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催眠清规 1-3]

[催眠清规 1-3]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第一话                北条心                导入篇  导入篇是集中的侵犯前催眠导入的场景,没有ròu。

只想看ròu的话请从第二话开始。

  我最近获得了催眠术。

  这还要从去年去世的祖父的粮仓失火说起。

粮仓因爲年久没人照管,加之冬日气候干燥,突然就燃了起来,裏面的各种东西都全部烧掉了。

  实际上因爲没人住,所以也没有人员伤亡,但是全家人都还是去确认了一下现场。

就在那个时候,我偶然地在废墟中发现了一个东西正在发出光亮。

  爲什幺会有光呢?爲什幺没有在火灾中烧成灰呢?而且警察和消防员之前调查的时候没发现吗?虽然有这些问题,但终究就是,只有我发现了那东西。

我接下来瞒着父母把这个东西偷偷放进车的后备箱带回了家。

  那个东西裏面就是一本催眠术的教学书。

我最初也半信半疑,但在父母面前仍然掩饰不了自己的兴奋。

  有了这个的话,我就能爲所欲爲了,特别是对女xìng。

  我花了半年完全学习了这本书,现在就要去实施催眠了。

  私立冷菜学园高中部虽然号称升学率很高,但实际上教学水平只是一个中等偏上的学校。

  作爲这所学校的高二学生,我现在正在学校的走廊向目的地走去。

  虽然有了催眠术,但我首先想到,我别说女朋友了,连熟识的女xìng都没有。

怎样才能催眠妹子呢?再者,这个催眠术也不是万能的。

虽然只成功导入一次就能爲所欲爲,但是过程却很难。

至少也需要十分锺以上的时间来接受催眠暗示,而且过程中必须只能有我和催眠对象两人,要是有人来打岔的话暗示也很难生效。

  创造无人打扰的和女xìng独处的环境,这就是我面临的第一道难关。

  这个问题,努力想想办法也是能够解决的。

  「心理护理」  我现在就在冷菜学园新楼一层走廊的尽头,平时只有做清洁才会踏入的地方。

学园的学生心理咨询室就坐落于此。

  这是爲那些烦恼于前途和人际关係的学生们设立的场所。

只要接受了预约,任何人都可以来到这个房间接受咨询。

这裏不会有人打扰,如果能把咨询人催眠操控的话就完美了。

  而且爲了给约谈的学生保密,来这裏的路上很难被别人看到。

咨询室外部的人也很难进入。

这裏真是一个合适的地方啊!  我先前已经提前做了预约,预约只需要在这间教室前面的投票箱写上自己的名字和希望约谈的时间。

  「砰砰」  轻轻地敲了敲门。

我虽然早有準备,但仍然非常紧张。

  「请进~ 」  门内传来了声音。

呀,是女xìng的声音,看来咨询人是位女xìng呢。

  「失礼了。

」我推门而进。

  只用一个词来形容这间屋子的内部的话,只能是干净了。

一尘不染的空间裏,有两个只在校长室见过的软皮沙发。

房间中部放着一张名贵的桌子,营造出一股会客厅的氛围。

屋子的四周只有书架和收纳盒,整体感觉十分空旷。

  这裏就是我预想的计划实施地了。

  「感谢你能过来呢~ 」  女咨询师笑瞇瞇地歪着头,十分美丽。

她看上去就像是个大学生一样,成熟之中又有一股年轻的气息。

整齐的女xìng西服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而这反过来让裙下的腿和手指显得更加妩媚。

一头乌黑的直发似流水一般,要是在拥挤的电车上我一定会偷偷摸一下。

  「……?怎幺了?」  「啊,没什幺,只是没想到咨询师是一位女xìng。

」  我虽然知道学校裏有专门的心理咨询师,但是没有考虑过是个什幺样的人。

我一直以来就很马虎,这是一个坏习惯,现在可得谨慎一些呢。

  「这样呀,看来学生们都不怎幺认识我呢。

」  「啊才没、没这回事呢。

」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咯~ 我叫北条心。

」  心做了个遗憾的表情后,重新向我鞠了一躬,优雅地低下了头,头发垂落在面颊上,尽显妩媚。

  我也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坐了下来。

  「我们这裏虽然叫做心理咨询室,但是谈论的内容也不一定要是深刻的烦恼哦~ 放轻松一点,不用那幺紧张啦。

」  「好、好的。

」  我一边坐着,一边看着对面的心。

也许是靠得很近的缘故,我更加局促不安了起来。

  「先来点茶吧!你要什幺茶呢?」  「您随意吧。

我没有什幺特别的喜恶。

」  「唔,那就试试推荐的红茶吧~ 」  心站了起来,背对着我向放茶杯的地方走去。

而我坐在座位上望着她的背影,特别是她的下半身。

黑色的紧身裙清晰地勾勒出了双腿的曲线,小小的屁股紧紧地贴在腿的上面,臀部的线条在她弯腰取茶杯时清晰可见。

  「嗯,好啦~ 」  心回头往这边看了过来,我慌忙挺直了腰桿。

  「请用茶。

」  「茶杯很圆呢。

」  因爲过于紧张,我的回应很缺乏逻辑。

可是这个茶杯真是又小又圆啊。

  心倒是心平气和自顾自地喝起了红茶。

  「……」  然后,心静静地等着。

大概是等着我提出话题吧。

不过即使是心理咨询,好像也没听说过直入主题的。

我不必慌张。

我看了看四周,把目光移向了时锺。

  「呃,请问约谈时间能够有多长呢?」  「今天没有其他人预约了,所以没有限制哦。

」  「那幺,中途要是有人进来的话……」  「没关係的。

如果实在有这个顾虑的话,把门锁上吧?这个房间隔音也好,除了我以外谁都不会听到你的话哦。

」  心温柔地微笑着说道,让人感到十分安心。

  学校的心理咨询师是一位大美人,而大部分学生都不知道。

这其中有什幺原因吗?  「呃,那幺,我有一个请求……」  虽然有一丝丝违和感,但是这是事关成败的一步。

我拼命地抑制住颤抖的双唇,做出了行动。

  心可能正在想着我会有什幺不安的事情吧。

不过她没有提出疑问,只是把门给锁了起来。

  「那个、在谈话之前、北条老师能不能先做一个心理测验?」  「心理测验……吗?」  「对、对不起,因爲我不知道北条老师是个怎幺样的人,值不值得信任……」  以测试心理咨询师爲突破口开始导入催眠,万一失败了,也可以拿测试心理咨询师是否知道催眠作爲借口。

  「诶,没关係的。

请随意测试吧!」  心可aì地摆出Yes的姿势,很快地同意了。

  就从这善意入手吧!一股罪恶感升起,但兴奋感压倒了罪恶感。

  「那幺……请您看一下这个。

」  我从包裏取出了一支圆珠笔。

  「这样可以吗?」  心没有提出什幺疑问,凝视着那支圆珠笔。

  「不,再往前端一点,请尽量盯着笔的圆珠。

」  「那周围……好像画着什幺东西。

」  「是的,请您仔细看着。

」  这支圆珠笔是我挥洒汗水凝结而成的结晶。

圆珠笔的前端画着我自己绘制的画,画是按照祖父书上书写的催眠术导入的样品绘制的複本。

一直盯着这幅画的画,就会形成视错觉看到几种图案。

心正在仔细地盯着这幅画。

  明明有明确的形状,但是却分辨不出形状。

这完全吸引了心的注意力,眼睛开始疲劳。

  「总觉得……形状很奇怪呢。

」  「请仔细观察。

这是一副怎样的画呢?」  虽然很疲惫了,心也没把视线从画移开,拼命地辨别无法辨别的画,非常认真。

太好了,看来能够成功。

  爲了不让她做出适当的判断,我把笔偷偷转动了一个不被察觉的角度,使得形状识别更加困难。

这样可以让她精神更加集中,进而进入下一个阶段。

  我开始左右摇晃这支笔。

  「……」  「…………」  我什幺也没有说,心就跟着这支笔摇晃了起来。

我尽量不发出声音,只是静静地摇动着手。

心渐渐地将意识集中到了双眼。

  咨询室非常安静,这有益于我的催眠,使得花费的时间要比我想象中的少。

  这个方法是在接受暗示的基础上限制五感。

现在只保留视觉,其他的感觉都尽量排除在外,这样就可以制造出容易渗透思想的状况了。

  「……」  笔的摇晃幅度逐渐变大。

话虽如此,摇晃幅度也只限于她眼睛能追赶到的範围,太大的动作还不合时宜。

  我一直盯着心的双眼,确认她是否眨眼。

  才开始还有自然的眨眼,但随着导入的进行,已经一分多锺没眨眼了。

剑道选手有集中精神不眨眼的现象,这与之同理。

  我这才确信心已经完全集中于这支笔了。

  我确认手表的秒针又转了一圈。

等了很久,她已经大概三分锺都没有眨眼了。

  是时候了。

  「……眼皮逐渐变得沈重起来吧。

」  我尽量小声地私语。

同时我慢慢将笔向下移动,做出轻轻落下的动作。

  心没有回话,听了这句话后眼皮逐渐变重,最后闭了起来。

也许,我现在正走向她的内心深处。

  「那幺,请睁开眼吧!」  在那之后,我用清晰的声音唤醒了心。

  「……欸?」  心还没理解到发生了什幺,但也逐渐地恢複了平静。

  「那个,是心理测试吧。

」  「是的,已经结束了。

结果也出来了,北条老师非常值得信赖呢。

」  「这样啊,那幺……」  心做出了开心的表情,双手合十。

  就在这个时候,我再一次将笔掏出。

先恢複意识,再从清醒中落下,安心的瞬间人是最没有防备的。

这番操作更简单更深入地降低了她的意识。

  这次没有说话,心也闭上了眼睛。

  「请睁开眼睛,偶尔也眨下眼。

」  「……」  这次爲了不让心醒来,用安静的声音做出了指示。

心听到后就睁开了双眼,就像听到了向右转就右转一样。

  「……」  心睁开的眼睛的瞳孔裏,仿佛注视着虚空,裏面充满了仿徨。

肩膀无力地耸着,身体虽然没有倒下,但是却没有了力气。

  成功了!  我做出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来到这个阶段基本上宣告了成功。

  心现在正处于心的最深处了。

  「你现在处于最舒适、最愉悦的状态。

一切的痛苦都被解放,没有任何痛苦。

非常幸福,想要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  「……」  「然后,只有跟从我的指示,才能保持这种状态。

因爲,是我来到这裏,你才达到这种状态的。

」  心没有回话。

虽然很在意暗示是否生效,但是也没有办法。

  那幺,通过这条指示来看她会不会听从我的指示吧。

  「接下来,请一定用『是』或『不是』来回答我的话,明白了吗?」  「……是。

」  回答了!好,太好了!  爲了尽量避免失败,催眠得循序渐进,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现在心情很好,是吗?」  「……是。

」  「你是不是想保持这种状态?」  「是。

」  「那幺,今后我说出『一起玩吧』的时候,你就会进入现在这种情况。

只有从我的嘴裏说出的才有效,其他人无效。

没有我你就不能变爲现在这个状态。

」  「……是。

」  「而且,这个美妙的状态你是记不起来的,但这裏说的话全都会印刻到你的内心深处,这裏说的事情一定会去行动,这样这个状态会更加快乐、美妙。

」  「……是。

」  好,目前爲止还十分顺利。

接下来是最后一步了。

我走近了心。

  「……」  「……」  我对着毫无防备的心咽了下口水,但是现在还没到动手的时机。

毕竟是心理咨询,还不知道心是不是在配合我演戏,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xìng。

  我慢慢地伸出了手。

  「……」  我狠狠地掐了心的脸颊。

我通过痛觉来确认是演技还是真的陷入了催眠。

这种程度的疼痛还不会让人从催眠中醒来。

  而且目前爲止,如果确认是演技的话,都还能以测验作爲借口收尾。

  「……」  没有解除。

心的脸都被掐红了也没有任何反应。

  「成、成功了……」  我情不自禁地用言语表达出我初战告捷的喜悦。

而且这次首次成功还有着天降之喜。

本来我才开始只打算把心理咨询室作爲基地使用,没想到心理咨询师还是一名美女。

这样,我在首次催眠成功的同时,还得到了第一个欲望的排泄口。

  我确信了,梦一样的人生开始了。

  感谢爲我开创最美好人生的催眠术!                第二话                北条心              无意识丧失篇  咨询室裏的美女北条心已经深陷入催眠状态,无力地坐在沙发上。

似水的长发从肩部垂落,樱色的嘴唇有气无力地吐息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虚空,紧裹的西服现在显得十分诱人。

  「……」  深陷催眠的她在内心深处已无法逃避和否定我的话语。

就像人的本能一样,我说的一切就是她的全部。

  「首先是……」  我更加靠近了心。

这还是我第一次和陌生女xìng如此贴近。

  我试着摸了摸她黑色的紧身裙,虽然裙子的触感很粗糙,但也感受到了隔着薄布的大腿的ròu感。

  「天气挺热呢,把上衣脱掉吧。

」  「……是」  虽然还只是初春,但今天气温却有点高。

当然,实际上也没有到需要脱衣服的必要。

不过即便是强加于人的催眠,随便找个理由进行指示也能够更加容易进行,这大概是理解层次的问题吧。

  心慢慢地脱下了自己的黑色西服上衣。

心将自己的衣服脱下,对我来说仿佛就像脱衣舞一般,当然实际上并没有变成赤裸。

  现在的心只穿着一身白色衬衫,比想象中更大的胸部浮现了出来。

仔细盯着看的话还能看见心的内衣。

  我没有让心继续脱下去,而是用右手毫不留情地猛抓上了心的左胸。

  「好软」  第一次触碰到的胸部是如此的柔软。

就像是将手伸进了不会崩塌的果冻裏一样。

我将手用力紧握住胸部,将手指插入到两胸之间。

  但是心却至今毫无反应。

  「……」  「没有反应果然很无聊啊。

」  第一次的话就要好好玩一下嘛。

我略作思考,开口道:  「你是不是以前自慰过?」  「是……」  「那幺,请回忆一下,慢慢地回忆一下那个时候的愉悦。

」  「……是」  心立刻有了反应,脸颊微红,还稍微有点发烫。

  我在这个状态下,又摸了摸胸。

首先温柔的握着,抚摸着,然后再强烈地摇晃。

  心在我的抚摸下回忆起了更加舒服的时刻,记忆中的舒适与ròu体上的快感糅合在一起。

  「是不是很舒服?」  「是……是……」  「每当你被这双手触摸的时候,你就会想起此时此刻的快乐。

」  除胸之外,随后我把大腿、脖子、上臂以及周身都摸了一遍。

而心也在触摸中做出了反应,就像我的指示一样。

  「舒服的感觉,一点点,一点点地变大。

现在的快感是一……我数到二快感就变爲两倍……数越大,快感就变得越强烈……」  通过回忆和我的触摸,让这副身体沾染上更深的快乐吧!然后将这记忆储存,像加法一样,将体内的快感积蓄起来。

  人类只要脑子裏怎幺想,身体就会怎幺做。

我的所作所爲就是直接向脑子裏面加入安慰剂一样。

  「啊……啊啊……」  「三」  「——啊!」  此刻心整个头向后仰起,嘴巴张开,肩膀紧绷,身体不自然地痉挛着。

这种状态持续一段时间后,肩膀像脱力一样放松,全身松弛,嘴角流下了邋遢的口水。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高氵朝 吗?我第一次见到如此的情形。

  「哈……啊啊……」  心不断地吐息着。

  催眠的发情还没有解除,也就是说即使达到了一次高氵朝 ,快感还会持续下去。

  我慢慢地将手伸入了心的裙子裏面。

  指尖有着前所未有的触感,摸到了湿湿的东西。

  果然没错。

  「太好了……」  都到这一步了,剩下的只有前进了。

我无法掩饰自己的兴奋。

支配女xìng的充实感逐渐变成了想侵犯这个女人的欲望。

这之后的步骤,我都已经想好了。

  「接下来我无论做什幺,你都不会注意。

你不会介意我做的事情。

会话照常进行,无论如何都不要在意我的行爲。

」  「……是。

」  「接下来,你会从这个美妙的状态中解放出来,但是你一定会遵守至今爲止的命令。

否则你再也达不到这个幸福的状态。

所以,请遵从我的命令。

」  「是。

」  「然后,恢複意识后,和我交谈,和我做心理咨询。

」  「是。

」  「心理咨询需要信任对方,所以北条老师,请把你的所有事情告诉我。

无论是多幺讨厌,多幺羞耻的事情,都必须告诉我。

」  「……是。

」  我可不想扭曲心的xìng格和她做aì。

把她精致的个xìng保留下来,并让这种个xìng在无意识中崩坏。

我想侵犯的是心的心,在完全了解心的基础上,夺得她的一切。

  这可能是一种歪曲的xìng癖,但是这也是催眠的乐趣所在。

  「那幺接下来,你的意识逐渐恢複……慢慢地,就像从大洋深处,慢慢地浮起来……嘿,已经到水面啦!」  我回到了位置,逐渐加重语气,最后敲了一下桌子。

  心听到了这个声音后也清醒了过来,似乎什幺事情都想不起来。

此刻的心歪着头,可能感受到一丝违和。

  「怎幺了?我们开始心理咨询吧。

」  「嗯……嗯!是的,我们开始心理咨询吧。

我们必须互相信赖,并对此而做出回应。

」  通过话语,我有意将心的意识导向另外一个方向。

我刚才已经决定了心应该做的事情,因此将之执行的想法异常强烈。

  「那幺,我就先来说说我的事情吧!」  「好的,我很在意北条老师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  「但是,从哪裏说起比较好呢~ 」  心眉头微皱,想着话题。

  我轻轻地走上前去,用手指戳了戳心的额头,试验一下心会不会注意到我。

  「不如讲一下老师你爲什幺会来到我们学校做心理咨询师吧?」  「噢,好呀~ 」  我已经和心靠得非常近了,还産生了身体接触,但是心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好机会呀!  我毫无顾虑地强行拉开了心的大腿。

  「我最初做心理咨询的目的是——」  隐匿在黑色紧身裙下的内裤映入了我的眼帘。

因爲双腿被大大分开,裙子张开得就像要破了一样。

我用力地将连裤袜的裆部给撕烂。

  「其实我还在进修,没有毕业,只不过已经修完了所有学分。

」  「也就是在这所学校在职学习?」  「……是的。

有点羞于啓齿的是,这所学校的校长是我的堂兄,我托了我阿姨的关係……」  撕破裤袜后,我终于能瞻仰到心的内裤了。

内裤相比紧身裙顔色更深更黑,还有一部分因爲刚才的高氵朝 而稍微湿润。

我用手将内裤强行拉开,根本不管这内裤有多高档。

  「这样啊,那羞于啓齿的,是指靠关係走后门吗?」  「嗯,是的。

本来我毕业后的进路没有着落的,但是亲戚告诉我只要是家族的産业都可以去。

」  「欸,也就是说你家是名门望族吗?」  「啊,不、不是这样的。

只能说是亲戚之间的联係很紧密罢了……」  心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此时心的双腿被我分开,连内裤被我脱掉这件事情都没有注意。

我再将心的右腿给擡起,这样我就第一次看到了心的yīn道。

  「剃了毛啊……」  「怎幺了?」  「啊,没什幺,请您继续。

」  「好。

啊、」  我摸了一下心的xiāo茓,软绵绵的,富有弹xìng。

  心仍然没有注意我,但脸上有了反应,因爲催眠的效果还在继续。

我之前施加的「只要我触摸就会回想起自慰时的感觉」的暗示,她刚才一直在说话没有察觉,现在中断了一下才意识到了自身的生理变化。

  「……啊、」  「那幺您能告诉我您对来自家族的关照的看法吗?」  「……我觉得是一种过度保护。

嗯……不是通过我的实力获得的地位让我感到些许不满。

」  我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将ròu棒暴露在空气中。

然后我更加靠近了心,将我的ròu棒插入了心的xiāo茓中。

  「也许就是这个缘故,虽然我获得了这间专用的教室,但是知道的人却很少。

我还需要…让…大家……啊、啊啊啊!」  我把我的ròu棒压在心的xiāo茓上,猛地插了进去。

完全封闭的xiāo茓被强行打开,随着ròu棒的推进,xiāo茓像摊开了一样。

  心的大声叫喊可能是因爲疼痛和对敏感的yīn道的反应吧。

因爲自慰的设定,所以敏感度也有了提升。

只不过更令我惊讶的是,从xiāo茓中流出来的血。

  也就是说她是一个真正的处女。

她不仅是一个美女,还是一个处女。

  我愈发不能抑制自身的兴奋,粗暴地进行抽插。

  「啊、啊啊、」  「请问,发生了什幺事情吗?」  「没,什幺也……啊、唔!唔、」  心捂上了嘴,颤抖着抑制身体的疼痛。

  没用的。

  我粗暴的拉开心衬衣的扣子,蛮横地将手伸入暴露在外的胸罩中,开始直接揉捏心的胸部。

腰部不停前后运动,整个身体的血感觉都集中到了下半身。

  「所、以……如果可以、……这种状、况……」  心拼命地想维持正常的对话。

这更加激发了我的兴致,打消了我的顾虑。

  一直在富有教养的家中长大,最终却这样莫名其妙地便宜了我这样的男人。

这对心来说无异于像被雷劈一样厄运吧。

不过不管怎幺说我都要感谢心的家人,让我的第一次的女人是这样一个纯洁无暇的人。

  「真是好父母呀,值得尊敬。

」  「但、但是……有点难、受啊、啊啊!」  心努力地假装成平时的样子,实际上会话已经几乎不能正常进行。

我面对着这样的心,毫不留情地做着活塞运动。

  然后,我就要到达极限了。

没有忍耐高涨的shè精欲望,直接在心的yīn道裏释放了出来。

  「感谢能得到您的信赖。

」  「啊……啊、啊……」  我说着客套话,心却毫无反应。

  心精神恍惚了起来。

我最终停下了动作,xiāo茓内jīng液黏糊糊的异物感让心尝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

  我把我的ròu棒从心的xiāo茓中抽出,并将残留在ròu棒上的jīng液擦在了心的大腿上。

从xiāo茓到大腿,再到我的ròu棒被jīng液和aì液的混合物连接着,让这间屋子裏充满了异味。

  「欸?」  因爲无力而躺在沙发上的的心突然发现了挂在墙上的上衣。

  「我……是什幺时候把上衣脱掉的呢?」  那件衣服是我命令脱下的,但是与催眠的限制没有关係,因此心能够觉察到。

但是心对自己被侵犯、衣服淩乱、全身黏糊糊的事情都没有觉察。

这个对比又进一步引发了我的施虐心,变得更加兴奋。

  「您可真是一个好的谈话对象啊。

」  「……哈?」  「一起玩吧。

」  我说出了事前设置的关键词。

  本就处于恍惚中的心身体更加无力,眼睛也失去了色彩。

  这就是催眠状态。

  「接下来除了『是』和『不是』以外,还要重複我说的话。

」  「是,重複……说的话……」  心先前的xìng奋一扫而空,小声地回应着。

  后面的指令都开始複杂了起来,因此有必要确认一下心是否理解。

  在刚才的xìng交中,我也获得了很多关于心的信息。

利用这些信息,能更好地完成我本来的目的。

催眠心这样一个美女本来就是一个意外之喜,而本来最大的目的实际上还是把这裏当作我的基地。

心不仅要成爲我的催眠对象,还要成爲我进一步实施催眠的帮助者。

  心的心中有着对家人把她安放于此的不满,这个不满是对家人把自己的立场强加于她的不满。

也就是说,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选择,无论是什幺她都会自豪。

  就将这一点进行歪曲吧!                第三话                北条心              发情奴隶化篇  「好,就这幺多了!」  经过一通暗示,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複杂的指示很多,而且爲了能够理解还重複了很多次。

  「心非常优秀。

」  「……」  「那幺接下来我一拍手你就会醒过来。

刚才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是……记住了。

」  心长时间地保持着面无表情,口水从嘴角流了下来。

我用手指擦掉了口水,心毫无反应。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夺取这个咨询室了。

  如果直接用催眠让心觉得这裏属于我,可能也能成功,但这样也太无聊了吧。

而且我想要的是一个牢固的基地,而现在的暗示实际上能达到的程度还不能预料,因此爲了安全起见也应该通过催眠诱导而非催眠强行逆转心的意识。

  「嗨!」  我拍了拍手,解除了心的催眠状态。

  心立马醒了过来。

她首先将自己的服装整理成看得过去的样子。

只是看得过去的样子。

  「欸?」  心在高氵朝 后仍然有点迷糊,不过心裏也存在着一些疑惑吧。

例如,爲什幺和我说话的时候,身体会出现那幺糟糕的状况呢?  「有什幺事情吗?」  「啊、没!什幺事情都没有!」  心突然含羞了起来。

爲了不让我觉察到而对我撒了谎,想必还认爲我没有发现吧。

  「对、对不起。

总觉得好热啊。

」  心敷衍着,想掩饰自己的狼狈。

  心无意识地用手去端茶杯。

  就是现在!  「啊……」  我假装手滑,碰了一下心的手。

  心的身体马上僵硬了。

  「四」  「……啊、啊啊、啊!」  心喘着粗气,掉下了沙发。

  才开始设定的念数、触摸就获得快感的设定还有着影响。

数到三就高氵朝 的心的身体,在数到四的时候会有怎样的快感呢?  「哈……啊、啊」  心虽然度过了一波快感,但是仍然保持着发情的状态。

  心躺在地板上,面红耳赤,两腿禁闭,双脚不停互相摩擦着。

  这间教室的地板上都铺满了干净的地毯,大概除了我脚踏上以外的地方都非常美丽吧。

  「北条老师您怎幺了!」  「没、没什……幺。

啊、啊啊!」  我佯装不知地靠近了心,然后摇着她的肩。

刚才简单的触摸就让她快感连连,更不用说现在的接触了。

心对此做出了反应,躺着的身体弯成了一把弓,像是达到了高氵朝 。

  「哈……啊……」  心即使如此也无法减轻自己的痛苦,因爲我一直没有放手。

  「对不、起,只、是有点热……」  想隐瞒自身的状况呢,不过心现在的状况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了。

  估计是想不出借口了,此刻的心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头发淩乱,没有说话。

  我把目光移向了心的双脚。

心两只脚仍然在不停地摩擦,以至于能听到紧身裙撕扯産生的声音。

心虽然拼命地想抑制自己的动作,但她自身的欲望却毫不保留地暴露了出来。

  催眠期间,我对心做了限制,不能用手触摸自己的下半身。

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能触摸,这肯定很让心着急吧,而身体的瘙痒将逐渐成爲无法忍受的痛苦。

  「啊、啊……又、又!爲、爲什……啊啊、!」  心无视了我的存在,沈浸在了自身内心深处升起的快乐之中,几乎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现在就是我出场的时候了。

  「哈、啊?爲什、什幺?」  心发出了不解的声音,然后擡起头看向自己的下身。

  「爲、什幺?」  身体在高氵朝 前的一瞬间冷静了下来。

  我先前做了催眠暗示,在达到一次高氵朝 后,心无法只靠自己再次获得高氵朝 。

  「爲什幺,爲什幺!」  心因爲身体没有达到绝顶的状态而连续发问。

她拼命地摩擦自己的双腿,想要获得更多的快感,但是在暗示的作用下却永远无法做到。

  「北条老师您没事吧?」  「啊!?」  我好像很担心地叫出了声。

  刚才忘记了我的存在的心立刻觉察出了自己的所作所爲,脸瞬间变得刷白,表情yīn郁,就像从悬崖上坠落一样。

  嘛,按照通常思维来说,让学生看到这种情况,心的人生就完了吧。

  「没、没关係的……」  「真的吗?总觉得从刚开始老师您的腿就……」  「不用在……!啊啊啊啊啊!」  心到达了她第二次的高氵朝 。

不对,第三次、第四次高氵朝 也接连到来。

单靠自己的力量是达不到高氵朝 的,而此刻的我用手抚摸着心的大腿,搂着心的腰,因而心达到了高氵朝 。

  「啊……啊……」  心还沈浸在自身高氵朝 过后的余韵中。

  「五」  「呀、啊!啊、啊……」  然而,余韵还没从身体中散去,更大的一波快感汹涌而来。

当然,这是心靠自己无论如何都达不到的。

  「那个……那个……」  心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向我靠近。

  也许是因爲高氵朝 带来的无力,心只能勉强地移动自己的下半身。

  靠近我之后,心说道:  「你能够摸、我一下吗?」  大概是因爲心再也忍受不了身体的渴望,然后明白了我的手可以解除自身的痛苦。

接下来,我就可以摘下僞装的面具,做出邪恶而真实的表情了。

  「发生了什幺吗?」  「身体、变得、奇怪了呢……」  「难道说,您发情了吗?」  我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心被我的话吓了一跳,皱起眉把头别了过去,应该是明白了自己现在的状况并非是简单的身体不适。

  而我从进入房间开始就没有任何不得体的动作,如果硬说有的话也不过就是用手摸了一下心。

  「我,是真的有烦恼的事情想和您交谈,但是北条老师满脑子裏都是想的这种事情吗!」  「不、不是的……啊!!」  心还想狡辩,但是已经无济于事了。

都到这种地步了,再怎幺解释都是徒劳的了。

  而我,在这个时候还要乘胜追击。

  「我从一开始就非常奇怪呢,爲什幺我一进门您就把整个胸罩给露了出来。

」  「欸!?」  心听完我的话立马看向了自己的胸前。

衬衫之前在被我粗暴脱下的时候,中间的几颗扣子被扯掉了,因此正中的黑色的胸罩能被轻易窥视。

  「怎、怎幺回事!」  「而且,从刚才一直可以看得到那个……」  我卷起了心的裙子。

  「哎呀、你在做什幺呀!」  「看吧,内裤也没有穿。

」  在我卷起的裙子裏没有内裤,能够清晰地看见心的xiāo茓。

  「怎、怎幺会!」  「真是令人失望啊……人家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来谈论自己的烦恼呢。

」  「不对!这是啊、啊啊啊!」  就当心不存在一样,我拿手指按住了心的xiāo茓。

心再一次到达了高氵朝 ,口水不断从嘴中流出,身体一抖一抖地痉挛着。

  「六」  紧接着,我再一次提升了心的敏感度和快感。

  「哈、哈!啊啊啊!」  心全身不停地颤动,不过考虑到长时间的高氵朝 可能会对身体带来过重的负担,我还是把手收了回来。

  「不、不对,这是怎幺回事啊?」  「不……对……」  「没有哪裏不对的。

您太令我失望了。

您嘲笑人家的痛苦烦恼,并以此爲乐,甚至做出如此变态的行爲。

」  「那种、事情没……」  控制心发情的开关本来只是回忆自己自慰的愉悦,我的触摸能够将这种愉悦叠加。

这样心就能够将这两件事情联係在一起,将我的存在和自身的xìng欲给结合起来。

  心甚至连归咎于我的想法都被我用催眠封印了。

此刻的心对自己理解不了、逃避不了的癡态连解释都做不到。

  「我……我……」  只不过,心还在忍耐着。

刚才「请摸我一下」已经是她最低限度的话语了,理智仍然在尽力挽救她。

  不过她已经无法从我手中逃走了。

  「不知道爲什幺,有点奇怪……呜呜!」  心因爲我施加的不能触摸下体的限制而不能把我刚才卷起的裙子给恢複原状。

在无法满足的情况下,自己的xiāo茓暴露在外的状况下,一边摩擦着自己的大腿,一边拼命地爲自己的解释,这场面实在是有趣啊。

  「……哈、啊!!又、又啊啊!」  然而没有我的触摸,心的身体却没如愿达到高氵朝 ,身体始终残留着达不到高氵朝 的欲望。

而且,刚才我还提升了心的敏感度。

  「哈……?我要回去了。

」  「等、等一下!」  心拼命地挽留我。

  嘛,即使心处于现在这种状况也能够理解,现在放我离开显然不是良策,可见心的精神力还是蛮强的。

  如果现在放我离开的话,她一个人也无法动弹,不得不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继续这种状态。

即使是快乐,过了度也是一种痛苦啊。

就算没有精神崩溃,这件事情也不可避免会成爲引起救护车出动的大事。

而如果我现在留在这裏帮她的话,只要我不把现在的事情说出去,即使丢了清白也还能够想办法。

  「我回去了的话,您是不是会一直发情到明天?还是直到类似门卫这样的人过来?您是把我当作一个方便的消除xìng欲的工具了吗?」  「不、不是的啊、啊啊啊!」  「真是的,只是摸一下就变成这样了吗?刚才我就摸了一下啊。

」  只是摸了一下,心就抑制不了自身的xìng欲了。

这样的话,心不得不考虑一下接下来该怎幺办了,也就是如果不做aì的话可能就无法逃脱现在这种状况了。

  应该是想做aì了。

  而我也因爲看着心的癡态而拼命地掩盖自己下半身勃起的事情。

要不是刚才已经射过一次的话可能情况就糟糕了。

  「但、但是」  心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残存着一丝理xìng,她明白做aì是一个不可逾越的红线。

但是,对这根线的过分重视,也正是她的弱点。

  我清楚地明白,虽然心残存理智,但十分薄弱,于是强行将话语施加给她:  「不行哦。

对于学生来说,老师就像是圣职者一样,怎幺可以做aì呢,这会导致身败名裂啊!」  「啊、啊!但是、啊……」  「那幺,能够避免这种情况就好了。

比如说,成爲我的奴隶怎幺样?」  理由非常牵强,甚至完全可以说是胁迫了。

但是这对心来说却如同救命稻草一般。

心作爲一个服务他人的心理咨询师,职业是非常高贵的。

如果这样和前来咨询的人做aì,就是否定了自身的存在。

但是如果成爲了奴隶的话,即使是失去了人的待遇,也只是履行了自己的义务。

向主人献出自己的身体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奴、隶……」  「对的,奴隶哦。

」  然后,我将奴隶的义务印在心的脑海裏:不能做对主人不好的事情;主人的快乐是奴隶最大的快乐……还有很多其他爲我提供便利的设定。

  心如果承认自己是我的奴隶的话,她就不得不接受这些义务的制约。

  而且,这是心自己做的决定。

  我从刚才準备到现在的这一切,都是爲了不通过催眠,让心凭心成爲奴隶。

  「……」  「……不行吗?」  心纠结万分,思考着要不要堕落至那种地步。

可能是因爲现在刺激不够充足,似乎还能够忍受这种状况,因此心的心中逐渐升起了拒绝的想法。

  「那幺」  「……」  「最后!」  爲了打破这最后的幻想,我将手指伸入了心的xiāo茓当中。

  心才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但身体立刻做出了反应,全身的毛发都竖立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高氵朝 排山倒海般袭来,无尽的快感填充了心。

而且如果我的催眠还有效的话,此刻的心中应该还有着许多幸福感。

  「愿、意」  「什幺?」  「愿、意成爲……奴、隶……哈啊、!愿意!」  「请您说得再清楚一点。

」  「我愿意成爲您的奴隶!」  成功了。

  就像赢下了一局比赛似的,我听到这个宣言后笑容满面。

  「好的,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呢。

不对,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  「啊、啊……啊」  「心,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了。

」  「……是、是的。

所以……」  「所以,我要进来咯。

」  摸一摸已经根本不够了。

我的ròu棒已经达到了极限,我立马脱下了裤子,将ròu棒塞进了心的xiāo茓中。

  「等、等一……啊啊啊啊!哈,啊!」  完全不管心的话语,一插到底。

  心的xiāo茓裏已经充满了aì液,也不知道裏面还有没有我才开始射出的jīng液。

  「七、八!」  「啊——!」  我直接一次xìng提升了两级的快感。

心没能承受得住这突然而来的一波快感,高声发出呻吟,一下子昏了过去。

我再一次地像活塞一样,强行动了起来。

  「啊,啊,啊,哇,停下来,慢点啊啊,啊!」  心的身体一直颤抖着,每次ròu棒顶到底时都会迎来一波高氵朝 ,心几度昏了过去又被快感唤醒。

  果然给身体的负担还是太重了呀。

  「那就,快点结束吧!九!」  「啊,啊!」  我也开始不受控制起来。

心的xiāo茓受到兴奋的身体的影响,蠕动着刺激进入其中的ròu棒,四壁挤压着不让ròu棒离开,花心吮吸着我的马眼,像是在榨取我的jīng液。

与身体的负担相反,心的生理本能发挥着作用。

想必现在的心一定处于谁都无法想象的快乐之中吧。

  如果心髒麻痹突然死亡就不好了,得赶紧结束掉才行。

  「来了,十!」  我用力地挺腰,将ròu棒送入仔宫,射出精华。

喷薄而出的jīng液在xiāo茓裏泛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心放声尖叫,喉咙都要喊破了,然后倒下昏了过去。

心达到了数到十的快乐,身体已经撑不住需要休息了。

心的心怦怦直跳,两腿不断颤抖。

脸上挂满了不知是口水还是眼泪,xiāo茓中也是一片狼藉。

  我拔出了我的ròu棒,静静地看着从中溢出的jīng液。

  我半开玩笑地按了一下心的肚子,立刻发出了噗哧噗哧的声音,紧接着各种液体的混合物从xiāo茓中挤了出来。

  「餵餵,你在干嘛呢。

」  「……啊……啊、」  心在昏迷的同时,失禁了。

  我笑着将ròu棒上的液体往心身上擦。

  「餵,起来啦。

」  一直等到了晚上,我用脚摇晃着心的肩膀。

  「嗯……唔」  我不停地扇着心的脸,试图叫醒她。

毕竟做aì做到昏厥,心从来没有睡得过这幺深吧。

  心刚才绷紧的ròu体逐渐放松恢複了力量,痉挛的身体也逐渐恢複了正常,凸显出了心的身体曲线。

我胡乱地将本是半裸的心脱得一丝不挂。

  「……啊」  恢複原状的心慢慢了立起了上半身。

  「啊……啊……」  刚醒来的心的眼睛捕捉到了我。

不知爲什幺,心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两眼裏饱含着aì慕。

就像刚出生的小鸟看到了母亲一样,像我靠近。

  「主人……」  看到心忍受着xìngaì之后腰部的疼痛,从地板上爬起来想要到我的身边来的心的样子,我居然有一丝感动。

  我等着心来到我的身边。

  「给我舔。

」  然后我把还没穿裤子的脚伸到了心的面前。

心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开始用舌头舔起了我的脚。

  「哈……哈……」  心似乎把这当作了高尚的契约,满脸欣喜如癡如梦地动着舌头。

  我被这一连串动作给感动了。

  「你是个,什幺东西?」  「是你的……奴隶……哇!」  我粗暴地、全力地拧了一下心裸露的rǚ头。

心对疼痛做出了反应,身体倒向了我,因爲腰擡不起来,只能勉强靠着膝盖。

这份疼痛说不定对心来说是一种幸福。

  选择了成爲奴隶啊。

  通过奴隶这个单词,平时无法接受、无视人权的限制都能够被接受,而心因爲催眠的缘故对此毫无违和感,只是用心去接受。

深知开弓没有回头箭,但心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个选项。

  这个决定既不来自于父母,也不来自于亲戚,而是实打实的心自己的决定。

无论这个决定多幺错误,对心来说都是值得自豪的。

心的内心深处就是想要成爲自己决定的自己。

  「清理。

」  「是、是的!」  心开始舔我的ròu棒,绷紧了脸颊,露出了可aì的神色。

  接下来,我又把心的胸拧了起来,再向上拉扯。

  如果再这样下去,我肯定又会勃起吧。

  「已经够了。

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以后还是要努力工作呢。

心,爲了我活是件幸福的事吧?」  「是、是的!如果是爲了主人的话。

」  「不过也谈不上到这种程度啦。

今天要收拾好……」  我环顾了一下乱糟糟的心理咨询室。

破碎的衣服散落一地,房间裏充满了男女交欢带来的液体和异味。

  「这样说来,衣服怎幺办呢……啊,包裏好像有一套运动衫。

」  恐怕心没有更换的衣物,只好先借给她我的衣服了。

  「那,那个……」  心忐忑不安地说着话,脸上挂满了红晕,眼睛不敢盯着我。

也许是要提出什幺不好的建议吧。

  「怎幺了?如果是收拾的事情的话,我干点活也可以。

」  「啊、不是的!那种事情怎幺能让主人来做呢!全部都由我来做,请让我来做!」  「那幺到底是什幺事啊。

」  「那个……收拾完毕以后……如果,如果……您有空的话……我的家……」  心说了这句话以后,紧紧地闭着双眼,身体向后缩了一下。

  「家?难道没有你那过度保护的父母吗?」  「因爲我想自立……所以一直一个人生活。

」  「哎呀。

」  也就是说,心是在邀请我回家啊。

  心还在爲此而感到的羞涩,与心现在全身赤裸的对比令我不禁嘴角上扬。

  「啊,那个,主人,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  「行吧。

」  无论怎幺说,都是件好事。

说不定能成爲除了这个咨询室以外的另外一个据点。

  心听到我的回答后欣喜万分,表情一下子明朗起来,浮现出了满脸的笑容。

  就像把毒撒到盘子裏一样,让心的全部都变成我的东西吧!  仅仅是一天,心的一切都改变了。

                                   【完】  。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