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浮华界之权利与义务]

[浮华界之权利与义务]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长生久视是所有人的梦想。

为此人类开始探究世界的奥秘,摸索出了掠天灵气于己身的修真之路。

  也许修真之路漫长,但总会有人到达终点。

  当世界约束了自身的成长后,这些人都不由得产生了一个疑问。

世界之外是怎样的一副画面呢?  而这就是延绵万年的祸乱之始。

  长城,守护着浮华界不被域外天魔入侵的第一道防线。

  一边战火纷飞,一边歌舞升平。

一道长城隔出两个世界。

             ————————  玖远出身很普通,父母是一个小型修真门派的灵农,负责耕种含有灵力的灵谷,还有一个刚刚加入宗门的炼气期妹妹。

  这样的家庭在浮华界千千万万构成了修真的最底层。

  出身普通,资质普通,天赋普通,能够弄到的修真资源也是最普通的。

  学一门比较能够挣钱的法门,找个还可以的老婆,生儿育女然后为他们铺平一下修真的道路,这就是玖远看到的自己普通的一生。

  也许天意弄人,一道长城历练的宗门命令改变了玖远的命运。

  先是浮空艇被袭击,然后是埋伏好的军团式沖锋,刚刚还在跟前夸夸其谈的师兄转眼就变成了一具尸体,战场的残酷给玖远那一腔热血绕了个透心凉。

  灵力耗尽,法器破损,就在玖远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她出现了。

  如火般的红发随风飘逸,矫健的身姿在敌阵种跃动,锐利的双剑贯穿了敌人的喉咙。

  数百人的域外天魔被杀的闻风而逃。

  她转过身看向玖远:「想活命吗?紧跟着我。

」  那一刻,她那英气逼人的模样深深的刻在了玖远心里。

  她的名字在长城防线鼎鼎大名,不是因为她是艳阳三姬之一的炎姬太叔木栾,而是因为她那战亡率极高的小队。

  太叔木栾带领的十人小队每次执行任务能够回到长城防线的不超过三人,被人戏称自杀小队。

  「你这样的菜鸟来我的小队能够做什麽?」  「我最起码能够帮你们收尸。

」  这便是玖远和太叔木栾的第一次对话。

  而进入了太叔木栾小队的玖远才了解到,高层总是会丢一堆极为危险的任务给这个小队,是因为自杀小队的队员全都是死刑犯和走投无路把自己卖给长城防线的人。

  活着对这些人来说根本就是受罪,死亡只是解脱,到后来基本每一次出长城能够回来的就只剩下太叔木栾和玖远几个了。

  太叔木栾能够活下来是因为她很能打,而玖远能够活下来是因为他总是躲在一边时不时的抽刀子来一下。

             ————————  驻地长凳上,萧老头吸了口浊烟仿佛在回味什麽「纵观我这一生喝过最烈的酒,千年一坛的冰山云露的味道确实不错。

杀过最猛的人,步惊云那家伙死前的表情真是令人怀念,玩过最漂亮的女人,浮华界十大美女之首的武天媚的ròu穴真是让人回味。

」  「得了吧萧老头,你这句话我已经听了上百次了。

」玖远拿起酒瓶向嘴里灌了口低级仙稻酒:「恩呼…就没看过你拿出什麽证据来。

」  「玖小子居然不相信我的话,换作是以前我早把你拍死了。

」  「是是是,你很厉害,那你为啥会在这里?」  玖远随口回了句,这一点是玖远最好奇的,就算是不问来路的长城小队里,萧老头的身份依旧很神秘,据说他呆在长城小队的时间比太叔木栾要久得多。

  「因为我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不过我从不后悔。

」再次吸了口烟,萧老头说道:「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也到了。

」  「到了?」  萧老头站了起来,用手锤了下后背。

  「两百年的惩罚时间今天就到了。

我这个人从来不欠别人任何东西,玖小子你照顾了我这麽久,这东西就当了钱别礼吧。

」  玖远接住了萧老头扔过来的东西,看起来是一个被禁制封住的水晶。

  「三次的机会,也许会让你平步青云也许会让你坠入深渊,当然你也可以不使用它。

如何选择一切由心吧。

」  说完这句话萧老头已经一个遁术消失不见,玖远思索了一会后毫不犹豫的解开了石头上的禁制。

  没有人想要湮灭于众人也没有人想甘于平凡。

既然有机会,那为何不好好把握呢?  只见禁制解开后的水晶呈现中空的样子,里面只剩下三滴流动的液体,而水晶上面刻画着四个字『蚀神魂精』。

  一段信息通过精神力进入大脑,接受了水晶传递的信息,玖远思索了一会,能够改变别人思维的奇物吗?  不久,搭载着两滴『蚀神魂精』的传物飞剑由玖远房间飞出。

             ————————  长城外六百里的一处小山谷里一场惨烈的厮杀刚刚结束。

  无名的山谷里到处都是战斗过后法术和剑气轰击过的痕迹。

  玖远把趴在身上的尸体推开,喘着粗气把刚刚差点死掉的恐惧给驱散。

一股剧痛由右手传来,只见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贯穿了整个手臂,鲜血正从伤口处不断涌出。

  玖远才环视四周,鲜血遍地,近百具尸体几乎布满了整个山谷,还站着的只有一个身穿黑色紧身战斗服的少女。

  费力的站起身来,玖远忍着剧痛走了过去。

  「活下来了吗?」把地上躺着的敌人尸体一个个的补刀,太叔木栾没有回头。

  「是啊,差一点挂掉了。

」把受伤的手紧急包扎了一下,玖远环顾了一下四周:「又剩下我们两个了。

」  太叔木栾冷漠的说道:「我去上面放哨,你收拾一下。

」  「嗯。

」  看着太叔木栾跃出了山谷,玖远麻利的把小队队员的尸体收拾干凈,然后用尸体袋装好,这要等回到营地后再重新安葬。

  毕竟人死为大,也许这些人生前做过很多错事也对不起很多人,但他们已经用自己的死来赎罪了,一段往生经,一个小小的坟,这就是玖远能够为他们做的事。

  至于那些域外天魔的尸体,直接一把火烧了省事。

  小队的临时营地是一座不起眼小山的山洞,原本十人的营地现在只剩下两人显得十分的空阔。

  太叔木栾一脸yīn沈的越过营地禁制走进自己的隔间去了,玖远知道她是为今天牺牲的队友而伤感。

  回到自己的隔间,玖远在储物袋里的摸索了一下,拿出了两颗留影石。

  被激活的留影石在空中开始投影,只见影像里是两对浑身赤裸交缠在一起的男女,两者交合的部位被拍得一清二楚。

ròu棒的每一次进场都让被姦yín的两女呻吟不已。

  这当然不是玖远饑渴难耐想要看片发泄。

  其实这是前段时间发出去的两颗『蚀神魂精』使用后的结果。

对于萧老头给的『蚀神魂精』玖远还是相当的警惕。

因此拜托了自己的两位交命的好友试用一下。

  而昨天得到了回複后还没看,就碰上了去歼灭路过的游散域外天魔,直到现在才有时间看这东西。

  寄回来的除了两颗留影石外还有对『蚀神魂精』的试用记录。

  看着手里的两份使用记录,玖远思考了好一会,最后下定了决心。

             ————————  第二天早上。

  玖远和太叔木栾踩着飞剑,来到距离营地百里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山谷里。

山谷里绿意葱葱,不时有鸟鸣响起,与外界荒漠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唯一与此格格不入的则是山谷一处角落里,矗立着的几百座墓碑。

  墓碑上没有名字,喻示着砍断生前恩怨,死后安然长眠于此。

  玖远把尸体袋放进地陷法术挖好的坑里,然后埋坑树碑。

这套流程显然做过不少次动作熟练无比。

  庄严的为每一座墓碑前的白玉酒杯盛上一杯灵酒后,玖远走到站在墓碑群跟前的太叔木栾,把手里盛满灵酒的酒杯递给太叔木栾。

  「兄弟们,一路走好。

」  太叔木栾接过酒杯后向前一敬,然后昂头一饮而尽。

  而此刻的太叔木栾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同样敬酒的玖远眼里的异样。

  没错,利用太叔木栾每次安葬战友时都会喝下离别酒的机会。

玖远刚刚太叔木栾喝下去的酒里添加了『蚀神魂精』。

  根据好友白云东对『蚀神魂精』的研究显示,『蚀神魂精』是一种使用特殊方法,把某种灵兽的神魂给凝固而成的液体。

但即便改变了形态也无法改变其神魂的本质。

  这种神魂对于别人精神,意誌和灵魂具有极高的腐蚀xìng,一点碰触就别想摆脱。

  而神奇的是,这种高度凝固的液体在腐蚀的同时也能够修补,会自主的选择最适合的地方进行指令的替换。

  白云东直言制作这东西的人简直是个天才。

  只要在『蚀神魂精』里输入想要的指令,让对方喝下后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对受术者的精神,意誌和灵魂进行腐蚀并按照使用者设定的命令进行异常的添加。

  就像现在太叔木栾已经把装有『蚀神魂精』的酒水喝下,『蚀神魂精』的腐蚀已经开始,但她依然保有自我意识,和正常情况没什麽两样。

  不过也有一个缺点,需要修改的东西与『蚀神魂精』的使用量是成正比的。

如果想把别人变成一个绝对服从命令的人偶的话,起码需要半瓶的『蚀神魂精』。

  玖远只有一滴『蚀神魂精』,能够添加的也就只有那麽几条命令。

  而看着眼前的墓群,太叔木栾不知道为何想起了以前在类似场景。

             ————————  清明时节,白发苍苍的祖父总会在不带任何随从的情况下,背起一缸好酒消失不见。

  自己因为好奇而尾随而行,不过祖父立马就发现了。

  祖父乐呵呵的带上了自己,路过了长长的江河,爬上了一座不知名的大山,看见了数百座墓碑。

  那是身为将军的祖父在祭尊死去战友的记忆,每每这个时候,在木栾眼里战无不胜的祖父总是说自己是个失败者。

  犹记得随意的坐在地上的祖父当时是这麽说的:「军神?狗屁。

我只是个会打点仗,运气好,碰到了一班好兄弟的幸运儿而已。

」  「我打赢了天乐民三军的入侵,蕩平了开兴平原,赶跑了踏入龙泉陂的域外天魔,但我回过头的时候却发现,我那一群好兄弟已经没了。

这样的人算什麽军神。

」  一边喝着酒一边说着胡话,当时还年少的木栾完全没想到自己的祖父还有这麽一面。

  「只不过是个连自己好兄弟都没照顾好的失败者而已。

」放下了手里的酒碗,老人转过身对木栾说道:「木栾,如果有一天你成为了队长,…………」  想到这太叔木栾突然感觉脑袋一阵晕眩。

  「恩」  见太叔木栾突然用手轻揉太阳穴,玖远显得十分的紧张:「队长?怎麽了?」  「没事。

」  晕眩感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

两个呼吸的时间,太叔木栾就已经恢複正常。

而刚刚被打断的回忆也继续链接上来。

  「木栾,如果有一天你成为了队长,需要时刻铭记并执行权利与义务。

」  「权利与义务?」  「没错,权利与义务。

这是爷爷一生行军的经验的总结。

」  面对自己祖父一脸认真的表情,木栾歪着头不解道:「但是,木栾不懂?」  「哈哈哈,要是你现在就懂的话不就说明了祖父我是愚笨吗?你现在只需要记住,不需要懂。

」  粗糙的大手在木栾的脑袋上轻轻抚摸,大笑的老人不知为何沈默了一阵:「其实祖父也不希望你懂这些东西,也许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更适合你也不一定。

」  记忆的画面定格在这一刻,但不知道为何太叔木栾仿佛在这里看到了当年那位独倾独饮的老人,他扬起了手里的酒碗仿佛对自己示意。

  但当太叔木栾定睛一看的时候,却什麽也没有。

  清风在山谷里吹拂而过,仿佛在表达着什麽。

  看到此场景,太叔木栾难得的微笑了一下。

  「回去了玖远。

」  「是。

」  头也不回的向谷外走起,但太叔木栾的心里却一点也不平静。

  『身为队长拥有命令下属的权利,同时队长也必须履行满足下属要求的义务。

身为下属必须服从队长命令的义务。

同样下属拥有向队长提出要求的权利。

祖父这就是你想教给我的东西吗?』  而跟随着太叔木栾离开了山谷,玖远不知道『蚀神魂精』到底是否有用,也不知道太叔木栾身上发生的事情。

  但跟随在太叔木栾身后的他听到了,虽然声音很小,但玖远还是听到了。

  『权利与义务吗』             ————————  回到驻地,玖远心里不由得一阵忐忑,太叔木栾喝下的『蚀神魂精』真的起作用了吗?  经过了几天的观察没有发现太叔木栾的任何异样,玖远决定试探一下。

  当然试探可不是傻乎乎的上去跟太叔木栾说:木栾能帮我履行一下泄欲的义务。

  这种弱智的举动,要是『蚀神魂精』没发挥作用恐怕会被太叔木栾一巴掌拍死。

  慢慢回想起太叔木栾的生活习惯和日常事项,一个点子慢慢在脑袋里成型。

             ————————  太叔木栾按照每天的日程在临时营地外面巡逻了一番。

  回到营地里,计算了一下余下的物资后打算和玖远讨论一下这几天的计划,返回长城的安排可能会推迟。

  「玖远你现在有……」  见玖远房间没有设置禁制,太叔木栾直接推门进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在播放一对男女交缠yín和在一起的留影石,而留影石跟前的正是脱下了裤子的玖远。

  眼前的景象让太叔木栾一下子不知道说什麽好。

  「团长你怎麽不敲门啊!!!!!」  手忙脚乱正打算站起来的玖远还没意思到自己的裤子没有穿,脚下被绊了一下,整个人当的一声摔倒了。

  「啊…疼死了。

」  看着此刻玖远的样子,太叔木栾顿时脸都黑了。

不满的哼了一声后重重的关上了门,二话不说就走了。

  见太叔木栾走远后,躺在地上的玖远麻利的站了起来把自己的衣着整理后,完全看不出有半点撸管被捉的尴尬。

  毕竟这一切都是玖远故意安排的,目的很简单通过这种方式给太叔木栾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为了试验『蚀神魂精』是否生效而作的铺垫。

  当然,这些太叔木栾是不知道的。

  估算了一下时间,玖远才来到了太叔木栾的房间。

  『砰砰砰』  「进来吧」  听到太叔木栾的声音,玖远才缓缓推开了门,只见太叔木栾正一身正装的坐在床边。

太叔木栾一脸平常,仿佛刚刚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一样。

当然不可能当没有发生过。

  正常人都知道哪壶不开就不要提哪壶,但玖远不一样。

不提的话怎样继续接下来的计划。

  「那个,队长刚刚是找我有什麽事情吗?」  果然,听到玖远的话,太叔木栾虽然满脸yīn沈,但脸上还是不自觉得浮起了小片红霞。

  「咳咳,那个我刚刚是想告诉你,我打算多留下几天,好观察一下域外天魔的动向,返回计划推迟。

」  「好的,我知道了。

」  一问一答,气氛说不出得僵硬。

两人尴尬的坐在桌子跟前好一会,太叔木栾才率先开口:「咳咳,那个,玖远你刚刚是在……」  「那个队长能别提吗?男人碰到这种事情已经够丢脸了。

」  见玖远一脸尴尬的说道,太叔木栾感觉对刚刚的事情有也稍微缓了一下,但随即还是用稍微责怪的语气对玖远说道。

  「这种事情就不能回到长城在搞吗?现在可是在战区里,要做好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準备。

」  「没办法啊,以往出城都是半个月的时间,忍一忍也就过了,但这次一个月都还没回去确实有一点憋不住了。

毕竟这点事情总不可能拜托队长的嘛。

」  玖远见太叔木栾突然呆了一下赶紧关系道:「嗯?队长怎麽了?」  「玖远你刚刚说的那句再说一遍?」回过神来的太叔木栾看着玖远一脸严肃。

  虽然对于太叔木栾的举动有点莫名其妙,但玖远还是老老实实的重複了一下:「刚刚那句?  『这点事情总不可能拜托队长的嘛』」  听到这句话,太叔木栾只感觉玖远的话让她猛然回想起今天早上的记忆。

  『身为队长拥有命令下属的权利,同时队长也必须履行满足下属要求的义务。

』  这股想法突然出现在太叔木栾的脑子里后一直挥之不去。

  『满足义务…满足义务…满足义务』  『满足义务』说出这句话后,太叔木栾突然感觉刚刚的违和感突然消失了,一股茅塞顿开的感觉升起后,太叔木栾感觉到脑子空前的活跃。

  『得力部下玖远所提出的要求是最重要的『大事』,这关乎到队长行使命令的权利,必须完全满足。

』  想到这,脑子里又出现了玖远刚刚撸管的画面。

  满足玖远的义务就是帮助玖远泄欲吗?这…这…这样不是太羞涩了吗?  虽然被『蚀神魂精』所影响,但身为女xìng的矜持让太叔木栾一阵阵的犹豫。

  就在这时,面对陷入沈思的太叔木栾,玖远突然说道:「队长要是没什麽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毕竟刚刚还没搞定呢,早点搞定也好免得出意外呢。

」  见久远起身就準备离开,太叔木栾喊停了玖远:「等一下。

」  对于太叔木栾喊话,玖远装出了一脸不解的样子,其实心里十分的期待。

  其实玖远在听到刚刚太叔木栾的自言自语的时候就知道『蚀神魂精』已经起作用了,但并不知道太叔木栾的脑子里正思考的事情。

假装离开就是一次试探而已。

  在喊停玖远的一剎那,太叔木栾的脑海里再次被『蚀神魂精』影响。

身为女xìng的矜持一瞬间就被压倒。

  「咳咳…那…那个」只见太叔木栾极为罕见的露出了身为女xìng独有的羞涩,说话也断断续续的,但最后还是咬咬牙道:「如果玖远你想我帮忙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  「队长你说什麽?」  也许是刚刚的声音太小没听清楚,见玖远还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太叔木栾满脸红霞大声的对玖远说道:「我说了,玖远你要是真的憋不住的话完全可以找我帮忙。

」  「啊………………啊!!!!!」完全反应过来的玖远装出一副极度惊讶的表情:「不不不不,这怎麽可以呢,这可是关系到队长你的声誉,我不可能和队长你发生那种关系的啊。

」  原本因为那种事情就已经十分羞涩了,但没想到自己刚鼓起勇气说帮玖远泄欲,玖远就十分确认的回绝了。

这一点实在是让太叔木栾十分的难以析怀。

  「你说什麽呢,我当然不可能和你发生什麽关系了,只不过是泄欲而已,用嘴不就能解决了吗?」  听到这句话玖远心里实在是十分的失望,因为这已经完全可以确认『蚀神魂精』的结果了。

  玖远设定在『蚀神魂精』里的置换命令里『身为队长拥有命令下属的权利,同时队长也必须履行满足下属要求的义务。

』和『身为下属必须服从队长命令的义务。

同样下属拥有向队长提出要求的权利。

』这两条命令是完全置换完成的。

  『得力部下玖远所提出的要求是最重要的『大事』,这关乎到队长行使命令的权利,必须完全满足。

』的置换没有完全实现,完全满足这一点被打了个则扣。

  而『太叔木栾对于在履行义务期间完全没有正常的贞操观念。

』和『满足玖远的要求也是最普通的『小事』,履行这种普通义务,身为队长不需要对玖远的要求而惊讶。

』则是完全没有实现。

  正在分心思考的玖远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声。

  「哦」  「玖远你是什麽反应。

」见玖远一脸呆木心不在焉的样子,太叔木栾当场就怒了。

下意识以为玖远在拒绝自己。

  「我都是可以了那就没问题了,还是说我连帮你泄欲的资格都没有啊!啊?」  回过神来的玖远看着就差把自己怼翻的太叔木栾汗毛都立起来了:「啊…不不不怎麽可能呢,像队长这样的美女帮我打炮可是我的三生有幸,怎麽可能拒绝呢。

」  「哼!!那你还不过来坐下,难道还要我请你吗?」  没有再触太叔木栾的霉头,玖远乖乖的坐在太叔木栾的床边。

  「好臭,你这家伙多少天没有洗过了。

」跪在玖远跟前的太叔木栾把玖远的裤子撤下了,一股怪味散出,那是汗液与血液混杂的怪味。

  「队长你带领小队作战的这个月里谁有那个功夫去洗澡啊。

」  玖远这倒是实话,在长城外的地域水是很珍贵的。

就算能够使用水系法术弄来水,也就只会凝聚出维持生存所需的水分,毕竟在这麽危险的地方多保留一分灵力就有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这一点太叔木栾当然也是知道,相对于那麽一点点干凈问题,还是活命更重要。

  看着眼前仿佛鼻涕虫般低垂的ròu棒,太叔木栾咬咬牙显得十分的不情愿,但在『蚀神魂精』的影响下最终还是张开小嘴把玖远那还没有硬起来的guī头含在嘴里,舌头轻轻套弄。

  看着自己的梦中情人跪在自己跟前用嘴给自己打炮,玖远哪里受的了这样的直击球,下意识的一挺把胯下充血膨胀的ròu棒给顶进了太叔木栾的小嘴里。

  「嗯?」太叔木栾还在专心致誌的逗弄眼前的鬼头,没有察觉到玖远的变化。

ròu棒充血挺立的时候guī头直接撞在了了太叔木栾的喉咙里。

  「啊…额?」被异物太叔木栾被呛了一下不得不松开嘴咳嗽了一下。

但当她转过头看向跟前的时候一下子惊呆了。

  只见刚刚还一副掘地蚯蚓的ròu棒正雄赳赳气扬扬的矗立着。

  「怎麽变得这麽大啊啊啊啊?」虽然不是不谙xìng事的大少姐,但太叔木栾很显然是第一次看到勃起的ròu棒,一副十分吃惊的表情。

  「这就是男人ròu棒的真正模样哦,是不是第一次看到呢?。

」玖远恶意的摇摆了一下腰部,让ròu棒轻轻的拍打在太叔木栾的俏脸上。

  虽然被吓了一下,但太叔木栾大风大浪见多了立马就镇定下来了。

  「哼,不…不就是ròu棒吗。

就算没看过对我来说没有一丁点的妨碍。

」  张开双唇,毫不犹豫的把玖远的大ròu棒给含进嘴里,感受到ròu棒顶在喉咙嫩ròu里的恶心反胃感,太叔木栾估算了一下自己能够承受範围便退出了一截,开始吞吐嘴里的ròu棒。

  舌头也在不断的蠕动与ròu棒底部不断摩擦,以此来不断产生快感来取悦玖远。

  啾,噗噜,啾噜,啾噗,咕噗咕噗咕噗!  「呜喔喔喔!好好爽啊啊啊!!」感受到ròu棒上传来的快感,玖远不由地呻吟起来。

  对比于以前玩过的那些妓女来说,其实太叔木栾的技巧十分生疏,但现在看着自己的梦中情人跪在自己跟前,一脸严肃的帮自己处理xìng欲,胯下的ròu棒在那殷红的双唇中不断的进出,相比于身体上的快感,玖远感觉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满足感。

  「喔喔喔」  而套弄了好一会也不见ròu棒shè精,太叔木栾加快了速度,ròu棒开始整根的没入太叔木栾的嘴里。

  在玖远的眼里,只见自己粗长的ròu棒淹没在太叔木栾那嫣红的双唇,而两者相交的声响证明着这并不是梦。

  「唔嗯!唔嗯嗯嗯!」  ròu棒上传来的快感如电机般沖击大脑,玖远费了好大劲才压下了shè精的想法。

现在可不能因为想爽就破坏了计划。

  过了好一会,太叔木栾松开了双唇,毕竟这样快速活动颈部这麽久还是感觉有点累的。

  而看着眼前还雄赳赳气扬扬的ròu棒,太叔木栾对于自己这麽久还没有完成对玖远的泄欲义务,不由得有一点恼愧。

  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到底对不对的太叔木栾便问道:「玖远对于我的泄欲口交,你感觉怎样?」  「木栾的口交当然很很舒服啊。

」玖远一脸肯定的回答。

  「那为什麽你还没有shè精呢?」  其实太叔木栾这样剧烈的口交,换成一般人早就缴械投降了。

玖远也是为了计划死命忍耐才没有射出来。

  这一点玖远当然不会说出来,对于太叔木栾的问题玖远装出了一脸为难的表情:「木栾你的技巧……怎麽说呢。

有点生疏。

想让我射出来可能还有点…」  听到玖远的话,太叔木栾并没有反驳,毕竟自己知自己事,自己第一次口交效果肯定不怎样的。

  但现在优先解决的是玖远的泄欲义务而不是自己技巧的问题。

  「那玖远你对于我的泄欲义务有什麽好的提议呢?」  太叔木栾下意识说出了这句话。

  在她眼里,既然有不懂的事情就要问清楚,而向身为当事人询问感受和办法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太叔木栾丝毫不不知道,自己按照被修改的那点常识而做出恰当的这一句话把自己推向了深渊。

  而玖远等的就是这句话。

  见太叔木栾自己提出进一步要求的玖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怎麽说呢,感觉没有那种想射的氛围。

如果队长能够用『阳奉yīn餵』的话,我想一定会很快就射出来的。

」  「你就不能说明白一点吗?我早就说过我没有xìng经验也听不懂你那些暗示语,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帮你完成泄欲义务,你就要把做法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  装出一脸怯意的表情,其实完成了一次试探的玖远继续说道:「所谓的『阳奉yīn餵』就是互相吮吸对方xìng器的意思。

就是不知道队长你……」  「就按玖远你的意思来做吧」说完便开始解开下身的衣物。

  「队长这个要求真的没问题吗?」  「玖远你真的很烦啊,怎麽今天这麽拖拉的。

既然我答应了帮你泄欲,那麽就不会半途而废,况且不…不过是女女yīn被你吸一下而已,又不是真的发生关系。

」  也许是少女心的作俑,太叔木栾说道一半就把玖远给按在床上。

然后跨开双腿跨在了玖远的身上。

  两人呈六九之姿,太叔木栾见自己身前还在挺立的ròu棒,毫不犹豫的张开双嘴含在嘴里,再次开始了对玖远的泄欲义务。

  享受这太叔木栾的口角侍奉,玖远则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眼前的美景。

  以往梦寐以求的神秘地带正完全展露在自己眼前,只见一小撮红色的yīn毛茂盛在yīn户之上,仅仅闭合在一起的女yīnmī穴只能看到一条诱人的瞇缝,而在这严丝密缝的yīn穴上正渗出一丝丝的yín液。

  玖远伸出舌头,舌尖伸进了两片肥美的yīn唇的缝隙里由头到尾的女yīn上面一划而过。

  「嗯嗯……啊啊??」  正在专心致誌的套弄着嘴里的ròu棒,太叔木栾被胯下突如其来的骚嘛快感给吓了一跳,发出了诱人的娇喘。

  「玖远你在干什麽啊……??啊啊啊」  没有立即回应太叔木栾,玖远在太叔木栾的迷人yīn穴上来回舔舐了好一会才回答:「当然是在舔队长你的xiāo茓了,不然怎麽叫『阳奉yīn餵』呢?这也是为了让我赶紧射出来的办法啊,队长觉得不行的话停下来也可以的哦。

」  「别小看我,我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这样能够让你快点shè精的话,那你就认真点舔吧。

」  「好的队长」既然得到了太叔木栾的允许,那玖远就毫无顾忌了,用舌头对着太叔木栾的处女mī穴进行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多层次无死角的舔舐。

  玖远的一系列动作让太叔木栾娇喘连连,胯下ròu穴传来的一阵阵剧烈骚嘛快感让不经人事的太叔木栾爽得浑身发软。

  即便这样脑子里还是记得要为玖远泄欲的义务,趴在玖远身上的太叔木栾依旧努力的吞吐着嘴里的ròu棒。

  玖远舔舐了一会后发现每次刺激yīn帝,太叔木栾的反应时最大的,而在舌头不断刺激眼前充血yīn帝的同时玖远的双手可是没有閑着。

  双手轻轻的把两片紧闭的yīn唇扒开,太叔木栾最重要也是最神秘的女yīnmī穴便一览无余。

  在此,玖远看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在粉嫩的腔ròu之间有着一块薄薄的嫩膜——处女膜。

  看到这,玖远心里突然有一股沖动,仿佛有一把声音在自己耳边不断说话  『占有她…占有她…占有她…占有她』。

  玖远最后还是忍住把太叔木栾就地正法的想法,但双眼还是死死的盯着,而腰部则是不断的挺进,仿佛要把太叔木栾的小嘴当场xiāo茓的代替品一样。

  而被玖远舔得浑身发软的太叔木栾压根无力反抗,只能任由玖远的ròu棒在自己小嘴喉咙里不断的沖刺。

  两人的快感不断积累,最终。

  「有什麽?…有什麽麽?…要要来了了???!!」  「呼射了…射了」  只见一股yín液在太叔木栾的xiāo茓里喷洒而出,把跟前的玖远淋了个遍。

  而玖远也没有再刻意忍耐,任由抵达顶端的快感开始宣泄。

一股股浑浊的jīng液在guī头马眼处喷射而出灌注在太叔木栾的嘴里。

  「额额…嗯嗯嗯」  被射了一嘴的太叔木栾下意识的退出了嘴里的ròu棒,而灌满了太叔木栾小嘴的jīng液并没有停止喷射,反而因为退出了太叔木栾的小嘴后,最近喷射在了她的脸上。

  「啊啊…啊啊啊」  抵达高氵朝 的两人无力的躺在床上,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玖远是忙着擦掉脸上的yín液,而太叔木栾则是把满嘴腥臭的jīng液给清理掉。

  好一会才忙完一切,穿戴整齐的两人再次面对面坐在一起。

但一股不一样的气氛却在两人之间蔓延。

  最终还是玖远打破了沈默。

  「那个…不愧是队长…经过提点后这麽快就帮我把jīng液给榨出来了。

哈哈。

」  「那…那当然了…这毕竟玖远你提出的要求,身为队长当然是义不容辞的。

那那个以后玖远你要是还想得话尽管来找我。

」  「啊……那……那样的话以后就拜托队长了。

」  尴尬的两人含蓄了一会后,玖远就离开了,当然经过这件事,两人的关系怎麽样就很难说,不过满脑子都是刚刚的事情的两人今天晚上是别想睡着了。

  之后的几天里,玖远都会向太叔木栾提出泄欲请求,而为了完成自身身为队长的义务,太叔木栾也是义不容辞的。

  其实现在玖远试想过向太叔木栾要求肏穴泄欲,但既不想这麽简单的拿下太叔木栾的处女又害怕被『蚀神魂精』影响的太叔木栾会产生什麽过激的反应才作罢。

  当然玖远不可能这麽轻易就放弃的,一套计划早就在心里打好了草稿。

  为此,玖远这几天对太叔木栾的aì抚都没有让她高氵朝 。

看着因为xìng欲不断积累却得不到发泄的太叔木栾,玖远十分期待回到长城后的好戏。

             ————————  长城,浮华界第一雄关,就是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由八十位反虚期强者联手让地势擡高,聚土成山,整座城市就建造在山体之内。

  太叔木栾和玖远返回长城的第二天。

太叔木栾去递交任务报告,而玖远则是把队友的遗物给发去他们的家人手里。

而经过一晚的休整,两人原本在战区紧绷的精神终于得到了放松。

  玖远也开始了预定的计划。

             ————————  两道人影缓缓的靠近长城小队的驻地,而站在驻地门口等待的玖远看见后则是笑了笑并毫不犹豫的给了这两道人影各一拳。

  「好久不见了方洛,还有白云东。

」  没错,两人就是玖远的至交好友,身材魁梧但又胆大心细的枪炮师方洛,xìng格沈稳又机智过人的傀儡师白云东。

  「真是很久不见了,这麽久都没有联系我们,没想到你这家伙不声不响的就来到了长城呢。

」  身上扛着一把魔道枪械身上挂满子弹的方洛直接回了玖远一拳。

而身穿制式机关师服装的白云东则是向玖远点了点头。

  「看样子…过得…还可以。

」  「这不是没时间嘛,初来长城差点挂掉,为了适应这里花了不少时间。

」  一番寒暄过后,三人进到屋子里。

  閑聊了一下后,玖远直接进入到正题。

  「之前给你们的那个『蚀神魂精』怎样?上次传信符给了我使用的效果和注意情况看来是不错呢。

」  「那东西棒极了,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麽神奇的东西。

」只见方洛灌了一口酒后,直接拿出了一块留影石。

  「你看,这个女的是我们小队的孙尚香。

平时和我不对付,没想到用了『蚀神魂精』就轻易的把她变成了我的炮友。

」  留影石上一位蓝色双马尾的少女正趴在桌子上,头上的双马尾被方洛抓在手里,胯下每挺一下,少女就高呼一声,仿佛骑马一样。

  「现在我早上用手开枪,晚上挺摇打炮,每天都爽得飞起。

」  而一旁沈默不语的白云东则是擡了擡魔镜眼镜。

也拿出了一块留影石。

  「米琳…存在感弱化…注意度弱化。

」  画面中,一位高挑的金发美女正一口一口优雅的吃着饭,不管是用餐的姿势还插嘴的动作都表明这是位一等一的贵族。

如果排除掉她浑身赤裸,而她身边的白云东正用怒涨的ròu棒在她脸上摩擦并把jīng液喷射到她跟前的饭菜的话。

  「这才多久,你们两个还真是会玩啊。

」  看着画面中不断播发的各种yín秽画面,玖远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两位兄弟的脑洞。

  「玖远这一杯我敬你的,能有你这样的兄弟是和方洛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  方洛这句话可是发自肺腑,比心而问自己要是得到了『蚀神魂精』这样的宝物都不一定会拿出来给兄弟分享,这一滴『蚀神魂精』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

  白云东也点了点头。

  两人也没有问什麽『蚀神魂精』还有没有,或是道谢什麽的。

  过命的兄弟很多时候不需要说太多。

  白云东那独有的断断续续的说话方式问道:「你的那份…『蚀神魂精』…怎样用?」  对此玖远也很大方的把自己修改太叔木栾的常识方式说了出来。

  「不是吧,你还没有和她搞?」方洛有点无语,相较他拿到当天就把孙尚香给上了,玖远实在是有点慢。

  而白云东也认同:「恩…太谨慎…不好。

」  玖远并没有否认自己谨慎这点:「所以这次我也正好让你们帮帮忙。

」  两人听了玖远的想法后,方罗直接一排大腿:「好小子,看你这样子斯斯文文的,没想多鬼点子比我还多。

」  而白云东显然也十分支持,用他那断断续续的说话方式说道:「好计划…支持…现在…马上…準备。

」             ————————  太叔木栾行走在驻地里,不管驻地里有没有人,巡查驻地这是她每天必做的事情。

当太叔木栾来到玖远房间附近时,里面那交谈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来方洛还有白云东,难得一聚,这珍藏的好酒可不能不喝。

」  太叔木栾站在门外没有立即进去,透过灵视,没有布置任何隔离禁制的房间被尽收眼底。

见是玖远的朋友,太叔木栾也就没有过多注视,但交谈中的一句话吧正打算离开的太叔木栾给拉住了。

  名叫方洛的大个子枪手对玖远说道:「我说玖远,长城这麽多小队,你为啥偏偏选择太叔木栾的这个小队呢?」  「死亡率太高…不适合…建议离开」而方洛一旁说话莫名断续的叫白云东的人也同意到。

  这两人的问话显然狠狠的敲打在太叔木栾的心里。

长城小队的死亡率是整个长城都知道的,虽然太叔木栾从来不辩解,但不代表她不在意。

  太叔木栾相当想知道玖远的回答是什麽。

  「人很多时候都会相信命运这东西,我出来长城就被伏击了,不是木栾出现我恐怕已经死透了。

」  玖远仿佛回想到了初来乍到的模样:「就像与你们两个相遇一样,我和木栾相遇也是命运的选择。

  而我加入了长城小队这麽久都还没死,证明我的选择并没有错。

」  『命运』?  站在屋外的太叔木栾楞了楞,显然没想到玖远会这样回答。

但还没等木栾继续思考下去,立马在场传出了声音。

  「说谎」方洛一脸你能骗谁的表情:「相处了这麽久,就没听说过你的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

还命运呢。

」  旁边的白云东点了点头显然十分认同:「原因是…你喜欢…太叔木栾吧」  「你们在说啥?」玖远一脸你们的话我没听懂的表情。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也会有这种思春期小男孩的反应吗?」  看到玖远的样子,方洛就来兴趣了:「太叔木栾漂亮是漂亮了,但整一个木口木面的男人婆也就只有玖远你会喜欢了。

」  白云东也附和道:「口味…独特」  「喜欢她就追呗。

」  面对两个死党的调侃,如果不是太叔木栾站在门外,玖远绝对反桌:「喝酒喝酒,这麽多的酒还堵不住你们的嘴吗?」  站在门外的太叔木栾一阵发楞。

由小到大为了追逐祖父的背影,太叔木栾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修行和学习里。

  别的女孩子在讨论哪种胭脂好用的时候,她在挥舞着手里的刀剑。

别的女孩子在讨论哪家公子俊帅的时候,她在和老师讨论着行军对阵。

当同龄的女xìng纷纷结婚生子时,她还是默默的坚持着。

  恋aì这东西对于太叔木栾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也太陌生了。

陌生到现在听到玖远喜欢自己时,太叔木栾都不知道用什麽反应来面对。

  而就在太叔木栾发楞的时候,屋内再次传出了声音。

  「长城小队…太危险…不…建议…留下」  续白云东的话,方洛也劝说道:「我也这麽认为,长城小队每次执行这麽危险的任务,玖远你迟早出事。

来我小队吧,你在前面顶伤害我在后面疯狂输出。

而且我们小队的福利很不错的哦。

」  方洛说完便一脸坏笑的拿出了留影石。

播放自己姦yín孙尚香的画面。

  「你看这是我小队的福利哦,每天安排一位炮友给你发泄发泄。

」  方洛说完后,白云东也接上自己的留影石播放米琳的画面。

  「高贵少女…饑渴化身…榨干你。

」  两段yín秽至极的影像看得太叔木栾满脸绯红,而见玖远死死盯着影像,她不由得心里一紧。

  「卧槽,你们的日子还真是过得滋润啊。

不过呢,我还是想呆在这里。

」  听到玖远的回答,太叔木栾才松了口气。

  「恋aì中…的男人…果然是…无法理解。

」  「哦,没想到我们三个之中最好色的,每次去偷窥去逛窑子都是最积极的玖远居然会拒绝呢。

给我个理由,难道长城小队的福利义务会比我的小队好?」  「附议」  「那个,到现在为止。

那个,木栾只帮我口过…。

」  还没等玖远说完就被方洛给打断了,只见方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沖沖的说道:  「不是吧,危险xìng这麽高的队伍福利居然这麽差劲。

队员跟着出生入死,居然连最基本的泄欲义务都没法满足,这样的队长真不合格。

」  「福利…太…差劲了。

」  虽然是装的,但两人还是极力装出一副为玖远不忿的表情,尽力的劝说玖远离开,而玖远也一副死活不离开的态度。

  坚持了一会后,两人也就暂时放弃了。

  「劝说不了…不管…怎样都…不离开。

」  「但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憋了不久了,虽然兄弟没办法让你到我们队伍里享受这些福利,但还是有好东西给你的。

」  方洛贼兮兮的在储物袋里摸了摸,拿出了一块玉牌给玖远。

而白云东也一样,给了玖远一块留影石。

  「什麽东西来的?」看着手里的玉牌和留影石玖远疑问道。

  「这东西可不便宜,是长城有名的青楼邀请函,有钱也买不到的。

我花了不少的力气搞到。

」  方洛一脸你懂的表情:「原本打算效劳一下自己,但见兄弟你这麽憋屈就让给你好了。

」  「留影石…免得你憋坏了…这是甄姬的…这是蔡文姬的…这是虞姬的…这是莫邪的。

」  白云东一块一块的从储物袋里挑出,并向玖远说明留影石是哪位长城名妓的。

  「怎麽把…这个…也拿来了?」  见白云东看着手里那块青色的留影石,玖远问道:「这块留影石有什麽问题吗?」  「没什麽…这块留影石…是妓女的教学用,」白云东歪着头想了想:「当时买给米琳…让她学的…  忘记放在哪了…反正没用…给你。

」  说完便随手一抛,只见在那堆留影石上翻滚了一下最后轻轻的掉在了地上。

  毕竟不是什麽重要的物品,在场的三人都没有管继续聊天,但在屋外的太叔木栾却死死的盯着掉在地上的留影石。

  不久三人把屋里的酒喝光后觉得不过瘾,便结伴去酒馆继续喝。

  而见三人已经离开走远,太叔木栾一闪身便进入到房间里,拿起了玖远忘记拿走的留影石,神色诡异不知道在想什麽。

             ————————。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