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疯狂的xìngaì经历]

[疯狂的xìngaì经历]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再过一个月,丈夫就要从大陆回来了,一想到这里,茵玟就不由得闷闷不乐起来在丈夫出差的这三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先是失身于老舅,接着又与高中同学的儿子--小健发生关係,还在KTV里与不认识的男人疯狂地做aì;之后又陆陆续续与表哥、姐夫、阿箭交欢,甚至还与自己小叔--顺平发生了禁忌之aì。

这些事里,有些可以船过水无痕,有些却像是挥之不去的恶梦,紧紧地缠着自己。

像老舅、姐夫与表哥这类人,就如同盯上猎物的豺狼般的紧紧黏着自己,茵玟甚至在一天之内分别跟他们三位都xìng交过。

『唉~~如果我不这幺沈溺于xìngaì,就不会这样了。

』茵玟这幺想着:『现在老公就快回来了,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东窗事发的。

』于是茵玟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决定跟朋友一起去试试算命改运,看能不能好转。

某天晚上,茵玟跟大学朋友--曼玲一起到了一个听说十分灵验的道场準备祈求好运。

「真的很灵喔~~我来这里不过两次,公司就準备调我的薪水了说。

」曼玲兴奋地说。

曼玲单身未婚,外型是属于那种胸前丰满、娇小可aì型的女人。

进到了这间由民宅改装的道场里,茵玟先是看到一座神坛,墙上挂着很多神明的图像,图像旁边还有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在道场的角落有张办公桌,那边坐着一个身材微胖的老人,戴着一副老花眼镜。

茵玟心想,他应该就是师父吧!另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毕恭毕敬的站在师父旁边。

这位师父姓罗,自称是「宇宙清静教」,专门用能量来解释平常事务的一些现象,感觉眉宇间隐隐流露出一股威严。

另外的中年男子则是乾爹的弟子,叫做小弟。

四个人在简单自我介绍后,茵玟与曼玲开始讲述自己此行的目的。

「张小姐,前两次我帮妳求的好运还有用吧?」乾爹用低沈的声音说着。

「有用!有用!公司要帮我加薪了呢!」曼玲高兴的说着。

「那这次呢?」「人……人家想求姻缘啦!」曼玲红着脸说。

乾爹点点头。

「那这位杨小姐呢?」「呃~~我……我……我……是想……」茵玟正在烦恼要如何开口,没想到乾爹已经接下去了:「妳是想斩除烂桃花吧?」乾爹此言一出,茵玟一瞬间对乾爹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本来对师父还半信半疑的,这下子已经是完全信任了。

「是……是……没错。

」茵玟有些不好意思的承认了。

乾爹端详了她们两人一会儿,缓缓说道:「妳们身上都累积了太多负面的能量,所以可能……可能有些麻烦。

」茵玟两人一听,心中都是一惊,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那该怎幺办?」乾爹点点头说:「嗯……妳们两位也都还算是诚心向善,可能要举行一场『能量调和仪式』,把负面的能量化解就没事了。

」「那……这仪式要怎幺做?」茵玟毕竟比较心急,只想赶快摆脱在自己身上的烂桃花。

「杨小姐,请妳别心急,这位张小姐已经做过两次了,效果很好。

等一下让我的弟子帮妳们安排,我先进去準备一下仪式的东西。

」乾爹说完便起身走进内堂。

茵玟两人则是让小弟引进后堂一间浴室,小弟说:「请先用『净水』,就是大木桶里的水净身,千万不能用自来水,自来水是不洁的。

静完身后,再穿上衣架上的法衣,记得,身上只能穿法衣,否则仪式会无效。

」茵玟听着小弟的解说,本来心中还有问题想问,但是只见曼玲驾轻就熟地开始脱衣服清洗,也只好跟着照做了。

用净水净身完之后,茵玟全身赤裸的穿上法衣,才发现那淡黄色的法衣十分轻薄,衣领也开得很低,都快遮不住自己的胸脯了,更别说曼玲那34D的rǚ房,几乎有一半是裸露在外面的。

「曼玲,这……这……有没有问题呀?」茵玟紧张的问。

「放心啦!」曼玲丝毫不紧张,也让茵玟安心不少。

两人穿好黄袍,把腰上的带子繫好,抱着今天穿来的衣服走出去。

一踏出浴室门口,就看到小弟已经换了一套跟自己一样的衣服等在那边。

「这边请。

」小弟说。

说着,茵玟两人便跟着小弟到了二楼一个昏暗的小房间,乾爹已经等在房间里头了,他也是穿着同一套『法衣』。

显然地,现在这两对男女全身上下只剩这幺一件薄薄的长袍,而且由于灯光昏暗的关係,茵玟并没发现乾爹跟小弟的下半身已经高高隆起。

「妳们过来,盘腿坐好。

」乾爹指着放在地上的两个蒲团说着。

茵玟两人乖乖的坐在垫子上,小弟拿来了两碗水,说这是用『净水』煮的一些顺气的中药,如果要清除体内的负能量,除了体外的净身,也须从体内着手,茵玟两人也不疑有他的整个喝完。

乾爹和小弟看到眼前两个美女如此顺从,忍不住嘴角都露出了些许yín笑,原来茵玟她们喝的是加了味的中药,而且是加了让人会浑身发热、激情忘我的迷幻药。

她们喝完后,小弟将碗接了过去,这时乾爹也开始口中唸唸有词地说着咒语,并绕着她们两人走,手上拿着一个大碗,另一手拿着带叶子的竹子,沾着碗里的水,轻轻的甩向她们的身体。

茵玟两人自然听不懂乾爹在唸些什幺,心想可能是某种咒语吧!而且这咒语还颇为灵验,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发热,浑然没想到是刚刚喝的药有问题。

乾爹又边走边唸边甩着水,水越甩越多,尤其是胸前,茵玟两人的衣服已经湿得贴在两个浑圆的rǚ房上,尤其两个rǚ头的凸起更是明显。

而这时茵玟和曼玲开始觉得身体越来越热,rǚ房觉得有点发胀,yīn户也慢慢感到有点瘙痒感,而眼睛看到的景像开始变得模模糊糊的,乾爹知道药效已经发挥了,于是準备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杨小姐,妳们是不是会觉得头晕,而且身体怪怪的?这表示妳们的身体正在散发出负能量。

」乾爹对着茵玟说。

「是……是啊!怎幺会……会这样?头好晕。

」茵玟因为头晕且浑身发热,说话已经有点口齿不清,有气无力的。

「这是排放负能量的正常现象,不过刚刚妳们身上穿的法衣本来是为了防止被不洁的事物汙染,现在反而成了妳们排放负能量的障碍,所以现在如果把『法衣』给脱掉,效果会比较好喔!喔~~妳看,张小姐已经脱『法衣』啦!」乾爹假装认真的解说着。

「喔……好……好吧!」茵玟斜眼一看,坐在身边的曼玲果然已经脱去了长袍,露出丰满洁白的胴体。

茵玟无力的拉开了腰带,乾爹向小弟使了个眼色,小弟赶紧走过去帮茵玟把身上的长袍给脱下来,而茵玟也是迷迷糊糊地配合着小弟,自动把双手举高,方便小弟的动作。

就在茵玟和曼玲衣服被脱光的同时,乾爹和小弟只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看着眼前坐着两位国色天香的美女,一丝不挂的盘坐着,而且还燕瘦环肥、各擅胜场。

茵玟成熟的脸庞,娇嫩的rǚ尖在小巧饱涨的rǚ峰上微微挺立着,令乾爹垂涎三尺,巴不得马上含进嘴里细细品嚐;而曼玲柔嫩细腻、光滑曲线的胴体,加上丰满的胸部,早就让小弟的jī巴胀得发痛。

这时乾爹依然是边唸咒边甩水,因为没有衣服的这道防线,加上迷幻药的作用让她们变得更加敏感,乾爹所甩下来的水,直接的滴落在她们的肌肤上,娇躯像触电似地抖颤了起来,就像千百只手在她们身上碰触、游走着,两人脸上变得红润,呈现出一种迷醉的神情,身体不断地轻轻晃动着。

乾爹见时机已经成熟,他走到茵玟与曼玲的身后,跟小弟打了个暗号,示意自己的目标是茵玟,而小弟则是曼玲,这时两人都面露yín笑。

「好了,现在我跟小弟要把自己身上的正能量灌输给妳们,这是仪式中最重要的部份,这里千万要小心,搞砸了就前功尽弃了。

」乾爹话一说完,跟小弟同时脱去身上的长袍,露出他的啤酒肚和早已坚挺的大jī巴,顺手就把茵玟推倒在地上,双手马上握住两粒粉嫩有弹xìng的rǚ房,紧紧地揉弄着,并用舌尖挑逗着茵玟的rǚ头。

这时小弟也双手扶着曼玲的肩膀,一口就往她的樱桃小嘴亲了下去,曼玲被不断地强吻着,早已没有反抗之力,反而自动吐出舌头配合着小弟。

亲吻了一会,小弟站了起来,马上就将那坚挺已久的大jī巴抵在曼玲的嘴唇上,曼玲想也不想就本能地张开嘴,把jī巴含了进去,开始轻轻的吸吮起来,小弟也立刻感受到jī巴上传来的温暖,兴奋不已,马上抱住她的头前后抽插着。

茵玟的rǚ房被乾爹抚摸着,那浑圆饱涨的rǚ房,摸在手里真是柔软温润又充满弹xìng,小小rǚ头也在乾爹的嘴里硬挺了起来,rǚ头被吸得挺直,茵玟嘴里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音:「啊……好……好热……不……不要……唔……不……嗯……啊……啊……」茵玟舔着自己嘴唇,模糊地说着,但由于rǚ房及rǚ头不断地挑逗着,茵玟自地的扭曲着身子想要闪躲,如此却将自己的nǎi子更挤往乾爹的嘴里,乾爹也更卖力地吸吮着rǚ房,巴不得整个吞下去。

「啊……啊……好……啊……我……唔……身体好……舒……服……喔……喔……」茵玟不断地呻吟着。

乾爹将嘴巴慢慢地往上移,沿着粉颈、脸颊、耳朵、额头、眼睛,慢慢地舔着,口水也沾得茵玟整脸都是。

最后舔到樱桃小嘴上,乾爹如同品嚐甜美的果实般,用那两片微张的肥厚嘴唇整个把茵玟的红唇盖住,乾爹的舌头技巧地抵开齿列后,马上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着,茵玟也伸出舌头与乾爹交缠着。

「唔……嗯……啧……啧……嗯……」这时小弟的jī巴被曼玲温暖的小嘴整个含住,他摇动屁股不断地抽送着,忽然一阵酥痲的快感已从jī巴根部窜出,小弟知道自己要射了,马上紧抓着曼玲的头,小弟的guī头射出一股浓浓的jīng液,直接喷往曼玲的喉咙深处,曼玲迷糊地咳了好几声,还是将jīng液慢慢地吞了下去。

小弟将jī巴抽出后,依然在她的嘴唇摩擦着,让曼玲细细的舔着guī头上残余的jīng液,慢慢地舔乾净。

没一会儿,小弟的大jī巴又被舔的硬起来了,他还沾沾自喜的佩服自己的能力,马上就把曼玲推倒在地上,一手扶着自己的大jī巴,用guī头抵住曼玲的yīn唇,将guī头在她的穴口四週磨着,使得曼玲yín穴里的浪水不停地往外流。

「喔……喔……别……别……磨了……下面……好痒……啊……啊……好麻喔……啊……啊……好想要啊……」曼玲扭动着身体,不停地叫出声音。

「怎样,舒服吧?看妳的腰扭成这样,都湿了一大片,是不是想要啊?」小弟知道曼玲已经受不了了,还故意逗弄着她。

「啊……我……我要你……喔……你……快进来……啊……快一点……」曼玲连话都讲不太清楚了,只用内心最原始的欲望来回答。

小弟听完后立刻摆好姿势,猴急的往上用力一顶,「滋」一声,整支yīn茎立即进入曼玲湿润的yīn道里,直达花心。

「喔……」曼玲像是填满了空虚一样,欢愉地叫了一声。

小弟由慢而快、由轻而重的抽插着,每次都是深深的插入,也都重重的撞着花心,曼玲开始忘我地呻吟着:「啊……啊……好……唔……唔……好舒服……啊……喔……喔……嗯……我……我……要死了……啊……快……快……啊……嗯……我……会……死……啊……」曼玲整个人已经被熊熊的慾火给包围,由yīn户里不停传来的快感使她忘情地浪叫:「啊……啊……不要……我要死了……嗯……嗯……喔……喔……啊……啊……用力……啊……嗯……用……用力插……喔……好舒服……嗯……」而乾爹的嘴里吸着茵玟甘甜的唾液,一手搓揉着rǚ房,另一手往下移,来到了被yīn毛盖着的yīn唇上,用手指抚摸到yīn唇四週的ròu,潺潺的yín水不停地从xiāo茓不断流出。

乾爹接着準备攻略茵玟令人销魂的小yín穴,他移动肥胖的身驱,弯起茵玟的双腿往外一分,整个yīn户像是盛开的花朵一样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乾爹眼前,微开的小洞旁有两片呈鲜红色的小yīn唇,紧紧地贴在大yīn唇上,粉红色的ròu缝被流出的yín水给沾湿,乾爹立刻将嘴巴靠了过去。

「嗯,真香!真是漂亮,极品!极品!」乾爹边称讚,边伸出舌头舔了上去,「啊~~」茵玟的娇躯马上像触电般颤抖了一下。

乾爹将嘴唇凑上茵玟早已湿透的花瓣,尽情地吸吮着,还不时轻轻含住yīn核,又不时把舌头插进她的yīn道里舔弄着,乾爹把茵玟的美穴吸得yín水直流,「啧啧」作响。

「啊……啊……嗯……不……要……嗯……啊……啊……人……人家会……要糟糕了……啊……」一波又一波接踵而来的快感,刺激着茵玟身体上每一个细胞,使得她发出轻声的浪吟。

「唔……啊……啊……好……嗯……好舒服啊……嗯……嗯……啊……」茵玟模糊的呻吟着:「喔……喔……嗯……别……别……再舔了……啊……啊……好……好麻……啊……别……嗯……嗯……」茵玟的呻吟声听在乾爹的耳里,每一句都像是催情的音符,而自己下面的大jī巴也正蓄势待发,準备好好地享受躺在眼前且yín声不断的美丽熟女人妻。

「好啦~~让师父我好好来疼惜妳。

」乾爹说完,将茵玟的双腿挂在他的肩上,用大jī巴抵住早已湿润的xiāo茓,再用力一顶,「滋」的一声,jī巴整根没入yīn户里,茵玟皱着眉头张嘴「啊~~」了一声。

「天呀~~结了婚的女人xiāo茓居然还这幺紧,真是爽死了!」乾爹不停地讚美着,也享受着这种jī巴被嫩穴紧紧包住的感觉。

接着乾爹慢慢地前后移动着屁股,粗大的jī巴也在xiāo茓里慢慢进出着。

「唔……唔……好爽……啊……嗯……嗯……好舒服啊……别停……啊……啊……」茵玟不自觉地轻轻低吟着。

急xìng子的乾爹重重地插进茵玟的xiāo茓里,每插十几下,还会连guī头也拔出来,然后再狠狠地干进去,他要让茵玟知道他依然宝刀未老,而且茵玟是她干过最美的熟女人妻,自然要好好享受一下。

「啊……真是……轻一点……啊……啊……你……你的jī巴好大……好……啊……喔……喔……嗯……呜……啊……啊……喔……不行了……呜……我受不了了……啊……」茵玟忘情地叫着。

乾爹看到茵玟像是痛苦又像舒畅的表情,于是更加卖力地插干,让大jī巴更加的深入,就像是要把茵玟的xiāo茓干破一样。

「啊……啊……好……啊……快……快……动……啊……啊……好舒服……嗯嗯……唔……嗯……唔……舒……服……嗯……嗯……呜……我……会死……掉……嗯嗯……啊……好……舒……服……啊……啊……」茵玟也轻摆纤腰,配合起乾爹的动作来了。

就这样插干了几十下。

乾爹觉得yīn茎一阵温热酥麻,知道自己快要射了,于是又加快速度狂干好几下。

「喔……真的好爽……帮师父生个娃娃吧!!!」乾爹发出几声狂吼,在几次深插之后,终于把大量的jīng液全部射进了茵玟的穴心里。

射完精后,乾爹赶紧把疲软的yīn茎从茵玟的yīn道里抽出,喘着大气躺在旁边休息,而茵玟也舒服得几乎晕了过去,她细细娇喘着,胸部不断上下起伏,xiāo茓里也潺潺的流出yín水和jīng液。

而小弟毕竟比较年轻,持久力比乾爹稍久一些,他不断卖力地干着曼玲,火热滚烫的粗大ròu棒在曼玲下体yīn道内被嫩滑的ròu壁紧紧缠夹住,让小弟的jī巴嚐到无比的快感。

「啊……啊……嗯……嗯……啊……我……我不行了……哦……啊……」曼玲忘情地呻吟着,两条腿已经不由自主地交缠着小弟的腰部。

「喔……啊……好……啊……啊……用……力……插……嗯……嗯……」曼玲终于来到高氵朝 ,浪水狂洩而出,而小弟受到yīn户里一阵的收缩、紧夹,终于也忍不住精关,他大叫:「喔……好爽……妳真是够浪的!」小弟的屁股一阵狂抖,温热浓郁的jīng液直射入曼玲的yīn道深处,而曼玲也感到花心传来一阵强烈的美感。

「啊……」由于小弟插干的动作停止,曼玲的呻吟声也逐渐变小,满身大汗的小弟整个人趴在曼玲身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让曼玲躺在地上继续休息。

茵玟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朦胧中只听见隐约的咒语声阵阵的传进自己耳里,一张开眼,只看到乾爹和小弟在神坛面前唸着咒语,而自己与曼玲两人身上是一丝不挂,一摸下体,只觉得湿湿黏黏的,有些许的美妙与舒畅的感觉,茵玟自然知道刚刚发生了什幺事,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这幺的激情与开放,她赶紧悄声的问问一旁的曼玲:「我们这样正常吗?」「别担心啦!以前我来也是这样。

」曼玲回答。

茵玟听了才稍稍宽心,可别又让人家给白玩了。

只听乾爹又唸了一下子的咒语,才转身对她们两人说:「妳们身上的负面能量太多,今天我跟小弟只能帮妳们驱除一部份。

」「是吗?那……那该怎幺办呀?」茵玟欲言又止的问着。

「嗯,放心!妳们两个跟我算是有缘,所以我会尽全力帮助妳们。

」乾爹安抚着茵玟。

「半个月后道场会举办一场『净化身心大典』,总共三天三夜,妳们两个就带一些换洗衣物过来,我会一併帮妳们两人改运,另外,在饮食上要注意……」之后乾爹又吩咐了两人一些生活起居上要注意的习惯,便让两人离去了。

而乾爹与小弟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想到日后的「净化身心大典」,胯下的jī巴忍不住又硬了起来……在「仪式」后几天,茵玟一起跟同事逛街完后,想到对「净化身心大典」还有一些疑问,刚好道场就在附近,所以就想亲自过去问问乾爹。

到了道场,没想到大门虚掩,于是茵玟就推门自行走了进去,整个道场空蕩蕩的没半个人影,茵玟索xìng就在里面四处乱走。

她走到一个房间,里面挂满了神像与写好的咒文,看来是乾爹的卧室。

茵玟心想,这样擅闯师父的房间太过不敬,于是马上离开,这时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乾爹在二楼讲电话的声音。

茵玟慢慢走上楼梯,而乾爹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楚。

「哈哈~~那些女大学生还不是被我唬得一愣一愣的。

跟你说喔,上次还来了两个上班族,其中一个还是结婚的人妻咧!可是没想到她的洞超紧的……」听到这里,茵玟已经听不太清楚接下来乾爹讲话的内容,她紧咬着下唇,手掌紧握成拳,整个人气得脸色发白。

忽然茵玟心生一计,她决心要狠狠给这个神棍一个教训。

茵玟先转身回到乾爹的房间里,把刚刚看到乾爹平常在用的「家电」藏进手提包里(还好自己今天是带大包包出门),然后走回道场。

「师父!师父!」茵玟在道场故意大喊着。

乾爹急忙跑下来,一看是茵玟,有些吃惊:「妳怎幺来啦?」「师父,弟子这几天都睡得不好,不知道师父是不是还能灌输一些能量给弟子?」茵玟假意的说。

「喔~~这样呀~~好吧!本来师父不喜欢这样的,为了妳就破例一次。

」乾爹心中窃喜,还故意装得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说着两人上了二楼,本来师父又要茵玟先去净身,但茵玟则说:「请师父直接将能量灌输给弟子吧!」乾爹心中大喜:『没想到妳这浪蹄子这幺欠干。

』一进到上次举行仪式的房间,茵玟就急急忙忙脱去乾爹的裤子,帮他吹起了老二来。

乾爹本来还假正经的要茵玟不要乱来,但是没多久就沈醉在茵玟的「服务」里了。

「喔~~真爽……妳好会吹……喔……再来……啊……」只见乾爹靠在墙上,瞇着双眼,十分的享受。

茵玟见这个yín棍已经失去防备,一只手偷偷取出包包里从乾爹房间拿来的「电蚊拍」,然后打开开关,还媚声的问道:「师父,弟子服侍得舒服吗?」「哈哈~~舒服~~舒服~~我以前……」乾爹话还没说完,茵玟就拿着通了电的电蚊拍往他正火热坚挺的jī巴给电了下去……「啊~~」只见乾爹当场痛得抱着命根子在地上打滚,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而茵玟则是拎好包包,头也不回地离开道场。

说也奇怪,就从茵玟教训了那个神棍以后,运气似乎好转起来,听说顺平交了一个女朋友,而表哥则是跳槽到别家公司去,以后在办公室也见不到面,至于她最担心的老舅与姐夫却是因为偷拍xìngaì光碟被警察查获,準备吃牢饭了。

丈夫赵清剀回台之后,跟茵玟努力做人,没多久茵玟就怀了一个小男丁,至于这段日子疯狂的xìngaì经历,茵玟心想会永远埋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吧!。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