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yín乱rǚ娘]

[yín乱rǚ娘]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叫「陈亦帆」今年17岁,是上海陈家的大少爷,父亲「陈诗华」是上海英华钱庄的老闆,陈氏家族在上海是颇具有势力的家族,历代靠经营钱庄打下一片天下我出生时母亲王氏因爲血崩而过世,这对父亲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也让陈家变成了一脉相传。

全家族的人对陈家唯一的香火自然是宠aì不已,父亲自母亲过世后,因爲思念母亲而造成了大病一场至今身子骨仍未完善 ,也因此父亲没有再续弦。

由于我小的时候身体并不是很好,父亲除了用珍贵食补外,在7岁时请来一位太极拳老师,教导我打拳,主要的目的是健身。

没想到练习2年之后,我的体质大爲改进,而我对学太极拳也産生了兴趣,所以我就一直练了下来。

我母亲过世后,由于父亲没有再娶,父亲时找来了一位rǚ娘,名爲「云珍」。

云珍当年生下女儿后,爲了生活只好将女儿寄养到亲戚那儿,来到陈家做rǚ娘。

在我16岁时,被父亲送到江家盐场去经历与陈家不同的生活,在盐场是有血有ròu的生活。

动辄就是千百个人在流血流汗,赚的是辛苦钱,江寒枫是婶婶们的叔叔,来到这儿一切都要听他的。

寒枫叔从小就在盐场打滚,他做事一切不按合理的方式出牌,慧芸婶将我交给他后,他把我当工人看,将我丢到工人堆 去受苦。

几个月下来,我因爲做粗重的工作而导致全身酸痛,但是身体也锻炼的粗壮如牛。

我本身遗传了父亲的浓眉大眼。

婶婶说:「亦帆你除了眼睛及神韵像是父亲,其他地方都有母亲的影子喔! 你母亲如果没有嫁给你父亲,早被挑选作秀女了。

」「看你气宇轩昂的样子,不知以后迷死多少女孩呢!」我由于练拳的关係,在盐场工作了几个月后也习惯了,这期间认识了阿猴。

阿猴10岁就到盐场工作,一晃就8个年头了,他现在是盐场的工头之一,这个头衔争来不易。

寒枫叔把我丢给了他后也没说对他什麽,所以他把我当做是一般的长工看,只觉得这人怎麽有一股娇气。

但后来与我相处久了,俩人就变成了好朋友。

这天盐场下工之后,阿猴领到了工资,要拉我去红楼说是要给我见识见识,由于这几个月阿猴与我无所不谈,但是聊的最多的就是那男女之事。

我不敢说自己没有经验还是处男,所以每次谈及自己xìng经验时,总是含糊的带过,但是我已经对男女之事充满了好奇及期待。

今日是发放工资的日子,大部份工人会出去寻欢。

我虽然想尝试男女之乐,但是心 还是有所顾忌,所以找藉口不敢去红楼,留下来待在江家的工寮内。

平常工作十分劳累,根本无法好好看看江家的环境,今日终于可以到工寮以外之处逛逛。

江家就好像一个城堡,由外墙的大门进入后是历代祖先牌位的奉房,然后是佣人住处,东厢、西厢住的是江老爹的儿子媳妇以及孙子们。

最后北房住老爹,东西厢后是几栋工人房。

我来到了佣人房时,隐约的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啊……嗯……嗯……轻… 一点……」女子的声音,我好奇的走近佣人房。

寒枫叔抱着一个女子,看这女子的样子像是那位人称黄大娘的管家,这黄大娘35岁左右,长的中等身材,我没有见过几次面。

眼下只觉得她皮肤白晰,双rǚ硕大,寒枫叔抓着她时胸部晃动,摇曳生姿。

我偷偷的望进房内,只见寒枫叔的玉茎已经插在黄大娘的xiāo茓 ,随着jī巴的抽送,白色的泡沫被带出来了,流到大腿旁,仔细的看黄大娘,她身材保持的非常好,rǚ房大而圆挺,两颗rǚ头虽然已经呈现暗红色,却挺立了起来。

在寒枫叔的揉搓下黄大娘呻吟出声:「喔……嗯……好…美…好当家……好舒服……」此时寒枫叔将yáng具拔了出来,又重重的插入,听到「噗吱……噗吱」的ròu声以及「啊……好人……用力……肏……肏……我的……屄……」的呻吟声。

看的我血脉贲张大jī巴硬了起来,看到黄大娘私处xiāo茓上方,一片乌亮的yīn毛,被带出的yín水搅成一片,整个大yīn唇咬住了jī巴。

当jī巴抽出时两片大yīn唇微微翻开,露出 面血红的嫩ròu,当寒枫叔的yáng具插入后又全部密合起来。

由于寒枫叔动作越来越快,「噗吱……噗吱……」的ròu声也越来越大。

黄大娘此时嘴巴 喊叫着:「大jī巴……哥哥……再用力……一点……」同时,她将两只脚夹住寒枫叔的腰部,拼命的用力将寒枫叔的下体往yīn道上挺。

寒枫叔只觉得guī头插的更深了,而且碰到软软的ròu团,玉茎被ròu团上一圈一圈的ròu夹击着,所以他也用力插入,「……好金花……再夹……紧一点……我要……丢了!」黄大娘也跟着叫:「插死……我了……啊……不行了……喔……」只见寒枫叔将jī巴抽出至guī头后,再从guī头插入屄内,沿着长长jī巴身送入整根大jī巴。

感受到xiāo茓在蠕动着,整个yīn茎被包的紧紧的,马眼一松就射了,黄大娘此时也跟着丢的一蹋糊涂。

我在此时搓揉着自己的yīn茎,下意识的比较起自己和寒枫叔的jī巴,才发现我好像比寒枫叔的大且粗。

此时房内两人已经完事,我胡乱的抽抽yáng具前端竟然射出白色液体,同时整个人飘飘然的感受到十分的舒服。

这大概就是啊猴说的飞天吧!shè精后我就沖沖的离开了,但是满脑子都是插穴的事,我自己搓揉jī巴就很舒服了,真不知道放入小屄后是什麽滋味。

心中想着:“回去找机会拿珍姨来试试!”不知不觉的过了九个月,父亲也是半年未见亦帆,也想看看儿子在盐场过的如何,就将亦帆接回家,看到儿子的改变,心中十分高兴。

而云珍娘许久未见到我,看到我变成大人粗犷的模样,心里高兴的不的了,仔细的观察我。

云珍心想:“这个从小带大的小孩,已经转变成大人了,不但英气勃勃,个xìng也沈稳许多,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睡觉时还要摸着自己rǚ房的孩子”自从云珍娘到陈家后,爲了方便照顾我,晚上睡觉时自然与我共睡一床,在去盐场前俩人从未分开睡过。

这次回来云珍特别换了新的床罩、被套,给我一个新的开始,俩人睡前聊了许多的事情,我想开口询问有关男女之事,却不知道如何开始。

上床之后我知道云珍娘上衣前襟会打开来,以便我抚摸她的rǚ房,但经过上次偷窥的经验后,我已经不同以往了,我在抚摸rǚ房的方式有所改变,不但会摸揉,还轻拉rǚ头。

这样的方式让云珍姨马上像是受到电击一般,下体不自觉的流出yín液,云珍姨对这种感觉已经很遥远了,今日却因爲我的aì抚,这种感觉又再度回到自己身上,心中生出了异样的心情。

此时云珍娘转身面对我,看到我的下身凸起了很大一包,心中想:“到以前小小的yīn茎,现在却看来非常粗大,若是插到我的屄内不知道是什麽滋味?”再看到我眼中射出了欲望,这眼神是男人的xìng欲,我此时握着珍娘的rǚ房,开始知道自己从小所摸的这对rǚ房是对极品,rǚ房的之大一手握不住,柔软中带着弹xìng。

淡淡的rǚ晕上镶着从小含过的rǚ头,rǚ头虽然被自己含过了不知多少次,却依然呈现着淡红色。

不知觉的将左rǚ头含到嘴中,rǚ头在嘴中迅速挺立起来,舌头就绕着rǚ头旋转,云珍这下子心慌了。

她何曾经过如此仗阵,她过世的夫君也只是亲个嘴,摸一下rǚ儿,就把yīn茎插入她的yīn道内。

她可能连什麽是高氵朝 都不知道,如何能抵抗我如此的侵略及aì抚。

正当云珍要制止我时,我把嘴巴亲了过去,由于云珍要张嘴制止我的动作,不巧嘴对嘴的就合上了。

接着我的舌头就和珍娘的舌头卷在一起,云珍脑门一阵晕眩,自己下体遭到一根非常粗大的yīn茎顶住了,自己的xiāo茓无法控制的流出大量yín液。

就在此时我将舌头收了回去,要去吸云珍的rǚ房,她无力的说:“亦帆我们不可以做这种事,我是你的rǚ娘是半个妈,知道吗!!”我此时将她的rǚ头吸入口中,将舌头抵住rǚ晕,绕着rǚ晕且围住rǚ头直画圈圈,珍娘因爲快感再也说不出话。

她屄内的yín水已经将下衣沾湿了一片,连新的床单都已湿去一片。

我的玉茎也因爲一直抵住珍娘的大腿根部而沾湿了,我知道珍娘嘴巴说不,但身体却反应出来不同的结果。

偷偷在她耳边说:“娘你好湿!”接着我将jī巴掏了出来,隔着珍娘湿透的薄纱内裤磨擦着大腿之间的凹处。

此时珍娘双眼微闭,两脸颊红润,已经一付任我宰割的样子,我动手要将珍娘的下衣脱去。

忽然珍娘按住我的双手鼓起余勇做最后的挣扎说:“我们……不能做aì……我帮你……用……嘴……吸出来好吗!”也不等我回答就将我的jī巴含入口中。

云珍此时才看清楚,我的jī巴约15公分长,更要命的是guī头像鸡蛋般大,而且整根都一样粗,含在嘴里或是露在外面的都相当壮观。

我此时玉茎被整个ròu团包裹着,说不出的舒服,而珍娘趴在我的老二上含着它。

从表面上看珍娘实在看不出来她已经35岁了,上半身白晰的肌肤,纤细的臂膀,衬托出那对坚挺的rǚ房。

再下去是柔弱的腰脂,以及丰厚的臀部,臀ròu轻轻的抓揉,可以感受到油而不腻。

我终于像做aì一般的,在珍娘的嘴巴里抽送着。

“呕……啊……帆儿……轻点……娘的……嘴……被你的……弄……得……好涨。

”就在此时我将珍娘抱起来,把自己的脸面对珍娘的大腿根部,并迅速将珍娘的下衣脱去,她没有反抗,只是将腿夹的紧紧的。

我仔细看如此美人居然将归自己所有,yín欲更起,顶着珍娘叫了一声将她的美腿分开,就好好观赏珍娘的美屄,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我分开她的玉腿。

只见三角部位的yīn毛稀疏点缀在其间,两条雪白大腿非常云衬,此时两人呈69之姿,我频繁的舔着珍娘的大腿及屄儿四周,不一会珍娘慢慢将ròu穴往我嘴上送。

我终于仔细的看到了珍娘的神秘私处,此时已经湿透了。

只见珍娘的xiāo茓非常窄小,而且呈现粉红色,大yīn唇紧闭着,根本看不到里面,我看的心动不已就将嘴亲上了xiāo茓,只听珍娘叫道:“不……要……啊……那儿……很……髒……不要……嗯……嗯”我沿着大yīn唇轻轻的舔着并将珍娘的yín水吃到口中说:“娘一点也不髒,香喷喷的呢!”而珍娘听了yín心高涨,把我的jī巴夹在rǚ沟之间,来回的用双rǚ抽送着,并且当guī头沖到嘴旁时用舌尖舔guī头前的马眼。

缩肛是可以抑制shè精的,我原本不知道,此时心里想着:“我还不想丢!”它就自然的运作起来,把shè精的欲望压抑下去。

反而是云珍娘已经10多年没有行房了,今天碰到如此的刺激,当我用舌头将大yīn唇拨开后舔到yīn核及小yīn唇上珍娘就射出yīn精了。

我笑嘻嘻的说:“娘你好棒!你吸得我好想射!”她脸红的说:“你这个小色鬼,我那有做过这些事,今天都第一次。

”“娘第一次,怎麽好像很熟练的样子?”“还不是因爲你,没事…jī巴长这麽大,弄得我七上八下的,还有!有的时候女人们在一起也会讲一些男女之事,虽然没有做过,有的倒是有听过。

”云珍娘羞答答的将脸撇开,不看我,我恢複了正常姿势后将嘴巴亲上珍娘。

珍娘主动的和我亲了起来,我一边将身体移入珍娘的下身,珍娘主动的将脚打开,并且勾住了我的腰部。

我终于将guī头对準了她的ròu屄儿,用力向前挺进,却跑错了位置,珍娘将手伸来轻轻握住jī巴将guī头顶住她自己的屄。

当guī头将xiāo茓洞挤开进去一点时,珍娘轻声说:“我的……大……jī巴爷。

可以……进去了……你要……轻点……我…会痛,我许久未做……啊…啊。

”guī头进入后感受到被一层层叠叠的ròu紧紧含住,由于我也是第一次肏屄,所以自己也手忙脚乱的。

慢慢将jī巴插入了8分就几乎顶到花心,云珍只觉得xiāo茓涨的要裂开了,但是yín水确立不断的流出,加上我小心的插一阵之后就不觉的难过了。

云珍反而自己动了起来,我看珍娘如此反应,开始将jī巴大力的抽送起来。

珍娘说:“亦帆慢慢插……插死我!用力……以后……只……给……你……插,卟……啊啊……碰到穴心了……不行了”我听到珍娘像仙女般的叫声后,就一记一记狠狠的插入,插入时玉茎把xiāo茓的花瓣都带入了,抽出时两片大yīn唇又同时翻出,并且将yín水带了出来,弄的两人都湿漉漉的。

“噗吱……噗吱……”的ròu声中我说:“珍姨……做…我妻子……好吗……你的xiāo茓!好美……以后……我……天天……要插……我要来了……啊……”珍娘也呻吟着:“以后我只给我的帆儿插!啊……”“珍娘……你……夹住我……的jī巴……我要……射了”“帆儿……可以……射在……里面……”此时我的jī巴暴涨起来,突然抖动着把精子射入云珍的xiāo茓里,云珍被滚烫的液体烫的一阵收缩,也丢出了yīn精。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