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光辉的秘夜]

[光辉的秘夜]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穿越到这碧蓝航线裏成爲提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但现在已经能良好的完成提督的任务,取得了大部分舰娘的信任。

  但是对于是否要踏出最后一步,始终还是心存疑虑。

  「怎麽了?指挥官?」  「啊……没事,只是精神有些涣散了。

」  温柔的关心着我的那位少女就是我疑虑的根源,光辉。

  从游戏裏纸片人变成现实裏活灵活现站在你身边的美少女,当然只会让她的美丽变得更加迷人,就在这近在咫尺的距离,那梦幻般的少女对着我微笑着,让我内心的黑暗蠢蠢欲动……  纯白的,如同光辉的名字一样的纯白。

丝质的衣裙下,是如同牛nǎi般白嫩的肌肤,如同月光般华润的秀发,蓝宝石一般的双眸,永远带着温柔的笑意。

明明举止之间充满了高贵的优雅,却又因爲那过分丰满诱人的娇躯,显得充满了诱惑。

  「指挥官总是盯着我看,我有那麽好看吗?」她笑着说道,有一些自信,也有一些羞涩。

  「嗯。

有你这样美丽的秘书舰陪伴,当然要多看看养养眼。

」爲了掩饰自己的欲望,我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今天的工作就算是收尾了,啊,出去透透风。

一起来吗?光辉?」  我对她伸出了手。

  这是充满了胆怯的我,所能做到的最大的前进了。

  「好的,指挥官。

」她抓住了我的手,被我扶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所谓的「重心不稳,需要扶一下」才能站起来,实际上就只是个借口而已。

  光辉对自己丰满的身材非常满意,总是有意无意的强调自己的那对rǚ球。

让人有些分不清她到的Lust,到底是精力充沛还是「xìng欲」。

但我可以肯定,光辉不是对谁都这样诱惑的。

  和游戏裏不同,一个镇守府不只有我一个男人。

对待其他的男xìng,光辉的优雅,纯粹而高贵,除了她自身的美,没有额外的诱惑的成分。

我不是木头,我知道光辉对我是有好感的。

  所以,当我忘记了松开手的时候,她也绝不会放开手。

  离开提督办公室,我牵着她的手,一起漫步起来。

  我的镇守府位于沃玲顿城的沃玲顿海湾内的一个小岛上,这座被称爲维拉的小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用来关押罪犯的监狱,后来到了近代,则因爲景色优美变成了旅游景点,作爲监狱守卫驻扎点的城堡也被现代化改造成了游客中心。

  而到了现在,因爲其地理位置合适,这裏成了镇守府。

这样一来,舰娘就不必和货船客船公用码头。

而因爲距离较近,舰娘们也可以随时从这裏出击保护沃玲顿城。

同时,这裏距离繁华的港口区的距离对于舰娘来说也不算远。

可以说无论是个完美的镇守府地址。

  我驻扎这裏之后,对城堡进行了一番翻修和扩建,随着舰娘的增多,这个工程还在不断地重複着。

  「先是学堂,而后是研究室,接着还有猫屋……仔细算算,真有点担心岛上的空地不够,那时候搞不好就真的要向下挖了啊……」  「前天明石好像挖出了什麽来着。

」光辉说道。

「似乎是中世纪时留下来的女巫审判所?加加带着弗莱彻们去探险了一下,听说被吓得不轻。

」  「啊……那个时候你正在沃玲顿,哈,可把我折腾坏了。

」  被弃置了近百年的牢房裏可能有什麽不言而喻,那些被抛弃的囚犯的残骸可把她们吓的够呛,萨拉加托虽然是一艘航母,但心xìng上和驱逐舰差不多,最后还是弗莱彻大姐镇住了场子,可惜她也只是个驱逐舰而已。

最后还是要我去收拾烂摊子。

  「呐……」有意无意的,光辉拉着我的手靠了过来,丰满柔软的果实触碰着我的手臂。

「我这样的女孩子,在那个年代,肯定会被当成魔女吧?越漂亮的女孩子,越可能是魔鬼的情人,嘻嘻……」  不知道她在笑什麽,但我知道当我清理那个监牢的时候,确实産生了把魔女审判的套路用在光辉身上的沖动啊……是的,我的沖动,我对光辉的欲望,绝不仅仅是将她抱在怀中那麽简单,所以我才举棋不定,所以我才在犹豫。

光辉……  如果你在继续诱惑我……  「不,我想不会,他们会把你当成女神或者天使吧?」我感受着她的柔软,偏过头去说道。

  我必须忍耐,我能被这样喜aì着,是因爲我是提督,我是指挥官,我用我的才华,我的疯狂,吸引了这些女孩子。

但是就算是并肩作战的战友,那种黑暗的欲望……  「嘻嘻,或许吧?啊,指挥官,看那裏!」  「嗯?」  啊,我看到了,是弗莱彻级的命名舰,弗莱彻。

旁边的那个男人是我的部下之一。

他是弗莱彻的男友。

现在,在昏暗的月光下,仓库后的墙角,弗莱彻被壁咚式的压在墙上亲吻,那男人的手已经不安分的伸进弗莱彻的衣襟之中了。

  「嘛……真是不小心啊……」  「她曾经那麽喜欢指挥官你,不过现在也找到自己的恋人了啊……」  「是啊,不过我对弗莱彻也没有什麽特别的想法。

这样也好,反正量他也不敢玩弄舰娘的感情。

」我摇摇头道。

  「嗯,也是呢,毕竟再好的男人,也不能永远等着呢……」  她握着我的手并没有松开,而我却陷入了沈默……  她的言外之意,我很清楚,但是……    ***********************分割线***********************  「夜听涛提督,到底最喜欢谁呢?」  这是舰娘们私底下讨论了很久的问题,对于和提督接触不多的远征组舰娘来说这个答案很神秘,但作爲经常与提督并肩作战,在最前线面对塞壬的炮火的光辉来说,这是很简单明了的。

  夜听涛对绫波有特殊的感情,对拉菲很宠aì,但没有什麽欲望。

他和克利夫兰关系最好,但克利夫兰一点都不喜欢被当成大哥来对待。

对约克城很是喜aì,所以明明约克城实力一般,也被分配了一只舰队,和菲尼克斯,唐斯,卡辛组成一支对付外围塞壬的舰队。

如果要按照那些言情剧,宫斗片的说法的话,对光辉威胁最大的是约克城,其次才是贝尔法斯特。

尽管贝尔法斯特对提督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但是她始终以女仆长自居,反而是约克城在属xìng上和自己有些重叠。

  但是光辉也好,约克城也好,贝尔法斯特也好,她们都是舰娘。

  她们不介意一起陪伴提督,只要提督提出了要求,递出了戒指。

  但是不知道爲什麽,夜听涛束缚着自己的感情,始终不踏出哪一步。

  他不可能以爲,自己还藏的很好吧?不,光辉可以确认,夜听涛也是知道的:光辉也好,约克城也好,贝尔法斯特也好,绫波也好,都知道夜听涛对她们各自的喜aì。

  在这个距离上,舰娘的感知能力让光辉清楚地感觉得到夜听涛紊乱的呼吸,长裤之下的巨龙也在膨胀,男人在压制着自己的欲望,光辉很清楚,如果自己再「yín蕩」一点,再「诱惑」一点,这个男人就会立刻沦陷……不过,光辉是光辉,不是什麽魅魔,她不想这麽做。

  她想要一个正面的,明确的答複,然后再将自己的一切交于自己深aì的男人。

  明石……希望你的改造和情报都是正确的。

  「指挥官,最近总是心事重重呢。

」  「啊,没事,一些小事罢了。

」夜听涛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不是什麽小事。

  弗莱彻并不是第一个选择放弃追求提督的舰娘,舰娘只有在最后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爲提督的婚舰后才会选择放弃,所以通常来讲,舰娘都会抱着渺茫的希望继续等待。

但是这个月发生的事情……光辉觉得,已经足以让夜听涛单停她,或者绫波,贝法,约克城三人也作出这样的选择了……也许,也包括克利夫兰吧?  但是,那一句话,她还是犹豫了一下,才决定说出来。

  「只要指挥官的事,光辉无论是什~ 麽都会接受的,所以,把指挥官的想法,全部告诉光辉吧!」  如果他不接受怎麽办?  如果他听不出来这句话是什麽意思怎麽办?  如果……她要不要,再进一步呢?  我能接受你的一切,哪怕是你那些有些黑暗的想法,也可以。

  「啊……不,那个,我……我只是觉得,蛤,你看,今晚的月光真美,我们去锺楼赏月吧?」    ***********************分割线***********************  我不是木头,我听得出光辉的暗示——而且这句话不就是游戏裏好感度达到aì时候的台词吗?但是说实话,我很担心光辉是不是真的知道我的「一切」意味着什麽。

  如果什麽都不说,可以继续维持这个关系吗?如果光辉也像列克星敦一样选择了离开,我该怎麽办?那个从一开始就和我并肩作战的少女最终也选择了放弃……不,我对列克星敦没有什麽特别的思念,但还是忍不住想像,没有光辉,没有贝法,没有绫波,而且也没有克利夫兰的生活……但是,都说出来,结局也是一样吧?  心烦意乱之下,我随意扯了个理由,也许是肚子饿了吧,我选择了赏月,但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夏目漱石……我读过,光辉也读过……  所以我几乎立刻感受到了光辉的心跳。

  啊,对不起,我说错话了……但是这样的话,看着她那绝美的容顔上绽放出的幸福的微笑,我说不出。

  真美啊!  温暖,柔软的微笑,伴随着清冷的月光,轻盈而又厚重,仿佛能将我的一切包容,诱惑着我将她占有,将她掠夺……将她变成我的一切的那笑容……  那仿佛就是救赎。

  「月亮很美……但是,我有些好奇,指挥官,能带我去看看那个吓哭了弗莱彻她们的监狱吗?这裏,也有……一个……魔女。

」她羞红了脸说着。

  「你……都知道了?」  「知道,但也不知道,呐……能告诉光辉吗?指挥官的一切,光辉都愿意接受哦!」  抱着我的光辉,rǚròu压在我的胸口,温柔的注视着我,微笑着,那表情仿佛会宽恕我对她所做的一切……因爲她已经说过了,一切,都愿意,接受。

  理智被沖垮了。

  如果不作出回应,我肯定会后悔,会比作出回应更后悔,所以我揽过她纤细的腰肢,抚摸着她的长发,将她的嘴唇吻住。

  「唔……嗯……」  她发出了一声娇喘,突如其来的舌吻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但很快她就开始生涩的回应我的索取,月光之下的长吻,一直进行到我们彼此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光辉啊,我心中的黑暗不是那麽容易接下来的呢……」  「知道的,提督,我可是你的秘书舰哦!」光辉笑着说道。

  唔……是的,一些账目上的事情,都是光辉和约克城在帮我做的,约克城因爲实力不济,战斗任务很少。

光辉则正好相反——因爲太强了,没有什麽值得派她出手的机会。

  而且仔细想想,我那些用来施法的材料,恐怕也没法彻底瞒过舰娘的感知吧?  我的安保措施,就连我自己都无法说的上完备呢!  「指挥官,请欣赏一下吧……我的,决心。

」光辉的表情充满了决心。

    ***********************分割线***********************  请欣赏一下吧……我的,决心。

  因爲光辉知道,夜听涛的决心就是绝不让她们受到痛苦和折磨。

因爲光辉知道,深aì的男人到底有着怎样的挣扎和觉悟,她必须,也只能展示自己的决心,因爲她担心,他的决心,最后会变成放弃的决绝。

  光辉将手伸到背后,洁白的连衣裙,一圈一圈的解开了她的束腰布,一点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裙。

她感觉得到他炽热的目光,这目光让她感觉很安稳……  他果然渴望着自己这有些失衡的ròu体呢!  「指挥官……」  光辉有些紧张的喘息着。

  因爲她已经几乎赤裸的站在了男人的面前。

她现在只剩下那顶帽子,那双长手套,以及吊带的白丝袜,系带内裤已经被解开了带子,这已经让她很害羞了,但光辉还是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内裤也解了下来。

  洁白的丝质衣裙被随意的放在一边,她羞涩露出了微笑,满面绯红,一只手托着两颗沈甸甸的果实,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那上面有一个鲜红的纹身,画成了仔宫的模样的yín纹。

  「啊……啊……你,都知道了?」男人的面容,有些惶恐。

  「嗨,所以,只要指挥官的事,光辉无论是什~ 麽都会接受的,所以,把指挥官的想对光辉做的事情,全都做在光辉身上吧……嘻嘻,真没办法呢,谁让指挥官都把光辉称作『光之大女神』了呢?」  她走上前来,抓住了夜听涛的手。

她回忆着夜听涛的那张素描,那上面的自己的微笑,对于她来说其实非常简单,因爲那就是她平时的笑容,更甜蜜一些,更温柔一些,更包容一些。

「『所以将你的黑暗尽情的释放吧,我是你的光辉,我是你的港湾,只因身爲女神的我,不会受伤。

』」  身上的yín纹,是照着夜听涛的画稿裏的自己画的。

刚刚说出的台词,也是他幻想之中的自己所说出的。

光辉是夜听涛的秘书舰,作爲最初的秘书舰她比约克城陪伴他的时间更长,更早,所以也知道的更多。

  如果可能的话,她其实也不太希望翻开他秘藏着的笔记本,但光辉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麽让这个男人明明对自己充满了渴望,充满了aì和欲,却每每在将要踏出最后一步时强行撤回。

  「对不起呢,明知道是提督藏起来不想让别人看到的,光辉还是没有忍住……不过,提督想要对光会做的事情,光辉不讨厌哦!我虽然不是什麽光之大女神,但舰娘同样不会轻易受伤哦!」  然后她又一次被拥抱了,比上一次更加贪婪,更加疯狂,她的恋人揉捏着她引以爲傲的丰满果实,抚摸着她柔软的小腹,抓弄她的臀ròu,当他的手指划过她的ròu缝时,她忍不住颤抖,歎息,而后又一次被他掠夺了双唇。

  「呐……光辉,如果接下来遇上什麽接受不了的情况,就直接呼喊我的名字吧,我会停下来的。

」  「那不会发生的,指挥官。

」  「那我们先去我的房间吧……虽然就这样直接来也不错,但我想先爲你戴上戒指。

」  「啊……」  那是她期待已久的话语,一枚戒指,代表者aì的约定的戒指……  「来吧。

」  指挥官抓着光辉的手说道。

  光辉明白,这将是她的第一个考验……如果连在月夜之下袒露自己的肌肤都感到羞涩,感到恐惧,那可是没有办法承载指挥官所有的欲望的。

  绯红的脸上再度挂起了优雅的笑容,光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跟随着自己的恋人,缓慢的前进,毫不在意的让月光笼罩在自己的肌肤上。

    ***********************分割线***********************  不断的告诫着自己,再忍一忍,但我最终还是没能完全忍下来。

  你最喜欢的女人,在你的面前赤身裸体,连最羞耻的露出都毫不在意的接受了,那种无数次幻想过,只存在于梦中的场景,真正遇上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够挺住呢?  我牵着光辉的手,她跟着我,亦步亦趋。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光辉毫不在意的脱掉了衣服,但是现在我明显的感觉得到她的羞怯。

  「很刺激吗?」我贴着她的面颊问道,同时挑逗的将温热的气息吹向光辉的耳垂。

  「啊……提督……啊……」她呻吟一声,瘫软的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将手指伸向她的两腿之间,手指接触到她的肌肤时,光辉颤抖了一下,但并没有夹住我的手,而是任由我的手指抚摸她光洁的花园。

  湿润而温热的花园。

  「唔……啊……」她低沈的呻吟着。

「这样会被看见……看见也没关系吗?唔……提督……」她有些哀怨的看着我。

似乎对我没有进一步挑逗她的花园有些失望?是啊,虽然我也充满了欲望,但是至少也要先把戒指给出去呢!而且,她柔软富有弹xìng的大腿,摸起来也很舒服,弹xìng十足地腹ròu,明明是这样丰满的身材却还有诱人的人鱼线。

硕大的rǚròu,如果是人类肯定已经下垂,但却和人造的僞物不同,沈甸甸的果实,每一处都透着柔软。

  「提督……再这样……啊……」  「这是?」  揉捏着光辉的rǚròu,没想到竟然被一股白色的rǚ汁打在了手上,这是?  「唔……因爲……因爲,提督不是喜欢这样吗?这种改造,对于舰娘来说不是什麽难事哦?」光辉羞涩的说道。

  舰娘不是人类,她们是人造人,甚至不是基于科学,而是基于神秘学的人造人。

特xìng上,更像是一种生物智械。

具备人类的生理特xìng,但也有机器人的特xìng。

  光辉的这种改造,我也是知道的。

提督们彼此之间也有交流,以光辉爲婚舰的提督也有不少人让自己的舰娘做了这种改造……但是我的光辉,爲了我……  「等一下,提督,别……别在这裏……啊!」  两手同时揉捏光辉的双峰,瞬间三股水柱喷溅而出,从一对rǚ房喷出的nǎi水,还有伴随着高氵朝 喷出的圣水——舰娘的冷却水,温热却没有什麽气味。

  「身体的敏感xìng也提升了呢,我可aìyín乱的光之大女神……」我将瘫软的光辉抱在怀中,然后深吻她的双唇。

来让我高涨的情欲缓缓冷却。

  我知道光辉在担心着什麽……  不,并不是公开露出这种事情。

对于舰娘来说从下面的广场区到我们所在的半山腰并不算远距离,但实际上就算是弗莱彻那样的xìng子,还不是被自己的恋人在危险的地方推倒了麽?光辉只是希望我能更重视她而已。

  「可不要在这样诱惑我了哦,光辉,男人啊,都是野兽呢。

」  「啊……啊……嘻嘻……可以哦,弟弟?」  「啪!」忍不住抽打了光辉的翘臀,掀起了一阵ròu浪,柔软的臀瓣上,鲜红的指印很快就消失了,这就是舰娘呢。

  「都说了,不要诱惑我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姐姐。

」  真是奇怪啊……上一个偷看了我的日记的人,被我提着木凳追打了整个操场,被我记恨了一辈子,而现在光辉明明偷看的更多,我心中却只有喜悦。

  果然我是aì着光辉的。

  这一次会私宅,算是耗时最长的一次了。

我的私宅位于岛的最高点,实际上也不是特别远的路途,但是几乎全裸的光辉,公开露出的刺激,无论对我还是对她都有些太过了。

  和大多数提督一样,我的宅邸,经常也会成爲舰娘们聚会的场所,但是我的书房,就连光辉都没有进来过。

  「光辉……」  在将她领入书房的最后一刻,我有些犹豫了……我又一次胆怯了。

但她敏感的察觉到了我的犹豫,抓着我的手,微笑地看着我。

  「都已经到了这裏了,请不要说什麽『如果你接受不了,可以拒绝我的戒指』我是做好了一切的觉悟才来的……我可以成爲你的姐姐,你的光之大女神,你的ròu奴,所以,请不要怀疑。

」  「嗯……」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光辉想表达的意思,我知道她能成爲我的港湾,但这样的幸福对于已经放下了希望的我来说,仍然太过虚幻,仿佛泡影一般。

  我打开了抽屉,拿出了装着誓约之戒的盒子,打开了它。

就仿佛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样,我穿越之前的记忆潮水般浮现而出……在无数的真实之中,我的智慧永远无法爲我找出逃脱孤独的道路……然后,我看到了她的手。

  「这世界是真实的也好,虚幻的也好,但至少此刻我身边有你……」  我是忘却之人,消磨殆尽的记忆,终将被遗忘的旋律,悠久之梦亦会消散,既是如此,何不拥抱甜蜜的虚幻呢?  我将戒指套在了光辉的手指上。

  「指挥官,你的光辉就在这裏哦!」  而她,用她柔软的怀抱将我的迷茫接纳。

    ***********************分割线***********************  「唔……」  光辉发出了美妙的呻吟。

  地点不是在她预料之中的密室内,而是在夜听涛的卧室中。

宽厚的地毯上,白皙丰盈的女体赤裸的成M 字开腿被压在地面,男人坚硬而火热的ròu棒蹂躏着她未经开垦的花园。

  她预想过自己与自己心aì的指挥官的初体验。

从知道了他的aì好之后,光辉就做好了準备,除了産nǎi和敏感度提高以外,她还改写了自己的程序,将痛苦和快感扭曲混淆起来。

她有那个自信,就算是在地牢裏被如同中世纪的魔女一样酷刑折磨,她也能感受到无匹的快感,用温柔又yín靡的笑容安抚他的心灵。

  她知道夜听涛对自己的渴望是多麽的扭曲。

  由独占欲引出的监禁欲望。

  他在画作之中,将光辉关入了各种各样的囚笼。

有的是不见天日的地牢,深藏于地底的砖石囚室,狭小而yīn冷,赤裸的自己被镣铐束缚,狭小的空间有的时候只能放下床铺,有的时候甚至只能让光辉如同雌犬一样趴在地上。

有的时候是狭小的宠物屋,狗笼,猫笼,在明明只能装下中小型动物的笼子内,不过最多的还是鸟笼,如同笼中之鸟的自己。

  由炫耀的欲望引出的暴露play  将光辉的女体暴露在衆人面前,在她的身上留下无法褪去的痕迹,牵着她像宠物一样在大街上漫步,向所有人炫耀她的美丽的同时,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还有那由扭曲的情欲诞生而出的暴虐……  「唔……」她的呻吟被卡在了喉咙裏。

  夜听涛的双手卡住了她的脖颈,让她无法呼吸,这让光辉感到一阵颤抖——舰娘的生命力远胜常人,只要有燃料不吃不喝也没问题,就算被开膛破肚也可以迅速自愈,常人来说緻死的伤对于本质上是碳基机器人的舰娘来说完全可以修複,但如果没有氧气,那麽一切活动都将逐渐停止!  身体轻微的挣扎,胸脯急速的起伏,仿佛渴求着呼吸,却又不想违抗提督的指令。

求生的欲望,ròu体的快感,和对于命令得服从,让她只能做出轻微的颤抖,而伴随着这颤抖,她的mī穴激烈的收缩起来,仿佛死亡的威胁让繁殖的本能觉醒了一样。

  「啊……光辉……光辉!」夜听涛嘶吼起来。

  她看着他的眼睛,她知道那难以置信的神色是因爲什麽而産生的,所以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后,光辉白嫩的手抓住自己丰盈的rǚ球,揉弄起来,用自己坚挺的rǚ首摩擦压在身上的男人的胸膛,溢出的rǚ汁涂抹在了他的身上。

  「唔!」  她被他亲吻了,无法呼吸的唇齿被肆意的掠夺,她的意识有些模糊,肺部燃烧一样的痛苦,光辉的神智已经有些恍惚了,但就算如此,她也没有试图扳开卡住自己脖颈的手指,相反,她抱住了夜听涛,用自己的柔软纤细的双臂抱住他的肩胛,用丰腴圆润的双腿夹住他的腰臀,将男人粗壮的阳物压入自己的mī穴,直击自己的花心。

  高氵朝 的呻吟和垂死的哀鸣都被卡在了喉咙之中,但即使如此她也继续用温暖的怀抱包容着他。

  啊……要,不行了吗?  温热的jīng液灌入了她的ròu壶,光辉的意识被濒死的快感沖垮,整个人痉挛了几下,坦然下来,圣水也流了出来,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木偶一样一动不动了。

  「竟然到最后都没有反抗呢,光辉。

」夜听涛说着,深吻了昏死过去的光辉。

  她是相信自己不会杀死她,或是相信自己不会失手,还是说……如果动手的人是自己的话,无论是什麽她都是接受呢?  在心底,夜听涛其实有些希望是最后一条,但这个念头让他充满愧疚,他对她的渴望实在是太过贪婪了,他希望她……希望祂aì着自己,宽恕自己,包容自己。

  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人……但她是舰娘呢。

  「真相是什麽不重要……」夜听涛说着,抱起了光辉,放到了床上。

就算是在昏迷之中,她的脸上依然带着幸福的微笑。

看着这微笑,他也不愿意去追根究底了。

  也许一切都是虚假的,也许一切都是终将遗忘的旋律,但至少此刻……  我(他)的世界,充满了光辉。

                尾声  光辉和夜听涛的婚礼很快就举行了,这件事也给第一梯队的舰娘们发出了一个讯号,那就是她们的提督并不是不喜欢她们的。

  实际上,主力舰队的大家都或多或少的喜欢提督。

在战火之中,本就有好感的男女,在一次次共同跨越硝烟的战场之后,産生感情实在是在正常不过的。

再加上舰娘和人类女xìng并不一样,对于独占提督并不是很热衷,结果就是主力舰队的舰娘们实际上是团结一緻的试图弄明白爲什麽提督不给戒指的。

但现在,堤坝终于决口了。

  「所以这就是他担心的原因?指挥官觉得我们会因爲这种事情讨厌他?呵呵,明明是很有趣的玩法嘛~ 」威尔士亲王一边翻弄着画册,一边玩味的欣赏着光辉。

  此时光辉的婚纱已经摘掉了那条华丽宽阔的裙摆,而且也进行了一些小小的修改——V 字的开口被加深了一些,几乎看得见肚脐,而布料也变成了半透明的,这样一层薄纱一方面让光辉近乎全裸,另一方面却又遮遮掩掩的诱惑着男人。

鲜红的rǚ首已经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而裙子也被进一步剪短,如果遮住她圆润丰满的臀瓣,那麽就会让花园的正面毫无遮掩,反之如果挡住了花园,臀瓣就会几乎完全露出来。

银白色的跳蛋控制盒,绑在大腿的根部,yín水濡湿了光辉的大腿根。

不过,就算是穿成了这个样子,她脸上那幸福满足的微笑也不曾褪色。

而这在其他舰娘眼裏,虽然惊讶但也不是很出乎意料。

  毕竟舰娘是能最大程度包容和接受指挥官的一切的。

而且,皇家海军的舰娘能平淡的接受这种事情并不意外。

威尔士亲王,胡德,贝尔法斯特都没有觉得有什麽问题,甚至反而觉得饶有兴趣。

倒是伊丽莎白女王觉得这有些有损皇家威严——但也只是觉得不该穿着这样进城而已。

独角兽看着自己的姐姐看直了眼,只有标枪反应的有些足够少女。

  「并不只是这样哦,亲王殿下。

」光辉说道。

    「实际上指挥官的aì好要更……唔,更奇怪一些。

虽然我觉得都说出来比较好,但指挥官还是很顾忌。

所以给大家的画册也只是一些比较容易接受的作品」  「难以接受?」绫波偏着脑袋,有些不能理解。

「绫波觉得,只要是指挥官的,绫波都能接受,只要能和指挥官在一起。

」  「并不是什麽很惊人的玩法,或许我贝尔法斯特应该给主人一个机会,来惩罚一个不称职的女仆。

」贝尔法斯特优雅的说着。

  光辉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一边的白鹰组。

  绫波的反应并不意外,对那个三无少女来说,指挥官就是一切,而且重樱生産各种病娇。

但白鹰组反而是需要担心的,白鹰有很多人都是少女心,而且就算是光辉也忍不住觉得提督对某人有点太过分了。

  和光辉的目光对上之后,约克城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抱紧了画册,羞红了脸。

  「我……我觉得也没问题,如果是……我的话,肯定没问题。

我……我想要提督在我身上留下烙印……」约克城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毕竟要说提督最喜欢的舰娘,那就是光辉和约克城两人了。

整个主力舰队中的舰娘几乎都是某个方面无人能敌,又或者是某个体系必不可少的存在,但唯有约克城,纵使在约克城级裏也堪称最弱。

但这样的约克城也有一支围绕着她爲核心编成的舰队,由唐斯卡辛菲尼克斯和约克城组成得「不朽舰队」,而且按照主力舰队的标準配置了装备,这样的偏心谁都看得出。

  「提督对你有一些特别的招待,约克城,那部分也觉得没问题吗?」  约克城看着光辉,她当然知道光辉说的是什麽,她甚至知道在新婚夜光辉就被提督弄得昏死过去,而对于生命力更加顽强的自己,在画册之中她就知道自己会遭到什麽了。

  「他……弟弟是我的光明。

」约克城说道。

  而此时,终于传来了一阵预料之中的,崩溃的抽泣。

  「呜呜呜……呜呜呜……爲什麽,爲什麽啊!!爲什麽要这麽对人家!!人家也是女孩子啊啊啊!!!」  压抑的气氛弥漫起来。

  「啊,克利夫兰大……姐,那个,毕竟,你看,提督给你的画是最精緻的,对吧?」企业在一旁尴尬的安慰着。

  「呜呜呜呜,这个我很高兴啊,我很知道啊,但这都是什麽啊!」  克利夫兰把自己的画册展开放在桌上,果然,和大多数人手中的画稿,草稿,黑白未上色的素描不同,克利夫兰的画完成度非常高,色彩丰富,甚至有油画风,但是……  《年轻的教父》  克利夫兰坐在沙发上,仿佛要说出马龙白兰地的经典台词「那麽给他们一个无法拒绝的代价。

」而提督则如同手下一般点头领命。

驾着白头海雕的企业则如同忠诚的保镖一样站在身后。

  《克利夫兰家族》  穿着婚纱的海伦娜,和穿着西装的克利夫兰,吊着玫瑰的克利夫兰帅的闪瞎了所有人的眼睛,而海伦娜则满是aì意的看着克利夫兰。

拉菲和埃尔德裏奇则是女儿。

  《风暴前夕》  直升机上,穿着美军特战服的克利夫兰和坐在对面的提督正在交谈什麽。

  再往下翻,《奥马哈梦魇》,《哈尔科夫黑色行动》,《父辈的旗帜》,《上海滩》……  「他根本没把我当女孩子看吧?对吧?呜呜呜呜……」  唉……  光辉摇了摇头。

  只有这个,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就只能让提督自己解决了,自己还是先和约克城谈谈吧。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