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之yín行天下]

[重生之yín行天下]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第一章:重生、计  故事背景:秦寒被刘天时杀死后得以重生归来,内心的愤怒让他发誓一定要报複聂言刘天时等人。

内心无限的怒火更是让他想把罪魁祸首「谢瑶」收为自己的xìng奴母狗。

  「蠢货,不要中计,他这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看着刘天时yīn森的目光,秦寒感觉心头阵阵发寒。

  「兄弟,对不住了,你应该明白的,如果换做你是我也会这麽做的,别怨我。

」  刘天时捡起匕首,朝秦寒扑了上去。

  「啊!」秦寒瞪大了双眼,嘴里不停的喘着粗气,额头跟后背也都布满了冷汗。

  「可恶,这该死的刘天时,我要你不得好死!还有聂言,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谢瑶你这个贱人,我咒你下辈子投胎成一个臭婊子让千人骑,万人肏!」  秦寒内心狠毒的想着。

  此刻,一颗汗滴从秦寒的刘海发梢滴入了秦寒的眼睛里,刺痛感立马充斥了整颗眼珠。

秦寒急忙用手揉了揉眼睛,同时把刘海拨开把额头上的冷汗抹掉。

  做着这一切的同时秦寒却突然想到了什麽,「不对,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想到此处,秦寒猛地张开双眼低头看向自己被刘天时捅了对穿的心窝。

  只见心窝处除了衬衫被额头上滴落的冷汗沾湿了一大片以外并没有任何异样。

  秦寒内心的惊讶与疑问无法言说,他不是被刘天时狠狠的捅了一刀,已经死了吗?为什麽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伤口。

除了湿漉漉的衣服黏在身上有些不爽以外,自己也没用任何的不适感。

  「诶,不对,我好像不在陆地上,好像在飞机上。

」仔细感应自己身体不适的秦寒此时才意识到。

  原来科技的发达早就让飞机变得无限平稳,在超高速飞行的喷射机上乘客也仅仅只能感觉到一丝微微的不适。

  「吴……吴豹!」对当前情况还懵懵懂懂的秦寒喊来了自己的管家兼保镖。

  「我们现在飞往哪里?从哪里出发的?」秦寒问道。

听到问题的吴豹楞了一下,心里不明白平时精明的少爷怎麽了,突然问出了如此弱智的问题。

待看到秦寒盯着自己的眼神逐渐变得yīn沈才反应过来。

赶紧回答:「少爷,我们1个小时前从南美的X国起飞,再过20分钟应该就到中国的华海了。

」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秦寒淡定的摆了摆手让吴豹退下,内心却是充满了惊喜。

  吴豹退下后,秦寒立马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便想放声大笑。

但是内心的一个想法却让他沈默了。

此时的秦寒已经在被刘天时捅死的那一刻重生回了1年前的自己身上,逃过一次死劫的秦寒此刻终于明白了以往的自己是多麽的嚣张跋扈,沖动行事。

再活一世的他开始意识到了隐忍与低调的重要xìng。

  「刘天时,聂言你们给我等着,这个仇我一定要讨回来!还有谢瑶,竟然你这麽自命清高对我不理不睬,我一定要毁了你的尊严,把你压在胯下狠狠地蹂躏!」  惊喜过后便是无限的怒火涌上心头,一个狠毒的计划也在秦寒的内心升起。

  次日,秦寒来到了龙跃财团名下的摩罗之河大酒店。

他此次来是为了参加正荣财团副总裁谢怡举办的晚宴。

  之所以要来参加这个晚宴,当然是为了跟谢怡这位把聂言视为眼中钉,ròu中刺的盟友组成同一战线。

让聂言无法轻易的得到谢家正荣财团的支持。

只要除去正荣跟龙跃这两个顶尖财团的支持,天下集团在秦寒眼里就是一只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蚁。

  此时的谢怡虽然跟谢瑶的父亲谢钧处于竞争关系,但是对谢钧的亲家正荣财团却是非常客气,毕竟龙跃财团也是排名前十的大财团。

这种高级的晚宴自然是选择在龙跃财团的地盘举办。

  当秦寒步入亮丽堂皇的晚宴厅时,宾客们早就已经到齐,不少在场的宾客纷纷转过头来看着入场的人。

  秦寒有着器宇轩昂的气质,长相潇洒英俊,身材高大挺拔。

身着一身名贵的西装,西装下隐隐能看得出充满爆发力的肌ròu块状。

脸上虽带着温和的笑容,眼神里却散发出久居高位的威严。

  「非富即贵!」这种念头不约而同的冒上了所有人的心头。

  「哟!秦公子!贵客啊。

你什麽时候回国了?」穿着一身低胸礼服裙子的少妇迎了上来。

低胸的领子完全掩盖不住来人胸前白花花的rǚròu,反而将之挤压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秦寒上下打量了一番向他走来的少妇,高高盘起的发簪露出了修长细嫩的脖颈。

胸前的波涛应该达到了F罩杯,完全不是谢瑶这种未经人事的少女可比的,此刻被塑身的礼服挤得呼之欲出。

腰身略显丰腴,小腹也微微有点赘ròu,但是配上那磨盘一般大的肥臀就显得非常协调。

脚下踩着一双高达10公分的鱼嘴高跟鞋,把一双美腿撑得修长笔直。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少妇脸上浓妆艳抹,非但没能挽回被青春流逝带去的美貌,反而花花绿绿的掩盖了自己少妇的气质。

也只有眼角流露出的那丝丝媚意才能让人发觉此人年轻是必是为害一方的红颜祸水!  「咳,谢阿姨,我下午刚到华海,刚下飞机就跑来给你捧场了!」秦寒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谢怡胸前的波涛,胯下的巨龙隐隐有些苏醒的阵势。

直到谢怡走到面前才略显尴尬的轻咳了一声答道。

  谢怡看到秦寒的癡态心里微微有些得意,斜眼鄙了一下秦寒的胯下就楞在了原地。

原来秦寒已经半勃,裤裆处也早已涨成一个大包。

  秦寒的天赋秉异,本应该是练武的奇才却因为含着金汤勺出生自小贪玩,只练了几年自由搏击和军队里的硬气功就流连在温柔乡里了。

但也因为这几年的刻苦修习和过人的体质让他发育极好,年仅19岁就有着一根长达26公分的巨根。

  同时也凭着自己过人的身体素质通过了第一军校的王牌专业测试,以总分仅差聂言5分的成绩排在年度第二。

要知道秦寒的文科成绩可不是很理想,能达到如此高分基本都是靠他的身体测试。

  被秦寒胯下震住的谢怡脸上升起了一缕红晕,下体窜过了一股股酥麻,踩着10公分高跟鞋的玉腿一软,整个人往秦寒的身上靠了过去。

  秦寒眼疾手快,急忙伸手去扶谢怡,好巧不巧的双手正好按在了谢怡胸前的波涛上。

「好软,好大!」这是秦寒脑袋里仅剩的一个念头。

  「嗯~ 」谢怡不由自主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轻吟。

一对大nǎi子被抓着的谢怡此时下体已经水流成溪,腿脚更加无力,直接就要跪坐到地上。

情急之中只好双手乱抓,希望能够到一个支撑自己的物体。

  「哼!」秦寒的喉咙里传来了一声低吼。

原来谢怡的双手此时正紧握着秦寒烧红的大铁棍子,突如其来的刺激让秦寒的巨根狠狠的跳了几下,变得更加胀大。

  还好秦寒身下这条西装裤是意大利专人设计师使用最顶级的材料缝制的,换成普通西装裤早已被秦寒的巨根顶出一个大洞了。

  握着秦寒巨根,感受着手上传来的炙热,谢怡此时双眼迷离,腿脚无力,小溪早已变成了决堤的大坝,沖出的蜜汁将下身那件薄如蝉翼的三角丁字裤打湿了。

  耳边不断传来的交谈嬉笑声让谢怡有一种别样的刺激,仿佛晚宴厅里的所有人都在视姦她,取笑她。

「啊~ 嗯~ 嗯~ 」谢怡的小嘴里不断传出呻吟声。

随着小腹一阵痉挛,谢怡也在众目睽睽的宴会厅中达到了久违的高氵朝 !  「不会吧,这样就高氵朝 了?」谢怡塑身礼服下的小腹痉挛并没有逃过秦寒的眼睛,玩过无数女人,并把她们通通送上高氵朝 的秦寒哪会不懂此刻的谢怡刚刚经历了高氵朝 。

虽然内心无比诧异,但也让欲望沖昏头脑的秦寒回归了冷静,此刻的他才想起今晚来参加这个晚宴是有着不可告人的计划。

  「谢阿姨,你是不是不舒服?我扶你先回房间休息吧!」秦寒适当的提升了自己的音量,让自己的保镖吴豹知道计划开始进行,同时也让宴会厅里的一些权贵清楚自己和谢怡要提前离场了。

说完也不等谢怡回答,就将一只手穿过谢怡腋下扶着她的侧rǚ,双手微微使力把她擡了出去。

  此时情迷意乱的谢怡依然沈浸在高氵朝 后的快感中,脑子里一片空白,虽然听到了秦寒的话语却是懒得回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原来谢怡跟谢瑶一样有着极其敏感的体质,年轻时也常常会去专为女人服务的会所里让两三个男人同时抚慰自己的寂寞。

  从大学毕业后就进入正荣财团工作,虽然是董事长兼总裁的谢御子女,但却从底层干起。

能一步一步爬到现在副总裁的位置靠得也不完全是背后的父亲,更多的是及其过人的商业头脑和大量的努力、毅力。

  投身工作的谢怡再也没有时间去会所里疯狂,她尊贵的身份也让她再也不想被那些低下的废物男人沾汙,眼界极高的她也没能看上任何一位男人许身相配。

  平时就算有欲望也都是自己用双手辅以道具解决,虽然每次都能达到高氵朝 却永远缺失了最关键的一环,刺激感!虽然身体的寂寞得到了抚慰,但是心理的寂寞与渴望却总是无法得到满足。

谢怡早已不是未经人事的清纯少女,只需要去会所让身体得到愉悦。

她需要更刺激更粗暴的xìngaì,让她的精神也达到顶峰。

  一直无法得到满足的谢怡欲望不断的积累,在这个众目睽睽的场合下被秦寒胯下的雄伟给引爆了。

  从13岁开始就肆无忌惮的玩弄女人的秦寒,玩过的寂寞少妇不说千个,都有8、9百个了。

在深入调查过谢怡之后,秦寒就为拿下这个高贵少妇制定了周全的计划。

这种久居高位的贵妇,内心都有着极强的自尊、尊严。

只要打破这种尊严,让她们在众目睽睽下露出她们高贵的身体,被欲望逼得自愿成为xìng奴开口索求男人的ròu棒。

让她们感受到身份的反差,自尊的崩坏,自我堕落。

这种刺激反差感根本是无法拒绝的。

  虽然有着详细的计划,但是秦寒也没想到谢怡的欲望如此之多。

在看到自己巨根形状的那刻就沦陷了。

但是这样也好,谢怡的欲望越多,身心的空虚越强,自己成功的几率就越高。

  把谢怡擡回了自己早就準备好的房间里,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内心想着自己的计划,只要拿下谢怡,就离自己複仇聂言、肏翻谢瑶的计划更近了一步。

内心一片火热的秦寒急忙伸手想要把晚礼服脱下来,但是却看到了谢怡脸上花花绿绿的妆容。

内心的火瞬间被浇灭,下体炙热、胀得快要爆炸的ròu棒也软了下来。

恼怒的用力捏了捏谢怡巨大的nǎi子,让这个装睡的少妇无法继续她的表演。

  此刻的谢怡早已清醒过来,但是清楚秦寒接下来可能对她做的事以及内心的渴望,她选择装作不知,让一切水到渠成。

但是胸前传来的剧痛让她的计划破灭了,睁眼狠狠地瞪着秦寒。

  早有準备的秦寒自然不会怕被谢怡瞪,呵呵一笑对着谢怡说道:「谢阿姨,你把妆卸了呗。

你脸上那麽花花绿绿的我有点下不去屌!」  听到这句话,谢怡内心升起一股熊熊怒火,感觉自己就像被羞辱了一样,擡手一巴掌就打在了秦寒脸上。

但是秦寒何许人啊,要是真被谢怡这巴掌打到那还对得起他这比聂言妖孽数倍的身体素质吗?  秦寒擡手就抓住了谢怡的手腕,嬉皮笑脸地说:「谢阿姨,我看你五官漂亮,气质也好。

为什麽老是化这麽浓的艳妆,把自己的靓丽给掩盖了?」  谢怡身为谢家人,谢瑶的姑姑,本就长得漂亮,年轻时更是跟现在的谢瑶有八分相似。

但是自小要强,崇拜实力的谢怡却不喜自己清纯的长相,和勾人的桃花眼。

她觉得自己的长相会被财团里的员工看轻,没办法体现出自己身为副总裁的威严。

于是每天浓妆艳抹,画着长长的眼影去上班应酬。

深入调查过谢怡的秦寒当然知道谢怡其实长得不丑,反而很漂亮,不然哪怕是计划需要,秦寒也肯定不会自己来肏一个丑女的。

  秦寒虽然阅女无数,但是当时坐在车上看着谢怡年轻时的照片时心里也狠狠的颤了一下。

太像了,简直太像谢瑶了!不止像,还比谢瑶更加妩媚妖艳。

也不是说谢怡比谢瑶漂亮,但是谢瑶毕竟是清纯型的,谢怡这种妖艳型往往更能够勾动男人内心的欲望。

  「噗嗤」听到秦寒话语的谢怡也是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对啊,自己现在跟他打一炮、肏个穴,化那麽浓那麽严肃的妆干什麽啊。

」含情脉脉地看了秦寒一眼就起身去浴室卸妆洗澡了。

  花丛老手的秦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千古难逢的好机会,在浴室外面等了一会儿,当水声响起时,快速的跑到房门口,打开房门保镖吴豹已经站在了门口。

看到房门打开,吴豹立即将手中的保温杯递了上来,并对秦寒做了一个手势。

秦寒点了点头,接过保温杯、拧开、一口气喝光了里面的液体就把保温杯丢回吴豹手里,回到房内关上了门。

  等到腰部两边肾脏处传来了一股股炙热感,秦寒脱光了全身上下的衣物,顶着一根长达26公分、直径6。

5公分的巨大ròu棒拉开了浴室的推门。

  听到声响的谢怡转过头来,当看到来人是秦寒时脸上升起了一抹晕红。

此时的谢怡早已把脸上浓厚的妆容卸掉了,标準的鹅蛋脸,勾人的桃花眼,娇小挺拔的秀鼻,温润饱满的小嘴,湿漉漉的过胸长发此刻也别在了小巧玲珑的耳朵后面。

  卸完妆的谢怡哪里看起来还像3、40岁的xìng感少妇,反而更像18、9岁刚步入大学的青春少女。

岁月的痕迹也仅仅只是在她的眼角留下了一丝浅浅的皱纹。

但是长长的睫毛配上散发无穷媚意的眸子让人深深陷入温柔的沼泽,根本无暇去注意这一丝小小的瑕疵。

  当谢怡眼神扫到秦寒胯下的巨根时被惊得眼睛睁得大大的,小嘴微微张开,脸上的那抹晕红也越来越深,胸前的波涛随着粗重的呼吸起伏不定,下身的双腿也夹得紧紧的。

「天啊!这根欺负人的东西竟然这麽大,要是放进来那不得爽死了!」yín秽的念头不断的涌入谢怡的脑海,下体的mī穴更加蜜汁泛滥。

眼神变得越来越迷离,体内的欲火熊熊燃烧,越来越强的空虚感让谢怡想擡起手来搓揉自己的nǎi子,抠挖自己的密洞。

  这也不怪谢怡定力太差,毕竟谢怡早已尝过禁果,同时也是正处于三十几岁这个如狼似虎的年纪。

看到秦寒胯下这根行走的春药,早就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意yín,在脑海里不断想象着这根坏东西把自己肏翻百次、千次。

更有甚者,秦寒以前肏过的一个寂寞少妇,在看到秦寒巨根时就直接坐地潮吹,陷入极度xìng兴奋的昏迷状态。

  「谢阿姨,我怕你洗澡时身体不适又昏倒,特意进来帮你!」秦寒说着就拉开了淋浴间的门,步入其中,同时也擡手捏住了谢怡左rǚ上的深红rǚ头,另一只手也落在了谢怡小腹与大腿根部游走抚摸。

胯下的巨根此刻也黏在了谢怡的腰部,对着谢怡不断传输炙热的温度。

  「嗯啊~ 啊~ 嗯~ 啊呜~ 」谢怡此刻虽然还沈浸在自己的意yín世界,但是身体的触碰也让她爽得张开樱桃小嘴发出yín蕩的呻吟。

  秦寒对着谢怡的两个rǚ头使出十八般武艺,捏、拉、按、舔、咬、吸等一系列动作,另一只手也快速游走在小腹大腿等敏感肌肤处,手背时不时滑过谢怡的mī穴洞口也引得谢怡身体一震轻抖,mī穴里射出少量的蜜汁。

  「啊啊啊!呜呜!嗯啊!啊啊嗯!嗯啊啊啊!」谢怡嘴中传出的呻吟越来越大声、越来越高亢。

在秦寒手掌又一次滑过mī穴的瞬间,他这次伸出了食指和中指快速的捅进了洞口,手指捅进mī穴的瞬间,大量的蜜汁被挤压出了洞口流满了秦寒的手掌滴落在地上。

小腹ròu眼可见的痉挛,一股又一股的yīn精从yīn道深处喷射出来,打湿了秦寒的手掌,有的也顺着秦寒手指背部喷射到了地上,发出了「劈啪、啪嗒」的yín靡声响。

  再一次高氵朝 的谢怡双腿无力,直接从秦寒的怀中滑落,直接跪坐到淋浴室的地板上,自己的分泌物上。

  看到谢怡如此yín态的秦寒,嘴角露出了yín邪的笑容,转身关掉了蓬莲头的出水。

浴室里有着高级的恒温系统,哪怕全身湿透,没有温水沖刷也不会觉得冷,更不要说感冒了。

关掉洒水的秦寒用那只沾满谢怡yín水、yīn精的手撸了一撸胯下的巨根、将那些yín靡的分泌物均匀的抹在ròu棒上。

  之后用手握住巨根将硕大的guī头顶在跪坐在地上的谢怡俏脸上,开始不停的画着圈圈线线。

这样变态的画面也让秦寒有点忍耐不住,马眼开始不停的流出大量的前内腺液。

每当马眼流出一大滴前内腺液,快要滴落时,秦寒就会用手握住棍身,将它狠狠的拍打在谢怡的脸上,让这些yín靡液体全部溅在谢怡的俏脸上。

  当谢怡脸上越来越湿,越来越润滑时,秦寒开始一遍又一遍的用ròu棒拍打谢怡的脸,每次拍打过后都会立马放开手掌,让巨根自己翘起来,同时连着几条透明丝线在谢怡脸上。

  随着脸上一下又一下的拍打,谢怡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当她完全醒过来看到自己现在这幅骚贱样时,内心十分羞耻,平时极强的自尊心也随着大ròu棒的击打被一下下打碎。

已经放弃尊严,完全陷入欲望漩涡的谢怡鬼使神差的伸出了舌头往拍打在脸上的ròu棒舔了过去。

  秦寒感受到胯下巨根突然被一股湿热柔软包裹住了棒身,一直顺着巨大的尺寸舔到棒根。

那里yīn毛杂生,但是却遮掩不住深深垂着的两颗网球般大小的睪丸。

  谢怡呆呆的看着两颗男xìng的雄伟显得有些癡迷。

猛地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嘴去嘬吸,但是不管她怎麽努力的长大自己的小嘴都只能吸进不到一半的睪丸。

将睪丸含在嘴里,舌头不停的尝试着抚平卵袋上皱褶。

刺刺硬硬的yīn毛扎在口腔里的软ròu上,舌头上传来yīn毛根部的鹹湿汗臭味就像是人间的最美味。

  谢怡的举动让秦寒更加无法控制自己的欲火,前内腺液如同泉水一般不停地从马眼中涌出,顺着棍身流到谢怡的嘴唇上。

  感觉到有什麽液体流到自己嘴唇上的谢怡,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擡头望了一眼液体的出处。

只见秦寒的guī头此时已经胀成了紫红色,本就如同鹅蛋一样大的guī头此刻更是胀的像自己的拳头一样大,马眼一张一合的吐着yín液。

  清楚秦寒此刻痛苦的谢怡擡头妩媚的对着秦寒抛了几个媚眼,擡起头来将秦寒的半个guī头含进了小嘴里。

脸颊不停的凹陷,口腔内一股巨大的吸力作用在秦寒的马眼上。

手指按在guī头与yīn茎包皮的连接处不停搓揉滑动,另一只手则伸到睪丸处轻轻挤压两颗睪丸。

此刻的谢怡掏出了浑身解数,想要在秦寒这根巨大ròu棒上扳回一城。

  樱桃小嘴不断的吮吸着秦寒的guī头,舌头时不时舔过马眼处,舌尖浅浅刺入马眼。

手上的棒身开始一颤一颤的跳动。

  随着巨根越来越激烈的抖动和睪丸处一抽一抽的起伏,谢怡明白眼前这根坏东西已经到达了极限。

  「呜!嗯哼!」阵阵的低吼声从秦寒的喉咙里传出。

  「谢阿姨,我……我要射了!」秦寒沈沈的对着谢怡说道。

  听到秦寒话语的谢怡心中一喜,自己被秦寒欺负得半死,早就想报複了。

她要在秦寒shè精的那一刻用拇指死死按住秦寒的马眼让他射不出来。

  但是现实并不如谢怡计划的那样,她刚松开小嘴吐出秦寒巨根的那一刻,一道白色的射线就命中了她的左眼。

秦寒立马握住自己的棒身瞄準谢怡的另一只眼睛再开一炮。

谢怡的视线瞬间被白色海洋淹没,随后她感受到7、8股热流狠狠的击在她的脸上。

  此时的谢怡确实狼狈不堪,她的额头、眼睛、鼻孔以及嘴唇嘴内等地方都受到了jīng液的侵袭。

黑黑长长的眼睫毛被白色粘液糊在一起,一边的鼻孔也被jīng液完全堵住。

粉红色的嘴唇跟深红色的舌头上都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白色jīng液。

  已经射了近十股jīng液的巨根依然没有达到它的极限,秦寒单手快速的撸动着自己的棍身,在下一批弹药上膛后迅速插入了谢怡长长吐气的樱桃小嘴里。

  秦寒这次插入非常的粗暴,自己的棍身被谢怡的牙齿刮得生疼不说,谢怡的小嘴也被巨根撑得都快裂开了。

狠狠的顶开喉咙的软ròu直取谢怡的食道。

谢怡食道被占,只能不停的干呕,想把侵犯自己的坏家伙呕出来。

然而此法并没有什麽效果,反而自己干呕得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挂满眼泪、鼻涕和jīng液的俏脸显得十分崩坏。

  谢怡的干呕虽然无效,但是肌ròu不断收紧挤压的食道却让秦寒快感更佳,早已上膛的子弹也在此刻喷发出来,直接顺着谢怡的食道射入她的胃里。

  「嘘嘘~ 嘘~ 」射完精的秦寒并没有拔出自己的巨根,竟然开始吹起了口哨。

  口哨刚吹了一会儿,一大股腥臭的尿液就从马眼喷射而出。

强劲的喷射力喷得谢怡胃里一阵阵翻滚。

  原来平时秦寒就有在shè精后将巨根捅进xìng奴嘴里撒尿的习惯。

而今天拿下谢怡这个贱货最关键的一环同样也在此处。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