在房间的角落里。

一个留着短发,看起来是边洲人士的男孩正一只手在空中抽插,另一只抓着什幺,从他的手势来看,好像正抓着一个球状的东西。

    “啊,被发现了呢?”边洲的男子感觉到自已被发现之后,笑着转过头。

正当两个男人目目相对的时候,台上的女讲教也到达了高氵朝 的节点,看起来没有任何外力的直接接触,女讲教就这样凭空在空气之中自行达到了高氵朝 ,yín液从她的双腿间喷出来,撒在地上。

伴随着女讲教高氵朝 的呻吟声,两个男相目相视,他们确认过眼神,是同类的感觉。

    “啊,手感太好了,一不注意,就让她高氵朝 了呢。

”来自边洲的男子笑着伸出还残留着魔法光芒的手,就是这只手隔空让台上的女讲教到达了高氵朝 ,“你好,我叫银寿,请问我够资格进入魔法妓院了吗?”。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